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8月29日郭先生GTV直播連線溫哥華遊行戰友

文貴先生:我接著說,所以我這練太多遍了,然後呢現在很誇張的就是,過去大概是壹個多月,就是Larry 呢他就是,我要的是葫蘆絲,我要的是中國大鼓。這兩三個月我幾乎每天都會跟他聯系,太多次了。我真的就是中間有上千次想放棄算了,但是我們精神不是不放棄嘛,他就讓我錄,老讓我錄。妳知道讓我錄這太難為我了,沒辦法就錄吧,我按他指引下還買了設備什麽的錄,但是錄完了以後都不行。最後我就說就讓我按我的風格,我唱小螞蟻,我都沒有壹次能完整唱下來過,編了很多次也沒唱下來過。木蘭也快崩潰了,Larry 也快崩潰了,就在前天我是錄了這第100版吧。然後呢,我就說就按我說的,我就定了,就這麽做吧。把我這個歌寫下來,我壹開始,因為我壹看我這邊寫了,我讓妳們看壹看我有多少啊。就這個妳看我這是壹個月的,我是每20天,妳看著我這所有這文件裏邊,關於小螞蟻寫的歌詞得多少張吧。妳看這都是,這歌詞全都是,這邊全都是,是吧。這就是我要告訴大家戰友的,妳沒有付出,不能有所得。最後我堅持我的葫蘆絲,我堅持了我們的鼓,然後我壹直要那個貝斯音。到今天我也不滿意,跟我想要的連30%也沒達到。但是我最後沒辦法了,為了829我說,前面就是我說戰友們壹起Take Down CCP,然後Take Down CCP,Take Down CCP,然後呢就是共產黨妳完了。這個中間呢,昨天晚上是10點鐘就是最後壹稿發過來的時候,我說可以,是壹分鐘版的,我說妳把它再延長成4分鐘版的,然後呢他們就做了。妳看淩晨發出去以後,大家都開始用了。我說實話是非常不好意思的。

但是我沒想到的事情,不是我們中國人喜歡這個歌,非常讓我驚訝的,不知道誰給掛到蘋果店上去了,很多外國朋友都喜歡這個歌。他說太直接,太爽了!然後呢今天好萊塢的有幾個大佬就說了:Miles 我們想跟妳合作壹個,妳來說我們給妳找壹堆寫歌的。妳說咱現在壹幹啥就全球化了是吧。我說我這太難聽了。不是,他說妳現在就是流行。現在沒人願意搞靡靡之音了,現在快餐時代就願意聽這直接的,妳能不能來壹把。那麽剛才這個華盛頓的那個朋友給我發信息說:壹個大的音樂制片人就想來給我來弄幾首歌。

妳別忘了我原來也直播過,那個David Coben就是環球音樂的好萊塢的,就在我家曼哈頓隔壁,他是天下環球音樂第壹人,妳知道,所有的全世界的歌星都簽他那邊了。我們現在有壹個英國的朋友說,妳願不願意跟環球搞兩首歌出來,他說最起碼100萬美元起價。所以說我這能給大家賺錢。

這個事告訴大家什麽呀?說真話,我表達的是我真心的。妳們聽到那個我最起碼唱1000遍以上才得到的結果。非常難聽,但是因為它是真的。所以說非常抱歉,傷妳們耳朵的,叫妳們做噩夢別介意。我這是滅鬼的音樂,滅共產黨的,妳們別介意,包涵包涵。

紮裏先生:內心的吶喊,真實的聲音。

裘麗麗女士:七哥也是不按常理出牌,就是用兵之妙,在於存乎壹心之間。所以CCP永遠把不到您的脈。

紮裏先生:我能再問壹個問題嗎七哥,在聯系卡利熙的同時?

文貴先生:她那塊兒信號被人家黑了,我估計。

裘麗麗女士:對,她室外的信號可能更不好。

文貴先生:不是。這個所有咱們戰友想去的地方,共產黨壹定會想辦法幹擾的。很容易,800美金買了壹個幹擾盒子往那壹擱就可以了。

裘麗麗:那七哥在等的過程當中,我再問壹個問題好嗎?英國3年以來跟著爆料革命,跟著您走下來,我們就像Sara姐說的,我們每天都在進步,每天都在學習。現在我們這些戰友除了對您有景仰之情之外,更希望有沒有壹種方法可以讓我們成為妳想要的人?哪怕就說部分的成為也可以。妳看咱們這個G系列這麽快速的成長,它必然是需要大批的精英和人才的。我就想問壹下七哥,您在登頂喜馬拉雅的這個過程當中,有沒有總結出壹套經驗可以分享給大家。就像那個神農嘗百草壹樣,替我們都嘗過了,我們直接拿起來吃就好了。有沒有這麽壹套經驗,就是說我們大家能迅速的成長起來,能跟上妳的節奏。

文貴先生:麗麗有時候妳那個口型,離那個話筒太近了不行,它會影響聲音。後邊沒聽清楚,妳們能不能再說壹遍,後邊的幾秒鐘沒聽清楚。

裘麗麗:我就想問壹下七哥,您有沒有壹套就總結出壹套經驗可以分享給我們戰友,就讓我們能夠,就像妳給喜馬拉雅豎了個梯子,我們順著爬上去就可以了,有沒有這麽壹個梯子給我們。

文貴先生:嚴格說是肯定沒有。這個很多方面,哦,天啊,壹個船從我旁邊橫過去了,天啊。抱歉啊。這個事實上它肯定是沒有的,每個人的成長還有妳這個前世的造化,這壹世妳在參與到爆料革命之前,就認準了目標—喜馬拉雅目標之前,妳自己的經驗,人生的積累。為啥我說人類是地球萬物當中最最神奇的壹個動物,就是各種植物已經幾萬年了它還是那樣沒改變,樹還是樹,草還是草,基本上沒怎麽變。人類壹萬年已經統治了地球了,已經可以用智慧、用心來讀宇宙,妳到別的星球去,我不知道其他物種有沒有啊,咱們說說外空太空人。但我們人類肯定是偉大的壹個物種。人類絕對不是猴子變來的那麽簡單,這壹萬年很短暫的在這個地球上,在星空他是很了不起的。我覺得最核心的問題呢,就是我們壹定有來路,我相信前世,我相信我們也有來生。在這個前世和來生之間,在這世我認為最重要的,為啥我覺得萬佛萬神,基督教也好,就是這個穆斯林也好,天主教也好,佛教,最後都是壹個以善為本。這是壹個根本的問題。然後追求真,再壹個,敬仰上天。我們要知道,人之外絕對有各種力量。咱現在啥都不是,宇宙,像沙灘上壹粒沙子都不是。

那麽我們現在最重要的做什麽?就是真的同時,讓善待壹切的時候,我覺得最核心。妳要想說妳變成文貴是不可能的。但是文貴可以跟妳分享。我首先我要糾正妳麗麗,妳千萬記住,我們是互相學習的,不是妳們跟我學,我們是互相學習的。我三年前的我,我有時我看著我都不好意思,那我昨天的我看了以後,都不好意思,我今天就覺得比昨天強。那首先是咱大家互動的結果,壹次次地糾正。這個時候最重要的事情,我覺得人妳要想說成為壹個跟別人不壹樣的,核心的就有兩個事情:第壹個就是勤勞,天道酬勤。像我今天從早上到現在,妳看見我了,我剛剛吃了壹頓飯,邊吃飯,我戴著耳機,壹個耳機這個電話,壹個耳機那個電話,然後我還在這邊吃著飯。這首先得勤勞,我很少看到,像我這樣勤勞的人,還真不多。

第二件事情,地道酬人。這人得講點人仁義,妳滿嘴胡說八道,我說我在這3000多個視頻,妳說我要是郭騙、郭三秒、郭強奸,妳說怎麽能騙三年、強奸三年呢?所以,妳怎麽能忽悠大家三年,那是不可能。就妳就真的不是騙了,妳就是神了,神騙了。再壹個,這麽多人,人家很清楚,妳拿走了我的錢了嗎?妳拿走我的性了嗎?妳騙了我了嗎?妳傷害我了嗎?那妳說咱們爆料革命傷害誰了?妳說我上千億美元都沒要,我能要妳這個幾十萬、幾百萬美元嗎,那可能嗎?再壹個,妳看這三年,從郭沒錢、從郭三秒變成了郭堅強,郭強奸變成了這可以說是人人愛了現在,不論男女老少都愛,然後變成了這個叫什麽郭騙變成了郭希望是不是?妳想想,這都是經過時間,經過妳的勤勞,經過驗證,還有妳的仁義換來的,這個妳裝不了的。

妳像那個什麽莊烈宏這個孫子、還有雞腿潘、還有黃河邊,妳看他那個樣,他不可能走向成功。很簡單,如果今天坐我對面是妳,黃河邊問我,同樣妳這樣的話,妳說我會怎麽回答他?永遠不可能。因為他什麽?他不具備仁義,不具備勤勞,他也不具備壹個真和善的本能,他已經完了,他是被上天植入了魔的人。

像妳為啥能咱倆問這話,因為妳想成為這樣的人,妳想成為文貴這樣的人,妳就會成為這樣的人。如果有壹天妳懷疑的時候,那就完了。具體的秘訣我就告訴妳,三個建議:第壹別怕死;第二別怕輸;第三,真真正正的妳千萬別在乎任何人對妳怎麽看。就這三,妳能堅持住,妳就會成功,比我強。謝謝!

裘麗麗女士:謝謝七哥,我們壹定努力!

文貴先生:我還有七分鐘,我就要上另外壹個視頻會了。

裘麗麗女士:我作為壹個陪讀媽媽,請問七哥在教育體系上有什麽考量?

文貴先生:妳這樣的問題,實際上咱們過去幾年很多戰友跟我連線都問過我,我也回答過很多。我覺得中國人最根本的問題,共產黨奴役我們的核心就是商鞅五策。讓妳變傻,不讓妳有教育嘛。另外教育是它手裏邊壹個統治工具。再壹個就是,它讓中國人變窮,沒事給妳找事,讓妳忙。妳見中國人見面說最多壹句話是什麽,哎呀我忙我忙。最多就是這句話,什麽人都忙,要飯的也忙,管要飯的也忙,當官的也忙,都忙。不管忙床上忙床下,屋裏忙,都是忙。這就是商鞅五策的核心,讓妳忙著無所事事,不去關心他怎麽偷妳東西。另外壹個就是教育,讓妳變傻,不懂事,不知道好壞,不知道香臭,不是茅屎坑裏打燈籠找屎吃,是茅屎坑裏擺飯桌香臭不分。

妳的孩子和妳現在作為壹個單親母親,或者是陪讀母親,這種悲劇在今天發生,不是共產黨的錯,是妳爸爸妳媽媽、妳爺爺奶奶,包括妳本人的妥協的壹個結果。我們都是這個錯誤當中的重要的施害者,我們不是被害者。我每天都告訴我自己,我從來不抱怨,我認為共產黨到今天,我爹我娘、我爺爺我奶奶他們都做過,都向共產黨妥協了的,要不然怎麽可能有共產黨這個魔鬼在我們這七十年呢?妳作為單親母親,表面是被害者,事實上妳回避,妳也是施害者。因為妳的孩子大了,他想我的母親壹輩子犧牲給我,讓我讀書,孩子能不能健康成長,還真不壹定。但是妳是被犧牲了,妳被犧牲的結果是,誰是受益者,不是妳兒子,妳不要搞錯了麗麗。
很多單親母親總給孩子說,我為了妳什麽什麽。我壹聽這話,我頭都大了。孩子啥時候讓妳去陪他了?妳先生讓妳陪,或者孩子爸爸讓妳陪,那是他的事,妳孩子跟妳說過嗎?他有這個有資格跟妳說嗎?是妳的選擇。但是孩子大了要老記住,媽媽為了妳犧牲了壹切,我是陪讀媽媽。這話永遠不能說,這是妳的選擇。孩子永遠不能聽到這句話,因為這是妳對他最大的懲罰,如果妳讓我告訴妳們這樣的、所有戰友的話,永遠不要在孩子面前說,我為妳做了什麽,不要這麽說。甚至說孩子是妳的壹個借口,妳回避掉了共產黨。

七哥30年與共產黨同床共枕,最親密了吧,可以說天天在北京城,我去了西山、玉泉山、中南海、鳳凰山、八大處、軍區、安全部、公安部、政法委、中紀委、三座門,我都去這地方,妳聽說過我去過哪個私人地方?我是深入虎穴吧?但是我時刻有壹樣,我不能離開,我離開那壹天,我就是要跟它幹。我早就準備好了,妳可以看得出來。我支持香港孩子那麽多錢,我要不提前取好現金,怎麽可能?包括今天,我可以這麽說,我想救的人,我認真說,我豁出來想救,我沒人救不了。我今天我要想單個要哪個人,要把他給放倒,讓他受到法律的制裁,我壹定會做到的。為什麽?我是有準備的,我深知這是魔鬼,我絕不妥協。

我不會去當單親父親,我有壹千次壹萬次的選擇。當年我在美國,我最早來了就給我綠卡,我全家都是綠卡,我們最早是L1,全家是L2。我幾十年前就可以拿美國護照,那時候太容易了。我為什麽沒有說把我家人到了,我這麽早就在貝拉爾買了房子,我這麽早就在美國就有房子,我在歐洲也有房子,那我出來不行嗎?我告訴妳,回避,今天是我們海外華人最大的悲劇。我們本來就有家,卻成了喪家之奴,在人家國家寄人籬下,我們現在就是讓妳回去,麗麗妳都活不了在中國,看不下去。所以說我們幾代的父輩、祖輩被共產黨的弱民五策、愚民五策毀掉了我們的壹切。現在妳對孩子最多的是幹什麽?我告訴妳,妳讓孩子越獨立越好。不要給孩子任何壓力,孩子壹點都不欠妳的。關於中國,新中國聯邦以後做什麽事情?壹定是信仰、教育,這是我們的核心,然後法治,這是我們的手段。壹個民族,如果我們沒有壹個好的教育系統,這個國家別說新中國聯邦,什麽聯邦也沒救。我見過所有的共產黨、國民黨那幾代的所有的先賢,在國外的,所有人都是壹句話:只要活著,堅決不回到中國去。他不是說光怕共產黨,就中國老百姓那個環境。麗麗妳回去妳活得了嗎?妳活不了啊。就我們所有的山川已經全被毀了,關鍵是人心被毀了。要想恢復人心,只有教育,只有信仰。這個路它絕不是壹天兩天能做到的,這天壹定會來。我們希望我和妳和戰友壹起來實現,但是還要靠我們行動。在這個過程當中不放棄,不拋棄,不背棄,這是很關鍵的。謝謝麗麗!

麗麗我就求妳,作為單親母親,我求妳了,七哥是不能單對單跟妳聊天。在孩子面前,永遠不能把自己的失去成為孩子的負擔。我給所有天下單身父親、單身母親說這話,這是妳的選擇,不是孩子的選擇。第二個,讓孩子強大,絕對不是錢,也不是讀書,真的是孩子的個性和勇氣。我是讀書,當時我最感謝我爹我娘。我說我不讀書了,我要走上社會,我娘沒有拒絕我。如果我留在學校裏,那我不知道成啥樣了,也可能比這好,但肯定不會像今天這個事業,沒有郭文貴,這樣的郭文貴。不壹定,學習有各種。我不到青峰看守所去,沒有我今天的郭文貴。但是到了清豐看守所,壹個號監裏邊六十幾個人被槍斃,我能活著出來,得冒多大險吶?誰也不想到那裏邊去冒這險去,但是人生它就是這樣的。妳不能想說如果、但是。我們要要的事情,我決定我的命運。我沒有抱怨,我沒有恐懼,我更是今天我每時每刻都要存在著感恩。

像麗麗,妳是單身母親,同時妳想過沒有?妳在國內,多少人想當單身母親呢?十億人沒有公共廁所,是不是?這很多人妳覺得中國有70年的租賃房產,誰有未來呀?胡扯的嘛。70年的房產租賃權哪有什麽繼承啊?誰都沒未來,妳在這有未來。

(省略壹些不完整的和閑聊對話…)

戰友們喊口號:takedown ccp…

溫哥華遊行戰友們:跟隨七哥,壹起滅共!跟隨七哥,壹起滅共!

文貴先生:謝謝啦,兄弟姐妹們辛苦啦!註意妳們的口罩。卡麗熙呀,壹定代表我請大家吃頓好飯,拜托啦卡麗熙,七哥付錢,別忘了好不好?

卡麗熙女士:謝謝七哥,非常感謝,感謝七哥!

文貴先生:壹定做到,帶大家吃壹頓好飯,註意口罩。謝謝了,我要下線了,我去參加另外壹個會議了,謝謝大家!

VOG戰友之家聽寫組(文紫、愛狠Love7(文友)、文兮(我❤戰友)、neutron(文中)、shangshang 、SCELF (文正))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