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疫苗離我們還有多遠?

新聞來源: LifeSite

作者:Steven Mosher

翻譯、簡評:毛毛貓貓

PR、審核:海闊天空

PAGE:玄天生

簡評:

“中共繼續撒謊,人類將繼續死亡”這是在英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向人類昭示中共病毒的起源後,又一位挺身而出的科學家朱塞佩·特里托(Giuseppe Tritto)教授向世界提出的警示。

朱塞佩·特里托(Giuseppe Tritto)教授是意大利人,他不僅是國際知名的生物和納米技術專家,而且還是世界生物醫學科學與技術學院(WABT)的主席。這位世界級的科學家在他最新出版的這本書中明確說明:CCP病毒絕對不是偶然從蝙蝠到人類跨越物種壁壘的自然產物,而是由中共軍方控制的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通過基因工程技術製造出來的。

特里托教授對當今世界針對中共病毒疫苗的開發並不樂觀,他說中共拒絕向世界提供CCP病毒的原始基因密碼的目的就是為了阻止西方開發出完全有效的疫苗。也就是說,如果CCP繼續撒謊,人類將繼續死亡。就像閆麗夢博士說的,“留給我們人類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消滅共產黨,解救全人類”。

歐洲著名科學家:新冠病毒COVID-19是在中共國實驗室設計的,“不太可能”會有有效的疫苗

朱塞佩·特里托(Giuseppe Tritto)教授在2020年3月的一次採訪中。電視UPTM / YouTube

Steven Mosher|Mon Aug 10, 2020 – 12:27 pm EST

2020年8月10日( 生活新聞網 )–世界上的“福奇博士”們將不可能把朱塞佩·特里托朱教授視為怪人。他不僅是國際知名的生物和納米技術專家,有著輝煌的學術生涯,而且還是世界生物醫學科學與技術學院 (WABT)的主席,該機構於1997年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主持下成立。

換句話說,他是全球科學界中一位舉足輕重的人物。同樣重要的是,世界生物醫學科學與技術學院(WABT)的研究目標之一就是分析生物技術(如基因工程)對人類的影響。

這位世界級的科學家在他最新出版的這本書中明確說明,CCP病毒絕對不是偶然從蝙蝠到人類跨越物種壁壘的自然產物,而是由中共軍方控制的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通過基因工程技術製造出來的。

特里托教授的這本書目前只有意大利語版本,名為——Cina COVID 19:La Chimera che ha cambiato il Mondo——《中共冠狀病毒:改變世界的嵌合體》。該書於8月4日由意大利主要新聞出版商Edizioni Cantagalli 出版 。恰好幾年前,這家出版社也出版了我的一部著作——《人口控制》(意大利語為Controllo Demografico)。

在我看來,特里托教授的書之所以與眾不同,是因為它最終證明了中共國解放軍擁有將冠狀病毒經過基因改造成為如今席捲全球的中共國病毒的技術途徑。按照他的說法,這個病毒無疑是一種“嵌合體”,是一種在實驗室中被創造出來的生物。

在他的這本書中,特里托教授揭示了武漢的這個病毒實驗室與法國和美國之間的聯繫點,解釋了法美兩國在開始進行更加危險的生物工程實驗時是如何向中共國提供財政和科學幫助的。儘管法美兩國的病毒學家都不必對當下這個高感染性冠狀病毒的全球性大流行的最終結果負責,但他們在病毒研究早期曾介入其中的事實,可能解釋了為什麼如此多的人堅持認為這個病毒的“嵌合體”一定是來自自然——因為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曾參與其中。

“我們中那些一開始就主張病毒來源於實驗室的人被斥責為陰謀論者。我們的文章通常被美國病毒學家當作“假新聞”。但事實上,他們完全了解真相,卻為了避免被審查和牽連其中而選擇了保護中共國和他們自身的利益。”

特里托教授的這份長達272頁的書裡列舉的人名、日期、地點和事實,使得那些想反駁他的人無法開口。故事開始於2003年的非典(SARS)流行之後,當時中共國人試圖研發疫苗來對抗這種致命性的疾病。我以前寫過的石正麗博士那時正是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負責人。

在疫苗的開發過程中,人們使用“反向遺傳學技術”製造出致病性降低了的病毒毒株,這些病毒毒株進入人體後會促使人體免疫系統產生反應進而生成抗體。然而,這種“反向遺傳學技術”也可以用來製造致病性增強的病毒毒株。特里托教授說,在中共國解放軍生物武器專家的鼓勵下,石博士開始越來越專注於她的“利用反向遺傳學製造致命性生物武器”的研究。

石博士首先從建立P4實驗室的法國政府以及該國的巴斯德研究所那裡尋求幫助,後者教會了她如何使用一種稱為“反向遺傳學系統2”的基因插入方法,這種技術可以讓她將HIV片段插入從馬蹄蝠中發現的冠狀病毒中,從而創造出更具感染力和致死性的病毒變種。

當然,在“增強病毒的致命性的”研究這件事上,美國也曾參與,特別是北卡羅來納大學的拉爾夫·S·巴里奇教授,他接受了由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掌管的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的重大資助。福奇(Fauci)博士是此類“功能獲得”型研究的大力支持者。但當此類高風險性實驗在美國巴里奇教授的實驗室被禁止後,該研究便被轉移到了中共國去繼續進行。

特里托教授認為,儘管石博士的研究始於開發針對非典(SARS)的疫苗,但後來逐漸演變為使用“反向遺傳學系統2”的基因插入方法製造致命性生物武器的研究。這就是武漢病毒實驗室近年來成為中共國病毒學研究的主要中心的原因,吸引了中共政府的大量資金和支持。

我要補充一點,由共產黨控制的中共國有“讓平民支持軍隊”(軍民融合)的潛規則,意味著,只要石博士的研究有任何潛在的軍事用途,中共國的解放軍就會開始對此研究進行控制。這次的病毒大爆發正好印證了這一點,在病毒爆發初期,中共國的主要生物武器專家,中共國人民解放軍少將陳薇將軍就被立即任命為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而至於石正麗博士,那時她似乎已經從這個地球上消失了。

正如特里托博士在接受意大利媒體採訪時解釋的那樣:

2005年,在非典(SARS)流行之後,由石正麗博士領導的武漢病毒研究所誕生了。石正麗博士從某些蝙蝠物種中收集到了冠狀病毒,並將它們與其他病毒成分重組以研發生產疫苗。在2010年,她與拉爾夫·巴里奇(Ralph Baric)教授領導的美國研究人員進行了接觸,後者隨即就開始研究開發基于冠狀病毒的重組病毒。正是在石正麗提供的基質病毒的基礎上,巴里奇於2015年創建了小鼠Sars病毒的嵌合體,事後證明這種嵌合體對體外培養的人類細胞具有致病作用。

到那時,中美合作就變成了競爭。石正麗希望研究一種更強大的病毒來製造更強大的疫苗:它在體外將蝙蝠病毒與穿山甲病毒結合在一起,並於2017年在一些科學文章中發表了這項研究的結果。

她的研究立即引起了中共國軍事和生物醫學部門的關注,而這些部門就是專門研髮用於防禦和進攻目的的生物武器的。這以後,許多屬於政治軍事領域的醫生和生物學家加入了石正麗的團隊,例如抗艾滋病和抗病毒性肝炎疫苗學者,基因重組技術專家郭德銀。石正麗團隊與郭德銀團隊合作的成果就是實現了利用基因插入法改造編輯病毒基因組。從科學的角度來看,這種新型嵌合體被創造出來是成功的。成功如此之大,以至於疫情爆發後,兩位研究人員要求世衛組織將其註冊為一種新的人類冠狀病毒H-nCoV-19(人類新的Covid 19),而不是另一種源自非典(SARS)的病毒衍生物。我們有理由認為,石正麗的行為只是從科學的角度出發,沒有考慮到她的研究可能引起的安全和政治軍事利益方面的風險。

當被問及為什麼中共國拒絕向世界衛生組織或其他國家提供中共國病毒的完整基因組時,特里托博士解釋說:“提供基質[源]病毒將意味著承認SARS-CoV-2 [中共国病毒] 是實驗室製造的。實際上,中共國提供的不完整基因組缺少一些艾滋病病毒的氨基酸插入物,這本身就是中共極力掩蓋病毒來源的證據。

對於我們這些生活在病毒大流行中的人來說,關心的主要問題是疫苗的研發進度。但在這個方面,特里托教授並不樂觀

考慮到SARS-CoV-2的許多突變,不大可能找到一種能阻斷這種病毒的疫苗。目前,全球已鑑定出11種不同的病毒毒株:在歐洲發展的A2a遺傳系和在北美生根的B1遺傳係比起源於武漢的0系更具傳染性。因此,我相信最多只能找到一種對4-5株病毒有效的多價疫苗,但也只能夠覆蓋全球70-75%的人口。

換句話說,中共拒絕向世界提供CCP病毒的原始基因密碼的目的就是為了阻止西方開發出完全有效的疫苗。

也就是說,“中共國繼續撒謊,人類繼續死亡”。

史蒂芬·莫舍(Steven W. Mosher)@史蒂芬·沃舍爾(Steven W Mosher)是人口研究所所長,也是《亞洲霸王:為什麼中共國的“夢想”是對世界秩序的新威脅》一書的作者

新聞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