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是中共輸出精神鴉片的平台川普出重拳擊碎其幻想

  • TikTok不僅僅是中共對自鴉片戰爭到毛澤東革命之間的百年屈辱的“復仇”,它其實就是鴉片——是一種數字芬太尼,是讓自由世界的孩子們為即將到來的中共帝國而興奮的精神鴉片。
  • TikTok的傳播速度比中共冠狀病毒還快,它現在在全球每月有8億活躍用戶。而且它比中共冠狀病毒更具傳染性,幾乎近半數的美國青少年都使用過TikTok。如果TIkTok是個病原體的話,那這種傳播速度和範圍就像黑死病。但它是一個應用程序, 所以字節跳動現在的估值約在1000 億美元左右。
  • 20世紀60年代末,在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國兒童批判他們的父母的右派行為。而2020年,在中共冠狀病毒封鎖和“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議(Black Life Matter)期間,美國青少年在TikTok上發布自己指責父母種族主義的視頻。其實TikTok才是那個很醜陋, 很醜陋的。而切斷它連接中共帝國環狀監獄的熱線,是至少我們可以做到的。

—————- 來自斯坦福大學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

圖片來源: https://news.sky.com

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米爾班克家族高級研究員,政治和經濟歷史專家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於年8 月9 日在彭博社發表了一篇有關TikTok的專欄文章。弗格森曾任哈佛大學、紐約大學和牛津大學的歷史教授, 並是總部位於紐約的諮詢公司格林曼特爾有限責任公司的創始人兼董事總經理。

弗格森在這個針對TikTok面臨禁令的觀點文章中,提出了他認為TikTok該被禁的原因。他說,他花了半個小時試圖理解那些普通人和他們的狗、在廚房或健身房做傻事的無厘頭視頻片段,又弄明白了現下很火的動物們隨著托諾· 羅薩里奧的《庫利基塔卡》跳舞的模因後,他問他八歲的兒子他究竟還應該看些什麼,結果兒子推薦了跳舞的雪貂,而他卻怎麼也沒找到這個視頻。

就在這樣三十分鐘的TikTok經驗後,他不禁問自己,這件事怎麼會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呢?而隨後他突然有了頓悟。 TikTok不僅僅是中共對自鴉片戰爭到毛澤東革命之間的百年屈辱的“復仇”,它其實就是鴉片——是一種數字芬太尼,是讓自由世界的孩子們為即將到來的中共帝國而興奮的精神鴉片。

TikTok的歷史背景和成功秘訣

2012年,曾在微軟短暫工作過的中國科技企業家張一鳴,創立了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Byte Dance Ltd.),這是一家專注於智能手機的內容供應商。他的人工智能驅動的新聞聚合器今日頭條是一個熱門產品。 2017年11月,他花了10億美元購買了一款創立於美國,名為Musical.ly的口型同步應用程序,該應用當時已有一個快速增長的用戶群,尤其吸引了許多12至24歲的年輕女性。隨後他又將Musical.ly與字節跳動的短視頻應用程序抖音合併,成為了現在的TikTok。

TikTok的傳播速度比中共冠狀病毒還快,它現在在全球每月有8億活躍用戶。而且它比中共冠狀病毒更具傳染性,幾乎近半數的美國青少年都使用過TikTok。如果TIkTok是個病原體的話,那這種傳播速度和範圍就像黑死病。但它是一個應用程序, 所以字節跳動現在的估值約在1000 億美元左右。

那麼,TikTok成功的秘訣到底是什麼?佛格森認為最好的答案來自本· 湯普森(Ben Thompson)。湯普森的Stratechery新聞簡報已成為所有技術領域人必不可少的基本讀物。湯普森上個月寫道,首先,模擬媒體的歷史已經告訴我們,”人類喜歡圖片勝於文字,且最喜歡的是會動的圖片。其次,TikTok的視頻創作工具確實“對非專業視頻攝製者來說,是易於使用且具啟發性的” 。也就是說,連白癡也會用。再者,與Facebook不同,TikTok不是社交網絡。它是一個基於AI 的投餵算法,是利用採集個別用戶的所有數據來將反饋給用戶的內容優化的應用程式。湯普森認為:”通過把視頻庫從網絡製作的視頻擴展到其服務上任何人製作的任何視頻,TikTok (抖音)利用其用戶生成內容的龐大規模,再藉其算法,確保用戶只看到他想要看的精華內容。換句話說, ” Tiktok 是以移動為優先的Youtube”, 而不是帶著有趣視頻的Facebook 。它是一個“基於對互聯網的富足假設而生的娛樂實體, 而不是一個基於好萊塢的稀缺性假設而生的娛樂實體” 。

TikTok的問題所在及現況

那麼TikTok有什麼值得不喜歡的呢?答案似乎不少。

佛格森指出,今年2月,TikTok因涉嫌非法收集13歲以下兒童的個人信息而被聯邦貿易委員會罰款570萬美元。今年4月,該應用又因攜帶兒童色情內容和未能阻止網絡欺凌而在印度被馬德拉斯高等法院暫時禁止(禁令很快被撤銷)。但是真正令張一鳴頭疼的是其他地方。去年11月,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對字節跳動收購Musical.ly一案開始進行調查,理由是有可能影響到美國的國家安全。一個青少年視頻應用程序會對這個星球上最強大的國家造成威脅?可能嗎?近來CFIUS似乎對中國的投資十分敏感,2010年,它迫使中國遊戲公司北京崑崙科技公司出售同性戀約會應用程序Grindr。

而佛格森認為TIkTok已經成為中美新冷戰的最新受害者。但是與美國,包括中共冠狀病毒在內的其他事物不同的是,兩黨對中美冷戰是有一致共識的。去年10月,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民主黨人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共同呼籲對字節跳動進行國家安全調查。他們說原因是,作為一個中共國公司,字節跳動受制於中共的網絡安全規則,而該規則規定,它必須與中共政府共享數據。 TikTok 在其隱私政策中也承認:”我們可能會與我們集團母公司、子公司或其他附屬公司共享您的信息“。

佛格森說張一鳴無疑是一位偉大的企業家。而就算他個人不是威權主義者,他也是個政治順從主義者。字節跳動的第一個應用程序,“內涵段子“,於2018 年被中共國家廣播電視總局關閉。張不得不道歉說,其內容”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一致”,並鄭重承諾以後字節跳動將進一步深化與中國共產黨的合作。

文章中指出,直到上個月,張一鳴的計劃是主動地將字節跳動從中國分離。與其他中國科技巨頭一樣,字節跳動也是一個在開曼群島註冊的”可變利益實體”,併計劃在香港或紐約公開上市。它聲稱,來自TikTok 的所有美國數據都存儲在美國數據中心,並備份在新加坡。今年5月,前迪斯尼高管凱文·梅爾(Kevin Mayer)被任命為TikTok的新首席執行官和字節跳動的首席運營官,這些都是張一鳴先生朝這個方向進行的明確信號。

但是沒想到的是,川普總統卻把這個計劃一巴掌打壞了。 6月31日,川普威脅要在美國下令禁用TikTok。週一,正當微軟似乎準備收購TikTok在美國的業務時,特朗普提出了他典型的,非正統而且很可能是非法的建議,即美國政府應該獲得某種安排費。然後在周五,他發布了一項行政命令,要求字節跳動在45天內將TikTok出售給一個非中國企業,否則TikTok會被禁用。 (騰訊控股有限公司的短信應用程序微信也將被禁止)。佛格森認為川普要求分一杯羹是錯的,但他對TikTok下達禁令則是對的。僅憑任命一位美國首席執行官並不能讓TIkTok得以繼續在美國運營,因為儘管內容再空洞,TikTok確實構成了對美國三個截然不同的威脅。

TikTok對美國的三個威脅

第一個其實是一個好的威脅:是它對過度強大、監管不力的Facebook公司構成的威脅。佛格森認為美司法部當時不應該允許Facebook收購Instagram和WhatsApp。而現今,由於TikTok已經成了視頻平台領先者,Facebook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不得不試圖以周三剛推出的新功能“捲軸” (Reels)來撕毀TikTok,就像當年Facebook藉Instagram的“故事” 功能(Stories)來撕毀Snapchat一樣。但無論結果如何,捲軸一定不能成功,而且Facebook 也不可以成為TikTok的所有者。因為Facebook在美國公共領域的巨大惡性影響不是在於對國家安全的威脅,而是在於對美國的民主本身的威脅。且自2016年以來,它所謂的進行自我監管的努力,其實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個騙局。

TikTok構成的第二個威脅是兒童。和Facebook,YouTube,Twitter一樣,TikTok也針對用戶參與度進行了優化,通過其算法引導用戶觀看”為你”頁面上的內容來使你上癮。也就是說,AI 會不斷學習您喜歡什麼,然後為您提供更多類似的內容。未來的史學家會驚奇地發現, 我們沒有給我們的孩子海洛因, 但卻給他們TikTok。

佛格森認為,TikTok確實像海洛因一樣危險。因為TikTok的用戶大多仍是喜歡口型同步視頻年輕女性。這類視頻已成為吸引戀童癖的磁鐵。這些人可以在TikTok上發送色情信息給視頻中的女孩們,甚至用一個稱為“二重唱” 的功能,混音視頻和他們一起跳舞。在TikTok上對未成年人的性騷擾案件不勝枚舉:今年2月,一名35歲的洛杉磯男子因涉嫌與至少21名女孩(其中一些只有9歲)進行”色情與不雅”的談話而被捕。

TikTok的第三個威脅是地緣政治。對於常駐台灣的本·湯普森來說,過去的一年發人深省。此前,他並不重視中共的政治和意識形態動機,但現在他成了“新冷戰士” 。他認為,中共對科技的作用的看法與西方截然不同,中共完全打算將其反自由的意識形態出口到世界其他地方。湯普森說:”如果中共不僅在其境內,也在我們的國家內企圖扼殺自由,那麼,切斷一個藉其精巧設計來滿足慾望而紮根人心的媒介,對我們而言正是符合維護自由的利益的。

無法掩飾的中共帝國野心

佛格森表示,如果想要了解共產黨近來是如何使用人工智能來建立一個連奧威爾的老大哥都比之遜色的監視王國– 它其實更像葉夫根尼扎米亞廷(Yevgeny Zamyatin )1924年的小說《我們》中設想的反烏托邦– ,可以閱讀羅斯·安徒生(Ross Andersen)最近在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發表的,題為”環形監獄已經來了“的文章。

正如安徒生所說,”在不久的將來,每個中國人只要踏入公共空間,人工智能就可以立即將他們與海洋般的個人數據相匹配而識別出來。這些數據包括他們的每一個文字通信,甚至他們身體獨特的蛋白質結構。而隨著時間的推移,AI算法將能串連各種來源的個人數據(如旅行記錄、朋友和同事、閱讀習慣、購買記錄等)來預測政治阻力“。而且,中共國許多著名的人工智能初創公司都是樂意幫助中共的商業夥伴,這已經夠糟糕的了,但更令人擔心的是如安徒生所說,所有這些AI技術都將用於出口。而從中共進口這些國家包括玻利維亞、厄瓜多爾、埃塞俄比亞、肯尼亞、馬來西亞、毛里求斯、蒙古、塞爾維亞、斯里蘭卡、烏干達、委內瑞拉、贊比亞和津巴布韋。

又,佛格森指出,中共對美國攻擊TikTok的回應其實正曝露了他們的思路。在Twitter上,由中共政府控制的《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稱川普此舉為”公開搶劫”,並指責他把” 曾經偉大的美國變成一個流氓國家”,又警告說,”當類似事件一再發生時,就是美國一步步向衰落之路前進之時” 。沒錯, 這正是熟悉的美帝國主義的衰落與滅亡的論調。那麼它的根據在哪呢?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政治理論家強世功於2019年4月發表了一篇頗具啟發意義的文章,他在文章中為這種中國野心的帝國性作了鋪墊。他認為,世界歷史就是帝國更替的歷史,而不是民族國家的歷史,民族國家其實是一個相對較新的現象。他說:”人類的歷史肯定是帝國霸權競爭的歷史,它逐漸推動帝國的形式從原來的本土性質走向目前的全球帝國,並最終會走向單一的世界帝國。而我們這個時代的全球化就是”單一世界帝國1.0,是由英美建立的世界帝國模式”。但是,這個英美帝國會從內部“瓦解”,是因為”三個無法解決的困境:經濟自由化帶來的日益加深的不平等,政治自由化帶來的國家失敗、政治衰敗與治理失效,以及文化自由化帶來的墮落、虛無“。而且,西方帝國也正受到”俄羅斯抵抗和中國競爭”的外部攻擊。而這不是因為中俄要建立一個歐亞帝國來替代西方帝國,而是”一場爭取成為世界帝國中心的鬥爭”。

佛格森說,對於這些論點他是同意,但他也認為如果有任何人還不懷疑中共正在試圖接管世界帝國1.0,並意圖把它變成基於中共定義的“自由文明“帝國2.0的話,那大概也不會去注意到其實中共已經在世界執行這一戰略了。中共成功地把中國變成世界的一個大工廠,就像過去的美國一樣。而且現在有了一個所謂的”一帶一路”的世界政策(Weltpolitik),這是一個龐大的基礎設施項目,看起來就像1902年約翰·阿金森·霍布森(JA Hobson)所描述的西方帝國主義一樣。中共利用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為獎賞,向美國公司施加壓力,迫使其配合中共的需求。並在整個西方,包括美國在內,進行”影響力作戰”。

以“文化冷戰”還擊美國的醜陋面目

美國在美蘇冷戰時期削弱蘇聯的許多方式之一就是發起”文化冷戰”。這是讓蘇聯人看到在美國人可以在蘇聯領先的比賽中擊敗蘇聯的策略, 例如菲舍爾對斯帕斯基的國際象棋之戰(Fischer v Spassky); 芭蕾巨星魯道夫·努列耶夫(Rudolf Nureyev)的投奔自由;1980年奧運的”冰上奇蹟”美蘇冰球戰。但它主要還是用美國流行文化的不可抗拒誘惑來腐蝕蘇聯人民。 1986年,古巴革命領導人切·格瓦拉(Che Guevara)的親密戰友,法國左派哲學家朱爾斯·雷吉斯·德布雷(Jules Régis Debray)曾哀嘆道:”搖滾音樂、視頻、藍色牛仔褲、快餐、新聞網和電視衛星的力量比整個紅軍都大“。法國左派嘲笑稱之為”可樂殖民化”( “Coca-colonization” ),但是巴黎人還是喝可樂。

然而,現在,這種策略已經轉向美國。佛格森感嘆說,在他2018年在於斯坦福大學主持的一次辯論會中,科技億萬富翁彼得·蒂爾(Peter Thiel)曾說了一句令人難忘的格言:”AI是共產主義的,而加密是自由主義的”。而今TikTok已經驗證了這句格言的上半部。 20世紀60年代末,在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國兒童批判他們的父母的右派行為。而2020年,在中共冠狀病毒封鎖和“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議(Black Life Matter)期間,美國青少年也在TikTok上發布自己指責父母種族主義的視頻。佛格森最後說,如” 請不要醜陋“( “Please don’t be ugly.” )這樣空洞的標語現在也深深印在他腦中。但是他想指出的是:其實TikTok才是那個很醜陋, 很醜陋的。而切斷它連接中共帝國環狀監獄的熱線,是至少我們可以做到的。

評:作為一個歷史學者,佛格森精闢深入的見解令人佩服。誰能想到一個簡單愚蠢的手機應用居然有這樣的邪惡目的隱藏在後?唯有美國政治家和人民的覺醒和中國人民的良知才能阻止世界淪為共產帝國主義的玩物。為了未來的世代能呼吸自由的空氣,有尊嚴,不受監視的活著,滅共之路真是我們唯一且必須的選擇!

原文鏈接

相關鏈接:

尼爾·弗格森斯於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演講。

翻譯報導:匿名

校對整理:瑞安平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8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