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時評中提到的EcoHealth是什麼來頭

鳴謝路德時評的精彩分析

這篇文章提到了NIH 停止資助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 的事件,理由是該組織的贈款的合作夥伴武漢病毒研究所沒有“採取一切適當的預防措施來防止病原體的釋放”。

路德在節目中也提到了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

生態健康聯盟一直試圖將注意力集中在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上,將它作為爆發的源頭。

喬納森·拉瑟姆(Jonathan Latham)對此不以為然,他在採訪中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與生態健康聯盟合作進行的研究包括所謂的“功能獲得”研究,它在武漢資助和支持的工作一直在“為病毒跳入人類提供進化的機會”。

喬納森·拉瑟姆(Jonathan Latham)

時間線

4月24日, NIH “突然停止”給予生態健康聯盟的一項資助,據了解,該資助旨在支持在中共國的一項探討冠狀病毒如何從蝙蝠傳染給人類的研究。

此前有報導稱,全球健康聯盟已經將數百萬美元的 NIH 撥款支出給武漢病毒研究所。

隨後, 生態健康聯盟總裁皮特·達薩克(Peter Daszak)致信NIH否認今年向武漢病毒研究所捐款。

皮特·達薩克(Peter Daszak)

5月22日, 77位獲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聯名致信NIH主任弗朗西斯·科林斯(Francis Collins)和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長亞歷克斯·阿扎爾,稱突然取消撥款是“荒謬的”, “通過乾預科學行為樹立了危險的先例”,呼籲“採取適當措施糾正在撤銷撥款方面可能犯下的不公正行為”。

同樣, 31 個美國科學協會也致信科林斯,呼籲“ 立即重新考慮 NIH 採取的行動”。這封信是由美國生物化學和分子生物學協會( ASBMB )組織的,該組織的公共事務總監本傑明·科布( Benjamin Corb 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他們努力的目標是支持生態健康聯盟的科學研究“不受政治影響”。

7月8日,NIH致信生態健康聯盟表示,可以在生態健康聯盟滿足七項要求的前提下恢復數百萬美元的撥款,要求包括必須“移交生態健康聯盟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信息和材料”以及提供一小瓶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中共病毒樣本,安排美國聯邦官員檢查武漢病毒研究所。

誰是生態健康聯盟

生態健康聯盟是美國一家非營利非政府組織,致力於監測和預防正在出現的傳染性人畜共患疾病等新發傳染病,研究病毒包括SARS 、MERS 、埃博拉病毒等等。

十多年來, 該組織一直派遣團隊前往中國,捕捉蝙蝠,收集其血液、唾液和糞便的樣本,然後檢查這些樣本中是否存在可能引發下一次全球大流行的新冠狀病毒。

生態健康聯盟和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正在採集蝙蝠樣本

截至目前,該組織與其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合作研究小組已經從蝙蝠身上收集了大約15000個樣本,從中鑑定出約400種全新的冠狀病毒,其中約有50個屬於SARS和中共病毒的類別。

他們還發現至少一些新的蝙蝠冠狀病毒能夠感染培養皿中的人類細胞。

同時,他們對生活在各個蝙蝠洞附近的中國人的血樣進行採樣,聲稱發現了證據表明, 一段時間以來,這些蝙蝠冠狀病毒已經蔓延到人類中。

生態健康聯盟的總裁皮特·達薩克表示,這些工作表明, 每年在中國農村和東南亞農村地區有100萬人至700萬人暴露於這些病毒。

左為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福田敬二

這一說法很有替中共洗地、站台自然起源說的嫌疑,事實上, 一些蝙蝠冠狀病毒並非具有致病性和致命性,這和中共病毒是完全不同的。

冰山一角

達薩克表示,中國蝙蝠研究項目完全由 NIH 資助,在資金終止後,將不會繼續進行實地調查,而且也不能夠自由和開放地訪問“在中國冰櫃中”的那些病毒樣本的基因序列。

而且,他還表示, 位於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的一個小組正在測試一種名為EIDD-2801的藥物,這種藥物不僅針對中共病毒, 而且針對生態健康聯盟項目幫助確定的其他幾種蝙蝠冠狀病毒。

達薩克提到的這個小組正是路德此前提到的那位拉爾夫·巴里克先生率領的小組。

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中共病毒背後不僅僅只是倫理道德的問題,還涉及到許多組織、許多人的利益。他們有的提供贊助,有的進行研究,有的提供樣本,有的開發藥物,這個生態鏈一直穩步運行, 直到中共病毒的出現才揭開了學術界腐敗、缺乏正義的一面。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立武

9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