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斷進行生豬屠宰權控制,屯肉迫在眉睫

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進擊的巨人

2020年9月2日,黑龍江日報報導,中國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農業農村部屠宰技術中心)在哈爾濱市召開《生豬屠宰管理條例》配套規章規範研討會議。農業農村部屠宰技術中心、屠宰事務處以及上海、廣東、天津等8個省市農業農村主管部門和執法監督部門領導參加會議。會上對《生豬屠宰環節飛行檢查辦法》等3個辦法、《生豬出入廠(場)查驗登記制度》等8個制度進行了修改完善。

自非洲豬瘟發生以來,中共以防控非洲豬瘟、提高生豬和生豬產品質量安全為由,不斷打壓生豬屠宰散戶,進一步控制生豬資源,以達到最終壟斷市場及統一配給的目的。 2019年8月份開始,農業部陸續公佈第一批,第二批生豬屠宰企業名單,並要求所有企業關聯動物檢疫證明電子出證系統,切斷所有非官方認可企業和個人的屠宰權。

中共向來懂得如何剝削企業和百姓,對屠宰權的控制,個人認為對中共有以下幾點好處:

1. 在豬瘟期間,生豬養殖風險極大,生物安全管理不到位,生豬很可能出現大規模死亡,因此中共讓企業承擔養殖風險,自己把控低風險、高收益的屠宰環節。舉例來說,生豬出欄價格為19元/斤,一頭200斤的豬出欄價格為3,800元,在屠宰率75%、零售價30元/斤的情況下,一頭豬的為收益700元。

2. 生豬產品和其他產品有很大區別,當到達出欄標準時需及時銷售,如果銷售渠道不暢或銷售價格過低,養戶繼續飼養,料肉比就會非常高,成本快速上升。因此一旦屠宰權被壟斷,屠宰企業可以聯合施壓養殖企業,不斷壓縮養殖企業的利潤,提高自己的利潤佔比。

3. 中共以生豬屠宰證、動物檢疫證明綁架企業。本來如動物檢疫證明是對生豬品質監管的手段,但在中共統治下,所有證書證明全部是權力尋租的籌碼。非洲豬瘟期間,大量帶病生豬急需處理,政府不允許上報,不給予撲殺補助,各養殖企業只能鋌而走險,低價出售,而屠宰企業也在豬肉價格飛漲的巨大利益面前,讓大量帶病生豬流入市場,至於檢疫證明,向中共官員送禮、送錢問題就迎刃而解。

同時,在中共內憂外患,物資緊缺的今天,中共也是用證書證明這樣的手段,不斷加強豬肉供應管理,為非常時期的統一配置做好準備。

戰友們,在中共踩緊油門奔向死亡的黑暗時刻,我們更要未雨綢繆,積極屯糧屯肉,保護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平安的迎接新中國、新世界的到來。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