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滔滅共潮,滄海一聲嘯,中南坑紅魔嚇破膽,文化滅共拉開序幕!

作者:Angle Skyli

共匪以虛假宣傳起家並以共産文化來維護其統治,沈浸在共産文化的老百姓被催眠奴隸不知道反抗,在全球滾滾滅共潮形成之際,七哥一聲吼中南坑抖三抖,文化滅共大潮洶湧而來,共産文化將被連根拔起,一場轟轟烈烈的新文化運動將在華夏大地上演。

中共竊國之前在延安就以共産文化來給老百姓洗腦,1942年5月毛賊東在陝西延安發表《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提出文藝不是超階級的。其主旨是在文化中創造出階級敵人,這樣老百姓在階級文化熏陶下不自覺地就帶著階級的眼鏡來對待周圍的人,農村的地主精英文化就會被消滅,共産流氓文化就將成爲主旋律,1945年歌劇《白毛女》的出爐標志著延安共産文化達到了頂峰,劇中塑造階級對立並演變成你死我活的鬥爭,隨著《白毛女》一步步在全國的上演,各地老百姓的觀念中被植入了階級和仇恨,傳承幾千年的地主精英文化被破壞殆盡,被植入階級共産的流氓土匪文化成爲了主流,並隨著共匪在全國廣泛開展這種歌劇排練和演出,這種共産文化成爲了老百姓的群體文化和群體記憶,這爲共匪竊國的合法性賺足了無知老百姓的支持。

中共竊國之後爲了推廣共産文化並形成全體國民的共産群體文化而發動了文化大革命,1967-1976年間,中共官方通過《人民日報》、新華社認定了反映階級鬥爭的八個樣板戲:京劇《智取威虎山》、《海港》、《紅燈記》、《沙家浜》、《奇襲白虎團》、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白毛女》、交響樂《沙家浜》。樣板戲在全國各地反複巡回上演,各地的文藝創作紛紛學習模仿,浸透在這些樣板戲中的階級意識和鬥爭意識深深地植入了老百姓的頭腦中,這種共産鬥爭意識演變成了全國老百姓的共産群體文化,人和人之間相互鬥爭成爲常態,把地主鬥沒了就鬥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中國傳承幾千年的家庭文化被共産文化蹂躏,老百姓完全失去了信仰,哪怕是信鬼神,人性最黑暗的東西被充分發掘並打造成共産群體文化。

改革開放之後,中共共産文化面臨著外部世界的挑戰,尤其是港台文化通過電視或收音機以歌曲、電影或電視劇等的形式對虛假的共産文化形成了威脅,這引起了中共幾大惡魔家族的提心吊膽,但蘇聯的解體及8964事件之後,中共開始著手引導民間大衆文化讓少關注政治,此時健身的氣功文化慢慢地在全國成爲了氣候,魚龍混雜的氣功健身的群體文化沒有對共産文化形成危險,也有利于對外開放,至少向國外友人忽悠一下中共國還有傳統文化,修煉此法既可以健身又可以長生不老,令中共惡魔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法輪功做大,鼎盛時期曾有7000萬支持者,一呼百應中共瞬間可土崩瓦解,1999年法輪功被中共惡魔定義爲邪教,被視爲一種意識形態和政治威脅。此後各種氣功健身活動被中共官方打壓,不能形成規模龐大的群體,更不能有一個頭,但老百姓要健身,要有群體活動,而文革中的虛假的八大樣板戲也不起什麽作用,怎麽辦?

中共共産群體文化與時俱進産生了廣場舞,廣場舞吸收了延安歌舞劇的動作,去掉了階級鬥爭的故事情節,以所謂充滿“正能量”的歌詞,再配以各種明快的旋律爲節奏,形成了全體國民的群體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有些地方政府官員甚至把廣場舞的規模作爲自己的政績來炫耀。老百姓跳起了廣場舞感覺自己是社會主義的主人,感覺是共産主義的建設者,感覺中國夢即將實現。被奴隸的老百姓辛辛苦苦勞累一天後,吃完飯走到人民廣場跳起了廣場舞,瞬間感覺自己工作時受到的委屈一掃而光,而且跳起舞來感覺自己和周圍的人就是這廣場的主人,而在人民廣場旁邊的市政府好像就是爲自己服務的。中共的廣場舞把共産意識形態植入了歌詞中,並把這種意識形態具象化成爲跳舞者的各種動作,跳完廣場舞後感覺自己參加了一場共産宗教儀式。當然很多不喜歡廣場舞但也參與的不在少數,人總需要健身的,但由于被奴隸的老百姓生活窘迫,沒有更好的健身設施和時間空余,只能選擇最廉價的廣場舞來健身。

中共共産文化對老百姓的洗腦不至于以上所說,中共電影和電視劇裏面也充滿了等級森嚴和群體共産意識,而且中共惡魔刻意在影視裏打造血統論,這和中共惡魔家族脫不了幹系,他們要把血統論植入老百姓的意識中,好讓他們的私生子女奴隸老百姓千秋萬代。華夏傳統文化徹底被中共共産文化閹割,沈浸在文化催眠中的老百姓大多失去了辨別真僞的能力,再加上一群娘炮的靡靡之音,華夏大地霧霾沈沈人性沈淪妖魔鬼怪恒生。

當新中國聯邦成立之時,閃電劃過自由女神像上空之時,一個新的時代到臨了,七哥蒼勁混厚的滄海一聲嘯如霹雳一樣劈向中南坑,一場洶湧澎湃的新文化運動正在席卷華夏大地,在共産文化催眠下的老百姓正在驚醒。滅共之聲天上來,共匪不滅不罷休,天生我材必有用,伐無道缺我不行!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9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