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機製造商大疆應被制裁

新聞來源:The Epochtimes《大紀元時報》;作者:FRANK FANG;發佈時間:2020年8月20日

翻譯/簡評:CharlesS;校對:leftgun;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簡評:

誰能想到一個小小的無人機也有可能是中共監視和竊取信息的工具?

美國無人機市場佔有率77%的中共國公司大疆,近日被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 呼籲予以製裁,原因是該公司非法竊取關鍵基礎設施數據、執法數據、甚至個人手機的識別數據等。

大疆的行為有如華為、微信、抖音,也許也是中共超限戰中的重要環節。文中提到的行為手段,對比超限戰的思路:

利用無人機絕對的市場壟斷地位,絕對的低價:無限手段,任何陌生的地方都可能成為戰場。民用無人機,誰會想到電影情節居然真實發生,只不過換成了符合這個年代的科技,除了竊取信息也許還能做更多。非均衡:中(共)國製造,血汗工廠以及有目的性的軍民融合打造的低價,在市場佔有率上所向披靡。 “真” 武器比不過,還有這麼多種中共國製造。而對各種數據的盜取,正是體現了中共對信息的渴望,這是全程調控所要求的對信息的掌握。為什麼,因為超限戰十分強調共時性,需要對有限目標採取無限手段。可以聯繫一下最近對班農先生,或者實際上是對川普競選團隊進行的法律超限戰,掐著時間節點,用非對稱的方式,最小耗費,達到一個目的:阻止川普連任。

拋開這些不說,大疆成立之初彷彿也是一家能體現出中國人聰明智慧的公司。然而2017年中共國出現的匪夷所思的”無人機擾航” 事件,以及有關部門迅速出台的法規,一下掐住了大疆的咽喉。不得而知今天的大疆和當年的”大疆” 是否發生了轉變,我們只知道在中共治下,不會存在所謂的”民族企業” ,最終都會成為中共的工具,或者羔羊。正如美國傳統基金會所說,中共有著政府或者企業用慈善活動掩飾惡行的優良傳統,那些企業家或自願或被迫,但真的做了幫兇就安全了嗎?看看海航王健,還有其他商界大佬的下場,還是再次呼籲有良心的中國企業家站到正義的一邊,為中國人真正做出貢獻。

報告稱,美國應制裁中共國無人機製造商大疆(DJI),由於其向中共國發送數據

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正在呼籲川普政府對中共國無人機製造商大疆(DJI)施加製裁,因為它收集的數據可能會落入中共國政權的手中。

8月19日發布的報告稱,中共國無人機在美國收集的數據可能包含關鍵基礎設施的精確位置和敏感信息,包括公民領袖的位置,他們的活動和聯繫。

“根據中共國法律,中共國公司無法拒絕中共國政府要求提供數據。考慮到收集到的各種數據,存在著這些信息可能被發回給北京的風險。”報告的合著者勞拉·里斯( Lora Ries)對《大紀元》說。她是該智庫的高級研究員。

美國傳統基金會呼籲將大疆列入美國的”實體黑名單” 中,由於其產品存在收集用戶數據的安全漏洞,以及大疆被認為參與了對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的迫害。美國公司被禁止與列表中的實體開展業務,除非它們獲得特殊許可,

大疆製造的無人機在美國非常受歡迎,它總部位於中共國南部城市深圳,是全球最大的商用無人機製造商。

根據市場研究機構”無人機行業見解”(Drone Industry Insights)的數據,截至去年10月,大疆在美國的市場份額接近77%,其次是美國科技巨頭英特爾(3.7%)。另一家中共國無人機製造商昊翔(Yuneec)以3.1%位居第三。

該報告稱,美國目前有超過385,000架商用無人機在運營,相比之下2016年只有50,000架商用無人,數據來自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他們要求無人機操作員註冊其無人機。

這些無人機中有許多都被美國政府機構使用。根據巴德學院無人機研究中心3月份的報告,美國的1578個州和地方警察,警長,消防和緊急服務機構”被認為已經獲得了無人機” 。

報告稱,美國有970多家公共安全機構使用大疆或昊翔製造的無人機。

美國陸軍,五角大樓和內政部已禁止或停飛中共國製造的無人機以防止間諜危險。

2017年8月,美國國土安全部(DHS)在未加密的公告中發出警告,稱大疆正在“向中共國政府提供美國關鍵的基礎設施和執法數據”。國土安全部於2019年5月再次發出類似警告。

安全顧慮

傳統基金會強調了大疆無人機的安全漏洞,總部位於巴黎的IT安全公司Synacktiv和總部位於華盛頓的網絡安全公司River Loop Security的兩項最新研究對此進行了詳細介紹。

Synacktiv在7月發布的一份報告中對Android版的移動應用DJI Go 4進行了反向工程,該應用允許用戶通過其電子設備控制大疆無人機。研究發現該應用程序正在收集大量的個人用戶數據,包括電話的SIM卡的序列號,電話的標識號IMEI和電話的IMSI,電信公司用來識別SIM卡的唯一編號。

Synacktiv表示:“這些數據與無人機飛行無關或不必要,並且超出了大疆的隱私政策。”該公司還警告說,這些數據“可能被情報機構或懷有惡意的人用來進行跟踪或竊聽。”

Synacktiv還發現,DJI軟件可以命令用戶的手機安裝“強制更新”,然後執行所需的任何命令。鑑於要操作DJI應用程序需要授予其對設備的攝像頭,地理位置,聯繫人和其他數據的訪問權限,該公司總結道:“ DJI…中共國服務器幾乎完全控制了用戶的手機。”

此外,Synacktiv發現,即使用戶關閉了該應用程序,該應用程序仍繼續在後台運行,發出網絡請求。

River Loop審查了另一款名為DJI Mimo的大疆應用程序,該應用程序允許用戶在連接到大疆無人機後編輯相機上捕獲的照片和視頻。在5月發布的一份報告中,River Loop發現該應用未經用戶同意即通過不安全的方式將數據發送到了位於中共國的服務器

此外,River Loop發現該應用程序的使用協議條款允許大疆與中共國政府共享用戶數據。

安裝後,DJI Mimo應用程序會要求用戶授予手機大部分數據的訪問權限,例如位置,手機短信和WiFi狀態。

“這些發現應該使任何使用大疆技術的公司、政府機構,以及為確保關鍵基礎設施安全的政策制定者感到擔憂,” 傳統基金會總結道,參考了ktiv和River Loop的兩份報告。

截至發稿時,大疆應置評請求

州和地方政府

傳統基金會表示,儘管美國聯邦政府已經認識到大疆的威脅,但地方當局並未做好準備。

里斯說: “州和地方機構的預算較小,” 他指出大疆”已經大幅降低了價格,基本上把其他競爭者都擠了出去。”

大疆公司還向執法部門和急救機構捐贈了無人機。大疆今年四月表示,已向22個州的45個警察,消防和公共安全組織分發了100架無人機,以幫助美國與CCP病毒(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病毒)的傳播作鬥爭。

報告稱: “中共國捐贈的無人機收集的敏感數據可以被無人機製造商獲取,因此,中共國政府也能獲取到。”

該智庫表示,大疆的舉動背後可能有一個更邪惡的動機: “北京有著在其政府和(或)中共國公司的善舉甚至慈善交易中暗中嵌入不可告人的目的的記錄。”

傳統基金會還建議美國司法部和國土安全部(DHS)向州,市和鎮級機構通報”使用中共國無人機的威脅和潛在影響” 。

去年在國會兩院通過的一項法案《 2019年美國安全無人機法》將禁止聯邦部門和機構購買由被視為對美國的國家安全產生威脅的國家製造或組裝的任何商用成品無人機或小型無人飛機系統(UAS),例如中共國或伊朗製造。

參議院於2019年9月提出了該法案(S.2502),該法案於3月被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通過。眾議院版本(HR5125)於去年11月推出。

眾議院在七月份通過了一項禁止聯邦機構購買和使用中共國製造的無人機的措施,這是年度國防開支法案《國防授權法》(NDAA)的一部分。參眾兩院將調和任何分歧,並在今年晚些時候的一次會議上最終確定NDAA。

該智庫敦促迅速採取行動應對威脅,因為美國軍方目前在大型無人機上的可用技術,例如更先進的監視能力,很快會在小型無人機上找到。

傳統基金會總結說: “技術正在迅速發展,目前在大型無人機中發現的功能正在小型化,並且可能會在短期內遷移到小型無人機,這將大大擴大威脅範圍。”

凱茜·何(Cathy He)為本報告做出了貢獻。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