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在惠而浦公司製造工廠的演講

新聞簡述:川普總統在八月六日參觀惠而浦公司製造工廠的時候對工人發表演說,強調美國總統的職責是把美國人民放在首位,重申了將工作崗位以及製造工廠帶回美國土地上的願景和行動。川普總統再向美國工人許下了未來四年的六大承諾:1) 打敗中(共)國病毒, 2) 從現在的災難中崛起, 3) 把美國打造成世界一流的醫藥製造業國家,4) 創造數百萬新的在岸製造業工作崗位,5) 把工廠的工作崗位帶回美國,6) 一如既往把美國工人放在第一位。

發佈會全文摘要

川普總統:感謝大家,非常感謝。很榮幸來的這裡。謝謝你,丹。我很激動來到偉大的俄亥俄州。你們對我太好了,不過我也一直對你們很好。(掌聲)我一直對你們很好。我們對彼此都很好。令人難以置信的惠而浦的男士們女士們,惠而浦是世界各地最大的洗衣機工廠。

每天,兩萬台閃閃發光的洗衣機從漂亮的生產線上生產出來—我剛看到,—每一台洗衣機都驕傲地鑲嵌著榮耀的銘牌:「美國製造」,還記得嘛?(掌聲),美國製造。

當我競選的時候,我說:「來吧,在你的機器上裝上‘美國製造’的銘牌,裝在我們製造的所有產品上」。我很感激今天所有來歡迎我們的惠而浦人,包括馬克·比策,謝謝你。吉姆·開普勒,還有莎拉·鮑維姆,非常感謝。莎拉?莎拉呢?謝謝你,非常感謝,莎拉·鮑維姆。

今天和我們一起的還有勞工部長尤金·斯卡利亞,以及一位戰士,我保證你們從來沒聽說過他是一名戰士,一位非常偉大的摔跤冠軍,一個超棒的人:吉姆·喬丹(掌聲)吉姆他是一名戰士。謝謝你吉姆。他很強悍,我保證我永遠不會跟他摔跤。還有另外一位戰士:一位站在我們這邊的偉大朋友。他跟吉姆和我拼命地工作:鮑勃·拉塔。鮑勃(掌聲)非常感謝,謝謝你,鮑勃。

還有副州長喬恩·赫斯特,謝謝你,喬恩。謝謝你,喬恩。(掌聲)謝謝你。州參議院主席拉里·奧布霍夫。拉里,非常感謝。(掌聲)謝謝你,拉里。謝謝你,拉里。克萊德市市長斯科特·布萊克和許多其他嘉賓們,你們都太棒了(掌聲),傑出的代表,謝謝你們,非常感謝。

在我們慶祝惠而浦第109年傳承卓越的美國製造之際,我今天提出的願景是再將數以百萬計的工作崗位以及數千家工廠帶回到他們所屬的美國土地上。我們已經努力了很久。你們今天成功的其中一個原因,碰巧是因為大概四年前我和你們公司一個傑出代表開的一個會上,他說了競爭對手對你們做了什麼,你們如何被其他國家惡劣對待的。你們知道我做了什麼。所以我們今天相聚在這個最成功的工廠。(掌聲)我們在很多地方都做到了。

總統的職責是把本國人民放在首位。所以我這屆政府宣誓遵從兩個簡單但至關重要的准則:買美國貨,雇美國人。

沒人比惠而浦工人更清楚過去政府的經濟失誤和投降所帶來的高昂成本。在外貿問題上,過去的領導人以令人羞愧的投降、屈服和撤退政策為指導思想,幾十年來,你們眼看著政客們讓外國偷走我們的工作,搶走我們的工廠,並且掠奪美國經濟皇冠上的寶石。就是大寫的「掠奪」。

當其他國家進行不公平貿易行為時,華盛頓無動於衷,比如大規模補貼,貨幣操縱,還有你們的產業,你們的公司,被外國產品大量以低於成本的價格傾銷,只為了把你們擠垮弄出局,然後他們就能再以兩倍,三倍甚至四倍的價格來銷售。但我們沒讓這些發生,對吧?(掌聲)

惠而浦求奧巴馬拜登政府求了八年,求他們保護美國工人,不要讓外國洗衣機,烘乾機明目張膽的傾銷到美國,但是他們什麼都沒做。你們的吶喊他們充耳不聞,看不到他們任何行動,他們沒任何反應。因為他們壓根不在乎,他們永遠都不會在乎。

在奧巴馬拜登政府執政的整整八年里,美國工人除了無法兌現的承諾,厚顏無恥的出賣以及失去的工作崗位,什麼都沒得到。上屆政府讓美國陷入接踵而至的全球化主義者的崩潰中。他們迎合特殊利益集團,讓外國掠走我們的財富、我們的尊嚴、我們的夢想、我們的金錢。我們工人的痛苦得到的是殘酷的背叛和冷酷無情的對待。

在2013年,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找到你們在韓國和其他國家的競爭對手,指控他們對美國市場傾銷洗衣機,並要求他們支付高達79%的反傾銷稅。但LG和三星不但沒支付傾銷稅,還把工廠生產線搬到了另一個國家:中(共)國。你們聽說過這種事嗎?最終上屆政府什麼都沒做成,他們繼續往美國傾銷洗衣機,沒受到任何懲罰。

人們嘲笑奧巴馬拜登政府。他們就是個笑話。他們非常高興讓中(共)國贏,你們的工作消失了,你們的工廠倒閉了。你們知道那時候是什麼狀況。當我今天過來的時候,大家都在那裡。人山人海,揮手喝彩。我說:「我一定是做對了,」因為你有這麼多的人來歡迎:真的很壯觀。(掌聲)因為四五年前這裡還是一片災難。

在2017年,惠而浦再次被美國貿易委員會解圍。你們的外國競爭對手再次轉移工廠來避免公平競爭以及逃避責任,把工廠轉移到了泰國和越南—泰國和越南,我很喜歡這兩個地方的領導人。他們對我們很友好。他們還能佔美國便宜嘛?再也佔不到了。

但這一次,有一個很大的不同:不同於出賣美國工人,出賣你們公司,完全不顧你們死活的上屆政府,你們終於有了一個為美國工人撐腰的總統。2018年1月23號,我在橢圓形辦公室的辦公桌上,驕傲地簽下了向外國製造的洗衣機徵收50%的關稅的命令。(掌聲雷動)

結果,惠而浦分布在美國各地的九個工廠很快就前所未有的蓬勃發展起來,投資新產品,新基礎設施,以及數百個新的美國崗位。我剛參觀了一下,真的我都想要弄幾台洗衣機給我自己了(笑聲)但我不知道開口要是否合適。但是真的很漂亮。包括俄亥俄州供應鏈的數千個新工作崗位,從克萊德這裡到芬德利,渥太華,格林維爾以及馬里恩。(掌聲)到處都是。

你們公司現在成為一個耀眼的典範。真的,從一個瀕臨破產倒下的公司,到一個耀眼的典範:強硬的貿易政策和高明的關稅能夠帶來工作崗位和社區的繁榮,像這樣的例子到處都是,俄亥俄密歇根,威斯康辛,賓夕法尼亞,還有其他許多州。

他們都做的很好,他們本來做的很棒的。後來瘟疫來了,現在他們又做的很棒。我們實行了隔離,輓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但現在我們開放了,看起來我說的「V」型是對的。因為你們看看增長的數字,增長越來越快,越來越快。(鼓掌)(瘟疫)本不該發生的,本不該發生的,中(共)國本不該讓這發生的。

在保護惠而浦的工作崗位方面,我是完全按照我在2016年6月時的承諾做的。作為總統候選人,我站在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市郊外的一個金屬處理廠裡,面對一群辛勤的愛國者觀眾們,闡述了我關於美國優先新貿易政策的計劃。我甚至做的比我跟你們說的還要好。我是一個說「我會這麼做」然後做到更好的政治家。我們取得的成果比我承諾的還要多。

順便說一下,邊境牆正在建造,很快就會完成(掌聲)。在我的演講中,我指出我們的政客們一直在激進地追求全球化:把我們的工作崗位,我們的財富還有我們的工廠轉移到海外。我解釋了全球化,這些人是全球化主義者。我不太喜歡全球化主義者,不過他們也不怎麼喜歡我。全球化讓金融精英非常有錢,他們給政客捐款,但他們除了給我們無數工人帶來貧窮和心痛外什麼都沒留下,我們的城鎮城市和城市只剩下空空如也的工廠。短短幾年之後,我們在扭轉危險的全球化趨勢方面取得了令人矚目的進展;在四到五年的時間里,我們就做到了。想想看:才四到五年。我們所做的是一個奇跡,現在甚至變得更好,因為我們採取了更多的措施。

你們知道,當你要實施這些措施的時候,你得走很多法律程序。不是說「嘣~~~,我就直接簽了。」必須要經過90天審議,然後120天審議,然後更多審議。我們盡可能加快了速度。我們現在正在跟FDA一起推動;沒人會料到我們的疫苗很快就能得到審批。本來需要好多年的,我們在幾個月就完成了,我們做的非常棒。

我們這屆政府,是為了普通老百姓打拼,而不是為了華爾街精英。我們拒絕了全球主義並擁護愛國主義。在2016年6月的匹茲堡演講中,我對美國工人做出了七項承諾。

我之前的很多政客在競選活動時承諾的改變,只是在面對企業和國際壓力時的應付之辭。比如耶路撒冷。他們都承諾耶路撒冷,年復一年,不是嗎?我做到了,他們沒有。他們沒有,但是我做到了。(掌聲)把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他們都討論這個問題,一直討論一直討論,討論到進駐白宮,然後什麼都沒做。

我知道為什麼:因為壓力巨大,對我也是一樣。我不接電話就完了。真的。各國領導人不停地打電話。我想說,「我知道他們打電話想說什麼。過一陣子我再給他們打電話。」然後我就直接簽署了文件,就完成了。然後我給他們回電話。他們說:「我是要給你打電話討論以色列和耶路撒冷的事的,但是你已經簽了。」我說:「對啊」,然後他們說:「哦,好叭」(笑聲)我說:「嘿,我也希望你能早點聯繫到我啊。」(笑聲和掌聲)

但我沒有違背我的諾言。我信守我的每一個承諾。首先,我承諾將美國從上屆政府搞的對美國工人照成災難性衝擊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中退出來。那將會是一場災難,那將會是一場災難,特別是對汽車產業。那將會把汽車行業搞殘。我當政的第一周,就信守諾言地把那個扼殺工作的災難撤銷了。

第二,我答應任命最強硬最聰明的貿易談判專家來保衛美國的工作崗位,我任命了鮑勃·萊特希澤和他的團隊,他們真是太棒了。

第三,我說過我會用我手中一切法律手段來回擊不公平貿易。我做到了。我找到了別人甚至都不知道的法律武器。有些法律非常古老了,上面都布滿了灰塵,好多年好多年沒被用過了。但是被我找到了:那些法律現在很難通過的。

第四,我承諾把中(共)國定為「匯率操縱國」,我做到了。

第五,我說我們將提交對中(共)國的貿易訴訟來打擊它的經濟侵略。

第六,我承諾對商品徵稅來保護美國工作崗位,並根據1962年《貿易擴展法》第232條和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的規定,停止來自中(共)國和其他國家的欺凌。

作為你們的總統,我信守了對美國人和美國工人的每一個承諾,無一例外。每個承諾都做到了。(掌聲)

第七,我在那場演講中其中最大的一個承諾就是把災難性的北美自貿協議給替換掉:那是任何國家有史以來最爛的貿易協議,更別說我們國家了。北美自貿協議簽訂後俄亥俄喪失了幾乎40%的製造業崗位。整個俄州汽車製造業一半的崗位被消滅掉了。

今年早些時候,我最終結束了北美自貿協議的噩夢並重新簽署了全新的美墨加協議:即美國、墨西哥、加拿大。之前你們不得不忍受的所有壞事,現在都再也不用忍受了,因為現在人才和公司都有留下的動機, 他們不會那麼快地離開了。(掌聲)

這是我最大的政績。我想要確保這些公司不會離開。經理們走過來,他們說:「對不起,我們公司得離開去墨西哥了」,或者加拿大,但主要是去墨西哥。加拿大的乳製品佔我們便宜:不可思議的便宜,但再也不會了。

但是墨西哥拿走了很多工作崗位。我說:「我不想讓公司搬走,如果他們真的搬走。。。」還記得嘛?你們聽我說過的。「如果他們真的搬走,那麼他們製造的產品得付一大筆錢才能賣回我們國家。」因此他們沒有搬走的動力了。

美墨加協議對美國製造商,保護汽車製造商,農民,乳製品生產商,以及俄亥俄州和全國的工人們,提供強大的保護。

這些是我在2016年對美國工人做出的重要承諾;我信守了每一個承諾。之前的那些假新聞媒體,他們討厭報道這些。他們討厭這些。(掌聲)他們為什麼討厭?因為他們很假。

Picture from: https://twitter.com/WhiteHouse

今天,為了明確我們前進的道路,我現在向我們不可思議的工人們再許下六大承諾,並在下個四年里實現它們,我很自豪地在俄亥俄州,在你們工廠來許下承諾。

首先,我們會打敗中(共)國病毒。我們正非常非常努力地工作。我們把它叫做「中(共)國病毒」,我們把它叫做「看不見的敵人。」我們叫它不同的名字。它有很多不同的名字,真是太糟糕了。但我們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

我們正在從各個方面抗擊病毒。通過這一激進的方法,我們將贏得這場戰爭,並且比人們想象的還要快。

我們正在開發各種療法,比如瑞德西韋,地塞米松,抗體療法:抗體療法確實很有效,很有效。還有很多其他療法從四月起讓我們的死亡率下降了85%。

通過曲速行動,兩種疫苗已經在臨床測試的最後階段。我們將很快獲得疫苗—我希望在今年年底前。

我們已經大幅提升了個人防護裝備的國產化,比如N95口罩,防護服及手套。我們現在全國都有生產這些產品的工廠。我們也已經開發了全球最先進的測試系統來生產,這也是我們必須做的:我們不但要在各個方面乾淨完美的生產,還要保護我們最脆弱的公民免於這可怕病毒的侵害。所以總的來說,老年人,特別是心臟有問題的老年人,和糖尿病,對這兩種病人來說簡直是災難。

我們的戰略能夠保護高風險的人群,同時讓低風險的人安全的返回工作和學校。我們沒有進行無休止的全面封鎖,那會導致嚴重的、長期的公共衛生後果。我們已經瞄准並且研究了數據驅動的方法,這是我們正在做的。

再說,當封鎖的時候:因為病毒出來時,大面積傳播,很嚴重,我們剛開始就得要封鎖,當時沒人知道它是什麼,我們救了數百萬人的性命。但是今天,你只需要對它精准打擊。我們知道怎麼做,而且我們知道保護誰。比如說,小孩子非常強大,在免疫系統方面他們比我們所有人要強大的多;這太不可思議了。但是我們知道要保護誰,也知道怎麼做。

讓我來告訴你們:封城帶來嚴重的後果,造成藥物問題、家庭問題,導致絕望和自殺,以及很多其他對孩子們不好的問題,他們通過電腦上課肯定不如他們在教室里上課的效果好。所以封城有很大很大的問題。

但是我們自己鬥來鬥去是沒法打敗病毒的。肯定不行。是有很多不同的理論、不同的方法,但如果你們去看有些結果,你們會看到在這些州里,州長所做的:一些開放的州、做的很聰明的州現在都很棒,而且實際上,比那些強力封城的州的狀況更好。

現在是讓我們美國人團結起來一起攜手抗擊中(共)國給我們帶來的瘟疫的時候了。團結起來,我們一定會贏。

我對你們的第二項承諾是:我們將從現在這個可怕的、看不見的敵人帶來的災難中崛起,我們將會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加繁榮、更加有韌性。我們已經做了曾經不敢企及的事情。我們現在又在修建工廠,我們在修建廠房。你們很快會看到就業數字會如何增長。我們創造了我國有史以來兩個月最好的數據,並且我們會有很多、很多年,非常、非常成功的未來,除非有人過來給你們加上兩倍、三倍甚至四倍的稅,或者四倍的其他什麼「規定」來毀掉這些。那這些榮景都會被毀掉,那將會帶來經濟蕭條。

我們從抗擊中(共)國病毒中得到的一個重要認知是偉大的美國經濟具有出色的工廠調整能力。今天,通過使用我們經常用的《國防生產法》,記得他們經常說:「哦,用《國防生產法》啊」,我們用了很多,用的比很多公司所知道的多得多。我們正在進行自二戰以來最快速的工業動員。

在過去六個月里,我們見證了一個又一個的製造業奇跡。我們看到通用汽車將印第安納那個偉大的州的科科莫的一個汽車部件廠,改成製造呼吸機,我們在數天之內就把它改成了呼吸機工廠。我們現在每周能生產數以千計的呼吸機。通用汽車現在已經生產並交付超過兩萬台呼吸機。

下周前,我們的國家戰略儲備將會具備部署超過10萬台呼吸機的能力。呼吸機製造成本很高、很複雜,是非常、非常複雜的機器,而且機器很大。我說過我們正在給世界上很多國家提供呼吸機。我們國家的每個人都有呼吸機,我們以前沒有呼吸機:之前誰知道呼吸機?幾乎沒人知道。想想看,沒有任何一個需要呼吸機卻沒有得到的人。現在任何需要呼吸機的人都有呼吸機。之前誰能想到這種可能性呢?

而且你們記得,在一開始的時候,當你們第一次聽到整個關於中(共)國病毒的可怕情況時,呼吸機並不是觸手可及的,但現在我們製造了成千上萬台。

跟通用汽車及幾乎幾十家其他公司一起—偉大的公司們—我的政府把美國變成世界呼吸機之王。呼吸機之王。(掌聲)質量很好。我們做的很很棒。這些呼吸機非常好,質量最高。

現在我們出口呼吸機給朋友們和盟友們,他們非常感激。他們打電話給我說:「先生,可以給我們國家呼吸機嘛?」「你需要多少台?」「你能發1千台嘛?」我說:「這很多啊,答案是可以啊。」我們做的太不可思議了。我們在幫助其他國家:因為其他東西,你們可以製造。防護服和棉簽等東西,你們可以造,我們也在造,但是呼吸機更難造。呼吸機是我們歷史性的製造業騰飛的重要部分。

當今年春天紐約市的官員尋求幫助時,七天之內我們就從北卡羅來納州調了一百萬碼的面料給紐約市製造口罩和防護服。我們在各地造口罩防護服。霍尼韋爾,一家偉大的公司,以創紀錄的時間在羅德島和亞利桑那州開設了N95口罩工廠,現在他們為國家戰略儲備生產了數以千萬計的口罩。這些包括生產的巨大成就太不可思議了。他們將成為美國工業更加光明的未來的基石。我們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所做的一切,老實說,真的很不可思議。我不是說我自己,我是說創造這些的人們。他們做出不可思議的成就,包括軍隊和一些將軍及上將們做的工作。

我的第三個承諾是在這些成就的基礎上,將美國打造成世界一流的醫藥製造商、藥房和藥店。(掌聲)

正如我們在這場瘟疫中所見的,美國必須自己生產基本的設備、用品和藥品。我們不能指望中(共)國或其他國家,有一天急需的時候他們可能會給我們斷貨。我們不能那麼做,我們不能那麼做。我們必須聰明應對。

說到藥品,我們制定了四個措施:折扣、受惠國家,以及其他措施:從其他有藥物的國家購買完全一樣的藥丸,一模一樣的;在同樣的工廠製造的,但是只需用很低的價格來買。我們從其他國家購買,而不是通過這個我們經歷多年的政治騙局的荒謬沼澤來購買。

說到受惠國家,我已經做了,比如說,德國一顆藥賣10分錢而我們一顆藥買2美元。我們給藥物公司設立受惠國家,我們可以以世界最低的價格獲得藥物了,世界最低價。(掌聲)這個措施會讓你的藥:處方藥價格,減少50,60,70%,還可能更多。

然後,現在,我不得不說,自從我當總統以來,我從沒見過像過去三天里這麼多關於我的抹黑廣告。(笑聲)還記得嘛,當你看到這個可怕的廣告說我是個「社會主義者」:我這輩子頭一次被稱為「社會主義者」。(笑聲)事實上,我所做的是利用社會主義國家:這些國家購買我們產品的價格遠遠低於給我們的價格,我就說:「好吧,如果你們想用低價賣給這個國家」:可能是社會主義國家,「那麼你得給我一樣的價格」。所以,你們懂的。

但是我被冠於各種污名。我說過,有一天,「任何時候你看到一個藥物公司登廣告說唐納德·川普是個壞蛋」,請記住:你的藥價肯定會大幅降價,大幅降價。」(掌聲)所以請記住這一點。

所以請記住這一點,因為我不想得到這些否定投票,然後讓拜登贏了,然後第一個月他就會說:「我把藥價降了78%。」其實他甚至都不知道他自己到底在說什麼。(笑聲掌聲)我可不想在世界某個漂亮的度假村裡看到這個。我本來可以……哦,我在當總統前我的生活是多麼美好啊。但是沒關係,因為我們做的非常棒,而且(掌聲)我很高興看到人民被正確的代表,去勇於改變。

但是在接下來的四年中,我們將把我們的藥品和醫療供應鏈帶回家。我們將把它們帶回它們所屬的家園。我們會結束對中(共)國的依賴,就像我們對洗衣機、烘乾機做的一樣,就像我們對其他產品做的一樣。我們會在這裡安全、漂亮、低價地製造我們的產品。

我們正在重申美國的經濟獨立性。我入主白宮的第一天就這麼做了。為此,不久前,我簽署了新的行政令來確保在基礎藥物方面,我們買美國貨。(掌聲)

行政令會要求美國政府部門從美國採購我們需要的所有基礎藥物。這個行政令也會消除國內藥品生產中不必要的監管障礙,並且為讓我們的藥品保持低價的先進製造工藝提供支持,以便讓美國公司在世界舞台上同台競技。我們有能力在世界舞台上競爭,但是現在我們會有最低的藥價,而不是到目前為止這樣的最高的價格。

我有認識的人去加拿大買藥,去加拿大買處方藥。他們之所以去那裡買是因為那裡的藥價比美國低太多了。但是,這藥是同一家公司製造的,甚至是在同一家工廠生產的。這太丟臉了。但是政客們卻讓這種情況持續了很多很多年了。

有一種人被叫做「中間人」。我不知道都誰是中間人。我不知道。他們從來不說「中間女人」所以他們政治不正確(笑聲)。但我很久以前就聽說過「中間人」這個詞,他們非常有錢。他們太有錢了。沒人知道他們到底是誰,也不知道他們是做什麼的。他們比醫藥公司賺得還多。你知道,公平的說,醫藥公司至少還生產了產品,而且還得是個好產品。但是中間人….. 好吧,我把中間人的回扣砍掉,然後藥就降價了,錢又回到買藥的人的手裡。

所以我有很多敵人。這可能會是你們最近最後一次看到我了。很多非常、非常有錢的敵人,他們對我做的事很不高興。但是我認為我們有機會這麼做,而且沒有其他總統會像我這麼做。沒有其他總統會做優惠國這樣的折扣,以非常少的價格從其他國家採購。沒人能這麼做。很多人不高興,他們是非常有錢的人,他們很不高興。

我對美國工人的第四個承諾是:除了我們的醫療供應鏈之外,在接下來的四年里,我們會創造數百萬新的在岸製造業工作崗位,這些崗位覆蓋很多對我們國家安全和繁榮至關重要的關鍵領域:從電子產品到機械工具,到航運、太空、汽車,當然,還包括鋼鐵。當然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的洗衣機和烘乾機,好不好?

在上屆政府的八年時間里(掌聲)順便說一下,我得告訴你們個小故事。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講幾個小故事,你們介意嘛?

觀眾:不介意!

總統:好的,因為聽故事比聽其他的有趣,對吧?

我和某些人在一塊,他們說:「先生,你知道,我們的水量不夠沒法用洗碗機。」我覺得,在座的觀眾很多人都懂我說在說什麼。他們水量不夠因為他們裝節流器了啊,所以沒水啊。我說:「什麼玩意?什麼玩意?」

在很多州:我是說,在沙漠區域以外的地方,我們的水多到都不知道該怎麼用了,對吧?很多州都是這樣。你們州的用水做的很不錯,對吧?所以啊他們有很多的水。

所以我通過了一項規定。我簽署了一個給洗碗機提供更多水的規定。今天我還在問呢,順便一說,那也包括你們的洗衣機。你們烘乾機里不需要太多水,但這個規定也包括你們的洗衣機。

我剛還對你們公司經營有方的出色人才說,我說:「這對你們的影響有多大?」他們說:「不可思議,真的難以置信。」

因為我有聽人說他們得按五下按鈕才能洗盤子。結果,很可能比按一下按鈕浪費了更多的水。

所以你們發現了嘛:製造機器的人,你們知道我在說什麼。我們現在有了你們所需的水:而不是你們需要的水卻根本不夠時,你得一次又一次的按按鈕,不是像那麼愚蠢。我聽有人說他們得按五次按鈕,他們的水不夠用。

水池、廁所和淋浴也是一樣。你走進新家,打開水龍頭,沒有水流出來。你打開蓮蓬頭:如果你們像我一樣的話,你沒辦法很好地洗你漂亮的頭髮。(笑聲掌聲)。你浪費了20分鐘時間。「快來水啊。」而水只有幾滴出來,對吧?你們懂的。他們給水管裝了節流器。我簽了規定把這個取消了。這是常識啊。所以現在,當你花了很多錢最後真正走進新家的時候,你打開水龍頭,水就嘩嘩流出來了,多美妙啊!之前制定規定那些人真是不懂生活。因為最終你的用水量是一樣的;你只是讓水流的時間延長三倍長而已,真是神經。

還有另外一件我做的事:還記得老式燈泡嘛?老式燈泡多棒啊,但他們不讓賣了。那種燈泡既便宜、又更亮。你們都是好看的人,但你們在老式燈泡下,比在可怕的新式燈泡下更好看,對吧?又便宜很多。雖然使用壽命短點,但是沒關係。它很便宜。我把它們重新開放,這樣兩種都可以賣了。如果你想要新式的,他們可以賣新式的,他們也可以賣老式的。老式燈泡的生意很火,生意很火。

還有你知道,新式燈泡被認為是「有害垃圾」。當燈泡壞了,你應該把它丟在一個垃圾桶里:一種特定的垃圾桶。有多少人會願意為了一個燈泡這麼做?「嘿,我們的燈泡壞了,讓我們開28英里到城外去丟吧。」(笑聲)這是有害垃圾。

所以我把老式燈泡弄回來了。你可以用新式的;你可以用任何款式的。我猜這有競爭。但我特別喜歡老式燈泡,因為這讓我看起來不那麼蠟黃,所以很不錯。(掌聲)非常不錯。我不想看上去那樣,我不喜歡那個樣子。從沒喜歡過。但是老式燈泡是了不起的產品,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你們知道,他們會嘲笑說:「哦,誰在乎這個啊。」非常重要。你們知道,這可是大事。很多人跑過來:「謝謝你,先生。」以前他們的水池沒水,他們的蓮蓬頭沒水,整個都沒水。然後現在真的太棒了。非常受歡迎。我們也可以跟你們說說,因為人們不怎麼說這個。但是這些事其他總統不會做的。坦白說,其他總統甚至想都不會想這些事。

想想看:在上屆政府的八年時間里,美國損失了1萬家工廠和20萬個製造業崗位。作為對比,我這屆政府增加了超過50萬個製造業崗位。實際上在瘟疫來之前增加了70.1萬個崗位。

如果你們還記得的話,奧巴馬總統說過:「你們需要一根魔法棒(才能把製造業帶回美國)。」不,你不需要。我們需要的是製造業工作崗位。他說:「你們不可能再有任何製造業崗位。你需要一根魔法棒。」他又錯了。

我對美國工人的第五個承諾是:我要用所有的手段把工廠的工作崗位帶回美國,包括使用關稅:我喜歡正確的加關稅,因為它讓國外不公平的競爭者乖乖就範,遵守反補貼稅和基於公平互惠原則的新貿易協定。

我將簽署很重要的法案。下周看看。我覺得你們會很為你們的總統驕傲的。很可能下周內我會簽署一個非常重要的法案,將對公平貿易產生巨大的影響。

作為這項承諾的一部分,今天早些時候我簽署了一份對加拿大鋁製品重新徵收關稅的公告來捍衛美國工業。

幾個月以前,我的政府團隊同意提升關稅來回報加拿大政府的違背諾言,他們保證過他們不會把鋁製品大量出口到我們國家並扼殺我們的鋁製品工作崗位,但他們還是這麼做了。加拿大鋁製品生產商違背他們的承諾,美國的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建議我重新徵收關稅,這一步對於捍衛我們的鋁製品工業絕對是必要的。

要想成為一個強大的國家,美國必須是一個不被一群笨蛋領導的製造業國家。這意味著要保護我們的國家工業基石。我們必須保護我們偉大的公司和我們偉大的工人。

我今天的第六個也是最後一個承諾,就是永遠信守我一開始就立下的承諾:我將永遠把美國工人放在第一位,永遠。他們將永遠被放在第一位。(掌聲)

Picture from: https://twitter.com/RiordanMcClain 

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工會,這個對我來說不重要,但我在工會方面做的棒極了。你知道,所有的工會頭頭們都反對我,但是所有的工人都支持我,這說明我作對了。工人們都支持我。(掌聲)他們:工會頭頭們,通常在華盛頓受到民主黨好酒好肉的招待。

做為這項承諾的一部分,週一我簽署了一個行政令來保護政府機構,比如在田納西河谷管理局,免於美工工人被便宜的外國勞工替代。那裡一個由年賺800萬美元的人來掌管的機構。這裡有人喜歡那個工作嘛?800萬美元。一年800萬美元,對吧?薪酬真高:他不是為我工作;我絕不會付他800萬。如果你付他那麼多…… 總統薪水大概40到45萬美元,但我放棄了我的薪水。沒人說過這事。我有時候可能會提一嘴。我相信我是唯一一個不領薪水的總統。我說: 「這不太明智了。」

但是田納西河谷管理局每年要付800萬美元給那個機構的頭頭。在那個管理局裁掉了20%的美國技術工人,並強迫他們這周給替代他們的外國勞工提供培訓之後,我對董事會主席說:「你被炒了。」(掌聲)。除非撤銷裁員,並且重新雇傭美國工人,否則我會繼續炒他們魷魚。

順便說一下,當我啓程來偉大的俄亥俄州的時候…… 你們看到拜老是把州的名字說錯了嘛?「佛羅里達州太棒了,佛羅里達。」「錯,是俄亥俄州。」我從來沒見過像他那種人。我從來沒說錯過州名。那簡直是災難。我一直說對。吉姆·喬丹,如果你說錯了,你就完了,對吧?你就成溫斯頓·丘吉爾了。演講結束,你也得退出舞台。

但是他一直說錯,卻沒人因此而說他。「我愛愛荷華州。」「先生,先生,是愛達荷州,是愛達荷州。」最慘不忍睹的是,當他在比如說印第安納州的時候,他說「跟佛羅里達州的人民在一起太棒了。」然後彷彿周圍到處都是棕櫚樹。他老是說錯州名,很不對勁。

但是在過去四年里,我們取得了突飛猛進的非凡成績,在接下來的四年里,讓我們一起把美國變成世界上無可匹敵的超級製造大國。我們在一起經歷了很多。(掌聲)

他們竭盡所能地阻撓我,他們對待我們的所作所為非常不公正、非常可恥。但即使有他們的那些所作所為,我們前三年半做的比這個國家歷史上任何一屆政府都多:從羅納德·里根時代起,甚至從羅納德·里根之前的時代起,無論是重建我們的軍隊(鼓掌聲)全部是美國製造,還是史上最大的稅務削減;無論是史上最大的法規削減,還是阿拉斯加的北極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這可能是最大的保護區,以前沒有總統,包括里根總統和里根以前的總統,能讓它獲得批准。我讓它批准了,現在它有潛力成為世界上最棒的景點之一,應該成為世界上最棒的景點。

我們做了如此多的事情,我們做了如此之多。我們為我們的老兵做了 (你們是一個有很多老兵的州), 俄亥俄州愛老兵,而我們為老兵制定了(掌聲)選擇法與問責法。我們做了兩件事。這兩件事嘗試了將近50年。選擇法:《退伍軍人選擇法》,怎麼樣?我們為你們做成了。所以如果你看醫生得在線等兩天、或者兩周、或者兩個月,他們有時甚至得等兩個月,像以前得在線等醫生,現在他們不用了。他們可以在外面找私人醫生,我們審批通過,我們來付錢。我們要照顧我們的老兵,他們本來就應該被這樣照顧。剛剛以91%通過了(掌聲)《退伍軍人問責法》有91%的通過率:史上最高,有史以來最高。

問責法:有些人以前如此鄙視、如此憎恨我們的老兵,他們對待我們的老兵非常惡劣。我們的老兵應該得到很好的待遇。但你也不能炒了他們。他們可能是虐待狂、他們可能是小偷,他們可能…… 因為公務員、工會等原因你不能把他們炒了,你們知道,不能炒了他們。

所以我制定了問責法:《退伍軍人問責法》。現在你再看看他們,如果有誰對我們的老兵服務不好,你就說:「吉姆,你被炒了。」嘣「滾蛋。」就這樣。(掌聲)實際上我們炒了8000多位對我們老兵不好的人員,他們在那個位置上很久了。雖然聽起來有點冷酷無情,但是他們首先得善待我們的老兵啊,對不對?所以不得不把他們清理了。我們有了問責法,我們有了老兵問責選擇法。

但是要實現我們談論已久的願景,我們必須完成工作並且一勞永逸地排乾華盛頓沼澤,我們正在做這些。(掌聲)多年以來,左翼政客微笑咪咪地看著我們美國工人,利用他們並對他們撒謊。他們拿走你們的支持、他們拿走你們的錢財、他們拿走你們的選票,但是他們毫無作為。然後他們轉身對美國中產階級進行一次又一次腐敗的背叛,不管是北美自貿協議,還是跨太平洋夥伴協議,還有可怕的韓國協議,以及荒謬的《巴黎氣候協定》(這對巴黎起什麼作用了?沒什麼作用)。還有中(共)國加入世貿組織,你想知道真相的話,這應該是所有協議裡面最糟糕的。

就從中(共)國簽了協議後就像火箭一樣升起,從來沒有哪個國家像中(共)國那樣違反貿易規則。實際上,他們被認定為發展中(共)國家,因為他們是發展中(共)國家,他們就有優勢。好吧,我們並不接受這一點,但是多年以來他們(左翼)都接受。對了,順便說一下,每一種可怕的災難性的出賣喬·拜登都支持。

在我們這屆政府,這些日子都已不復存在,而且我們也不會再走回頭路。我們作為一個國家又得到了尊重。你們知道,我們又得到了尊重。你們可能還沒感覺到,雖然我覺得你們感覺到了。你們可能還沒看到。你從假新聞裡是看不到的,但是這個國家再次得到尊重。我們不讓別人佔我們的便宜,包括我們的盟友也不行,他們以前佔我們天大的便宜。天大的。(掌聲)包括軍事方面,我們盟友佔了我們天大的便宜,他們不付賬單。我們保護他們,他們卻不付錢—比如德國,我們削減駐軍。他們不付錢,他們一直拖欠。我一直說這事。他們一直拖欠,他們必須得付錢。

你們知道,我們保護德國免受俄羅斯的威脅,但是,德國卻每年支付數十億美元—數十億美元給俄羅斯買能源。我說:「這是什麼情況啊?」我們保護,他們就得付錢,我們才保護。我們不當這冤大頭,我們還有很多其他事要做。我可以在這站這一整天跟你們說你們從不相信的奇葩事。

為了充分恢復美國的繁榮,我們必須阻止將會毀滅我們國家的激進左翼運動。他們想對美國家庭徵收3萬億的新稅,他們想禁止水力壓裂開採天然氣,這個政策會破壞你們州,會破壞俄亥俄州石油和天然氣工作崗位。他們想重新加入災難性的《巴黎氣候協定》,加入這個協定你得付數十億美元的來拿到被別的國家剝削的特權;並且讓社會主義者掌管美國經濟,就是眾所周知的可怕的綠色新政。這個政策是被一個叫AOC的年輕女士提出來的,我說她們是「AOC加3」(AOC加3是指紐約眾議員Alexandria Ocasio-Cortez及另外3名國會女議員)

AOC她真是個美女,對吧?她對環境瞭解的程度 (我們這裡有小孩子嘛?),就跟那個小孩所知道的差不多。我覺得他都比她知道的多。(笑聲)她當然對經濟一無所知,如果給她們機會的話,不用花很長時間你就會發現(她們的無知)。

你們知道,20年前委內瑞拉是一個非常富裕的國家(最富裕的國家之一),人均收入也是世界上最富裕之一。及其豐富的石油儲備,應有盡有。現在他們沒有食物、沒有水、沒有藥物,什麼都沒有。美國可能發生同樣的事,因為左翼分子有相同或者相似的意識形態。

他們還想打開美國邊境,給非法滯留的外國人提供納稅人交錢的免費醫療,削減警察開支,廢除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廢除邊界—不要邊界了—這基本上就是廢除美國夢的節奏。這就是喬·拜登。真的有人相信他有能力跟這些陰險歹毒的人抗衡嘛?你們看看—看看波特蘭,看看西雅圖發生了什麼,他們是你要對付的人。如果我不派遣部隊過去,如果我不把國土安全部很棒的人派過去,法院,郵局和其他所有東西都會被燒掉,被炸毀。

我們可能還會派點其他東西進去,因為你們知道嘛?他們已經鬧了70天了市長居然認為這太好了,州長根本不知道她在乾嘛。我從來沒見過像這樣的人。

還記得暴徒們在西雅圖佔領了很大一部分城市嗎?西雅圖。市長說:「這將是一個愛的夏天」我說:「她開玩笑的吧?不是嗎?」她真沒開玩笑。但我們給那裡的派兵一切準備就緒。後來發生的事就厲害了。我們告訴了他們,然後一下子警察出來了,然後他們清理了現場。如果我們沒有參與進來的話,這些地方一定還被佔領著呢。

明尼阿波利斯也是一樣,明尼阿波利斯簡直是災難。五六天之後整個城市就快要失守了。我們派進了國民警衛隊。他們一個小時就取得控制權。還記得他們走在大街上發射催淚瓦斯的情景嗎?現在不允許了,如果你看看另外一方面,現在不被允許使用催淚瓦斯或者胡椒噴霧。任何這種東西都不能用。暴徒們可以把燃燒瓶和其他可怕的東西潑到你身上,但是你什麼都不能回擊。所以警察不想在偉大的威斯康辛州密爾沃基市為了民主黨人與這些規定有任何關係。你不能用催淚瓦斯、不能用胡椒噴霧,你什麼都不能用。想想這規定多麼荒謬啊。而且你也不能用槍,因為他們可以用憲法第二修正案來解決你。但是驕傲的俄亥俄人民不會讓這事發生的。我們將共同維護,保護以及捍衛我們的美國生活方式。

只要我還是總統(掌聲)謝謝你們。謝謝你們。只要我還是美國總統,我將竭盡全力為你們戰鬥。我為你們發聲,我捍衛你們的工作。我將抵抗憎恨我們國家的外貿騙子和違規者。我永遠不會讓你們失望。我將100%為你們服務。

一個多世紀以來,惠而浦公司的工人秉承著你們的傳奇創始人,盧·阿普頓,所體現的美國偉大的驕傲傳統。這是一項扎根於勤勞和決心、創新和卓越、信仰和家庭、忠誠和愛國主義價值觀代代相傳的遺產。你們有著難以置信的遺產,這些都是明確這家公司以及從一開始就明確我們國家的價值觀,也是我們明確我們未來的價值觀。這些價值觀將確保我們的成功,讓美國繁榮昌盛,為我們的子孫贏得未來。沒有人能打敗我們,沒人。

現在我想花點時間來介紹幾位惠而浦的男士和女士,我很榮幸採取決定性的行動來保護他們工作崗位。

凱莉·華萊士是一位運營分析師,她們家族100年歷史里都在這家工廠工作。凱莉,請上來講幾句,有請。(掌聲)

謝謝你,凱莉。

華萊士女士:下午好。製造業是這個地區的心跳。惠而浦在經濟方面對俄亥俄州的有著巨大的影響。

我們家族差不多在這裡工作了四代人,就像總統先生說的,加起來超過100年了。我有機會從我母親那裡得到一些建議:這些建議是從我祖父傳下來的,因而我也把這些建議傳給我外甥:「這裡沒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像惠而浦一樣給你提供財物安全和事業機會。」這是真的;公司給我們的機會無窮無盡。

惠而浦也給我提供了一個全新的大家庭,我和3,500位自豪的個人一起共事。我們在克萊德市一起創造了美國製造的優質產品,我們流著惠而浦高尚的血統。

我很感激2018年收到的來自總統的政策支持,這個政策讓我們現在以及未來很多年具備了在市場競爭並提供服務的能力。(掌聲)

總統:謝謝,謝謝你凱莉,哇哦,做的很棒。

馬可·昂蒂維羅斯是第一代美國人,17年前他開始在這個廠工作來養家。馬可因他的領導力升為生產主管。馬可,請上來說幾句,有請。(掌聲)

昂蒂維羅斯先生:謝謝總統先生。正如總統所說,我在這家工廠大概16,快17年了。我當時剛高中畢業。我不知道我的人生目標。但我知道我有兩個年幼的孩子要養,而且要快速養家。

我很驕傲的說,在惠而浦我找到了,在這片天地裡,我不但能夠養活一家人,我還能繼續提升自己攀登事業高峰,這是在我18歲剛從學校出來的時候想都不敢想的。

就像華萊士女士所說,我也非常感恩2018年實施的對我們的外國競爭對手徵稅的政策。不但消除了我們生活的不確定性,還給這裡的美國人的崗位提供了長久持續的支持。

正如我們總統說的,我是來自移民家庭的第一代美國人。我父親是一個移民。他為了追求美國夢而來到這裡。我可以說我真的很幸運能在惠而浦找到我的美國夢。

非常感謝大家。(掌聲)

總統:感謝你們倆。你們知道,馬可的拿了一張寫得很棒的演講稿,但他一眼都沒看。你一眼都沒看演講稿。(笑聲)讓我印象深刻,你們倆都讓我印象深刻。

惠而浦所有的工人們,再次感謝你們的歡迎。很榮幸來到這裡。也感謝你們對美國製造的承諾。你們是一個偉大公司,還有非常偉大的員工。

我們凝聚在一起,我們將帶回我們的工作崗位,也將帶回我們的工廠,最終我們將找回我們的美國夢。上帝保佑你們,上帝保佑美國。

非常感謝,謝謝,謝謝!(掌聲)

美東時間下午4:25結束

閱讀白宮原文

翻譯:【嚕嚕咪】 校對:【JoyJoy】編輯:【Michelle】

戰友之家玫瑰園小隊出品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Rose Garden Team

“but 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renew their strength. They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they will walk and not be faint” 【Isaiah 40:31】 8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