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傷校園霸淩者檢方稱故意傷害

內新聞:Y.M.O

2019年5月17日,在吉首二中校園內發生了壹起傷人事件。當天中午,學校男廁所裏,還差壹個月滿15歲的小蔣,被同年級的15名學生圍著:對方壹人上前,將小蔣摔倒在地,隨後十余人壹擁而上,對他拳打腳踢。混亂中,小蔣拿出壹把事先準備好的折疊刀亂舞,刺傷了圍攻他的3名同學。其中,兩人為重傷二級,另壹人為輕微傷。

吉首市人民法院認為,這是壹起以多欺少、以眾淩寡的校園暴力案件,在被動、被欺淩的孤立無助狀態下,面對他人圍毆,小蔣進行反擊,構成正當防衛。2020年7月6日,法院壹審判決小蔣無罪。
不過,檢方則持截然相反的意見。在小蔣被無罪判決後的第十天,吉首市人民檢察院提起抗訴,認為小蔣並非孤立無助,可向師長求助而未求助,最終將二人刺成重傷,不構成正當防衛,應當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其刑責。(來源 紅星新聞【湖南初二少年刺傷校園霸淩者:法院壹審認定正當防衛,檢方抗訴稱故意傷害】)

評論:壹,檢方抗訴是很少見的情況。二,檢方的抗訴等於認為被告可以尋求老師幫助,可以給家長反應,可以求助老師學校,當然也可以坐在教室內對被害人的無理要求置之不理。三,也可能是檢察院批準逮捕了,現在法院判無罪,說明檢察院逮捕錯了,要負責任。國家賠償也是檢方賠償,所以檢方抗訴就是個自救程序,做給領導看,說明這個錯誤是檢法之間觀點分歧,就算錯了也是水平分歧,不是故意為之。總之CCP的所有機構都是對上負責的機構,從來不考慮平級和下方的訴求,更不要說什麽司法獨立了。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