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企業家的尋租命運

編撰:VOG秘密專欄組

尋租是經濟學中一個常用的概念。租,即租金。也就是利潤、利益、好處。尋租,即對經濟利益的追求。指通過一些非生產性的行為對利益的尋求。尋租在中共專制、極權、獨裁體制下早已成為籠罩在中國企業家頭上的一把利劍,成為阻礙中國經濟長期穩定可持續發展的絆腳石,成為抹殺中國企業家自由創造精神的邪惡力量。企業家作為中國經濟發展的主力軍,已經全然喪失了企業家的精神與本質,失去了創造財富、科技、發明與創新的能力,變成了中國共產黨膝下的寄生蟲,集體淪為了尋租一代。

自1949年中共靠”槍桿子”非法奪取大陸政權後至1978年之間,中共實行的是一元政府計劃配置體制。在該體制下,農村下達糧食種植計劃,土地數量基本固定,牲畜資本有限,糧食化肥統購統銷,工作力由生產隊進行調配,勞動投入工分計量,年終實物分配;城鎮企業按照計劃生產,勞動力單位按計劃招工、工資貨幣分配、消費品按照計劃定量供應;資金統收統支,物資統一調配,產品統購統銷。在一元經濟體制實行的29年時間里,中國經濟先後經歷了毛澤東時代發動的土地改革運動、鎮壓反革命運動、三反五反運動、反右運動、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四清運動以及文化大革命等等。1978年擁有9億多人口的中國GDP總值僅有1495億美元。

經濟的發展必然受到政治進程的影響,這是經濟規律也是歷史必然。中共當年信誓旦旦號稱要給中國人民帶來西方美國式民主的承諾在其奪取政權後,帶來的不是經濟騰飛,卻是一個接一個的政治災難,是籠罩在饑餓、貧窮、人道災難下幾千萬人口的死亡。在這一段時間里,中國共產黨幾乎消滅了所有的私營經濟,取而代之的是計劃經濟體制,當然也就不存在所謂的企業家,中國經濟發展更是無從談起,舉步維艱。

1978年末,中國共產黨新的領路人—鄧小平同志開啟了中國對外改革開放的先河,中國經濟可謂是在原有計劃經濟體制的基礎上向部分計劃配置或者政府管制和部分市場調節改革,形成了政府計劃和市場調節二元要素配置的雙軌體制。中共實行改革開放政策后,改變了中國大陸自1949年後經濟上逐漸對外封閉近30年的情況,使中國經濟發展的動力與潛力得到了部分釋放,但一直到1995年改革開放才成為中共所謂不動搖的基本國策之一。尤其,在2001年中共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後,中國經濟才逐漸融入全球經濟發展的大潮中,自此,中國經濟便進入了飛速發展的時代,2010年中共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2019年中共國GDP已經達到了14.4萬億美元,大體相當於日、德、英、法四國2018年GDP總和(14.7萬億美元左右)。

我們不可否認的是,中共國經濟發展的確較改革開放之前增長了不少,在全球產業鏈中也越來越佔據著更重要的地位。但是,如果我們撥開經濟增長背後的世界以及這樣的經濟能持續多久以及會給當今中國14億人民帶來多大的災難時,我們可能所有人的人,包括現在還自認為洋洋得意的那些中國企業家們,將為過去幾十年中共埋下的坑、造成的孽、種下的惡而感動震驚和恐懼,因為中共的70年毀掉了中國未來經濟健康持續發展的幾百年,讓中國14億人民背負上未來幾代人痛苦掙扎甚至是血的代價。

自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在中國經濟騰飛的過程中,私營企業家們為中國經濟發展貢獻了絕大多數的力量與貢獻。但是,我們更應該看到,企業家的成功與富有並不像鄧小平當時宣稱”少部分人先富起來,帶動大多數人再富起來”的願望那樣美好,反而造成現如今中國社會貧富差距巨大、社會戾氣太重、環境污染/破壞嚴重、教育退化奴化更甚等各種各樣突出的社會問題。同時,我們也發現,雖然現如今中國經濟總體量排名到了世界第二的位置,出現了所謂華為、中興、阿裡巴巴、騰訊、百度、京東等一批世界級互聯網與高科技公司,但時至今日,中國自始至終都沒有能力生產出一台光刻機、一顆晶元,沒有開發出任何一款操作系統,當然更沒有能力獨立研製出任何一款高水準航空發動機。

總之,中國在特種化學品、生物技術、半導體設計、醫藥(品牌藥)等科學研究型領域整體處於落後水準,根本無法與西方發達國家相比。請問,這是中國人不夠聰明嗎?是中國人天生就不具備研發出這些高科技類產品的能力嗎?答案當然不是,筆者相信中國人一定有能力也有實力做出這些。但是,恰恰是因為中國企業家生活在中國共產黨這樣的極權、專制、獨裁政治體制下,喪失了獨立自主思考與創新的能力,失去了刻苦鑽研搞研究的匠心精神,擁有的卻是一味對金錢的執著,對利益的追求,對假騙偷的崇尚,處處尋租,時時尋租。試問,這樣急功近利的企業家,這樣近乎於瘋狂的尋租經濟,怎麼能創造出傳奇,怎麼能生產出高水平的產品呢?

中國共產黨在改革開放后一直在宣稱,中國已經逐步走上了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經濟道路,其實質上是在共產黨指揮下計劃經濟疊加部分市場經濟的雜交體。在中共治下根本不存在所謂的市場經濟。中共利用其控制的14億人口的巨大市場作為其最有力武器,控制和綁架了中國所有企業家,因此產生了中共尋租經濟怪圈,即中共政府部門通過設置政府專案並制定產業導向政策,來為政府部門謀求好處與利益,政府官員利用手中的權利為個人撈取好處,而企業則賄賂官員為本企業得到專案、特許權或其它稀缺的經濟資源。在中共經濟尋租怪圈中,所謂經濟發展與社會資源配置成為了既得利益者對既得利益的維護和對既得利益進行的再分配的活動。尋租行為的盛行使政府的決策或運作受利益集團或個人的擺佈,造成了社會有效資源的嚴重浪費,社會巨大的貧富懸殊以及絕對的不公平現象。

當今中共治下的企業家面臨著嚴峻的生存環境、尋租狂潮以及精神危機。中國的經濟市場到如今更是政府手中的木偶。我們每天都會看到,中共某個部出臺了一個什麼樣的政策,然後這些所謂企業家們就一窩蜂的衝上去,真正做專案的沒幾個,都是想抱政府大腿,目的無非幾個:1)可以拿地的趕緊拿地,地到手後再高價賣出或者作為中間皮條商賺一筆走人;2)拿地後靠著土地證趕緊投關係上報銀行拉貸款,錢到手後,專案賺不賺投不投那就不好說了;3)依靠假大空表面吸引人的先進專案申請政府資金扶持或補助。其實,現如今,中共的企業家必須與政府進行勾兌才能賺大錢、發大財,這已經成為了一種社會常態。而那些真正有技術、懂市場但不知如何與政府搞關係的人倒是一無是處,想做企業更是難上加難。

所以說,中共的市場經濟正在大踏步的演變成為劣幣驅逐良幣、流氓驅逐人才的狀況。我們熟知的許家印、王健林、馬雲、李彥宏、馬化騰、陳峰等這些所謂中共治下著名的企業家,誰不是靠著與中共的勾兌發展壯大,誰不是靠著銀行老百姓的存款在全世界買來買去。這些人聰明才智我們不予評價,但是捫心自問,這些人是真正的企業家嗎?對得起企業家這三個字嗎?他們創造了什麼,他們唯一創造的就是挖空老百姓銀行的存款,盜走你的智慧、時間與精力,幫著中共更加嚴密監控老百姓的一舉一動,更恐怖的他們還搶走了你的安全與隱私,留給你的只有貧窮與痛苦。中國的企業家在共產黨獨裁體制的統治下,個個都在尋租,個個都在為利益而追逐,儼然已經喪失了企業家應該有的一切精神、信仰和追求。筆者還記得湯瑪斯·潘恩在1776年出版的《常識》開篇中寫道後來被全世界企業家尊為誓言的一段話:。

我是不會選擇做一個普通人的。

I donot choose to be a common person.

如果我能夠做到的話,我有權成為一位不尋常的人。

It is my right to be uncommon—if I can.

我尋找機會,但我不尋求安穩,

I seek opportunity—not security.

我不希望在國家的照顧下成為一名有保障的國民,

那將被人瞧不起而使我感到痛苦不堪。

I donot wish to be a kept citizen, humbled and dulled by having the state look after me.

我要做有意義的冒險。

I want to take the calculated risk,

我要夢想,我要創造,我要失敗,我也要成功。

to dream and to build, to fail and to succeed.

我拒絕用刺激來換取施捨;

I refuse to barter incentive for adole;

我寧願向生活挑戰,而不願過有保證的生活;

I prefer the challenges of life to the guaranteed existence;

寧願要達到目的時的激動,而不願要烏托邦式毫無生氣的平靜。

The thrill of fulfillment to the stale calm of Utopia.

我不會拿我的自由與慈善作交易,

也不會拿我的尊嚴去與發給乞丐的食物作交易。

I will not trade my freedom for beneficence nor my dignity for a handout.

我決不會在任何一位大師面前發抖,

也不會為任何恐嚇所屈服。

I will never cower before any master nor bend to any threat.

我的天性是挺胸直立,驕傲而無所畏懼。

It is my heritage to stand erect, proud, and unafraid; to think and act for myself;

To enjoy the benefit of my creations;

我勇敢地面對這個世界,自豪地說:

在上帝的説明下,我已經做到了。

And to face the world boldly and say:

“This, with God’s help, I have done.”

中共統治下的企業家試問有幾人可以做到像這段誓言描述的這般正義淩然,自豪無畏?某種程度上講,這並不全是中國企業家的錯,而是中國共產黨這個邪惡統治集團種下的果。在共產黨的統治下,絕不允許中國企業家有獨立創新的思想,更不允許有社會正義,出淤泥而不染的企業家精神。因此,無論你是誰,必須與中國共產黨沆瀣一氣,狼狽為奸,一起玩市場尋租的遊戲,只有這樣,企業家才能生存。所以說,中國企業家的尋租命運更大程度上是中共體制造成的,這是尋租猖獗的主導因素。但從另一方面看,這些所謂企業家自身也存在諸多的問題,他們可能內心恨共產黨,但是在共產黨向其拋出利益橄欖枝的那一刻,他們又巴不得自己成為共產黨,跟著共產黨,這種心靈的扭曲,精神的摧殘,行為的變態充斥著中國企業家這個大的族群。郭文貴先生曾說過:「中共體制下的企業家就像妓女,甚至都不如妓女,一個處長就可以幹掉一家上市公司。”這種悲劇在中共國每天都在上演,一刻也不曾停歇。肖建華、吳小暉等不就是中共統治下企業家尋租行為的悲劇結果與世事輪迴嗎!

人人都在說,中共經濟騰飛了,人民富裕了,國家富強了。可事實真的如此嗎?

中共經濟這麼多年超發的貨幣數量,靠賣地造就的房地產泡沫,造成的環境破壞與污染,自然資源的消耗殆盡,耕地面積的日漸萎縮……,這樣的經濟給現代的144億人民帶來了什麼?遍地癌症、有毒食品、土地水空氣污染、假疫苗、假奶粉……,付出如此高昂代價換來中共經濟騰飛的40,不知道你們怎麼看?筆者寧願不要這樣的經濟,也不能將一個上下五千年文明歷史老祖宗留下來的一塊土地糟踐的如此不堪,真的是絕無僅有。共產黨、共產主義幽魂降臨的地方,必然有無盡的災難帶給那個土地上的一切生靈。即便是這樣,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在中共宣稱2020年作為扶貧攻堅戰的蓋棺之年,李克強總理在2020年5月28日出席記者會並回答中外記者提問時講到中共國竟然到目前為止還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中共所謂改革開放40周年輝煌成就的論述真的是讓人大跌眼鏡。

有人說,中共企業家天生就是有原罪的,筆者想說的這原罪不是別人,就是中國共產黨這個專制獨裁體制。正是它的存在,讓中國千千萬萬的企業家在國家尋租遊戲中掙扎、不可自拔,使中華民族喪失了獨立自主、自由創新、天賦人權、正義善良這些最美好的品質與權利。中共統治中國人民770年的日子就要到頭了。在結束中共體制后,中國企業家的尋租行為會隨著新中國聯邦的建立而漸漸逝去,迎來的是獨立,是自由,是創新,是財富,是正義,是善良,最終成為一名能夠代表新中國,像郭文貴先生一樣的真企業家。

中國企業家的尋租命運源於中共,也必將終於中共。未來中國企業家的命運將隨著新中國聯邦的建立而邁向新的時代。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