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記者幸逃脫'人質外交', 惡中共撕偽裝展露獠牙

圖片來源:google.com

據《澳大利亞人報》(The Australian)9月8日報導,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記者比爾•伯特爾斯(Bill Birtles)說,堪培拉和中共之間的緊張關係迫使他一夜之間匆忙撤離,中共安全部對他的質詢形同“騷擾”。伯特爾斯(Birtles)和《澳大利亞金融評論》(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的邁克爾•史密斯(Michael Smith)從中共國匆忙地離開,與在中共國際電視台(CGTN)工作的澳大利亞籍主持人成蕾被北京逮捕有關。

伯特爾斯和史密斯是最後一批從中共撤離的澳大利亞媒體記者,由於中共當局準備採取行動拘留他們,所以他們被提前疏散。伯特爾斯週二對ABC表示,上周中共警方午夜的訪問“感覺非常、非常具有政治色彩”,這促使他前往澳大利亞駐北京大使館尋求庇護,直到外交官協調他匆忙離開,他一共在大使館呆了四天。史密斯是在澳大利亞上海領事館避難的,當時外交官們正在協商他們從澳大利亞的安全通道撤離。據ABC報導,中共安全部分別對伯特爾斯和史密斯進行了質詢,併計劃在數小時內就將他們逮捕。

伯特爾斯週二在悉尼的一家酒店發表講話時說,他認為中共警方的行動“更多的是一種騷擾”,而不是真正為了努力尋找有關成蕾的情況。伯特爾斯說:“這件事讓人感覺非常具有政治色彩,感覺就像是澳中關係中的一場外交角逐,比任何與此案相關的具體事件都要嚴重。”他說:“我感到自己突然無意間成了某種外交鬥爭的犧牲品,而當我最初得到這一簡報時,還對這一建議感到驚訝”。他發現事態的急劇轉變“令人不安,深感失望”。他想在安全的情況下盡快回到北京繼續報導中國—這一澳大利亞目前最大交易夥伴的情況。 “不管這一切聽起來如何,如果這一切沒有發生,我當然願意繼續在北京工作……我想我可能幾年都不能回去了。”他說到。

告別酒會在午夜中斷

據報導,澳大利亞駐北京外交官此前警告伯特爾斯,他應該離開中國,而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駐悉尼董事總經理大衛•安德森(David Anderson)也收到了類似的警告。中共官員在周三午夜抵達了伯特爾斯的公寓,當時他正在與朋友和同事們舉行告別酒會。他被告知禁止出境,並將因“國家安全案件”接受問訊。據法新社(AFR)報導,史密斯和伯特爾斯在同意接受中共國家安全部官員關於成女士的問訊後才獲准離開中國。

週二抵達悉尼機場後,伯特爾斯說,他回到了祖國後“鬆了一口氣”。 “在這種情況下不得不離開,這讓人非常失望,回到一個真正法治的國家是一種解脫。這是一場旋風,並不是特別好的經歷”。史密斯告訴法新社:“經過五天的辛苦之後安全回家真是太好了。警方深夜到訪我家,既嚇人又沒必要,並凸顯了所有外國記者目前在中國所面臨的壓力 。”

法新社主編邁克爾·斯圖奇伯里( Michael Stutchbury)和編輯保羅·貝利(Paul Bailey)說,他們很高興史密斯和伯特爾斯安全返回澳大利亞,但他們的撤離也令人擔憂。他們在一份聲明中說:“這起針對兩名正在履行其正常報導職責的新聞記者的事件既令人遺憾又令人不安,不符合澳中兩國合作關係的利益。感謝外交事務和貿易部以及領事官員所提供的協助,幫助他們安全返回。”

ABC的一位發言人說:“根據澳大利亞政府的建議,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已經把駐中國的記者比爾·伯特爾斯帶回澳大利亞。該局是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國際新聞收集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的目標是盡快回到那裡。對於所有澳大利亞人來說,中國的故事、它與澳大利亞的關係以及它在我們地區和世界上的作用都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希望繼續讓我們的記者實地報導。 ”

外交部長瑪麗斯·佩恩(Marise Payne)在一份聲明中證實,記者們已獲得當地領事館的支持離開中國。她說:“我們駐北京大使館和駐上海總領事館與中國政府當局進行了接觸,以確保他們的健康,並返回澳大利亞。”“我們目前對中國的旅行建議已於7月7日更新,但仍然是’適當的’,沒有改變”。 “我們鼓勵所有在海外或尋求旅行的澳大利亞人密切關注聰明旅人(Smartraveller)。”“澳大利亞政府將繼續向澳大利亞公民提供領事支持,包括被中共拘留的成蕾。由於隱私義務,我們無法提供進一步的評論。”

澳大利亞駐華記者團其餘人員的撤離,暴露出澳大利亞與最大貿易夥伴—中共國—之間的信任嚴重破裂,也表明了人們對任意拘留更多澳大利亞公民的廣泛擔憂。

中共為記者待遇辯護

在中共發言人華春瑩為“中共對待外國新聞記者的做法”辯護後一周,這兩名澳大利亞記者飛離該國。 “我們(外交部)新聞司將盡全力為您在華的生活和工作提供便利”。華春瑩上週三在北京表示。

由於莫里森政府呼籲對CCP病毒的來源進行獨立調查之後,澳大利亞與中共的關係就持續惡化,堪培拉越來越多的人擔心中共會進行“人質外交”,即逮捕在大陸的澳大利亞公民,以增加其影響力。自8月28日佩恩(Payne)參議員公開宣布成女士被無罪拘留後,至今已經是第三週了,這使得在華工作的外國記者群體感到不安,也加劇了人們的焦慮。

此前,澳大利亞外交部(Australian department of foreign fairs)於7月更新了對中共國的旅行建議,現在該建議新增了警告說,中共“會因外國人’危害國家安全’拘留他們。”“澳大利亞人也可能面臨被任意拘留的危險”,澳大利亞政府在旅行建議中補充道。

“看來旅行建議是對的”,一位在北京的澳大利亞人說。澳大利亞政府對伯特爾斯和史密斯的擔憂顯示出澳大利亞對獨裁的中共政權日益的不信任。近年來,中共已經多次展示了它在國際上進行不明原因的逮捕,這是中國40多年開放以來無法想像的。

數十名澳大利亞商界人士、學者和前外交官告訴《澳大利亞人》,自2018年底中共拘留了兩名加拿大公民,前外交官邁克爾·科夫里格(Michael Kovrig)和經營一家朝鮮諮詢公司的邁克爾·斯帕沃(Michael Spavor)以來,他們就沒有冒險訪問過中共國。

在“兩個邁克爾”被拘留的幾週前,加拿大以美國法院提出的指控逮捕了華為高管孟晚舟。中共官方媒體和外交部多次將“兩個邁克爾”被捕與孟晚舟事件聯繫在一起,這導致許多澳大利亞人害怕類似情況的發生。澳中雙邊關係持續惡化。

兩名加拿大人被捕數月後,一名澳大利亞公民楊恆均在中共國南方的廣州被安全局拘捕。根據ABC的一份報告,現年55歲的作家兼小商人的楊某曾在中共國外交部擔任初級職務,此後被指控犯有間諜罪,但堪培拉的許多人認為這與特恩布爾政府在2018年中期通過的外國干涉法案有關。外界普遍猜測,中共不透明的法律和安全結構,可能會使成女士被指控類似的界定不清的罪行。

本報導的記者威爾·格拉斯哥(WilL Glasgow)也是澳大利亞駐華記者,目前在澳大利亞,原定不久將返回北京,但已得到澳大利亞政府的建議而不再去北京。

評論:

中共的野心與惡行的範圍不會一直局限於中共國,七十年來綁架了十四億奴隸食髓知味,盜國賊集團早就圖謀要染指全世界。中共此前很多暗地裡、私下里的暴行,伴隨著它的擴張越來越多的展現在整個國際舞台上,正義與邪惡的較量也漸漸明面化。中共制定的所謂三軟三硬政策馬上就要圖窮匕現了,它糖衣砲彈的糖衣只會越來越薄。當中共徹底撕下偽裝,所有與魔鬼交易的人,所有自私麻木的人,都會成為它的陪葬。

原文鏈接

譯者:nicnicni
校對:文投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9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