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8月23日郭先生GTV直播

VOG戰友之家聽寫組

哎呀,妳說我都不知道,兩年前在我這個船上,我壹個朋友介紹了個女孩,說能不能上妳船上實習實習,壹個朋友的孩子剛大學畢業。說是壹個他同事的壹個孩子。“那來吧,是吧,沒問題。”在那塊幹了也就兩三個月,大家可能還記了壹個高高挑挑的壹個白人女孩,很漂亮很漂亮的,然後她走了。昨天我這上朋友家去做客去,結果她在那塊呢,把我嚇壹大跳。哎呀,我說這麽面熟喔,她說“郭先生我在這等妳呢。”我才知道這閨女原來是人家大老板家的親閨女呀。我的娘嘞,人家那麽大的人物把人閨女送到我船上來實習來了。天吶!呵呵……咱也不知道,妳說。

然後這閨女就在那塊昨天聊天說,我們大概聊了壹、二個小時。她說當時2017年、2018年最火的時候,就說是馬蕊強奸案的時候。然後她說我看到那些什麽公開的語音吶、信息呀,她說我看那絕對不是、那不是真的,然後她說我了解妳。然後後來看了關於我的報道,她跟旁邊說,“這絕對不是真的,絕對不是真的。”但是妳說這孩子背後做了這麽多,這麽多事情我都不知道。這麽重要的壹個人家的孩子,她已經結婚了,她先生這個肚子八塊肌肉、八塊肌肉哇,而且是個非常非常棒的壹個人。妳說我都不知道,昨天我才知道。這個人千萬真是別作,這人別作啊。這人永遠要記住:對人要尊重。妳都不知道哪個爺碰見了,妳看他可能是勾腰搭背是吧,開壹破本田車。妳都不知道哪個是爺,妳惹上就攤大事了!妳看那越能咋咋呼呼的是吧,像那什麽馬雲吶是吧,還有天天在社交媒體上天天咋呼的、把自己稱為博士的、Billionaire的,都沒啥了不起的。真正的是大人物都是潛伏的,我噻太厲害了。

妳說戰友們,妳說我現在啊,妳說我現在要不會講點英文。我才發現,妳說我不講的英文,我這日子咋過呀妳說。妳說這quarantine妳不能老帶著仨翻譯跟妳在壹起住著哇,妳咋過呀妳說?過去連個咖啡自己都不點,連可樂Cocacola我都是可可可樂,可可可樂都說不明白,妳說給人家添多大的麻煩,現在想起來真是荒誕。真是壹個富裕奢華的生活會讓人失去壹切的,包括妳壹個做人的本能啊。我突然發現我最近我這個英文,我發現我這是真把我自己解放了。頭壹段時間跟很多人,妳像跟班農先生最起碼需要翻譯吧,現在就是大事需要翻譯,平常只是嚓嚓的講兩下子,七分迷糊三分懂的是吧,甚至九分迷糊壹分懂的。現在最起碼絕對不需要了吧?然後最近我見這些人,每個人都誇我英文好。昨天,然後在我船上工作的這個姑娘,她說郭先生妳英文太好了。我說妳真的假的呀?她說真的妳英文太好了。她說妳現在英文怎麽這麽好呢?確實無障礙,確實無障礙。妳看這不要臉的都這樣了,哈哈哈……咱這英語就是靠不要臉戰友們。

剛才我這突然要直播,就是中間有個戰友給我發來壹個信息:郭先生,我這憂郁癥本來好了,好了就是因為爆料革命。但是這兩天我這抑郁癥又不行了,我看到這司法部公布的文件,我擔心妳、我要吃安眠藥了,我看不到妳直播我就睡不著。我這趕快直播,二話沒有顛倒過來手機就直接就直播了,就這麽簡單。

我這英文好,妳誇我啥,兩樣別誇,妳誇了這會得罪人的啊。英文好那得多少人得氣死啊,妳把共產黨中南坑人氣死了是吧;第二別說我歌唱的好,要說我歌唱的好,我估計很多人都受不了。

咋說呢!咋說呢!用戶342967七哥我也抑郁了,我們真的要下地獄了嗎?哈哈,我們我估計下不了地獄吧。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的,我今天我在這跟妳說的,我今天早上現在我本來我跟科學家和路德先生約好通話的。我剛下健身的時候我想跟他倆通話,想想算了吧。為啥呀?我跟他倆啥事都很多機密跟他倆說,我要告訴他倆昨天晚上發生什麽機密呀,他倆我估計真抑郁了。我估計科學家,科學家老可愛了,“郭先生,什麽時候他們下地獄呀?”我的科學家生活中啊,我覺得她不化妝的時候比化妝好看。妳說有時候就是突然我給她打視頻,她也沒有任何化妝,就是穿著睡衣就上視頻了。然後路德先生永遠是在廁所、永遠在廚房。路德先生十次九次在廁所、在廚房,人家小蔡是最棒的家庭主婦,照顧三孩子。妳說妳老上啥廚房啊?他老吹牛說我自己健壯,路德最近太貪吃了、貪吃了,老是在廚房。人家科學家是每天沒日沒夜的工作,研究這些病毒和現在世界的疫情。所以說昨天他倆整半天,妳說本來今天給通話的,別通了。因為昨天晚上跟國內的通話,非常讓我震撼和艱難,我可以說。妳們記住今天是8月23號吧。戰友們妳們要記住,有壹天妳們向我要今天8月23號和某些人的通信。我都是中英文的用谷歌翻譯的,然後發給了很多人。有壹些妳們壹定要要,壹定要我8月23號,所有的戰友們記住啊。特別是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的戰友們記住,妳們要記住我今天的記錄,我回頭我得轉發過去,我得存起來,別哪天手機給黑了。

就是我得到的國內的這些消息,包括接下來發生的事,我給很多人分享這些信息。真的是我昨天半夜裏邊,我看到很多戰友在說川普總統說,“我們可能會脫鉤”。當然了,我願意脫鉤。我看這話以後,我覺得已經是壹點點對我們來講沒有任何意義了,說實在話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戰友們妳告訴我,他脫鉤和不脫鉤,脫鉤能怎麽著?沒共產黨了?現在脫不脫勾都是沒共產黨了。妳以為脫了鉤,中國人現在房子妳都很值錢?人民幣很值錢?

我昨天和壹位戰友說,中國歷史上過去有銀元、袁大頭,後來有國民黨的叫做金銀券,實際上叫蔣幣、蔣家的貨幣,或者蔣宋孔幣——蔣家、宋家、孔家的幣。當時宋美齡在曼哈頓的時候,當時是1998年,她跟我住的差壹條街,我也經常去看她去。我老跟她開玩笑,我說妳們蔣宋孔幣就是國民黨的幣。她跟我講了很多,這老人家了不得。宋就是宋美齡啊,絕對是宋家裏邊最優秀的,這個女人太不簡單了,我待會告訴妳。她也被邀請回國多次,鄧小平就親自也給她寫過信,人家都有默契,妳看人家永遠不會說出來。專門找人寫信讓她看,說這信我得拿走,我不能給妳。這是鄧小平給妳寫的信。讓她看,她在那兒摸都沒摸那個信,就是摟了壹眼說:“妳帶話回去我感謝他,但我不會回去的。”沒有人知道這事兒吧?沒有人知道。是她最親近的壹個人帶著鄧小平這封信說:“這是誰誰誰帶來的,希望妳能回中國去。”宋美齡就說:“我看了,告訴他我謝謝他,我不會回去的,我們永遠不會說出去。”這就是有層次的人,永遠不會說出去。妳就像那個莊烈宏、妳就像雞腿潘那幫孫子,妳就像莊烈宏他奶奶的,他不是馬上給妳說出去啊,這幫孫子!所以說他永遠是出賣別人,擡高自己。所以妳看人家宋家沒有說出來。所以說我那時候去看她,她愛吃日餐,那個日本餐廳我的朋友還給她送過壹些特別她愛吃的生魚。用她那句話說,妳再給我做多次選擇,我都不會回中國的。她說只要中共在,我不會回去的。然後當時我說人民幣現在好厲害呀、都升值呀,我說現在妳們的蔣宋孔幣。然後她特搞笑,她說妳放心,有壹天人民幣比國民黨的紙幣還不值錢。我當時覺得宋美齡有點羨慕妒忌恨,現在我發現她老人家說得對。我那時候跟她開玩笑,我說中國歷史上有袁大頭——袁幣、蔣幣,然後有毛幣。我現在沒想到能出現壹個習幣,習幣或者叫習王幣。習王幣、習王幣、習王幣?習王斃,哦…習王之幣…

我估計人民幣、就是毛幣快沒了,習王幣我估計誕生得難了。哎呀,他們就敢這麽想?咱們的戰友跟我說完以後,我就覺得很可怕,我說他就敢這麽想?美國現在還想脫勾呢?美國太慢了,來不及了!六個月以前脫勾,美國還有機會能讓自己減少損失吧,也會損失巨大。現在美國人就是說妳想脫勾以後,妳想自己獨立強大——不可能的。千萬別忘了,14億中國人當中有3億城市化,10億人基本上還都沒啥呢,4、5億人連茅廁所、公共廁所還都沒有呢。

所以說妳看看,媒體的那船對著這兒拍了24小時多了吧?還壹直拍,換了船還壹直拍,出名了可是。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妳們要問我說了啥什麽?說實話我現在不能告訴妳們。告訴妳們,妳們會無法想象。重慶這個大水是我最早告訴大家的,全世界我給西方政府最早報告的。中國要缺糧食,我們路德先生在壹年前就說過。壹年前我覺得路德社就報過,我們的艾麗、博士、安紅美女,我壹看安紅喝酒饞得我這,安紅忒不地道。知道七哥不喝酒唄,然後在這塊,我酌壹口!我懟壹口,安紅咱們不興這麽折騰七哥的。這啥意思嘛?我只能喝點水,喝點咖啡了。哎,我們這安紅他們在那爆料,我們的江財神是吧,博博士、現在我們的趙博士、墨博士、艾麗,哇塞,簡直是博博士。現在我們的冬梅也上去了,翻譯牛得不行了。路德訪談可能我見過的,全世界電視節目裏邊博士最多的了吧?妳說這個路德這腦袋,妳說他整來整去,整了個博士團,這可以說是中國歷史上前所未有了。那個火雞龔這個垃圾、這個爛人、這個垃圾!說人家路德不是嚴肅媒體、不專業,她大爺的!爛貨!全人類真是沒見過真是人渣中的人渣,就曾宏、莊烈宏、夏業良、郭寶勝、火雞龔、趙巖,這幫孫子!哎呦!垃圾呀!人類的恥辱啊!真是說他是豬都對不起豬、這些孫子,垃圾中的垃圾,真的是。妳看啊,路德先生壹年前就說存糧、存美金,過壹段時間妳們就會知道路德先生,路德訪談這些戰友多偉大,真的是!

哎呀,昨天晚上我實話,哎呀!我昨天晚上特想睡個好覺,結果也沒睡好覺。這幾個電話把我打懵了,把我給打懵了。所以今天早上我告訴了美國的朋友,他們都傻了。他說:“妳這個信息絕對準確,和我們獲得的情報完全對的上。”戰友們,我真的不想再說那麽多了,我說了也沒有用。路德先生訪談都說了,唉,我可以告訴大家,真的是中國人民將再次迎來人類上最大的人道災難。我壹個電話跟我家人跟我朋友,壹個信息壹個電話沒有,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說好了。就是我們家人、同事身上那點錢、那點糧食,也就是能撐上半年、七八個月?撐不了的,我都不知道以後該怎麽幫他們,我都不知道該怎麽幫他們,還有我能不能幫得了他們,真的是太可怕了!

就是糧食危機和共產黨瘋狂導致的人類災難,壹定是最低限度的餓死人肯定是百萬、千萬的餓死人、甚至更多。然後局部的大饑荒、傳染病,甚至局部人類的廝殺、搶糧。不能叫動亂,叫做饑餓饑亂,饑餓中的饑亂和小規模的、地區性的、人道的大劫難,互相為了搶食、搶醫療死亡。然後接著伴隨的病毒,壹定會的。戰友們這個病毒會……哎呦!我真的都不知道說啥好了,再說我都覺得有點,我都覺得沒法說了,戰友們!妳們壹定要做好思想準備!壹定更猛烈的、更壞的時刻還沒有到來。全人類都沒有人準備好,這幫流氓政客無處不在,操縱、虛假、僥幸、利用,太可怕了!我覺得上天真的到了該懲罰人類的時候了,這人類真是太貪婪了!現在大家靜的,妳又沒招兒,各國政府都沒任何招兒,就等著,就等著老百姓死!然後就是這個選舉、期盼著下個選舉,都在利用這個病毒。羥氯喹、阿奇黴素最起碼目前管用吧?沒招兒,不讓妳用。我沒招兒我也不能讓妳有招兒,妳看這是各國政府,我沒解藥我也不能讓妳去嘗試任何的解藥。我沒有疫苗,妳也不要去嘗試著去開發疫苗。妳說這世界上荒唐不荒唐?老天怎麽不能懲罰我們人類呢?在這個問題上全球沒好人,全球沒有好人吶!

現在這人類多災難!中國14億人我就讓妳吃羥氯喹妳吃得起嗎?妳上哪吃去?美國讓妳吃羥氯喹,是所有人都能得到羥氯喹嗎?什麽人都能得到羥氯喹嗎?那非洲人能得到羥氯喹嗎?這個不公平不就顯現了嗎?面對饑餓、疾病、傳染病、人道大災難、糧食大災難,他是不是有人能生存下來,有人他就存不下來?存下來的人和不能存下來的人,他是靠什麽來平衡的?不就是靠權力嗎?不就是靠個人的實力嗎?沒有僥幸的,誰都知道。但是這些政客都覺得自己死不了,那共產黨的高官現在越來越堅信只死窮人,只死老百姓,不死自己。那中國人現在愚蠢到啥程度呢?還要壹切聽黨的,壹切都是黨的,為黨而獻身吶!妳那個身妳獻妳是要花錢的。妳獻身給共產黨?是啊!妳把妳燒了是吧?妳太看得起妳自己了,那火葬場不是隨便燒妳的,妳上八寶山燒燒,妳看讓不讓燒?妳給多少錢都不讓妳燒。八寶山壹天限額不超過30個人,妳能燒的了嗎?地方火葬場燒,妳付得起錢嗎?燒完了妳了,妳買得起骨灰盒嗎?妳燒完了,妳買了壹個骨灰盒,妳買得起墓地嗎?還妳老往上蹭。壹切都是黨的,壹切都聽黨的,我為黨獻身。別傻了,人家讓妳獻身嗎?妳得花錢才讓妳獻身呢!

現在,中國人終於要付出代價了,重慶、武漢、所有的下遊,還要上遊、中上遊,這大水放到啥程度?妳們知道重慶大水放啥程度嗎?我昨天真的是……我昨天要真是那會我直播的話,我會控制不住的。我的同事和朋友壹家九口人,仨找不著了。仨找不著了,她也不知道死了,找不著了。這孩子曾經給我服務過3年,她離開我的時候,給我借三十萬塊錢要買房子。說這個、因為她突然要走,然後她先生家裏面生意,就需要她回去。她當時說給她先生兌壹半錢買房子,大概200萬吧!她借30萬塊錢。當時我說妳不用讓他買,我給妳200萬,妳回去吧!這孩子回去以後說借兩年,不到壹年把錢給還回來了,而且經營的非常好。在重慶市裏邊買了房子,叫什麽、什麽區那叫?叫什麽?現在想不起來了。什麽區啦!特別好,她說她家裏9口人,仨找不著了,這孩子簡直快瘋掉了。上哪找去?誰都在半夜裏邊,突然大水壹下子淹了幾米高,妳想嚇不嚇人吶!關鍵是重慶,她那叫什麽榮啦?叫什麽榮區啦?想不起來了,叫什麽榮區了。說很多人都是住地下室的,很多人都是住地下室的。她說地下室沒見有人出來呀!救人的人,她說是有人來救,有拉走屍體的。她說沒見壹個穿警服和穿軍服的,都是穿的那個黃杠杠的馬甲,連警察都不讓妳穿,不讓妳拍照,不讓妳弄,信號也都不好。她說第壹個崩塌的就是手機信號,電信局給它關了。妳想想多可怕!對,榮昌區,對,戰友厲害,榮昌區、榮昌區、榮昌區、哎呀!榮昌區。那個榮昌區有個叫什麽榕啊!就是壹個木壹個容,什麽榕街啊!她住在那,什麽榕小區、什麽榕小區,那個開發的。榮昌區,對。

大家在四川有親戚,妳們問問什麽時候信號沒有的?包括突然間很多人的手機裏邊信息全沒啦!找都找不著了。妳這幫王八蛋,妳說到了什麽程度。他能在黑夜裏邊給妳放水,妳說這國家、這政府,妳說這什麽王八東西吧!妳說那糧食那毀了多少?那東西毀了多少?妳有數嗎?然後再放就是武漢了,武漢又倒黴了,兄弟姐妹們。這不可怕。我們的美女科學家,她那憂心新世界的表情,我看了心都疼,太天真了!我們的科學家。我告訴妳,下壹次再放毒,放的毒比這還誇張。大家等著吧!哎!沒轍,

我們不是超人。我們也不是什麽天使,我們真拯救不了人類。這個人類的貪婪到現在,這種自私沒辦法。我不給大家說了,我得趕快上壹個視頻會去。簡單的說,我今天真不想說,太沈重、太沈重!不想是跟,我就想讓戰友睡著覺,快睡覺戰友,我收到妳信息了,我為妳馬上臨時直播。昨天瑪莎給我發個信息,七哥,我組成了G-TV訪談,跟郝海東先生和葉釗穎女士、還有長島哥,這些喜馬拉雅農場的大咖們。我說這好事,這訪談就像類似於鑰匙瀾那種的,鑰匙楊、楊瀾那種的,妳別想歪了,那種訪談叫高層訪談。所以瑪莎很厲害,就是馬上抓住時機,高層訪談了,跟楊瀾壹樣專玩高層、專玩高層。然後七哥、然後呢!我要采訪妳。不用,我說妹妹,我不接受妳采訪。我說我這幾天,都快累死我了,天天訪、天天訪,把我訪的快沒有壹點時間了,真的放個屁的時間都沒有。哎呦!結果說完特別後悔。我今天早上給瑪莎說,妳是不是生七哥氣啦!回家紮小人、紮七哥去了。瑪莎好可愛,真是抱歉。我真的這兩天,我就想沒時間直播。但咱這戰友說感動了,抑郁癥剛好,這兩天讓他擔心的司法部文件。

司法部文件我們路德先生能解讀的,千分之壹也沒有。我再告訴大家,司法部的文件這只是剛剛開始,司法部的調查、公開的案件,連開始都沒開始。妳想想那妮可 戴維斯、那個女孩,妳想想那pose 擺的這樣,是吧!那這樣、這樣是吧!都跟啥人照的像?妳說她閑著了嗎?那女孩她能閑著嗎?雙胞胎,能閑著嗎?從洛杉磯到夏威夷,到華盛頓多少人被她撂倒了。她能撂倒咱們這窮戰友嗎?只撂倒有權、有勢、有錢的人,何況又是共產黨的深度潛伏的特務。對不對?

每個都喊lady may,每個人都拍lady may,lady may 現在、全世界都出名了。

妳說那姐倆,妳像那劉特佐花多少錢在美國?那bruno 吳、吳征、鑰匙瀾花多少錢?那馬雲花多少錢對不對呀?這還不說,香港政府派出多少明星、名人花多少錢?我告訴大家,未來妳會看到壹個香港的壹個大明星、壹個女明星,就為了也摻和這事,叫很多人給睡了而且還傳染上了病,最後是回到了香港很少再出面了。因為啥?她想弄1億美元呢!以為在美國待過,回去當明星了,然後認識幾個政客,就來了、也來遊說、遣返郭文貴,幾乎染了壹身病,這都會公布出來的。還有壹個妳想想,那吳征跟FBI官員都壹起跑蒙古包去,“吭喳吭喳吭喳”跳舞去了,妳說那人還能讓他呆著嗎?那得多少啊?昨天路德我沒看,有戰友發的、我在推特上看的,我特喜歡路德這句話:“這是壹條線啊,這是壹條線!”路德太可愛了!我向妳們保證,我基本上沒跟他說,我基本上沒跟他談這事,很少。這就是路德,他這腦子就這麽厲害。咱的戰友妳看,昨天我們幾個博士,艾麗、趙博士、墨博士、博博士、還有安博士,這麽多戰友,安紅解說多好!還有我們的冬梅。

這事早著呢,那華爾街的人、Steve Wynn、黑石、蘇世民、海航。那海航王健死了,陳峰還沒有死,花多少錢在美國?陳峰的哥哥陳國慶在紐約花多少錢?那得多大呀?那董克文的錢誰付的?馬蕊強奸案的錢誰付的?華盛頓那兩個騙子Micheal Waller 、Wocheal Waller這個傻貨,在對質中直接說了,“我這個錢是第三方付的”,他的律師叫Crius、神經吧唧的貨,當時把那些欺民賊高興得不得了。他自己承認的錢是第三方付的。誰給妳付的?馬雲、吳征、鑰匙瀾,為啥給妳付啊?博訊那個孫子孟維參自己承認,在庭審的時候,他說我的錢是第三方給我付的。妳說那博訊都自己承認了錢是第三付的,我們馬上把他送FBI去。誰給妳付的?當年董克文召開的案子、還有梁冠軍那個孫子,咋不出面了?FBI把妳整怎麽樣了?妳都不吱聲了。熊憲民這個孫子最起碼五次被FBI帶走了,自己不說他,知道了嗎。他每次出來,我沒發現屁股開花,但是那孫子五次被帶走了,肯定最後去瑞克島。所有熊憲民說的料都是韋石、吳征給的,他不配當共產黨的間諜,妳看他那個德性,他給間諜當孫子人家都不要他,誰要他呀?他弄點現金全給他兒子了,喬治華盛頓大學的、給他兒子存了。他兒子以為把錢存了就沒事了,他會把他兒子給害死的,這個孫子!他的所有的信息都是,就是博訊孟維參他是背後的那個真正的“背”——控制他的。還有在法拉盛玩的那些像三十塊錢、四十塊錢的妓女、還有那些人,還有威脅、控制華人的,背後大佬之壹就是孟維參。妳想孟維參能回河北,當時是我哥們張越——那是搞情報出身的、政法委書記,親自接待了他。那安全部親自打電話讓張越書記要接待孟維參,因為他娘死了,他要回去照看他娘。那是啥身份妳想想?當地政法委書記親自陪,什麽概念?安全部部長親自陪吃飯,孟維參這個孫子!孟維參的弟弟在北京最起碼幾億的資產,到處是房子,叫孟維星吧,哇塞好多豪車呀。妳想想熊憲民那傻貨、傻球蛋,怎麽可能輪得著他呀?他就真的是垃圾,人家用他的。所以怎麽輪得著他呢?

但是路德先生抓了壹個點,抓得很對。為啥他們的推和行動的點和這個文件暴露的壹樣?還沒輪到法拉盛,還沒輪到中國城呢。我可以毫不忌諱的,郭文貴是最早給美國FBI提供, Nikie Davis是間諜和吳征是間諜的文件的。這是我和他們合作的,只不過沒有加入他們的系統,我不會加入他們系統的,那太小看郭文貴了,但這是我跟他們合作的。孫力軍在澳洲的這些組合,日本那個叫什麽競天鹹鴨蛋的這個孫子,還有那個叫朱萬利的壹個女的這個孫子,還有澳大利亞的雞腿潘這個孫子,全部都是吳征的下線和孟維參的下線。還有加拿大那個什麽黃河邊、黃河大便,這孫子更是了。我壹看就受不了,這人讓妳看了就憋屈得慌,長得憋屈的就是這個孟維參、熊憲民,還有黃河便這幫孫子,還有那個夏業良、郭寶勝,妳看以後就,這幫孫子就沒法看,還有李洪寬那個王八蛋、那個垃圾、那個孫子這不得好死。妳看這孫子他兒子也不要,這小子也拿錢,走著看吧。這孫子到現在沒拿美國護照,幾十年了李洪寬沒有美國護照。美國政府不給他,就是知道這小子不是好東西,這小子拿共產黨的錢,到現在沒有美國護照,他連綠卡都沒有,這孫子,這多可怕!郭寶勝還騙了個護照,用牧師騙了個護照。還有那個傅希秋,接下來大家會看到傅希秋,司法部的都會公布出來,他不是成天去FBI嗎?永遠去FBI的路上,像傅希秋這個垃圾、假宗教人士、來自黨校,到處騙錢,壹定會的!大家看著吧。

個、十、百、千、萬,(在線)七十多萬,這也太厲害了吧!行了,兄弟姐妹們,司法部的文件100%的佐證了爆料革命所講的事實。爆料革命所講的事實,連北朝鮮都賣。郭文貴這條命是北朝鮮整個國家加上所有中共抓捕美國所謂在中國的特務,以及上千億美元資產和澳門賭場的幾大牌照,然後華爾街幾個上萬億美元的大佬。然後遊說的是美國川普總統,當時剛剛當選。遊說者,中國習近平總書記和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安全部長和安全部副部長,還有孫力軍、還有香港政府林鄭月娥、香港律政司司長、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

妳說這中國歷史上有嗎?還有鑰匙瀾、Bruno Wu,中國第壹妓鑰匙瀾。我滴娘啊,子宮都切了。聽說抓楊瀾的時候,妳說這警察也夠壞的,說檢查妳楊瀾。妳不是說郭文貴說妳說謊了嘛?我要檢查妳的子宮,到底有沒有被割掉。結果是男人檢查,妳這警察也夠壞的。妳找個女士、護士檢查,妳找個男的檢查,壹檢查子宮真沒了。說妳子宮沒了,郭文貴咋會知道?哈哈,妳說郭文貴咋會知道?這楊瀾她氣死了!哎呀,這吳征被湊得鼻孔竄血的,上吐下瀉、大小便失禁,這楊瀾被男士檢查子宮,這也夠慘的,是不是?所以說老天爺不會放過壹個壞人。說妳看steve wynn大船賣了,查壹查steve wynn大船最近賣了。老婆的飛機和他的飛機也賣了。他最近要買壹個小船,竟然還找到Lady May有沒有可能買?這不是神經病嗎?然後華爾街幾個大老板,妳看都非常瘋狂。

所以說現在全世界終於明白了,但是已經晚了。脫鉤,那不是說妳能脫,脫鉤的前提是對方也有鉤,妳也有鉤,妳才能脫。對方的鉤變成直的了,妳成鉤了,妳鉤誰去啊?妳跟誰鉤啊,脫啥鉤啊?它的鉤都沒啦,是不是?妳像鑰匙瀾子宮都沒啦, 妳還談啥生孩子的事,這不是扯淡的嘛?這不可能的事,對吧,不可能的嘛!所以說,過去談脫鉤妳覺得有價值,現在脫鉤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了,還以為買了什麽金融產品。

大家千萬記住,很多戰友不要有投機爆發心理,妳買了那200倍的杠杠意味著什麽嘛?我跟妳100%保證,妳千萬記住啊,昨天和前天很多人跟我說,妳買的那個金融產品,共產黨港幣崩塌了,人民幣崩塌了,妳買那金融產品。跟共產黨的錢沒了,跟妳這個產品半毛錢關系都沒有。就是妳贏了,共產黨壹分損失也不會給妳。妳輸了,共產黨壹分錢也拿不著。妳買的是美國和西方銀行保險公司,它給妳做了壹個保險產品。200倍也好、2000倍也好、20倍也好,是它給妳做了個賭。嚴格講,妳買的是共產黨進火葬場的,共產黨被火葬啦,妳買的中間那殯儀公司賣骨灰盒的,還有那個殯儀公司的股份。它說,妳看它這進火葬場了,我這有利潤,是吧。妳買的嚴格講,是共產黨燒冥紙的冥紙錢。跟共產黨半毛關系都沒有。香港港幣倒塌跟香港政府,它壹分錢都不會賠妳的。妳買的是壹個香港政府的冥紙,香港政府的港幣死了,香港政府死了,妳這個冥紙,只能燒壹下去。但是我要告訴妳這個保險公司,幾乎從歷史上來看,如果真的港幣倒了,基本上全部破產。美國公司我賣給妳1000億產品,就像卡爾巴斯賣的金融產品。咱們的其他公司啊,我現在不能說,也買了壹億美元。那個基金買了10億,我讓它馬上退出去,妳不要買那麽多。因為妳不用想,妳買10億美元,到那時要給妳多少錢?我看看,要給妳800億。200倍的杠杠結算以後,大概800億。800億美元給妳什麽概念知道嗎?100%的這個保險公司,這幾家公司,什麽AIG呀、聯合產品壹定是破產的,人家不給妳。不用給妳啥概念?妳連本都沒了。妳甭說那800億了,妳買了1億是800億。妳買了1萬是80萬。不是200倍,1乘以200。它是經過折算以後,大概1億變成60億,10億變成600多億吧,再加壹個增加,加壹個1.2倍,800億吧。所以說,最多妳是66倍的獲利,加上個0.2,然後過了10以後。那就是10億是800億,1億是80億,1000萬是8億。

但是妳記住,它要宣布破產了,妳連毛都沒了、本都沒了。所以說記住,永遠人世間它都是有規則的。當妳想貪的時候,就像我渴了喝杯水行,妳想把大海給喝幹了,妳就會被大海給淹死。妳永遠別想著把海能喝幹,妳喝不幹的。真讓妳有800億,妳幹啥去啊?妳有80億,妳幹啥去啊?我聽說有些戰友投了這個產品,我覺得太瘋狂啦。這不是妳玩的遊戲,妳像我說的那家族基金,還有對沖基金,它買了又不是它的錢。妳賠了,它收妳3%管理費;妳掙了,它收妳純利潤的20%。就是說給它溝通溝通,妳投的錢大,它可能收妳10%或5%。反正賠、掙它都贏。管理費它收吧,掙的錢它收吧?賠了錢它不管,也收妳管理費。妳怎麽能投呢,那不可能,對沖基金它玩的就是這個啊。

所以說,共產黨人民幣變成了冥幣,港幣變成冥幣這是百分之百的,我告訴妳1000%的,只是時間的問題。但是它死亡跟妳買他的產品壹毛關系沒有,它不會給妳壹分錢,是中間妳買了壹個冥紙份子。這個冥紙能不能變成妳有效的錢?可能性不大,很小。全世界的經濟都會崩塌,人民幣沒了,港幣沒了,全世界都崩塌。賣給妳金融產品的人也都沒了,妳找誰要去?妳拿著菜刀到時候華爾街找人去?妳誰也找不著,沒人搭理妳的。上法院法官說:回家等著吧。弄不好,妳到曼哈頓來還給妳quarantine14天。

今天安紅姐在路德節目中為七哥流淚。這啥意思啊?感動我的呢,文清愛七哥。我那安紅妹妹對7哥好的就別提了,我都不敢見安紅,這壹見就怕控制不住。這個安紅也讓七哥流過好幾次眼淚,好幾次看到她在那兒喝酒太感性,我壹看她喝酒,我抽壹下子眼淚就出來了。不行,所以我現在不太敢看路德的節目。壹看到路德那個可愛的樣兒,我就想掉眼淚。我壹看到這個安紅啊、還有博博士、安博士,我們的那個安博士真厲害、趙博士啊、艾麗,妳看扯了個嗓子,艾莉好幾次把我感動的,說到這個七哥的時候艾麗就是用全身心在說,連著幾次。因為我是當事人啊,戰友們,妳們不是當事人啊!故事是我的故事,我是被這些戰友這樣的感動和愛,我能不感動嗎?所以說控制不住的眼淚呀。“愁就白了頭”。有時候被戰友感動的白了頭了,這個安紅妳別哭啊妹妹,妳這壹哭七哥都受不了了。我跟她不喝酒、喝果汁。太多偉大的戰友,感動至極啊,感動至極!

哎呀,現在我得準備G-Club、G-Fashion的事去,開會。看看我們希望、努力,最後這個全世界遇到經濟大危機、人道大危機。中國人甭說吃草了,妳吃不著草,妳能有吃草的機會妳就是幸運了,感謝王岐山吧。準備更多的糧草彈藥,新中國聯邦做好全球金融災難時刻,看看能發揮什麽樣的作用?G系列為救中國同胞,新中國聯邦能發揮更好的作用。請壹起為全世界人民、全中國人民、西藏、香港、臺灣人民祈福吧!安紅妹妹,還有所有的兄弟姐妹們、戰友們,第壹,不要哭啊,這個七哥比妳們想像的強大,我們現在沒有哭的本錢,必須贏。第二,這個司法部這個文件如果導致妳非常不舒服、睡不好覺,千萬記住這是錯誤,壹定要睡好覺,這只是剛剛開始。第三個,我們的班農兄弟班農大師將有大動作,將有大動作啊!很嚇人!這個人絕對是個戰神,平頭哥,動物界的平頭哥,這叫蜜獾啊蜜獾。蜜獾那絕不妥協的,絕對是。平頭哥,他確實有點平頭哥那樣。大動作!絕對是這次共產黨惹了班農是找死呢,所有的這些人是找死呢。放心吧,所以對爆料革命是好事兒,所以說放心。他8月31號開庭的可能性不大,因為他沒啥證據,可能要推遲吧,聽說是啊。昨天我問他如果是8月31號開不開庭?他說可能要推遲。但是如果他要是31號開庭的話,我們就去支持他;不開庭,咱們就等等消息吧。

然後全世界各地的戰友們,這個G-Club、G-Fashion請和各地妳們農場聯系,還有看我的蓋特。昨天晚上有人把我們的蓋特又給全部刪除了。因為咱有壹個由戰友組成的這個後臺管理,就是現在後臺管理肯定是有特務了。這事已經發生兩次,全是後臺管理人員幹的,那現在是哪個特務早晚會找著的。

另外壹個加拿大那邊事兒很麻煩。咱可記住啊,加拿大農場壹分錢沒有拿到,壹分錢沒拿到!妳像人家俄羅斯瑪莎妹妹昨天、前天、大前天,匯了幾筆都到了。包括歐洲、西班牙國家都是通過瑪莎幹的,很厲害,瑪莎。加拿大農場壹分錢咱沒拿,加拿大跟咱法律關系沒有。但是加拿大被加拿大的證監會所欺負,江財神已經發起了法律攻擊,我們全力支持。我剛剛給這個法制社會、法制基金發信息,我說我建議妳們強力支持江財神。江財神是喜馬拉雅加拿大農場的法人,所以他是法定的反擊者,希望跟他壹起能為戰友們討個公道。那很少錢,他那兒才兩三千萬美元。說實在話,這壹說話有點不地道,今天跟江財神說了。江財神最早推出來喜馬拉雅加拿大農場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壹幕壹定會發生。但是我們需要瞞山過海,讓他成為壹個目標,都去告他、都去攻擊他,所有潛伏在喜馬拉雅加拿大農場特務都去攻擊他。然後呢咱很多戰友的錢還暫時被被封,但是掩護了加拿大的很多戰友把大錢,幾千萬的、幾百萬美元迅速地投資成功,叫借款成功,這就是咱們必須有的戰略。妳跟共產黨對抗的時候,妳壹定要記住聲東擊西,指東打西。所以說共產黨所有的精力、潛伏的精力、法律訴訟、法律超限戰全對著老江去了。老江在那兒傻乎乎的,來吧來吧像熊瞎子似的,對我開戰對我開槍。我們悄悄的從下邊把戰友掩護離開了,他的使命已經完成了啊,喜馬拉雅加拿大農場江財神剩下反擊吧。他反擊成功了,立了威,救了戰友,江財神將重生;如果江財神輸了意義,妳就白白當了壹次前線掩護的假前鋒哨,引開了敵人。但是妳法律贏不了,那妳是個loser,喜馬拉雅農場跟G系列再也沒關系了。我們只尊重贏家、勝利者,絕對不允許輸家來代表戰友,那不管是誰!親爹二大爺也不行,很現實。

各農場如果妳沒能力、沒實力,妳像瑪莎、小皮匠、山地謙謙、圖桑面具先生、Sara、安紅、木蘭、老班長、魔女、草根哥、臺灣的小寶、大牛、巴黎姑娘,長島哥那就不用說了,妳想想阿炳、我們美東的阿炳妹妹。這些人妳想想,這回妳看看阿炳問我就沒超過十句話,阿炳啪啪啪啥事就都做了,妳能想到壹個華盛頓區就這麽厲害嗎?是不是?數額不大,但是做的極為成功,又快又準。長島哥那就別提了。妳看我們左媛那天帶著新疆小哥,對了新疆小哥、左媛妳要跟Zack聯系壹下,班農先生讓妳們上戰鬥室。新疆小哥英文非常好,包括我們那天去的春風,要讓妳們上戰鬥室,請跟Zack聯系。對不對?妳能說不行嗎?這是實力,妳想當喜馬拉雅農場,妳看妳的實力,對不對?沒實力不行!這是說不完的話,說說不直播就直播壹兩個小時。我得洗澡去了,早飯午飯都沒吃,剛才只吃了壹個牛角包,然後就喝了杯咖啡。

壹起為全世界新中國聯邦、香港、臺灣、西藏同胞、戰友們祈福。阿彌陀佛!

我剛才日本007忘說了,戰友還有誰?我把誰忘了,加拿大的卡麗熙、卡麗熙,我們加拿大的卡麗熙我都給忘了,還有誰?我們的郝海東先生就不用說了、兄弟,葉釗穎就不用說了,我的美女科學家正在那廢寢忘食工作著,路德先生也就不用說了。還有誰呀?韓國!對了,我們的樸隊長、樸司令,還有我們的哈恩美女、樸司令、樸司令、哈恩美女、哈恩美女。今天早上壹個戰友發信息說不能讓路德再吃胖了,不能讓路償吃胖了。好妳們跟路德先說,我不好意思跟他說,說他他受不了。

VOG現在是肯定的,VOG是什麽方案?戰友,VOG那邊跟這邊沒有任何法律關系,但是由於大家都是對著這邊來的,在法律上沒有關系。現在是VOG的戰友,我再重申壹遍,妳的錢所有妳匯的錢Sara正在逐壹回復。然後未來妳的選項是妳可以轉換成G-Club,妳可以轉換成G-Coin、G-Dollar就是妳可以換成這個,然後妳也可以換成借款,妳們都可以跟Sara直接聯系。這在法律範圍內的,過去沒有半毛錢投資跟G-TV半毛錢關系沒有。西班牙文戈七雄太可愛了,絕對戰友,最關鍵的時候開幾個小時、幾個小時去辦事,絕對是。英國大衛,我老把大衛兄弟給忘了,大衛兄弟為啥我老忘,英國大衛妳們知道我嗎?就是英國出了幾個很壞的壞蛋,我就有壹種所以大衛兄弟就吃瓜烙了,知道嗎?但是我大位兄弟心胸挺大,我每次忘他他也不說,不像瑪莎和木蘭,每次“七哥又沒說我”,她每次都可在乎了。我的大衛兄弟也不在乎,整的我的大衛兄弟老吃虧,大衛兄弟…說10遍以上。澳大利亞是肯定的安紅、木蘭妹妹,沒說。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