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8月8日郭先生GTV連線日本櫻花團

2020年8月8日文貴先生連線日本櫻花團直播
VOG戰友之家聽寫組

文貴先生:今天五、六次起起睡睡的,因為昨天是我父親生日,我怎麽也睡不好了。哎呀,也沒辦法給我父親打電話,所以說心裏邊挺不舒服的。就是壹直等著就給我父親祈禱祈禱吧,因為他老人家生日、九十多歲了。再壹個今天跟Peace、跟日本的戰友連線,也很興奮也很緊張,交織在壹起,所以說就睡不好了。再壹個期盼著Peace今天壹上來,我以為妳穿著三點式睡衣上來的呢,結果妳穿這麽隆重,連這個皇妃帽都帶上了,看來這是不想脫了。

Peace女士:哈哈沒有,我解釋壹下。因為這兩天的直播裏頭,我說我們日本櫻花團應該改成日本櫻花部落,那我就當酋長了。然後應大家的允許,我就開始戴壹個觸角,其實這是壹個羽毛。大家可能看不太清楚,很長很長,所以今天是酋長的感覺。然後本來想插很多的羽毛,結果就是說像個雞毛毯子也不行呀。

文貴先生:這個壹開始妳說日本這個菊花、櫻花,是日本文化當中是很有意思的,所以妳看日本女的是最愛戴帽子的國家之壹。這個我原來老到日本去,我就老問日本人:“妳們知道為什麽妳們女性為什麽愛戴帽子嗎?”很多女性回答我的問題都是不壹樣的。妳知道為什麽日本女性愛戴帽子嗎?

Peace女士:個子太低吧。

文貴先生:這是壹個問題。挺好,聰明!這也配當文貴女朋友,回答問題幹脆、伶俐、很聰明。日本為什麽都戴這樣的帽子呢?妳看所有日本的帽子都走什麽風,妳發現沒有?妳發現了嗎?

Peace女士:我是喜歡王室的感覺的。

文貴先生:是嘛,那為什麽都是王室的感覺呢?妳有沒有發現?

Peace女士:請,請!

文貴先生:哈哈。我還真認真的。原來福岡日本前女友,她們家裏專門收藏好多帽子,哎喲,多到不行啦!然後我跟她老爹聊天,她老爹跟我講了很多故事。我說妳們日本人啊,啥故事到妳日本都得變50%,到韓國都變成韓國的啦。反正我了解的不壹樣,我跟他壹說,他老人家很認真。最後過了壹兩年再見面的時候說:“ Miles妳甭說,關於帽子的事情我真核實過,妳說的都是對的。”日本的帽子挺有意思,我壹看妳戴帽子就突然想起這事。日本人的帽子所有來源都是英國女皇,它都是英國女皇。

peace女士:哈哈,我猜對啦。

文貴先生:妳說的真是對的。英國女皇的帽子傳的就是日本的皇室。就日本脫亞入歐的時候,雖然法國有巨大的影響,但是當時它的工業革命啊,脫亞入歐主要還是英國——當時是大英帝國嘛!對日本最影響的就是皇家的這個體制啊,就是當時的英女皇。英女皇這個家族的歷史,特別是伊麗莎白家族包括當時的威廉姆王,對他們家族影響太大啦。所以說日本的皇室沒有不學英國的歷史的。那學歷史就學皇家史,皇家史必學女王,女王必有帽子,所有日本女性的帽子由此開始。後來跟個高、個低還真沒多大的關系,壹個咱中國的文學家都是貶人家日本人呢。很多人沒鬧明白,日本女性啊,我跟妳說說,妳已經是日本人了,日本女性真的是世界上最高傲的女性。那妳但凡跟日本女人睡過覺妳就不壹樣,沒睡過覺的妳就別說、沒資格說,這是開玩笑。真的!日本女性真的是很謙卑、很禮貌,但骨子裏絕對高傲,這是壹個;還有日本女性不壹樣的,日本女性是全世界最幹凈的,日本女性是全世界最不出賣男人的,絕對不出賣男人。妳聽說過日本歷史上有多少偉大的故事啊!日本當初軍妓的時候,妳見過幾個女人出賣男人的?這是日本女人身上了不得的地方。還有壹個日本男人學會了女人壹樣——忠誠,日本男人只要妳交了朋友,只要妳跟日本交了朋友,日本說跟妳交朋友了說,“我認為妳是我朋友啦。”這不跟東北似的,東北人壹見面三杯酒下肚,“大哥,大哥,咱是兄弟啦。哈爾濱現在姓郭啦,長春現在姓郭啦。”明天早上醒來,“妳誰啊,妳滾蛋,給錢” ,是吧!日本人不是這樣的,日本男的輕易不說跟妳交朋友的,交了朋友就是壹輩子相守。我這經歷太多了,都是我親身經歷的啊。

我從看守所出來,第壹個投資者其中就包含了日本人,日本的大西家族——五十多個高爾夫,總部在大阪,大阪最大的博物館就是他家的,大西進、大東進。大東進當時是支持共產黨的,跟毛澤東直接見面的,跟周恩來見面的。後來是他們家開了北京第壹個高爾夫——就是昌平高爾夫,現在給拆了、叫習給拆啦。這種歷史讓我認真的研究過日本,為什麽男人會這樣?後來他們很多日本朋友說,“妳要了解日本男人要從日本女人開始了解起。”為什麽從日本女人了解起?因為日本女人忠誠。日本女人的忠誠是影響日本男人忠誠、講義氣的根本開始。所以說日本交朋友真當妳是朋友,日本交朋友的忠誠來源於日本女人的忠誠、對男人的珍惜。但是表面上對男人很尊重、很客氣,但是妳別裝,妳裝在床上收拾妳。永遠在她面前,妳都是在塵埃裏邊啦。

所以說Peace已經是日本人啦,聽說妳離婚100多次,太少啦!應該離婚1000多次,再加個0吧,我們也排排隊。今天很榮幸參加日本團啊,開始我先跟大家說我對日本文化的理解,班門弄斧。妳在這兒睡了三十年啦,當然比我懂得多了。請問妳睡了三十年日本後的感受是什麽?離了100次婚,啥感受啊?有多少日本人啊?Peace跟大家分享分享。

Peace女士:其實我接觸的日本的男朋友很少。

文貴先生:都哪國人啊?

Peace女士:哪國人都有,但是很少有亞洲人。

文貴先生:哎喲,看來妳是專門吃西方世界啊,是吧。哈哈

Peace女士:哈哈,沒有,我個子太高啦。我只要壹到美國去,或者……

文貴先生:村長來啦,哈哈帥哥,帥哥。咋樣?G-TV的創始人還是創始人吧。比妳了解G-TV吧!

Peace女士:七哥在問我的情史呢,村長妳先介紹妳的。

文貴先生:哎等等,妳繼續說。我天天倡導的是回東方,妳是吃西方。咋吃的西方啊?

Peace女士:七哥,我不是吃西方,我是去旅遊,那就太多啦。因為我每天都不用自己去吃飯的,太多人請我啦,所以沒辦法。

文貴先生:這咋感覺說的是我啊,這感覺。

Peace女士:我離婚之後,第壹個請我的男生是壹個英國人,他只有21歲。然後我兒子就說,“為啥他整天來找妳啊,媽媽?”哈哈,我兒子都很奇怪!對,21歲,很帥,很帥。然後我記得他說的我最中意的壹句話,就是我只要說什麽,他都說“As you wish”,所以我覺得很紳士。

文貴先生:這是英國人泡女人的絕招 “As you wish” ,中國男人是拿信用卡、現金。村長剛剛妳上來之前,我跟peace講了壹下我對日本的理解,日本的男人和女人的忠誠啊,為什麽忠誠?日本男人的忠誠講哥們,真的跟妳交朋友認真的、負責任的。然後我日本的合夥人告訴我說,妳要想了解日本男人講忠誠、講哥們,那妳要先了解日本的女人。後來我真的認真的了解,日本女人不會背叛男人的。沒有me too,在日本沒有me too。妳想讓me too都不行。美國到處都是me too,哇塞,我到哪去,都害怕,壹看到女性我都離得遠遠的。真的,壹看屋裏只有壹個女的,我立馬竄出去,我特怕被me too了妳知道嘛!所以說日本這個國家很偉大。村長,妳跟我說說妳在日本,跟日本女性打交道的感受嘛?Peace專吃西方,妳有沒有吃吃日本的。哈哈

村長先生:今天是聊下三路是吧!

peace女士:妳看到我今天的裝扮了嘛?

文貴先生:還沒到呢,褲腰帶以上,還沒到呢。妳看她的樣子沒像脫的感覺啊,妳還有點兒像。她沒像脫的感覺啊,沒準備啊。

Peace女士:我應該多拿幾個圍巾來,壹個壹個顯就好了。七哥,我們今天discord裏頭還有好幾位戰友在等候著問妳問題,還有向妳匯報工作的,可不是光說玉米地的。

文貴先生:今天吶!阿信!鐵鋼毛、曉楠都來了嗎?

魔女peace女士:對,阿信要來,勇氣、還有馬拉多納都是妳知道的。

文貴先生:還有JIU什麽,JIU啊,200斤吶。

村長先生:很多人都在等。

魔女Peace女士:那是IT組的,還有克瑞斯。

文貴先生:克瑞斯,對,日本組現在我還比較熟悉的,非常熟的。所以說,我覺得日本這個國家真的是非常非常奇特的國家。日本這個國家這個民族,很多人沒鬧明白,就是對日本就妄加評價。這個日本他這個民族,妳知道它挺有意思,它的宗教也很有意思。妳把日本宗教和民族搞明白以後,妳住在日本,妳才能快樂。否則妳搞不明白,壹點都不快樂。我是非常喜歡日本,因為日本對我影響特別深。但妳讓我住在日本是不可能的,超過壹星期我就受不了了。因為到哪都是禮貌到,讓我禮貌到被禮貌了,就是嚴重不舒服、嚴重不舒服,到哪去好到我極為不舒服,所以我就必須離開。但是日本的朋友到現在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日本的情史也是我壹生難忘的。就是日本女人可真不像咱想象的,那麽容易搞定的,可不是啊,日本女人可真不是!跟妳交往,哎呦那驕矜著呢!我跟妳說驕矜著吶!但是壹旦認真的時候,是很認真,真的為妳兩肋插刀,兩腚插刀都沒問題。但是前提是日本女人玩真的,真不跟妳開玩笑。

魔女Peace女士:玩真的。

文貴先生:中國男人跟日本人就有壹樣不能玩,妳別瞎忽悠。壹旦瞎忽悠,妳壹定會受到懲罰,這是日本女人真的不壹樣。中國女人就壹定要聽忽悠,聽不著忽悠不爽,非得忽悠的,把忽悠上床的才算爽,這是我們真的是要改的。所以說村長講講妳的經驗吧!現在快到下三路了,現在褲腰帶以上呢!

村長先生:經驗談不上,交往倒是交往過幾個。就像您說的日本人和咱們中國人的思路是不壹樣的,他們整體來說還是比較就是講誠信吧!基本上忽悠是忽悠不過來的,就得靠怎麽說日久見深情吧!靠真心跟人家去交往。

魔女peace女士:是是

村長先生: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基本上就是要看這個時間,時間是考驗壹個人最好的壹個東西吧!

魔女peace女士:是,但是七哥,妳要那個小心啊!就是如果有壹天妳來視察我們日本農場的話,妳要小心。這男的是狼,女的是虎,壹個壹個都很厲害。就那天妳那麽壹脫,這壹下這群裏可熱鬧了,太熱鬧了,每天笑得不行。

文貴先生:這當著帥哥美女給妳倆說,這句真就吹牛的話。七哥這壹輩子就經歷了,什麽事都經歷過啦!是吧!最低的、最高的是吧!最寬的、最窄的,我都經歷過。說實在開玩笑歸開玩笑,這壹輩子到現在的時候,就是說當妳真的是面對男女之情的時候,什麽事情是最重要的?什麽事情?我還真的是,就是壹個真字是最重要的和善。妳壹回到這個道理上的時候,妳想想村長,妳也肯定是豐富多彩的人生。我們的Peace都已經百次離婚了,那就更加豐富了,咱就不敢跟她比啦!

魔女peace女士:沒有啦!

文貴先生:是不是!吃完東方,吃西方,咱還在東方刨地的時候,人家都吃西方了。是吧,更有經驗!

魔女Peace女士:沒有啦!

文貴先生:實際上男女之間就是真和善。妳包括那天妳看我穿、我脫衣服,很多人說就是脫。我在船上,妳說哪次我下去去玩水去,我不可能穿著西裝下去呀,穿的都是比我那天穿的那個,我那天穿的還是高的呢,是吧。還是高的呢壹塑身衣內褲呢!那下去都穿最短的,對吧!那我不叫脫嘛,男人哪什麽脫。但是我想給大家說什麽呢?生活要有趣味性,沒有趣味性的人生,男女之間長不了。日本這個國家另外壹個缺點在哪兒呢?妳知道嗎?村長、還有Peace,就是這為啥日本愛喝酒啊!男的、女的趣味性都在屋裏搞,所有日本的好事和快樂、喜悅都在屋裏搞,妳發現沒有。這壹到外面傻了,大家都變木偶人了。日本的這個文化和民族有關系,壹到外邊就變成木偶了,沒有趣味性。但西方人呢,裏外都壹樣。所以說妳跟外國人打交道的時候,西方人就是Peace愛吃的、吃西方。是吧!他沒有什麽裏外之分,所以妳比較輕松,非常輕松。

那麽日本的戰友們,我覺得看到就剛才妳說的“男人是虎,女人是狼的”。我不這麽認為,我看到咱們日本的戰友絕大多數狼長的是狼樣,基本上活的都是非常可憐的。我覺得老虎也不像老虎,活得也都挺可憐的。因為中國人到了日本以後有兩個不適應癥。過於學日本禮節過度,把自己弄彎了。過於想矜持自己,結果在日本不入流。日本也不喜歡,中國也不是。我看到太多這樣的中國朋友了,很多中國朋友跟日本人結婚,妳知道日本的婚姻和中國是多少嗎?唉!村長,我問妳,妳知道中國人入籍美國(口誤)多少人?妳回答我。

村長先生:入籍美國呀!這我怎麽知道呢!

文貴先生:入籍日本的,入籍日本的。中國人入了日本籍的多少人?

村長先生:嗯!30萬

文貴先生:30萬!妳說30萬是嗎?

村長先生:30-50萬,不確定。

文貴先生:妳那Peace?

魔女peace女士:我對數字最沒概念了,千萬別問我說這個。

村長先生:妳是說就是中國人換上日本護照吧!

文貴先生:叫換成日本護照的,規劃為日本籍的人,現在就是有護照、在世的。妳不能往回幾十年前說,到上周為止。我告訴妳壹個準確的數,相差不到100個。妳看,不行吧!

村長先生:您說,不了解。

文貴先生:不了解,村長,Peace,我告訴妳呀!這個是壹周前日本的數值是116萬5千多壹點。

魔女Peace女士:天文數字。

文貴先生:韓國人妳知道多少人嗎?不知道吧!

村長先生:韓國更不知道,日本都不知道,韓國。

文貴先生:韓國是21萬多,韓國是21萬多。這就是日本人這個國家,妳知道有多少中國人是非法待的日本嗎?現在妳知道嗎?村長、Peace。

村長先生:非法啊!非法也得幾十萬吧!

魔女Peace女士:肯定很多很多,對,曾經二十多年前是更多,現在還好了。

文貴先生:到現在為止,日本就是大概在壹個月以前,他們統計從過去70萬降到了40萬左右。就呆在日本40萬左右非法中國居住者、居留者。這40萬裏面是在過去70萬降下來,是什麽時候降下來的?是在2012年降到已經30萬了,“挎”就壹下子上去,就上到六七十萬,然後又降回來。但最近有點增加了,這不包含香港的。妳知道日本,就讓妳看這個數字,我想給妳聊啥事?妳知道戰友們,這壹百多萬中國人和加上幾十萬的非法居留的人,妳知道在日本這個政府裏邊,日本人它內部就是在壹兩周以前開會,就是這些中國人在日本社會影響是巨大的。這個不是開玩笑的,這個影響是超出我們壹般人能想象的。因為日本這個社會,他跟所有社會不壹樣。日本是1.23億人口,是吧!中國現在將近壹百三四十萬待在日本。1.23億人口,妳看它壹個京都、壹個福岡,福岡幾百萬人壹個小福岡、幾百萬人吶!美國壹個鎮就是幾萬人,妳知道嗎?壹個福岡就幾百萬人,壹個京都就幾百萬人。壹個東京1000多萬、大阪1000多萬,妳看看像那個九州都幾百萬,他住的密度大。那妳想想中國人這壹百多萬在哪住著呢?妳想想就中國人在日本影響有多大。所以日本這個戰友啊!我跟妳說Peace、村長不是開玩笑的。爆料革命戰友,這壹百多萬人,如果散在美國的話,妳根本就看不見了,它都不可能形成力量。是不是!這壹幾千在加州,那幾千在達拉斯,那幾千夏威夷,妳形不成力量的。但在日本由於他的國土面積太小啦,然後的中國人居住點又太集中了,妳知道嗎?這壹百多萬人這像壹個小核彈壹樣,妳知道嗎?這就是國中之國呀!妳知道日本的民族是哪兩個民族呀?Peace妳在那塊,妳在人家睡了30年了,妳說說。

魔女peace女士:光說睡睡睡,大和民族。

文貴先生:多少呀?大和民族。

Peace女士:不曉得,我對數字真的沒感覺。

文貴先生:妳呢村長,妳說說村長。

村長先生:日本就兩個民族,壹個就是傳統的,就是像Peace姐說的大和民族,還有壹個是北海道那邊的叫愛奴吧、愛奴族。

文貴先生:妳去過琉球嗎?

Peace女士:哦,對了,沖繩,沖繩。

文貴先生:日本的民族是琉球族,被稱為小日本就來自於琉球。妳到日本去妳真的發現小。哇塞我到那以後,我發現我這個太高了啊,高得不好意思了都。琉球真漂亮啊,琉球!中日之間、中臺之間、中亞之間,我可以告訴妳最漂亮的地方不是香格裏拉,是琉球。那個地方接幾萬人,壹共是10個警察,被美軍占領了、美軍托管,是拿美國護照的。日本人夢寐以求的想琉球,日本的民族實際上90%琉球族,後來是說大和民族現在也90%。所以妳看他兩個教很有意思。妳知道日本的宗教是怎麽排的嗎?村長啊,什麽教?妳說。

村長先生:呃,是什麽呀?按人數啊是按什麽呀?

文貴先生:日本什麽教?妳說吧。日本最多的教什麽教?

村長先生:日本是神教,神教。日本人自己創的神教。

文貴先生:神教,多少人啊比例?

村長先生:基本上都信。日本人是神教也信,基督教也信,佛教他還信。

文貴先生:佛教是多少人啊?佛教是多少人?

村長先生:佛教得有個壹兩千萬吧,到處都是寺廟。

文貴先生:妳在日本多少年了,村長?

村長先生:二十多年。

文貴先生:媳婦是中國人、日本人?

村長先生:沒媳婦。

文貴先生:天啊,天啊,我得給妳現在我要給妳招婚等壹會啊,壹會給妳招婚。我跟妳講啊,日本這個國家、這個民族就給妳講它的雙重性。日本這個國家93%是神道教,叫神道不叫神教,神教妳完全是錯的,不對的,妳得叫叫神道。妳給日本說神教,他是很不開心的,壹定要說神道。在日本的神道裏邊,就中國人說什麽,不是道教,不是那個什麽咱們中國人叫什麽?叫做儒教,就類似這感覺,妳把我看低我了。他覺得教是信仰,叫神道教,叫神道。第二個是什麽?他叫很有意思,叫佛教。妳知道他倆各占比例多少嗎?剛才妳說的是錯的。各占90%,那這怎麽不180了嗎?不是的。他既信神道就是佛教,他把佛教給變成神道了。妳懂我意思嘛?所以這90這個比例。1%的人信基督教,很少的基督教,1%到0.7妳知道嗎?很誇張的是中國人在日本,將近40%的人是信基督教的。所以說跟日本的官員聊天的時候吧,妳壹定要記住,就是白天穿西裝時候聊,壹種聊法;吃飯前喝啤酒的時候,壹種聊法;喝完這個白酒以後把領帶扯了,壹種聊法;然後大家脫光了去泡澡的時候、共同浴的時候,是壹種聊法。就是日本的這種這個國家,妳說變態也好多重性也好,這是文化所決定的啊。琉球族在日本是真正的小日本這個詞來源,平均個高1米43、1米43個。後來日本在二戰大量的這種這種混血的誕生啊,還有壹個就是說各族的進來。日本是推崇混血的,就喜歡這個Peace吃西方的,最好是把西方給並過來,直接給並過來。日本人招兒,日本人不覺得我這個事不對的啊,挺好的。咱中國人壹弄就民族主義來了,我的女人怎麽能跟西方人睡呀!妳這拉倒吧妳,我能睡西方的女人,我不能西方的人跟我們的女人睡,這是變態的民族。在人類地球面前,哪有什麽東西方?什麽白黑黃啊是吧?不存在這個東西但願。

日本這個民族它厲害在哪呢?脫亞入歐這招兒玩得太厲害了。這個日本在脫亞入之前,美國的林肯總統的秘書啊叫黑艾德穆,國務卿就已經到了日本去了,“直接妳讓我揍妳啊,開放國門啊,妳還是跟我美國走啊,妳還是說我直接派大兵來?”哎,哥們兒別打別打啊,直接我打開國門歡迎美國人來做生意,很現實。這是為什麽日本人現在控制的白宮後面的黑艾德穆住的那個,他是國務卿,還是當時的壹個林肯總統最最重要的人啊。多少年了,最後日本脫亞入歐,把鞋板脫了,直接就跟法國人、德國人、英國人玩上了。然後人家把自己的1米43的小個子啊小日本,逐漸變成了今天高過中國人平均的。日本的身高現在1米7幾了,那不是開玩笑的,壽命比我們高40%,高40%,非常高,而且不管男女都這樣,而且人家腿比咱直,人日本羅圈腿,現在咱們的腿,我的腿比人日本人羅圈多了是吧,這個日本這個國家,這個種族的進化和他這個包容吸收和他這個這個壹個島國,所有的島國都是排外的,所有的島國都是排外的。過去的5000年文明大概在壹半時間在海洋裏國家裏控制的,西班牙、葡萄牙是吧,英國、法國是吧,都是他們的這個這個海洋國家。咱們這個大陸國家很少,都是自己玩自己。日本這個島國國家想試圖領導世界沒弄成,給打扁了。

但是日本這個國家的種族優化性是歷史上從來沒有的,所以說我們中國人現在到日本以後,妳就是兩種可能,壹個妳是被日本給優化了、同化了,壹個妳還獨立於自己,所謂當妳的中國人,那妳就根本沒在日本。那像這個Peace這種到了日本以後又吃西方的,這就屬於國際派的,這完全是國際派妳知道吧。所以說我們在日本的戰友,妳基本能看出來咱們日本、咱們戰友們壹連線,戰友們壹說話,就知道在日本妳到底是在日本、根本沒呆在日本,就是被淘汰派了說白了,或者是已經變成日本派了。那麽像這個Peace這屬於國際派的啊,吃西方吃到專業的是吧?那咱學不了。

Peace女士:我知道妳是來埋汰我的,是吧?

文貴先生:不是,不是妳有啥怕的啊?妳說妳昨天村長,我真的覺得非常可怕。村長妳發自內心說,咱不興在這塊兒當成鏡頭就胡說八道的,妳覺得世界上都21世紀了,還有人拿著別人的道德來罵別人的時候,妳覺得這荒不荒唐?妳覺得荒不荒唐?妳覺得這個人類21世紀了,我們要拿別人的道德,“啊村長沒結婚,或者村長結三次婚”,關妳個毛的事啊妳說。人家結幾回婚妳啥事?關鍵妳結幾回婚了呀?妳是沒結幾回婚是吧,妳天天晚上能睡好幾個人,那妳說這這是這是什麽差別呀?不是妳說這什麽年代了,還在談論這話題妳不覺得荒唐嗎?村長妳對此發表發表村長的概念吧?

村長先生:嗯,我的概念啊壹句話,自己合適就可以了,不要管別人說什麽。

Peace女士:問題我就只離了兩次婚啊,我現在從現在開始還要奮鬥呢,我要向我的那個最起碼十次吧,給自己定了壹個目標好不好?

村長先生:離那目標還遠啊。

Peace女士:對啊,慢慢來,從現在開始努力。

文貴先生:我跟妳們說過我日本有個朋友,我在直播上講過壹次,她是壹個非常棒的瑞士學習的律師,英文好到不行、又漂亮。回去以後就跟壹日本的醫院的啊,真是醫院的不是跟妳的,醫院的壹般都有錢啊,跟壹個院長好,比她大,然後跟他好了,好了以後生了個兒子。

Peace女士:妳是說我嗎?

文貴先生:不是,這是真的我認識的這個我的女朋友啊,沒有上過床的女朋友,咱先分清啊。這個人家這個女孩兒跟我特別特別好,英文也特別好,美國在日本的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啊。這個女孩跟那個男孩分了以後,這個男的是每月給她大概是相當於幾萬美元吧,就是壹輩子補償金啊。這個男的還玩好多,玩車妳知道嗎,玩好多車,但願跟妳的不是同壹個男人啊。天啊,妳別告訴我說是同壹個男人!Peace我自殺了我。然後這個女孩每年都去旅遊,到全世界旅遊。我說妳都旅遊幹啥?她說我到所有的世界地方就是獵艷我最喜歡的男人,她說所有的男人我幾乎就跟他沒有第二次回到房間的,她說但是我要保持我的健康的衛生。

Peace女士:七哥,這個完全跟我不壹樣啊。

文貴先生:妳是吃西方,她那個整個是玩西方。但是這個女孩人家真的是,人家這個女孩兒說,“我為什麽不可以享受我的生活,我為什麽要這個老男人要玩我壹生啊,我不喜歡啊,我也不差錢,老娘現在壹年很有錢” 。在日本很有錢了,她律師很貴的。然後賺的錢,日本女人就是存很少量的錢,她都願意花了出去。真敢花錢呢,哎呦我的媽呀出去大方著呢,在日本不大方,出國可大方了。就這樣享受人生,她那孩子、她那小孩兒個子比她還高呢,而且人家就沒有任何什麽中國說的道德感,咱中國壹道德就給道德沒了。

Peace女士:我是有道德的好不好!

文貴先生:不是,妳說的什麽道德,他那個道德是虛偽的。我想跟妳說的事情,這個人讓我看了,就是日本女人讓我真挺佩服的,沒有壹天鼻子壹把、淚壹把哭哭咧咧的,天天在詛咒這個男人呢、怨恨這個男人呢,跟她男人保持非常好的關系,那個男的老帶著不同的女友跟她吃飯。就是為什麽男女分開非的變成仇人,不能壹起上床,那就是變成敵人戰鬥,我就要戰倒妳。非要這樣嗎?沒必要這是壹個,第二個咱看人不要拿道德去看人行不行。另外妳看共產黨或者壹抓官員全是嫖娼,壹抓官員全是養二奶。但是宣判這些人的人都是道德高尚。妳看那個聲嘶力竭在CCTV,“道德敗壞,違背了黨內的什麽什麽”。這幫王八蛋比誰都壞,被抓之前被誰都壞。

中國這個國家、這個民族最變態的就是虛偽,偽道德、偽良知,然後完全是對誰都是批評的,對誰都是張嘴就是罵人,張嘴就是批評人。妳知道咱有個戰友在中東的,他前天給我發了個信息,發個兒子的照片,我想他現在正在看著呢,他發的我心咯噔壹下子,當時我特別不舒服。這位戰友跟我特別好,兒子就站正經坐著、拍個照片。我說妳幹嘛呀給兒子拍這個照片,他說…我說妳別把兒子弄成這樣行不行,這兒子成妳木偶了知道嗎?中國爹媽對孩子壹開口就是指責,就是我永遠對的,我是爹我就是對的,我是媽我就是對的,妳必須聽我的,妳不聽我妳就是錯的;跟朋友之間我權力大、我官大,我是正科級妳是副科級,我說啥都是正確的;在家裏面這個男人在外邊掙錢,跟女人壹說話,“妳懂個屁”。就永遠都是靠啥說話?永遠就靠官階,靠那個所謂的自己的比妳強點的優勢。他完全忽視了人性,完全忽視了真實。所以共產黨他也這樣,老子是政府啊,我是官員呢,我是CCTV呀,我對誰批評都是對的。這個世界有兩樣東西是不可以碰的,壹個人都是有隱私的,每個人都有隱私。妳不可以用壹個妳所謂的妳認為的標準來評判別人的隱私,這是胡扯的事。第二個,妳批評別人之前妳做到了沒有,這是不可以碰的,妳有沒有資格評判。

在我們現在面對的社會當中妳看看,我們日本那些所謂砸鍋的,他每天在幹什麽?郭文貴幹啥了,郭文貴幹啥,郭文貴幹啥了,郭文貴幹啥了跟妳個毛用啊,妳幹啥了呀?Peace離了100次婚,那妳離幾回婚啊?是,“我壹次婚也沒離過”。妳壓根就跟村長似的、就沒結過婚,妳當然離不了婚了,沒人跟妳村長結婚,誰跟妳離呀,誰給妳離呀?妳還想離簽字呢,誰給妳離呀,對不對,沒人給妳離,便宜妳了。妳像那日本叫什麽我忘了叫什麽砸鍋的,我估計他壹輩子沒人給他離婚,誰跟他離呀,在日本離婚是很光榮的好不好,有人跟妳離婚就說明有人跟妳結過婚,沒結過婚咋離婚呢,對不對呀?所以說妳知道這是我們現在很可怕的。昨天我在那塊正心情不舒服的時候,我的壹個同學發的信息,壹個人砸鍋的壹個評論。他說我看別人砸妳的時候,我特別開心。我說為什麽呢?他說我看到他們砸妳的時候,我看到他們的可憐、可恨、可悲。他說我每次看到他們寫那些東西,他們根本不了解郭文貴,說明共產黨跟本不了解跟妳這場戰爭的本質是什麽。他們砸妳把妳砸的越來越強、越來越硬。我這個同學是個很重要很重要的位置,他說我後天要去韓國,我這兩天要去韓國,陪著王八蛋去韓國。我說去韓國幹嘛去?過兩天就知道了,他說我們頭兩天去了日本,跟日本官員見面。他說日本官員見了我們呀,他說妳都不能想象,他說每個人現在就像三孫子見了祖宗壹樣。就是日本這個國家現在這個病態,他崇拜強權。只要人家很莊重的跟他講,“妳看習主席說了,兩國之間,我們兩國之間是歷史上最好的時期,妳們做出了最明智的政治選擇,個人關系我和安倍首相是最好的,我們兩國關系找到了壹個最容易相處,又不讓兩國之間付出巨大代價的這麽壹個兩國領導人的關系。”領導們都是鞠躬什麽,啥原因妳們知道嘛村子?日本崇尚實力、超級崇尚實力,女的、男的都這樣,這個日本國家妳有錢、妳有權,妳拳頭比我硬,我絕對跪下來。但是如果妳不比我硬甭給我說話,妳別教育我。我挺服日本這點的,妳別看他鞠躬,我真不恨他,妳別拿道德審判日本。Peace、村長說日本咋那麽軟?妳不軟妳試試,妳在日本壹個文明國家,是全世界文明國家是第二大人口國,除了美國就是他了——第二大經濟體。妳想啥呢?中國在這塊成天威脅他,他能做出最明確的選擇。妳跟老美幹最大的受益國就是我,第二就是印度。所以說妳從這看的時候,日本現實不現實?現實。日本人與人之間現不現實?超級現實。在日本國什麽人不現實,就是在日本還沒有跟日本人睡過,根本混不到Peace的那種吃西方的級別了,完全沒飯吃、沒水喝的混蛋們,在那塊用他的所謂中共的道德水平和思想在日本活著,這是悲劇呀,可憐呀!妳倆人說說,別讓我壹人說,誰問誰呀?

Peace女士:沒讓您壹個人說,我們都插不上嘴好不好,七哥,我不是吃西方啊,女孩子出去吃飯壹定要讓男人請的,自己不能掏腰包的,這個壹個禮節。我是壹直知道這個禮節的。我們discord戰友在等著呢,等著跟您提很正經的問題呢。好,Grace。

Grace:我聽的都忘了提問這件事了,七哥好。

文貴先生:妳好Grace,漂亮美女,吃西方還是玩西方,哈哈,妳跟著這領導可別學壞了啊,開玩笑啊。

Grace:沒有沒有,我們領導是非常棒的。好我介紹壹下,我是IT組,我是負責我們的搜索引擎項目組,那我先簡單介紹壹下我們的情況我再提問。可以嗎七哥?六月份的時候七哥告訴我們搜索引擎是我們G系列壹個非常重要和核心的技術。那當時七哥也給我們很大的鼓勵,我們也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盡可能快的把這個搜索引擎的框架搭建起來了。現在可以運轉起來,戰友們也可以使用了,我們起名叫G-search,可以搜索到我們核心戰友的YouTube頻道,比如說路德頻道、秘密翻譯組頻道。另外呢戰友創建的網站,我們也可以搜索了。我們現在正在準備扒取G-TV的信息,想實現G-TV的外部搜索。還有就是我們組現在在語言AI技術方面也有我們自己的創新。我們的魔女姐幫助我們的G-search已經推廣到各大農場,給我們積極的反饋,我們很受鼓勵。另壹方面,我們這個領域內的戰友都能知道就是如果我們以像谷歌那樣搜索引擎為目標,我們實現這個事情就是壹個非常龐大的工程,需要研發很多關鍵的技術。所以我們現在就是剛剛起步,就像電動車壹樣而已,所以我們就是在想,如果想實現壹個真正強大的搜索引擎,我們肯定需要和其他農場戰友團隊合作的,所以我就非常想了解壹下就是在未來有沒有可能和比如說像矽谷研發基地這樣的戰友團隊合作,共同開發我們的這個搜索引擎?感謝七哥!

文貴先生:謝謝Grace,妳這不是問問題,是做廣告呢。按照電視臺的規定,給妳哢呲壹百次了。能提出妳問題的人,世界上沒有。但是我是當局者,我參與了,這次日本沾小便宜了。行,沒事,我都聽明白了。實際上妳問的問題就是如何跟戰友們合作?如何能和矽谷的技術合作,然後現在已經做到這個程度,下壹步怎麽辦?我簡單回答妳:第壹個,所有戰友的資源都可以用;第二個,妳這搜索的我看了妳這東西了。我基本簡單跟妳說:我到日本餐廳去吃壽司,結果進日本餐廳以後,日本廚師告訴我說,郭先生,妳是用大米做的壽司還是用高粱米呢?我說,用大米。然後問,妳用中國大米還是日本大米?我說,日本大米。他說,日本大米是大阪大米還是北海道大米?現在妳進入這個階段,知道嗎?為啥我從來不回答妳們,Peace妳看我從來不回答。有兩個核心問題,就妳連門都沒摸著呢。這個搜索是現在世界互聯網最牛的、最高端的技術。它的搜索的兩個前提是妳做不到,妳永遠不可能做到:第壹個,為什麽只有google全世界?它大量的時間積累了信息,它在全世界各地布置的搜索引擎和它數據備份和它的硬盤和數據的搜索,所以它累積的結果。妳沒有這個累積的結果,妳是做不到的。現在妳是在日本,最重要的是妳要做日本的文字的搜索。

那咱就說日本吧,現在妳那個?給妳做好了服務器,但妳現場妳那個日本字的搜索技術,現在就是壹進門,做壽司的米還沒確定呢,妳做強大是不可能的,就是技術的開始,門妳都沒摸著,第壹。 第二,矽谷也好,小羊那裏,我們小羊絕對是高端的科技的人才,我們矽谷好多戰友絕對是世界最高端的。但人家和妳合作的時候,妳都不具備那條件。妳現在想吃美國矽谷,妳家大米還沒搞明白呢。妳現在要做啥呢?我告訴妳Grace,妳現在不是廣告,先把妳家錘子給準備硬了,妳要準備壹個,服務器咱沒問題,就妳那個結構、技術、包括那個爬蟲技術,網絡叫爬蟲技術。還有妳能不能把日本1.23億人口的市場拿下來?雅虎日本幹了多少年?雅虎沒弄成,雅虎給叫孫正義給吃了。妳要是有這個本事,有這個能力、有這個團隊、有這個視野,我就可以把日本雅虎給妳買了給妳。現在日本雅虎天天想賣,孫正義我給他打個電話,我說我們把日本雅虎給買了。他現在還有些小股份,到時候把股份分完了,可以的,他等於是關了。他為啥弄不成?妳想過嗎Grace、Peace?如果日本,甭說妳是什麽英文領域,甭說妳能搜索G-News、GTV,妳那叫敏感字查詢,這不叫爬蟲技術,妳別搞錯了,我的Grace妹妹,千萬別把這個當成妳的核心技術,那不是,那是妳的菜刀,那不是紅外線瞄準槍。妳能把日本1.23億國家拿下來,我告訴妳價值多少錢,我這麽跟妳說吧,馬上500億美元。妳什麽時候能做得完?兩年。妳能開始跟人說,我可以給妳評估成50億美元開始起,妳算這個賬,我就不給妳在這細說了,所以妳講給我那些都可以,妳能不能接得住,妳的團隊有沒有這個能力?就妳那二、三個兄弟姐妹。為啥我從來不回復?我不想傷我女朋友Peace的心,說,還沒開始妳就踹我兩腳,是吧?我就別吱聲了,今天公開給妳們回復了,謝謝Grace。

Peace女士:謝謝謝謝,勇氣,簡單明了啊,七哥站著呢。

勇氣女士:郭先生好!我是勇氣,在櫻花團實業組任組長,我現在的工作就是為了迎接將來G系列的工作,在櫻花團內部挖掘和儲備人才,還有和團隊在研究G系列如何在日本推廣。另外壹個工作是這個月底的829大遊行,帶隊櫻花團參加大阪舉行的草根行動,已經對接了草根小哥。我的問題是,看了郭先生的脫聊,G-Fashion呼之欲出,隨著後面的G-Club、G幣陸續的推出,請教郭先生,是如何考慮G系列在日本的落地?為了做好準備工作,我們的團體如何對接G系列的團隊?謝謝!

文貴先生:謝謝勇氣,特別高興勇氣這個問題清楚、腦子明白,這個目標也很清楚。就是首先感謝妳們草根小哥。草根小哥這個人,大家我相信都熟悉了,絕對是壹個中國男人、絕對可信,我希望大家全力支持他。他不需要做這些事情,他各種條件都不需要,他是壹個最最中國基礎性的、壹個可以生活很好的家庭男人,他各種條件都具備。他做這些事情是完全支持讓中國人有法治、民主的自由社會,真的是壹個可信賴的、有共同信仰的人,謝謝妳!關於這個那個脫聊以後,激發了妳們各種,這才產生了我們今天脫聊。我在船上,只要不裸光,我脫太正常了。妳看我旁邊,每天無數個男男女女,穿得都少極了,咱們這個脫聊的主題是由Peace開始的,咱們就保留下來吧,這是知識產權歸Peace日本櫻花團所有。那麽剛才有說這個事情,整個妳是組長,上次的抗議727,絕對是成功的,很了不起的!對中共在日本是很大影響的。中共國絕不接受在日本國、法國這樣的國家,他認為我已經絕對控制了,妳有這樣規模的抗議是不行的。所以草根小哥的抗議現在遇到了各種挫折,所以大家壹定要支持他,我全力支持他。因為妳們開了頭,妳們打了個突然襲擊,妳成功了。Peace妳再試試去,保證不讓妳原來那樣。勇組長、村長妳們做得特別棒,那麽這次大阪的遊行會非常艱難,各種事都會發生。

Peace:我派勇氣去跟草根小哥壹塊組織,帶我們的隊伍去支持草根小哥,然後我們也同時在東京和名古屋同時舉行,然後會做成壹個日本全國規模的抗議活動,這是在8.29,希望看今天我們直播人來報名。謝謝,請下壹位。

文貴先生:太好了,太好了,我再說壹下給勇氣說壹下,沒回答完。G系列如何在日本落地的問題,咱們全世界的農場會有壹系列的全面的計劃,日本G系列將對妳們很有用,我要跟妳們說的是為什麽妳們很重要?G系列裏面首先壹個是G-Fashion 和G-Club,咱們所有G-Fashion是唯壹我們在G-Fashion上註名所有產品僅限於歐洲意大利和法國,像土耳其都不生產和美國本國生產。我們會有部分產品比如眼鏡就是日本生產的,也有很多特別的布料,妳看咱們戰友也已經做了很多布料了,雖然現在壹個沒選上,但是我們未來會選的,就是日本的布料。那麽未來G-Fashion是唯壹除了歐洲、美國壹個第三方生產基地,這個意義非常重大。另外壹個G系列、G-Coin、G-Dollar我們跟日本的金融機構政府溝通,日本政府現在私下裏面最支持我們G-Coin、G-Dollar的,因為日本政府最想通過G-Coin、G-Dollar排除美元之外的第三方交易,那未來在日本就我剛才說的,包括我們壹開始Greace說的,還有些妳問的問題都是壹樣的,要把妳的基地隊伍建好。G系列、G-Coin、G-Dollar、G-Fashion、G-Fashion生產,包括G-Club,我希望未來在日本成立G-Club以後,所有買G-Club會員的錢就根本不要離開日本,就在日本就地消化,買眼鏡、買產品、買Fashion、買布料,然後所有的日本買G-Coin、G-Dollar就在日本當地消費。說著說著又有點暴露了。所以我第1步要從日本開始,所以這事很大很大,謝謝。

Peace魔女: next Tomato, please ,簡單明了啊。

文貴先生:80萬人了。

Peace魔女:我們有壹個戰友問文貴先生妳的胸圍是多少?因為今天是脫聊。

文貴先生:胸圍是多少啊?我這塊還真有,我給妳看看,我還真有,原來真沒有,這次因為給我每天做衣服。我這女朋友多了去了,Peace妳可別吃醋。

Peace魔女:我還吃醋?我吃醬油我。

文貴先生:沒在這,我還不知道,是在另外壹個手機上,在另外壹個手機上,我還真不記得。但是現在妳看我瘦太多了,妳看我這個西裝上壹次做的,現在都不行,昨天Bonia來的時候他下壹大跳妳知道嗎?我的褲腰線原來是最大的時候,在國內的時候是56的西裝,然後頭壹段時間是五十二的西裝,現在是四十八西裝還大,還是不太滿意。

Peace魔女:還有壹個是我們舔刀王戰友提出來的說,文貴說了好幾次的那個貓屎咖啡很貴很貴,到底有多貴?

文貴先生:貓屎咖啡大概有100多個級別吧,100多個級別,它是從比如說妳買1磅、250鎊,250鎊英國這個鎊,因為它都是被英國壟斷了,250鎊是1磅合到25萬,25萬鎊1磅,不同的級別。我看壹下,我給妳們看壹下,昨天班農先生被震了壹下子,昨天班農先生…,我給妳們看壹下這個表。那個咖啡未來我今年已經跟他們商量好了,商量好以後我想今年把大部分買下來,我希望貓屎咖啡未來能讓我們的戰友,突出貢獻的戰友能享受壹下真正的、特別定制…。妳們千萬別在市場買的那個包裝好的叫貓屎咖啡,大概120美金和到1萬美金壹包,就壹小包千萬別買,百分之九十都是假的。它不叫假的,它不是純自然的,它都是被授權的東西,不是真的。請!

Peace魔女:七哥,我們日本參加五眼聯盟意義有多大,從現在開始,日本政府會走向怎麽樣壹個階段,我們在日本要做壹些什麽?請!

文貴先生:瑪莎給我發信息說脫聊是我的知識產權,不是Peace的,我糾正是屬於瑪莎的,Peace是第二,直接到二房去了,大房出來了。五眼聯盟這件事情妳可以這麽說,五眼聯盟我覺得共產黨挺絕的,妳知道嗎Peace。就是妳知道讓安倍最傷心的事情,他這壹輩子我覺得最偉大的是他要跟美國簽全世界的這個貿易協議,叫阿爾法協議。結果川普總統壹上來就給他踢回去了,那個沒幹成把安培整個心傷透了,傷透了。而且那個要簽了對日本影響太大了。結果讓安培最後跟川普總統試了好幾次,就是也想吃西方、睡西方沒弄成,傷心欲絕!這個時候共產黨聰明,這是誰出的招妳知道嗎?據我所知這是壹個高人在日本的華人高人出的招。就是安倍最後是叫被習近平共產黨給來了壹個:五眼聯盟我可以這樣不阻止妳,甚至妳入常我都不阻止妳,但是我們要做什麽…。今年最難的是中共國1500億美元的逆差,1500億美元貿易額,這家夥增加,這是什麽概念?貨幣就是最後互換從過去的360億變成了5000億,啥概念Peace,村長妳想過沒有?這是壹個多大的增長。就是日本在西方,被西方屁嘣了以後,安倍然後就是直接就舔共產黨的腚了,共產黨現在就利用這個就玩大了。

今年中國的經濟完全拜於日本在各方上給予傾斜,這才導致了五眼聯盟它也能過,而且是在歐洲中共也支持它,而且在市場上貨幣協議包括現在支持日本壹些金融機構在中國受到了特殊待遇。但是我告訴妳們Peace、村長妳們壹定要在日本掀起來,日本如果真正要改弦易張把親美改成親華就是親共,妳要是親共的話日本完蛋了。因為妳在美國,妳看那兩派人確實就是說是美國人欺負日本人,欺負的人沒法弄了,過去50年日本人的所有的錢都被美國人給偷走了,這句話壹點都不為過。就是用什麽金融系統,日本的金融是人類上最糟糕的。日本妳看了多富有,都被美國人、歐洲人、華爾街騙走了錢,妳給我找出日本的大企業哪個不是給美國打工的,確實是日本但凡有點動靜,美國就給摁下了。真的是日本戰後這些年都是跪著的,從來沒有直過腰過。現在日本說我跪著了,我願意跪著,妳能不能讓我壹直跪著,別讓我再趴地上了,就這美國人想讓人趴著,確實欺負人家。

但是中共現在利用這個機會上去以後,他不是讓妳跪著、也不是讓妳趴著,他是真能讓妳消失。共產黨可真有這野心,不是說怎麽著的,日本政客現在有點急功近利,五眼聯盟這回這個事很大,五眼聯盟之後就是入常。共產黨就玩遊戲了,妳入常,印度和日本的入常,壹定玩這個遊戲,然後世界各種國際組織,這時候幹嘛?妳放棄臺灣,臺灣的事妳就別扯了,日本立馬就是犧牲臺灣、香港、人權,然後支持我共產黨。這個時候,妳去想壹想村長、Peace這是多可怕的事情?就日本短暫的戰略被共產黨所謂的本來就不太重要,也沒那麽厲害的,讓他們入常、讓他們入世界組織,犧牲臺灣香港中國人權。這個災難的後果很可怕,妳知道在日本,妳別以為妳在日本睡了30年,Peace、村長,我告訴妳這100萬人共產黨是壹個不會放過妳們的。他們非常清楚,要麽被我控制,要麽就消失。日本是共產黨壹定要控制的,咱走著看,如果在壹兩年不滅掉共產黨,兩個國家的華人是最倒黴的,第1個是日本,第2個是美國。走著看,最最慘的,這就是大家要記住,所以妳問的問題非常好,PEACE,妳這有水平啊。
 
PEACE女士:所以這回我們抗議的時候,我們就喊出了“今天的香港就是明天的日本”。
 
文貴先生:非常好,謝謝,這個問題好。
 
PEACE女士:村長請,您的問題。村長…
 
村 長:   剛剛把這個麥克風關了。您剛才也說了,就是日本現在已經被中國共產黨滲透得很厲害了,然後在壹些國際大事上日本政府也搖擺不定。然後我們現在做的其中壹個事,就是把爆料革命在日本加大宣傳,但是我們的手段很有限,比如說跟周圍自己的朋友,關系近的同事宣傳壹下,然後就是在網絡上通過推特找日本有影響力的人,也就是這些手段。您有什麽建議?就是局限於日本,能夠更大力度的把這個爆料革命宣傳出去,希望聽聽您的建議。
 
文貴先生:謝謝村長,我覺得您的問題問得特別好。我覺得咱們日本經歷了過去三年爆料革命的各種事情之後,我們發現了,就是說,共產黨在日本的滲透,我相信村長妳是很有感受的,非常深,多層次,非常深。所以我首先感謝日本戰友,到現在還壹直在支持爆料革命的,滅共的,還有像妳們這樣,就是這麽大的勇氣,不惜代價出來支持滅共的,這真的是我們要心存感激。首先第壹個,我覺得村長妳要做的事情,我覺得,PEACE,在日本的團結比什麽都重要,就這個火妳別讓它滅了,甚至別間斷性的滅,就像妳家火爐,妳壹會滅壹會滅,妳就不願意點這個火了,這火就著不起來了。共產黨最想的事情就是通過壹個壹個的小螞蚱、小老鼠們就毀掉妳這個火,讓妳間斷性的、間歇性的熄滅,或者弱化,共產黨的政策是很清楚的。村長、PEACE但凡妳回看三年,挺郭、砸郭的人,被錢買了,被威脅了,還有原來就是間諜。妳知道,妳看那個相林混蛋東西,他從第壹天就想拿著爆料革命撈錢的,是吧,這是百分之百的混蛋東西,還有壹些原來打著爆料革命,又要借錢,又要騙錢,又要斂錢的,咱都沒上他這個當。那麽這些事情的背後,都是共產黨的戰略部署,都是戰略部署。如何讓這些戰略部署不夠成功,說實在話,妳得把這個團隊,真的有壹拔人像今天我們的GREACE、永信,我們的“舔肛毛”啊,是不是?妳像村長、PEACE,包括特別像小南妳們這些戰友,都很重要。包括頭壹段時間妳們跟007發生的這種沖突,007絕對不是特務,但是個人之間,我希望妳們壹定要團結,所以第壹個我告訴日本,能團結起來的本身就已經是滅共最核心的壹個成功了。

第二個,我覺得妳能做的事情最大的是什麽?日本這個國家跟全世界不壹樣,有壹百多萬永居的華人,不包含臺灣人,臺灣人就已經三十五萬,比整個韓國人多。韓國人才二十多萬人,給了永居的。臺灣是三十多萬,很嚇人的,那麽再加上三十幾萬非法留在日本的,將近小兩百萬,壹百八十萬到兩百萬之間。而且非常的凝聚,讓日本的這些戰友真正的相信,我們櫻花團是壹個可信賴的戰友。這次我說貸款的事情,失去最多的就是日本,壹個戰友的十億美元借款。我給PEACE說,最想到櫻花團做的,這是我們老戰友了,最後壹分鐘說,郭先生,我先拿七億進去,簽了借款協議。我說我希望妳留在櫻花團,PEACE那兒。他說我不想留在這兒,壹個是跟007的吵架,讓我傷心了,第二就是我看了壹會吧,有些人我不確定,他說PEACE絕對沒問題,但是他說,妳這回讓我直接簽吧。沒辦法,就讓人家直接匯款了。但妳仔細去想壹想,咱就不說十億和七億美元,百分之六給他個人,百分之三留在櫻花團,百分之三什麽概念?十億的話,壹年多少錢?三百萬股,三年就是壹千萬股,壹千萬股,咱不說是二十倍,十倍、五倍,是多少錢啊?那買東京任何壹個大樓去了。就是妳的壹個情緒化,就把那壹下給損失了,這多可惜呀。對咱這個戰友來講,他並不是對著這個百分之六來的。對我來講,妳想想,村長,不管通過誰都是百分之六,對吧?我希望所有的戰友能找壹個農場,簽下來,農場給妳百分之三,然後SARACA給他百分之六,給他百分之三,那這是多少戰友能強大,農場能強大。這對爆料革命的意義不是多重嗎?這不是壹箭三鳥嗎?妳懂我的意思嗎?村長,可是,就是因為我們不團結和當時的團隊還沒凝固好,失去太大了。這次,但是最早PEACE力挽狂瀾,三小時搞定壹個,三小時搞定壹個,PEACE,她是個領導的料,PEACE完全沒有被這個影響,三小時,三小時,三小時。我在某些國家收到錢的,都是在兩、三個小時收到錢的,PEACE這個,咱們日本櫻花團組織的,就是PEACE完全有這個能力,那麽怎麽能把PEACE的能力,能把這個絕對、特別的日本華人團體凝聚在壹起,把這壹兩百萬人的絕大多數連在壹起。

還有,我要說的是,最有錢的中國老板和有錢的官方的人,真正挺郭、支持爆料革命的,就這三個國家,第壹個國家新西蘭,第二個國家就是日本,第三個國家就是英國。所以說妳看看,妳要把這個做好是多大?咱先別說妳能幹啥,妳先把這兩樣妳能幹的,妳自己覺得團隊凝聚,拓寬視野,讓所有人更加的了解、相信咱們日本櫻花團,這是妳能做的,完全取決於妳;第二條,幫助戰友,獲得更多G系列的賺錢機會,這個妳也能做到的,這是妳、我能做到的,這是核心的;第三、第四個,妳知道,第壹,三個,想盡辦法在日本增加媒體爆光度、影響力,增加社交媒體的各種辦法,傳播爆料革命,在妳安全的情況下,這是妳能做的;第四個,別講日本太多深層次的問題,我不希望妳們講這個,什麽五眼聯盟啦,什麽,我覺得真的,妳們管不著也影響不了。我覺得妳們做這四個最核心的是什麽?在日本建立強大的、任何國家很難做到的,未來G系列的生產、服務,亞洲的基地。妳把這個做強了,妳手裏有壹百億美元、幾十億美元,村長、PEACE,妳們可不要吃西方的,妳們吃全球的,對吧?想幹啥幹啥。這個世界上有實力妳才有話語權。那美國為啥那麽欺負日本?因為它有實力啊,所以妳們要把自己經濟強大、隊伍強大、平臺強大,讓所有的日本戰友看到,哇噻,跟著妳們櫻花團有錢賺,有未來、有安全,我有事妳能保護我。妳沒這個能力妳別說話,三個月以後妳就消失了,半年以後妳消失了,壹年以後妳消失了。沒有共產黨以後的日本,可以這麽說吧,是在亞洲,日本和韓國是最核心的,最核心的地方。現在妳要培育這個基地,妳要珍惜這些戰友,創建自己的、壹個讓戰友生存的和發展的環境,這是核心的重要,謝謝。
 
PEACE女士:知道,明白了。七哥,我再提壹個問題,就是現在我們在日本的戰友,很多都是因為中國的這個護照在被綁架著,我們非常期待新中國聯邦的護照什麽時候可以發給大家,然後不會被中共的護照綁架。這個肯定是很多很多的戰友在關心這個問題,尤其在海外的。
 
文貴先生:這個問題問得特別好。戰友都過百萬了,天啊,我壹直在電腦前看著這個關註數,再有壹個我在看其他的技術。我可以給戰友們大家說,喜馬拉雅護照基本上可以說是…我們有兩種可能性,兩種可能性,我得摟住。壹種可能性,就叫喜馬拉雅護照,這個喜馬拉雅護照就是在某個國家、某個情況下,咱們的國中之國,像梵蒂岡壹樣。另外壹種比較快的,因為現在有兩、三個國家在談的,比如說美利堅共和國,是吧,然後他給我們壹個在亞利桑那,或者蒙大拿,那個地方,給我們壹個叫做“特殊移民”式的壹個通行護照,就像有點…我們建了壹個特區,壹個特區被它給托管了,就像現在剛剛在說的那個琉球壹樣,妳拿的是美國護照,但知道是琉球的。還有那個塞班島,美國那個塞班島,在日本旁邊兒那個,是壹樣塞班島,算是美國,但是妳也給發護照,妳生了孩子是美國公民,但知道妳是塞班島的,是吧?跟夏威夷當年壹樣。這是兩種可能。這兩種可能取決於什麽?時間點和… 就取決於壹件事兒——共產黨的滅共的壹個進展。這個和G系列的發展,比如說昨天我講到了啊,現在,所有共產黨就希望咱們戰友們不要獲得G-TV股票。它利用這所謂的監管制度,這個美國的監管……它為啥美國股票值錢呢?妳比如說G-TV在中國,妳上市了,妳像馬雲,他壹折騰,他……給他那什麽睡過覺的處女,弄壹萬股,然後給他江誌成,弄上壹百萬股,他就弄了!但美國,現在我郭文貴要給我誰……給我自己弄上壹百股、壹百股、壹股,只要是不合法,那100%送監獄去。川普總統都不行。沒有人可以行。所以它值錢嘛!監管嚴重。那麽,妳投訴的時候的呢,不管真假,他都要核實壹下子,是吧?這就保護了妳投資者。它利用這個漏洞,它黑我們G-TV,但是G-TV它更值錢,它是不讓……所有的共產黨不讓戰友們有任何海外妳安全存錢的地方。共產黨從沒讓壹個中國人在海外有安全存錢的地方,妳告訴我有壹個麽?壹個都沒有,包括妳Peace、村長,任何壹個戰友。它只是沒有關註妳,它只要關註妳了,妳的錢就必須被消失,賬號被關,被取消,啥都沒啦,是吧?這是最起碼,大家突然冒出來壹個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啊,妳要讓中國人有安全存錢的地方,還有安全賺錢的地方。哎喲,這個……這個共產黨害怕了,這才出現了這種……壹個國家的力量,來黑咱G-TV,它是不讓妳有存錢安全發展的壹個平臺。它也知道這個G系列將對共產黨……把它血全抽幹了,那不用滅共,它自己就死個球的了,是吧?那麽現在我們,好啊,妳不讓我們戰友有G-TV股票,我們已經有啦!是不是?這個壹千把椅子妳想弄是弄不掉了,是吧?美國政府也不可能,這是合法的,100%合法的。所有的控訴、麻煩,全來自VOG,全是VOG幾乎,大概就兩個是真正投G-TV出了問題,100%。這為什麽我說各地的農場壹定要把法律程序要做好,因為妳不要成為這個G-TV大家成功人士的麻煩。大家……我們已經起飛啦,結果後面發來壹堆人,在後面兒拽著繩兒,這個飛機在那兒晃呢,那能行麽?就妳不要成為累贅,希望日本各……這個Peace櫻花團做的非常非常好,簡單扼要沒麻煩,非常好。這個妳不能在媒體上亂講話,妳這亂講話是不可以的。妳像那個……頭兩天Sara發了壹個信息,她只是情緒化地表達。說如果FBI調查我們,那我們會怎麽樣。結果惹麻煩啦!國內戰友說,怎麽著?Sara妳們被FBI調查了?我說沒有啊!我們的律師都給我打電話,同壹時間,他說這怎麽回事兒?結果就有人把這個信息,妳看那些欺民賊、共產黨,就發到這些所有的媒體上去了。結果,我說沒有這事兒。這不是妳亂講話的,妳要說妳被FBI調查,妳說我沒有被FBI調查,那妳這100%妳就完蛋了,妳是不可能否認的。否認的本身妳就是犯罪,不是犯法,妳就是犯罪,妳就是撒謊嘛!咱沒有,妳自己說那幹嘛去?再壹個,妳可轉債啊什麽可轉股這話妳不可以這麽說的。借款就是借款,就嚴格地遵守法律框架,大家集體行動,集體的……保護大家的利益,不能因為任何人出問題。那麽這個時候我們要幹嘛?接下來?G-TV完了,馬上G-club上,G-club我們現在怎麽辦?G-club妳買了會員卡,大家妳知道,妳這個……村長妳未來,妳壹輩子妳沒有G-club。妳不可能妳花那個價錢,來買Ban,Downey,RT的所有這些設計的服裝,妳永遠不可能……用那個價。妳們壹輩子都不可能。它不可能發生的!只有G-Fashion讓妳能有,它本身就是壹個最大優惠,未來可能發展空間,它本身怎麽給妳股票是犯法的!不能提股票,咋辦?共產黨不讓妳們有,我現在就不但妳……原來是壹把椅子,原來共產黨說在全世界都沒有椅子,只能到我這兒來,坐著茅屎坑裏邊兒了。現在給了Peace,給了村長妳們壹人壹把椅子了,它不爽,而且在美利堅共和國,他覺得我怎麽辦呢?我整不死妳啊!我也說了不算,妳有了椅子妳下壹步妳有啥啊?妳還有床呢!妳還想有個Peace Room呢,是吧?臥室呢!啊,現在我來個大的,接下來我不但要給妳們椅子,村長我要給妳啥妳知道?妳在日本妳最想要啥?妳知道不Peace?妳最想要啥?現在給妳倆,妳倆壹人有了壹億美元了,妳倆想日本想買個啥,我聽聽,說實話,直接說!

PEACE女士:啊……(村長:先買個媳婦兒)哈哈哈。

文貴先生:妳呢?Peace?他不用買,都買他。

PEACE女士:這買來的不值錢的,我想要啥?我想要啥?我真沒什麽想要的。我……我現在,我其實這兩天,我看了壹個不動……那個不動產啊,是特別適合我們做G-Fashion的總部。

文貴先生:就是房子嘛!(Peace:想要那個樓)就那個樓嘛!(Peace:對)我告訴妳,妳在日本,農場,還有村長,Peace妳們就沒長腦子,妳們就沒想有壹億美元。我就看妳倆,所以很突然。我告訴妳村長,妳拿了壹億美元,先在手裏擱的時候,妳倆有了,妳第壹件事兒,就給妳買個大房子,亞洲人90%都是這想法。這讓妳有了大錢,第壹個給自己買個大房子。這是為什麽亞洲的房地產壹直是主流經濟的原因。壹定會的。(Peace:買銀行)然後再錢剩下就買銀行去了,我知道銀行老讓老娘不高興了,老子買銀行。壹定是這樣子的!因為妳所有的都花完了。我告訴妳,我讓已經有戰友,有1000個人有了壹個全世界上最安全的椅子,最能發財的椅子。那個椅子可能變成鉆石的椅子都可能,金椅子是肯定的。我要讓我們的戰友們,我要想辦法,合法的,讓共產黨永遠不可挑剔的,包括曾經支持過我們爆料革命的這些捐款的戰友們,冒著生命危險的,他們太不容易。我們沒有壹分鐘可以忘掉他們。包括像妳們這樣的717……727上街遊行的戰友們,我不但要讓妳們有壹個椅子,我要讓妳們擁有壹個大的房子!
 
啊,有椅子不算數,這個椅子在人家家擱著。我讓妳村長,我要讓妳從過去的有股份,有那個……那個股份……有股權……有股票,我讓妳變成股份,要有當股東,shareholder!不是share,shareholder!股東!我跟那律師,律師說妳瘋了吧?律師說妳都瘋了吧?我說我瘋了我也不會花壹小時壹千多美金五百美金請妳有這十幾個人給我來聽我說廢話,我有毛病啊?對吧?為什麽這麽做?共產黨怕的,就是我們要做的。共產黨只要是罵咱的,否定咱的,就是我們要做的!共產黨罵的人就是我們戰友!共產黨要害的人就是我們兄弟!共產黨最怕妳們有椅子,我讓妳們有了;共產黨最怕有了這個……股票,妳們有了。它最怕妳們擁有壹個公司的股東,哇塞,這美國人可嚇死也不敢給妳踢出去!我下壹步就要讓戰友們,曾經過去三年支持爆料革命的,任何壹個戰友,分批分層次,讓他成為股東。例如:日本成立G-Club公司,完全獨立吧?妳告去吧!Peace櫻花團成立的,礙妳個毛事兒啊?妳告不著我吧?櫻花團是G-Fashion的10%股東,合法不?Peace,村長合法不?這個G-Fashion是用……是壹千億美元的市值,未來我跟妳講,我現在,我進來的時候……我……我發行壹千億股票,我不等於是壹千億美元啊,我可以定價0.001……0.0000001,妳管得著麽?這是各國法律都壹樣的。是不?村長?那我現在給村長發個壹萬股,妳只需給我壹塊錢。比如說,甚至可以給我壹分錢都可以。根據我定壹千億的股本是多少,分化到妳那兒去。妳懂我意思了?那我……我讓妳的名字,Peace,櫻花團戰友們,加拿大戰友們,俄羅斯的Masha的戰友們,意大利的小皮匠的戰友們,英國大衛的戰友們,不管是哪兒的。還是我們這小羊,矽谷的,還是我們圖桑的面具先生,不管誰,還是澳大利亞安紅木蘭那,阿明老師CC那。我只要把妳名字列上去,我讓妳……只要妳拿了股金妳就是原始股東。

但是我下次再私募的時候,我定價就是壹塊錢壹股,或者十塊錢壹股,妳懂我意思了嗎村長?那妳每個人就是股東,妳還告我啥?妳到美國來告我妳告不了,妳玩爛流氓爛不了,妳想在銀行使壞妳使不了,妳把美國白宮炸了都搞不了,我讓戰友成為…我不但讓妳擁有壹個椅子,變成金椅子,我讓妳變成壹個房東。而且這個房子會生房子,啥叫厲害… 所以說Peace、村長,妳倆想過沒有啊?就像Peace在壹個月前她說:“哎呀七哥,妳就老說我,算了,我不當村長了,妳讓別人當吧,妳看看我這都完了。”哎呀我說:“Peace,就這妳都完了,我說妳這能幹啥呀?”現在跟壹個月前不壹樣了吧村長?多大的變化!就像壹個戰友似的,上星期五,“呱唧”七千萬美元匯過來。他說:“七哥妳知道我投那把椅子我投了50萬,我現在匯完七千萬我啥感受嗎?”我說:“什麽感受?”他說:“七哥,我把七千萬匯完,我覺得我這壹輩子所有事都幹完了,我剩下就是想幹啥幹啥。”他說:“我這錢就在這塊放著,我就覺得共產黨天天有警察跟著我,就想惦著我的錢。”他說:“我就覺得不知哪天我就被消失,我覺得我比王健都得慘。”他說現在我這兒子、我這外甥,他的閨女結婚了,他有個外孫,我這外孫,看著我就舒坦。我覺得…錢在美國,錢進了郭先生的那個屋子裏面,我還有了把椅子,我現在還有了借款,我還有6%的利息,妳說我還需要啥?郭先生,我踏實啦。哎,我說妳這話說的我就覺得…我說我要是騙子呢?他說妳是騙子沒問題,美國只要不是騙子就行。他說妳是騙子美國是騙子也沒問題,共產黨只要滅了,G-TV在這呢,沒有人可以拿走。他說只要是這APP被停了,妳敢把G-TV停了嗎?妳停了妳犯法,美國也不讓妳停,因為是美國監管的公司。這就是有錢人和沒錢人最大的差距。

村長,我希望妳們在日本真的是多講……我看到日本很多節目做的非常棒,但是妳們能不能像文可壹樣、像江財神壹樣、像長島哥壹樣,妳們做點有質量的財經節目,叫日本(戰友)懂。村長妳想過這個問題嗎?這個戰友他為啥那麽有錢啊?人家是研究,人家懂規矩、懂法律。不是Peace妳情緒化:“我不當村長了”。不當村長妳當啥去,是不是?人家就是讓妳不當村長的。在這種情況下恰恰妳更要當村長,是吧,那麽當村長的價值是什麽?妳要給戰友們謀福利,怎麽謀福利?妳看,郭文貴是騙子,他能騙妳啥?我現在我在法律上我連1毛錢的權利也沒有,我動1分錢是不可能的,是吧,錢1毛錢沒動,是吧,G-TV的1毛錢沒動,都在那兒呢,是不是。第二個,就算郭文貴是騙子,G-TV也是騙子啦,美國政府就撒手不管了嗎?不可能的!最重要的,妳錢在美利堅共和國的法律系統裏,和日本這種文明國家的法律系統裏,和新西蘭、英國、法國、俄羅斯。妳包括俄羅斯它不可能像共產黨把妳的錢給妳吞咯,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俄羅斯也壹樣。德國、加拿大、我們的意大利,這些國家不可能把妳的錢給吞了的。那麽這種情況下,跟共產黨即將滅亡的體制,和共產黨現在的流氓到處搶劫的這個流氓體制,它是多大的本質不同,請告訴我。妳安全了,沒人能碰得了妳!連這個國家總統川普說:“我把村長的錢變成我的吧。”妳看他敢說嗎?想他都不行,不敢想。

所以說,G-TV在這兒擺著呢,妳想想咱APP沒了,我可以告訴大家,沒有我絕對…妳可以問壹問美國什麽時候把微信給最後加上去的?就是我們戰友,寫完報告,我可以告訴妳,妳可以問木蘭,問秘密翻譯組,所有香港的11個官員,當時是17個,他們說香港官員不能超過12個,妳只能給我們選11個(官員)的名單。然後呢中共那選幾個,最後是選半天,全是咱秘密翻譯者壹個字壹個單子弄好的,這個木蘭和秘密翻譯組可以作證。連那個排序,懲罰他制裁的排序,壹個都不差,壹個都不差。我們為啥變成11個人呢?因為裏面缺了王岐山,缺了習近平,是吧,要不然直接就上去了是吧。所以這是我們做的。微信,當時人家跟我們聯系的時候說:“到底是什麽最重要,對中國人破防火墻?”我們是老頑童,還有我們的心聲是整個出了這個計劃的,大家看到寫了大概幾十版。我說現在這版還沒最終報告給他,我說中國最危害的,最後壹分鐘我告訴他,我說微信。他們說抖音啊,還有Zoom,我說抖音妳別寫,它不這麽重要,微信最重要。他說妳確定?確定!妳知道美國人荒唐到什麽程度,他真不知道微信那麽重要。最後臨時戰友趕快寫,寫了大概大半頁紙,微信什麽什麽情況,最後把微信“吧唧”給放上去了。

本來是6家,本來是中共的6家,抖音、微信、Zoom、百度、還有阿裏巴巴,給他寫上去了,還有壹個秒視頻。最後是共產黨做工作呀,川普總統肯定要玩壹下政治,“吧唧”給他弄上去了。但是微信給幹掉啥概念啊?G-TV、G-News,G-News未來可能比G-TV都要值錢,G-News。接下來咱們這個壹系列的東西,人類上現在在病毒面前什麽最賺錢?剛剛今天早上,我跟壹個投資者說,我說我可以告訴妳,妳看看微信被幹掉的時候,當時微信其中的前五大股東之壹,那是我們的合夥人,我的基金合夥人,Miles妳瘋啦?妳知道我這基金跌多少錢了嗎?跌多少錢了?跌了1千多億啦。哎呀,我說妳做好準備吧,可能比這還多。我就把電話掛了。給我發了壹堆信息,別折騰了什麽什麽的。結果早上醒來我才發現,哪是什麽1千多億啊,跌了3千多億啦。但是妳知道美國這個股票,這幾個Facebook、TWitter、Youtube漲了多少錢妳看看,它可不是漲了3000多億港幣的股指啊,它是直接就…3000多億才5、600億,它直接就漲了1000多億美元啊。這就是我說的新中國聯邦會讓妳美國人…只要別跟共產黨勾兌,長期賺錢,幹凈的錢,不用磕頭的錢,更大的錢,美國人傻了。那麽如果這些錢咱現在G-TV,咱這兒所有都具備的話,這錢大多數跑咱這兒來呀,那還想啥呢對不對呀村長、Peace?

所以說這回我們把微信…我當年我就說過,我說妳告訴馬化騰,妳把我關掉,把我那麽多戰友關掉,我壹定把妳滅了!當時還有抖音,我說告訴抖音,我壹定會把妳滅了,還有Zoom,把我們Sara、VOG所有戰友…我壹定會把妳滅咯!為什麽?妳是邪惡的!妳是好人我滅不了妳,對不對?阿裏巴巴我壹定螞蟻金服給妳滅咯。還有平安集團,黑掉我們大樓是不是,盤古大樓,壹定會他它給列上去,壹定會得到懲罰的。匯豐銀行關掉了我們所有戰友的賬號,而且給香港運動所有孩子的賬號全部關掉,而且協助共產黨和平安壹起,敲詐威脅我們香港的孩子,我壹定會讓妳吃不了兜著走。記住我今天說的話。但是這些被幹掉以後最大的受益者是美國,第二就是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這不是開玩笑的,所以這次我們讓G-Club,共產黨跟我們玩這個,我們在全世界有多少公司知道嗎G-Club現在?600多家。我們到任何國家成立G-Club,我說我要求兩條,第壹條,妳這個國家銀行,國家安全部門必須承認,必須做出書面保證,我來,我保證到妳這兒的錢我不拿走,但是妳得徹底保護我,不被共產黨威脅,全部寫文字。我可以告訴妳,中國人在過去5000年從來沒有壹個人讓世界上這麽多國家的國防部、情報部門、政府給妳寫保證的,沒有!只有我們能做到,不但要保護要做到,我這G-Club公司在妳這國家,任何人也不能查詢,誰也不能讓知道。為什麽?我加入妳這國家的金融安全系統,妳必須得保證,我100%跟妳配合的,但妳必須得保證我的安全,因為未來G-Coin、G-Dollar那是上萬億,幾萬億美元的事情。全都歡迎,在金錢面前,在西方的資本主義社會,不僅僅Peace妳能睡西方,妳能吃西方,錢是征服西方唯壹最好的工具,它叫資本主義,它叫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就是誰有權力誰有主義,誰有關系誰有主義。在西方是資本主義,我們有錢吶,我們有錢吶。村長想要啥有啥,只要妳別違法,只要在法律範圍內,所以說咱們的G系列未來是什麽概念?大家記住,為啥我說要把那個捐款的法治社會、法治基金的人,給大家壹個房子。我要股票妳打我,妳不是要打我嗎,共產黨?我現在讓他有房子,我不但給他椅子。這就是咱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的厲害。共產黨完了三年了,哪件事不是戰完之後,打完之後,我們贏得更大?我們每天,從昨天到現在收到好多信息。投資者,被威脅,啊,退款啥的。兄弟姐妹們,妳見過全人類上有過去壹星期來,Peace、村長妳最有感受,這麽多人想給我錢的,妳見過嗎?妳見過嗎?全世界到處排隊要給我們錢。他越打、越壓,我們給錢的人越多。他這就是物極必反的壹個必然反應。信任、未來,妳想想,Peace,就日本最起碼就有30-40億美元。妳想想這啥概念啊,村長,啥時候出過這經歷過?壹個新西蘭的戰友,壹個人說:郭先生,妳要20億,20億,要5億5億,妳說我投多少。我說妳只投1億美元。他幫找的銀行,我說妳就把錢開在那裏,錢不要動它。給這個銀行承諾,這錢我不拿走,但是安全由我。

我們法國,我說了好幾天,我說妳到小皮匠那去,他說我絕對不能去,我這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在法國,壹個巨大的中國企業,在那裏滯留資金大概十幾億歐元。這次大概投了2億歐元。我說妳就留在法國,我們絕不拿走,未來就在法國付了。妳去想想,村長、Peace,我們現在全世界有多少國家有別人不知道多大的錢。這跟當年國民黨滅掉共產黨的時候有什麽差別?非常近似,就是共產黨是國民黨,我們現在掌握著民心財富,巨量的海外財富。巨量的海外信任和民心,G-Coin、G-Dollar壹旦上的時候,妳去想想,全世界唯壹壹個雙系統的,壹個是跟黃金鏈接的叫G-Dollar,壹個跟美元鏈接的叫G-Coin。 這兩個系統之間可以互相用,而且現代唯壹壹個貨幣,是跟有實體消費的,就是G-Fashion,妳可以直接買東西的,沒有啊。比特幣完全沒有,沒有壹個貨幣做得到的。妳馬上可以換美金、換歐元、換日元,都可以,而且我要金子可以馬上換金子。然後我現在買內褲、買胸罩買啥都可以。妳脫聊、裸聊,買飛機、買大炮都行。妳見過這種貨幣嘛,從來沒有,美元能做到嗎?美元也做不到。更誇張的,我們這裏邊將無限擴展,會有G-Mall,G-Mall未來Peace可以開壹個自己的服裝店。村長可以開壹個什麽藝術品店,都是可以的。它無限的延伸,讓妳花錢花得很容易。就在妳手機上就可以,在妳電腦上就可以。然後妳想變金子變金子,想變現金變現金。昨天我說了人類上面臨最大的兩個問題,壹個我說共產主義,共產黨威脅,中國共產黨。第二個就是整個貨幣危機即將到來,都在印錢,包括日本,這日本更誇張。日本這五萬億美元裏邊,水分最起碼20-30%,最起碼,哎呀,“嘣”就沒啦。只有黃金,只有貨幣可以兌換的,這種全世界都可以花的錢,才是真正的叫stable currency,穩定貨幣。

所以說妳想想, 村長、Peace,妳們日本戰友要看的遠壹點。壹個月以前妳能想到是今天這樣嘛?壹個月以後是啥樣妳能想到嗎?我在兩三年前我說把微信幹掉,把抖音幹掉,妳們不覺得我是神經病嘛?妳看看怎麽幹掉,包括百度啊,什麽馬雲啊,都得給他幹滅。但是未來亞洲最最強大的隊伍戰友,需要抓住機會的就是日本戰友。妳們的技術、團隊、資金、整個計劃壹定要周密的、有高度的、有寬度的計劃。日本會做多大啊,那會做多大啊。Peace、村長啊,拜托了,看得遠點吧。還有啥問題,請說。
 
PEACE女士:壹定壹定,Discord,現在可以連了嘛? 沒有。

文貴先生:沒事兒,沒人了妳的意思,沒問題了?

PEACE女士:我們人很多,現在好像就是聲音出不來了。
文貴先生:1.57個million,我的天吶。

PEACE女士:真的,好害怕啊,天吶。

文貴先生:這都是因為妳有魅力啊。

PEACE女士:我是不是要請保鏢了。

文貴先生:都是因為妳這魔女,大長腿呀。
 
馬拉多納戰友:OK,七哥妳好,我是馬拉多納,我目前在義工團主要負責G-TV借款業務登記,在組內也擔任壹些具體的工作,然後這次我參加729大會壹些具體的活動,負責當天的現場轉播的工作。我今天的問題是跟我很多壹樣從事外貿行業比較關心的問題,就是ccp跟美國較量進入白刃戰階段了,這種情況就是對國內外貿行業外匯清算業務會有很大影響。如果是這種情況,我們應該在什麽時間點棄船逃跑,或者是放棄這些業務。就是未來我們應該怎麽做,希望七哥能夠指點壹二,因為這個是涉及到我們小螞蟻吃飯的問題。我的問題完了,七哥。 

文貴先生:馬拉多納,村長派來剿匪的,妳知道Peace,這可真是老戰友啊。每次我直播,必有留言。而且村長剿匪,我沒想到他長那麽帥,我以為他老人家了,可惜沒媳婦,屬於扶墻派,跟我壹夥屬於扶墻派。每次直播他倆都有留言,而且都是感動的,是吧,文貴都記著的,是吧。所以這真是我的親兄弟啊,馬拉多納,剛才妳問的問題,我跟妳回答,我從直播到現在,電腦上不是用我的名字登記的。G-TV最起碼退出20次。妳想想現在事實有多少人吧,妳想想事實,就是我在這兒,就是獨立的Wi-Fi他都被強制退出,妳想想有多少人在線,就是這是遊客,咱這遊客占99.9。妳看多可怕啊,所以GTV共產黨怕到什麽程度。我要跟妳說的國內的貿易,我有同學是做貿易的,還有做廣交會的,這發大財了。在幾年前牛到啥程度?說七哥咱老家第壹個直升機是妳飛回去的,是妳啊,我得是第二個。他租了個直升機,我那個是軍用飛機,他租了個飛機。結果是人家飛到聊城以南10公裏就不能飛了,說那不能飛,結果他就很沮喪。很有錢啊,也在日本,他的女兒在日本。在大阪讀書的,留在日本,嫁給日本人了。很有錢。這回慘了,這下這個貿易賠大了。壹個是病毒,本來是共產黨這個貿易額下降。大家知道做貿易的兩個最大的問題,結匯難,還有壹個就是貨幣價格不穩定導致賠。現在又來壹個病毒,妳簽了合同妳不能兌現,或者說現在妳根本就買不著,兩邊市場根本不對接,就妳無法確定這個定價再加上這個外匯的問題。接下來的外貿他有兩個具體特征啊。我這個同學我跟他說了個主意,他原來覺得不會那麽糟吧。現在他覺得是了,做貿易的,做貿易的現在面臨個最大的機會和最大的挑戰。特別是對中共國。什麽是最大的機會?在日本是最大的機會。日本現在是美國唯壹還給妳留了點縫兒,就說白了中共可以繞到日本,可以把所謂的made in China 可能模糊化,然後來到美國的,妳把這個東西要整明白了。首先妳得對得起良心啊。妳別搞假貿,妳這賺大錢了。因為別人做不到,妳身在日本,妳要有經濟實力,妳要有關系網,妳有很好的貨源。妳這個能賺大錢,就是妳利用好這個災難。第二個現在就是貨幣這塊,如果妳把國內外貨幣這塊能打通,那妳這了不得了,妳可賺大錢了。因為這個機會太大了。我覺得對日本的戰友,做貿易的只要妳腦子清楚反而是妳前所未有的機會。妳對待其他國家,像國內的戰友想到海外做,妳完全靠國內過去那共產黨那個輸出貿易,那妳完了,妳不可能了,因為不確定性太多,挑戰性、風險太大。貨幣、貿易、政治、運輸、病毒都可怕。相反在日本,妳比如說口罩,妳要是日本做好的口罩現在到美國買,美國人買著舒服著呢。妳是Made in China口罩,對不起了,妳多少錢我也不敢用了。未來就是整個Made in China這個PPE整個這壹套系統沒人敢碰的。

那麽妳要是在日本現在妳要是能做好貿易方面跟這PPE有關系的,妳有長遠的辦法的話,妳能把中共在西方進不去的,妳能通過日本進去,妳是第壹賺大錢的。第二個就是美國必須從中國買的,確實過去那個加工型的,國際性的、出口型產品,妳能通過外匯、妳能通過日本進到美國來,還保持原來的價格,那妳賺錢大了,包括歐洲市場。所以說兩頭妳全吃了,過去是香港人幹的事,現在香港人已經歇菜了,就在日本、臺灣、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這些國家能做。現在越南也是可以的,越南這個GDP現在的成長20-30%,還有某些領域增長了百分之幾百,這是很誇張的。而且日本(越南)的各方面優化都是前所未有的,啊那個越南啊,那麽越南跟著誰啊?跟的是日本。所以妳把越南市場,把日本市場和中國、美國市場、歐洲市場搞起來,妳這個貿易做太大了,要做多大做多大。這就是我的建議,謝謝,我們親愛的馬拉多納,謝謝妳啊。

PEACE女士: 下壹個,請。
(番茄哥妳試壹下能發言嗎?)

文貴先生:我能聽到啊。

PEACE女士:小段金,妳也可以提壹個問題啊,這麽好的機會。

小段金:那個魔姐,剛剛郭先生已經把很多我們想提的問題都解答了。

PEACE女士:哈哈,是啊。七哥我前兩天看直播妳試穿的那個G-Fashion的口罩非常的漂亮,能不能給我們日本、我們的櫻花團先做壹批呢?我們可不可以購買壹下?

文貴先生:這口罩咱們現在正在做,肯定不會讓妳們購買,送給妳們的,肯定的。妳看啊,這個,就這個那天展示那個,這是鱷魚皮的那個,它這個非常漂亮,但我覺得有點悶得慌,妳知道嗎?有點悶得慌,太豪華了。妳看這個,這個太酷了,太高級了,它就有點悶得慌,妳看到沒有?是不是啊,有點悶得慌,但是很漂亮啊。但這個真的棒,這個是Brioni的,它這個有這個膽,妳看,它有這個膽,特別舒服,而且非常非常舒服,它這個鼻子這塊呢,做得很藝術,外邊是絲的,特別是女性……

PEACE女士:對對對,就這個,就這個白邊這個。

文貴先生:我們現在要生產,生產完各地的戰友都會送,發到妳們當地以後,均勻的發,然後由妳們來共同分配,正在跟他協調中。妳看,這個好,妳看,戴上以後就像沒戴壹樣,因為這個地方它特別舒服,這兒,然後鼻子這塊,它很聰明這個Brioni,咱這個G-Fashion的這個設計師會設計的比它還好,妳看,這非常好,這個藍跟今天我的西裝這個藍太配了,哎呀,壹不小心就穿出時尚了。妳看是吧?

PEACE女士:七哥,那個香檳色的全身的那個好好看,好漂亮啊,好多人想買。

文貴先生:咱們接下來,哎呦,我現在跟妳們壹談這個G-Fashion過兩天我保證妳們會尖叫,妳像妳這樣的大長腿的,妳像咱們村長派來剿匪的,我可以告訴妳,妳會愛上G-Fashion的,就日本人會愛死G-Fashion的。就咱們這個設計師Ben全世界第壹,好萊塢所有的、足球、體育、明星最追捧的人,等著要他的衣服,現在是要簽約我們,這本身就是個大新聞。過兩天就會,我估計壹旦公布出來會在世界上引起重大關註。他就是當年的愛馬仕的第壹設計師,就像Micheal Kors壹樣,就像Prada那個設計師Simon壹樣,Dolce & Gabbana的設計師就是那個,那個Coaster壹樣,他就是那個級別的。這個人簡直是個天才,包括那個Downey,這都是最最最最,世界上最最最unique的人。所以說妳看到的太多了,太多了。昨天我看到他們給我發來的東西,昨天我看到的咱們壹個G-Logo啊,咱們戰友設計了壹百多萬次,就是沒有壹個人能沾上邊的,我可以告訴大家。就是人家咱們這個公司,我給妳們露壹眼啊,今天爆點料啊,他們不讓我爆的,妳看人家做這個,妳看看啊,妳看看人家做Logo咋做出來的……

PEACE女士:哇,好棒啊!

文貴先生:妳真的是,咱們也都想做好,妳看這個Logo,他這個妳看看人家的,妳看看咱們戰友妳看看,他是直接從地上砸出來壹個Forever,G-Fashion,啪壹個這個G,哇塞,看得讓妳熱血膨脹啊,妳看,“唰”壹下子給妳蹦出來。所以說我給妳看壹個,這女裝啊,我讓妳看女裝妳會……妳會……,哎呀,我看的時候,這女裝啊,咱們所有的女戰友們都會瘋掉的,沒給妳們展示,因為我們極為保密女裝,女裝要很神秘的。這哥們太神奇了,我們很榮幸的就是說,妳看那個衣服看上去很簡單,但是它這個設計真是,這是女孩的,這是女孩的,這女裝太神奇了,妳都不知道我看壹以後我覺得咱們女戰友看了以後都會瘋掉的,真的會瘋掉的!妳們真的會被G-Fashion嚇到的我可以告訴妳們。所以說接下來,G-Fashion、G-Club、G-Coin、G-Dollar的上市把共產黨會徹底給它震傻,徹底震懵它。

PEACE女士:那天妳穿的那壹身,我兒子都想要。

文貴先生:那他絕對喜歡啊,年輕人、愛時尚的人100%喜歡。

PEACE女士:現在為了追妳們,因為他聽不懂中文嘛,現在整天看這個War-room。

文貴先生:紅藍,妳看著女裝,哇塞,我跟妳講,就這個女裝我看到我心臟都快停住了,哇塞!太天才了。因為我跟他在溝通啊,這種天才真的在世界上沒辦法,就人家就說到,妳看咱們戰友咱們畫畫畫,人家啪就把要的感覺就直接立體化給妳拽出來了。哇塞,妳那種感覺,哎呦,受不了!啪,那個G-Fashion壹拉出來,直接大寫字,妳就沒辦法,妳看這個藍,哇塞,他怎麽能這麽有才華呢?妳看這個帽衫他能做出這個樣子啊,因為這是個視頻。就妳沒法想象,就那個女孩現在緊身褲這壹套東西,它那個線條拉,然後把女孩這個胯部、上部怎麽拉起來,這種線條、這種細節,這種人工學的背後再加上藝術,太美了。妳像這口罩大家都做,妳看美國那口罩,每個人嘴上就像趴了壹個屎殼郎似的妳發現沒有?連總統戴的那個口罩,黑呼啦呼的,多難看啊。就這樣勒著,就這樣,露個下巴,多難看啊!他就能把這個比例,他就能給妳做到這樣。妳看,它最重要的是,它會把這兒(下巴),妳看到沒有?妳看,川普總統戴的那玩意兒好像是下邊沒有了,少壹塊,然後美國人帶花的,全看著像個屎殼郎似的扣著,多難看啊。這種優美,妳看有這個白邊,再加上這個金屬,妳看它必須有這個文化。所以妳看我們戰友們畫了壹百多萬,哇塞,各種變形。就人家那個質感,直接從裏邊“嚓”給妳拽出來,天空中出來壹個,就直接砸到妳臉上去,G-Forever,G-Fashion,哇塞!那種感覺就壹種顏色,白色,是吧。妳看那個女的,妳沒法看那個視頻,就那個女孩就做在女孩護領那個衣服。

我們現在發展壹個玉米地系列,還有玉米地的。大家妳想想啊,那什麽感覺?那我穿那個西裝Brioni,妳看這裏面是藍的,看上去很容易是吧?看上去很容易藍的,這是藍的。然後這塊兒是深灰色,所有這個地方這個細節妳再細了看,它是深藍的。這個絲讓妳穿在身上,它是反面的,它為啥用反面呢?就讓妳穿上去,因為妳外面這個我這個料呢是壹個220織的,它有壹點點暗格的,它讓妳穿在身上的時候它有點掛妳的衣服,所以妳會穿上不會覺得有風進來呀。有時候比如說村長他是男士穿襯衫的時候,如果裏邊都滑妳覺得老是粘不上的感覺妳就不舒服了。它要貼身,壹定要貼在這兒,讓跟妳的衣服要有點黏合度。哎,它就又給妳弄這個。如果外面是毛的,它裏邊給妳用滑的。它讓妳增加透氣性,所以妳穿著很舒服。妳看,這樣妳不會覺得後面不舒服。就這點細節,他說中國人多可怕,五千年前那是世界上最大的文明古國。哎呦,我們這是最好的位置,北魏都是世界上最好的衣服,現在都沒人做的到。所以今天我們全被共產黨毀了,破四舊全給殺掉了。

那麽妳看我老帶灰色領帶對吧?妳們老看。這個妳們壹定說…這個是cotton這是給我做的。妳看我很多灰色,妳看,妳看這是cotton的。它這個妳看,它這個料子,妳看是吧?它整個是看上去很簡單,它是壹根壹根線織出來的。妳看過我穿,但它絕對不是壹條,它絕對不是壹條。這個就是說,這個時候妳可以穿,它是95%的棉,5%放的開司米,我這個天氣就可以穿。有的妳看,我冬天戴的壹樣的顏色,但是完全是羊毛、羊絨的。然後呢,有時候,我很少戴絲的領帶。因為我不喜歡絲的,亮晶晶的,所以我都喜歡這種純的。所以說妳看我這個領帶打上以後,那個Brioni來給我開會,昨天給我弄那個胸罩,胸罩裝。新中國聯邦戰服,太滑稽了啊。妳看他是世界上最好的做這個領帶的。但讓他看到給我設計這個領帶,他就說Miles我們真的是做不了這種領帶。這就是外國為啥有時尚,中國沒壹個時尚品牌都沒有。壹個都沒有,這很誇張的。人家做不到的,絕不裝,絕對不copy。妳看我那天穿的那個衣服有人說,國內有壹百多塊錢買的,那個淘寶網。妳說妳把淘寶網是中國人最大的恥辱,啥都copy人家的。關鍵妳copy哪怕像壹點都行,完全不像,都是化學的料。得皮膚病、皮膚癌,特別是女性乳腺癌和女性生殖毛病。這些年多的,除了化學汙染、空氣汙染更重要的是服裝汙染。這個現在已經證明了,就是女性的胸罩和女性的內褲,是導致女性再次汙染和得癌癥最嚴重的來源之壹。妳想女性最敏感的地方就是妳的胸部和妳的最美好的部分。妳想想這竟然是化學的,這個化學都在身上磨來磨去。妳想想它怎麽可能不得病,什麽叫化學的?化學就是毒的,就這麽簡單,人是不能碰的,這不最簡單道理嗎?妳看這個衣服人家為啥說我要妳兩萬八美元?兩萬八美元它是,妳這是純棉的。咱們的壹copy,看上去可像,完全是什麽完全是化學的。妳看昨天班農先生他,他每天看到我的生活,還有我們的將軍。他們倆,美國人還見過這?他聽都聽不懂。他看到我每天做衣服的時候,他覺得妳咋還有時間幹這事兒啊?我讓妳看壹下,妳看看這個價格,看到了嗎?妳看著這價格了嗎?兩萬八還有十六萬美元的壹套西裝的價格。什麽料子啊?就是這個料子。這是料子錢啊,這是給了我五折的,這是帶金線的。看看這個是吧,是吧,帶金線的。所以在世界上壹年只做五套到十套,而且妳有錢…他說日本天皇每年這個場子,給他做三套衣服。每年給日本天皇,天皇做都是深灰色的多。天皇的人是幾個人去拿,男的,抱著這個衣服回去,給天皇做出來,日本人縫上給他穿。還有日本的天皇的夫人,從來他們不會拿天皇去宣傳。他只允許這幾人。女皇,女皇好的衣服的帽子全是用這個料子做的。那麽這個衣服給我的都是五折的價格,為什麽?我是全世界最大的買家。我現在跟他商量,妳怎麽能把它量產讓我的戰友也能穿上這衣服,價格降下來?他說只有壹個辦法,妳把它量產,從過去壹年產上200個樣式,我現在改成20,000個樣式。然後呢,20,000個樣式這個料和產品妳得提前都付錢。我今年定後年的產品,然後妳要承擔市場風險。這時候能降到多少錢?大概我們能2000美金就可以拿下,2000多美金。妳想想,這很誇張的。
 
如果讓村長穿上這個衣服了,村長他不是找不到,他不是沒媳婦兒,他壹天能娶10個媳婦兒。為什麽?妳的自信也不壹樣,我穿在身上,妳說我現在穿這個衣服我給妳直播,我可舒服。我也是窮人出身,我最窮的窮人出身,但妳讓我穿個壹兩百塊錢的衣服,我確實不舒服。這人真是的,就是賤毛病,能上他不能下呀,妳知道不?妳吃過好東西了,妳見過妳這美大長腿的時候,人家就不壹樣了。再看這腿不壹樣長了是吧?所以說他見過好的了,他就不壹樣了。這就是為什麽領帶,襯衣每壹件妳都要求不壹樣。啥叫fashion呢?fashion就是讓妳自信,讓妳更愛自己,讓妳更多的機會,讓妳生活更加積極。更重要的事情,我覺得壹個好的衣服讓人呢,每天真的能更多的快樂,真的穿衣服是穿給自己的,不是穿給別人的,然後特別特別的快樂。
 
那麽G-Fishion而且沒有任何的什麽,妳兒子能穿的,妳不能穿。我們的G-Fishion第壹個主題就是,我說要記住,什麽樣的年齡都能穿。所以說班農現在天天減肥的其他動力,妳看瘦多少?瘦35磅了,35磅了班農,從來沒有過。35磅了,昨天晚上我們廚師換壹個廚師來,這個來了,給他晚餐就是壹碗湯,六片牛肉,結果給他加了壹個炒米。放在那了,我在那看著,伸手就抓米。哎,我說放著放著,拿著壹半,給他壹半。哎呀,這個臉不高興。他說Miles我已經35磅了,妳讓我把那點米吃了嘛。我說妳把這肉吃了,多壹塊都不能吃。35磅了,而且我每天讓他站著,他老愛坐著。我說妳每天必須是不能超過壹個小時坐著,必須站起來。他就站著,35磅了,現在他看中我衣服,他看我的每天的衣服。Miles這件我也得做,這件我也得要,這個我也得要。拍個照,我留著,我也得做。這就讓他更加積極的意義,我老鼓勵他。我說妳看妳有60多歲,妳有那麽長的頭發,這是男人長頭發很少的。我說妳看妳,而且他很帥的,個也很高。現在就剩壹肚子了,他腿並不粗。肩現在他整個人,他是56的西裝,現在52他能套上去了,已經,就剩壹肚子了。現在從懷孕10個月到懷孕4個月,我說妳把它削平。他絕對有超過80%的可能性2024年總統,80%的可能性。美國人選總統從來不選小個子,不選小個子的。美國人選總統穿著、大肚子、小個子幾乎很難。所以說他的,而且尼克松六年就被幹掉了嘛,妳看福特就壹期嘛。所以說他這個形象,壹旦沒這個肚子,就他要選的話是,他這個媒體大王,那他是非常有可能的。所以說長頭發,高個兒是不是啊?而且現在全世界都往右轉的時候,妳想美國人遇到了Antifa這種威脅都想選壹個這麽個貨。我說妳這個貨,必須贏。他說,我這個貨必須贏。所以我每天鼓勵他。現在這個壹圓原來他怎麽想穿時裝啊?現在這穿時裝每天看到我這個衣服,他都傻了。我今天穿這個西裝,他說Miles妳沒有穿過嗎?我說沒有穿過,然後摸摸,我也得做壹套。我說可以啊,妳把妳肚子整沒了,妳穿上吧,要不然妳穿上像孕婦裝。他說妳不要老侮辱我好不好?但是這就是G-Fishion,沒有任何年齡界限,他從來沒有感受我穿哪個衣服,覺得他不能穿。我說所有的九十歲,十幾歲都能穿。
 
G-Fishion展示出來那壹天,妳們就會明白我說的啥感覺。我可以告訴妳,Peace妳看妳這是模特兒出身,穿時裝出生,G-Fishion出來會讓妳們所有人改變妳的穿衣風格。我看妳穿衣服色彩多,有花紋,女孩嘛,是不是都這樣?我告訴妳當年愛馬仕的老板,當時我跟他壹起吃飯,我發現他夫人穿衣服從來沒有壹個戴花的。
 
PEACE女士:我這個,七哥妳能猜出來是什麽牌子嗎?
 
文貴先生:我真識識看,這個啊,這個是香奈兒的,還是Issey Miyake,我看不明白。
 
PEACE女士:Celine。
 
文貴先生:Celine啊,我最喜歡的牌子,Celine,太棒了。
 
PEACE女士:我也最喜歡這個牌子。
 
文貴先生:Celine現在也是LV集團控制100%, Celine是未來的愛馬仕,壹定的。非常棒,Celine非常棒。當時的夫人啊,我說妳怎麽都是純色衣服,而且都非常鮮艷的顏色。但是壹到法國穿的全是很深的顏色。但有壹次到他家去穿的那個愛馬仕,每年出壹季的花棉襖,極花的花棉襖啊。太帥了漂亮。她說Miles,我是老年人,老年人是要穿鮮和花,但花僅限於是在胸前。她說我穿深色是因為我在法國很多同事見我要莊重,在亞洲穿鮮,因為我是老年人,但是我鮮但是不花,在法國是穿純但不鮮。這個人這個優美的感覺,妳看咱們國內這個不管是睡衣,還是男女內褲,不戴花不叫衣裳,所有的連拖鞋都是花的,簡直是受不了了。完全是亂掉找不著人了,人都找不著。現在這個色彩是服裝中核心,穿錯顏色就全完蛋了。第二個就是顏色大小尺寸,妳看妳穿的這個顏色尺寸太適合妳了。我看妳穿的這是小號s號的,妳那麽高個子還穿的是小號的,很適合妳。所以說妳看這個腰和這個肩部是太棒了,太好看了,要脫了更好看了。所以說這個衣服G-Fashion就是適合個例,讓中國人改變生活方式、穿著方式,太重要了。妳看川普總統,俺倆壹個領帶制造商,他永遠斜條領帶或者是純紅領帶。每次他們都是說妳能不能別打那麽老長,他的領帶都成笑話了。所以說咱們的G-Fashion將是在日本開辟新天地,妳要做好準備。

Peace女士:我們壹定做好準備,七哥您壹定很累了。因為七哥壹直在站著。我先代表我們戰友們祝福您的父親生日快樂,長命百歲!上次和七哥連線也是您的生日,我是幸運之星嗎?每次都是七哥或者家人的生日,我也姓郭,所以我也算是七哥家裏人了。村長說兩句,然後讓七哥休息了。

村長:今天已經兩個多小時了,非常感謝您,壹個是給了我們很多建議,然後壹個是讓我們在境界上更加提高了。然後帶著我們的戰友們壹起朝喜馬拉雅前進。

Peace女士:是的,我們在不斷學習中,因為七哥站的高度太高了,我們櫻花團的戰友說,如果不理解的先執行,因我們沒有七哥這個高度啊。因為我知道七哥是個很英明的、有大智慧的會顧全全局的,所以我們壹定會跟隨七哥,壹定會執行好任務的,七哥您休息吧。非常感謝您跟我們的連線。 

文貴先生:明天是矽谷的小羊。咱壹起為新中國聯邦、香港、臺灣、西藏人民祈福。阿彌陀佛。謝謝村長、Peace,謝謝所有的戰友們。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