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生物醫學-研究院-院長 Tritto: “Covid19-是中共實驗室的生化武器 ”

作者:明天的彩虹

世界-生物醫學-研究院-院長-朱塞佩·特裡托(Giuseppe Tritto)教授: 新書 《中共Covid19-改變世界的嵌合體》,該書義大利語名稱:“Cina Covid19 – La chimera che ha cambiato il mondo”。

據義大利一主要電視媒體TGCOM24,7月22日對世界生物醫學研究院院長裴文朱塞佩·特裡托教授的專訪,談論了關於病毒來源追蹤的話題,明確指出病毒是中共的人工合成的嵌合體,是中共實驗室的生化武器。

在採訪中特裡托教授指出,COVID-19是由兩種病毒被合成作用的結果,而不是自然產生的。Tritto解釋說:” SarsCov2被定義為重組嵌合體。這意味著它來自兩個不同的毒株,然後共同產生了新的病毒。研究人員從COVID-19分離出兩種病毒,一種是通過蝙蝠傳播的,另一種是通過穿山甲傳播的。但是,這兩種病毒不可能自然地結合在一起。 “

然而奇怪的是兩種”不相容”的物種-兩種被分離出來的冠狀病毒毒株與人類在COVID-19里發現的毒株具有非常高的親和力。

也就是說病毒是被人工化學合成的,由2個不同的物種毒株合成,即使我們假設是起源於大自然,那為什麼會裡面會同時出現2個不同的物種毒株呢? 這2個不同的物種毒株組合成了現在的COVID-19病毒,而組成后的新病毒COVID-19就具有新的更強的毒性。

Tritto還談到說:「COVID-19與蝙蝠中分離出的病毒有94%的相似性,與穿山甲的相似性有96%」。。 現實情況是,這兩種動物很難接觸。穿山甲是一種亞洲⻝蟻獸,整個背部都有保護鱗片。如果要擁有重組嵌合體,蝙蝠必須咬穿穿山甲,以使其傳播病毒,這是不可能的。
而以蝙蝠名字而聞名的武漢P4實驗室的「蝙蝠俠石正麗」研究員,也是專門進行冠狀病毒研究的重要人員之一。

Tritto教授認為該病毒是由武漢實驗室生產和製造的。而且在某些實驗室里做了內部處理被證明對人體是有害的病原體的實驗,讓這些被克隆病毒和細菌被評估其毒力的強度。而這幾乎只能在軍事實驗室內進行。武漢P4實驗室是中共解放軍的實驗室。
在節目結束之前,Tritto教授明確指出,COVID-19為中共軍方的生化武器,是中共軍方的生化武器。

作者小总结: COVID-19是两种“不相容”的物种的嵌合体,而不可能是自然的产物。它是2种不同毒株的人工合成体,而且还在实验室对其针对人类的毒性强度经过了多次实验和验证。是中共军方控制的实验室的生物武器。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