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戰狼外交為何突然安靜下來?

新聞來源:zero hedge《零對沖》;作者:Tyler Durden;發佈時間:2020年8月20日

翻譯/簡評:Cathy r;校對:1818;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簡評:

本文作者一針見血地指出:“長期以來,中共一直認為外交是擴大其暴政的一種方式,其侵略性和進攻性外交的特點是以煽動民族情緒和洗腦中共國人民為目標。”文中細數了從毛澤東時代到現在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政權,或大張旗鼓或隱秘迂迴地通過軍事、政治、經濟,甚至文化方面的輸出,妄圖樹立自己世界大國的霸權地位,同時每屆的中共領導人也都覬覦著全球領袖的寶座。中共近年來的戰狼外交外強中乾,主打的“超限戰”又無視國際規則與秩序,不斷挑戰人類道德與信仰底線,導致越來越多的民主國家對這種表面和平內裡暴力獨裁的中共糖衣砲彈表示反對,紛紛與中共政權割席。而隨著CCP病毒持續在世界範圍內蔓延,中共已成為“全球公敵”,勢必會從世界經濟及政治秩序中脫離。

美國政府也已經清醒認識到了中共的險惡用心,不再和中共國對話,而是專注於和中共國脫鉤,中共國無計可施,昔日的戰狼外交沒有一點用處。中共感到害怕,又開始乞求和美國對話,其實質就是搞拖延戰術,把鋒芒隱藏起來,暗地裡一串卑鄙小動作,左右美國大選內政,寄希望於川普敗選後中共得以繼續苟延殘喘。國際勢力已明確站隊,希望長期被洗腦控制的牆內人民也能盡快醒來,不要選擇在中共的統治下繼續昏睡,站起來與邪惡政權抗爭到底!

北京的戰狼外交為何突然安靜下來?

作者:張惠東經《大紀元》

中共國高層官員最近已經從政府的戰狼外交策略轉向了更加溫和的方式。這種轉變可以解釋為中國共產黨不想與美國脫鉤,也不想脫離華盛頓領導的全球經濟秩序。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在8月7日的一篇文章中寫道:“中共國始終願意與美國進行對話和交流。”中共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在8月4日的阿斯彭安全論壇( Aspen Security Forum)上說,美中關係應該“合作而不是對抗”。外交部長王毅在7月9日中美智庫媒體論壇( China-US Think Tanks Media Forum )上講話表示,“中共國可以恢復和重啟各級各領域的對話機制。”

儘管中共國共產黨官員的上述聲明表明,北京正在乞求與華盛頓進行對話,但這些言論沒有分量,也可能不會導致具體行動。

戰狼外交製造了一個全球公敵

長期以來,中共一直認為外交是擴大其暴政的一種方式。其侵略性和進攻性外交的特點是以煽動民族情緒和洗腦中共國人民為目標。

例如,作為共產黨的前領導人,毛澤東的革命外交符合他成為世界革命領袖的個人抱負。他把幾乎所有國家都列為敵人。美國和西歐是“帝國主義”,遵守蘇聯的共產主義國家是“社會帝國主義”,其餘基本上接近歐美的第三世界國家是“反中”派系。剩下的幾個國家是非洲的“廣泛的貧窮朋友”,毛政權可以利用其外交援助政策來利用這些國家。

1969年中蘇邊界衝突中,蘇聯非常惱火,準備對中共國進行“外科手術式(精準)核打擊“。美國對此的堅決反對使中共國人民免受核攻擊。在毛政權挑釁性“反帝國主義”和“反修正主義”的外交政策下,中共國人民遭受了無休止的傲慢和孤立的獨裁統治。

隨後的中共領導人意識到,現在不是中共成為世界領導人的時候;因此,他們採用前領導人鄧小平的“經濟外交政策與強大的民族主義外交”來混淆國際社會。在此期間,中共在中共國大陸組織了各種威脅國際社會的示威活動,如1999年學生反美示威、2008年中共國網民抵制法國零售巨頭家樂福、2012年反日抗議和2017年反韓示威。然而,戰狼外交官們卻保持沉默。

在美國幫助中共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中共國經濟迅速發展。其國力也大幅增強,特別是2010年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之後,其資本實力似乎為中共實現其改變世界秩序的野心做好了準備,以便它主宰世界。中共御用寫手中國人民大學中美關係教授金燦榮,甚至宣稱,所謂的“雙贏”,是指中共國贏了兩次。這個新的超級大國現在準備在世界各地發動革命性外交戰爭。

全球大疫情使得戰狼外交官們發動了一系列攻擊,以推卸對中共病毒(俗稱新冠狀病毒)廣泛傳播的責任。首先,他們推斷美國是新冠病毒的源頭,這激起了中美關係衝突。第二,無恥地要求世界感謝中共國提供有缺陷的口罩。第三,中共國駐澳大利亞大使警告澳大利亞停止對中共病毒起源的國際調查。第四,中共國駐巴黎大使在其大使館網站上誹謗法國療養院的工作人員,並尖銳批評西方對疫情的反應是滯後的。第五,中共國駐巴西大使館在推特上說,巴西總統的兒子愛德華多·博索納羅(Eduardo Bolsonaro)在最近一次美國之行中感染了一種“精神病毒”,因為他在推特上說,(中共)政權是一個“獨裁”政權。第六,中共國駐德國大使館稱當地小報《畫報》(BILD)“壞”,因為該報聲稱中共國由於中共病毒的流行欠德國一筆債務。第七,中共國駐瑞典大使館在其網站上發布了智庫“斯德哥爾摩自由世界論壇”(Frivärld)關於“中共國應該道歉”的說法,指責這是完全沒有根據的,不公平的,也是一種更可怕的病毒。

戰狼們引起的這些外交口水戰表面上顯示了中共政權的強硬路線,但也持續洗腦中共國人民。正如國有媒體《環球時報》(Global Times)所寫“中共國被欺負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這種策略的最終目標是將國際社會困在指責遊戲中,混淆大疫情(病毒)來源的根本問題。

然而,這種戰狼外交帶來了明顯的副作用,即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提出的“中共國特色大國外交”已惡化,不被世界各國所信任,再次成為“人類公敵”。皮尤研究中心( Pew Research Center )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大約三分之二的美國人對中共國持負面看法”,這是皮尤研究中心15年前開始提出這個問題以來的最高比例記錄。

轉變為對話模式拖延時間

戰狼外交不僅未能提升中共國外交部提出的國際影響力,而且破壞了中共通過艱苦努力創造的全球新力量的形象。

中共與世界其他國家的關係繼續惡化,特別是美中關係。在美國國務卿邁克*彭佩奧(Mike Pompeo)表示世界上熱愛自由的國家“必須從改變我們的人民和我們的伙伴對中國共產黨的看法開始”,(我們)“不能像對待任何其他國家一樣,把中共(領導下的)國家視為一個正常的國家”之後,中共政權終於意識到了美國對其外交政策的改變。為了維持其政權的合法性,中共高層官員不得不乞求與美國進行對話。

中共政治局委員,外事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寫道:

“兩國需要在所有領域進行對話和交流。中共國始終願意與美國進行對話和交流。”

顯然,楊有意忘記了彭佩奧在他的演講中所說的話:“楊的承諾,就像在他面前所做的許多中共承諾一樣,都是空洞的。”對話不會發生,因為正如彭佩奧所說,美國已經認識到,“真正改變共產主義中國的唯一途徑,不是基於中共國領導人的言論,而是基於他們怎樣行為而行事。”

美國明確表示:

“當涉及到中共時,我們必須不信任和核實。”

中共乞求與美國進行對話,這可以被解釋為一種拖延戰術,並將其希望寄託在即將到來的總統選舉上。

8月7日,根據美國國家反情報和安全中心(NCSC)主任威廉·埃凡尼娜(William Evanina)發表聲明稱:“中共國更希望川普總統——這個北京認為不可預測的人,不會贏得連任。“

中共從未放棄其全球霸權的野心。因此,美國必須警惕中共目前的行為,因為中共所做的一切總是威脅著美國和世界的安全。

中共脫離世界經濟秩序

眾所周知,從掩蓋冠狀病毒爆發到壓制吹哨者,中共的行動在世衛組織總幹事誤導信息的幫助下,導致了一場繼續侵蝕國際社會的世界大瘟疫。世界各國人民都不可避免地要求中共賠償病毒造成的損失。一些非洲國家已經公開要求中共減免債務,這是變相的陪償。大瘟疫結束後,圍繞索賠問題的衝突將爆發。中共可能不得不離開國際經濟秩序。

各國不會將其工業供應鏈轉移到中共國,特別是在看到中共暴政對全球經濟和政治的威脅之後。考慮到國家安全以及人民生命和健康的安全,各國將加速與中共政權脫鉤。與中共脫鉤的浪潮已經開始。

參與由中共以投資為導向的“一帶一路”(倡議)國家,及上海合作組織和金磚國家(BRICS)領導的合作項目和組織的國家,在大疫情和外交問題上與中共發生了嚴重的衝突和分歧。例如,金磚國家成員國中的的印度和巴西與中共的關係不斷惡化。

通過這一大瘟疫,中共與其他國家的關係惡化加劇。一旦產業鏈移出中共國,就很難再回來。 “世界工廠”的地位永遠不會恢復。中共的反常行為只會導致其被排除在國際社會和世界經濟秩序之外。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3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e
Joe
6 月 前

快到100度了 要歇一会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