司法部文件告訴你(2)孫捕頭苦等會面美高層, 淚濕窗前待媒娘來撫慰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laotou

校對 不動之光

司法部文件顯示,後來的5月份眾人都在忙活孫立軍與美國高層會面的事情。

是啊,文貴財產(1000億美金)的誘惑,誰不爭先恐後!

布羅伊迪看上去有些興高采烈,在回國途中承諾戴維斯,“我會努力讓這周成為我們與司法部長(會面)的重要一周。”

2017年5月21日布羅伊迪給瑞克.蓋茨發短信,“…我剛回來,巨大的機會,星期一上午9:30在旅館見面好嗎?”

5月22日,布羅伊迪發短信催瑞克.蓋茨,“我需要盡快會面司法部長,我們要討論一下”。之後,布羅伊迪又通過電子郵件給瑞克.蓋茨發送了一份備忘錄。同一天晚些時候,瑞克.蓋茨回复說:“已向司法部長提出了會面的請求。”布羅伊迪發給瑞克.蓋茨的郵件主題為“中美之間大幅度增進執法合作的機遇”,備忘錄是孫立軍和劉特佐授意起草,由戴維斯提供給布羅伊迪,布羅伊迪和妻子作了修改,通過瑞克.蓋茨轉給司法部長。

備忘錄內容包括,孫立軍和他的代表團計劃會見幾位美國政府高官,布羅伊迪主張司法部長會見孫立軍,中國政府因各項罪名要求遣送住在美國、留美簽證即將到期的郭文貴,布羅伊迪還附上了國際刑警組織關於文貴的紅色通緝令(2017年4月19日受中共操控的國際刑警組織發出的紅色通緝令)。

5月23日,布羅伊迪發短信催問瑞克.蓋茨:“你好,明天的會議定好了嗎?我的備忘錄送給司法部長了嗎?請告知,謝謝。”瑞克.蓋茨回复:“… 信件昨天已送達。請看最終的修改過的版本。在忙明天會的事宜,爭取能安排到下午早些時段。今天晚些時候會打電話給你。我今晚坐紅眼航班,所以我可以早點回到華盛頓。” 布羅伊迪回答:“太好了,謝謝你。同時確認下他的會面是否定下來了,或看看我們是否可以安排在星期四或阿拉巴馬州的星期五或星期六。” 5 月24日,瑞克.蓋茨回答:“正在等待司法部關於我們和中國部長(孫立軍)會面的消息。告訴我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們可以見個面聊聊其它問題。謝謝。”當天瑞克.蓋茨又給布羅伊迪發了一條短信,“剛接到(司法部長)辦公室的電話,他今晚不能去。但我直接收到了他的短信,說他稍後會給我打電話。”

5月25日,布羅伊迪短信給瑞克.蓋茨說:“司法部的會面安排在今天上午10點,然後明天是聯邦調查局和國土安全部。也許我可以告訴我的聯繫人提早10分鐘到達那裡,舉行個簡短的會議,然後一對一的會面討論更多細節。請盡量在今天第一時間見到司法部長,促成這個見面對我們至關重要。今天早上有必要和我的聯繫人談談。謝謝你。”瑞克.蓋茨回答:“…正在努力。司法部長今天早上不在辦公室,正在查看他幾點回來,等著。”

當天晚些時候,布羅伊迪給瑞克.蓋茨發短信:“要注意的細節是,備忘錄中的三件事只能傳達給司法部長,是中國部長(孫立軍)要直接告訴司法部長的,我這裡是合法的非官方的渠道。孫立軍的老闆希望確認司法部長聽到了幫助美國的三件事。”那天晚些時候,瑞克.蓋茨回复說:“…實際上剛剛與司法部長通完電話。不是什麼太好的消息。你有空的時候告訴我一聲。謝謝。”

5月26日,關於孫立軍的會面,布羅伊迪短信給瑞克.蓋茨:“上午10點和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的負責人見面,11點半和聯邦調查局會面,也許在國土安全部那裡會挽救下目前情況,和約翰.凱利(Person I)很快地見一面,這三件事情可與他談。”布羅伊迪隨後接著發信息“請給我打電話……我正在做止損,需要跟你談談。最好是把約翰.凱利拉過來私下談。” 約翰.凱利當時是國土安全部的高級官員,後來是白宮辦公廳主任,再後來(被)辭職。

5月28日,布羅伊迪短信給瑞克.蓋茨:“已轉發司法部長和中國駐美大使的來往信件。我相信,司法部長有一個絕好機會來進一步促進美國的利益。我在下面添加了評論。我們能否盡快討論一下?還有一件值得關注的利益相關事情應該讓司法部長知道。” 當天晚些時候,布羅伊迪發和瑞克.蓋茨互通電子郵件,以約定時間討論這些電子郵件及其內容。

5月30日,戴維斯轉達孫立軍和關於孫立軍與美國政府官員會晤的信息給布羅伊迪時說,“…會面現在全部搞定。” 布羅伊迪回答:“是的。都搞定了。 ” 戴維斯回复說:“他恢復了會面。”

5月30日,布羅伊迪在華盛頓的酒店會見了孫立軍。布羅伊迪還詢問了瑞克.蓋茨是否可以幫助安排孫立軍與美國政府高級官員的會晤。

5月31日,布羅伊迪發短信給瑞克.蓋茨:

“我昨晚與VM(Vice Minister…?應該是孫立軍)見面了。他今天下午4點的飛機回來。聯邦調查局讓他會見了非常低級別的人,他原本要見的人去越南了。孫立軍的上司告訴他,除非與司法部長或約翰.凱利會面,否則就回家。他很高興能與約翰.凱利見面……到目前為止,他已經移交了一名孕婦,還有兩個也將在短期內移交。他將接受60個被驅逐的中國公民,但前提必須是有一個適當的“簡短會面”。這對政府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勝利,可以公開發布。這是兩國元首馬阿拉戈會晤的結果。請給我打電話,我會告訴你更多細節。謝謝你。”瑞克.蓋茨回复說:“…知道了。一會兒就給你打電話。” 布羅伊迪回答說:“如果你促成了這個會面,我們可以讓白宮負責政治事務的聯絡人和VM(孫立軍)在國土安全部會面嗎?他可以提我的名字。也可以試著讓約翰.凱利來幫助暖場。也可以提我的名字。謝謝你了! 祈禱吧。”

當天戴維斯就孫立軍與約翰.凱利可以會面事宜給布羅伊迪發了短信,“原則上我們願意與約翰.凱利會談,只是時間安排問題?” 布羅伊迪回复:“只是因為通知時間太短日程安排的問題。但一個小時左右可能還是會聽到答复的。中國部長(孫立軍)沒問題。” 布羅伊迪隨後繼續說:“請轉達我對VM(孫立軍)的良好祝愿。再多等一會兒。” 戴維斯回答:“是的,我正在告訴他。” 布羅伊迪回復道:“告訴他,我在向白宮和司法部長告知發生了什麼事。”……戴維斯隨後發來短信:“約翰.凱利不是安排在今天下午抵達海地嗎?” 布羅伊迪回复說:“日程安排沒有提到這個?你確定嗎?司法部長的人也沒有說啊”。戴維斯回答:“國土安全部網站上有,他下午在達那裡……剛和VM(孫立軍)通話,他聽起來像在哭。” 布羅伊迪回答:“太糟糕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根本不是我們的錯。通常他們的大使應當處理的。混帳!!” 戴維斯回答:“用加密程序短信”。

(參見司法部文件84-100) 可憐的孫立軍,這段時間一邊假惺惺電話討好文貴求得見一面(文貴爆料與孫立軍的通話,應該是那個時間段),另一邊,如坐針氈地期待與司法部、國土安全部高官會面,受到FBI低級別官員應付後,仍不甘心,在“三件事”基礎上,用立即接收美國棘手的難民問題勾兌,還是哭到了最後。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