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名狼藉的共和黨金融家被控秘密為中共國遊說

新聞來源:Mother Jones《瓊斯母親》;作者:Dan Friedman;發佈時間:2020年8月30日

翻譯/簡評:勢不可擋;校對:沐子璐璐;審核: InAHurry;Page:拱卒

簡評:

美利堅合眾國夏威夷地區法院近期公佈了對尼克•盧姆•戴維斯(Nickie Lum Davis)起訴的法庭文件。這份文件涉及了美國政客、商人和藝人,從共和黨競選團隊籌款人埃利奧特•布羅迪(Elliott Broidy)及其搭檔戴維斯(Davis),到說唱歌手普拉斯•米歇爾(Pras Michel)、賭場老闆史蒂夫•韋恩(Steve Wynn),到川普總統政治顧問和前競選助理瑞克•蓋茨(Rick Gates)和相關白宮高級官員。從法庭文件中足以看出中共利用’藍金黃’戰略,誘惑腐敗的律師,政府官員,所謂的遊說者和政治顧問以及貪婪的商人對美國進行了大規模的滲透。受誘惑的美國各方權勢不惜以破壞美國利益和美國司法制度為代價與中共勾兌,充當中共的走狗。

此次美國司法部文件主要集中於被告人戴維斯和布羅迪(Broidy)參與的多起違法犯罪活動:一,應中共常委孟建柱私生子,馬來西亞’壹馬公司’醜聞的主角劉特佐(Jho Low)要求,布羅迪(Broidy)和戴維斯(Davis)以及歌星米歇爾(Michel)同意幫助遊說美國總統及其政府撤銷對’壹馬公司’的調查,在他們的成功運作下,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佈於2017年9月與美國總統進行了會面,並在8月與時任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也進行了會晤;二,布羅迪(Broidy)和戴維斯(Davis)在劉特佐(Jho Low)處領取的另一個任務是與時任中共國公安部副部長孫立軍合作,遊說美國總統及其政府遣返在美居住人士郭文貴先生,並且在孫立軍訪美期間,布羅迪(Broidy)曾努力遊說美國司法部和國家安全部的最高官員與孫立軍會面(但這些努力顯然都失敗了)。

作為前共和黨全國委員會財政副主席,布羅迪(Broidy)在明知道’在任何時候充當外國委託人的代理人都需要向司法部FARA登記註冊’的情況下,由於其自私、貪婪的本性,仍然暗中為中共國利益集團進行遊說。目前,戴維斯(Davis)案件已經宣判其為非法外國代理人,她也已認罪,相信布羅迪(Broidy)被揭穿真相也指日可待,美國司法部這位聲名狼藉的共和黨金融家布羅迪(Broidy)的非法商業和政治交易的調查正在進行中。

美國司法部文件證實了中共國幾大利益家族傾一國之力,啟動其在美國眾多的深層力量(Deep State)來運作遣返郭文貴先生,其手段包括賄賂美國高官,操控美國政治,許諾華爾街商人等。中共甚至還願意以釋放美國人質和出賣盟友朝鮮的機密為交換條件來引渡郭文貴先生。儘管此次司法部文件的內容只是中共對美國進行大規模滲透的冰山一角,但它證實了郭先生爆料的真實性,證明了郭先生及其情報對滅共的重要性,也正式打響了在美國用法律全面圍剿和中共勾兌的暗勢力的第一槍。這是具有重大意義的,當美國利用法律武器時,和中共勾兌的人將無法逃過法律制裁,相信不久會有更多的勾兌內幕等待曝光。同時奉勸美國的中間派、牆頭草以及投機主義者們能看清形勢,儘早遠離中共生態圈,加入到全球自動滅共的行列中來。

原文翻譯:

聲名狼藉的共和黨金融家被控秘密為中共國遊說

“我的信息是通過合法的私密渠道獲得的。”

2017年5月25日,埃利奧特·布羅迪(Elliott Broidy)向瑞克·蓋茨(Rick Gates)發了一條給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的信息。作為川普總統(Donald Trump)和共和黨全國委員會最高籌款人的布羅迪(Broidy)表示,如果司法部將居住在紐約,財力雄厚的中共國異議人士郭文貴(Guo Wengui)先生驅逐出境,中共國將願意與美國執法部門加強合作。

布羅迪(Broidy)寫信給蓋茨說道,“我的信息是通過合法的私密渠道獲得的”。蓋茨(Gates)曾是川普總統競選活動的高級助手,後來被布羅迪(Broidy)聘為政治顧問。布羅迪(Broidy)並未提及他正從一名非正當的馬來西亞商人那裡獲得數百萬美元的報酬,而且這個商人讓布羅迪(Broidy)去說服美國政府引渡郭文貴先生。

埃利奧特·布羅迪(Elliott Broidy). David Karp/美聯社

這些細節都包含在了8月17日的一份特別法庭文件中,該文件指控共和黨的一些政治掮客和籌款人試圖說服川普政府將郭文貴先生移交給中共國。聯邦檢察官在文件中提到:布羅迪(Broidy)違反了一項法律,該法律要求在美國作為外國委託人的代理人必須向美國司法部登記註冊。到目前為止,布羅迪(Broidy)還沒有被指控犯有任何罪行,蓋茨(Gates)也尚未被指控在此事上有過錯。

這些指控可以追溯到華盛頓特區的“狂野西部時刻”:那時,布羅迪(Broidy)和蓋茨(Gates)(兩人現在各自因涉及各種備受爭議的活動而聞名)曾聯手合作。 2017年初,由於老牌的遊說公司與川普總統之間缺乏聯繫,一些聲稱與新總統有關係的人競相介入,兜售其影響力。在川普總統當選之後,布羅迪(Broidy)在羅馬尼亞,安哥拉,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其他地方尋求業務,同時幫助那些國家的官員獲得訪問川普政府的權限。蓋茨(Gates)後來告訴聯邦檢察官:布羅迪(Broidy)聘請他是要他提供接觸新政府的建議,並提供“如何與川普總統打交道的技能”。布羅迪(Broidy)至今堅持認為,他沒有將他對川普政府的訪問佢道出賣給尋求美國政府照顧的外國實體。

關於郭文貴先生何去何從的角逐似乎與一個複雜而詭異的國際醜聞-一個令人震驚的腐敗案件連繫在了一起。根據聯邦檢察官的說法,一位名叫劉特佐(Jho Low)的跨國商人聘請了布羅迪(Broidy)來說服司法部停止一項關於涉嫌從馬來西亞國有投資基金’壹馬基金’(1MDB )挪用約44億美元資金的調查。

然後,在布羅迪(Broidy)應劉特佐要求與中共國政府部長會面後,布羅迪(Broidy)和蓋茨(Gates)就開始推動了中共國最關心的事情:驅逐郭文貴先生出境。郭先生是一位神秘的,在中共國的房產領域賺了數十億美元的商人。 2014年,當他看到中共國政府正謀劃對他進行所謂的金融犯罪指控時,他逃到美國。然後,郭先生從紐約中央公園一處價值6,750萬美元的頂層公寓中,對中共領導人展開了’高調’抨擊和有實錘證據的爆料,指控他們腐敗。 2017年,中共國當局指控郭文貴先生受賄和欺詐(但並無證據)。同年,他的一位前助手起訴他強姦。郭先生否認了所有指控並稱這些指控是中共國當局出於政治動機的栽贓陷害。

遊說美國政府驅逐郭文貴先生和停止調查1MDB的努力都沒有成功。郭文貴先生留在了美國,並繼續加大了他的反共力度,並與另一位川普總統的前競選官員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合作一起滅共。班農(Bannon)本月曾因一起與郭先生無關的洗錢案件在康涅狄格州沿海被捕(並於當天獲保釋)。但同時,司法部也沒有放棄對1MDB的調查。劉特佐(Jho Low)因涉嫌洗錢和欺詐在2018年被起訴,雖然他目前仍然在逃,有消息說他藏匿在中共國,但他同意支付10億美元的賠償金。而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在2017年的連任競選中失敗,並因他在1MDB醜聞中所扮演的角色在馬來西亞被監禁。

根據法庭文件,司法部檢察官指控共和黨籌款人尼克•盧姆•戴維斯(Nickie Lum Davis)充當了未註冊的外國代理人。據知情人士透露,根據一項合作協議,戴維斯(Davis)將於週一(8月31日)在聯邦法院的傳訊中對一項指控認罪。根據聯邦政府的量刑指南,戴維斯(Davis)有可能可以避免入獄。她的律師阿貝•洛厄爾(Abbe Lowell)沒有就此案回答任何問題,阿貝(Abbe)是一位著名的辯護律師,其客戶包括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

共和黨籌款人尼克•盧姆•戴維斯(Nickie Lum Davis)

自2018年以來,就一直有報導說比佛利山莊(Beverly Hills)的風險投資家,公共數據情報公司的老闆布羅迪(Broidy)正面臨著聯邦政府對他的調查。但布羅迪(Broidy)的代表說他沒有違犯法律,並且將自己的麻煩歸咎於黑客的入侵,聲稱這是由卡塔爾特工精心策劃的且指責特工向媒體披露了對他具有破壞性的材料。他指出卡塔爾之所以將他列為襲擊目標是因為他支持了2017年6月包括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在內的幾個中東鄰國實施的對卡塔爾的封鎖。 2017年底,阿聯酋與布羅迪(Broidy)的防務公司簽訂了一份利潤豐厚的合同作為回報。

但是對戴維斯(Davis)的指控表明,布羅迪(Broidy)當時正受到聯邦政府的密切審查。聯邦法院文件指出,戴維斯(Davis)“協助並教唆”了布羅迪(Broidy)作為未註冊外國代理人的行為。該文件還指控了音樂人,前富吉(Fugees)成員普拉斯•米歇爾(Pras Michel)參與了由劉特佐(Jho Low)所資助的秘密遊說活動。聯邦檢察官去年對米歇爾(Michel)提起了單獨的相關訴訟。 《華爾街日報》最早報導了對布羅迪(Broidy)和米歇爾(Michel)的指控。

川普總統顧問羅傑•斯通(Roger Stone)

蓋茨(Gates)曾在2018年與聯邦檢察官達成一項合作協議, 並在他的長期搭檔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和川普總統顧問羅傑•斯通(Roger Stone)的案件中作為起訴方證人出庭作證。而且,蓋茨(Gates)似乎也在為執法部門調查此案提供幫助。根據FBI針對Buzzfeed的信息自由請求發布的會議摘要,蓋茨(Gates)曾於2018年3月18日在與執法部門會面時,描述了他與布羅迪(Broidy)在1MDB案件中的有關工作。

蓋茨長期搭檔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

法院公佈的戴維斯(Davis)一案中的法庭文件並沒有使用布羅迪(Broody),蓋茨(Gates),郭文貴或米歇爾(Michel)等人的真實姓名,而是分別將其稱為人物B,人物D,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A和人物A來代替。但是熟悉此案的人指認了他們的身份。

布羅迪(Broidy)的律師沒有回答有關控訴的問題,蓋茨(Gates)的律師也沒有回答提問,米歇爾(Michel)的律師拒絕置評。

檢察官陳述的整個故事冗長而復雜。但他們所表述的要點是:2016年,司法部開始調查涉嫌在美國為馬來西亞1MDB詐騙洗錢的劉特佐(Jho Low)。劉特佐(Jho Low)的眾多投資包括一家參與了幾部電影的製作的好萊塢製片公司,其作品包括《華爾街之狼》。劉特佐(Jho Low)與包括米歇爾(Michel)在內的一些名人建立了關係。 2017年,劉特佐(Jho Low)希望停止司法部對1MDB的調查,並尋求幫助以遊說檢察官撤訴。米歇爾(Michel)幫助劉特佐(Jho Low)與戴維斯(Davis)取得聯繫,而戴維斯(Davis)反過來又建議布曾為川普政府成功籌款的羅迪(Broidy),給予劉特佐(Jho Low)接觸川普政府,包括直接接觸川普總統的途徑。

據檢察官所述,布羅迪(Broidy)同意以100萬美元的價格於2017年5月在曼谷與劉特佐會面。為了獲得800萬美元的酬金,布羅迪(Broidy)開始努力說服司法部放棄對1MDB的調查。為了與劉特佐(Jho Low)保持適當的距離,據稱布羅迪(Broidy)要求這筆酬金需要通過一種看似正常的渠道來支付。付款是從劉特佐(Jho Low)所控制的一家香港實體公司轉移到米歇爾(Michel)創立的公司,然後再轉到與布羅迪(Broidy)妻子開設的律師事務所有關的一個賬戶的。布羅迪(Broidy)還起草了一份合同,根據合同,如果司法部在180天內撤銷對1MDB的調查,他將獲得高達7500萬美元的“成功費”。

檢察官稱,布羅迪(Broidy)於2017年5月給蓋茨(Gates)發了短信,請他幫忙安排川普總統和納吉布的會面。次月,布羅迪(Broidy)開始推動兩位世界領袖一起打高爾夫球。法院文件顯示,布羅迪(Broidy)相信,這種方式的會面將使馬來西亞總理有機會“試圖解決1MDB的問題”。布羅迪(Broidy)同時也在尋求與馬來西亞簽訂國防合同,他希望成功安排馬拉西亞總理與川普總統的高爾夫球會面,以促進他個人的商業利益。 2017年6月下旬,布羅迪(Broidy)開始向蓋茨(Gates)和一位“白宮高級官員”施壓要求為高爾夫球會面安排時間。布羅迪(Broidy)告訴這位官員,川普總統已經同意與納吉佈在自己的球場打高爾夫球。

當布羅迪(Broidy)為不能確定領導人之間的高爾夫會面日期而苦苦掙扎的時候,他對白宮官員發了火,他寫道:“我知道您很忙並且需要走申請程序,但我已經很有耐心了。你非但沒有幫到我,反而給我造成了傷害。如果您可以給我一個兩位領導人打高爾夫球的確切日期,我將不勝感激。謝謝!”

儘管高爾夫球會面最終未能發生,但納吉布確實在2017年9月與川普總統見了面,並在8月與時任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會晤。根據法院文件顯示,米歇爾(Michel)“代表” 劉特佐(Jho Low)(他當時是1MDB調查的目標)向戴維斯(Davis)提供了談話要點。這些談話要點是為蒂勒森(Tillerson)準備的,要點包括了1MDB的調查“引起了美國和馬來西亞雙邊關係不必要的緊張”等內容。檢察官認為,戴維斯(Davis)將談話內容要點交給了布羅迪(Broidy),後者將其發送給了蓋茨(Gates),而蓋茨(Gates)承諾他將把談話要點轉發給蒂勒森(Tillerson)的辦公室。

指控官說,布羅迪(Broidy)並沒有就此停手,2017年10月6日,他在白宮與川普總統會面。檢方稱,布羅迪(Broidy)後來告訴劉特佐,自己已經向川普總統就1MDB的調查提出了看法。

與此同時,布羅迪(Broidy)一直在推動對郭文貴先生的引渡。 2017年5月,劉特佐(Jho Low)安排了布羅迪(Broidy)與當時的中共國公安部副部長孫立軍在中國深圳的一個酒店套房內舉行秘密會議,隨後,布羅迪(Broidy)就開始了遊說引渡郭先生的任務。法院文件並未提到孫立軍的名字,但《華爾街日報》指認了孫立軍的身份。消息人士也向《瓊斯母親》確認了他的身份。據報導,目前孫立軍正在接受中共國的腐敗調查。

5月下旬,布羅迪(Broidy)向蓋茨(Gates)發送了一份會議備忘錄。備忘錄提到,如果郭文貴先生被美國政府驅逐出境,美國就有機會大大加強與中共國在網絡安全和執法方面的合作。檢察官說,備忘錄的內容來自劉特佐(Jho Low)和孫立軍,蓋茨(Gates)告訴布羅迪(Broidy)他將備忘錄交給了塞申斯(Sessions)。但司法部發言人在2018年表示,塞申斯(Sessions)並沒有收到那個備忘錄。

布羅迪(Broidy)還嘗試用其他方式來幫助中共實現對郭文貴先生的引渡。 2017年5月下旬,在孫立軍到美國訪問期間,布羅迪(Broidy)曾努力為孫立軍安排高級別的會談,其中包括與塞申斯(Sessions)的會面,但這一努力顯然失敗了。檢察官稱,同年7月,布羅迪(Broidy)與白宮高級官員就引渡郭文貴先生進行了短信交流。

布羅迪(Broidy)還幫助安排了孫立軍與賭場大亨史蒂夫•韋恩(Steve Wynn)的通話,韋恩是川普總統的朋友,當時是RNC的財務主席。檢察官說,2017年8月19日,布羅迪(Broidy)和韋恩(Wynn)在韋恩(Wynn)的遊艇上給川普總統打電話,試圖推動郭文貴先生的引渡。

檢察官在法律文件中沒有使用韋恩(Wynn)的名字;但《華爾街日報》首先指認了他的身份。韋恩(Wynn)的律師里德•溫加頓(Reid Weingarten)在一份聲明中說,韋恩(Wynn)的行為“不是代表某個外國政府,而是完全為了美國的利益”。溫加頓(Weingarten)承認韋恩(Wynn)已配合聯邦政府調查此事。

賭場大亨史蒂夫-懷恩(Steve Wynn)否認了對他的指控,他說:”我們發現自己身處一個人們可以提出指控的世界,不管真相如何。”

韋恩(Wynn)在2018年1月已辭去了RNC的職務,原因是涉嫌向賭場公司的僱員施壓以進行性行為。韋恩(Wynn)否認了那些指控。布羅迪(Broidy)在承認曾向一名前《花花公子》模特兒支付了160萬美元後,在2018年4月也辭去了RNC的職務。該模特表示她曾在與布羅迪(Broidy)的婚外情中懷孕。

在郭文貴先生給《瓊斯母親》的一份聲明中,郭先生說道:“中國共產黨因為他揭露了中共的秘密而把他列為了攻擊的目標。”郭先生還說,戴維斯案“只是中國共產黨利用腐敗的律師,政府官員以及所謂的說客和政治顧問對美國進行大規模滲透行動的冰山一角,目的是影響美國政府最高層,讓其對我採取行動。

郭先生表示,“我與聯邦調查局進行了直接合作,我讚揚美國司法部在揭露尼克•盧姆•戴維斯(Nickie Lum Davis),中共間諜以及那些貪婪的美國同謀者中所做的努力,他們放棄了民主理想,支持了中國共產黨。”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9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