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四十三 – 2/2)郭先生口述自傳:29年前,我向我弟弟的骨灰髮過誓,我一定幹掉共產黨!

整理:文珠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文珠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19年2月4日,郭先生說:雖然我娘爲此已經糊塗了,我父親也已經坐站不起來了。我的哥哥和嫂子們在照顧着我們的父母,替我盡孝。 但是,文貴我的使命,我不是來當商人的。過去的文貴已經死了,我說過。我不會再爲金錢活着,我見過錢什麼樣子。我也不會讓共產黨把我嚇到,我必須對我死去的八弟要負責任。29年前,我向我弟弟的骨灰髮過誓,我一定幹掉共產黨!

2019年2月26日
如果你為了這個資金,像我,你死過人。我弟弟是被他們給弄死了,我被他們弄走了。罰了130億美元,170美元資產,300億美元,他奪走了我幾千套子,幾百萬平方米的建築。然後把我全家都抓了,全家都抓了。你看看我這個春節跟我太太,跟我女兒,跟我兒子坐在那,我突然間發現一個問題,我們全家平均都進去過兩次,被他們給抓的,都進去過兩次。我們家我哥哥現在在裡面關著。如果是說,我們這種人如果再說,說什麼事情的時候,和你在外面啥也沒乾,天天捐了一輩子錢,靠募捐靠要飯,靠騙捐過日子的人,你沒有資格說我們法治基金。所以說戰友們,不要跟那些五毛們,跟那些不要臉的東西們爭執起來。你就問他一句話,你乾過啥為中國?你為了老百姓乾過啥?你和共產黨有什麼樣的仇,叫過什麼樣的板?你經歷過啥?是吧?這不就完了嗎。都是一幫流氓爛人,你跟他扯幹什麼,浪費時間。

2019年6月12日
我最感激的,也是最痛苦的就是89年。你是讓我能感受到89民運當時4月份開始,5月份、6月份我被抓進去。我弟弟當場一條命獻出了。我親自看著我親弟弟命沒有,流血那個感受。然後我太太被帶走,我女兒3個月在懷裡抱著。血流滿地。我被帶走打了幾天,你看我身上你聽這響聲,你聽著。你聽到了吧。我從來我沒有脫過腳,讓人家看過。我現在給你脫了腳,讓你看看我腳銬這些東西。我這個教育。我跟莊烈宏,俺倆最大的共同就是正規教育少。但是發自內心地說,我心裡面不管我多開玩笑,我認為我受的教育最高的是。沒有一個人22個月在一個屋裡讓一羣人教育你去。60幾個人吶,一個房間。一開始我扔進去的時候,抓進去的都是強姦犯、殺人犯、強盜,那搶劫是死罪啊。全清走了,就剩我們兩三個人了。有兩個也帶著腳鐐等著執行死刑的哥們兒,殺人。非常非常帥的人。啪!進來全都是教授、牧師,不是郭寶勝這孫子的牧師啊,這孫子太壞了假牧師,侮辱了牧師啊。現在一說牧師倆字,我馬上我生理起反應,就馬上痔瘡犯了一樣,就馬上收一下子。真是牧師這詞讓他給弄慘了。真的是在我有生之際牧師被他給弄慘了。牧師、教授、學生,哲學系的、外語系的。哎呦我的媽呀。
那時候一進去真是,你說我是號長,我進去時候就號長。我這胳膊當時打成這樣就不行的時候。我一進去當時真是刑事犯罪份子。旁邊打飯的那個盆兒,就是這些一個號的就這麼大一個盆兒。就這盆兒乾嘛的?門兒下面一鐵窗就往裏扔幾把鹹菜。一人早上一塊兒鹹菜。然後他把門兒啊,這時候不打反鎖了,這是分鹹菜的。然後另外一個就是這個桶,這麼大一個桶,人家是打開門給你,或掀開一個大門。就拿那個舀的,嘟嘟嘟給你倒進來就那個湯。然後窩窩頭叭叭就給你扔進來。本來有一個筐都打架打爛了,他就根本不給你扔,就扔到地上去。早上是窩窩頭嗎,一人一半唄。所以說我進去號長抓著那個盆兒了。倒角本來警察安排好揍我的。進去先開庭嗎,從外面進去先開庭。外邊兒開庭,裡邊兒開庭。“犯啥罪啊,哥們兒。講講啊。”特別對強姦罪感興趣,“咋強姦的呀,表演表演。”然後呢就要給你蓋上烙印。就是裡邊兒他們有那個硬的碗底兒照你腦門兒上咚咚咚磕三個紫印兒。給你蓋上烙印,然後就給你打上封兒進裡面睡屋的房間。先擦廁所。你不可能上牀睡覺的,那上大炕。然後洗手間旁邊睡,擦廁所。那就很慘的。我知道這個東西。我進去這幫人就圍過來了馬上要開庭,你這一幫子人。我就拎著一大盆,這是一手拎的,我這手不能動啊。我問:“誰是老大啊?”旁邊空兒最多的,都擠著,就他旁邊兒有空。那哥們兒看著我,禿著頭。是一殺人犯,連殺三條命。我看著他,他看著我。他還沒明白過來呢,我這大盆就砸過去了。直接就把他撂倒。還沒反應過來呢,旁邊兩個我就砸過去了,就這一手掄著盆。他還真沒想到就我能下這手。砸完了這以後下去這盆就裂了,手裡拎著爛掉的這個盆子。我說:“還有誰敢上的沒有?誰敢上的嗎?我說老子是死命,進來是死刑,給我讓開。有喫的沒有。”“哎,我今天我出去,家人來了還給我送條餅乾,有餅乾。”這哥們是剛剛進來,家裡人託著派出所的人送的餅乾。“拿來,讓我吃了。哪是老大睡覺的地方?上邊兒,上邊兒,我在這兒睡了。”咱就當號長了。

2019年7月1日
因為我過去是跟我大伯的,我大伯一個人過,他自己做飯。所以說每次都是我大伯把飯放在那,還唸叨幾句。他是個男人嘛他做飯,我大伯特別特別高啊,比我父親還高很多,我父親大概將近一米八六左右,我大伯比他還高一些。他就一個人也沒孩子,所以說都很規矩按著中國傳統的規矩,他盛上飯。大家我過去講過,有一次我記得我端起飯先喫,一下扣我腦袋上去了,粉條白菜什麼的漏了我這一脖子,燙壞我了,極為嚴厲。他也老愛跟我講一句話,我一說啥話的時候他問我,他就瞪著眼睛就看著我說,他老叫我小子。“小子,你說啥的時候,你先想想啊,這事過過大腦,過過大腦啊,你說的事你見過不?你見過這事不?”就是問我你見過嗎?有時候我說我見啦。“你見了人家說的是仨,你可千萬不能說三個半小子。”我說我是。所以說西方,中國叫吹牛X,西方叫Bigtalk,所以你不能亂講話,不能亂講話。

2019年10月5日
咱們一個戰友前天在大陸被抓了,抓了以後,出來以後給我發信息。郭先生,我現在特別想問你問題,當年你被抓的前幾個小時,打你的時候,你在想什麼。他說我進去我就給他們磕頭啊,求求你們別打我了。但還是打我,然後踹我的臉。但是我過了幾個小時,我想了,我怎麼求也是打我,老子不求你了。跟他對抗,反而不打我了。我給這位戰友說,我只想跟你分享我當年一個觀點,當我看到我弟躺在地上的時候,我就想我現在還活着呢。我就在想一件事情,接下來的毆打虐待,不讓睡覺我只想記住一件事情,我只記一個鏡頭,我弟弟躺下那個眼神,看着我的時候,我就想記那一個鏡頭。我什麼都不要想,所有的打,一次次在公安局的打我,踹我,輪流打,然後拿螺絲刀往我背上轉,把我手指頭給我攆的折了,我這個胳膊都斷了。我就一直想那個鏡頭,我就能撐過來了。當我現在面對任何困難的時候,盤古、裕達都無數次困難的時候,我就在想着那刻。一,我有任務,還有一個,人不就是如此嘛,我連死都不怕了,我還怕什麼。這個時候你的信念,你有追求,你不怕死,你就不一樣。所以我整個從83年到91年讓我學了我必須學的知識,同時給我人生樹下了一個生存的方式。更重要的事情,我完成了齊家立業,以敬父母,成就事業以報國家,但不是共產黨這個國。追求信仰以報自身,我基本完成了這個過程。

2020年4月19日
那麼爲什麼我在說到這的時候,你再想想,習近平、王岐山、孟建柱、孫力軍,這幾個王八蛋,本質是上海幫在玩國家政權,在玩習近平。王岐山也想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孟建柱想永遠掌控中共政權,和孫力軍還有吳徵。他們的鬥爭製造了一系列虛假情報,把我們的人都給害了。但是我要告訴他們,我現在讓他們知道,郭文貴的一生就一個夢想、就一個目標、必須達成的任務、滅掉你共產黨!這一點絕對不假!我弟弟是死在三十年前,不是死在2017年4月19號。我的父親被你們打斷三次腿,也不是2017年。我郭文貴22個月的冤獄,戴着腳鐐手銬,也不是2017年。我無數次問過我自己,這個目標對嗎?我應該這麼做嗎?我值得這麼做嗎?只要想起我的兄弟、只要想起我家的遭遇,然後我看到我大哥、我家人、旁邊我同事、包括我好多朋友都被你們給弄死、弄監獄裏去,我非常堅定,不滅共產黨我這一輩子白活!我多早,我從八幾年都到國外混了,我可不是說九幾年纔出國。我出國的時候有幾個中國人在國外混的,我的合夥人當時就是已經九一年都是世界上最牛的法國的、英國的、美國的、日本的最牛最牛的人。我對國際的文化和西方的文化自由、民主、法治的薰陶,哪是這些欺民賊、僞類所能懂的。我在看守所的二十二個月就是上天對我的錘造和再造,嚴格講是再再造,再造郭文貴。
我和共產黨所有人的來往我告訴你我都是有目的的。我現在真的是我可以今天輕鬆負責任在這兒給你說,能萬里之外能取你中南坑命的人就是我郭文貴。而且我要說到就做到,之所以不做,因爲做完了能不能達到我們的目的。美國人做不到美國人他也不想做。我也告訴戰友們在這幾年前甚至十年前我就想過,如果不讓美國和西方人意識到滅共產黨對他們的安全是絕對必要的,我們滅了共產黨我們可能還就被美國人給滅了。我多次的論證的結果就是這個答案:就是滅完共產黨可能是美國把我們給滅了。上天安排我讓我從英國開始到美國,先喚醒了西方,爲什麼要說以美滅共、以法滅共?我們但凡要是有任何不合法我們完蛋了,國內抓那麼多戰友,他幹了啥事,沒有一樣犯法的,就是傳播了這個郭文貴直播視頻,郭文貴視頻他犯法?我說哪段是假的?中國的憲法哪個規定郭文貴的視頻不能傳播了?恰恰的規定中國人有言論之自由啊!
我頭兩天我跟大家說青煙嫋嫋,還會有的。戰友們,郭文貴說的話有的時候說的太早,可能有點時間的問題但沒有一樣不兌現的。孫力軍給我說過一句話,老郭,他說你記住。我能從開封看守所二十二個月那個看守所,死刑號兒裏面我待了幾個月腳鐐。我喫着棉花我吃了幾個月我出來。我一年內我就聚集了3.5億美金相當於今天3500億美金也不止。我不到500天我蓋起了到今天中國最高級的建築“中原佛手”,第一個私人建築。我能在北京奧運村,我1999年我說奧林匹克能來中國而且一定會贏,我花60塊錢人民幣一平方米買的的土地變成了一二十萬、2000倍。而且盤古在劉志華搶走之後,我能再拿過來重新。中國第一個胳膊擰不過大腿的,能把北京副市長當時預定爲要當總理的人選的曾慶紅的愛將幹掉,3000多個官場人員進入了監獄。我盤古大觀不到盤古七星酒店的建造時間是300多天,大家去查查300多天。盤古A座寫字樓340天,嚴格講是300天,3.6萬噸鋼建起來的。這是胡錦濤跟我達成的默契,文貴還給你,你必須保證不能允許在奧運會把2008年8月8號前有個黑龍,你能蓋起來就行了。我說好,結果是2007年的年底我們盤古七星酒店就開業了,寫字樓已經早就搬進去了。我說孫力軍你都知道,說我政泉啊,我金泉廣場100多萬平方米的綜合生態建築也在同時建成。大家現在想想300多天誰能做這事兒你給我說說,你做第一次你懵了,第二次你還懵嗎?第三次還懵呢。郭文貴不缺能力,郭文貴不缺魄力,也不缺執行力。我告訴孫力軍,我說你在這個公安部你拍孟建柱老婆你的蔣姐的馬屁,噹噹性奴隸,整點錢殺幾個人。你是咋上來的,郭文貴是靠實力,孫力軍把電話啪就給摔了。我說的都是實話,他說大哥咱能不能嘮點實嗑呀,我說嘮點實嗑唄。孫力軍說丁薛祥每天的打兩次電話向他彙報工作,你說這小子吹牛吹到啥程度!

2020年6月3日
八弟,你哥我和你嫂子沒有一天不想念你。哥我用了30年,讓時間再次回到了那年的6月4號。今天哥我雖不能使你復生,但我給了我自己和中國人最後一次選擇的機會!爲了自由,我們中國人是要站着死,還是跪着生?!The New Federal States Of China新中國聯邦!

2020年6月8日
另外一個我想問問你,我八弟的死、我孃的死,我的財產他就給弄走1000多億,1000多億美元的資產。我說這跟我變壞人有沒有關係呢?他不吱聲了,我說爲啥他說的都是真的,我們說一句話都是假的?我說只要你反共產黨,你就是強姦犯。只要你反共產黨,你就是騙子。只要你反共產黨,你就是壞人。我反共我沒反中啊,我反中共我也沒有反中國人啊。

2020年6月10日
我覺得我很幸福,我非常幸福。因爲我給大家過去說過,我曾經這個蓋完裕達以後,一下子從監獄出來,迅速地幾億美元蓋了五星級飯店裕達,前呼後擁。當時那錢已經很多錢了。全世界那麼多國家富豪都跟我站一起。我當時就是很迷茫,繼續滅共呢?追求我心中的信仰和理想呢?還是說就沉淪於這種富豪生活之中呢?我也曾經到過地中海,當時是租的船。也去了全世界最好的俱樂部,男人俱樂部都去了,包括紐約同性這種展示俱樂部,我都去了。在船上也是每天幾十個模特,大家能想像到的,那時在那塊都是合法的,專門有這種節目,啥樣都有。全世界的明星,什麼樣的人都見了。非洲也去了,南美洲也去了,古巴也去了,北朝鮮也去了。俄羅斯那就不用提了,去多了,白俄羅斯,哈哈,白俄羅斯,那什麼地方?日本經常去洗啊,洗這個光腚浴啊,光腚浴。啥都經歷了,想喫的都吃了。非常痛苦,非常痛苦,越享受越痛苦。就感覺這個人活着,早晚燒之前我就這麼過下去嗎?那不就行屍走肉了嗎?我就把我的信仰、理想就忘了,我弟弟就白死了?我許願就忘了?在清風看守所同一號所裏所有人寄予我的希望,我能活着出來的話,去幫助他們復仇、滅共。6月4號,還有5月6號,到6月8號這個期間,我從東北到北京、到河南、到濮陽,最後抓進去。然後看到看守所裏全都是抗議的人,是從五月份最早的時候上海(世界經濟)導報欽立本被抓等等這些事,歷歷在目。然後呢,當時天安門所有的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已經在看守所裏邊了,進去的人告訴我外邊的情況。你能忘了嗎?忘不了。想起來馬上渾身就不舒服,就是看守所裏邊的一幕一幕,還有所有人跟我說的話。
再就面對着這種行屍走肉的生活,我覺得人活着,只要你能動的時候,大家想想啊,你累,現在是很累,你睡覺,你睡去吧,連着兩天讓你睡,你第三天還能睡?你睡不着了。但是你睡足了兩天,你睡夠了兩天,第三天你還想幹啥?你還想幹啥?喫,天天喫。現在咱就怕喫得多啊,喫多不行啊。性,異性,男女,你說有夠嗎?那不就那回事嗎?說難聽話,不就是折騰兩小時、仨小時,一個小時、半小時,稀罕稀罕,衝動衝動,忘我一下。那一會兒裏邊啥也不要了,命也不要了,臉也不要了,啥也不要了,是吧?死都行。完了以後,你還得穿上褲子,你還得洗洗澡,你還得面對,還得活着,你總不能光着腚跑酒店大堂待著去吧,對不對啊?最後你發現不就那麼回事嘛!值得嗎?不值得。性也不能讓咱失去自己,酒肉也不能讓咱失去自己。多大的房子算大呢?啥大房子我都有了。你說飛機,我那朋友最多有六架飛機的,海航你看到人家那上百架私人飛機,那能咋的?那船,遊艇,咱這遊艇世界最好的,不是最大的,但是我覺得是最好的。班農先生在這遊艇上說:“Miles,我在這遊艇上呆一星期,我死了我都認了”。他是在海軍出來的,他懂這個,超級牛的,他愛死了,每時每刻都在摸,還有這麼好的東西。車我都有了,衣服最好的,你說我再不白頭髮,我還是人嗎?
老天爺給了你郭文貴一切所有的,還給了你個那麼好看的臉是吧?這有點不要臉了啊,是不是?幫你成立新中國聯邦,幫你打雷是不是,幫你天打開。然後你郭文貴說,我還要該睡睡,該喫喫該喝喝,頭髮還一頭黑髮,長長的、朗朗的黑髮,還有天理了沒有了?那怎麼可能!所以說,大家看到我白髮的時候,你要看到我得到了什麼,我得到了什麼?我得到了上天的眷顧,上天對我的信任和加持。更重要的是,我得到了億萬個戰友的信任,和可以說是託付的希望。大家你們沒有感覺啊,我當時,過去這幾周對我的感情觸動太大了,就是我覺得中國人太偉大了,我每和一個戰友,你想想我跟6萬多個戰友一對一地聯繫,你想想什麼感受?最後確定投資的才1000個戰友,6萬個戰友幾乎沒有人不哭的不激動的。幾乎都是說80%吧,都是跟了三年爆料的,那是拿命信任了我文貴,你想想我文貴是什麼感受?我一個人活一輩子我值不值啊?我夠值了。這麼多人信任我,爲我哭啼、爲我失眠、爲我冒險,把身家性命交給我,我心裏有誰我現在?
我現在跟大家說個實話,頭兩天我跟我太太搞了點不愉快,我太太就覺得我太累了,快累死了,就特別不高興。我很嚴肅那天跟她說,我說你以後不要在這麼說我,過去我就告訴你我不會屬於你一個人的,我屬於很多人,我說那時候你也不太懂,小,十幾歲的孩子。後來咱家這事是吧,我屬於這個家的,我首先是爹孃、孩子,還有老郭家一家人家,還有我那麼多員工,還有朋友。現在我真的是戰友是我第一,你一定要明白。如果你覺得我現在我影響了你的生活或者什麼,你可以跟我離婚,咱現在可以離,沒任何問題。你一定要懂得,我的命屬於戰友的。因爲老孃已經不在了,我說你也到這個年齡了,孩子兒女也長大了,我屬於戰友的,我不可能屬於任何一個人的。你看我跟戰友開玩笑哇,玉米地小妹呀,日本美女Peace啊,我可以告訴你戰友們,我和任何戰友都不可能有情,或者身體上的接觸,是不可能的。我要跟任何戰友有身體上接觸的時候,老天爺一定會打雷劈死我,一定,我深信不疑。跟任何人,我相信只要我發生跟任何戰友了,你聊天聊到多深都行,你曬光腚照都行。但是我相信如果我跟戰友跨過那條紅線的時候,老天爺一定雷劈死我,我相信啊。因爲老天爺讓我不是幹這個來了,我不能幹這個。我也想啊,誰不想啊,我想啊,我分分鐘都想啊。但是我絕對不能,時刻告訴我自己,就是你不能跨過那條紅線,你跨過你就回不來了。
就像跟共產黨那麼多年,只要跟共產黨,你只要給他一把錢懟過去,或者你跟共產黨一起,你殺了人了,你想再回頭是不可能了。我敢爆料革命三年,共產黨隨便拿出一個我殺人的證據,或者是行賄的證據,我早就完了。所以說這是不可能的。開玩笑說到哪我都無所謂,打打口炮可以,大家都娛樂娛樂,但是身體什麼樣的接觸,那就是遭雷劈呢,不可能。所以我跟我太太當時說,你也不用擔心我任何事情,我的身體就是交給了這場爆料革命,就是滅共。我說我的命已經交給上天了,該活啥時候就是上天決定。我說我身體如果你擔心我疲勞、累呀,我說你記住,上天會比你還擔心我,上天比你關心我,另外一個戰友們比你關心我。這話讓我太太一下就愣在那了,我太太就傻了。我太太這個人是個不愛說話的人,就愣在那了。她說你再說一遍,我說我再告訴你,上天比你關心我的身體,爆料革命所有我真的戰友比你關心我的身體。我太太愣在那了。兩天沒說話。大概十幾天吧,也沒怎麼跟我說話,反正很客氣啊。說實話你說我們兩口子,你說這個從這個大概七、八年了都是分居,她住一個房,我住一個房,不可能住一個屋。你說我這每天半夜不睡覺,我太太這個年齡了怎麼可能啊,她得睡覺。我這天天晚上電話能打的把她心臟都能打散了,每次她聽到都嚇得不行都,喫安眠藥都睡不着我太太,那時候一聽到我電話嗷嗷的喊。所以說已經將近七八十來年了分屋住。我太太那幾天,哎呀,每天我看那屋裏給我收拾的比平常都好,然後在我牀頭寫了個條,說你的話我記住了,上天比我還在乎你的身體,你的戰友比我還在乎你的身體。我也不知道她是同意還是不同意啊,俺倆也沒在交流過。
但這就是,戰友們,我知道你們關心我,因爲就像我說的一樣。就是你們,我相信你們比我的家人還關心我的身體,我頭髮是白了。不過我又可以說了,頭髮不白公平嗎?不要看我失去的,你要看我得到的。我有那麼多戰友,拿命、拿錢、拿時間、拿失眠來支持我文貴,就是爲了我們共同的理想,幹掉共產黨!大家你們想過沒有,咱們到了啥時候了呀戰友們?你還想着黑頭髮吶!我們拿掙的錢躲到了澳大利亞,躲到了加拿大、美國、英國、法國、日本。王八蛋的共產黨就因爲澳大利亞這些銀行在中國有分行,就爲了掙錢,它能把你的錢投資給你拿回去,它竟然不讓你掙錢,你還有這天理沒有?黑社會也不能這麼幹吶!這是什麼不要臉的邏輯。我們還要想黑頭髮白頭髮的事?甭想了,直到幹倒共產黨,其他啥也不想。
所以我每天告訴我自己,累不累?累。快樂不快樂?快樂。幸福不幸福?幸福着呢。這就是我的一切。我是裸體的,如果是需要,我可以24小時往腦袋上架一攝像機直播,我的每句話、每個事都可以是公開的。我跟中國共產黨的情報部門打這麼多交道,我難道不懂嗎?對待共產黨最好的方式就是透明,你就透明,你透明你就是最強大的。共產黨情報部門這羣傻叉們報告,郭文貴在家裏面和班農念宣言。傻了吧?現在又騙共產黨,我們可以把澳洲銀行黑掉,叫他們投資全都弄回。他殊不知道,他這個行爲給我們戰友們帶來了無限的團結和致富的機會,只是我們抓不抓住,是我們堅不堅定,只是我們團不團結,你願不願意活得像個人樣。就這麼簡單,一切取決於我們自己。新中國聯邦幹啥的?不是說非得大家找個地方,大家現在都在西方世界過得好着呢,幹嘛去你建的那個聯邦去啊?我們的聯邦就是一個保護所有的爆料革命的戰友們的、中國人的利益的一個這樣的平臺。有沒有國號、國旗、權力都不重要。是你有沒有能力造福這些中國同胞們,你有沒有能力保護這些同胞,你有沒有能力團結這些同胞,這纔是重要的!你沒有國土,啥也沒有,大家都尊重你。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