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8月31日郭先生GTV直播

妳看咱G-TV當時上線的時候,基本上還沒有什麼價值和資產呢,它是無形的。G-Fashion現在有團隊、設計師、有產品、有商業、完整的商業計劃,而且G-Fashion它擁有G-TV這麼成功的壹個私募之後、創造奇跡之後的壹個基礎。而且G-Fashion現在可以說具備了所有的商業的條件,包括它的潛在的商業價值、包括咱們戰友們鑄就的這個世界影響的這個價值,是吧。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對不對,這個完全是可預測、可查啊。它跟G-TV又不壹樣的事情,它幾乎是風險太小啦,然後G-Club又即將要推出。所以說G-Fashion某種程度上,它的商業風險和商業價值和G-TV還是不壹樣的。

但是G-Fashion是百分之百的法律獨立系統;百分之百的不同的投資人。這個時候咱難在哪兒了,兄弟姐妹們。怎麼讓人家全世界的投資人、和人家承擔風險的這些人,願意分享給已經成熟的、存在的、低風險的商業利益、商業價值?咱們G-News現在評估價格是二十多億美元吶,是美國最專業的,這個咱們很多戰友都參與了、都知道,那是二十億美元吶。G-News啊,G-News是咱們沒有任何實體吧,人家G-Fashion,人家有整套的班底、整套的人馬。當然了主要創始靈魂者是我,是吧。但是法律上、股權上,人跟咱沒關系啊。現在這個任何壹個人,G-Fashion現在妳要上市,現在要多少股、多少錢壹股?大家別忘了啊,它有幾個概念大家要搞明白,現在要評估G-Fashion,它有幾個概念。從昨天、前天到現在,大家都在看G-Fashion的股票。這最近我們的江財神也好,還有我們戰友中的這些專家、金融專家也好,就沒有人、壹個人能說話到點子上去的啊。就所有人講就是三詞兒:感激、不可思議、然後多少多少。不是,妳老講這個、那用妳講麼?是不是啊,戰友們、兄弟姐妹們。

我這話,今天只講給戰友聽的啊,只講給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戰友壹起聽的,還有所有咱們兄弟姐妹聽的,不對外面任何人有效啊。妳講這個可以,大家從這幾天包括我們的常委群,我們的路波切路德、我們的木蘭妹妹,董事Sara妹妹、安紅妹妹、江財神啊,還有現在我們的路德社訪談的兄弟博博士、艾麗女士、趙博士、墨博士全在上面呢。好像墨博士,沒有趙博士,墨博士啊。沒有壹個人把準確的價格說清楚。妳知道這,妳說這讓我能睡得著覺嗎?這麼大的壹個事兒,就沒人講明白的啊。我在群裏說的很清楚啊,G-Fashion這次發行是多少呢?壹千億股、壹千億股,這是壹個概念啊,我再給大家說是壹千億股。壹千億股是多少錢的股本呢?壹百萬美元。壹百萬美元到了這個每壹股上,壹千億股的時候大家算算是多少錢?是0.1呢,是0.01呢,0.001呢,還是0.001、還是0.441。

那麼,大家看到我過去直播中說過,給這各農場百分之壹、百分之壹。我們這幾天所有的這些農場大佬都在跟分贓似的,都在分那個百分之壹。百分之壹什麼概念呢,就是十億股。十億股讓他拿多少錢呢?壹萬美元。只拿壹萬美元就獲得了十億股,大家聽懂了啊,那麼大家再查查是幾個零。那麼所有的我們那個群裏邊再也不說股了,就說這個百分之壹了。我們的老班長、我們的長島哥是主管這次的,還有我們各農場的,小皮匠、卡麗熙、江財神啊、這個大衛哥、這個Sara啊,這個現在已經到了康州小帥了。小帥已經到康州了,現在人家厲害了,從圖桑已經改名康州小帥了啊、康州小帥。康州小帥、我們的樸司令樸昌海、我們的南韓南部司令樸昌海、北部女司令哈恩、還有我們的俄羅斯大美女蒙面美女瑪莎,還有意大利地山謙謙,還有我們的西班牙的文戈七雄,還有我們德國,德國大熊現在還在歐洲範圍內是吧。還有誰啊,我們日本的Peace就不用說啦,日本就三撥,日本是Peace、還有草根小哥、還有心語007。每個人都想著百分之壹,就十億股。他沒有想過,有幾個問題把我給震住啦。都在想百分之壹、都想百分之壹,到最後我壹問認股。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是最早在群裏邊,我說妳認多少股啊?我們的路德先生說,我認壹億,我是壹萬美元。他要壹萬美元,他有出多少錢的,他說我只有壹萬美元,壹萬美元買多少呢?路德能買十億股。我說妳先弄清楚,每個人都管妳們要多少?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我們的東弟、穎妹妹,人家報了個啥?我要壹百萬(股)。壹百萬是多少錢啊,壹百塊錢。壹百塊錢啊、壹百塊錢啊,是吧。等於不拿錢、等於不拿錢。不是,十塊錢。十塊錢、十塊錢啊。

所以說戰友們,那麼我們現在最重要的,考慮G-Fashion為什麼要定這個價?任何股價都是五塊到十塊的,不會是壹塊錢的。但是大家想了嗎?五塊到十塊,是我們戰友幾乎沒有人能買得到的。為什麼?大家想壹想,我不管定多少錢,我定壹千億股,我這次只發行壹億股,五塊錢,分分鐘就出去了,十億股也啪壹下就出去了。但是我們過去G-TV投資的人,他手裏哪有這麼多現金啊?我們說過的,G-TV的這壹千把椅子是最早拿錢支持爆料革命的、新中國聯邦的。不管妳是獨立的法人,還是太陽、月亮是妳的老板,大家說好的要優先。咱現在就把這G-TV的投資者給忘了?妳自己玩去了啊。

所以我跟這投資者說:對不起啊,因為妳的消費的客戶很多都是我們戰友。我們有承諾啊,法律上是獨立的。但是妳不能忘了這些戰友啊,那妳給五塊錢,我戰友咋買啊?我戰友過去投了壹百萬美元、投了G-TV,現在妳定五塊錢壹股。我是買壹百萬股,五百萬美元;買十萬(股),五十萬美元、五十萬美元。誰有那麼多現金啊?!怎麼出來啊?對不對啊?這是壹個。另外壹個,我們買的G幣的戰友把錢擱在那兒了,大家就相信妳郭文貴了;買了G幣的,我沒拿著錢、我也沒拿著幣,我就相信妳郭文貴了。妳把他們給忘了麼?或者妳讓他那五塊錢壹股,妳讓他再出來拿,他哪那麼多錢啊?對吧。然後買了蘋果店的G幣的人,妳說好兌換,妳再讓他五塊錢去買去。啊,怎麼可能啊?

這還不說,我們那個什麼這個VOG呢。雖然VOG是獨立的法人,跟我們法律上沒半毛錢關系。而且是二十幾個小時前是硬砸進來的,但是戰友是相信爆料革命、相信文貴的。大家又沒拿到股票又沒拿到錢啊。現在就壹把(把)他們給拋掉了,他們犯哪錯了,對不對啊。憑啥我們就這樣,我相信Sara、我相信了VOG、我相信爆料革命,我依法地投資,我還被人家喝茶可能,沒我的事兒了。那妳這還有沒有公平了啊?!包括這些借貸的戰友們,不管妳發生什麼事情——天天喊著郭騙子、天天喊著司法糾紛、天天這什麼被調查等的這造謠,頂著被喝茶這個這個這個啥,照樣借款。妳把他們也忘啦?

關鍵是妳不忘,5塊錢壹股,我天,誰有那麼多錢吶?然後馬上大家肯定買G-Club,誰不願意?誰願意看到G-Fashion妳穿了這麼好壹件衣裳,我想買、兩三千美金,我買得起麼?這G-Club就是讓所有人都買得起時尚的、高端的、高質量的,不是made in china、不是來自於中國的。我們只有三個地方:歐洲,歐洲的就是意大利跟法國,那土耳其咱都不要,就歐洲法國、美國和日本。其他任何地方產品都不要,最高端的產品。G-Club多少人現在?現在已經幾百萬人等著要買了。妳說這G-Fashion,妳“呱唧”壹下子妳這壹發行,哇塞,把我們戰友之間。大家是,妳是法律上都說得過去,但是我們戰友跟我們這個新中國聯邦、跟著文貴講過啥呀?先是感情,情在前、理在後了,或情理並重了。所以經過爭(取)、經過鬥爭,前天上午還給那些農場的咱們這些兄弟姐妹們、領導們還說呢,我說這個壹千萬美元,最起碼壹千萬美元,就是壹毛錢壹股也得1000萬美元。但是1000萬美元,咱們農場現在誰拿得出來1000萬美元?這就是我特別掙紮的地方。

我們戰友可以不要命支持爆料革命,妳看看舊金山、看看洛杉磯、妳看看Sara,妳看看壹切,美東全世界各地、日本、澳大利亞、安紅、這個大衛,所有的人,小皮匠還拖著孩子開著車,今天又跑出去蘇黎世去了,是不是?大家怎麼能拿出1000萬美元認購妳這個股份呢?這是壹個很大的問題。所以說大家必須得有錢,憑什麼就共產黨有錢,我們這些人就那麼窮啊?我們哪兒不比他們差呀?更加刺激了我,戰友們必須有錢。還有壹個,更加讓我想的這個事情,這些股票妳現在要給了那些欺民賊了,他們有錢吶!過去那些天把我給震住了,好幾個拐彎抹角的找到我:“文貴,妳G-TV那20億美元,妳賣給我5 億股或者10億股,我現在就買,我給妳加倍呀!10塊錢都可以。”

戰友們!我再提醒妳個數據,整個G-TV才20億美元、20億股,咱整個震驚世界的私募才3億3千萬股。壹個農場就拿10億股,最後大家都是看派分,沒有說這1%是10億股啊,妳沒有註意到問題。最後是大家平衡了,因為很多農場妳像哈恩、妳像樸昌海樸司令、妳像日本心語007,妳壹共多少個戰友,妳加壹起還不到50個戰友呢。妳拿10億股,妳分給誰去呀,是不是?妳分給誰呀?山地謙謙意大利的妳也沒有那麼多人哪,對不對?妳還在壹起呢,那麼就0.2和0.1兩個層次,0.1是多少,戰友們?壹億股。就是G-TV發行的三分之壹,0.2是兩億股。所有的人都不談這兩億股、這壹億股,這數據也沒人談。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這幾天整個中東的像阿曼的、卡塔爾的那些孩子們,都是我看著他們長大的王子啊、公主啊,他們就要100萬股,使勁喊了就要1000萬股。我可以告訴大家,科威特的壹個王子就在這後面住,昨天說:“郭叔,我能不能給妳買5億股?我願意出壹個市場價。”5億股是多少,戰友們? 0.5,他得拿多少錢?他沒有人相信我這個定價,我告訴大家壹個數,沒有壹個人說過,只有這些大投行、投資家說過,他說:“ Miles,妳瘋了!”什麼概念?戰友們啊,妳拿到G-Fashion今天的價格,就是妳拿了100萬、10塊錢。當幾個月以後,可能希望開始私募的時候,最起碼1塊錢起價。1毛錢起價,什麼概念妳知道嗎?當1塊錢起價的時候,妳的股票漲了10萬倍!10萬倍!當要是1毛錢起價的時候,1萬倍!1萬倍!就下次私募,1毛錢1股,妳漲了1萬倍!當1塊錢定價的時候,妳漲了10萬倍!妳告訴我全人類上發生過這任何這事嗎?共產黨盜國它也沒有這回報吧?在美國為啥他值錢?現在G-TV我再說壹遍,妳誰能拿出來股,妳給我弄個1萬股、10萬股,妳給我找出來看看,誰願意給妳1塊錢1股,誰願意給妳?沒人給妳!10塊錢給妳嗎?不給妳!妳找壹家可能,妳找幾家是不可能的,誰也不傻,美國的法律就這厲害,他就值錢就值在這兒呢!

現在為啥要叫這些農場成為原始股東?妳原始股東妳才能說我有定價權。上了以後,只要戰友有壹個人投了1分錢、1分錢,說我郭文貴說我現在要給別人發行、我便宜,那是犯罪!這就是美國的法律的偉大!我們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願意接受美國的任何法律的監督啊,因為他的監督、嚴管,才有了我們今天的價值。全人類的錢進美國,為啥錢不在中共啊?就是它沒有監管,它想幹啥幹啥,它天天剪羊毛。妳在美國妳現在郭文貴說G-TV,還是說是G-TV的股東說SARACA,我現在G-TV我要幹什麼、幹什麼。妳第壹件事情,美國政府和消費委員會、這個證券監督委員會,百分之百會盯著妳每壹塊錢。妳不相信,我這船上我要敢拿著G-TV說非法的,我的拿著抽根雪茄什麼的,妳看看是啥結果。妳可以說壹次、兩次妳蒙混過關,抓住妳了,這壹輩子就結束了。

這就是美國和共產黨的不同啊,戰友們!所以說妳在這之前,妳成為原始股東,咱們定下來,投資者願意是可以的。這比白送還白送,啥概念啊,妳知道不戰友!沒有壹個人說過,壹個人都沒講。給妳0.00001的1塊錢的這股票,妳知道G-fashion的成本是多少錢嗎?給妳發行註冊這個公司得多少錢吧?整個公司1000億的公司價值100萬美元。妳去看看現在G-fashion打樣的做衣服,付的設計師、付的團隊的錢。咱們的戰友壹半的是咱們的戰友在那兒呢,未來他們會站出來說話,咱花了多少錢!世界上有做賠錢買賣的嗎?沒有!咱們做了!這不是白給妳,是白給妳還賠錢;不但賠錢,還得做個承諾,不像共產黨他給妳畫個大餅,是吧。咱現在不是畫了個餅,咱是直接給妳弄了壹個造餅的車子和工廠。每個人壹個工廠,妳不用、妳不用這個看著共產黨畫的餅。這個餅妳可以吃、可以摸,是個工廠,妳還可以造給別人。

0.1是1億股啊!1億股妳拿到的時候,妳是多少錢,戰友啊?1000塊錢。1000塊錢妳拿了1億股。妳像那樸昌海、哈恩、山地謙謙、心語007、草根小哥,是不是啊,那都是0.1,其他農場0.2。這個0.1、0.2就是1億股、兩億股的這些農場拿到的。都是1億股、兩億股。妳拿了1000塊錢、2000塊錢,妳拿了1億股、兩億股。這就是現在沒有人想的,我們最重要的事情是這1億股、2億股,如果不是爆料革命的戰友,妳把這個股份拿走了,那咱就麻煩大了。人家拿了1000塊錢,拿走了妳1億股,妳說這未來妳的麻煩有多大呀?他拿走了1億美元,或者甚至未來值10億美元,只花了1000塊錢。他拿著這個其中的1%、1‰對付妳,都把妳搞慘了。

所以這些怎麼保證這些股要到戰友手裏邊,這是我們這兩天讓我心裏很不舒服的。沒多少人關註這個問題,恨不得先拿到股票,這是我們中國人身上最大的毛病。妳想過這股票是給妳的嗎?不是給妳的!這股票是給戰友的、給那些G-TV投資和法治基金常年捐款,和支持爆料革命、買G幣被喝茶,到VOG現在是錢票兩空的人,還有G-Club、還有現在上街的這些戰友。如何保證這股票不被共產黨和欺民賊、和潛伏在我們爆料革命戰友當中的壞蛋得到股票,這是我們第壹要務。而且妳不能嘴說,必須是符合當地國的法律文件,妳必須符合法律文件。

唉呀!妳看看這個夕陽,妳看看這漂亮,漂亮吧戰友們!我讓大家看著點啊!

所以說戰友們,想想啥概念啊,就是如何讓戰友們在法律——當地法律和美國的法律完全的保護的情況下,不被共產黨、不被欺民賊給我們進入纏訴、盜取,屬於戰友用生命換來的財富啊?沒幾個人用心、沒幾個人用心,這是很可怕的、這是很可怕的,兄弟姐妹們!說實在話,這是這才是真正的、可怕的本質啊!就是大家要想的,這是誰的?這是給戰友的。就是各個農場、各個有權利控制股票的,妳記住妳只是監管,這個股票是讓各農場成為壹個聯系戰友基石,這是給妳的,跟投資啥關系呀?是吧。讓這些戰友真的是能有巨大的財富、合法的安全的財富、在美國的財富。我們要把這個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這個資源,真正的分享回饋給戰友們,這是我們的核心。但是說實在的,大家真的沒整明白、真的沒整明白。哇哦!太漂亮了!所以說讓我這兩天有點睡不著、有點睡不著啊。妳說能睡著嗎?但是這個股票作為10塊錢買100萬股,100塊錢買1000萬股,1000塊錢買1億股。大家想明白。這種情況下給大家分享的這個利益,妳說這多大呀!0.1買仨這船啊!馬上就買這船。如果是下次增發,就是1毛錢的時候,就漲了1萬倍1股。1塊錢要是增發的時候,就漲了10萬倍。妳聽懂這概念了嗎?沒人說出來這個數來——10萬倍和1萬倍,就甭說1000倍、100倍了。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天下有這事兒嗎?像不像太空母艦這?像不像太空母艦?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兩天我有點郁悶。這是人類上前所未有的、壹次巨大的財富的壹種再分配。妳說那科威特、妳說那阿曼,他們傻嗎?他願意拿1塊、甚至拿5塊要買,他傻嗎?他不傻。但是如何讓戰友獲得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妳只能把價格降起來,是吧?如何感恩這些戰友們?妳像咱們華盛頓有位戰友,投GTV是把自己家的房子給賣了。當時妳說我想我不讓他投,我知道他將失去這個機會;讓他投,他賣房子,我這心裏面責任老大了。但是我有信心啊,戰友做的決定是對的,是吧?所以這事是好事,但是接下來如何保證這些股票從各農場,能把世界各農場建立起來、強大起來?這是我們的核心目的;讓我們的戰友富裕起來,這是核心的目的;如何保證這些股票不被假爆料革命的戰友和假新中國聯邦的戰友給盜取,這是核心的問題;如何用當地的法律和文件,確保這種事情不會發生。這裏沒有什麼公平、不公平。公平是雙方的,這是單方的給妳的,不存在什麼公平、不公平。這有什麼公平啊?

我們這幾個大佬,妳像路德先生路波切、Sara、我們的科學家、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安紅、木蘭都是1千萬股;我們上路德訪談的幾位博士,200萬股,200萬股20塊錢、20塊美金。想想壹個G-TV才3億多股增發,幾百億美元要進來投,妳想想這是啥概念?天下有人送這大禮嗎?沒有人送這大禮。這就是新中國聯邦。共產黨中南坑的人殺人、放火!海航以王岐山國家主席、紀委書記,抓了百萬黨員、搶劫財富,他能有10萬倍嗎?他能有100萬倍嗎?因為到10塊錢的時候,就有100萬倍的回報。我可以保證大家人類上從來沒有過。

這是在美國依法要做的,我們這不能說再騙錢了吧?沒這樣騙錢的吧?給妳100萬股,要妳10塊錢,200萬股要妳20塊錢,我們的艾麗,是不是?200萬股,20塊錢。博博士20 塊錢,200萬股。對吧?我們的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是不是?壹人1千萬股,1千萬股就是1000美金。但是各農場,妳像日本那個Peace、長島哥,是不是?老班長新西蘭這、澳大利亞安紅這,加拿大1%是不會改的。我們怎麼辦?把現在先發到這幾個農場的0.2就是2億股,別說0.2,就發2 億股,都發下去,然後1億股的發下去。等到確實這些農場建設的行政、法律各方面符合當地運轉條件,把這些東西剩下的0.8及時會發給他們。就8億股再發給他們。妳想想戰友們,壹個農場擁有壹個價值,妳有了十萬倍增長的股票,有效的、歸美國法律的股票,多少戰友會凝聚在壹起。這個在西方資本世界,妳沒有資本,妳哪來什麼主義,沒有資本怎麼建新中國聯邦?對吧?

這回不能再說我們騙了吧?誰要騙,誰來騙騙我,給妳10塊錢,妳給我100萬股,是吧?所以這個數沒人說、沒人講,沒人講出這些重點。這是給戰友們,這是建設新中國聯邦海外系統的壹個建國之策。建立壹個海外的監督中國人走向法治、民主、自由、信仰自由的壹個新中國聯邦的,聯系戰友之間的壹個資本經濟的保障。同時是建立全世界的喜馬拉雅農場系統,不會因為經濟被藍金黃,減低戰友們受害的風險,強大戰友們的安全,讓戰友們輕松上陣,走向喜馬拉雅的目標,建設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成立壹個海外永遠監督,沒有共產黨新中國的,必須走法治、民主、信仰自由的壹個監督巨大的、國家級的力量。

那麼很簡單,例如新西蘭老班長那拿2億股,過壹段私募完以後,咱就說1毛錢壹股,那值多少錢?2000萬美元,1塊錢壹股就2億美元,如果拿到10億,就10億美元,未來G-Dollar、G-Coin金融系統,妳融資給妳押50%,妳就壓走了5億美元或者是1億美元,那是現金呀,對不對呀?那G-Coin、G-Dollar,大家想壹想,G-Dollar 那是分分鐘在手機上拿錢就走的,誰也擋不住,那沒有任何人可以擋。我有了妳的G-Dollar,我手指頭壹按,在手機裏“叭..”就走了,我轉向世界各地去了,我“叭..”壹劃,我劃到G-Coin去、就虛擬貨幣,直接到G-Fashion,我買妳的汽車、買妳的衣服,我給妳買光了。我壹個人下壹億訂單,壹下就給妳買完了。這是在美國,千萬記住,說的每句話都要受美國的法律監督,每句話都是妳被告或者是妳告別人的證據。大家可千萬記住,這是跟中國完全不壹樣的。在中國妳胡說八道,不負責任啊。共產黨天天說,推翻了地主,妳就可以當地主。那話他都敢說,壹萬八千裏長征,從北京走到紐約又走回去了,哇塞。厲害吧,沒人負責任。在美國這絕對告妳、絕對告妳!這是個人類上叫法律訴訟最多的國家,就說因為這個系統,世界上才會有每8個人或6個人就有壹個律師。

妳想想咱G-Fashion,就這壹個律師費花的錢,都不止100萬吧。大家要記住,這就是讓的戰友們強大、各農場的強大,我看了很多人解讀啊,我今天太多會了,講了十幾個小時,嗓子都冒煙了。很多人解讀啊,只描畫了未來的所謂的前景,只描繪了對妳的好處和感恩的話。這個兄弟姐妹們,咱不用說那麼多,關鍵要說到的事情,如何讓這筆財富真正的讓戰友們強大起來。妳看我們的壹個日本的戰友,我昨天才知道壹個長期的戰友,家裏面的先生身體還不好,也沒什麼錢。我壹聽,我心裏面咯噔咯噔的難受,我希望咱們的戰友們都能不受經濟的困擾。包括妳像我跟我的裕達的這些同事們、還有盤古的同事們,幾年都沒聯系了,是吧?因為聯系對他們也不安全,妳們都看到我這多少人,在開封的法庭、在大連的法院被審判,家人資產被查封、房子被查封,不能出境。但是沒有了共產黨,他們是自由的呀,我怎麼辦?我們專門拿出來了大概在40億股,40億股就4%,專門就是給我盤古的和裕達的,包括我的方正的、海通的和國內的其它地方投資的,因我受害的,包括那些人和家人。因為在美國的法律,它可以怎麼樣?就是我成立原始股東的那家公司,公司有這個股票,我不用跟妳商量,我可以寫妳是受益人,這受益人就是誰。比如說我北京盤古的,妳看被審判的那幾個人,我就寫上他的名字,受益人是他,這未來股票必須是他的,必須是他的。我們很多女同事,也是單親母親啊、單親母親,為了我們爆料革命事業被關了三、四年,對吧?房子也被查封,現在還戴著電子腳鐐、手銬,也不讓上班,也不讓給發工資。但是也沒找工作,就這樣堅持著,我壹次電話沒跟她通過,但是她壹定會在這個名單上,是吧,這是壹個。

第二,我們國內多少戰友們,就像我們那個大校的家人,為了爆料革命付出了生命、威脅,咱能忘了他們嗎?不能忘了他們。所以說我們另外又有壹個10%,是G-Club、G-Club3,我們在那兒是多少?100億股,這100億股未來受益人就是要給他們,100億股最起碼是100億美元吧,對不對?那另外在文件裏邊,我們有的未來就是說所有支持爆料革命的,我們還有壹個20億股、大概20幾億股,20幾億股多壹點,要給他們、要給他們。

哇…又來了個無人機,完了,這特務又來了,妳看看,哇…曾宏來了,曾宏來了,快快快,快看,戰友們,快看,無人機啊。看看無人機,曾宏又來了,熊憲民、無人機,哇…曾宏、熊憲民、無人機又來了,看見了嗎?看見了嗎?曾宏、熊憲民的無人機又來了,可能是啊,哎…好像不是他們,好像不是,哇噻,嚇我壹大跳。哎呀,人家曾宏和熊憲民太厲害了,在美國都敢追殺人,哇噻,妳看那共產黨的特務有多厲害呀。

妳看這漂亮不?大家現在發現這個船厲害了嗎?它沒有中間,那個玻璃它沒有藍色,它叫做白玻,嚴格講像水晶壹樣,就是不要有這個橫檔,妳看這個周邊絕對透明。然後這個傘,這個叫puqi,最有名的傘,能擋風的。妳看這個簡單的壹個wen,非常簡單的、高質量。然後妳看這個弧形,就為了燒成那個弧形,妳看增了多少倍的價格,妳看看。這就是好東西跟壞東西的差距。妳看這個漂亮,戰友們,妳看。哇…,太漂亮啦!羊肉串、羊肉串。

哈嘍,哈嘍,so cool。發現自己人、自己人,我以為熊憲民和曾宏來了,嚇死人了,嚇得我發抖,哎喲!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壹次的整個…,戰友們要記住,我們要永遠記住我們說的話,我們給戰友們的承諾、互相之間的承諾。我們戰友之間相互的承諾是最最最重要的,這就是我們G-TV的投資者和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的捐款者、相信了文貴的戰友們,我們有些人雖然我們沒有見過面、互相見過面,但是我們在事上我們見了。在這些事上能看出壹個人的本質,能看出壹個人到底值不值得妳信賴。共產黨如果有文貴的億分之壹、百億分之壹的信用,我們也不用take down the CCP了。70年來共產黨全是撒謊。70年來全是欺騙,沒有任何兌現,這才導致了天怒人怨啊,我們要take down the CCP。我發現這個紅很好看,咱們G-Fashion這個款得整明白。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咱們這個G-Fashion股票的事我先說到這,先說到這。

還有壹個我覺得需要我們要說的,兄弟姐妹們,妳想想G-Fashion會讓共產黨對共產黨內部的人分化,共產黨的人會有多大的沖擊、多大的沖擊?他們就想壹想,他們什麼時候得到共產黨有過十萬倍、壹萬倍的回報過?那些城管、那些警察、那些檢察院、那些法官,拿著個命陪著領導喝,送去了老婆、送去了閨女,得到了共產黨是什麼呀?得到了是什麼呀?戰友們,沒有任何保障的壹個人生、受盡淩辱的人生,出了國不讓妳再回去的人生。老了真的養不起,結果攢點錢、貪點錢,結果錢連冥紙的價值都不如。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就是我們爆料革命的魅力,對吧?這就是咱爆料革命的魅力,全人類上做不到的,我們要做到。就像我們要take down the CCP壹樣,沒有人相信我們能做得到,但是我們現在能不能做到?肯定能做到。我們不但要做到,不能像共產黨壹樣,從開始推翻地主到現在把孩子送上越南戰場、印度戰場,文化大革命餓死人,從來就沒拿人當過人,也沒讓任何人富裕過。我們中國十億人沒有公共廁所,到現在中國竟然教育還不免費,全人類連非洲很多國家,它支持的非洲都已經免費了。像非洲壹帶壹路放出的所謂上萬億的支持、萬億美元啊、十來萬億人民幣的支持。中國人現在有人吃不上飯。竟然頭兩天所謂的社會保障部的部長什麼玩意兒說的,中國人現在扶貧成功了。王岐山已經說了嘛,去年已經成功脫貧了嘛。這個中國人剛剛脫完貧,可能不吃草了,不像王岐山那個,水災來了,跟美國對抗,現在沒糧食了,現在要幹嘛?是脫貧了,讓妳清盤子,拿舌頭把盤子清幹凈,這還沒脫貧呢。人家記者問到,脫貧的標準是什麼?妳想過嗎?中國人均四千塊人民幣,壹年四千塊人民幣。戰友們,四千塊人民幣的話是多少?六、七百美金,六、七百美金妳加壹加咱們這個壹千億的G-Fashion,是能救多少人?妳拿到的壹億股,妳能救多少人?

戰友們、兄弟姐妹們,這個共產黨不要臉到什麼程度啦?“年均4000塊人民幣”這幫王八蛋的話能說出來,還高於聯合國的標準,我真是R他八輩祖宗啊!氣的我那會,妳知道我看到他講話的時候,氣的我真的是我渾身發抖啊,兄弟姐妹們!中國人真的是壹點不誇張,在美國的狗都超過4000塊人民幣,超過700美金吶!隨便養個狗壹年都不止700美金,都是壹兩千美金吶。兄弟姐妹們,妳想過嗎?那官員竟然自豪的驕傲的說,他忘了王岐山說的“我們已經脫貧走向小康是已經不爭的事實了,對吧?共產黨偉大吧?我讓中國人有飯吃,我這個黨了不起吧?”妳看那個王毅那個流氓樣、畫的跟個鬼似的,那個楊娘娘——楊潔篪走到全世界去,到哪去幾十個億、到哪幾百個億,這幫孫子哎!竟然能在公共的場合能說出來。妳說楊改蘭她怎麼不把自己孩子殺掉,自己自殺呀?現在我想想我就看他講話,我真的不想活了我感覺,不要臉到這程度啊!妳們去過敦煌嗎?去過真正的寧夏那邊嗎?那個水是黑水,人都短壽,共產黨還往那移民呢。這說的是十幾年前,連4000塊人民幣都沒有、1000塊錢,兄弟姐妹們,1000塊錢。但是那時候王岐山1989年至1999年之前,人家已經在舊金山、洛杉磯壹買壹個區壹個區的,人家海航壹百多架私人飛機,787壹個小時5到6萬美元的成本。

14億人吶!我們14億人吶!兄弟姐妹們。妳說這個國家、這個民族到了什麼程度?我們竟然是默認了!接受了!我到現在永遠不會忘掉我娘,家裏養幾只羊,那羊把我娘拽的壹個跟頭壹個跟頭的。這壹年就指望家裏養兩頭豬、養幾只羊,是吧?養幾只母雞下點雞蛋,買點醬油、買點鹽,過年的時候給孩子扯上幾米布,縫上幾件衣裳。我們都是這麼過來的呀,幾十年了?戰友們,四五十年了,我今年50歲啦。四十多年前中國就這樣,到今天了還4000人民幣呢這王八蛋。“而且我自豪的說,中國人脫貧已經達到了4000塊人民幣了。”這幫孫子哎!再想想我們今天戰友們,我們給戰友的1億股幾億美元或者1千萬美元,是1億人民幣10億人民幣100億人民幣。中國能不能多出點郭文貴這樣的騙子啊?能不能多出點妳們共產黨所宣傳的郭文貴的騙子啊?別出多,出上1千個,1千個乘上1千億、1千億股,是多少錢?啊?為什麼文貴這最難聽的嗓音唱出來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現在在國內大火。連那東北山旮旯裏面,東北某個小品演員給我發信息“七哥,火啦,火大了!”我說啥火大了?嚇我壹大跳,我說妳們這說小品的就是誇張,怎麼又火大了?什麼呀?說:“Take……聽聽,聽聽。”改版的“Take Down The CCP”到處都是。這叫什麼?民心向郭,民心向我們爆料革命。

文信,文信那天跑現場去了,我們文信兄弟是默默無聞的爆料革命的戰友,任勞任怨、老黃牛啊。哎?妳看文信這咋加不上了妳?現在人壹多加不上了。天吶,這文信竟然不是我的好友,這啥概念這是?瘋了吧?文七,加上了啊。

現在還在到處還要愛共產黨、還要愛它,我們這次G-TV、G-News、G-Fashion、G-Culb、G-Coin、G-Dollar,可以說每壹個行動都是射向共產黨的心臟的壹把利劍!讓共產黨看到我們新中國聯邦和共產黨不壹樣的地方。對吧,兄弟姐妹們?這是核心吧?我們要拿幾百億、上千億的股份來證明新中國聯邦、新中國人和共產黨不壹樣。共產黨是讓妳壹切都聽黨的、壹切都是黨的,爹親娘親不如黨親。新中國聯邦壹切都是戰友的,必須和爹和娘親,壹切以妳為主。甚至還有機會咱去玉米地、玉米地,說著說著又到玉米地去了。

最近“我是音雄”唐平妹妹那搞得很火,我正在練歌呢,準備要蒙面去到“我是音雄”唱歌,歌詞就是“我們壹起去到玉米地”啊。等著吧啊,妳們只要是不怕痛苦就敢來參加啊。所以兄弟姐妹們,這個意義對共產黨,我們的以共滅共、唯真不破、無私無我,我們用錢用行動,壹切都是戰友的,壹切以戰友為主,和共產黨的壹切都聽黨的、壹切都是黨的、爹親娘親不如黨親,形成的鮮明對比的力量,絕對超過戰爭。他們到美國來是偷錢,偷人家的工作、偷人家的技術;我們是什麼?我們是給美國納稅,給美國帶來機會。馬雲的壹百萬個工作機會,去他大爺的吧,忽悠呢吧?妳看我們是實實在在給美國人帶來工作、投資、發展的機會,美國人怎麼能不愛我們呢?

科威特的這位哥們兒他全家說:“郭先生我們能投妳這個G-TV,我們全家每人買壹個妳這個G-Culb會員。”我說妳們在中國還有生意,註意安全。他說:“我們不去中國做生意了,全部都賣掉。”戰友們,這是為啥我在那說妳們要24小時,讓戰友們知道這個意義是什麼。哎,沒幾個人能講出來,除了老班長和江財神說,沒幾個人認真講。我再告訴大家各農場拿到股票以後,妳是責任妳不是利益,1股都不能落到哪個人身上去,是給戰友的、是維護戰友的基石。五年內妳誰都甭想把這個股票賣了,說妳揣著錢跑了那不行,必須待在農場裏面。最後要落到的事情,跟我們壹起走到底,壹起建立了沒有共產黨的、有法治信仰自由的戰友們,和那些背後的默默無聞的為爆料革命付出的戰友們。

郝海東兄弟、我東弟、穎妹妹也是1千萬股,路德先生也是1千萬股,班農先生也是1千萬股,也是1千萬股。1千塊錢,班農先生感動的就都不行了,不到倆小時給我打了兩三次電話,感動的就不行了。我說這是合法的,妳拿1千塊錢,妳要1千萬股。我們已將班農先生移出了這個法治基金主席、G-TV主席,但是人家為了滅共、為了爆料革命,人家付出太多了!是吧?咱能忘了人家嗎?咱忘了人家誰還跟我們壹起戰鬥啊?妳說人家班農跟咱站了幾年了?是不是?妳說咱能忘了人家嗎?我這燈光有問題啊,我這是。是吧?兄弟姐妹們?咱讓人家合法的,是吧?在咱這按照美國的法律,擁有人家應該有的合法利益。人家拯救中國人,人家班農在美國多少人恨他跟咱毛關系呀?咱連人家拜登的全名都說不清楚,咱連共和黨、民主黨是咋回事現在都搞不清楚,咱也不懂人家美國政治,咱不摻乎人家。人家奧巴馬總統明天說支持咱爆料革命、支持新聯邦,這是咱們朋友呀!人家拜登總統要支持咱、南希佩洛西支持咱,都是咱朋友呀。民主黨對咱爆料革命的支持不亞於共和黨呀!咱不摻乎這個,人家幫咱了,人家幫咱中國、中國人了,脫離共產黨的這個魔爪了,幫助咱滅共了,人家不應該貧窮呀,合法的利益讓人家應該得到啊!

就像我們東弟、穎妹妹,人家國內的學校、國內的資產、國內的房子全查封了,信用卡都給人家封了。楊潔篪楊娘娘、王毅到處遊說要遣返人家,還要給人家栽贓,甚至栽贓郝海東先生被強奸。原來郭文貴是強奸犯,郝海東是被強奸,叫被動式的被強奸,共產黨這詞都說得出來。因為郝海東先生太帥了,他不會強奸別人,人家強奸他,說被動式強奸,這詞整出來了共產黨。

我看到這幫共產黨,王岐山穿著睡衣說,我們中國人能吃兩年的吃草,妳美國人沒牛排能行嗎?這個現場誰能知道?只有咱知道。當時壹片天下說,郭文貴胡說八道,王岐山見人妳怎麼知道?孫子,現在都證明了吧,參加的人都出來說話了。接著就是現在出來的官員講,中國人已經我自豪的說中國人已經脫貧,已經高於聯合國水平。真的是連人家的狗都不如,咱就不說有錢人家的狗,就是壹個普通老百姓的錢,4000元人民幣。而且現在我們三峽大壩分分鐘可能淹死幾百萬、幾千萬的人,沒軍人、沒救援,壓根就不想救。現在宣傳什麼?宣傳死人能讓國家強大,所謂的多難興邦。現在這幫王八蛋宣傳多難興邦,壓根不想救。妳說說這個共產黨邪惡到什麼程度?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對比之下,我們給戰友的這些巨額的財富、合法的財富,和幫助我們新中國聯邦滅共的這些戰友們合法的財富。這個意義太大了。很多國內的黨內的人士知道了,喔噻想想吧,他們算賬算得可清楚了,文貴妳是玩真的呀?1000美金,妳就給他弄了個壹億股。妳是啥概念?未來萬倍的回報啊,可能要增長的空間,啥概念文貴?對呀,我們就這樣啊!我們和共產黨不壹樣就在這。某位導演明星說,老郭妳這是真的呀?某位明星現在在洛杉磯,說七哥能不能給我弄壹點,我不回去了,我給妳爆料。我說,對不起,妳是為了股票妳要出來爆料的,這個我不接受,壹股也不給妳,壹股也沒有。文貴壹天工作18-20小時,為的是什麼?就是要證明,我們新中國聯邦真能代表中國人民的利益,我們沒有什麼中國夢,我們只有新中國聯邦的宣言。

那些砸鍋的、還有欺民賊,大家妳們想過嗎?回國內吧,共產黨不讓他回,他也不想回,呆在美國吧,他連生存,像曾宏這個孫子、還有熊憲民這個孫子,從來沒有工作,要飯都沒地方要去,只有砸鍋弄點錢,甚至想殺害文貴。這些人看到妳們這樣的時候,他得多痛苦?老江說的拿頭撞馬桶,撞馬桶他都沒機會吧?所以意圖害人。

兄弟姐妹們,我發現我頭發白得很好看,太酷了,壹看這成熟的男人,多藝術家的範。我這壹看,我真有搖滾歌星的感覺,搖滾的感覺太深沈了,這種形象唱歌啥的,Take down CCP! Take down CCP! Take down CCP!多酷呀!我去《我是音雄》喊兩嗓子去,妳說我竟然唱歌能唱成現在第壹,這簡直是老天爺對我太好了。壹個成熟的男人、滄桑的男人、有經歷的男人,看這(臉上)都寫著滄桑和歲月。妳看我的頭發、看我的臉,戰友們妳就知道文貴幹沒幹活了。

我今天是最不想直播的,我是想就想休息壹下,因為今天也不健身,壹不健身就覺得“唰”壹個人輕松下來了,說話就像缺糖壹樣感覺很舒服。但是我不說了不行,太多戰友給我發信息了,問這問那的,我沒辦法壹壹回答。咱們的戰友我拜托了,這江財神講講財經吧,我們加拿大的文可也不講了,文可最近這兩天不知幹嘛也不講了,咱這專家也沒了。新中國聯邦裏邊還真是這財經專家還太少,也不講了,戰友老問我,那我講吧。這幾個核心的利益,1萬倍、10萬倍、100萬倍,還有1000億股,還有每個農場拿到的是壹億股、二億股,G-TV總發行量才三億多股,而且G-Fashion百分之百跟咱是獨立的法律關系。還有壹個,現在這個戰略性的、對共產黨心靈上的、達到以共滅共的效果。咱以法滅共,現在已經是全世界都看到咱們了。妳看到曾宏、熊憲民都追到那麼老遠,喊著要殺掉文貴、要弄死文貴。咱都不吱聲,咱不能去跟他壹樣,狗咬人它是正常的,妳不能回去咬狗壹嘴毛,咱不能跟他喊,我弄死妳!我弄死妳!不能這樣。我告訴所有的安保船員,都回妳們的辦公室,回妳們的房間該吃飯吃飯,讓他喊。整個船都是360度安保系統都有,到法庭上見,到FBI見吧。他們愛壹弄就是FBI、傅希秋還在FBI的路上,火雞龔,我壹看火雞龔出來,我就馬上我的味覺就不好,我壹看就趕快閃,受不了。

兄弟姐妹們,咱們戰鬥了這壹千多天,司法部的文件給了我們最好的壹個以法滅共的最根本的佐證,以美滅共,美國的每壹天發生的事情。最近國內的網上又是大量的買票參與選舉,今天妳看蓬佩奧去哪兒了?幹啥去了?然後香港、上海的經濟壹塌糊塗。現在我們給戰友們的0.00001的股票,我再重申壹遍,各農場所有G-TV有椅子的別著急,妳會收到通知,如何和各農場聯系。我就求妳們戰友們,千萬妳不要再壹個人好幾個農場註冊,這是絕對不可以的。包括買G幣的,包括當時投資VOG的,這回壹個都不會少,妳們等著就行了,相信七哥壹個都不讓妳們少。在美國的法律和金融監管部門的合法監督下,咱壹個字咱也沒有機會寫了,全是由專業的律師、會計師完成所有的合法的文件。各農場妳看看咱農場主每個都是好人,都會按照當地駐國的法律,這些戰友壹個都不會讓妳們少。可以說是百分之九十我們要給國內以命支持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戰友,壹個都不會少,兄弟姐妹們。這是文貴說的事情妳們走著看,還是那句話——莘縣陽谷縣搭縣,咱走著看、事實上看。

所以說咱們現在這個G-TV最近妳們沒有註意到,很多方面都改變了,功能更新。接下來咱大家馬上就都可以用這個攝像機直播了,我也改攝像機、可以攝像機,實際手機挺好的、真的挺好的。這個攝像機、攝像機直播,攝像機直播用OBS加文件、分享視頻、連線、邀請(跟船姐用英文對話)。所以說G-TV咱們現在是五六十個工程師在工作,蓋特咱們也在大踏步的正在工作、寫字當中。那麼G-NEWS每天現在都是,大家壹定要記住啊,我們戰友任何人特別是G-TV的投資者、那壹千把椅子的人,任何人都有權力到G-NEWS去開賬號來發文章,那麼我們的戰友們、各農場的戰友們都可以上G-NEWS發文章去。那是個平臺,不屬於任何人、是戰友的,G-TV、G-News、G-Coin、G-Dollar、G-Club、G-Fashion都是屬於戰友的,這不是我說的,這是真的。這次能把,沒有人能想到,沒有人能想到啊,不是壹美分、也不是零點壹美分,是零點零零零壹美分。所以說兄弟姐妹們,我們為啥當時我們為啥要發壹千億股大家註意到,因為咱們G-TV給我們了壹個教訓,就是當時我們發了二十億股以為這挺多了,但是四百多億要進來。

沒有共產黨的,現在這搟面杖子經濟完了以後,多少人要投G-Fashion吶,多少人買G-Club啊,我只是瞎蒙啊。妳說咱買G-Club的會員,咱未來咱能把大家再忘了嗎,下次G-Fashion上市的時候、或者私募的時候,是不是得以G-Club的會員予優先照顧啊,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他必須得照顧。所以說妳說壹照顧,這麼多戰友,咱不要說十億戰友、也不要說五億戰友,壹億戰友壹個人壹百萬股、壹個人十萬股,多少股啊戰友們?所以說那個現在這個投資的這個,這個阿曼的這位公主跟我說。她說叔叔啊,妳可以這樣分批來,不要下次私募壹塊錢壹股,那是壹位的十萬倍,妳壹毛錢就可以了,說這個不壹定壹千億,說五百億行不行。我說妳不懂,我經歷了G-TV我才知道是怎麼概念,我經歷了G-Coin、G-Dollar那是事實啊,那個Stripe的電腦我在那兒看著,那個錢就這樣叨叨叨叨那就不停啊,幾天啊五千多萬美元呱就進來,壹個Stripe,不要,那個支票多少支票。以後記住,大家我們任何投資不要寄支票、不要寄支票,發現支票出太多問題,不要寄支票。

所以說戰友們我經歷了Stripe,我經歷了G幣、經歷了蘋果店,蘋果店咱創造了多少個第壹,壹上線下載量第壹,買G幣第壹,G幣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被錢打回去了,就那是創造了美國全人類全地球,這不是我說的吧,在quarantine、look down時間唯壹壹家私募的。在共產黨全球連美國人都不敢大聲說話的情況下,殺了十八萬美國人、幾百萬美國人染上病,美國人都不敢惹的共產黨,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獲得的那種。妳想想G-Fashoion要是私募的話,戰友妳們哪有機會?哪輪的著妳們了嗎,不要說五塊、不要說十塊壹股,壹毛錢壹股也輪不著妳們,壹百萬壹百塊錢壹股也輪不著妳們吶,哪有機會呀兄弟姐妹們?所以說妳知道我忙啥了呀,我就忙這個了。咱得合法呀。

這今天又壹個律師給壹個兩個二十五萬的賬單。壹個,五十萬美元是吧,那幾個律師呢,是吧,多少錢?所以說兄弟姐妹們,說著容易,我們看著共產黨說,到現在甭說造船了、造壹個Lady May了,它要造Lady May的任何壹件東西,它都造不出來,它只有拿到人家的圖紙才行,因為啥?那叫口炮。七十年的國家沒有任何文明和創造,全是copy。我們的英雄科學家閆麗夢這些天在全世界造成的影響,這個今天壹個要跟我討論投資的人,啪手裏邊拿著壹張閆麗夢的照片——那個宣傳冊。他說我在澳大利亞人家給我的這個閆麗夢科學家的宣傳冊。他說:郭先生,閆麗夢真的是讓我改變了對共產黨的看法。他說這些我他說我們家、還有朋友,我都問他們,他說我們都相信這是真的。我跟某個國家領導人說,妳擁有壹個閆麗夢,妳國家就不需要國防了。未來沒有什麼核武器戰爭,沒有什麼導彈戰爭,誰還愚蠢那程度去!共產黨就是給妳搞這個生化襲擊和化學武器襲擊,有壹個科學家就給妳防止住了共產黨這種流氓。

我這半夜裏邊我準備唱首歌,那詞咋說的,(郭先生開始唱歌),(歌詞:北京的金山上出來個大流氓,他的名字就叫那共產黨),大流氓,哎別惡心了,我說著就唱起來了,我最近這個半夜做夢都唱歌,這個想當歌星已經當瘋了現在妳知道嗎。妳們的這個忍耐力強烈的鼓勵了我,北京的金山上出來了壹個大流氓,他的名字就叫共產黨,(郭先生開始唱北京金山上的大流氓)。是吧,共產黨。

然後這位哥們拿著閆麗夢,(說)讓我知道共產黨就是流氓,激動的不行。我說閆麗夢女士我連見都沒見過。但是我每次給她通話的時候,她那個單純、她的善良讓我對我們新中國聯邦充滿了希望。我們的路波切壹個國內出來壹個這樣的人,每天兩次直播,妳看他竟然成了現在醫學專家了,整了壹群博士群。我們要沒有這個路德先生,妳看當年我讓路德來美東,包括路德來美東以後的事兒,妳想想當時竟然是莊烈宏要挑戰路德,妳說給他舔腚都輪不著他這孫子哎,妳說他給人家舔腚都輪不著他。我要是選擇了莊烈宏,咱們爆料革命不就完了嗎。

推薦路德的最重要的人就是Sara,妳說這奇怪不奇怪啊,我成天我這私下裏邊就是說Sara,心胸放大,我就希望Sara趕快提升。只要路德壹張口,Sara那就叫師娘訓母似的,就是逮著路德就訓。人家路德也不吱聲,我不接妳電話,然後呢我就虐Sara,Sara就虐路德。妳說,但是Sara當時就對路德、對那個路德的這個妻子小蔡,她說七哥,路德這個人她說我不敢說啥,但是小蔡這個人了不得,我看這個人吶就是小蔡。我壹了解這個人在學校,包括認識她的人、還有跟路德打過交道的,說路德這個人啊還就是個理工男,這貨這個腦子有點傻妳知道嗎,他說滿腦子理想化的邏輯。我再壹問這人品太好了,他說到哪吃飯他都買單,說路德和小蔡兩口子不容易,真愛,還很有勇氣。妳看看,當時路德。妳知道有多少人跑到紐約去當面給我說,妳那個火雞龔那把路德形容成就是個垃圾啦都不行了,妳們都看公開羞辱路德、玩弄路德。妳看她幹過壹件人事嗎,火雞龔?妳說咱要聽了火雞龔的,路德不就廢了嗎?還聽那些所謂的民運大佬們來跟我說,千萬不能用路德。
 
妳知道有人給我打電話,現在咱還沒跟他翻臉啊,跟我說,文貴兄弟,我求求妳了,妳相信妳老哥,千萬不要用路德。我說妳這個電話讓我更堅定地相信路德。他說為什麼?我說因為妳這麼多年啥事沒幹成,妳說不好的,可能就是最好的,妳說好的反而最不好的。路德現在成了壹個世界級的這麼壹個媒體。共產黨我就不要再重復了,所有內部的戰友告訴我說,共產黨人沒有不看路德節目的,特別是那些什麼家裏人。這些當官的上車都看路德節目,都聽。
 
妳去想想戰友們,咱壹次做錯決定就麻煩大了。現在G-Fashion壹半的管理層是咱們戰友啊,也都是G-TV投資者啊。妳想想那是啥概念啊?兄弟姐妹們。
(網友:再來壹桶美式咖啡)
不喝了,我這私人醫生說,咖啡壹天不能超過三杯。
 
北京的金山上……這歌怎麼唱?北京的金山上出來個大流氓,它的那名字就叫那共產黨,不行,這詞不押韻,這咋唱啊?我非得把妳們這耳朵叫妳們習慣文貴的聲音,這也不簡單,我不要臉能不要臉到這種程度,兄弟姐妹們,妳也得佩服我了,是不是啊?最不自信的就是歌聲,現在天天扯著嗓子喊,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Take down the CCP!哎呦,火了。妳說妳七哥就是不幹別的,就唱個歌也給大家咱也弄碗粥喝喝,也比那共產黨那4000塊錢的人均GDP強吧?
 
我們東老弟,消滅共產黨是人類正義的需要,我是維護正義的必須,維護正義的必須。妳知道昨天唐平妹妹妳知道她多搞笑?特搞笑,我給她發去了我唱了壹歌啊,我說我要參加音雄啊,歌詞,給我捯飭半天,我壹兩個小時才把那個我錄的歌發過去了,我給大家發誓啊,麥克風是萊瑞,那個咱讓他寫歌他讓我買的,買來以後插上去我就讓我們這人告訴我怎麼用,從來沒用過,我就啪就開始就用了,我就拿著麥克風,第壹次錄,就是妳們聽到的那個Take down CCP,又錄了壹千多遍,最後用的是最早那壹遍。我發給了木蘭也發給了唐平妹妹了,中間都很多改。我又錄了壹首,唐平妹妹說七哥,妳的MP3呢?誰給妳寫得小樣啊?妳咋……。我說妹妹妳在想啥呢?七哥就壹次就唱了,我連歌詞就那寫了寫,就手機上打出來我擱在那兒,立在那兒,跑到臥室,因為臥室裏邊就是那個布料多(消音),我就電腦壹放,對著麥克風就喊上了。結果喊半天發現沒水,趕快去弄了杯水喝,這所有的過程都錄下來了,壹氣呵成,唱得很難聽,但是我是屢聽不厭,越聽越喜歡,為什麼?我問過中國壹個最牛的歌星,最有個性的歌星,我說妳告訴我我這嗓子唱歌這個咋能唱好?她說過壹句話,她說我告訴妳,郭大哥,她說我兩口子,我們原來我那壹口子唱搖滾的時候跟我在壹起的時候。她說妳看,他唱歌並不好聽,他關鍵是他怎麼?她說他是敢唱,還有壹個就是妳就用妳的心聲去唱。我說那妳這嗓子太好了,是不是啊?那怎麼能讓……?當時香港她那幾個姐們都跟我特別好啊,還有香港那幾個男演員,都在我們四合院,老去喝酒啊。我那時候魚子醬多,把所有的好魚子醬全買了,吃魚子醬去,喝酒,她愛喝酒啊。她說七哥,妳千萬記住,大家聽習慣了都好聽,妳只要發自內心的唱就行了,閉著眼睛唱。
 
所以我這回就記住了這詞,反正就是用心地唱,結果沒唱出來,弄成了Rop,哈哈哈哈,這也夠搞笑的了,戰友們妳們賞臉吶。所以我就意識到,妳說戰友有愛,喜歡七哥了,就妳唱再難聽我們喜歡聽,習慣了。這就混了個臉熟,人家是當演員混臉熟,香港演員成功說香港演員成功就靠混臉熟。所以說唱歌咱現在靠啥,七哥混了壹個聲音熟,反正這些蹩腳的、難聽的、跑調了讓妳們熟悉了。我們這壹家都怕我唱歌,我跟妳們說過啊,七嫂子說了,妳打我壹頓都行,妳可千萬千萬千萬別唱歌。我兒子說爸我求妳,妳打我十次(都行)妳別唱歌。結果那天我把我錄的歌就發給他了。我兒子沒反應,後來說,嗯,還真不錯。結果現在聽說也聽了,我相信他也得聽啊,哈哈哈,哎呀,這真是。
 
所以說戰友們,發自內心的東西都是好東西。(冰冰和我來雙修:北京的金山上出來個大流氓,它的名字啊名字啊,北京的金山上出來個大流氓,它的那名字啊就叫那共產黨)還不順啊(多麼邪惡、多麼猥瑣,全世界放病毒)這詞兒啥啊,妳冰冰啊,都不押韻,不好聽。還是讓唐平整去吧。唐平她竟然以為是別人給我錄的,我自己錄的,剛才沒說完,我自己錄的,唐平說,誒呀很專業,真是我自己來的。所以戰友們沒有什麼做不到的,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但是我們現在新中國聯邦要出個大歌星啊,我們日本的文藝,昨天錄了幾首歌,我滴娘嘞,這歌唱得吧,哎呦,心都醉了,我準備要跟她共同唱壹首啊,妳們等著吧,我要和文藝要唱個就是七哥與我走進了玉米地。(親愛的姐妹和兄弟,咱們壹起走進那玉米地)我要跟她唱玉米地了啊,哎呀,過兩天妳們看著吧,咱新中國聯邦是真有人才啊,我們的文藝唱得歌簡直太牛了,結果是啥?是我們日本魔女,我女朋友Peace的私人貼身秘書。我說那好啊,我說那以後妳負責錢吧,妳說這Peace有多小氣啊,七哥,她唱妳付錢,妳說這個Peace有多小氣啊,腿長得很長,很小氣,非常小氣,這女朋友這虧得沒見面,這見面以後還不都得七哥買單啊,是不是啊?壹點菜,是不是啊,壽司、生魚片、鮑魚,是吧,魚子醬,還不得弄個十萬美元壹桌子,然後七哥妳買單,那肯定的Peace。妳知道嗎?妳看那007跟她PK,就被給快把007給PK沒了,我們的心語啊,就那個嘴啰嗦,007,人好得很,大方,要007當我女朋友,我估計我去日本都是她買單,100%,她得搶著給我買單。所以說啊,口頭上Peace是我女朋友,我生活中得讓007當我女朋友,然後後邊跟壹個兄弟叫草根小哥,草根小哥絕對搶著買單。

草根小哥妳知道我為啥喜歡這個人?最早在路德那個直播訪談裏邊每次捐100美金,天天捐,我聞都能聞出來這個戰友是真正的支持爆料革命的。當時沒有人知道他在日本,我就給他打電話,我說妳別在路德那兒老捐,它不盯著妳嗎共產黨,找著妳咋辦吶?我說妳把妳保護起來,他就停下來了,停下來以後就給路德匯了50萬還是500萬,我忘了啊。妳說這個路德先生他就為啥我喜歡這個人啊,路德先生絕沒動過人家壹分錢,馬上給我打電話,七哥,草根小哥給我匯了50萬是500萬我不知道了,我說妳收了吧這錢,草根小哥是兄弟。妳說我去日本的時候草根小哥得搶著買單吧?我的007這個女朋友也得買單吧,Peace肯定七哥買單,這是肯定的。所以說只看大長腿,不能……不能……不能幹別的,哈哈哈哈!開玩笑,都是開玩笑,妳們別當真啊,我老愛開玩笑,壹開玩笑妳們老當真我就不愛開了。生活本來就應該很快樂,幹嘛那麼嚴肅啊。
 
哎呀,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夫妻為啥鬧離婚啊,是不是啊?妳說那Peace離了壹百多次婚了,是不是啊?就很難與人相處嘛,個性強嗎是不是啊?咱人與人之間,說實話我跟妳七嫂子過這個34年馬上35年了,我真不覺得是我多了不起,是妳七嫂子容忍我35年。所以我沒說,我兒子問我太太:“媽媽,讓妳再選擇的時候,妳還會不會嫁給我爸爸?”,“不嫁,絕對不嫁給妳爸爸”。因為她太累了,能跟我過35年,這女人得啥人吶?妳想想?就我這號人,這壹般人壹天不跟我離壹千次婚都不拉倒,人能跟我過35年。我得感謝她妳知道嗎?妳說Peace離了壹百次婚,妳說這人妳說,妳說她要真碰上七哥這號人,那家夥壹分鐘也過不了啊,是不是啊?那還了得了嗎?
 
今天我看到壹個戰友,有人跑玉米地裏邊躺在那兒……,特別可愛,那女孩特別可愛,但是我是說實在話啊,當年我在玉米地的動靜比較大,比較大,我從來不敢到什麼可恥、羞愧,這是我壹生的,壹想起玉米地,就有那種玉米的那種芬香,那個玉米穗長出白的玉米的花的花蕊。玉米地那個鮮嫩,壹掰開“嚓”壹下子。玉米地…那時候餓呀,沒飯吃啊,生的都啃都沒事啊。然後妳要是燒壹燒,那時候拿壹棍子壹弄燒壹下,那玉米地啃的,那玉米地是最快樂的。有飯吃,家裏沒飯吃,還沒有柴火燒。妳說我們哥們兒七八個,哪有飯輪到我吃了哇,是不是?妳說的那就是那個玉米地,妳說妳想想那動靜有多大呀,是不是?我們的大姐徹底把我解放了,變成了男人,是吧?想起來那種聲音,那種動靜,嘰哩哢嚓的,那叫什麼?拍的那個,我們張藝謀導演拍的那個《紅高粱》。那太差遠了,說明他沒待過玉米地,他沒待過高粱地。高粱地的動靜絕對,那絕不可能這樣的給妳掃蕩這個樣子。那說明妳是故意的,自然的東西那怎麼可能這樣的啊,是不是?那壹看就是在演戲嘛。

當年我壹看到紅高粱,我說這沒經驗,沒在高粱地、玉米地待過。咱這是長在玉米地,成在玉米地,是不是?

所以非得整出壹個玉米地的歌來。現在我給日本的文藝妹妹說了,要把那什麼金山上啊,是吧?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賊東啊,這些歌咱都改成玉米地的歌。咱給它改回去,本來就是山西的民謠,是不是?黃色歌那是,叫民歌、民謠。

哎呀,我滴媽呀,399萬!這不能再播拉,再播這地得崩潰了吧。

但是我跟妳們說開玩笑,這女人個性強啊。這Peace的能力、執行能力在這農場當中可以說是了不得,了不得,了不得的女人。Sara這個妹妹那是提升最快, Peace執行能力真強,小皮匠能折騰,卡麗熙老黃牛,現在又出來個加拿大的老黃牛文楓,是吧?妳看看還有壹個,現在出來個瑪莎,這瑪莎戴著口罩真能折騰啊。這個女人可太能折騰了,這女人真不簡單。還有我們的韓國的哈恩也能折騰,真能折騰啊。總體看農場裏邊是女的多,農場主女的多男的少。對了,我們玉米地小妹最近沒了是吧?消失了。聽說去種玉米去了,種玉米去了。自從跟七哥連線直播以後,玉米地小妹找地方種玉米去了,我估計會種出那種雙胞胎的玉米。

(熊嘟嘟:為啥都是女人能折騰呢?)

中國現在絕對是陰盛陽衰,絕對陰盛陽衰,絕對陰盛陽衰。這也是整個中華民族14億人,10億人沒有廁所,到處大小便。然後另外的五億人裏邊,有兩三億城市化的。就被中南坑那幾個人給整的,給虐待著。妳們記住我說的話,很快妳們會驗證到,未來人類上研究最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壹個14億的中國人,為什麼就被不到五個手指頭的家族控制著,從來沒改變過。而且人家是叫什麼紅色江山代代傳,這歌怎麼唱的?紅色江山代代傳,壹切都聽黨的。現在把警察變成了叫什麼黨的警察了,人民警察歸黨管,壹切聽黨的。人民軍隊聽黨的,壹切聽黨的,叫政治過硬,政治忠誠。

妳說這天天抓嫖,天天抓嫖。未來我們新中國聯邦壹定給中國做過所有的,就是夜總會工作的女孩,壹定把她們的牌子,把她們的牌子掛到中南海。壹定在新華門那塊,未來壹定給它改了,不叫新華門。改成叫中國受迫害女士英雄門。所有中國的做這種夜總會生活的女孩,都是中國民族的犧牲品和英雄。必須就把新華門改成中國受迫害婦女門。讓中南海裏邊,讓大家做為壹個參觀的。叫跟著共產黨,走進火葬場的壹個實例的博物館。看它怎麼在那撒謊,就那麼壹個墻。中南海就那壹個墻,前面長安街。不要說100萬臺車,10萬臺車堵在那它就歇菜,它就坐地下室那個火車跑了。上玉泉山和香山了,上西山了。他往哪去,對不對?

就14億中國人做牛做馬就被那幾個中南坑那麼玩著。妳悲哀不悲哀,悲不悲哀吧?所以說中國現在為啥沒男人呢?哪有幾個男人呢,是吧?哪有男人呢,瞪眼說瞎話。就像我跟海東兄弟,跟釗穎妹妹每次跟他倆通話吧,我就特過癮。因為我們,說老實話戰友們,妳們幾個人見過中南海的人呢。妳們見過幾個將軍呢?我們都是跟他們天天在壹起的,太了解他們了。挺著個肚子,喝酒、搞女人、撒謊、送禮、編瞎話、假報告。妳說都是那幫孫子哎,就我東弟說那個,有壹個好東西嗎?人格上,道德上,能力上,形象上是讓我們尊重。

那李源潮,現在他完了。妳說李源潮坐在那的時候,這人他要當主席更爛。還有韓正,哇塞,那種自戀的,哎呦,好家夥,那韓正妳看他那個樣。妳看看王岐山壹副流氓樣,妳說那個德行,甭說這壹巴掌,我真的說實在話,我跺跺腳都能把他給震沒了給他。妳看那孫力軍那個流氓樣,妳說那樣壹出來,哎喲…我跟妳講我那故事了嘛。當年在北戴河孟建柱去了。結果張越我這個老兄,這個絕對是男人,跟他太太也中央電視臺的,跟他妻子去了。然後孟建柱沒到,然後那誰孫力軍就給說,哎,張越嫂子來了,哎呀張越哥來了。大哥,哎嫂子快洗澡啊,快洗呀,大領導快來了。哇塞,那個張越啊當時就火了,“咚”就罵了他。然後說X妳媽的,然後就罵他小兔崽子。妳誰敢罵孫力軍啊?結果把他壹頓給臭罵。結果孟建柱來了,孟建柱來說什麼?妳別搭理這個流氓。我給妳們講過這個故事,妳說那孫力軍什麼概念?看著人家媳婦讓人家到遊泳池遊泳。這是人家張越是個爺們,把他給罵壹頓。那有多少人就讓自己老婆脫了衣服遊去,等著孟建柱來看兩眼,甚至給叫屋去睡壹覺去。

我不願意說這名字,這人還在中南海呢。這人現在已經是中南海裏邊的中央警衛局的壹個重要人物了。當年,他到鄭州去陪著某領導,說是邀請我去他家去做客什麼的。我不願意去人家家,後來到三座門跟他吃飯。在吃飯中間,三座門門口有個餐廳,當時很火。我就不說叫誰了,這人家的朋友。有人,領導在那家宴吃飯。吃完飯以後要到那個三座門裏邊大套房,當年就是葉劍英弄四人幫的地方,過去的就是軍委常委大樓啊。劉華清啊,過去的什麼張萬年啊,所有這些人,張震呢是吧,劉華清這些人待的地方。三座門就在中南海的北邊過去馬路,沒多遠。這哥們壹會兒打電話,他老婆來了。飯都被吃完了,妳說他老婆來幹啥來了呀?他老婆是壹個當時挺漂亮的軍隊裏壹個唱歌的。說領導吃完飯到後面唱兩嗓子。妳嫂子唱歌唱得好。哎喲,他媳婦啊,妳這個打扮啊!那兩口子就感覺完全視我們這幾個人就不在了,就等著領導來唱歌,老婆唱歌去。

我當時我看著他們那個感覺啊,兄弟姐妹們,妳知道我心裏面這個感覺,人生最可悲還有這個嗎?自己的老婆要能被領導來,跟家人聚完了從前面門走過來要唱唱歌,然後叫老婆在那等著。那要是說行,能脫光了,那就脫光了在那等著了。這個人現在還在中南海呢,據說習、王都很喜歡他。這種人他就是那種,就是那種趙高似的人物,就會博得妳的喜歡。所以說中南海能有好人嗎?好人能待在中南海嗎?三座門的軍人,中南海的警衛局的人都這個德行。哎喲,那香港回歸的時候我在香港見他。哇塞!出來跟我們吃頓飯,哎喲那個鼻子那能往上翹的,香港的那些富豪跟見了祖宗似的。哎呀,訓人,他們沒看過他帶著老婆等著首長,吃完飯陪著唱卡拉OK的那個感覺。那副德行啊,那個弓著腰啊,那個緊張啊。壹會給老婆說,哎,這個衣服妳穿著不好。那穿的不好,哎呀妳要這樣啊。然後啥,妳準備了嗎?哎呀,可憐!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文貴見過這些。見過共產黨把人性,把人道毀到如此。14億中國人建了壹個防火墻,能把人洗腦,把我們兄弟姐妹洗腦成這樣。妳看我這幾年跟我家人、同事壹概不聯系。我知道聯系能說啥!百分之百不會超過,不用1分鐘。哎呀,文貴呀!或者老板吶,妳註意身體呀,註意安全呢…妳都挺好吧?妳需要錢嗎?再往下說啥?妳告訴我?放心我們都挺好,沒話說了。妳再往下說啥?討論共產黨他不敢討論。他也不懂咋討論。妳說我跟這些哥哥、嫂子通話,妳說有啥通的?哭……心疼妳……擔心妳……有用嗎?說啥?受苦啦?有用嗎?沒用!不會超過1分鐘,我就想今天如果要給誰打電話,他會怎麼說。等放下電話得把他嚇半死。警察還得找上門來。
 
說這次為啥這次G-Fashion的股票,咱妳別嚇著他們了。就給他們的孩子寫上受益人啊,等沒有共產黨了以後他們孩子來領股票。妳像我那幾個副總被審判了幾個人啊,哪個人也得給他五百萬股吧,對不對?像我裕達的這些高管最起碼的跟著我了,這也……最起碼的這100個人,哪個人也得給個幾百萬股。這不就幾十億沒了,是不是?必須得給的!啊~他們未來沒有新中國聯邦,還得跟文貴才能過上好日子。我改變了這些所有人的人生,當然他們也因為我過上了美好的生活的同時,遭受著人類最大的劫難和痛苦。這就是人生,這就是人生,但是這些人從來,他們沒有想過他在我這得到的是什麼?包括我家人,他們得到的是尊嚴。我從來不會拿著員工、家人像那當官——中央警衛局的哥們兒,送給什麼當官的就有錢似的,不可能的。認識我人都知道妳到裕達也好,到北京去安排好妳啊,妳去夜總會唱歌,我從來不去。我自己也去唱過啊,跟那裏的人也也也狂跳過,但是我去。我自己去,我開心,我跳,但絕對不會亂來。那我那歌聲也把大家虐的半死不活的是吧?但是妳想讓我把我的同事家人送給妳哪個當官兒的?去妳大爺的吧!絕不可能!但是我們看太多共產黨,沒見過有種的。見下壹級鼻子往上翹,翹80°。再下壹級,直接脖子仰後面去了,肚子挺起來了。壹說話就嗯~啊~哈~的什麼的,是吧?壹見上壹級頭低下來,再不行跪下,再高了,老婆閨女送上去,都這德行!啊~
 
所以有壹次大家記得這個軍裝什麼時候換軍裝嗎啊,武警裏邊的司令被抓了,那個貨啊!當時總參陳炳德啊~參謀長還有他的秘書長還跟我還跟我較量較量,叫我壹頓踹,踹壹邊去了。那時候總參的辦公室主任多牛啊,就我給壹頓亂踹。這個結果武警這個司令,給抓了這孫子,姓王那個。哎呀,換裝啦!妳看首長我們換裝啦~如何如何。因為他們出來都是穿軍褲裏邊兒穿著這個軍裝的襯衣,然後外面套個夾克,都不穿正裝出來的啊。那麼那天就是用換完裝,他們就專門,就是在我那啊,當時我是在北辰東路啊。在那個地方。然後呢,來了,在我的自己餐廳裏啊,然後都穿著正裝哎呦。我說人民解放軍這個綠帽子非常好看。這個武警就說:哎文貴妳怎麼這麼說話?我說,妳們不都綠帽子嗎?這不是,我說妳別往別處想。我說:解放軍,妳要想把帽子戴嚴了,帶穩了,妳就得帶綠色,越綠官兒越大,越綠妳這個帽子越穩。我說這次換裝的帽子是深綠色,非常好!深綠啊。結果他跟我喝酒的時候,中間還灌我酒啊,文貴啊,今天妳不會說話,今後不能這麼說啊,小老弟啊,什麼什麼的……陳炳德就說:文貴就這脾氣什麼什麼的。當時拿壹大杯就過來,文貴罰妳壹杯,罰妳三杯,我說妳愛罰誰罰誰去。妳罰不著我,妳愛喝不喝,不喝滾蛋。我說我這會兒吃飯不要錢啊,我這也不是開著餐廳,妳愛來就來。當時他站著傻了。那個時候他是政委,後來當上了這個武警司令,混蛋被抓了啊。當時全場沒人敢跟他說話,我說妳不愛聽,妳走啊,喝什麼喝?對不對啊?就是後邊兒,最後搞得很不高興。
 
我當時我就說,這小子早晚被抓。那副那種德性啊……首長我給妳敬酒啊……首長我先喝三個,然後罰我來了,給我仨,罰妳仨。這王八蛋東西,妳憑啥罰我仨呀?是不是?他就沒有……這個孫子喝的啥酒,妳就會發現他玩什麼招,妳知道嗎?軍隊裏邊兒我遇到過幾個最能喝酒的。全部玩兒啥?吐酒!吐酒啊,這麼貴的茅臺,誇壹喝……壹喝……然後妳發現所有能喝酒的前邊兒壹定有壹碗湯。這碗湯了也來哎哎,喝湯……喝湯……把自己碗裏弄壹碗湯,這碗湯永遠不消失的。然後誇壹喝,但是他酒能擱這兒啊,然後呢壹喝湯,啪……酒進湯裏邊兒去了。哇塞,我可那幾個我都不要說名字了。最能喝酒的所謂的啊,八壹大樓的幾個家夥。都當了中將了,就喝假酒,這幫孫子……這麼貴的酒啊,他給喝,然後他喝假酒。
 
當年的外交部的戴秉國最火的時候,我們盤古的剛剛拿出來2016年。我們那時候是工地上,盤古A座還沒蓋起來的時候餐廳,戴秉國老上那吃飯去。每次去都說:我就不相信中國還有這樣的企業,還有這樣的老板啊,厲害!妳這句話妳聽著啥意思了嗎?就是這幫外交官認為中國的企業家都是傻叉、都老土。就看了郭文貴的水平啊,還這個狀態的,沒有。就是還有點尊嚴的。從來他就那種壹副那種狗嘴臉誒。戴秉國人家老丈人是大官啊,是不是?我從來沒有巴結,我巴結他幹個屁用啊,是吧?我不巴結他。然後說就是外交部這也可以給幫妳,那幫妳,從來我沒有找過他。然後什麼家裏電話我壹次沒跟他打過。他說那個話,他根本不知道我…氣死我了!憑啥中國企業家就沒這樣的人呢,我們中國的私人企業家在妳眼裏邊兒就這麼爛嗎?
 
但是戴秉國,當時楊潔篪見他跟狗似的,楊娘娘。那王毅還在日本呢,那孫子誒爛的,妳都不知道王毅,楊潔篪見了官啥樣的?兄弟姐妹們,這倆孫子見了人家真叫太監吶!我可見太多了。端著酒杯都是這樣,都這姿勢,標準姿勢啊,然後就老是趴耳朵唧唧唧,那壹副小人的德行啊,哪像個外交官啊!結果是怎麼著,大家知道。他後來被整的也挺慘的啊。是吧,見太多了,軍人、綠帽子、外交官。外交官是幹啥的?外交官裏邊兒,玩的就是…,都是覺得中國人都是傻叉,他們有品位,會講英語,會講外語。然後見的世面多,中國人傻都是老百姓。在過去外交部是被罵成叛國部,說話太軟。現在是變成了強硬部了,搟面杖子假的!那時候都是整那些旁邊小女秘書啊,講外語!什麼華春瑩,這這這都是領導玩綠褲衩子的這個結果是吧?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外交部哪個人不是靠色、靠權力、靠錢上去?
 
哎,這個好!(雪域雄鷹:在北京的金山上出現個大流氓,共產黨多麼猥瑣,多麼邪惡,Take down哎,這個不錯,讓我們壹起)這個挺好啊,謝謝!謝謝!雪域雄鷹……謝謝!400多萬了。天吶!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小蜜蜂,日本櫻花團)這是女朋友派來,加上唯真不破小蜜蜂,這是看來Peace派來偵探啊。
 
所以親愛兄弟姐妹們,文貴見太多了啊,見這麼多……中國人真是。14億人啊,可憐可悲,希望我們這回新中國聯邦,滅掉共產黨以後,能找回中國人應有的尊嚴。我這兩天是真是,我看到這個中國人均4000人民幣。人均4000人民幣,這事兒咱得好好說道說道。咱日本的那幾個,現在馬上啊,幾個朋友全都登基了啊,全都厲害了。他們有壹個兩個方案,壹個短期方案,壹個長期方案。短期的,長期的都會跟咱們合作。短期的,長期的都會支持新中國聯邦。而且徹底大變。我給大家透露壹下啊,壹定會先來美國。大家記住,會先來美國,先來美國啊,來完美國以後就有大事發生啊。過兩天,妳們看看吧啊。
 
我們臺灣的兄弟姐妹啊,剛才說半天就沒說臺灣,我們的侯小寶、文欣、大牛、臺灣巴黎姑娘啊,臺灣巴黎是我們大牛的女朋友,大家多照顧啊!還有那個昵豪,是吧!壹堆好朋友,壹堆好戰友。臺灣這個地方就像我壹再說的,香港、臺灣太重要了。香港是我們的耶路撒冷,香港我們決不會放棄,壹定要讓它恢復到原來。臺灣壹定讓它維持著、保持著臺灣獨立的法治、民主、自由。如果說人民做決定了,我們強烈建議,中國人民要讓臺灣人民絕對獨立於寶島之外,在寶島獨立。美國大選未來最大的壹個事件就將是臺灣和香港事件,咱走著看吧!
 
哎呦我的媽呀!400多萬。這說實在的,這不是真的,絕對不是真的,真的壹定是在2千萬到3千萬。國內的VPN最火的,現在就是咱們。瑪莎姐姐不高興了,變側妃了。這個是甄嬛傳裏面的叫什麼?安舉人、溫太醫,溫太醫,都不是安舉人。瑪莎姐姐不高興了,妳瑪莎姐姐就是愛不高興,就愛生氣,特別愛生氣,這生氣挺好。
 
行了,咱這電池我壹直都,咱剛才動作快著呢!直接就插上了是吧!想到就做到。就今天是否把、把路德先生,是不是影響人家路德先生的直播了!我的天吶!這文素老妹給七哥發來了,沒看見。(郭先生唱歌)這個太長了。這不錯,嘿,巴紮嘿,咱不要巴紮嘿,巴紮嘿,聽說是共產黨上床的暗號。嘿,巴紮嘿。嘿,巴紮嘿。就是上床吧!上床吧!就那意思。咱不學那巴紮嘿。這文素老妹,妳不了解共產黨。我得唱唱。

(謝謝了,兄弟。謝謝了,兄弟,收到了,謝謝!)耶!木蘭妹妹,400萬了。木蘭妹妹總能給七哥拍出精彩的照片。
 
七哥這英文還不中,我還得用谷歌翻譯。哎呀!我這信息要是能要公布,妳們今天都得沸騰壹下子。

這唐平妹妹給我信息呢!歌唱的真好,正聽直播。媽呀!妳這不想都不行了,咋辦呢!唐平妹妹,這閨女,這男人,她要想拿下,壹個都跑不了。我給妳說這家夥,七哥給忽悠的。哎呀我的媽呀!天天想著。我昨天晚上,最起碼我睡了三次,醒來都在想歌呢!我在想歌。咋在我這妹妹的“我是音雄”上整點事出來。(霹靂嬌娃,天吶!新中國聯邦,太可愛了)
 
文藝是咱”我是音雄”第壹期擂主。啊!第壹期擂主。怪不得,這文藝簡直是了,太牛了。文藝上舞蹈課中,這文藝是大美女啊!我的天吶!都沒發現啊,還會跳舞。天吶!唐平妹妹,我哪天得給唐平妹妹連連線了,得給咱音樂組連連線了。還國標舞,國標舞,我喜歡跳點現代舞,現代舞啊!我看看啊!這是啥意思這是?有戰友竟然聽我,聽這個take down CCP聽了1千多遍。天吶!Peace 現代舞,找peace,peace是現代。對了,peace那大長腿壹跳起來,“嘭嚓嚓、嘭嚓嚓”腿太長了。妳七哥是企鵝腿,妳七哥是企鵝腿。妳說我跟她跳舞的時候,妳說我就這樣跟她跳舞,人家那大長腿那麼長,人家脖子以下都是腿。結果七哥跳了半天發現在peace腳脖子下面跳呢!就這樣,就這樣跳,多難看吶!是不是!人家那peace“哢擦擦、哢擦擦”那大長腿,左壹下,右壹下。結果找半天,我跳了半天,沒移動兩公分,多難看吶!不行,不跟她跳。
 
文藝是國際,這唐平是行家,這話說的行家。七哥不會唱歌,但是身邊唱歌的人多了,還培養了不少歌手呢!唐平、唐平妹妹大長腿吶!唐平現在別老七哥長,七哥短。我們的威廉王不高興啦,妳有男朋友現在。這都是兄妹情、兄妹情,這都是開玩笑,都是兄妹情、兄妹情啊!
 
我給妳們看、看壹個,妳看這個G-Fashion這個,妳看看這個褲子。哈哈哈哈!妳看看這個料子,妳看這個料子。戰友們,咱這個系列,我給妳們露點。這是今天做出來的,給我的啊!我們的總裁都快暈了,這是我們總裁啊!我們總裁昨天喝多了,昨天壹晚上沒睡覺。昨天壹晚上,這就是洛杉磯的生活。跟這女朋友給我發的都是裸體照。妳說我咋回吧?我回好看,這老板忑沒正事了。不好看,妳啥意思啊!昨天我估計嗨了、嗨了、嗨了、嗨了。
 
我先給妳們透露點女裝,這女裝是我們現在的核心秘密。輕易不能透。我們現在只要妳們看男裝,不讓妳們看女裝知道嗎?驚喜。我給妳們看壹個,兄弟姐妹們。妳看這個新中國聯邦的女裝,妳看那個信仰之星,啥叫設計師?什麼叫最牛的設計師?今天妳們要看到那設計,妳們震撼死了,我給妳們說。我可以說戰友們,要沒有咱G-Fashion,妳們壹輩子,妳們不會去,不會去想到有這樣的衣服,妳會終身的享受。妳看看咱們,未來妳們的戴的G-Fashion的forever的袖扣。哇!妳看看、妳看看、妳看看。妳們要看到這個G-Fashion上線的時候,妳們要看到那個G-Fashion上線的時候。兄弟姐妹們,妳看看、妳們要看到G-Fashion上線的時候,兄弟姐妹們,妳們會震撼的,妳們會震撼的!
 
我給妳們,我要給妳們看壹下就閃。哎呦!這不行,這給妳們看了,今天全都去玉米地了,不能讓妳們看。別出聲音,這出聲音叫床似的,太難看了。
 
唱歌,下壹句啥呀?(唱歌)下壹句啥呀?妳說妳咋發的呀?唐平妹妹。這伍佰搖滾曲風。完了,不會了,歌詞不記住。(唱歌)哎呀!妳看,來感覺了,來感覺了,姐妹們。妳看看,妹妹。妳這火供不上啊!妳這是,妳這兩岸潮,下壹句呢!七哥來感覺了,唐平。妳說妳這咋發的嘛!這是完了吧!完了,沒得勁了。這男女交流就怕這,妳知道吧!這來整的了。

今天來感覺了唱了,今天反正妳們不怕。妳們不怕,我才不怕呢。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是郭文貴,現在正式參加“我是音雄”節目,預播版直播。
 
滄海壹聲笑…
 
唐平妹妹忽悠我,對了,對了,繼續唱,太牛啦。哈哈。哎呀,我滴媽呀!我被妳們這些人忽悠成瘋子啦都快。哈哈,妳七哥別爆料了,成瘋子了。我得練練這個,我發現我唱這個行啊,唐平。(再來100遍)好,妳們都準備好。(手機)充電,充電啊!壹般唱歌都得拿點兒調是吧?都得,額咱得學著,端著點兒。

(繼續唱,滄海壹聲笑…)
 
唐平,我今天已經是破處啦!第壹次公眾唱歌,被唐平給破啦。這是啥情況啊,這“我是音雄”也太有魅力啦。竟然郭文貴來直播唱歌,我的天啊!創紀錄了啊!不是,妳真讓我唱100遍啊,唐平妹妹啊!我這嗓子明天還說不說話了啊! 得了,記住啊,今天原音版,原音版啊!我這嗓音今天啥水平已經給妳們(看)啦。
 
哇,戰友們都愛妳,對了吧?不自由了吧?哈哈!(唱歌)哈哈,這是什麼事啊!壹千遍,壹萬遍,我滴娘啊哎喲,我滴娘啊!這歌唱得,這唐平絕對是高手。妳絕對是讓文貴今天是破處啦!就是這聲,就是這殺傷力,哈哈!忽悠,忽悠,我發現所有的音樂制片人都挺能忽悠的。對!對!對!唱!  木蘭說唱壹千遍,更狠!
 
(壹場個人演唱會,400萬人在線)
 
哇塞,這比鳥巢牛啊!別說,這歌我還真行啊!從來沒這麼唱過,今天。
 
這唐平竟然培養出壹個歌手出來,我滴天啊!七哥這未來要是唱紅了,咋辦呢?妳們都得要我的簽名吧?天下就靠不要臉,學會了吧?哈哈

滄海壹聲笑…
 
哎呀,我滴媽呀,我唱出感覺啦!哈哈,這唐平哪天妳要是,七哥要唱紅了,妳是不是要收錢啊?絕對的啊,簽約啊,第壹個做妳歌手,跟妳簽約,咱公開說,絕對啊!哈哈哎呀,真的是。今天這個歌就是戰友的力量,妳們說,妳們能把我弄出唱歌的出來,妳說這玩樣!這唐平妹妹,哎呀,我滴天啊。了不得啦,了不得啦!
 
哎呀,這歌我發現我真可以唱。我這唱完以後,那看來要比黃沾唱得好了。這是絕對的革命版的啊!這啦啦啦,這個挺好啊。怎麼把啦啦啦,拉到玉米地去呢?(郭先生繼續唱)
 
唐平妹妹,妳這。我都不敢念妳這詞,妳知道嗎?太黃了!妳這 me too 七哥,哈哈!哇塞,咱們這些義工的戰友真是太偉大了,每個都太偉大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G-Fashion的股票壹個都不能落下?我跟妳說,唐平妹妹妳那G-Fashion都有份,壹個都不能落下。好,咱今天就唱到這吧。再唱歌,咱就丟人丟到地平線以下了,兄弟姐妹們。
 
我發現現在跟我溝通的都是女士啊,沒有男士。這順流和逆流,這壹會兒找不到感覺。順流和逆流~~~~(找感覺中)(郭先生唱歌)
 
哇塞,我這越唱感覺越好啊。咋弄啊,唐平妹妹,壹發而不可收拾啊!壹發而不可收拾啊!我發現了,唐平,我就那壹段唱不出來。我就老唱這壹段,這調不行,妳看到沒有,我得把這段給練出來。
 
妳別找鋼琴,別找鋼琴,別整大發了,整大發了,我就嚇跑了。(唱歌)我覺得頭兩句比較好,我得把它練出來。下壹段,我就給漏掉了,唱不出來了。(唱歌)這好,就那段沒有,漏壹段,妳看到沒有,唐平妹妹。七哥給漏了壹段,妳知道嗎?妳忽悠,別把七哥給忽悠暈了。老頑童兄弟來了,終於來了個男的。(唱歌)這老頑童不幹正事,我給了三次機會,不幹正事。壹給發工資就找不到人了。我就擔心他吸毒,妳知道嘛!我為啥頭兩天又把他給踢出去拉?不發工資啦,不幹事啊!妳不幹事,我就不給妳發工資。三次,三進三出,這老頑童不幹正事。但是他絕對有才,絕對有才,妳看看這壹出手。(滄海壹聲笑,共黨就完了)
 
下壹句呢,老頑童?妳老接不上火,妳這屬於老三秒,這是!妳這咋整的,妳說說?妳看人家唐平,這就是藝術家的搖籃啊。是吧,唐平?(唱歌)這個好啊,這老頑童有才。(唱歌)這個好,找到感覺啦!剛才唱到感覺啦。(唱歌)感覺來啦,感覺來啦。唱得嗓子冒煙啦,嗓子都冒煙啦!
 
唐平妹妹,我咋感覺妳像甄嬛傳皇帝旁邊的太監呢?快,快,快,上水!給皇帝上藥,吃點偉哥!老頑童:快上!唐平妹妹絕對是藝術家的搖籃,弄整出大事來。伯樂,伯樂,唐平絕對伯樂。就這耐心,就這心臟就了不得啊!(德州牛仔來了,笑傲江湖太適合七哥了)喜歡發現金子的聲音。這唐平,哈哈!七哥現在是土豆的嗓子讓妳整成金子的嗓子了。咱戰友現在歡喜得不得了。(文房四寶:滄海壹聲笑,共產黨妳完了)這不好聽,共產黨妳完了,這不好聽。不行,這感覺不行,文房四寶。還是老頑童,老頑童憋不出來了,妳看沒有?他永遠是拉稀,完了,完了。在線K歌,哈哈,文素老妹妳說對了。別明天嗓子啞了,Sara疼七哥。張帝問答,我小時候最愛聽張帝問答。
 
哎呀,唐平妹妹絕對能整出事,今天有感覺了啊,絕對是!咱們這些小螞蟻,兄弟姐妹們,絕對啊,絕對,真不得啊!太厲害啦,謝謝文素妹妹的花。不行,木蘭妹妹,這不行。滄海壹聲笑,共黨灰飛煙滅了。不對!這太多了了,妳這了的嗓子都轉不過來。妳得嗓子轉出來那個音。在國內那唱歌的幾個朋友,每次跟我吃飯的時候,來壹段。那些人啪,壹喊,嗓子就來了,關鍵嗓子得轉過那個筋,妳知道嗎?咱本來就不是唱歌的人。咱這是樂譜都不會讀,是不是?妳說咱唱歌得簡單點。
 
歌詞是有講究的,對啦,唐平說對啦,絕對有講究的。妳看香港人的幾首好歌,那是真有深度。臺灣的歌都是抄人家日本的歌,它沒有骨子裏的東西,沒有幾個。妳看劉家昌那個孫子,我認識他,大流氓,騙子。這麼多好歌,那個孫子100%絕對是抄日本歌和韓國歌,他就完全是抄的。但是香港的歌真的是發自骨子裏面的。歌詞有講究,這唐平專業。臺灣農場也來“我是音雄”啦。臺灣的歌很好,華人的歌,但是都是抄的。

滄海壹聲笑,滔滔滅共潮…

這個好,哎喲,又來人才啦!這個好,這個好!有人啊,愛羅,行,愛羅,這愛羅可以。哇塞,今天G-TV最高線(在線人數400W+)今天唱暈啦, 哎呀,我們的船姐都幹啥去啦? 
 
VOG戰友之家聽寫組(彩虹橋(文橋)、文琪、黑郁金香(文郁)、愛狠Love7(文友) 、YIMING(文鳴)、文顧、Rolls Tsai(文山)、文兮(我❤戰友)、@柒號G幣 、pride(文豪)、某某(文成) 、杯酒漸濃、shangshang、SCELF (文正))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hang

9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