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三化”——蒙人被漢化,草原被沙化,言語被火化

作者:芽菜貓頭鷹

“內外蒙古”是清朝以戈壁為界所做的稱呼,過去被歸為外藩,帶有分裂蒙古的政治概念,蒙古人自己不太喜歡這樣有歧視的說法,他們比較偏愛地理學上的南蒙古和北蒙古的稱呼。

南蒙古自清末到現代,一直尋求建立主權國家或者高度自治,甚至與北蒙古統一,但在中共的蒙漢融合及所謂加強少數民族平等政策的謊言下,南蒙古已經成為以漢族為主體的混血多民族地區,傳統文化已經產生巨變,沒有辦法形成有效的政治凝聚力。

1904年的日俄戰爭開始了蒙古大地的分裂,1911年北蒙古從清朝獨立,但南蒙古依舊在中國軍閥控制下。不放棄的南蒙古人在1924年蒙古人民共和國成立的鼓舞下,於1925年組成”內蒙古人民革命黨”,繼續朝著民族統一的願望前進。

1932年創立的滿洲國阻止了中國人的殖民,並尊重蒙古人傳統的游牧生活,讓南蒙古非常羨慕。隨著1937年日本對華全面戰爭,”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協助日本,試圖借助這個機會從中國獨立。但1945年蘇聯和蒙古人民共和國聯軍讓日本退回了列島,各大國為了換取蘇聯對日參戰,同意將南蒙古維持是中國領土一部分,蒙古人的民族統一夢想破碎了。

在不同意識形態的需要和歷史機緣的安排下,現在的”蒙古國”和”中國內蒙古自治區”讓兩地不同的政治體制和相同的文化底蘊碰撞出蒙古族深層的思考。”蒙古學研究”在蒙古國是”國學”,但在南蒙古卻是”少數民族研究”,成吉思汗在蒙古國是”蒙古人共同的父親”,但在中共以漢族為主體的多元文化中,卻淪落為”中華民族的兒女”,所以常有蒙族老人自嘲,按這個輩份看自己只是中華民族的龜孫子。

從歷史的現實因素考慮,中共內外的分離主義,以及各種意識形態的衝擊,對相關的許多政治主體而言,這都是無可逆的命運在預先暗示將來的路徑。

1967年中共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對”內蒙古人民革命黨”開展大規模肅反運動,通過刑訊逼供將上百萬人定性為”內人黨”成員,有數以萬計的無辜民眾被屠殺或迫害致死,受害人大部分是蒙古族。甚至將蒙古民族的許多傳統活動和風俗習慣也視為”內人黨”活動。中共對蒙古人的種族清洗沒有消滅蒙古人的民族意識,相反,蒙古族看清了中共本質,增加了對共產黨的仇恨和對漢人的排斥情緒,這也為後來的蒙漢衝突種下了禍根。

1981年8月22日至11月15日,內蒙古大學學生與牧民發起學潮,抗議中共的內蒙民族政策以及草原退化問題。參與者中蒙古族學生大多是文革時被大規模整肅的”內人黨事件”受害者子女。運動中逾三千學生遊行並派代表到北京上訪,但官方並未因學生運動改變政策,對學生以懷柔處理,事後中共大舉整肅同情學生的大學校長和幹部。

2011年5月11日,牧民莫日根被運煤車軋死事件引發蒙族人對中共官商勾結大量開發導致草原沙漠化,以及蒙族長期被欺辱現狀的不滿。兩千多蒙族學生抗議政府,爆發嚴重的學潮,主力多為高中職學生,而警察則搜索學生家庭,逼迫上交電腦,並以諸多罪名對學生進行司法追殺,許多學生甚至遭到毆打與恐嚇。

2017年5月11日,南蒙古牧民自發悼念莫日根逝世6週年,中共警方封鎖通信,阻止紀念活動並抓捕多位牧民。

2020年8月,因中共欲淡化蒙古族母語教學,引發抗議活動,南蒙古有數萬名學生和家長發起罷課及抗議集會,上百人遭拘捕或被軟禁。事件爆發期間,中共關閉蒙文社交平台及群組,毆打抗議的蒙族人,沒收蒙文書籍和文具,扣留並驅離外媒記者。抗議活動在大陸沒有報導,網路相關話題也被封禁。

南蒙古的民族緊張逐漸升溫,在北京的高壓統治下,蒙族人引起官方的劇烈頭痛,開始反對漢人的移民和同化,要求經濟和自治的特殊化,對鎮壓獨立的聲音感到憤怒。漢人從清初開始移民南蒙古,49年中共上台時蒙漢人口比例為一比五,到90年統計時蒙漢比例增加到一比六以上。中共官方謊稱對少數民族實行開放政策,但實際卻要求少數民族生育節制。南蒙經濟完全依賴漢人的殖民政策,由於漢人的大量湧入,人口結構急劇變化,蒙族人逐漸被邊緣化為少數族裔,生活和經濟條件也迅速下落。由於共產黨對草原的剝奪,導致蒙古人面臨生存危機,中共官商勾結,不管百姓死活,急劇掠奪資源,破壞環境,開發礦產的污染使草原牛羊畸形現象越發嚴重,牧民不僅失去了自己的資源,也沒有了子孫後代立足的資本。草原是蒙古人的搖籃,草原是蒙古文化的基礎,蒙古文化是建立在草原的游牧文化之上,草原在,蒙古文化在。中共的慢性種族滅絕政策迫使南蒙的不滿和民族情緒開始升級為反抗運動,但中共控制了言論和報導,同時秘密鎮壓了南蒙古的持不同政見著。

近年來,南蒙人呼籲應當繼承和發揚歷史上敢於向邪惡勢力挑戰的傳統,勇敢站出來與中共這個殘暴的外來統治者鬥爭。南蒙人正在新聞封鎖下騷動不安,儘管北京仍然以鐵腕控制,但南蒙的分離運動正在獲得更多的空間。

一個殘暴的政府之所以能夠存在,是不斷的挑撥民族間的衝突,讓民眾互相仇視,此外用高壓控制言論讓願意發聲的人沉默,讓大眾容忍。只有人民選擇反抗,人民自己願意站起來,人民齊心合力,才能推翻殘暴的統治。

不要把自己的希望寄託於”救星”,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千千萬萬的你和我一起匯聚的力量將形成海嘯般的滅共浪潮。推翻一個暴虐的不代表民意,甚至殘害人民的政府,也是人民的一項不可剝奪,不可轉讓的天賦人權。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