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的紅色資本怎樣影響香港的政治

新聞來源:《香港自由新聞》

作者:Heidi Wang-Kaeding

翻譯、簡評:Cathy r

校對:1818

審核:海闊天空

PAGE:玄天生

簡評:

紅色資本指的是大陸來的資本,並不是權貴資本,所以很寬泛。中共國一直想用“一個國家”的統治模式,利用香港和外國聯繫的“兩種制度”,得到兩種制度的好處。過去的二十年中共國一直是這樣發展。隨著爆料革命的進行,美國對香港的製裁,終於要為這種利用模式畫上句號。

紅色資本:中共國公司如何對香港施加政治影響

對於香港支持民主的抗議者來說, 美國通過一項新的法律來取消香港的特殊經濟地位,符合他們的焦土(laam caau,直譯為“攬炒”,意思是與別人同歸於盡)戰略 。其核心是抗議者認為,中共國政府操縱了香港的“ 一國兩制 ”模式,當前的經濟和政治制度必須重新配置。

抗議者感到高興的是,根據新的《美國香港自治法》(US Hong Kong Autonomy Act),香港將不再受到與中共國其他城市不同的待遇,美國現在可以對香港和中共國官員的侵犯人權行為實施經濟制裁。與這些官員做生意的銀行也會受到懲罰。

香港證券交易所. 圖片來源:inmediahk.net.

新法律背後的理由是,中共國“ 紅色資本 ”在香港的作用在過去幾十年中變得越來越具政治性。作為回應,新的美國法律旨在取消中共國公司在香港上市所享有的特權,並剝奪中共國專制政權因香港的特殊地位而受益的金融優勢。

香港的紅色資本流動

紅色資本是指來自中共國大陸的錢。在香港,這些中共國資本大部分通過在香港證券交易所(HKEX)註冊的公司流動,被稱為紅籌股或H股股票。紅籌股是在大陸以外註冊並在香港上市的中共國公司,而H股公司在中共國大陸註冊並通常也在上海或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

在20世紀80年代,在計劃於1997年將香港從英國移交給中共國之前,中共國共產黨試圖減緩英國資本的外流,吸引外國投資者,並培育內地資本流入香港。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中共國私營公司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適度增長。例如,聯想(Lenovo)科技公司於1994年在香港上市,這是在香港交還中共國前三年。自2013年以來,來自中共國的公司佔香港交易所上市股票的一半左右

片:Nyker通過水牛頭。

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我和我的同事將1972年至2017年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377家大陸公司歸類為國有企業(SOEs)或私營企業。有298家國有企業——佔在此期間上市的所有紅色資本公司的79%——涉及採掘業、能源、機械、航空、電信、運輸和房地產等行業。

在這些國有企業中,有中共國遠洋運輸公司(China Ocean Shipping Company)等中央國有企業,其人員由中共國共產黨組織部門的官員直接控制。還有一些地方政府擁有的國有企業,如青島啤酒有限公司(Tsingtao Brewery Co Ltd),屬於青島市 。與具有政治和外交目的的中央國有公司不同的是,這些地方國有公司的商業決策是針對地方管轄範圍的財政需要 ,因此主要涉及利潤最大化。

資本作為控制

中共國顯然將香港的資本重組視為一項政治任務。然而,資本流動,無論其顏色如何,都難以控制。這意味著從內地到香港的資本的“紅”色來自這些公司可以對其員工和合作夥伴進行政治控制。

中環金融街.圖片:Wikicommons.

在香港, 估計有8萬名僱員在中共國資本控制的公司工作。政治影響通過各種機制和不同級別的資歷產生,從普通僱員到執行理事會。

在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中,中國銀行(Bank of China)和華潤置地(China Resources Land)的新成員被指示投票給愛國(黨)候選人 。 “香港中共國企業協會”(Hong Kong Chinese Enterprise Association)還給成員分發了一份由北京推薦的候選人名單

此後,政治控制演變為其他類型的脅迫。最近,中共國公司在香港的員工被迫對香港有爭議的新《安全法》選擇立場:支持立法或離開。中立不是一種選項。

忠誠的邏輯

紅色資本公司高層的人是靠忠誠的邏輯來管理的。中共國企業,特別是金融部門的企業,通常會將管理人員從大陸投送到香港。中共國高級管理人員經常被中共國共產黨輪換或轉移到政府和政黨角色中,這使得忠誠成為一個人職業生涯的關鍵。

圖片:Holmes Chan/HKFP。

中共國領導人習近平在2017年下令通過在中共國經營的所有公司的治理結構中安置黨的組織 ,實行更嚴密的控制。在香港監管機構就如何應對達成共識之前,在香港上市的國有企業已經在修改公司章程,將黨組成員納入決策過程。

那些表現不出持續忠誠的人面臨事業受損的。交通銀行(Bank of Communications)前首席經濟學家羅家聰 (Law Ka-chung)就是這樣,他聲稱,由於政治原因,他在2019年底被迫辭職。

紅色資本在香港的普遍影響表明,在與中共國做生意時,不可能把政治放在一邊。現在,美國新的《香港自治法案》(Hong Kong Autonomy Act)打破了中共國政治和商業精英的幻想,即在“一個國家”破壞香港的“兩種制度”時,還可以持續的利用香港的“兩種制度”。

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8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