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浪淘盡紅塵事 誰負誰勝天知曉 — 聽郭先生唱《滄海一聲笑》有感

图片来源:郭先生直播视频截图

《滄海一聲笑》讓我想起黃霑先生的一句話:“大樂至簡。偉大的音樂都是容易的,兩歲小孩都能記住。” 這首歌只有5個音,3段不斷重復,很簡單。我覺得「滄海」指的是世間的一切——財富、名利,像海一樣無窮盡,卻雙手怎麼都留不住的。“一聲笑”大概是看透了這一切的豪情吧。

這兩天我聽了郭先生唱的《滄海一聲笑》,出於好奇找了油管的一段影片,大概12分27秒,《笑傲江湖》的插曲粵語的片。內容大概如下:

影片開始是順風堂堂主金盤洗手,離開江湖的儀式。在正準備退出江湖坐船離開的一刻,左冷禪剛到,他在追一個日月教的反賊。左冷禪拿著朝廷的令牌,綁架了國家權力,隨意殺人,就像今天的孟建柱、王岐山。此時老堂主和曲陽逃到小船上離開,並在船上唱出一曲《滄海一聲笑》。左冷禪隨後乘大船追了上來,撞沉他們的船,老堂主和日月教的曲陽,還有令狐衝用小船逃回了岸上,這時老堂主已死,曲陽也受了重傷,彌留之際把琴譜和琴交給令狐衝,並說了一句:“將來找到知音人,流傳下去。老一輩沒有做到的,你們後生(年輕)能做到的。”黃霑先生在曲中有一句:“蒼生笑,豪情仍在痴痴笑笑。”這句詞讓我看到了郭先生那天唱歌時的神態,消滅共產黨到尾聲了,蒼生大眾可以好了,他卻像個孩子般唱起了歌,高興的笑了,這是我個人的一種主觀的感覺。

以前的藝術家有理想、有情懷、有正義感、有武俠精神。現在的歌星演員,哪個不是為點為名,他們有正義嗎?有判斷能力嗎?他們即使知道什麼是正義,但能站出來抵抗邪惡嗎?現在有多少像何韻詩這樣的人敢站出來,有多少像梅艷芳這樣的藝人敢組織“黃雀行動”,用黑社會的走私網路解救內地的民運人士?當時連香港的黑社會都有正義。想象一下當年黃金時代的香港,再看看今天的所謂明星,他們還值得大家去追隨嗎?連著名的填詞人林夕,因為發表了一些言論支持香港,所有的作品都變成了「鐵名」,香港的歌曲有一半都是林夕的詞啊,對上這25年。

89年香港有個節目叫“歌聲獻中華”,那時有多少明星在台上,抗議中共8964天安門事件,大家熟悉的成龍也在台上。可是今天的成龍呢,已經變成了中共的宣傳機器。他會有好結果嗎?沒有。剛剛他在北京價值7千多萬的豪宅“被拍賣”了。當時香港的警察是有人性的,但現在的警察連土匪都不如。香港示威小女生們在茶餐廳討論的問題都是:“你被強姦了沒有?”。短短23年,香港就從天堂變成了地獄。

香港人到底是什麼人?其實大多都是以前偷渡過去的廣東人,其實本質上他們是一種人種。可是為什麼香港人卻勇敢上街,而廣東人卻失去了一向的光輝呢?從古至今鬧革命的基本上都是廣東人,為什麼現在的廣東人卻沒有種了?歸根結底就是邪惡的共產主義,他們接受了共產黨的教育和宣傳,生活在沒有真正法治信仰的社會中,而香港人還用著英國人留下來的民主系統,僅管這個系統也被污染的很嚴重了,但是還是有民主自由的精神力量。這樣的精神力量支撐著他們一年來不停地上街、抗議,即使被強姦,被跳樓,他們仍在堅持。而只是一河之隔的廣東卻失去了多少世代以來廣東人應該有的精神,這個精神只有香港人繼承了。

文貴先生常說,“中國無男兒,陰盛陽衰”。現在的中國男人為了虛幻的名利,為錢、女人、名車、名表而失去了節操。從古至今,浪沙淘盡英雄,天地男兒,為蒼生擔憂的又有多少?當然有很多自以為是的小粉紅是“愛國”的,他們以韭菜的角色去想鐮刀的事情。中共常聲稱要治良知,他們真的把良知治沒了。現在很多官員不是像左冷禪這樣的東廠犬牙,就是公公般的太監。我一直很喜歡一句話:“見天地,見眾生,見自己”。文貴先生見過了世界,從最底層的草根到世界級的富豪和元首,他最後還能坦蕩的面對自己,達至“無我”的境界。我們的戰友看懂了文貴先生的用心嗎?我們已經成為那根能將火種傳下去的火柴了嗎?我們今天干了什麼?行動了嗎?這是我每天問我自己的問題。

【歌詞:滄海一聲笑】
作詞/作曲:黃霑

滄海一聲笑,滔滔兩岸潮,浮沈隨浪只記今朝。
蒼天笑,紛紛世上潮,誰負誰勝出天知曉。
江山笑,煙雨遙,濤浪淘盡紅塵俗事知多少。
清風笑,竟惹寂寥,豪情還勝了一襟晚照。
蒼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作者:澳喜 電流聲
編輯:期待光明
審核:Giselle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9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