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爭取政治自由也是爭取生殖正義

新聞來源:hkfp《香港自由新聞》;作者:Shui-yin Sharon Yam;發佈時間:2020年8月23日

翻譯/簡評:Cathy r;校對:1818;審核:海闊天空;Page:草根文人

簡評:

文中著重指出由於《國安法》的實施,對香港的言論的壓迫越來越重,許多香港人感到沒有安全感,更為自己子女的未來擔憂,因此香港的人口出生率越來越低。人們必須在參與抗爭運動和成為父母/養育子女之間做出選擇。這是一個完全不必要的,非常悲哀的選擇。由此可見國安惡法對香港人深深的傷害,不僅在這一代人,更延伸到子女後代。人權、環境、安全,健康,包括生殖正義都被中共邪惡政權所踐踏,還有什麼是它們不敢觸碰的呢?唯有加速滅共,世界才有和平與安寧,否則說不定你所在的地方就會成為下一個香港。

香港爭取政治自由的鬥爭也是爭取生殖正義的鬥爭

自從《蘋果日報》“壹傳媒”(NextDigital)遭到突然搜查以來,香港的記者一直擔心他們會成為《國家安全法》(NSL)的目標並被起訴。攝影記者勞雷爾·喬(Laurel Chor)在推特上說:“在黎智英被捕後,我想知道我是否應該冷凍卵子,以防在監獄裡度過我的育齡歲月。”

早在六月,在《國安法》實施之前,塞巴斯蒂·斯科·安德森霍伊斯(Sebastian Skov Andersen)和梁諾思(Joyce Leung)採訪了幾位香港人,他們解釋說,他們最近決定不生孩子,因為他們擔心自己會受到來自壓迫性政府和扼殺思想自由的教育制度的(負面)影響。

照片:KH/社媒

換句話說,這些香港人不相信他們的孩子在香港會有一個安全的未來,因此他們寧願沒有任何孩子。在最近的統計數字中也反映了他們的不情願:政府統計處8月13日報告說,香港的出生率自2005年以來已創歷史新低。

這些故事突出表明,香港的危機不僅是一個政治自由問題,也是侵犯人權的生育不公義。

1994年,美國的一群黑人婦女活動家創造了生殖正義的概念,該概念指的是我們有權生孩子或不生孩子,以及我們有權在安全和可持續的社區中養育孩子,免受個人和國家暴力。根據《世界人權宣言》,活動人士認為,生殖正義是一項人權,應給予每個人,特別是處於邊緣地位的人民和社區,(因為)他們的福祉和安全不斷受到威脅。

因此,理解香港人通過生殖正義的視角進行的鬥爭,使我們能夠倡導支持民主運動,這不僅是如建制派政治家和評論人經常指出的那樣是一個黨派政治運動,而且是一個值得跨國關注的人權問題。

照片: May James/香港自由新聞

隨著國家鎮壓和暴力的加劇,香港人對子女在《國安法》統治下前途的擔憂,應該能說明他們的焦慮和恐懼。嚴厲的《國安法》的全面覆蓋意味著香港人不能再在沒有國家暴力和迫害的安全環境中行使他們作為父母的權利。

事實上,香港人的生兒育女和安全養育孩子的權利,甚至在實施《國安法》之前就受到了威脅。去年的抗議活動中,從6月到12月,香港警方發射了超一萬發催淚彈,有時是在封閉的室內空間。這種化學物質影響了高達88%的香港人口。

一些居民擔心他們的懷孕會受到影響,因為有證據表明催淚彈中的二噁英會損害胎兒的發育並導致流產。

同時,那些已經有孩子的人擔心他們的孩子可能會因為操場和學校場地上催淚彈的殘留物而受到傷害。事實上,研究證實,兒童特別容易受到催淚彈的有害影響。在政府不惜一切代價壓制異見的行動中,香港的父母和孩子已經成為附帶受害者。

抗議者於2019年8月11日在尖沙咀向警察局投擲催淚彈。

由於《國安法》阻止了所有街頭抗議,催淚彈不再是香港人健康和安全的主要威脅。然而,在新的《國安法》管理之下,生育不公義以一種不同和更隱秘的形式存在。 《國安法》涉及幾乎所有敢於挑戰北京和現有現狀的人,並製造了一種瀰漫著恐懼和不確定性的氣氛。喬在文首的令人痛心的推特強調了《國安法》對她作為記者的生殖未來構成的威脅。

拒絕屈服於國家壓力的記者並非唯一不得不擔心其安全和生育選擇的人。隨著政府在《國安法》下起訴更多的人,越來越多支持民主的活動家和立法者報告說受到國家特工的騷擾,香港人必須在沉默和終身監禁的可能性之間做出選擇。

這一兩難困境反過來限制了香港人的生育選擇,因為,如果提供了選擇,沒有人願意在如此普遍的迫害恐懼下選擇成為父母。在《國安法》制度下,參與維權和安全擁有和養育子女的權利是相互不相容的。

照片:May James/香港自由新聞

在《國安法》通過之前,作為一個旅居在美國的香港人,我一直在公開演講和寫作,以從相對特殊和安全的位置支持香港民主鬥爭。 《國安法》的範圍很廣,迫使我不得不面對關係到我生育選擇和對民主運動承諾的程度。

我意識到我有足夠的勇氣,可以公開地使用我的真名來倡導這場運動,因為我沒有也不打算生孩子。否則,我對家庭福祉和安全的嚴重關切將使我不敢成為如此大聲疾呼的倡導者。

由於生育不公義是以普遍人權為基礎的,從這一角度來看,香港目前的狀況構成了對人權的侵犯。國家暴力和迫害破壞了香港人的生育自由,剝奪了他們的安全感,形成了對家庭充滿敵意的環境。

更重要的是,通過使反抗專制宣傳運動成為一項危險的努力,《國安法》迫使香港人在追求參與維權和保護其子女和家庭的福祉之間做出選擇。因此《國安法》不僅剝奪了香港人的政治自由,而且也剝奪了他們在沒有恐懼的情況下行使生育決定的自主權。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