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是一種藝術形式- 香港人將如何繼續抗爭

新聞來源:《香港自由報》

作者:Stephen Vines

發佈時間:2020年8月16日

翻譯/簡評:Cathy r

校對:1818

審核:InAHurry

Page:拱卒

簡評:

自香港《新國安法》生效以來,已有超過20名親民主人士被拘捕或通緝。這其中還包括了《蘋果日報》的創辦人、知名民主人士黎智英和年僅23歲的周婷。香港已被籠罩在了白色恐怖之中。這篇文章把人們對壓迫的抵抗描繪成一種藝術形式,香港人在接下去的日子裡會用各種方式表達他們的心聲。一個習慣了陽光的人群怎麼會適應黑暗呢,看見了真相也難以沉默,香港人就是這麼勇敢地表達他們的意見,在社會生活中留下他們的痕跡!

抵抗是一種藝術形式-香港人將如何繼續抗爭

沒人認為這一切會這麼快發生。但現在我們知道的集會自由、言論自由以及由此而來的一切,對我們這些無論在香港居住了多久的人來說,已不再以任何可辨別的形式存在。

為中共鎮壓辯護的人,重複著他們的陳詞濫調,說香港自由不再的說法已被現實所掩蓋,因為即使是像《香港自由新聞》這樣的出版物仍被獲准繼續運作。而且他們還會指向《基本法》作為對自由的保障。

圖片來自May James/HKFP

如果他們想說的是中共在大陸的壓迫程度比香港承受的更嚴酷,這是不可否認的。但兩者間的差距正在日漸縮小。

如果他們(中共)指出《基本法》。即香港的小型憲法,已經包含了不可動搖對自由的承諾,那麼首先,中共需要證明中共國的憲法是如何(在中共國)實施的。因為中共國憲法承諾:“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享有言論、新聞、集會、結社、遊行和示威的自由。”

現代的每一個獨裁政權都堅稱自己堅持最高水平的民主。在共產主義國家,“民主”一詞更是經常被列入其官方名稱。正因為如此,我們有了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這個名字的每一個字都包含了謬誤。

檔案照片。 Roman Harak, via Flickr.

因此,我們不需要被形式分散注意力,也不需要被辯護者冰冷的論調所分散注意力,他們會容忍每一次侵犯自由的行為,直到他們也成為受害者。香港獨裁統治的幼稚支持者們已經再次表態,這一次他們讚揚了中共國的“寬大”,允許民選議員在新的、可疑的臨時立法委員會任職。

隨著白色恐怖在香港蔓延,它幾乎肯定能在阻止大規模抗議上取得成功,至少到目前來看是這樣。這將確保媒體的自我審查更加深入,同時,這會導致許多人完全放棄並離開香港。

任何程度的壓制都無法改變人們的核心價值觀和信仰。珍惜香港精神的人會發現新的、更聰明的抵抗形式。我們將在香港中看到的是已經在許多其它地方所看到的,長期存在的、對午夜敲門的恐懼。

香港人手持《蘋果日報》(Apple Daily),以表示對親民主報紙的聲援。

香港的優勢在於在這裡住滿了聰明且適應性強的人們。最近幾天,他們對打擊新聞自由的行為表現出了被動的抵制,他們買斷了每一張他們能找到的《蘋果日報》。此外,他們用購買擁有這家報紙的壹傳媒(Next Digital)的股票表明了他們的團結。

在其它地方,為了回應對“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一口號的禁令,人們簡單地舉起了白紙。每個人都知道它們的意思。每個人都知道唱抗議歌曲《願榮光歸香港》的危險,所以這首歌的歌詞也被數字所代替。

被動和創造性抵抗有無限的可能性,在前蘇聯,這幾乎可以被描述為一種藝術形式。我最喜歡的例子之一是一個來自已不復存在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的笑話。它講的是一個被派往西伯利亞的德國工人。在他意識到所有郵件都會被審查員審閱後,他告訴他的朋友:“讓我們設定一個暗號:如果我的一封信是用普通的藍色墨水寫的,那是真的;如果信是用紅色墨水寫的,那就是假的。”

一個月後,他的朋友們收到了用藍色墨水寫的第一封信:“這裡一切都很棒:商店滿是貨物,食物豐富,公寓很大,而且有很好的供熱,電影院還放映了來自西方的電影,這裡還有許多漂亮的女孩準備好了來一場偶遇—— 唯一不可得的是紅墨水。”

讓我們拭目以待,看看香港的紅墨水是否會供不應求。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ettergu
6 月 前

感恩香港手足🙏🙏🙏🙏🙏

0
64--2020
6 月 前

圣城香港必胜🙏🙏🙏

0
huxiaodongfang001
6 月 前

🙏榮光歸於香港🇭🇰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