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博士:中共、世衛組織及某些科學家共同掩蓋新冠病毒真相(文字版+字幕版)

翻譯:奔騰的長江,文麥 字幕:文麥

主持人:我們與中國病毒學家繼續我們的專題系列《中國威脅》,今天, 她現身接受我們的採訪。閆麗夢博士指責北京當局在新冠病毒演變為全世界大流行之前就已經了解這個病毒,但卻壓制了有關病毒的重要信息。讓我們歡迎閆博士!

閆博士:你好!見到你們很高興。感謝讓我來到節目!

主持人:博士,我有兩個問題。第一,你會因為公開說出真相擔心你的個人安全嗎?第二個問題,你認為中國是何時真正了解到這個病,及它對世界其它國家所構成的潛在威脅的?

閆博士:好的。首先回答第一個問題,我並不害怕,因為自從我決定將真相告知世界時,那是在今年的1月17日,我就已經明白中共會使出所有的招數讓我消失, 讓我保持沉默。而我努力要做的只是為了將更多有關冠狀病毒的信息和真相告知世界,直到最後一刻。現在我已經來到了美國,我將講出真相,不僅用中文,還要用英文來向全世界揭示有關的內幕。我並不害怕他們,因為感到害怕無濟於事。對你的第二個問題,是的,中共相當了解病毒,超過你我認為的程度。因為即使是在最開始的時期,他們就已經知道這個病毒會人傳人,這是一種發生在武漢的新型病毒,這個病毒不是來自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它的源頭不是來自自然,不是來自蝙蝠,也不是來自穿山甲,不是來自不同的動物。實際上他們已經在12月份就有了病毒的基因組序列,我是指當疫情已經在武漢爆發時。而他們卻仍然試圖掩蓋真相,並任由人們感染病毒,甚至連醫生們都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然後,他們也沒有通知全世界,甚至連世界衛生組織在那個時候都必須通過秘密的資訊來源,也就是我,作為世衛組織在香港大學的參考實驗室的代表,來進行秘密的調查,以獲知在武漢究竟發生了什麼。另外,該病毒實際上是經過實驗室修改過的,是以中國人民解放軍所擁有的舟山蝙蝠冠狀病毒為基礎改裝形成的,在病毒基因中留有很多證據。它就好像是人類的指紋,如果你查看,你就會看到問題所在。但是中國政府極力與世衛組織合作與很多專家、一流的專家,包括我所在香港大學的冠狀病毒專家合作來掩蓋真相,並試圖將世人的注意力轉移到石正麗編造的RAPG-13蝙蝠病毒身上,後來又謊稱是穿山甲。同時他們還試圖告訴世界,說這是一種可以用新疫苗來治癒的病毒,但還沒有可以早期預防和治療的藥物。而我們知道,羥氯喹是具有這些功能。可是他們卻用盡一切辦法來阻止人們去了解該藥。他們甚至散佈謠言詆毀這種長期安全的藥物。關於這些,我有很多信息,無法在一次的採訪中全部說完。

主持人:閆博士,你是說世界衛生組織不想讓世界知道羥氯喹對人們有幫助?

閆博士:噢,是的,我認為不僅世衛組織,我是指,這些醫生或科研人員,如果他們想知道該藥究竟對預防和早期診療是否有效,他們可以去查看與該藥有關的論文和藥物學書籍,並且還可以去查看世衛組織的官網。嗯,(該藥)至少已有20年的安全使用歷史,甚至連小孩都可以服用,我是指,羥氯喹是列在其中的。這種藥物已經有70年的使用歷史,被證明對治療瘧疾、預防瘧疾以及治療自身免疫性疾病有效,其中類似的機制可用於治療新冠病毒,它對孕婦和嬰兒也是安全的。只要你在醫生的指導下使用,並進行常規的視網膜檢查或心臟檢查即可,即使這些副作用也是非常罕見的。它比你服用從藥房買的一些止痛藥還安全。

主持人:閆博士,我能問兩個問題嗎?第一,我想確認我沒聽錯,你是否說病毒肯定不是來自蝙蝠,而是來自實驗室?第二,你是否在與美國政府保持聯繫?如果是的話,是哪些機構?

閆博士:嗯,是的,這是根據中國軍事研究所發現的蝙蝠病毒ZC45和ZXC21改造的。這些病毒的序列在2017年和2018就公佈出來。你可以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基因數據庫中找到它們。第二個問題,從我到達美國的那一刻起,我所說的這些事就被聯邦調查局和他們的頂級科學家多次檢驗。另外,還有許多來自政府的人跟我取得了聯繫,我現在不方便透露他們的名字,我想以後再…

主持人:不必說名字,不必說名字,只說有哪些機構,比如中情局、國務院之類的,哪些機構…

閆博士:我一到了機場,國土安全部門人員就找到我了。

主持人:他們當時的反應是什麼?

閆博士:當我到達洛杉磯的時候,我有幾個小時等待轉機到紐約,當時海關人員截住我,我告訴了他們我的故事,然後他們帶了聯邦調查局的人。後來他們帶來的國土安全部的人員交叉驗證了我的證據,聽取了我為什麼必須來美國,以及我將要在美國做什麼。我還給他們介紹了羥氯喹,和其他的一些情況。嗯,所以在談話並檢查了我的證據之後,他們最終將我放行,並護送我轉機。但這也只是一部分,因為時間不夠,幾個小時的時間不足以讓我講出所有事情。

主持人:後來你是否和疾控制中心、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或衛生及公共服務部等任何醫療或公共衛生機構交談過?

閆博士:沒有和這些美國衛生機構的人談過。因為我來世衛組織在香港的流感和的新冠狀病毒參考實驗室,我的主管潘列文教授和馬利克教授,他們都是世界上最頂尖的冠狀病毒領域的病毒學家。從他們在疫情中的反應及行為,我知道我不能相信這些人,他們會把我出賣給中共政府。並且我也知道,美國和其他國家的科學界的高層人士,甚至政府機構人員中,也與中共聯繫很深。我還注意看這些人如何回應並支持病毒來於自然理論,就知道他們站在哪一邊。我不信任那些支持病毒來自自然理論的人,因為作為專家,他們肯定可以看出病毒來自自然等說法是有問題的,中國政府希望人們相信這些理論。

主持人:閆博士, 感你與我們分享這些,希望你平安!

閆博士:謝謝你肖恩。

視頻鏈接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65

8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