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學的管理者必須站起來對抗北京的專制影響

新聞來源:National Review《國家評論》;作者:Jimmy Quinn|吉米-奎恩;發佈時間:August 23, 2020 6:30 AM

翻譯/簡評:文曉於Lisa;校對:Julia Win;審核:InAHurry;Page:刀削麵面

簡評:

中共的專制影響就像它製作的中共病毒一樣在全世界蔓延。中共通過藍金黃等手段,已經將魔爪悄無聲息的伸向了美國的各個領域,不僅政界、商界,就連美國的學術界都充斥著中共鬼魅的踪影。臭名昭著的孔子學院只是美國高校被中共滲透的冰山一角。各大學在中共國通過與當地學院合作一起開辦教學項目,為他們帶來了豐厚的利潤,以至於當來自中共的壓力影響到高校開放的學術討論,以及學生和教授的安全時,各個高校全都選擇了保持沉默。

郭文貴先生領導的爆料革命,帶領中國嚮往自由民主的人們,最先向全世界揭示了這其中的真相。世界上正義的力量正在行動,全方位抵制中共已逐漸成為西方世界的共識。不滅中共,中共就會滅了西方的自由民主與法治。與中共的戰爭是正義與邪惡的戰爭!中共的千人計劃毀了多少在美華裔精英的前途!與中共勾兌、共舞的下場,輕則是個人榮譽、個人信譽喪失,重則會失去生命。香港同胞正在用生命和鮮血為代價,警醒美國,告誡世人:中共是魔鬼!而與魔鬼做交易,最後的結果只能是出賣了靈魂而墮入地獄,成為魔鬼的囚徒。

美國大學的管理者必須站起來反抗北京的專制影響

插畫:Edgar Su/路透社

中共試圖讓美國校園變得更不利於無拘無束的學術探討,並讓學生和教授來覺得更危險。不能讓它得逞。

由於多所美國大學在秋季學期進行網上授課,一些大學教授擔心,中共會試圖對與北京政治敏感性話題相關的課程進行監控。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週三報導了,因為中共病毒大瘟疫和中共國對香港異議人士殘酷鎮壓,美中關係還在繼續走下坡路,為此,教員們正採取措施以保護學生們免受中共監控。

數字化課堂是潛在安全漏洞的突破口。被大學廣泛使用的視頻會議平台Zoom近幾個月來面臨著屈從於中共國政府施壓的指控。例如,6月,Axios報導了該公司暫時停用一名美國異議人士的賬戶的新聞,因為他參加了一個關於天安門廣場大屠殺(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的虛擬小組討論。但即使是使用其他視頻會議軟件的大學,也仍然存在被監控的可能性。根據香港的新《國家安全法》,北京宣稱有權起訴任何在中共國境外發表其認為具有顛覆性言論的人,無論該言論是否來自中共國人。北京已經對美國公民提起了“散步顛覆性言論”的指控。雖然中共國學生以前也曾因在美國的言行而受到騷擾,但該法律所宣稱的,令人震驚的普遍管轄權,將使他們面臨更大的風險。

所有這些都驚動了不少美國的教育工作者。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政治和國際事務助理教授羅里·特魯克斯(Rory Truex)告訴華爾街日報(the Journal),他將警告學生他的課程會觸及中共國政府關注的話題。他還將引入一個系統,學生提交的作業可以標上數字代碼,而不是他們的姓名,這樣,他們就不會與書面作業中表達的觀點相掛鉤。在為《中共國檔案》(China File)撰寫的一篇評論中,特魯克斯(Truex)和其他四位導師也為教育工作者提供了建議,認為教師們應該通過制定錄製課程政策等措施,克服確保在線課堂免受中共的監控的困難。

推特上一些人批評了特魯克斯(Truex)的言論,認為這是對中共專制主義的遷就。但特魯克斯(Truex)並不是一個面對中共國壓力而退縮的人。就在幾個月前,他呼籲教授們開展“言論自由行動”,在這些活動中,可以討論讓北京不舒服的並迫切需要解決的人權問題。他和其他教授們在這個學期採取的措施只是反映了現實:即中共正試圖在國內外的課堂上扼殺言論,而保護學生是維護安全、開放的學術環境的最佳方式。

特魯克斯(Truex)和其他教授覺得不得不通過自己採取措施來保障校園內的基本自由,這說明大學管理者沒有能做到這一點。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團隊聯繫了文章中提到的學校–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哈佛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賓夕法尼亞大學(the Universtiy of Pennsylvania)和阿默斯特學院(Amherst College),但他們都拒絕對此發表評論。對於他們的新聞辦公室來說,發表一份文件聲明,重申他們對學術表達的承諾,並為那些可能因參與大學課程而面臨法律困難的學生提供支持,這本來是非常簡單的事情。相反,他們選擇了保持沉默。

美國的高等教育機構是否能夠勝任抵禦外國干涉的任務?如果近期的事件可以作為參考的話,答案是否定的。

舉個最有名的例子-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s)。這些由中共國政府資助的研究中心存在於世界各地的大學中,主要側重於文化和語言研究。它們中的少數學院真正採用了強硬的方式來施加影響,但眾所周知,它們會通過塑造研究項目以強化中共的言論,損害學術自由,並在此過程中改善當地人對中共國政府的看法。大部分的孔子學院是在2007年至2010年期間,通過與大學管理部門簽訂不透明協議而建立的。由於這些協議缺乏透明度,加上其限制性的保密條款和授予第三方人員的控制權,導緻美國大學教授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在2014年建議各大學關閉他們的孔子學院。然而,美國大學教授協會(AAUP)的警告基本上被置若罔聞–直到美國政府介入。

在過去的兩年裡,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s)已經開始面臨來自美國官員更加嚴格的審查。 《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The 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禁止主辦孔子學院的機構從國防部(the Department of Defense)獲得研究經費。從該規定頒布至今,幾十家孔子學院已經被關閉。根據美國國家學者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的最新統計,以前美國曾經有100多家孔子學院,而現在只有75家。美國國務院(The State Department)上周宣布了新的規定,將把負責協調在美國的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s)活動的機構視為在美國本土的任何其它外國政府機構,使其受到更嚴格的信息披露規則的約束。在不久的將來,剩下的75所孔子學院也很可能最終被關閉–但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政府官員,而不是大學管理層。

不過,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s)只是美國高等教育與中共國接觸的一小部分,川普政府正在敦促大學管理者解決這種接觸所帶來的全部問題。美國國務院(State Department)的一位高級官員最近致信美國高等院校(US institutions of higher learning)的管理委員會,提出了他們可以採取的一系列措施,以限制來自中共國的專制主義影響。有一些具體的政府行動可能會產生巨大的影響-例如,加強對大學接受外國禮物的披露規則,但最終,大學管理者自己需要站出來。

在大學為秋季學期做準備的時候,華盛頓郵報(The Journal)的報告給我們的教訓是顯而易見的:太多的行政部門未能抵抗中共在大學校園裡的影響。太多的教授只能依靠他們自己。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the National Committee on US-China Relations)最近的一份報告發現,在涉及中共國的行政決策中,很少會徵求以中國為教學重點的教員的意見。報告說:”這種脫節帶來了一系列風險,從簡單的政策錯誤,到無法預測對大學重大決策的影響,再到損害學術自由和開放探討的核心價值。”包括哈佛大學(Harvard)和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在內的幾所大學都在中共國開設了運營機構,這些機構通常是與中共國的大學聯合運營的,這讓人們擔心這些大學會為了在中共國立足而犧牲學術誠信的基本原則。

教授個人不應該覺得自己別無選擇而只能自己填補管理者留下的漏洞。中共國政府試圖讓美國校園變得更不利於無拘無束的學術探討,以及讓學生和教授覺得更危險。如果要挫敗中共的企圖,學校自己(而不是教育工作者或聯邦政府)必須帶頭行動。

JIMMY QUINN is a William F. Buckley Fellow in Political Journalism at National Review Institute. @james_t_quinn | 吉米奎恩(JIMMY QUINN)是國家評論研究所(National Review)的威廉-巴克利政治新聞研究員(William F. Buckley Fellow in Political Journalism)。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