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8月15日郭先生GTV直播連線瑪莎戰友

VOG战友之家听写组

瑪莎女士:Hello,大家好!先預熱壹下,我看看怎麽樣。大家好!好久沒有來直播了,有點緊張,哈哈哈…現在人上的好快啊,沒關系,我現在不知道怎麽給妳們管理,很久很久沒有來直播,特別特別抱歉!我們現在開始可能忙了這段時間之後,忙完借貸的事情之後,我就可能跟大家多壹些直播多壹些交流。希望到時候大家多來,多來捧場,我們在等七哥。我現在已經生疏了,很久沒用,好尷尬。我要怎麽邀請七哥哪?天哪,七哥怎麽不在我這裏啊?妳們等等啊,讓我先淡定壹下啊,好緊張啊,我怎麽找不到七哥哪?我找不到七哥,完了…完了..我找不到七哥,完了,哎..好奇怪呀!找到了。

Hello!大家好!歡迎來到我的直播間,然後今天有點小緊張啊,然後今天我看七哥是站著直播還是坐著直播,如果是站著我就站著直播,如果七哥坐著,我還是站著,先試壹試,我看壹會兒會不會被黑掉被斷掉,(打電話:七哥好了嗎?如果可以連線的時候,我就打給妳啊)在這裏我跟大家說壹下,關於借貸的事情,聲音怎麽樣?聽到嗎?親愛的兄弟姐妹們,聲音怎麽樣?我在這裏喊壹聲,就是關於借貸的事情,因為我們俄羅斯喜馬拉雅農場已經成功了,然後妳們別的喜馬拉雅農場戰友有需要幫忙的,相信我瑪莎,想從我這邊走的,然後妳跟妳的農場的負責人說壹聲,叫他們給妳壹個編號,然後來找我,我來幫妳們好不好?謝謝!妳們有問題想問七哥的嗎?我是沒有很多問題問七哥的,因為每天每天看著七哥的直播,他要做什麽,我們都是跟著去的,我們有很多家人也是有很多問題想問七哥的,我們有機會問七哥,問題的機會都是給戰友的,我看看七哥什麽時候讓我連線他啊,我們都在等七哥,我先邀請壹下七哥,我先邀請壹下七哥,看是否能成功,哎..好奇怪啊,

郭文貴先生:瑪莎好!俄羅斯的戰友們好!所有的戰友們好!

瑪莎女士:七哥好!七哥好!我代表俄羅斯喜馬拉雅農場表示歡迎七哥!然後七哥很抱歉,我今天還是沒有摘下我的面具,我把我的神秘保持的最後,七哥曾經說:讓我把我這個神秘的面紗保持到最後,所以我就沒有摘掉了,抱歉了七哥這次!

郭文貴先生:沒問題,尊重所有戰友的所有的選擇,現在是兩個黑色蝙蝠大俠啊,好..

瑪莎女士:特別開心,特別開心,而且我是特別緊張

郭文貴先生:非常高興上瑪莎妹妹的節目,答應妳好長時間,壹直沒上非常抱歉!今天來了,七哥不會失言的,答應的事情壹定要做到。

瑪莎女士:是的,是的,特別感謝七哥!然後我們的連線也確實是多災多難,這壹次終於成功了。然後我們農場的戰友特別開心,這壹次七哥能跟我連線直播,然後我們的戰友給了我很多問題,反而我的問題就沒有給到七哥了,我的問題給戰友霸占了,這次我也擔心占用太多時間,因為七哥的時間都是非常寶貴的,也是無價的。然後我再說壹遍,就是七哥曾經很多電視臺,很多大媒體都想采訪七哥,但是七哥都拒絕了,但是我很榮幸這次能跟七哥連線,非常開心,然後也是非常非常為我們農場的戰友感到驕傲,邀請到七哥這次跟我們連線,現在面前還是很成功的,我很擔心壹會兒會被黑掉,然後七哥我們就進入主題吧,

郭文貴先生:好!謝謝!請!

瑪莎女士:因為我們今天有好幾個問題,但是就挑最重要的、挑大家最喜歡的,七哥曾經說過滅共最重要,只要把共產黨滅了,投資什麽都好說。所以從這個滅共的問題我就知道,七哥是第壹個開創爆料革命的,七哥也是第壹個把中國人和中共分開的,七哥也是第壹個提出1949特別國債的問題,還有提出取消香港特殊貿易地位,提出華為就是PLA,然後也提出了查封盜國賊在海外的資產,更是提出了把中共國踢出了聯合國,等等..這壹樁樁事情、壹件件的事情,就讓我們看到七哥現在的人脈、跟實力、跟人力,讓我們壹幕幕的都在看到。所以說我們想問七哥,七哥現在滅共妳是第幾招兒?謝謝!

郭文貴先生:謝謝瑪莎妹妹!瑪莎妹妹是在寒冷的地球的北方,靠近北極的地方,給我們爆料革命開出了壹個溫暖的這麽壹朵四季的鮮花、永恒的鮮花,讓我們感覺到北極不缺爆料革命,北極有戰友。所以說填補了巨大的空白,尤其可以看出來,在寒冷的北極和靠近中國的俄羅斯——1700萬平方公裏,人類最大的土地上面,滅共有多難?到那去以後,當年我到(壹個不知道的地名),當時我去壹個朋友家吃飯,喝多了,老朋友了。我說當年在黑河跟妳見面,壹幹酒妳就哭啊,然後在那唱我聽不懂的歌。我說:“當時妳說被我們害了,共產黨、共產主義是我們給妳們送來的。然後說我們現在是報應啊!自食其果。現在我想問妳,為啥妳們到現在俄羅斯把共產主義剔除那麽長時間了,妳們咋還沒強大呢?反而中國越來越強大。”

妳知道他當時給我說了句話,他說:“ Miles,妳不要高興太早了,妳們的強大將付出妳、妳這個民族將付出,妳無法承受的代價。”他說俄羅斯把這個共產主義送到了妳們這個國家,他說妳有沒有想過呀?俄羅斯把共產主義給踢出了俄羅斯,妳們有沒有能力和勇氣把共產主義踢出妳們中國去?

哎!當時我壹楞,妳知道嘛!他說妳看到過我的痛苦、我的貧寒,妳看到我現在是某個某個領導最最相信的人。我現在富可敵國了,我有最好的遊艇,我還有小潛水艇玩,我有壹個山脈。但是miles,妳是我最好的中國朋友,我希望妳有壹天不要淪落到我那壹年的時候,1984年妳看到了我的悲酸的樣子。

所以今天我和妳連線壹開始,妳知道嘛!瑪莎,我特別要感謝就妳這個女孩子,在壹個寒冷的北方、1700萬平方公裏的地方,壹個到處連大白熊都不敢惹的這麽壹個土地上,靠戰鬥民族。那麽妳能站出來,妳敢舉手站著,甭說帶口罩,妳把胸罩帶在臉上都行,沒問題。妳的安全最重要,因為妳的勇氣已足以讓我們所有戰友保持尊敬。

我們要問壹問所有戰友,誰能像瑪莎壹樣,在過去三年來,在俄羅斯舉手支持爆料革命。這就是我要感謝妳的,還要感謝所有在俄羅斯這時候站出的戰友,因為太不容易了。

所以跟俄羅斯的連線,回答妳剛才問題之前,我們必須要問自己,我那麽多年看著共產黨。我去俄羅斯,我特別不喜歡莫斯科,我喜歡聖彼得堡。聖彼得堡有它的神秘和它的文化、它的建築和它的地域,而且我從那每次都飛土耳其,我飛土耳其以後就感覺這是完全不同的世界。那麽近的地方,靠近死海的地方,但是絕對不是壹個地方。俄羅斯有它絕對的文化和優勢,俄羅斯有它絕對的優勢,絕對不是壹般的優勢。而且世界上我說過,在歐洲最豪華的私人飛機、最大的飛機,甚至說私人飛機的升級版是由俄羅斯人代理的。這麽看很腐敗,百分之六七十豪華飛機是他們的,全世界最豪華的遊艇幾乎百分之七八十甚至80%以上,第壹個創造者都是俄羅斯人。然後妳看人家的私人飛機、私人遊艇的時候,妳就覺得中國人土到已經不能再土了,就不行了。然後在莫斯科我最愛去的餐廳,不是中國餐廳,是在海德公園壹個俄羅斯餐廳、俄羅斯餐廳。妳說我們中國人,俄羅斯吃中國餐,我吃俄羅斯餐去。

那麽另外壹個就俄羅斯的建築,妳看過俄羅斯建築以後,妳就覺得很多國家就沒建築了。俄羅斯的那個建築,特別是沙皇時代那種建築,那妳沒法想的。然後妳看俄羅斯生產大東西,小東西它不行。什麽武器、核武器,什麽大炮、大樓都相當宏偉,那種沙俄、那種帝國的感覺了不起。但是生產內褲、牛仔褲,它不行了。中國人當年在蘇聯最慘的時候,咱拿牛仔褲換他坦克、換他直升飛機、換他鋼鐵,把他欺負慘了。弄點假面包到那去忽悠忽悠他,拎著壹籃子面包換他、換壹輛拉達車回來。說到這的時候,我就告訴瑪莎,在俄羅斯這個地方,如果能成為人物,妳就可以橫行世界。如果在俄羅斯,妳敢站起來,妳就可以把全世界踩在腳下。

美國折騰那麽多年、壹兩百年,他把俄羅斯怎麽著了?從來沒把俄羅斯怎麽著。既沒有影響俄羅斯的精神,也沒有掐斷俄羅斯的文化,甚至連俄羅斯武器的發展也沒有。妳以為蘇聯、前蘇聯,壹說我把前蘇聯滅了。大家想想妳美國不滅,蘇聯本身就會把它給滅了,不是美國把蘇聯滅了。我、那個拉塞爾我跟他壹次在桌上,我說妳別給我吹牛,確實妳很重要,咱戰友也跟著這個滅共當中,可別騙自己。我到俄羅斯去,很多人都跟我說,俄羅斯人喝完酒說,這美國人把我們滅了。我說妳真覺得美國把妳滅了嗎?不是美國把妳滅了,是共產主義把妳滅了。妳就是美國不滅他,他那個十幾億、幾十億美元的GDP,撐著壹個巨大的準備好戰爭的機器。就像妳瑪莎今天,妳平常過日子,妳過好著呢!妳看妳長得、穿的什麽都是世界最好的,人家都羨慕妳。但是妳準備好跟郭文貴掐架,說我要給妳、啟動妳50個官司,我要遍布世界給郭文貴掐架去。那妳、咱分分鐘窮了不行。妳找郭文貴在幹嘛呀!妳找雞腿潘,還能掐得過,找我妳掐得過嗎?是不是!這就是最簡單的道理。就當時蘇聯準備戰爭國家機器,他不可能長遠下去。所以美國人有時候也挺愛吹牛的,妳知道吧!哎!我把共產主義幹掉了,說的蘇聯幹掉了,我說妳扯蛋,吹牛、自慰壹下可以。

共產黨到了中國以後,那我現在我問共產黨,我問我們這些中國人。咱壹下,剛才妳說了幾個問題?為啥蘇聯能把共產主義踢出到中國去,咱能把共產主義踢出到其他國家嗎?妳踢不出去。妳能給踢出中國嗎?妳踢不出去。妳說白了,妳能脫離共產主義的統治嗎?妳有這種嗎?妳沒有。我說是前蘇聯解放了自己,沒有人打敗他,是自己把自己打敗了,這是壹個。

另外壹個,我覺得剛才回答妳的問題,其中壹個核心,我到底有多少實力?咱爆料革命到底多少實力?我可以這麽說,如果說前蘇聯的歷史,讓中國人還不覺醒的話,那就是中國人要付出血的代價。那就是今天我們所有在中國國內的同胞們,所面臨著被共產黨強奸、蹂躪、洗腦、被綁架,就是今天這結果。因為中國人沒有幾個了解蘇聯的歷史,沒有中國人願意面對到底共產主義是什麽東西?實力的核心,絕不是說妳能制造出什麽?實力的核心是妳對歷史、對真相、對信仰的追求,還有壹個綜合的能力。其中就包括認知,這個認知太重要了。瑪莎,當我跟妳在俄羅斯的連線的時候,哎呦!我胸潮澎湃呀!我這是、因為我對俄羅斯這個國家、這個歷史,還有我曾經的經歷,我是很有感觸的。

剛才妳說那些事情,它不能是偶然的。妳偶然壹次,妳叫碰巧了,瞎貓碰死耗子。那妳不能老碰到死耗子啊!這不可能。那耗子就是太善良了,就往妳這死貓上碰。那就是耗子太善良了,不是妳死貓太聰明了。現在我們還沒有看到那麽多善良的耗子,老往死貓上碰。基本上我們目前所幹的事情,爆料革命經歷這幾年,我再在這說壹遍,真的是沒有人能感受到。昨天那個SARA跟我通電話,又哭的壹塌糊塗,她從來也沒給我說。昨天給我說,我們談其他戰友的時候。她知道我們很多G-News的戰友被抓了,有的戰友被吊起來反綁著幾天,這孩子都快給廢了。所以最近G-News的這個流量極速下降了百分之四十。那麽她感觸的說:“七哥,太多偉大的戰友為此付出了。”這個感受,瑪莎妳還沒有。因為妳有了,妳不會這樣問我問題的。因為當妳真正知道的時候,現在中國人就是前蘇聯,在覺醒的時刻,覺醒的這些人民加在壹起的力量,妳看得見,妳看不見的,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

我今天被妳問的這些問題,我要歸功於就是兩條,第壹個共產主義大勢已去,就像前蘇聯,它怎麽都得死。美國不滅他,它自己都把自己滅了。怎麽滅?真不是咱的,歸功於咱們。說咱推動了壹切。咱先向外吹牛,不可能。第二個就是中國人的良知,中國人的覺醒,中國人的反抗,我壹說這後背都起雞皮疙瘩。我感覺到了,而且我們爆料革命把大家連在壹起了,包括妳瑪莎,包括妳瑪莎背後的俄羅斯所有的戰友。就是有這樣的人,才成就了妳剛才所說的壹個又壹個的傳奇。當然了,在沒有勝利前,我們怎麽說都行。只有勝利了,這才能成為偉大的傳奇。沒勝利,這都成笑話,希望我們繼續下去。回答妳的問題。沒有戰友,我文貴狗屁不是,妳我啥都不是。謝謝瑪莎!

瑪莎女士:謝謝七哥,沒有七哥的人脈和實力,爆料革命也不可能完成的這麽好現在。然後七哥接著這個問題,我想即興提壹個問題啊!那七哥剛剛說了共產主義,那在俄羅斯這個共產主義國家,那我們除了遊行之外,就是還有什麽好的方法,更有力的去傳播真相,謝謝七哥,七哥有什麽好的建議。

郭文貴先生:謝謝瑪莎,我給妳建議妳幹不了啊,我給妳弄個核導彈,妳弄不來啊。當然了,核導彈給咱,咱也弄不了,沒用的,核導彈給咱壹點用都沒有。因為中國人啊,咱壹想就是武力的,是不是?事實上今天的世界已經不是武力了。核導彈妳改變不了壹個人的思維,是吧。甚至核導彈連壹個社交媒體的力量大都沒有。妳能殺掉壹個城市,妳能殺掉整個地球嘛?人都滅完了,是吧。

那麽今天在俄羅斯的時候,尤為讓大家、讓我們爆料革命戰友深思壹個問題。即使妳擁有最大的核武庫,妳不能改變人們對妳國家的看法。俄羅斯跟中國和中共比,俄羅斯脫離了共產主義,把共產主義給踢出去了,拿屁給嘣到中國去了。俄羅斯偉大了嗎?沒偉大。俄羅斯得到別人的尊重了嗎?沒有。俄羅斯更有了所謂的民族優勢了嗎?沒有。二戰的時候妳知道俄羅斯有多少人口嗎?妳知道嗎,瑪莎?

瑪莎:不知道,我只知道現在。

郭文貴先生:現在多少?

瑪莎:現在1.4億。

郭文貴先生:俄羅斯在二戰的時候,1932-1942年,俄羅斯1.1億人口到1.05億人口。現在的俄羅斯還是1.4億人口,人類成長了多少倍啊。就俄羅斯的人口是負增長的。俄羅斯疾病率,特別是生出孩子的殘疾,疾病,夭折,是世界上排前幾名的。因為酗酒啊,健康啊,文化啊。俄羅斯人在歐洲最豪華的私人飛機、最豪華的遊艇是他們的。可俄羅斯國家的財富在全世界排名多少?它才1.6萬億的GDP,壹個1.4億人口的國家,平均GDP壹萬塊錢。不過它的是真的,不像中共國壹萬是假的,它的是真的,它是壹個廣東的GDP。妳要打仗,妳拿妳的壹萬億誰跟妳打啊?耗都把妳給耗死啦。就像美國當年說幹掉蘇聯,就像它在外圍,推掉柏林墻是因為內部的強烈反抗,然後經濟上不給供給。

那麽今天的俄羅斯妳再回到當年妳最強大的核武器,妳嚇唬住誰了?誰嚇唬不住。武力絕對不可能讓妳強大,壹個民族的綜合社會的經濟的發展、信仰、人們的健康、家庭的幸福和和諧是妳這個民族強大的唯壹原因。俄羅斯已經給了我們答案啦,這就是為什麽說新中國聯邦說,中國人要給西方和世界有壹個長期的,千年的和平協議。前蘇聯就給了妳答案,窮兵黷武的,妳能強大嗎?今天妳看看我們的加速師和王岐山搞的化學武器,生化武器。然後搞三蹦子直升飛機,是吧。南海島,還有冒煙的航空母艦,對不對啊。還有四個自信,是吧。還有戰狼,哇塞,已經要上月球上打去了,地球都不夠打啦。它就沒想到妳經濟支撐的了妳嗎?妳老百姓的信仰,老百姓的健康體質,GDP撐得住妳嗎?全人類扭過身去,妳在哪呢,哥們?先讓妳玩壹會兒。妳自己把自己都玩暈啦,是不是?就那假功夫,練著練著,像太極似的,自己把自己轉暈了,自己要躺地上,人家不會跟妳打了,是吧。所以說,從蘇聯今天,我們能看到整個西方,整個美國,我們大家要知道壹個東西,新中國聯邦壹定要想到偉大的前蘇聯和今天所謂的強大的共產主義給我們帶來威脅的本質是什麽。

另外壹個我要跟戰友們說的很關鍵的壹句話,瑪莎妳壹定要相信,我們所要做的事情,最核心就是要喚醒民心,這比核武器力量大。我們現在戰友們要做啥在俄羅斯,妳能做啥?妳就在俄羅斯,妳站著,火點著,越大越好,那就是成功。上街不行妳就別上街,是不是。農場不能幹,咱先不幹,是吧。保存妳的實力,盡可能的喚醒更多同胞,凝聚更多的戰友。關鍵妳得安全,妳得活著。然後妳走這條路的時候妳肯定它有相對的風險,壹點風險都沒有那不可能。上個廁所,蹲個馬桶,妳還可能站不起來,還尿自己壹腿呢,對不對啊?這事經常發生,我不相信啊,是不是,那妳說啥風險沒有啊?那妳說我不上廁所了,尿我自己壹腿,那不可能啊,是不是。這就是我覺得俄羅斯也好,哪也好,戰友們有個起碼的風險承受能力。然後盡可能的保護戰友,然後盡可能的不要讓自己冒承擔不了的風險。

但是蹲在馬桶上,尿自己壹腿的事,這事是避免不了的,受點兒危險,受點兒恐嚇,失點小錢,這也是避免不了的。關鍵是妳不能把這當買賣,妳要做這個買賣,妳說我要把這個農場當成大買賣了。瑪莎,妳去看去吧,那早晚有壹天會出大事。因為這個代價妳付不起。不要以為今天給妳錢的時候妳覺得幸福,人家往回拿錢的時候,兩種可能。第壹個,妳是我的敵人。第二個,妳是我的恩人。特別我們中國人這些年,要麽是我的恩人,要麽就我敵人,就沒有中間派。投資它本來就有風險,投資不成了各種原因。中國人不行,投資不成了,妳就騙我了。投資成了,投資成了我應該的啊,我做的決定啊,是吧,我的決定啊。對了,是我的決定;錯了,是妳騙我了。

所以說農場各種做事的時候要想到各種風險。再次回答妳,把妳盡可能的戰友凝聚在壹起,做好所有妳應該承受風險的準備,但是不要有抱怨。壹切決定在妳自己,沒人拿槍頂著妳,沒有人說拿面包糊弄妳,妳也沒有人給妳吃什麽人屍丸,壹切決定在自己的心。但是俄羅斯這個國家有妳們就很偉大,有妳們就很成功,有妳們就很好,謝謝,瑪莎。

瑪莎女士:馬上謝謝七哥,這麽高的評價。七哥,我特別感興趣的就是現在關於G-Club。因為很多戰友給我留言,就是說關於G-Club,七哥,能否在這裏跟大家講解壹下,就是接下來G-Club要上線的事情,謝謝七哥。

郭文貴先生:G-Club,我覺得很多戰友都在關心,還真不僅僅是妳,妳太多的戰友關心啦。我昨天晚上3:00的時候跟其他國家的壹個戰友有連線。就是在他那裏也成了G-Club公司。他去政府的時候,政府官員竟然跟他說了半天,GTV、G-Club、G-Fashion。咱這個戰友特聰明,咱這位紳士哥們說,說妳說的我都不知道,我只想在這裏成立我自己的G-Club。這個人就說,妳跟那個是不是有關系啊,能不能讓我也投壹點,我不想要任何回報,我就想能買G-Fashion。他已經了解到,這個國家的這個人已經了解到,我們其中壹個設計師,而這個設計師是好萊塢什麽什麽大人物設計師。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年輕的,新壹代的設計師,最有影響力的。咱這戰友特別驚訝,郭先生為啥他都知道,我都不知道。我說,因為這個人肯定是懂Fashion的。那麽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麽?有些人買G-Club,就是想買到我穿的設計。比如說瑪莎,我就看到這個,就喜歡這個設計了。

比如說今年我們G-Fashion設計好的那個緊身褲,就是健美褲,又回來啦。二三十年前,小孩的時候穿的那個健美褲,現在又回來啦。這個款,比如說我們的設計師,叫Ban,他設計的,啊,確實漂亮!他這種設計裏面主要是帶有這種現代感。那麽人家來買G-Club就是奔著設計來的。那麽有的人,他就覺得我是個投資,那麽現在咱G-Club簡單的,用三句話來定義,什麽叫G-Club?第壹句話,G-Club可以讓妳現在所有的戰友都有機會,承受得了的價格,享受壹個藝術,世界上最高端服裝現代物質藝術,千萬記住不是工藝。我再說過,愛馬仕,loro piana那些東西都是工業產品,它是成批量的生產,它不是唯壹的。它是高端產品,它不是藝術。這個咱造的Fashion,每個設計師東西就這壹樣,就咱有,它叫藝術,唯壹性才叫藝術嘛!是妳可以承受的價格,壹輩子來享受服裝行為和物質藝術這麽壹個通道;第二,G-Club可能將成為妳壹生當中,能得到整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咱們叫新中國聯邦,還有G系列和人類上壹個最大壹個國家的政治變化之後的壹張門票。因為妳說G-Club會員,我們要是新中國聯邦,咱不管政權,到時候搞什麽活動的時候,我是G-Club會員,妳肯定優先坐前邊去,是吧?新中國聯邦在俄羅斯搞了壹個大音樂會,咱們的G-Club肯定坐前排,然後受到最好的待遇,是吧?也可能妳在G-Fashion上完市,上市前不能給股份,上市後我們肯定說,“哎…G-Club什麽什麽的優先”,都有可能。所以G-Club將是壹個通往沒有共產黨、還有G系列、新中國聯邦的壹張永恒的門票,妳能得到特殊的照顧,這是第二。第三個,我覺得是對我來講最有意義的,G-Club可能是妳和中國人、戰友們,跟西方的文明、法治、安全和現代的社會、金融領域第壹次握手,這張握手的壹把鑰匙,握手美國法治、握手西方文明社會、經濟社會,進入到這個社會的金融系統,而且是永恒的受保護。除非這個世界沒了,我不相信任何人能把妳這把鑰匙拿走。給了戰友壹把握手西方金融、經濟、未來和法治文明社會的壹把鑰匙。我就這三點,回答妳。

所以說大家知道,完全是大家的決定。但有壹條具體的,在G-Fashion百分之五十的終身的優惠這是必須的。還有未來可能,就現在完全沒法保證,未來可能——比如說跟酒店集團簽約了,他接受我們的條約和價格,全世界旅遊,那妳終身就享受這個合約;那可能跟哪個船公司簽了這個船,享受這個船的價格飛機願意跟我們簽約的,有優惠價。所有的,我們希望把G-Club打造成壹個什麽?新中國聯邦的,說白了新中國聯邦的政治局,就是我們新中國聯邦認證過的政治局。政治上、意識上、經濟上啥都是壹樣的,那政治局委員我們大家都付了錢了,也都被大家認可了,走到全世界就得得到新中國聯邦的政治局待遇。那當然所有的G-Fashion、新中國聯邦有關的未來任何,只要是美國法律允許的都應該得到,優先得到。那比如說我們原來嘗試買5萬美元,給妳壹萬美元的G-Fashion,這絕對不可以的。我在這聲明,絕對不可以。美國法律只要妳沾上股票,立馬給妳上股票去了,妳就不能超過2000人了,這麻煩了,是吧?所以現在我再重申下,這是不可能的。所有我今天說的話,以前說的話,都當放屁,妳們看那個白皮書,那個白皮書是律師昨天、前天、大前天,每天都五、六個小時在開會,這白皮書每個字斟來斟去,人家律師說妳千萬不能說股,也不能說票,更不能說股票。但是未來G-Fashion股票要上市的時候,我們的G-Fashion不要做私募,有可能直接就公開非上市,就公開非上市。我不上市,但我公開募資金了,不受人數限制了,那我第壹個發給G-Club會員,第二就是我們的法治基金捐款者,那妳誰也管不著。這是法律嘛,正在做。但不管妳如何,就像我文貴永遠不會忘掉法治基金最早的捐款者,所有的、只要法律允許,我不會忘掉他們;第二個,G-Club是我們新中國聯邦政治局委員的會員,所以說政治委員名額都是有限制的,那不能都是政治局委員,那要那麽多政治局委員幹嗎呀?是吧?第壹批買、第二批買、第三批買,壹定未來是不壹樣的,我只能先跟妳說到這兒,希望瑪莎妹妹滿意。天啊,我的瑪莎妹妹妳太瘋狂了,三十二萬啊。哎喲…我的娘咧。

瑪莎戰友: 謝謝七哥。然後七哥我想問壹下,就是七哥之前說過的,前兩次視頻七哥說過G-Club會員前壹萬名,是不是?前壹萬名是有沒有限制在五萬美元的會員裏面呢?還是任何額度都可以?之前壹萬名。

郭文貴先生:任何額度都可以,妹妹。這個前壹萬名,我們結果大家想的是,因為我不能公開這個律師建議,妳不能給人家說,我壹萬名啥、二萬名啥,知道吧?但是大家應該知道的是,任何情況下妳說我買壹萬的,最低是壹萬的妳就買壹萬嘛,妳壹萬的妳就終身享受優惠是百分之十,那麽五萬的是百分之五十,妳就自己定,完全沒有。它就五個級別,壹直都存在的。但是未來,比如今天瑪莎買了五萬,今天買的和在壹萬名以後妳買的,那未來比如說,瑪莎以後在俄羅斯舉行音樂會的時候,那肯定是第壹個,現在瑪莎買的這個五萬和壹萬名以後的,那妳得排在壹萬名以後去,壹定。就像我們建立法治基金系統,我們跟SARA正在建的系統壹樣,就妳捐壹次款還是捐壹百次款,當然不壹樣了。妳說我現在需要幫助,壹發現跳出來,他捐了壹百次了。捐了壹百次是在第壹天開始捐的,捐了壹千萬,還是妳捐壹百次妳捐了壹萬,數額又不壹樣,那當然得有前有後了,是吧?所以G-Club妳第壹天買和第二天買,第二天下午買,它都不壹樣的,比妳早壹分的、比妳早壹天的,然後五萬和四萬、三萬的,壹定是不壹樣的。那麽我們現在是開始啊,大概預計我覺得三個月以內,達到壹萬名是肯定的。三個月以後肯定很快要達到十萬名,我們很快大概壹年吧,我們達到200萬名。所以說還有壹個,瑪莎要記住的是,為啥本來我想今天給妳個驚喜,結果昨天晚上律師、俄羅斯的律師說,妳千萬不要在這會兒弄,弄完以後瑪莎就會在俄羅斯被綁架壹千回。

本來我想說什麽呢?我在其他國家成立的G-Club,也想在俄羅斯成立壹個,什麽概念呢?就是不可能壹個,比如美國某個G-Club,它承受不了壹百萬、兩百萬,那把美國人都嚇死了。妳說在香港買壹個高爾夫會員,兩百萬、壹千萬,妳等十年,中國人很接受。妳說馬會,妳拿著兩百萬、三百萬等個五、六年,六、七年,還是給妳面子的。在美國壹個卡是多少錢?五百塊錢、壹千塊錢是大錢了,五萬美元美國人嚇死了,是吧!那有幾個會員,壹弄幾萬人、幾千人,嚇懵了。那麽怎麽辦?咱們現在的策略是,加拿大咱買過壹萬;日本買過了壹萬;澳大利亞買上壹萬,澳大利亞現在木蘭妹妹那會兒已經四個G-Club,木蘭妹妹已經註冊完了。加拿大咱們的戰友,跟老江沒關系啊,跟妳們所有的沒關系,神秘的戰友——誰都不知道,這個戰友這會兒已經成立了四家G-Club,是吧。那壹個地方接壹萬唄,那我承認就行唄,對不對?妳只要賣了,比如說瑪莎俄羅斯,瑪莎買點會員卡,那我享受同等待遇不就完了嗎,這樣的話全世界能接幾百萬。

妳知道瑪莎,我的概念是要多少嗎?我相信九千二百萬黨員裏邊,大概壹千萬人來買咱的G-Club。他買了G-Club有兩件事,第壹個,他加入新中國聯邦的政治局,未來被清算的可能性就基本上沒了,只要他不是罪大惡極,像王岐山壹樣。第二個最大的可能是什麽?他有這個東西,到哪兒申請政治庇護是吧,“妳看我買了G-Club,我在這兒消費,我沒轍呀”,是吧?關鍵這個錢,它是金融信用,共產黨沒了的時候,妳這個錢到哪兒花去?妳哪能花啊?瑪莎妳要想到這個G-Club,妳問我問題的時候,妳要想想最大的核心是什麽?它是進入西方金融領域的壹把金鑰匙。壹,我們未來有銀行,我們有虛擬貨幣,我們還有穩定貨幣G-Dollar、G-Coin、信用卡。未來G-Mall裏邊什麽都可以賣的,那個G-Mall裏邊所有能賣的,除了法律禁止的,都可以買的,全人類沒有,就咱壹家有。現在連英國都在立法,昨天他們英國的跟我說,英國的立法允許虛擬貨幣。英國最保守的國家,然後跟我說了半天,我說妳根本就沒長腦子,人類已經互聯網化了、全都用手機了,誰還老兜裏放壹大把錢到處去花錢,這不是神經病嗎?從過去的紙幣變成了信用卡,現在信用卡,到哪拿信用卡簡直成了虐待了,妳知道嗎?信用卡什麽信用啊、額度啊,想盡辦法來剝削妳。這幫王八蛋吃人不吐骨頭的,大家恨死信用卡了,所以微信、阿裏巴巴成功了,手機支付。

全人類的金融系統是從西方開始的,但是壹定在西方結束。現在中國已告訴妳答案了。壹個不到3萬億美元的互聯網市場,能生產出12萬億美元的互聯網的GDP。壹個人類上的GDP的發源地,全西方整個世界28億人的地方,矽谷和全美國6萬億互聯網市場,他才不到10萬億美元,妳玩啥呢?就是因為中國的微信支付和阿裏巴巴錢包。那麽我們未來的G-Club、還有G-Coin、G-Dollar是什麽Libra,就那個什麽Facebook、還有所有的,是它們的和,是它的和。因為英國、美國必須面對互聯網,人類從過去的傳統金到紙幣,從紙幣到信用卡,現在必須要面對就是虛擬貨幣——就是網絡貨幣,這我們是第壹茬啊。那妳的G-Club是幹啥的啊?戰友們!花錢難、買東西難、保存難、使用難,妳這個東西更重要的問題是,不管用哪個卡它只給妳限制在某種範圍,它太恐怖了!為啥我們有G-Mall,為啥我們有G-Fashion,為啥全人類只有我們聰明,搞壹個G-Coin、還有壹個G-Dollar,G-Dollar我可以連接美元,我可以連接俄羅斯元,我連接非洲錢都可以。我瑪莎有了錢,只要我第壹次KYG——真實身份驗證完之後,我橫通全世界呀!為啥這個網絡?什麽意思?網絡版怎麽退出?網絡版又回來了。所以說,瑪莎 這是個多大的事啊?妳想想。這個G-Club,我回答妳剛才的問題,壹萬和五萬都是壹樣的盡職調查、壹樣的待遇。但是因為錢數多少,未來妳得到的回報那是不壹樣的,進來的時間越早越好,匯報完畢!我咋壹見妳就興奮哪,瑪莎!妳是不是脫衣服讓大家看看哪?不是那天人家Peace,我說人家Peace。“哎七哥,我是脫聊的創始人”“我說那好,妳脫吧。”女士優先吧,女士優先吧,妳要先脫。

瑪莎女士:戰友想看七哥脫,不想看瑪莎脫,所以七哥脫是最好。

郭文貴先生:誰說的?誰說的?不願看瑪莎脫,人家都愛看,今天好多人說是看瑪莎脫不脫。

瑪莎女士:然後七哥,我剛才聽到您說G-Fashion跟G-Mall的事情,因為我之前通過七哥每日視頻就是說:G-Fashion是大品牌入駐的,進入G-Fashion是有門檻的,然後不是說每個人能進入G-Fashion裏面開店,是不是?然後G-Mall就是說將來像阿裏巴巴那些,很多人可以在裏面開店,妳只要有G-Club的會員,就有可能優先在那個G-Mall裏面開店,是不是這麽壹個含義?G-Mall跟G-Fashion是完全不壹樣的。

郭文貴先生:我再重申壹遍,妳說的大部分是對的,但有幾個方面不對,G-Fashion、G-Club只要我是會員了,妳就待遇根據白皮書終生享受,終生享受啊,那麽這是壹個。那麽G-Mall是什麽情況呢?G-Mall是我是G-Club會員,但我肯定是已經受到妳的認證了,我也是妳的會員,我KYC也都做了,那我想開個店,妳開店不壹定,中國人想都要大嗎?我就賣壹樣東西,叫不叫店?我叫瑪莎,我啥也不賣就賣瑪莎的帽子,那妳也叫壹個店。我是壹個百年歷史帽子工廠,那我就賣百年歷史嗎?就是包括我們家裏面我女兒,我女兒這孩子就是從小不買名牌,我女兒都買的都是淘寶的東西在國內,在國外也是她買的亞馬遜的,都是最便宜的網上,她不用的東西,也是拿著手機給賣了。我太太給我做的這個樂高有兩個,這個太大了沒地方放,然後她媽說:“這咋辦?”她說:“我給妳賣了,媽行不行?”然後人家上手機就給賣了,還賣了6萬美金,還把錢還給她媽。還給賣了,我女兒就是,然後她媽的有好幾件衣服,號碼大了。她說:“媽,我幫妳賣了”,賣完之後,她說:“媽,我幫妳捐了!”這就是亞馬遜的好處。妳知道嗎?那麽現在我希望咱們G-Mall是啥概念?我們所有的戰友都可以通過這個平臺,把自己認為應該賣的東西賣出去,除了法律不允許的。妳象我郭文貴想賣身,那肯定把我抓起來,不能賣身,是吧?除了不能賣身,啥都可以賣。有的戰友說我脫合法,那我就脫唄,是不是,脫到合法為止,搞募捐、給那個慈善機構、救濟孩子啊。就是除法律不允許的、黑名單的,我們都可以做。但是我要告訴大家的是,他不壹樣在哪裏?G-Mall未來他可以G-Coin、G-Dollar消費,人類目前還沒有壹個大的商務網站能做到這壹點。所以妳看到虛擬貨幣他每天上上下下,像妳瑪莎這樣聰明的俄羅斯女孩,妳就根據時差,我就打壹個時差我能掙天大的錢,那是肯定的。那未來幾十億、幾百億、幾千億,虛擬貨幣我買多買少,壹會漲壹會降。那妳瑪莎進了G-Mall,看上壹愛馬仕包,我掌握規律了,中午壹萬虛擬貨幣,壹萬G幣,可能到下午跌下來,那我就等著妳跌下來,我啪給妳買了。因為G-Mall跟G-Fashion要承受這風險哪!因為他是壹天的波動滾動,那妳就抓住這個時差,這就賺大錢了。它是壹個金融天才、交易,而且穩定幣、虛擬幣,而且有壹個巨大的會員市場。妳想想看聰明的人有多大的機會,所以我想把G-Mall和G-Fashion變成壹個聰明者的發財平臺,和聰明者的金融平臺。再壹個就創造把人類上的金時代、紙幣時代、信用卡時代,也就是去中心化、變成虛擬穩定幣時代,這就是我們想的!謝謝!

瑪莎女士:太棒了!

郭文貴先生:不得不說,妹妹,七哥絕對是天才!妳不誇我,我自己誇壹誇,就我這船上來的幾個大佬,那都是最牛的包括高盛的,他們到現在每個人都傻眼。就是妳這個設計,我看到文可也講、江財神也講,很多戰友解釋。他們沒有解釋到,這個東西是誰也擋不住的,共產黨什麽黑我們、不想讓銀行開戶啊,它愚蠢的跟豬似的,妳根本擋不住,這是郭文貴智慧的結晶。妳咋擋得住啊?妳想想現在高盛他最大的,高盛把錢當爹的,它怎麽把妳共產黨當爹呀?高盛的壹堆人現在說:“Miles,我這跟妳合作,那跟妳合作。”它認錢,錢是爹,妳說我們戰友能不能做到,它做不到!

還有壹個瑪莎妳沒想到G-Club會員, G-Club會員到壹萬、十萬、壹百萬的時候,是什麽概念?是什麽概念哪?壹人花壹塊錢就是壹百萬,壹人花十塊錢就是壹千萬,任何壹個品牌。瑪莎妳到那店裏面去,妳開了壹個瑪莎店,大家喜歡妳,我只買壹樣東西,瑪莎老娘今天只做了壹雙鞋,老娘做了壹個白熊牌什麽東西,我只賣十塊錢。10%的人買,壹百萬美元,妳啥概念瑪莎!只要妳不騙人,只要妳是真實、妳有能力、妳有價值,就是妳就可以擁有全世界呀。就象戰友上大街抗議去,妳站在大使館前,全世界都知道了,因為有爆料革命,因為有新中國聯邦,因為有G-TV!妳過去把嗓子喊啞了,誰知道妳呀?最多大紀元、法輪功、咱們的姐妹們來給妳爆壹爆,輪得著妳嗎?沒有妳說話,妳瑪莎壹講,脫也沒人看妳脫。脫妳天天在妳家脫,誰看啊?大家誰也沒看見,是吧?但是妳現在脫,全世界都知道了,那還了得嗎?這就是平臺的作用,這就是網絡時代。共產黨愚蠢的豬根本不懂,還在關上門自己搞搟面杖經濟,傻死了!虛擬經濟他竟然立數碼法,不讓老百姓玩數碼經濟,我自己玩。有這不要臉的嗎?像兩個小孩玩泡泡,哎!我發現妳們都想玩,立馬全村的孩子不能玩,我自己玩泡泡。他就沒想到,妳沒有觀眾了,妳把那個泥能摔的多大?摔個山出來,它根本沒價值。

所有現在的金融和貨幣、所有全世界遊戲必須有互動,必須是大家互相的。妳這共產黨它不要臉,它自己玩、它當洗錢工具了,所謂共產黨的虛擬貨幣都會成為全世界最大的笑話。而我們是什麽?捧場的戰友、G-Club會員、全世界看中國唯壹的壹個平臺,G-Tv有多牛?G-News有多牛?接下來我們的G-Message有多牛?接下來我們上美國在線網的——上億的家庭在線網,還要上衛星。然後妳說G-Club、G-Coin、G-Dollar、G-Fashion、G-Mall,妳說妳共產黨妳能把所有美國都威脅壹遍?“只要妳跟郭文貴合作我就把妳黑癱!只要妳黑我就把妳黑癱!”妳這個國家妳在幫啥?我們跑壹圈妳在後面咻咻咻……放壹堆槍,我再跑壹圈妳再噠噠噠……,結果讓全世界看“哎?這個王八蛋不是好東西啊,共產黨,人家幹嘛妳了?人在我家跑,跑壹圈妳就後面拿槍射人家!”人家最後幹嘛啊?說:“孫子,把妳滅了吧!”最後群起把它滅了。現在爆料革命不就是這樣嗎?咱在那塊跑兩步它就在後面“哎!”噠噠噠……,結果什麽?妳黑郭文貴、妳造謠郭文貴,然後呢妳威脅郭文貴、妳搶郭文貴的錢、威脅他家人、妳把他老娘給氣死、妳把他員工給抓了、妳把他資產給搶走了,這全世界都看見了!是吧?反正它越走,咱越跑,跑的時候它在後面噠噠噠……小壞蛋!最後大家發現凡是郭文貴的後面舉著槍傷害郭文貴的全是壞蛋,哎!現在發現黑郭文貴的不僅是共產黨,還是共產黨的走狗,還有華爾街的走狗,還有欺民賊。

所以全世界都在看著妳,我們在舞臺中央。所有大家分辨很清楚,下面的觀眾看明白了,“這是壞蛋,這是好人!好人就是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這是壞蛋共產黨!哎!這個共產黨的也是壞蛋!”現在全世界“這個王八蛋還放病毒了唉!哎!這個姓閆的科學家是個英雄哎!這是個天使”,哪有舞臺劇沒有天使的?天使!還又出了幾個美國隊長,誰呀?郝海東、葉釗穎——世界冠軍!完全符合世界好萊塢大片的感覺,超級英雄出來了,救世英雄葉釗穎出來了,還是壹男壹女倆人還挽著手、還談戀愛。然後閆博士不是舍身炸碉堡了,舍身救世界了!咱們下面戰友“好啊!”在下面鼓掌。咱們這個氛圍已經造成了共產黨就是在舞臺上那個壞蛋,它尖鼻子,是吧?像那個黑鷹壹樣勾勾著到處使壞放毒的,它不就是人人喊打了嘛。那麽這些人,妳想想在妳們給我們鼓掌的時候,壞人被消滅的時候,妳想想我們改變了什麽?整個劇中、整個劇情就我們是贏家,因為我們是正義的。G-Club、G-Fashion、G-Mall就是讓正義的、有良知的、要未來的人連接到壹起,這就是我們的未來。謝謝!

瑪莎女士:太棒了!謝謝七哥。然後我再問壹下七哥,G-Mall 跟G-Fashion的物流是不是我們自己的平臺做?

郭文貴先生:物流啊?沒有,物流是完全是第三方。妳看物流、包裝,然後全是第三方,現在妳看……,我今天給妳爆個小料啊。我壹說唱歌啊,我太太老說,她說:“妳啥都可以,妳千萬別唱歌,妳這壹唱歌比揍我都難受。”我兒子和我女兒也給我開玩笑:“爸爸,啥都可以,千萬別唱歌。”昨天晚上我就突然高興的就不行了,我就唱起來了

瑪莎女士:哎呀!唱壹個!唱壹個,七哥!

郭文貴先生:我唱完以後突然發現,哎呦!我這唱歌的潛力還是很大的!很大的啊!唱的還不錯嘛!但我自己就錄下來了啊,我錄下來壹聽,哎呦我的媽呀!我說千萬別放出去,放出去我估計戰友們都回家哭去了。那麽為啥我那麽開心啊?昨天晚上就是,壹個咱們的合作者——世界上最大的平臺。我給妳講個例子啊,這是SCABAL啊,看這是SCABAL啊。

瑪莎女士:啊!這個,我用過他的西裝面料。

郭文貴先生:他的面料,我給妳講,妳看他的面料就這壹種,就這個衣服就是我穿的那種灰色的料子做的就是緞面的,這個大概在2萬美元吧.妳看,就那天我讓妳看那個,妳看這是所有的他的……,妳看VICUNA我那天讓妳看那個,是吧?這都在2萬美元和20萬美元之間。妳看到的這是兩個,另外壹個就是Loro Piana ,大家都知道是這個,羊毛做的是吧?所謂駝絨,駝絨,那麽這個品牌Loro Piana 那是過去從來不可能跟別人,跟妳加工不了,不可能的,妳看,妳看妳像這個,就是Diamond這個,那都是不可能的是吧?

Masha:對,都是很大的牌子。

郭文貴先生:而且這個特制品都是,他有便宜的啊也有五六百美金不到的,很便宜的。妳看,妳看這個,這是鉆石品牌的這個大概在12萬美元吧

瑪莎女士:他那些都是很時尚,很高端的。

郭文貴先生:非常時尚、非常漂亮,妳看這個,包括Dormeuil的,這是今年新的來的,新的來的,Brioni的,它是今年新的來的,Brioni的Dormeuil今年新的來的,他是這個今年冬天給我做的,冬天做的這個衣服,Cashmere最好的Cashmere,它是最好的Cashmere的東西,這都是剛到的,剛到的。那麽我要跟妳說什麽?這個廠家經過研究以後,說Miles我們給G-Fashion,專給妳開壹條生產線給妳生產布料。我說妳的衣服隨便壹個價格,像loro piana隨便壹件衣服都是壹千、兩千、三千美金,我說我不可能接受妳這個價格,這個價格真的有問題的,我說妳得把這個成本給我弄下來。他關鍵是個啥?他生產量跟價格太大關系了,就是我生產1千個碼和1萬個碼價格不是差10倍,他可能價格就是降30%、40%,他說關鍵是取決於妳的量。這個時候咱們就有優勢了,為啥我要有G-Club妳知道嗎?沒有人定他的量敢說我今天我就生產1萬碼、10萬碼,因為妳庫存了,我銷售不了我就得扔啊,我明年就成了廢貨了,而且我敢先付錢,他說:“妳敢不敢?”我說我敢。“妳敢給我嗎?”我說我現在就告訴妳,我定的量1萬碼到10萬碼給妳。他說:“妳要這麽說,Miles我能把現在的價格降下來60%。”

妳看SUPER 200這個啊,SUPER 200,這個是兩百的,我現在穿的就是這個料子。我做了30件黑的不同的料子,因為這個通風好嘛,妳看SUPER 200這個,這個是最起碼壹套在1萬8到2萬美元,這個料子最起碼的,因為做壹套西裝大概是5碼,這是做雙排扣的,要是單排扣的大概3.8碼,所以妳看看誰付得起啊?沒辦法啊!那再加上手工呢?好,我定1萬碼馬上降50%,我定兩萬碼降65%,那戰友們誰都有可能,讓大家買個3千美金壹套這樣的西裝,郭文貴穿3萬,我穿3千壹模壹樣,妳當然可以買了對吧?但這個廠家從來沒有做過,那麽現在答應我們做了,他這壹答應在上星期,因為啊我讓咱們的團隊我說妳盡管跟他聯系,他說:“impossible!”他是壹個法國人“不可能的,現在不可能的。”我說妳去找他去。他不知道,這今天跟戰友爆的料啊,因為裏面的生產總監是我的好朋友,他說妳叫他來找我就行了。我想把他挖進來工作的,結果現在事兒成了。他這壹成對Hermes啊對Dolce&Gabbana,Dolce&Gabbana的生產布料非常好跟他們合作的,現在暈了。還有Prada、Gucci、還有那個CELINE他們生產的特殊線,他說:“Miles我們有沒有可能,我們也這麽合作呢?”主動找來了。昨天我晚上我挺興奮的啊。這是過去五六十年時尚界永遠不可能達成的,就是妳的、我今天生產的新東西,就是想盡辦法瞞到最後。妳看我跟妳不壹樣,是吧?啥叫時尚啊?我和妳不壹樣嘛是吧?那麽所有這些東西,現在因為這個Fashion、咱這個G-Fashion把大家遊戲規則改變了,就是我要同樣的質量,但很低的價格。.我要很低的價格,同時設計師是全世界最好的。啥叫Fashion?Fashion就是藝術。奢侈品就是高級、貴,質量高、很高級,很貴、稀有,這叫奢侈品。我不是賣奢侈品,我是Fashion、我是藝術,我是唯壹的、沒人有的,而且我這個價格不是以奢侈,千萬記住,G-Fashion不是奢侈品。G-Fashion是時尚,中文叫時髦,就是我有妳沒有、我有我的品味、我有我的特色,而且我是高質量的,我有奢侈當中的質量,我有奢侈當中的唯壹性,我有我獨特的藝術性。

那天我跟他們開會,我說妳們要撐過這個下三年,郭文貴在G-Fashion界會消失。愛馬仕、香奈兒、Dolce&Gabbana、GUCCI、DIOR、CELINE、BV,這是全世界奢侈品壹條街,就這些牌子吧,LORO PIANA系列。然後瓦薩琪,偶爾在這角落又出現這個瓦薩琪對吧,妳不就這些玩意嗎?妳告訴我,妳們所有人現在營業額當中35%都是付的什麽錢?付的是租房的錢。全世界傻眼了quarantine,每個月妳付的35妳還得付,妳關不關?妳停不停?另,開業的員工費用、廣告的宣傳費用,所有這些加在壹起妳買壹個奢侈品牌的時候,妳50~65%給這個付的。

為什麽G-Fashion會牛、是未來?我G-Fashion壹樣的衣服,我就開始就沒有妳這65的成本。我瑪莎我妹妹買這衣服的時候,在妳任何壹家Dolce&Gabbana,現在壹般的壹件好的女裝都在三千到壹萬二美金之間。那到我這來買的時候,全部是在八百美元到三千美金之間,壹模壹樣。妳為啥不到這兒買?所以它叫商業轉營,質量壹模壹樣,甚至更好,什麽都壹樣,但是價格低了70、80%。而且我這是獨特的藝術家,我現在四個設計師,好萊塢多少,妳會看到多少,妳看那天那個口罩,全部都是好萊塢,我們那天那個口罩直接就是好萊塢大明星級戴著的,馬上要,馬上打電話要。就我們的東西將是世界上最時髦的人用和最時髦的人穿,但是我們現在讓妳付的錢是妳平常買假的所謂二手貨,和國內的所謂假品牌那樣的價格,妳為啥不買呢?所以我說未來這些大牌子,妳沒有選擇的跟我郭文貴合作還有被我吃掉,這是必然的。

所以說Masha像妳這樣的女孩子壹定要記住壹個最核心的東西,這個時代真的屬於妳們的,就是妳所有過去的夢想現在真的都會成為現實了。這就是爆料革命了,這可了不得了。妳看現實就在這,就在這。我兩個月以前說這個,妳們會覺得我就像放屁壹樣,但現在這幾十天以內,妳伸手就摸得著,我現在壹點擊我的手機我就可以買回來了。我就要七哥壹模壹樣的西裝,七哥所有東西我都可以有,然後所有好萊塢人穿的,我都可以馬上有,而且我最便宜,50%的價格,更重要的事情我有的好萊塢的都沒有,妳能做到嗎?妳沒有,這就是G-Fashion,G-Club。我說完了,妹妹。

Masha:謝謝七哥!我們農場的戰友都準備好錢了,就準備著G-Club上線,特別開心。這次G-Club的話,我說過,七哥,我壹直在期待,壹直在等著,因為G-Club的西裝,特別是七哥穿的很多質量,我也有壹、二套這個牌子的,就是特別喜歡。所以說,我們期待吧!七哥我還有個問題,就是關於現在病毒不是非常嚴重嗎?因為曾經七哥跟我說過,就是俄羅斯疫情還不是特別嚴重的時候,然七哥說俄羅斯接下來會有壹個大爆發,然後七哥這個事情說完之後,沒夠半個月就是真的大爆發,然後就是封城了莫斯科。那現在又開始第二批的中共病毒估計又會到來,那之前第壹批病毒把經濟影響到完全就是壹個殘局了。那第二批病毒再繼續到來的時候,您估計世界經濟會糟糕到什麽程度,七哥?謝謝!

郭文貴先生:謝謝Masha妹妹問的這個,Masha妹妹,妳這個總結悟性非常高!首先壹點,就是剛才我說這個Fashion的時候,世界壹切都在改變。我現在在這個島的對面是美國建築師、藝術家、畫廊,就是很多的地方。昨天我去的朋友家叫(英文聽不清),就是他設計的房子,非常漂亮。過去這些藝術家很孤傲的,像昨天好幾個藝術家到場以後說,Miles,這個我可以打五折賣給妳,那個打五折賣給妳,我笑笑不吱聲。他說,Miles,妳倒什麽也不買什麽什麽的,我說我告訴妳們,妳們所有擁有這東西,在三年以後,不是妳打折賣不賣的問題,是妳家裏有沒有地方放,還有妳能不能找地方放的問題。我說我說話妳們都很不愛聽,妳們都不開心,我不是來惹妳們讓妳們不開心來的。我說未來兩三年,不管妳多有錢的東西,像鉆石找地方放,鉆石是最騙人的事,有啥用啊?我說妳記住,所有像妳這種東西有沒有地方放?妳這東西有沒有地方擱?不是值不值錢的問題,誰願意把妳們的東西拿走,還不問妳付不付運費的問題。做那個大雕塑,壹弄二、三百萬美元壹個,我說妳房子賣了擱哪去?妳養不起房子,美國的稅是每天要發生的。妳這雕像在哪擱,壹弄壹、二十件,弄得奇奇怪怪過去幾百萬美元。我說我現在告訴妳人類到了什麽時候,全人類的經濟在這兩三年以後全部會暴跌。美國壹個國家的房產總和,美國壹年二十萬億美元的GDP。他的房產是多少?達到了將近六十萬和八十萬,甚至壹百萬,4~5倍,共產黨說是2.5倍,十五萬億,它說六十萬億,共產黨絕對超過五倍,我說這個人類上還有啥真理呀,妳們壹個國家壹共才壹塊錢的壹年GDP,妳就四、五倍都蓋成了房子,而且美國的房還要交稅,美國的房子人不在還得有管理,還要剪草坪,我說妳知道美國的草坪,壹年剪草坪的費用是印度尼西亞的GDP,我說妳們這些人在這個地方還想過這個日子呢,妳等著,妳下輩子吧。反過來我告訴妳的事情,現在家裏有豪車的,有二、三套房子的,咱走著看,不管妳在哪國,妳能交得起電費、妳能交得起水費、妳能把這修修補補給弄好,妳就是個贏家了。

所以我要告訴妳瑪莎,接下來病毒壹定會再大爆發,為啥我說過我們的英雄是閆博士她偉大?我現在睡前不看那閆博士,我都睡不著了,知道嗎?我要扶墻要先看閆博士,(像)貼前邊,開玩笑啊。閆博士就是得到了太多人的尊重了,就是說,現在全世界溝溝旮旯都知道壹個中國女孩叫Dr.Yan,中國人從老到下,村都知道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就是英雄啊,妳這沒辦法造出這樣的英雄呀!現在很多中老年男人也愛上了Masha,是吧,都想看妳長啥樣,這就是爆料革命呀!但我要告訴妳什麽,為什麽Dr.Yan這麽成功、這麽出名?因為她講的絕對真相,把大家內心那種恐懼,不敢面對的現實壹下子給講出來了,它就是事實嘛!它是生化病毒。意大利、澳大利亞、哈佛科學家說了,說找出這個疫苗幾乎不可能。第二,說這個病毒壹定會重復再來,甚至會陪伴我們壹生。第三,這個疫苗就是化學武器,它是實驗室出的產品,實驗室產品從不會產壹個病毒。這是閆博士告訴我們的,從來不會說我做這個病毒,把舟山病毒、艾滋病放壹起就壹樣拉倒,它壹定是壹系列。這個壹系列還沒開始呢,咱們就成這德性了全人類。

妳現在想想Masha,有多可怕,莫斯科的寫字樓的空置率。昨天我壹個朋友告訴我說,他從莫斯科租的辦公室,他給人家老房東打電話說能不能我取消?房東說,我給妳取消壹半,昨天,房東給他打電話說,這個妳這樣,妳跟我簽三年合同,我給妳取消75%,這哥們說,妳給我啥我也不租了,我關掉這個公司,是搞旅遊的,純俄羅斯人,他老婆是壹個模特。他給我打電話說:Miles,他們瘋了,他說我怎麽可能堅持下去繼續履行這5年合同,這個辦公室是莫斯科最核心的地方辦公室,他說我壹定不要了。然後這老板就威脅他說如何如何,他說這些東西通通都給妳了,連車都是妳的了。俄羅斯過去兩周,從出房率的13現在事實壹下到35~40,曼哈頓空置率達到85,妳告訴我倫敦能撐下去嗎?妳告訴我未來最大的病毒威脅是什麽?就是有空調的地方就是妳最不安全的地方。在有空調的地方都是城市。妳知道俄羅斯這個國家,妳知道瑪莎,俄羅斯在30年代人家城市化已經達到了60%了,中國的城市化才8%。這就是為什麽人家沒有,當時大蕭條的時候,它是沒有車…,車沒油加了,沒面包、沒牛油了,也沒飯吃了,中國是壓根就沒飯吃,這個窮是不壹樣的。今天的俄羅斯城市化是多少?70~80%,而且就集中幾個大城市。但是妳看俄羅斯可不可怕,這個病毒最可怕的是進入空調的地方,最可怕的就是城市化集中的地方。最好在澳大利亞找木蘭,找安紅去有袋鼠的地方,和袋鼠玩壹玩比較不難弄。這時候像英國、紐約,、洛杉磯、東京、大阪、像日本這個國家高度人密閉集中,而高度空調那人就完蛋了,特別是高速車那就完蛋了,妳知道嗎?麻煩了。香港、臺灣。所以說我告訴妳現下來的世界經濟,它壹定是大蕭條,這是壹定的;第二,病毒壹定會再來,而且壹定進行中;第三,我可以告訴妳,全世界進入了人類上妳必須,妳願不願意都要面對,就剛才我所說的,互聯網經濟、互聯網金融、互聯網戀愛。大家沒有意識到現在全人類什麽都不賺錢,就互聯網賺錢,妳看看我們現在所有東西,爆料革命偉大的思想,上天給了我們機會,G-Coin、G-Dollar、G-Fashion、G-Club、G-TV、G-News統統的是互聯網,而且妳離不了。妳看不看新聞?上G-News;想不想直播露臉?上G-TV;想不想用錢方便?買G-Coin、G-Dollar;想不想買時裝?買吃的買喝的? G-Fashion;想不想自己賺錢?G-Mall。妳告訴我誰有這個平臺?沒了。而且全人類我們已經全球化了,這就是妳要懂的,瑪莎妳看得很好。必須問自己:今天人類遇到什麽事?妳在莫斯科不要被經濟搞破手把妳給打了,妳壹定要有自己,現在未來來救妳的壹定是爆料革命。第二要有朋友,朋友就是妳的資源。第三,妳壹定要接受虛擬時代壹切來,除了性生活在網上不能解決外,壹切都在網上解決。所有的機會,所有的危機,所有的壹切就是這個,這就是我回答妳的。接下來做好準備,只有新中國聯邦讓妳活得更好,讓妳活得安全,謝謝,

瑪莎女士:謝謝七哥,我本來還有個問題就是說新中國聯邦應該如何做好在沒有共產黨之後的和西方的監督與西方的橋梁。

郭文貴先生:這個問題我們現在好像是三年前大家問吧還挺新鮮,現在妳問的話已經是…

瑪莎:這是戰友要問的問題,我就…,

郭文貴先生:對,戰友好,妳把責任推給戰友了,我現在可以告訴妳的是,我們己經…,說實在話根本不是西方怎麽看待我們,這就是共產黨很了不起,習加速時是很了不起,王岐山是很了不起, 石正麗也很了不起,就是他能把…,給咱爆料革命送這麽大壹個禮物,妳上哪去找去,香港運動、香港抓捕、遣返法、安全法, 在全世界窮追猛截我們爆料革命是吧。然後制造這個病毒,而且把班農、蓬佩奧這些人列為所謂的人類公敵。給咱制造這麽多…,現在網上觀看60多萬了

瑪莎女士:我這是90多萬,

郭文貴先生:我這是60多萬,天哪什麽情況?瑪莎魅力太大了,現在瑪莎妳想想,就像昨天晚上的那哥們似的,他說:妳看看我要當上總統就如何如何。我說妳真別跟我說這個,我真能看妳能不能活到選總統的時候我都懷疑。他壹下就楞到那了,我說妳憑啥就自信讓我相信妳能活到選總統的時候。他這個形象絕對年輕的,未來的所謂2024年8個選總統的之壹,這話我問的很現實瑪莎對吧?妳憑啥告訴我妳就能活到選總統的時候?而且妳剛告訴我說妳家隔壁壹家兩口都染上了,妳咋就說那個病毒不上妳家來。他壹下就楞到那了: Miles妳說的有道理。我說我告訴妳,未來妳想說妳4年選總統的事,這已經就證明了妳對病毒完全不(了解)…是疏忽的,妳先問每個人問妳自己妳能不能活到2024年,妳能不能在妳活到2024年前提是妳能不能幹倒共產黨。他當時就楞了:怎麽幹倒共產黨,我們應該如何行動幹倒共產黨,講了壹大堆。妳知道美國那種都是從學校的那種演講型的,就是姿式這樣這樣,手這樣這樣,都是很Pose。我說妳別老玩妳那老的那套,滅共產黨核心在哪裏?是妳對病毒的認識。對美國人真的是放下異議,忘掉妳的Capitulation,現在妳叫什麽?叫Security,妳說安全吧,安全主義吧。那怎麽辦?妳先不要給共產黨錢,妳不要給共產黨提供技術,微軟現在宣布停了,共產黨就回到了算盤時代。 Google把它所有的App和美國所有的全給它停了,中國共產黨在國內就進到了點油燈的時代。所有的高速火車飛機,壹切配件全停,芯片全停,中共就直接回到了石器時代。只要共產黨壹樣,我要病毒的真相。然後共產黨壹妳選擇自殺,二我把妳殺掉,妳選哪壹條?他說有道理,我說妳再不幹這個,我再來妳家的時候,就像壹年前妳聽我說話,就這樣看我,說我是神經病。現在變了是這樣看我了,我說我再來妳家的時候,妳就要跪著看我,我希望妳還活著。哎呀大家全都傻眼了,我說妳跟我說今年為啥要帶走口罩,妳有種把口罩摘了,不吱聲了。我說妳把口罩摘了,妳有種,妳還選總統妳把口罩摘了,妳不敢,對吧?就這麽簡單的道理。因為共產黨制造了全人類的恐懼,妳不把恐懼解除,妳選個屁總統。我說現在妳們西方說<新中國聯邦>,妳怎麽弄到的…曼哈頓,壹切搞這個。我說哎妳別給我說這個,過去好像壹說支持我們、幫我們、信任我們,給我們多大面子,我說現在我聽到這個很不開心,妳不需要支持我們,妳也不需要信任我們,妳信任共產黨去吧,妳支持共產黨去。說我們代表中國人在美國如何<新中國聯邦>…。他是那個債主之壹,1.6萬億的國債。

我說我今天給妳們開個玩笑,我在船上我跟班農還說,我說我現在給妳美國人要十萬億美無,剛才我跨過的1號公路,1號公路是我們中國人死了幾十萬人給妳們修好的美國公路,猶他州最早中國人進來,給妳死了幾十萬人,博格林橋中國人建死了幾十萬,我們叫豬玀,妳把我們當奴隸使。妳們現在每次跟我說中國人太偉大了,未來給中國人移民5,000萬、1,500萬,因為中國人從來沒有什麽控訴、造反,沒有運動,中國人可信。那我請問問妳,妳要這1.6萬億債中間中國人死人要不要錢?我要10萬億。他說哎呀 Miles妳說的有道理呀。我說妳不是股東嗎?妳當時幾百萬的美元,妳給我中國要1.6萬億利滾利,妳黑社會啊,當然我們也有股份。我說我可以拿<新中國聯邦>,他們要求我是啥意思?<新中國聯邦>把這個買走60%,妳知道吧,然後<新中國聯邦>先承認,承認說這個債我承認了,然後推選<新中國聯邦>成立合法政府,然後到時候就可以把美國、歐洲查封的錢直接切給咱新中國聯邦壹塊,然後給他壹塊,我不會幹的。我說我告訴妳,郭文貴如果答應妳幹了,我不是漢奸,我說我就是畜生。現在在西方的錢妳封了,妳必須還給中國人,妳這個債我真不認可。如果現在我要有投票權,我第壹個就把妳否了。如果妳要這1.6億美元妳只有壹條,把90%錢還給中國人民,妳拿10%都不錯了。妳甭想賺那1.6億美元,中國人不是傻子。妳敢要1.6萬億美元不給我們,我中國聯邦接下來我要妳拿十萬億美元。因為同壹時間中國人的死亡和賠償,妳給菲律賓賠了嗎?妳給日本賠了嗎?妳給墨西哥賠了嗎?妳為啥不賠我中國人啊?這不是很簡單的嘛,我要妳十萬億都是客氣了,按照那個賠的我要妳壹百萬億都是可以的。當時他們全屋都傻了,瑪莎我們可以滅共,但是不允許傷害任何中國人,這是前提。

那麽我要告訴妳的事情,新中國聯邦已經不需要任何人所謂的代表誰,不代表誰。是他們沒有得選擇,妳看這幫大佬多牛啊!壹年前妳七哥站在那的時候,人家覺得我半個神經病,好像給我面子。今天咱壹切變了,共產黨帶來禮物啊?病毒。美國人死亡,CCP Lie Americans Die。所有的人現在只要跟中國好的,現在都成過街老鼠了。而且咱爆料經過檢查都是真的,唯真不破。然後現在支持咱的人壹個國壹個國的上,不是壹個集團是壹個國壹個國的往上上。

還有壹個咱沒有給任何人伸手,給我點錢吧,支持支持我們。還有什麽大媒體采訪我,我說滾壹邊兒去吧,誰稀罕妳采訪,不需要妳采訪。還有咱們現在Dortor閆出來以後,中國人不都是狗熊啊。我們有英雄啊,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出來以後,我們中國人好兒女多著呢。瑪莎,像我們所有的小皮匠,大衛兄弟是不是?面具先生,哈恩是不是?樸昌海先生、Peace、草根哥、007對吧?還有什麽的Sara、路德路波切,江財神、卡麗熙、文可是不是?還有我們的索菲亞、我們的長島哥。妳看這壹數都數不完了,妳看多少,還了得嗎?我們文信哥,現在在洛杉磯對不對?不是,誰還沒說?山地謙謙、還有我們的德國大熊是吧?妳看我還有誰沒說的妳幫我念叨念叨。要不然壹投訴妳,七哥又沒說我。

瑪莎女士: 還有木蘭啊,哈哈哈!

郭文貴先生:木蘭壹直在線啊,所以說木蘭老在線盯著,我就忘知道嘛?所以妳也是,我覺得妳老在這的時候,我老忘。木蘭、安紅是吧?都不用說的,我們的老班長,新西蘭。哎呀,妳看看念的,妳看看得念多少吧?妳想想我們幾年前是啥樣,今天是啥樣?妳說我昨天在這,妳們要看到我昨天七哥站在那。真有點不是鵝站在雞群的感覺,真是我覺得好像壹個熊站在雞群的感覺。大家必須仰視,為什麽?咱證明了,實力呀,是吧?下周Lady May1,Lady May2來了後面壹堆警船“啜啜啜啜啜啜”保護著,然後“啪”壹登岸,是吧?咱往那壹站,壹年前見面說的話現在全兌現了。妳說,妳說這啥?妳說,妳說多厲害!

然後他們說,哎今天我聽說華爾街日報又要…?我說是啊,華爾街日報又要黑我們了,說我們什麽subpoena、調查。我問他,我說妳公司有多少subpoena?他不吱聲了, 他說,Miles我公司壹直就有十幾個subpoena,最多的時候多少?他說最多的時候有1000多個subpoena。我說我們才二十幾個。報吧,我說讓他們報我們什麽強奸犯,是不是?沒錢了,多少年了。我說這就是美國的偉大,我們很享受這個。我說隨便寫,它都是假的。

華爾街日報報道郭文貴,事實證明幾乎全是假的。而且那個印度裔的那個女人,那個家夥絕對是變態的。聽說她是在華盛頓跟那個Michael Waller,跟他是非常不清楚男女關系,聽說。我就特希望他來告我,她咋就不來告我呢?我說她咋不來告我,大家哄堂大笑。他說Miles,我從來沒有見過壹個人天天希望被人來告。我就希望他們來告我,印度裔的那個女的,哎,那個樣子也是夠惡心人的噢。

所以說我們現在在美國,我們的壹舉壹動人家知道。還沒開始報道呢,大家都知道了。關註咱,重視咱。同時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成了西方了解中共病毒,了解中共流氓體制,了解香港最唯壹的壹個平臺,這就是我們現在。所以說Masha妳好好幹吧,妹妹,了不得,當然沒妳的功勞也是不行的。

瑪莎女士:太好了,太好了,謝謝七哥。七哥我還問壹個額外的話題,就是前兩次連線壹直想問的壹個問題。就是請問七哥,為什麽共產黨在天安門的祖墳是2015年終結。這個是否跟盤古大觀有關系啊?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Masha是這樣,開玩笑啊,我覺得妹妹他是這樣,共產黨真正的就是說妳看,我講起這個故事太長。最近這兩天,我跟著幾個美國人看壹下我老照片啊,看壹下當時建設盤古啊,中軸線。北京的中軸線是我介紹的希特勒的設計師是斯貝爾的兒子小斯貝爾給它畫的中軸線。從中軸線過去,然後共產黨的英雄紀念碑在正中間,毛澤東紀念堂、天安門,平行的這邊是壹個大劇院,然後就盤古,新的中軸線。其中壹個非常重要,妳壹定要相信這個玄學,這個玄學中國人是真了不起的,這幾千年來。可悲的是玄學只服務了皇帝,從來沒有服務國家強大,服務軍事,服務人民。就像中國發明的火藥,最後都點煙火給皇帝看了。結果是讓人家西方弄出了槍、子彈、大炮,把中國打成那樣。中國人發明了紙張是給皇帝寫折子的,老百姓沒用於學習。最後人家西方把它變成了印刷品,結果制造文明,傳播了宗教,是吧?壹系列的事情證明,現在中國的玄學就是有道理的。就是整個地球、銀河系、宇宙、天地之間的變化,也就是我們說的信仰。人類之外的這種太多的超自然的力量,當然有壹個我們的萬佛萬神在操縱著我們,控制著我們全部人類。要不然我們早就瘋了,我們肯定也不是猴子變的。

2015年,妳看這個共產黨整個的所有的跡象完全是整個是完全變了。自從習近平修憲,共產黨基本結束。從2012年,在他們上臺以後,在中國徹底的把共產黨的主義,好人沒有好報,壞人過得比好人好。然後呢,是社會上壹下子個人極權、崇拜。然後滅基督,滅天主教,滅佛樹習壹個人,哀鴻遍野。然後是整個是與天、大自然全是毀滅的。然後妳再看這中軸線,妳再看大劇院,妳再看盤古、這個奧運村的時候,妳會突然發現壹個問題。懂壹點玄學的和意境學的就知道,習、王上來,到達天安門,也就是天門,到前邊的玄門。再到整個前面的這條街,所謂的消費壹條街,共產黨的大日子沒了,就它沒有未來了。如果往北走,它會走到長城,他會往北走走到蒙古。往南走沒了,斷了。中國人的命運是從北往南的。不是從南往北的。皇帝所謂的神仙的孩子,天子是從北往下來的,不是從南往北走的。他是北邊的北鬥七星下來,從紫薇星走下來了,到了故宮停下來了。上天的孩子天子來幫助人類啊控制人類。現在往南走沒了,結束了。從任何壹個角度,現在啊從玄學,從盤古從奧林匹克看,共產黨倒是如果它真是開天辟地,就把以老百姓為主,不是所謂的以集權為主。也就是今天互聯網追求這個去中心化,這個中軸線終結之日,打開整個中國壹片天地,讓老百姓為主的話,這個中國強,了不得了啊。可喜可悲的是,可喜的是他找來了自己滅亡的路,可悲的是中國人即將為此付出更多的代價。

這就是說,2015年的,妳看,當時我是2015年真真正正出來的啊,1月10號。吳征給我打了那個電話,說妳全家人被抓了,資產被查封了啊。然後呢,我代表國家啊,如何如何,要不然就弄死妳,死無葬身之地。從那壹天起基本就開始了共產黨的滅亡。然後2016年我開始爆料了就2017年的陽歷,2016年的農歷的嘛啊,我就開始來爆料啊,春節前的壹天我開始來爆料。這個共產黨終結已經到時候了。現在咱往回看,人家又說咱忽悠了,妳往回看,我和爆料革命包括妳包括所有戰友,我們都是上天選定的人。絕對是每個人回看,我跟很多戰友這樣溝通,每個人說,哎七哥我有壹種,往回看我有什麽感覺,很所有的戰友,真正的戰友都是上天選定的。除非是假的,爆料革命的這些人他找不到這種感覺,包括妳瑪莎,妳沒發現壹股力量推著妳要往這走往這走,哎就去到這兒來了。

我們都是被上天選中的,共產黨必亡。新中國聯邦的誕生,妳看到天空中上天給我們的力量,包括昨天他們還說的miles妳把我驚呆了,就是班農給我們講就壹祈禱天空馬上打開,陽光明媚,藍天白雲,叭飛機壹起飛,清空碼頭。人美國人傻了,美國人相信天主的。特別相信天主教,哇的相信不得了,這就是天意。共產黨從2015年,給文貴吳征打那個電話那壹刻起,它已經現在的結束就在那擺著呢。而且形式已經告訴大家,它不會過去今年或者說不會再過年了,啊,我相信。謝謝瑪莎。

瑪莎女士:謝謝七哥,太好了,然後有壹個還有壹個問題哈,我不耽誤七哥太多時間,還有兩個問題。然後有壹個是戰友的問題,幾乎就是五六個人都有這個問題。他說那個在直播中,我們常常看到七哥帶我們在滅共的戰鬥中攻城拔寨,百戰百勝,但是沒有人能真正感同身受七哥的壓力和不適。其實常說從支持自己的上天那獲得莫大的勇氣,能否透露自己跟萬佛萬神對話的感覺,或者分享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壹次,謝謝七哥。

郭文貴先生:妳給我抱歉,我給這個戰友我定好的11點45分的的信息,我要給他個密碼。

瑪莎女士:抱歉戰友們我回來了,等七哥。有聲音嗎?我看到好多戰友說沒有聲音。

郭文貴先生:回來了,充上電了啊。謝謝妹妹。我說這話之前,妳是不是先讓妳回答的答案之前妳得做好準備啊,別嚇著妳了啊,我跟妳說啊。戰友們,妳們準備準備好想聽真話啊,這有點兒懸啊,有點兒懸啊。

瑪莎女士:我洗耳恭聽。

郭文貴先生:我給妳瑪莎妹妹我給妳今天講,我舉個例子啊。當年我在看守所的時候,就是要釋放我的頭壹天,就是說我就做了個夢啊,真是做夢,這不是郭臺銘的夢,也不是習近平的中國夢。戰友哇哇的哎,哎喲媽這人簡直出來壹點哎呦,我的媽瑪莎妳太有魅力了,妳太厲害了。妳要珍惜啊!當時我做這個夢的時候,我知道第壹次說出來啊,妳們記住,我今天給我第壹次說出來。當時這個夢啊,因為看守所他那個裏邊的那個是個大炕啊,“咚”就醒了我做了壹個夢。就是壹個長頭發像這個洋人似的啊,就是這個拿著那個就是太乙真人的那種那個什麽神扇吶,就是這個羽鞭吶,這麽扇兩下,特別清晰,然後這兩下就有人過去了,就是感覺臉特別涼啊,就特別這樣叭就過去了,就看著我就哈哈哈哈大笑,就登雲而去,清晰的不得了。我就說啥情況這是,哎,這什麽情況?哎呦就醒了,就覺得臉壹摸,咋回事這是?第二天就是那個門口壹開門,大家啊開門壹開門兒呢,那它是個鐵門,就是鐵門的,這樣壹個鐵門是這樣的地方這上面是籠子就是武警上面走來走去,這是放風的地方。這個這個地兒有壹個鐵門,然後可以開開門給妳扔飯吶,扔鹹菜呀,給打飯的地方。然後這個到裏邊來是高出來壹層,這個裏邊呢就是武警從這兒過可以從這窗戶往裏看,是個大炕。然後呢,這個大通炕睡幾十個人,人都在裏邊了。這塊兒有壹道門,平常這會兒也可以鎖上也可以打開。

那麽開門只有三件事,壹,提審,郭文貴提審。妳看,報告!然後就是說郭文貴走!然後妳再往前走,妳知道吧。然後在那打飯,壹響按鈴壹開門,六號房打開,放,壹二三四五,嫌疑人都進來,門壹關走了。大家壹響門啊都機靈壹下子,要麽提誰,要不重犯,反正就這事兒啊。還偶然會有釋放,就是。啊,拿起手拎東西,哇,他就是簡直釋放了新生命吧。我這壓根沒想過我釋放的事兒,妳知道嗎。就是啪壹打開,發現也沒有提審的,沒動靜啊。然後喊:“郭文貴。”我說喊誰呢?老大喊妳了,老大喊妳了。我說這又來打牢頭獄霸來了吧。“郭文貴聽到了嗎?”啊,我說聽到了有什麽事兒啊領導。然後那有個所長姓趙的啊,好事兒,我說送吃的了啊,送煙的。他就說;“比這好,收拾妳東西跟我走。”我說換號啊,還是換監呢?他說:“行啦,走吧,送妳回家”。我說什麽,我心裏咯噔壹下子,是不是要槍斃啊這家夥,是拉出去槍斃去。我到底是上黃泉路啊,還是上老家去啊,還是怎麽著啊。他說:“真的,收拾妳東西回家。”當時我就楞在那了,我說妳說這是什麽意思,我看他那個樣子不像拉出去槍斃,也沒其他人啊。我說我什麽東西不要。因為我這裏之前他們提審我,我老問他,我說妳啥時候能讓我見法院呢,因為他老關著我不讓我見法官,妳說這是幹啥呀。他說妳根本不需要到法院啊,拉出去就把妳斃了,還到什麽法院呢。所以說我就很慘,我是在看守所,我沒進法院。說那王八蛋造假,把我審判什麽的是胡扯的事兒。我就希望到法院,他不到法院了。我就等著肯定把我拉出去槍斃了嗎。那麽這個喊完我說東西拿過來沒啥拿的啊,他說妳還是拿著妳東西吧。我說壹星期前說要給我換號、換監,換監我就拿著。“妳走吧,真讓妳回家,妳家人都來了。”就那壹天就站在從這個裏邊門到外面門啊,再到外面那個看守所的門。三次門壹開開,我哥在那外面屋,我當時就傻了。因為家人站在那吧!哇!我說昨天這個夢是什麽意思啊?這個夢。然後就開始報號,然後收拾東西,然後寫下來什麽什麽承諾書,然後要簽名。然後說,我哥就把我接上車嘛!很多人出來給我送行,好多人在裏邊。武警還給我鼓掌,絕對哥們、爺們,別忘了回來看我們。我說誰也別來看妳們啊!是不是!誰也別回來看妳們,就這樣走。

這個夢,我從來沒有做過第二次。我在見班農的前壹天,我就住在Hay-Adams(酒店),我是決定不見他的。哎呦!好多人跟我說別見了。結果就在那天晚上,“嘣”就做了壹模壹樣的夢,我蹦就起來了。哎呦!我說這個夢似曾相識啊!而這個夢做完以後,我這個臉吶!就是那種感覺,被抽過的感覺特別明顯。這回我就有經驗了,我打開那個洗手間的門,燈打開,對著鏡子,這臉是不是真被抽過吶!沒有啊!那妳就感覺就是真的壹摸壹樣,比咱倆這個視頻他還真實。沒法、就身體真的那種感覺,我說這個太乙真人又來了壹下,啥意思?這是。我說這有壹定大事發生。

後來第二天早上,妳到底見不見班農先生?我說好吧!我去見吧!我見完班農先生,我突然間壹機靈,妳說他這個長頭發,晃著來,剛離開白宮的班農,那不是壹般的。那家夥就晃著,保鏢壹堆就來了。結果班農先生,我給他談,他根本沒有什麽反共啊!滅共。他真的沒這個概念,他真的沒有壹句話這麽說過。後來我又給他說,他說是嗎?啊!說NO,哎呀!但是他喜歡中國人,他就覺得,他說共產黨不是好東西,中國人好,香港、南海給我講半天。他走之後,我明白了。上天給了我第二個自由,第二次更高的使命,絕對班農是幫我們的。

我今天給妳講,戰友們,人與人的相識,絕對不是偶然的。現在妳看班農先生,就他全美國能百分之五十、六十、七十恨他,妳知道我多少人?昨天晚上我去另外壹個地方,他都不能去。因為那個屋裏人說,妳可不能讓班農來呀!妳可甭讓他來呀!我們是絕對不喜歡他的。就說他是種族歧視嘛!妳知道,那藝術家說,妳千萬別讓他來。後來昨天我去完以後,他們覺得說的有道理。班農絕對不是種族歧視,但是他已經有標簽了。可是我們不管人家好壞!瑪莎,我們只說誰幫我們能爆料,能幫咱滅共。那王岐山幫咱滅共,也是咱哥們啊!是吧!人家班農壹天14、16個小時,天天在那講,天天說。咱說完啥!寫完報告發過去,跟著他的10個人。這10個人,我放個屁,他都能把這個屁味傳給這10個人,這就是他的力量。

我給他、他收關於中國信息,他給、任何人給他的信息,他不可能全記得,他壹定是真的要確認。他也很顧忌自己的信用,還想選總統呢!誰願意惹麻煩呀!那麽我讓咱戰友們馬上找信息,我最後決定給他們,他壹定會發給所有人的。妳像國會山馬上要舉行的四個大的秘密聽證。妳看又被關掉了,又被關掉了。瑪莎,哎呀我的媽呀!1.5個million,(150萬在線觀看直播)妳太厲害了。

所以說團隊們,妳們看著這個視頻的,現在電腦已經第七次被黑了,但是今天太成功了。妳知道瑪莎什麽概念?所有的這聽證會的公訴文件,都是咱戰友準備的。這是為啥?昨天早上妳看那個戰鬥室直播,直播的時候,昨天是我11:30,我要上直播呢!結果我這邊運動、運動著,好多電話打,就“嘣”來壹個電話。原常委、就上壹個常委和他兒子在車上打電話給我,嚇我壹大跳。哎!老郭,老郭這個。我說妳這好久不打電話了,我說別傷到妳吧!給我打電話,我這是強奸犯、犯罪分子,我說妳這紅通,我說妳這個多危險。哎!別開玩笑。他說馬雲還有百度,這真的要被制裁呀!哦!我說妳是關心這事,不是擔心我爆料革命。哎!他說我不管那個。先說妳是真的、嚴肅、認真的。他說我那點股票都被妳們折騰沒了,妳真要是搞我們這個阿裏巴巴和這個百度,他說我真要趕快賣。啊!我說兄弟,我說妳那中信那點股票,管妳個屁事,不只中信,我個人也擁有。不行,我就賣了。

這時候我聽著裏邊在講什麽?裏邊的war room,班農在樓上直播。哎!我咋聽妳這邊有戰鬥室?對,他說呀!班農就在妳樓上直播的嘛!在妳船上。妳說當時這個時空啊!我在下邊,我在這兒運動,來自於長安街上壹常委兒子,然後打聽我們正在搞他這個阿裏巴巴買的股票,他爹就在車上。這壹刻妳知道是什麽概念?他說老郭,妳能不能別折騰了?啥事不好談吶!可以啦!我說那是妳,不是我。但瑪莎,我要告訴妳的,這種時空的交錯,這種結果對阿裏巴巴、對百度傷害最後,還有騰訊,包括華為、ZTE,所有這些人包括吳征這個混蛋,已經慘大發了。剛剛又被弄進去,又保出來了,聽說前天給保出來了。

壹系列這些混賬,孟建柱、孫力軍,還有香港的林鄭月娥。瑪莎,兄弟姐妹,妳想想這是壹個偶然嗎?他是壹個簡單的壹個行為的結果嗎?絕對不是。這真跟上天,他有關系。就是妳怎麽想,潘多拉盒子這個字,我從2017年說,說到今天潘多拉盒子成了敏感字,是吧!當時我說生化武器和化學武器,還有在香港運動,我說生化武器、準生化武器。當時這詞,包括我從開始壹爆料時候說,共產黨壹定在香港和臺灣動用的這個武器和他采取的行動。包括現在妳知道,昨天美國人,還有頭兩天,我見的幾個美國人,最近老說壹句話,Miles,為什麽所有妳說的人全被抓起來了?海航完了,說死了。妳想想王建完了,陳峰完了,馬雲完了,吳征完了,孫力軍完了,孟建柱完了,王岐山完了,傅振華完了。妳如果還說過誰?妳如果說的人,全完了,所以美國人都明白了。

所以說昨天打電話的那哥們說,哎!文貴呀!妳可千萬,大哥,我求求妳,我老爺子就在旁邊,我老爺子平常都看戰鬥室節目,都看妳節目。別提我們家什麽,我求求妳了。哥們,妳就記住當年妳兄弟對妳夠意思。因為當時我最困難的時候,壹個電話,馬上1.5億現金就匯過去了。我從來不貸款的,就是跟我吃飯,我在那說。他說老郭,最近在忙啥?我說我正在忙壹個融資跟海外的。多少錢?我說1.5億美元。他說需要多長時間?我說我馬上就要,過年吶!還要付錢,盤古這還有政泉那。他說我這,妳沒想想。我說妳們是官,妳是國營的,而且我說妳爹這常委呢!我說我不想跟妳家瞎摻和這事,要不我早就貸款去了,就是不像有事嘛!結果這哥們出去以後打…..

瑪莎女士:七哥。我打斷壹下,木蘭姐說,妳那邊的沒有聲、沒有圖像,只看到我有聲音,啥情況?

郭文貴先生:誰說這情況?啊!

瑪莎女士:妳受不了了,是吧!聊的這麽津津有味。

郭文貴先生:現在啥情況?

瑪莎女士:木蘭說沒有,木蘭說我的有聲音、有圖像,妳那邊沒有聲音,沒有圖像。

郭文貴先生:哎呀媽呀!那妳能聽見嗎?

瑪莎女士:我能聽見啊!那是不是木蘭那邊,澳大利亞的問題呢?

郭文貴先生:澳大利亞,妳這有啊!有圖像。她的問題,我這有,160萬了妹妹,我這有。木蘭的事,不要聽啦!木蘭的事。我接著說,我接著說啊!妳看這木蘭搗亂嘛!這是不是!妳說這。所以說他當時出去打個電話,就是幫我們,就是跟我們聯系我們財務,我們短期融資,過橋了1.5億美元,幫了我們大忙。所以昨天說,拜托了大哥,妳別提我。可是他告訴我壹句話,他說跟妳說實話,壹年前,大家覺得妳是英雄,妳敢幹,妳厲害,誰也不否認。但是妳要幹掉這個組織,沒人相信。他說今天不要說都信,但最起碼很多人不這麽懷疑,但是他說有可能的。

瑪莎,這句話太重要了。到這個份上的人,現在就說,他不認為妳是不可能的,他認為妳是有可能的。這絕對不是壹個人力能做到的。這種人心吶!各代、歷代王朝被滅之前,都是從民謠開始,民謠到春謠,春謠到了老百姓的整個社會的歌謠,最後把它滅了。今天咱們這個就是,已經是全世界都認可的標準,滅共是正義的需要,滅共是人類安全必然的需要。而且滅共只有這壹條路,能讓我們大家都沒有危機。妳想想這是人力嗎?瑪莎,這是壹個人能解決的嘛?沒有天意不可能。

就是妳看吳征包括這美國的壹些媒體的報道,妳像馬蕊這麽年輕的孩子,結果現在進醫院了,是不是!得胰腺,是胰腺炎還是胰腺癌?妳看看王建被殺,海航墮落,馬雲被搶,馬化騰被制裁,中國APP被制裁,百度要完蛋,華為完蛋,ZTE完蛋。馬上那個誰,那個任正非的女兒就到美國來了,馬上、隨時,我告訴妳隨時過來了。然後爆料革命,然後把我們這封那殺,搞出我們G-TV、搞出郭媒體。然後又搞出我們G-Coin、G-Dollar,又搞出G-News,又搞出G-Fashion、G-Club,然後班農天天在船上,他們說班農和郭文貴什麽什麽特難聽,說郭文貴睡覺,睡覺咋了,我們天天睡覺,咋了。是不是!這種謠言、低級,完全這種結果是什麽?它完全沒有自信。

壹個人發怒的時候,罵人的時候,說明妳已經沒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而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壹個比壹個漂亮,壹個比壹個年輕,壹個比壹個有正義感。妳看看我們那個新中國聯邦的抗議,徹底的在世界,這很大的事嘛!瑪莎。在溫哥華妳看那戰友的數字,還有我老家莘縣的文莘,妳看看那文可、Mike還有加拿大人,妳看到法國、到日本,接下來的草根小哥,妳看我們的peace,所有的臺灣的我們那些神秘的人,候小寶還有文欣、還有我們大牛、還有巴黎姑娘。妳看看我們這個,馬上在任何地方,咱已經完全不需要大家來組織,自發已經形成這樣了,馬上就德國,828德國,大雄跟小皮匠還有大衛哥搞的。還有妳想想妹妹,咱們今天在所有全世界各國不同膚色,他能是壹個簡單的力量嗎?就上天給了我們壹個,連第二次大戰都沒做到的事情,讓全人類統壹了壹個認識,幹掉共產黨。

第二次世界大戰可不是全世界統壹認識的。瑪莎,那可不是,都打到莫斯科了,這個希特勒神經病。蘇聯死了幾百萬、幾千萬人二戰,死最多的人。當時的蘇聯竟然沒多少人相信能幹掉希特勒的。妳不要開玩笑這事。但現在妳問全世界,連遙遠的歐洲的山川都相信共產黨必被滅,而且相信必須滅共產黨。這不是天意嗎?所以戰友們回答,萬佛萬神的溝通,我太多了,我再說點玄的。瑪莎,妳就覺得我今天有點神經病了。我就別說了啊!怕嚇著妳了。

瑪莎女士:七哥,我相信。包括我出來發聲,我也是。我做夢,夢見了七哥兩次。七哥不斷在我夢裏推我,瑪莎..

郭文貴先生:妳夢見我是穿衣服還是沒穿衣服?

瑪莎女士:我夢見七哥兩次,在夢裏七哥說,妳壹定要出來發聲,妳壹定要出來發聲。就是所以從那次開始之後,我就開始站出來,開始發聲,這是真實的。我始終都相信。七哥,只有6分鐘時間、5分鐘時間了啊!最後壹個簡短的問題,七哥跟我說過,說連線的時候可以問,私信裏沒回復我的。妳最喜歡的中國歌手是哪位?這是個八卦的問題,為什麽?5分鐘時間,七哥。

郭文貴先生:哎呀!因為這個歌手,我喜歡這個歌手,妳們都不知道。這個歌手是我喜歡的,而且她唱的流行的歌。妳壹旦知道,她唱的歌是為我唱的,就是我喜歡的,

瑪莎女士:我特別好奇。

郭文貴先生:而且班農現在也天天聽,我現在還不能說,因為頭兩天跟班農同時還視頻了,班農說她太漂亮了。因為她現在是有丈夫、有孩子,剛有了孩子,很小。比我小將近30歲吧!30歲吧!所以她有孩子、有丈夫就別說了。但是非常棒,非常非常棒,而且妳也會喜歡她的歌。

瑪莎女士:肯定有故事。

郭文貴先生:接下來我要唱的歌,妳們好好聽吧!聽七哥的歌,現在七哥將成為天下第壹歌手。最惡心的,最難聽的。

瑪莎女士:謝謝七哥,那個我非常開心,還有很多問題,我們就暫時不問了。今天耽誤了七哥很多時間,然後我們時間也快到了,非常、再壹次地說非常榮幸、非常開心邀請七哥能夠跟我們連線成功。然後就是我代表、我們俄羅斯喜馬拉雅農場非常感謝七哥,請七哥為我們大家壹起祈禱,謝謝!

郭文貴先生:阿彌陀佛。謝謝瑪莎,謝謝所有戰友。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