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流域洪災日益嚴峻, 中共政府如何應對

圖片來源: https://www.voachinese.com

環境記者,北京能源網絡執行製作,前中外對話研究員白莉莉(Lili Pike)於8月17日在《InsideClimate News》發表了一篇關於中共夏天洪水災害的頻繁加重的情況下,中共是否能及時應對的評論文章。

文章指出,7月初,在中共各地高中生參加高考時,暴雨突然襲擊安徽省歙縣,使當地學生無法到達考場。歙縣的商店老闆們都遭受了洪水的打擊。茶舖老闆吳永強在騰訊媒體中文博客《中國人的一天》(China One Day)上說,他來到自己的茶店裡,發現自己的茶葉浸在渾濁的洪水中,9成的貨物都被毀了,受損數万美元。

整個中共國,尤其是在長江中游地區,在過去的兩個月中,由於夏天雨季更是引發了創紀錄的降雨和洪水,類似的破壞性事件也在重複上演。今年夏天,數百萬人的生活嚴重受到影響,氣候專家警告說,隨著全球氣溫升高,從而加劇了中共國的強暴雨次數,中共國將面臨更加頻繁的嚴重洪災。

研究人員表示,就破壞和受影響人數而言,如果溫度比工業化前的水平升高4攝氏度,中共國將是最容易遭受洪災的國家。如果不採取措施予以遏制,預計到本世紀末全球將出現變暖情況。

中共國易發洪水的長江流域附近的工廠,城鎮和城市人口稠密。政府已經投資了繁多的工程項目來控制洪水,但是快速的城市化、退化的生態系統和嚴重的不平等現像對中共國應對洪水的能力造成了巨大挑戰。

今夏曆史性 洪水席捲中共國

中共國的南部地區、中部地區和東部地區在梅雨期間通常是洪水氾濫。 6月至8月的東亞雨季,但今年的洪水超出歷史水平。從6月開始,暴雨和洪水開始襲擊長江流域的各省,包括湖北、湖南、安徽和江西。

中共氣象局新聞發言人王志華說,長江中間和下游流域從6月至7月中旬的降雨量是1961年以來的最高記錄。截止到7月中旬,有33條河流流速過高,433條河流的水位高於防洪線。截至7月底,根據中共應急管理部的數據,已經有27個省的近5500萬人受災,其中有380萬人撤離,158人死亡或失踪,民直接經濟損失約為207億美元。

雖然長江沿岸的洪水風險已經減弱,但是夏季還沒有結束,上周長江上游又發生了另一輪洪水,隨著天氣向北移動,北京和其他北方地區也開始面臨強降雨。

洪災對中共 的威脅

中共國從史至今都在應對洪災,但氣候變化正在加劇這一威脅。隨著溫度的升高,中共國中部和東部地區的極端降雨增加,洪水將更加頻繁。研究人員使用氣候模型預測,如果全球溫度比工業化前升高1.5攝氏度,則歷史上每100年才會發生1次的高河流量將會每50至60年發生一次。而將全球變暖限制在2攝氏度以下是2015年簽署的《巴黎氣候協議》的目標。

根據《環境研究通訊》(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2018年發表的研究,一旦溫度升高2度,中共國將每25至35年發生一次極端的河流流量現象。

共同撰寫這項研究的牛津大學研究助理荷馬·帕坦(Homero Paltan)說:“溫度達到1.5度就已經會對河流高流量方面產生重大影響。”他指出必須通過更多的研究分析才能確定氣候變化是如何影響今夏洪水的,不過2020年的濕季風條件與他們的研究趨勢是相吻合的。

作者也指出,隨著氣候變化,洪水氾濫加劇,中共國會有更多的人受災。 《自然氣候變化》(Nature Climate Change)上發表的一項2018年研究預測,如果全球溫度比工業化前升高3攝氏度,中共國每年將有超過2000萬人遭受洪災。與此同時,2019年發表在《可持續性》(Sustainability)上的一項研究調查2003年至2010年大洪水對中共國製造業的影響,調查發現洪災導致了企業的產出每年減少28% 。

研究調查的作者模擬了在供應鏈中斷時洪水對經濟的影響。他們發現,中共國在大水災後,總經濟產出損失了12.3%,且該經濟影響會持續多年。共同撰寫了這項研究的牛津大學氣候風險專家吉姆·霍爾(Jim Hall)說,未來,中共經濟將變得更加脆弱。他說:“我相信將會有更多的投資來減少洪水災害。但是問題是:在防洪方面的投資是否能跟上不斷增加的風險規模?”

中共究竟如何應對?

文章指出,中共已經認識到氣候變化正在加劇極端洪災的發生,並已採取措施應對不斷增加的風險。中共國家氣候中心副主任賈曉龍在7月25日接受央視採訪時,描述了過去幾十年的強降雨日數增加,並說:“我認為長江流域持續的強降雨是在全球變暖的大背景下發生的。”

從歷史上看,中共通過建設龐大的工程項目來應對洪水,例如世界上最大的水壩——三峽大壩。該水壩於2009年完工,來控制長江的洪水。今年夏天,由於水庫中的水位過高,大壩不得不打開水閘。羅德島設計學院的環境歷史學家丁祥利則表示,大壩幫助減少了高峰河流流量,但不是萬能的。

丁祥利在哈佛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Harvard Fairbank Center)關於中共洪災的網絡研討會上說:“僅靠水壩無法解決中共國的洪水問題,除水壩外,可行的防洪系統還應包括分洪蓄水池,堤防和彈性濕地系統,而這正是當代中共國所或缺的。”

作者也引用了《經濟學人》(Economist)報導,中共立法者正在考慮制定一項法律草案,以保護長江流域並恢復其生態系統來進行防洪,朝著更廣泛的洪水管理方法邁進的一步。

中共對此制定了一個名為“海綿城市”的全面規劃。住房城鄉建設部於2014年開始推廣這一概念,引導城市在暴雨期間蓄水,而不是任由其造成對下水道的負擔。有30個試點城市從中共那裡收到了資金,用於實施海綿城市項目。

在海綿城市的保護傘下,中共國務院在2015年設定了一個目標,所有城市都要收集和再利用70%的雨水,到2020年,20%的城市應該實現這一目標,到2030年,80 %的城市應該實現這一目標。

清華同衡規劃設計研究院可持續城市規劃主任鄒濤說:“中共的海綿城市建設無疑在緩解城市內澇中發揮了作用。隨著該項目的擴大,其對減少城市內澇的影響將更加明顯。這些城市還應該增加對自然生態系統的利用,以減少洪災。”

北京大學教授俞孔堅在2017《中國經濟周刊》(China Economic Weekly)的採訪中說,應該在更大範圍內把海綿城市的發展融入到區域洪水管理中。俞的評論強調了一個已經在洪災季節中浮出水面的問題:中共的防洪方法常常加劇了城鄉之間發展的不平等。

根據澎湃新聞國際版《第六聲》(Sixth Tone)報導,為了保護下游城市,安徽省11個分洪區的農村土地被淹沒。同樣,在江西省,當政府開放堤壩以降低鄱陽湖水位時,農村社區將面臨水災。羅德島設計學院的丁祥利表示:“犧牲農村人口稀少地區來保護主要城市是中共的防洪計劃。”

這些農村社區並沒有得到中共對他們田野和房屋損失的充分補償,丁建議中共和下游城市應增加對貧困農村地區的防洪補償。

牛津大學的荷馬·帕坦(Homero Paltan)說:“人們應該意識到他們生活在一個危險的地區,而且這種危險會越來越頻繁。”

評:

歙縣洪水治理難題是中共中小河流治理的一個縮影,文中作者指出的全球變暖等不可控因素確實導致今年的強降水,但是中共撥款所修建的水壩或者排水系統並沒有起到疏導作用,引人質疑。中共借鑒歐美,日本擁有完善排水系統等國家,從而推出的“海綿城市”:蓄水-淨水-再利用來解決城市內澇問題更是治標不治本,本質問題還是應該先回到城市排水系統上。目前中共開閘洩洪,犧牲農村保城市的戰略,讓農村人民損失慘重,甚至流離失所,並且中共完全沒有承擔起對農村人民的賠償責任。文章作者的觀點更偏向洪水災害在中共國這片土地上歷史上就頻發,並且因為全球變暖而日益嚴重,並沒有深究中共政府在其中應起到的作用,從根本上學習歐美,日本完善排水系統的主要問題,略有為中共開脫的嫌疑。

原文鏈接

翻譯:Tracy
校對:Yamap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Boobo
6 月 前

感谢翻译校对🙏🙏🌹🌹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8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