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8月4日郭先生GTV直播

2020年8月4日文貴先生直播視頻

VOG戰友之家聽寫組

2020年8月4日文貴先生直播視頻
VOG戰友之家聽寫組

(文貴先生與班農先生交談,談論他喜歡所有真實的東西,痛恨壹切虛假的事物,他背後當年與劉彥平的對話就是最好的例子。)

兄弟姐妹們!視頻怎麽樣?音響怎麽樣?14000,now!

(郭先生了解在線觀看人數,添加好友。)

耶!人來了、人來了、人來嘍!哈哈哈!大家好、大家好啊!妳好啊!妳好啊!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現在是亂聊直播、亂聊直播、亂聊啊。哇!相當的不孬啊!兄弟姐妹們,哇!這人杠杠的人吶!能聽見嗎?聲音和視頻中不中?班農先生在這呢!兄弟姐妹們,視頻怎麽樣?音像怎麽樣?中不中!戰友們。

(文貴先生與班農先生交流,他在直播的時候還可以工作,並且談論在線觀看人數。談到,估計90%的觀眾來自大陸和香港,實際數量可能是反應出來的10到20倍。)

兄弟姐妹們,我先給大家亂聊點事啊,我在這跟壹個國內的秘密的black chain在直播,這面是立屏的、這面是橫屏的。

(班農先生調侃文貴先生做得很好就像是私人秘書壹樣,文貴先生回調侃,聰明的人從不做偉人,不做領導。與戰友們互動,並向班農先生表示表示GTV的直播這是21st世紀的最強音,因為GTV的直播不可能造假。
文貴先生和班農先生討論直播面對的光線是百分之百真實,沒有任何造假的,文貴先生表示他最愛自然的東西,調侃不像路德喜歡光線修飾。
文貴先生調侃班農先生從不放過任何壹個損他的機會,並說CCP總是想方設法損毀他的名譽,“郭騙子”、“郭強奸”、“郭三邪”,有太多詆毀的詞了。)

兄弟姐妹們,我給大家亂聊。過去的兩三天這奇跡太大了,在日本某個地方發生了戲劇化的壹幕。我們的戰友給我們某個農場——還不是日本的農場,很可惜不是日本農場呀,我們的Peace跟007她這壹架吵走10個億、10個億美元,大家去問魔女去吧。所以說咱中國人為啥窮呢,在我老家天天罵大街、敲大腿罵呀,他能不窮嗎?妳老吵架。美國人不吵架,人家是打架——用航空母艦。在日本Peace跟007這都是絕對的戰友,她倆絕對不是特務,她們要是特務那我就是最大的特務。這兩人壹言不合,被所謂的臥底——還不確定,到現在我也不確定是不是臥底,太敏感了。但是日本肯定有壞人在後邊控制。結果兩人壹掐,是啊咱有G-TV, Peace還是股東、007也是股東,直接上G-TV直播,壹直播壞了。這回日本這個戰友、幾個大的借款的戰友。

“現在借款了,我沒飯吃了,沒錢了只能借錢了,又開始騙人呢,借錢騙人。”“千萬別借給我郭文貴錢啊,我們是騙妳,不要借啊。”結果是借貸的朋友最後壹分鐘選擇,不給Peace日本的農場借錢。這是人家的選擇呀,人也老戰友了是吧,跟我聯系,“郭先生我們要直接給妳簽。”那直接跟我簽吧,是吧,就直接跟我簽。這壹簽,簽完以後叭叭叭,妳想想1億美元就6%的利息呀,6%可能是壹旦還不上變成股票了,那是啥價錢?是吧,那變成股票了。本來是Peace那,戰友人家不在乎,就壹看兩人吵架,算了算了,離開了。妳說那魔女什麽離婚啦、什麽魔女怎麽樣,她離100次婚、1000次婚跟妳毛事啊,是不是?妳們家鍋裏沒肉吃,妳還老擔心人家隔壁鄰居,人家的肉怎麽沒腌好、肉沒燉熟。妳家鍋裏連水都沒了,妳老擔心鄰居家鍋裏的肉燉的不夠熟,妳管人家幹啥嘛?結果妳看失去多大的機會!這位戰友幹了壹個厲害的事。所以說戰友們吶戰友們,文貴說過多少年的話了,記住、千萬記住,咱戰友中是藏龍臥虎啊、藏龍臥虎。我再說壹遍是藏龍臥虎啊,戰友們。為啥我這麽說?這位戰友就了不得,壹個人吶、壹個人吶,人家要匯7個億。我們說不可能的,最後人家拿了1億美元,我們不到50個小時就將近11億美元,不到50個小時11億美元吶!兄弟姐妹們,11億美元吶!我說這不能都給妳這機會,那不可能的。說那就1億美元吧、1億美元。完了以後這哥們幹了壹事,咱這位戰友把當地銀行給說通了,說:“妳知道當時上次被退錢啥概念嗎?”人家帶著人家的律師,跟銀行的律師解釋清楚——我們為什麽要借錢給他?為什麽當初投G-TV,我們為什麽下壹步要買G-Club,為什麽要弄G-Coin、G-Dollar?結果這日本銀行集體開了兩次董事會,說:“所有妳推薦的人,只要妳擔保,讓他來吧。”

在過去日本都在睡覺的時候,妳們剛剛起床的時候,我們的Peace牛著呢,Peace前天大早上起來4點鐘:“七哥,妳給我個賬號。”我就給她個賬號,賬號“啪”就給匯了3筆錢到了,另外壹筆錢還沒到,匯了4筆。但這哥們同時也給我發信息:“七哥,我有幾個戰友,妳給我個賬號。”我多了沒有,也就六七百個賬號吧,我就把錢匯到新西蘭——給這位日本戰友新西蘭賬號。從開始發信息我進去睡了覺回來,也就是兩個小時5筆錢匯到了。

所以共產黨這個耍流氓,它威脅這些銀行,包括共產黨它威脅戰友,咱戰友被抓去被警察打、被警察罵的這些東西逐漸流出來。包括還給紐約的壹個檢察官留下Email,讓戰友們給這個檢察官發Email,說:“我被騙啦,我的投資被騙啦。”然後很多發Email,結果是被人家國土安全部全找到了,全都是在國內,是被警察威脅發的。這些Email、這些東西發出來,先發到日本國土安全廳,國土安全廳把這東西發給銀行,說:“妳不要聽這些事,這全是假的。”要不然妳說咱能弄十幾億美元嗎,這麽快呀!咱那G-TV私募弄了1000把椅子,弄了壹個多月才弄了4億美元嘛,3億多美元、3億6千萬美元,Sara那不算數,是不是?壹共4、5億美元吧。這才50個小時11億美元,妳不感謝共產黨感謝誰呀?哈哈哈…逆增上緣吶,逆增上緣。這就是戰友們,咱們要看到戰友們的力量、信任、堅持,還要看到戰友們的實力,還有老天站在哪壹邊。

今天妳們知道嗎?今天好像是紐約最大的臺風,剛才對面那個海浪就“嘩嘩”的,哎呦旁邊的船,好幾個船給吹歪啦,多誇張啊多誇張。巨大的風浪,然後這中間Sara給我發信息:路德家樹吹倒,路進不了、電也沒電了,趕快叫文貴安排來清理樹。我又馬上趕快找人去當清潔工。然後呢,另外狂風暴雨、好家夥巨浪,巨浪啊!剛才那個浪大的啥也看不見,就把這船旁邊這船吹歪了啊。但是現在已經過去了,臺風過後晴朗的天空、藍天白雲。這就像人生壹樣,如果妳要剛才那個臺風之前妳恐懼,妳可能就直接被拍死在沙灘上,拍死在海裏了。但妳能頂的過去,妳看到這藍天白雲,啥感覺啊是吧。晴朗的天空,風雨過後是彩虹,誰都會說誰都會唱,妳能做到嗎?戰友們被這些欺民賊、共產黨的小流氓,又嚇又吹又忽悠,妳能站得住嗎?妳能頂得住嗎?妳能在風雨之前享受風雨,同時能知道風雨之後的快樂——萬裏天空、晴空萬裏。這就是人生,這就是人生啊戰友們。

頭壹段時間妳看看多少事,妳看我們的這些戰友——堅定。我們壹個戰友在12個小時內匯了3次錢,3337萬,3337萬,3337萬。我們今天老江是吧,加拿大老江發信息,傻啦!在銀行裏排隊的、匯錢的,前面的都是給咱壹個賬號匯錢的,那邊也是給另外壹個賬號匯錢的——排隊。我說妳這都是小錢啊,是吧?

我今天告訴大家壹個好消息。我又摟不住啦,說著說著就摟不住啦,不行不行,得摟住、摟住,必須得摟住,過壹段時間給妳們報好消息。戰友們,妳知道把共產黨的app幹掉以後最大受益人是誰嗎?就是咱G-TV、G-News。G-TV現在有時候技術上不成熟,蓋特不成熟。戰友們,妳見全世界七十幾億人口,有幾個G-TV?有幾個蓋特?有幾個未來說能有這麽多戰友,能有這麽大市場?妳給我找壹個可能性。G-News每星期的數據都在巨大的更新.咱們的蘋果就是app從上線從未給更新過,昨天更新了。大家最好把妳們的手機上的app直接刪掉,重新登錄更好。然後咱們的安卓版現在已經上線了,馬上電腦版、ipad版同時上線。然後大概在這個月底全部把過去的全部扔掉,就是螃蟹這孫子、這幫團隊啊,還有什麽澳大利亞老徐啦,還有什麽什麽什麽啦都是扯蛋的事。我們重新自己來的,全部上線,以後很多驚喜!

(文貴先生和班農先生的對話,班農先生調侃文貴先生的直播光線。)

班農先生說,妳知道為啥妳節目好,因為燈光好!我說我從來不用燈光,我只用自然的,我不喜歡。我們路德先生特喜歡燈光,班農先生也喜歡燈光,我特別不喜歡。我特別不喜歡那種屏面花裏胡哨的,我特別不喜歡。看上去像BBC、福克斯,我就特別不好。因為直播的時代越真實越好。直播就是即時、就是真實,是不是?我們從小也都老看那個日本的那叫成人片兒,是吧?那時候出國、八幾年壹出國,到那個酒店第壹件事趕快付費看成人片,啥也不管先進房間看成人片。到日本去成人片全打馬賽克的,妳知道吧,老不過癮啦。到美國不打馬賽克,是吧?這就是壹個人的本能,對吧,本能!每次看黃片的價格比跟客房費用差不多。它是人的本能,不是誰下作。那時候跟共產黨官員出門兒全都看啊,全都在那塊兒看,哪有不看的?都裝神弄鬼的,“啊!文貴,晚上看點電影吧。”我說看啥電影啊?故意點別的電影。“不,咱看那個電影。”都看。

(文貴先生添加戰友,和戰友互動。)

所以說戰友們,班農說我直播的關註度是因為燈光,開玩笑的,燈光是自然的。我再給妳說說咱們G-TV它的價值在哪?就在直播、就在蓋特,它能傳達出真相和信息。大家現在妳看著G-TV不舒服,妳想想過去這兩三個月,從四月到現在所有的武漢病情、香港所有的運動,包括現在整個武漢長江壹帶所有的水災。沒有咱們G-TV、蓋特傳出去,戰友們,妳能在所有的其他的那些大的媒體上能看到嗎?難著呢!咱們現在G-TV可以說把全世界共產黨的五毛、水軍的火力全引到咱這兒來了,共產黨就無暇顧及妳在推特、Facebook、Youtube、Instagram這些大媒體上發聲,它不能全部幹掉。不但我們把火力全引到這兒來了,我們還成功的讓美國和西方國家把zoom、TikTok、微信、微博所有的全部幹掉。誰有這本事,吹狼蛋啊妳!誰幹的?戰友們,沒有妳們我連個屁都不是。我說的是真是假,我連屁都不是。妳看班農先生,他很厲害是吧?班農先生沒有妳們,那也屁也不是。是因為妳們的手指頭,就沒妳不行。就是妳們每個人成就了這種傳奇,妳們這壹刻,這壹分鐘,就在成就傳奇!

我這個昨天直播完以後,很多戰友說“郭先生妳說的太好了。”就是我說,妳的行為就是妳的果,壹念萬生佛是不是啊?萬佛出自於妳的心。壹念而起,因起果落。妳所有說妳這個行為,行為導致的就是妳這個結果。如果妳再說妳這個行為還想要另外壹個什麽桃子,那扯淡、騙妳自己呢,那叫欲望,那叫欲望,那叫妄想,那叫欲望的果,那叫妄果。多少人因為這種欲望和所謂不現實的希望,和妳心中那個欲望的桃子毀掉了妳壹生。妳越大的欲望,妳越大的失望。它不是投資,妳現在幹的不是投資,就是咱們這個爆料革命。G-TV是投資,它必須有回報。妳念起了(直播斷線)…
(文貴先生和班農先生談論匯款的事情,並調侃自己所有的錢都是借的,同時和戰友們互動,添加好友。)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自己要搞清楚我們追求的夢想,妳的行動就是妳的結果。幹掉共產黨是我們的目的,它不是我們要什麽桃子,沒有什麽回報,沒有任何回報。它不像妳投資G-TV它有回報,它不是投資,這是信仰,咱不在乎摘桃。

另外壹個,我想跟戰友們今天要說壹件事情,國內頭壹段時間曾的曾經的大馬仔,曾的大馬仔陳鑫——是當時曾慶紅的大秘,其中壹個大秘叫張誌銀,張誌銀是後來中化的副總裁。張誌銀在中南海的時候,早於曾慶紅進中南海,他是1988年底進的中南海。當時是跟著是喬石好像是當秘書、其中的秘書,後來曾慶紅進了中南海。我記不清楚了,劉華清還是喬石我忘了,後來曾慶紅進了中南海,然後張誌銀當他秘書,妳想當多少年?然後後來就接了張誌銀,張誌銀去了中化、中化集團。接張誌銀的叫陳鑫,陳鑫這絕對是個大流氓,那是絕對的大流氓!陳鑫壟斷曾家那是多少年的事,那可是黑社會中之黑,但這小子玩得很高,是壹個成功的孫力軍和王立軍。這就是曾這個人厲害,曾明知妳是流氓,能把妳用好,還讓妳不用出事了。陳鑫那權力大了去了,沒人敢動他,陳心那壹個人頂壹個常委。人家曾是在中組部,然後到國家副主席,國家主席,那啥權力,大了去了!沒有曾家,江坐不穩這個江山。曾這個人,可以說過去100年也好,50年也好,多少年也好,難出的這麽壹個神才。絕對是個天才,政治天才,沒他江家撐不住,沒有江家的江山。江家的江山就是江曾時代,後來變成江朱。那朱镕基根本不算事,他100%不算事,他比現在李克強還慘,輪不著他。但是就這位陳鑫,幾乎他身邊的人,連曾慶紅不知道的錢,女人都被抓了。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妳想想,曾偉,張誌銀的下屬聽說也被抓了,給辦了啊。特別是陳鑫的情情妾妾,錢啊女人啊給辦了,這是多大的事。辦他那就曾偉,聽說老丈人家人幾個也給辦了,雲南的,他老婆家是雲南的,幾個人都給辦了。沈陽的盛京銀行,那幾個神秘人物全給辦了,盛京銀行,哈爾濱的戴永革,那壹推人全都得完。聽說,中南坑說的,所有關於戴永革、陳鑫的人,錢、女人、資產,還有黨內當年他們提拔的人,壹個也不能放過。解放軍裏邊曾海生那權力多大呀,曾海生那就是江曾在軍隊裏邊總參的最牛的。那海生啥人物啊,張大業那多牛啊,當年他在八壹大樓的時候,那時候我上那去,他也經常去那個旁邊的海鮮餐廳、茶館去,那都是國家主席、總書記的待遇啊。張大業家,曾海生家弄的套房子,就在釣魚臺國賓館對面的那個河,對面總參院兒,叫將軍院,不是旁邊的上將院兒,給他壹套房子。單元這邊他弄了兩層,這面就誰呀?江綿恒。妳想想人家啥關系,那裏面打個墻,弄個門直接可以過去說話了。

我們的郝海東先生見多了,還有葉釗穎女士。妳們想過沒有?沒人想過。就是曾慶紅身邊最相信的那個人,給我打電話說——就是我們郝海東先生念完之後,我還在船上——說文貴呀,妳怎麽整個郝海東和葉釗穎這倆人同時出鏡啊?他說這壹個郝海東已經夠厲害的了,他說妳還帶壹個世界冠軍葉釗穎。大家沒有註意到,人家是夫妻搭檔,世界冠軍和中國足球第壹猛男,人家倆坐在那兒,我們的路德哥哥,路波切采訪的時候,妳想過沒有,人家那是壹個世界冠軍,多次世界冠軍,葉釗穎,是吧妹妹,人家郝海東這壹輩子,從十幾歲參軍,看夠了妳共產黨的風雲。是吧?

跟那個《甄嬛傳》裏的華妃似的,是吧。不是華妃,我們郝海東兄弟不能是華妃啊,七哥妳幹嘛呀?就是經歷了幾朝,經歷了幾朝,是吧,看過多少人的孩子被送藥,煲湯給煲死了,是吧,看過多少次皇帝換來換去,看了多少甄嬛過去。華妃是啥人哪?華妃可不是副角色,華妃在電視劇裏是壞人,但我覺得的好人,是吧。最壞就是那個皇帝,我最過癮的……那時侯我太太天天看《甄嬛傳》,她看了兩三遍,又哭又鬧的。然後我回家就陪她看壹會兒吧,偶爾我也記幾個人的名字,是不是,梅公主,是吧,皇帝。我壹看我就知道,我最希望看到的結尾就是皇帝被勒死,結果讓我給蒙對了,最後這皇帝真給勒死了。我太太說,妳真給說對了,興奮得回家,快快快,進屋快看看,皇帝讓妳給說對了,妳咋知道啊?真給勒死了!但是它裏面有個角色,我覺得演得好——皇後。香港的那個蔡少芬演的,那個皇後演得好,就把共產黨這個醜陋的機器給描繪得好,華妃。我喜歡甄嬛在哪兒?就跟真的是王爺,十四爺偷情,到那去當和尚,妳看被那些和尚給欺負的,那女尼姑給欺負的,下藥,想弄死,打她、虐待她。最後跟心中的愛人私私約會,最後讓皇上去偷著去看她去,皇上要來了,煲湯,把皮膚弄得細細嫩嫩的是吧,最後又跟皇上雲雨了壹番,皇帝又喜歡上了。這裏面暗示很多,是吧?暗示很多。妳說她咋就壹喝湯皮膚就好了呢?她咋就壹喝湯皇帝就來,又和她睡覺了呢?她咋就壹喝湯壹睡完覺,皇帝就把她弄回去了呢?然後把她懷上了王爺的那個,是不是,鐵帽子王的王爺的,那孩子變成他的孩子了呢,還得保護下來?這個時候甄嬛就變了,妳發現沒有?甄嬛就變了!這個時候真愛過去,老娘不妒忌妳,妳也別弄死我,心中已有別戀,但是老子還是忠於妳的,可妳想弄死我,妳還想把我弄絕了,受不了了,這就是假愛了。這個假愛的後果相當嚴重,後果很嚴重,結果回來以後就把皇帝給勒死了。妳說那皇帝多可憐吶,在那床上,哎呦,哢給勒死了。看著很過癮,又可心疼、可恨,不忠誠,玩弄別人的感情,就應該這種代價。勒死他,是便宜他了。對吧?最後那華妃死多慘。殷妃、樂妃……

事實上甄嬛傳是壹個,完全是壹個泡沫劇,是共產黨的政治劇。但是妳不知道,那裏面有故事。借著這事罵人唄,實際上揭發共產黨。如果妳們哪天想聊聊甄嬛傳,我給妳們聊聊劇組的故事,遠遠比甄嬛傳還精彩。妳們不知道誰投資的吧?誰編劇的吧?哪天讓妳們知道知道,跟曾家有關系。三國演義誰拍的啊,大家知道嗎?大秦王朝是王岐山拍的,絕對王岐山弄的。三國演義、漢武大帝,從中央電視臺的趙勇時代,到後來這壹系列的,包括劉常委,劉爺爺,劉莊爺,到後來江家、曾家,那有苗頭的。中國的電視劇的歷史,過去的這些拍的電視劇的歷史,就是中國的政治歷史。妳找到後面誰是真正的編劇、投資人,妳就知道曾慶懷幹啥角色,曾慶懷為啥讓妳拍這個戲?為啥從曾慶懷之後,王岐山又拍這個戲?所以中國的演員不都是玩具。

但是我告訴妳,今天下午跟咱們兩個戰友啊,現在我們的G-Fashion咱們的高管裏面50%是我們的戰友,但我不能說他的名字啊,因為他從戰友只要跟我簽了合同,他的個人信息我永遠不能披露,因為他是我同事了,他已經不是戰友了。50%就是我們戰友,G-Fashion就是我們戰友絕對控制的,我未來希望更多的戰友加入G-Fashion。我要永遠保持G-Fashion是戰友之家,像我們VOG之家壹樣。G-Club要超過50%是我們戰友。我今天下午跟我們的倆個戰友,曾經的戰友,現在是在G-Fashion的高管,完全變了個人。如果這些人回到鏡頭前告訴戰友,現在我在G-Fashion的經歷,短短過去兩個月,我相信戰友們妳們會傻眼的。妳們會傻眼的,就這個戰友怎麽會變成這樣?他現在的經歷和他的價值,和他現在每天創造的傳奇,就是我最想看到的。我們在澳大利亞的,妳們都不知道的壹個戰友,絕對不是安紅,也不是木蘭,也不是我們茜茜,也不是我們阿明老師,不是妳們任何人知道的。我們有壹個戰友,是壹個老戰友,最沈默的戰友,最近在澳大利亞辦了多大的事,關於G-Club,未來妳們會知道的。這為什麽頭兩天我壹說歡迎戰友參加模特,很多戰友的孩子,很多戰友都來投簡歷,發小視頻,我特別開心。我更希望我們G-Club、G-Fashion,未來G-TV,應該超過50由我們戰友占領著。這是戰友的家,沒戰友郭文貴算個屁呀!班農先生也得算個屁都不是。

這就為什麽我說戰友,妳們每個人都很重要,誰能懂得呀?共產黨花了壹國之力,把G-TV投資,用假投資,假特務,假報案,以國家的名義給這七大銀行……妳有生意,妳不跟我合作,老子就把妳給弄死;妳要是沒生意的,我告訴妳我給妳整個銀行給妳駭客癱了。結果讓我們壹下子又漲了壹倍,50個小時,我們那是4月26號到5月26號,壹個月才3億多美元,這是50個小時,50個小時不到兩天,那就提高了十幾倍我算術不行啊,十幾倍,戰友的行動力和對整個投資的結果。而且還鍛煉了我們很多戰友,各大農場,大家都有十個,二十個,幾十個賬號,也學會了單獨聯系,包括更高水準的辨別特務臥底。這還沒結束呢,都十壹億美元了,咋弄啊?戰友啊,這錢咋花啊?對吧。

我想告訴大家的事情,就是因為戰友的信任和戰友相信的這個事實,和對我們爆料革命的忠誠,我們渡過了壹個壹個的大劫難,而使我每次遇難呈祥!信與不信,妳自己定。這就是很現實,共產黨現在什麽結果?從曾家和“曾習之戰”,絕對會讓妳看到中國歷史上最慘烈的政治鬥爭,要遠遠超過當年的斯大林。妳看著,“以共滅共”那不是蒙出來的。那不是屁股壹撅,妳就來性情了,就想噴兩句噴兩句。妳看那些欺民賊過去30年,說過壹句靠譜的話、幹過壹件靠譜的事、爆過壹次有真實料的料?沒有。為什麽?沒有忠誠,沒有信任,更沒有信仰。

(文貴先生和戰友互動)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妳看,現在32萬,回來32萬。

(文貴先生和班農先生英文對話,談論GTV被駭客攻擊得太厲害了!很多數字都是不真實的。CCP的駭客攻擊體現出了他們的恐懼。)

妳看班農先生瘦的,班農先生給大家說幾句。

(班農先生和文貴先生英文對話,班農先生對戰友們打招呼講話。班農先生說美國沒有重錘落下,並且讓科技公司助長防火墻的存在是無法令人接受的,很荒唐的。世界上沒有壹個地方的遭遇像中國大陸壹樣。CCP在恐懼什麽,他們在恐懼言論自由的想法。中國人應該被允許擁有自己關於法治的想法。
文貴先生表示,CCP恐懼新冠病毒的真相,恐懼中國擁有像西方民主世界的法治,恐懼史蒂夫K班農先生談論文化大革命有多少人死亡,“滅四舊”)

打破“反四舊”,班農先生剛才說,妳看看這個被黑客,為啥共產黨怕?怕啥呢?他說美國也夠瘋狂的,到現在還讓這個防火墻存在,是吧?他說太瘋狂,到底共產黨怕啥?是怕什麽事情呢?比如說,是法治啊,還是公平啊,還是自由啊?我說不是的,它怕的是病毒的真相,它怕的是法治真相,所以班農先生腦子很清楚。

(班農先生和文貴先生英文對話,稱贊班農先生腦子很清楚,是中國歷史、中國問題的大師,班農先生明白CCP是惡魔,明白中國非常需要法治和信仰自由,需要壹個新中國聯邦。因此這是壹個非常關鍵且重要的時期,真相為王,這是為什麽閆博士、郝海東伉儷是英雄。在班農先生WARROOM所有人都嘗試宣傳普世的,閆博士在訴說真相。羥氯喹不是解藥,但能幫妳。
班農先生表示,這就是新中國聯邦的力量,閆博士已經做了很多很多和眾多博士壹起,去推動美國的民意。班農先生公開在禮拜三7點到9點在WARROOM有壹個面向全國的和閆博士以及眾多博士壹起講述羥氯喹。閆博士作為新冠病毒的親歷者來自香港實驗室為羥氯喹發出強有力的聲音,羥氯喹不是解藥但是可以說是有非常明顯的效果。我們幫助閆博士獲得自由,使她可以展示新中國人的精神面貌。閆博士現在在西方世界是壹個超級英雄般的存在,大家都叫她“驚奇隊長”。)

現在班農先生說閆博士咱們的英雄科學家在西方引起了影響,她真的就是中國人的新形象,她回答問題特別準,所有人都不能理解,他說為什麽班農先生妳問的這些問題她馬上就能回復,而且特別準確,記憶力還特別好,而且回答壹點也不啰嗦。現在很多的教授啊,科學家啊,還有這些人都聯系班農先生,電話都爆了,說這個女人簡直太了不起了,說真的是英雄。關鍵是她和路德先生說的羥氯喹的藥,他說太偉大的事了,能救太多人了,說的是真相,說的是科學。所以說可能是在明後天,很多,成千上萬的美國人都會再次看到她在War Room。並且可能啊,還有其他壹些的節目,要把咱們的閆博士科學家說出來。她已經成為了這個世界,在美國已經成為了壹個搖滾級的巨星。

他們愛死郝海東先生了,Super,班農先生愛死他們倆了。他每次上完路德節目,我都簡單給他翻譯翻譯,他都感動得不行。就是釗穎當綠葉,這妻子當到這個份上,人家是世界冠軍。所以說他講的這些話,對西方影響太大了。所以戰友們,妳們翻譯的,加的字幕,對郝海東先生,還有葉釗穎女士,還有我們英雄科學家,還有路德。妳說這路德,現在不懂英文吃多大虧呀,每個人都在問,到底路德怎麽回事啊,都在問路德。因為路德他太早和墨博士,還有我們的Dr. Bo博博士,還有艾麗女士,安紅女士,Sara壹起節目講羥氯喹的。

(文貴先生向班農先生解釋,由於路德不會英語,讓他在這壹方面吃了不少虧,降低了他的價值。班農先生表示將更多次吸收路德進來,並配備有翻譯。調侃可惜在船上聽說,路德和閆博士那裏遭遇了颶風襲擊,現在失去了電力,漆黑壹片。)
路德先生沒電了,現在正在整電呢,咱在這很擔心啊,壹直在問我,我說沒問題,路德是個大爺們。(班農先生表示會讓路德更多地參與到他的節目裏面來。)會讓路德更多的加入戰鬥室來,還有翻譯。

(班農先生表示,文貴先生的英文之所以變得這麽棒,就是因為他上了電視,在直播上展現自己,還有閆博士。班農先生非常自豪文貴先生在過去的幾年英語學習的突飛猛進,很復雜的,班農先生廣播的聽眾都能很清楚了解文貴先生的意思,這很特別,因為電視直播大家是可視的,但通過電波大家只能聽到聲音。
文貴先生調侃是班農先生翻譯得好,太多時候幫助文貴先生,糾正文貴先生,給了他勇氣。
班農先生表示,十分重要的信息是,來自中國大陸的英雄正在喚醒激發美國的大眾。
文貴先生代傳戰友意思:班農先生看著很暖,很帥氣。
班農先生調侃多虧文貴先生這個私人秘書。
文貴先生說,班農先生十分想改變自己的體型,身體健康長壽,因為肩上有著滅掉CCP的責任,滅到CCP的工作是很嚴肅的。
班農先生表示,他第壹目標就是和文貴先生壹起幹掉CCP,第二目標就是穿得上G-fashion漂亮的衣服)
班農先生說了,第壹件事幹掉共產黨,第二件事到G-Fashion當模特。剛才班農先生說,我壹定幹掉共產黨,我要把身體搞好。

(文貴先生轉達,所有的戰友都說愛班農先生,減重之後的更加帥氣妳了看看,每個人……
文貴先生和戰友互動。
班農先生表示都因為新的項目。文貴先生表示這非常重要。
班農先生表示自己瘦了15磅在文貴先生的鼓勵和指導下,文貴先生強調班農先生的臉色,中國人非常重視通過看壹個人的臉色判斷健康與否,是否有能量,是否帥氣。在中國,在世界上,沒有超過50%的人像班農先生壹樣,有長的、帥氣的發型,像獅子王壹樣,不是Larry King。
文貴先生表示每天,班農先生在這裏工作,18個小時……
班農先生回應都是因為文貴先生壹天工作20個小時!這是小巫見大巫,要作為壹個年輕人向文貴先生學習,這樣才能趕上文貴先生的腳步。
文貴先生稱贊班農先生是天才,工作非常辛勤,沒人像班農先生壹樣,沒有人,從未見過壹位像妳班農先生壹樣的人。
班農先生表示文貴先生真的是壹周七天全無休息日地工作著,為了讓中國人得到自由披星戴月地工作,這真的激勵了自己。
文貴先生表示這是因為我們是有使命的,我們有堅定的信仰,這是為什麽……班農先生真的要好好想想這個問題,每個人都認為班農先生應該更健康,繼續健身。文貴先生要求班農先生繼續減重。
班農先生表達要幹掉共產黨,然後穿上所有帥氣的G-fashion衣服。
文貴先生肯定這百分百會發生!)

最大的G-Fashion的Model未來我要創造的——班農先生。

(文貴先生對班農先生表示現在直播數據回來了,觀看人數到了65萬人。雙方聊關於觀看直播的數據,表示非常地令人吃驚。)

所以說戰友們,班農先生剛剛說了壹些,我再接著剛才聊國內的事啊。在國內的曾家和這個他們這個鬥爭啊,遠遠超過了甄繯傳的那些爛事,互相下毒,互相下藥,大家都沒有了忠誠。它就像郝海東先生說的話:所有人往上爬,當孫子的原因就是想上去不當孫子。現在所有人都得當孫子,他當然他也幹了。

更重要的事情,大家看到現在的瘋狂了嗎?在向全世界輸送病毒。全世界這些流氓國家,都想跟共產黨合作,幫我建P3實驗室。大家妳們記住,我們的新中國聯邦的路德先生CCTV,新中國聯邦從來沒講過,當年我在華盛頓, 2017年沒見班農先生以前,在哈德森Studio,我給了FBI兩個文件。當時路德是參加那個早餐的,韓連潮、楊建利先生都在,很多人,包括FBI的人跟我們壹起吃早餐。當場我問他,我說:妳告訴我說,我給妳的文件是真是假,那兩份文件?他說:是真的。第三份文件我就燒了,到那兒。我為啥燒了?老天天意。我要不燒啊,可能有作用,也可能沒作用。但不管有沒有作用,我那個文件拿出來,可能很多人會死,包括我也活不到今天。現在人類付出的代價太大了,幾千萬人要感染,幾百萬人已經被感染,半百萬人死亡,光中國死的多了去了,付出了代價。當初沒什麽,咱沒有G-TV,咱沒有G-News,咱沒有路德訪談,咱沒有默博士、趙博士、安紅、Sara、博博士、趙博士,咱沒這些名嘴。那時候要有安紅、路德這樣的人,妳有VOG Sara這樣的人,咱怎麽可能到那個程度啊?

壹切得靠實力!兄弟姐妹們,有了實力妳才能給人家說我要真理,我要真相;沒有實力,妳永遠不可能有真相和正義,所謂妳想象的公平。世界上公平是相對的,公平的起點,公平的這邊兒,秤砣的這邊兒是妳的重量,那邊才是相對的和妳的重量。啊,這才叫公平。如果妳這邊根本就是0,妳的公平的另外壹邊兒比妳這個零還低,妳就會被翹起來。公平是相對的,妳的實力和對方和社會各方面給妳的,是相對的。我們爆料革命,我們的整個新中國聯邦,就是要把這個天平要和我們的重量相匹配,和我們的人格、人性相匹配。現在共產黨內部出啥事了?就是曾慶紅他的重量已經翹不起來習近平啦!他現在危急了,危險了吧?危險了。因為過去,所有共產黨的這壹邊,那邊壓著是14億老百姓,然後他下面頂壹搟面杖子,哪有公平啊?沒有公平!那個搟面杖子就是需要我們的真相,把那搟面杖子給它拿下來!妳說G-News、G-TV、G-Fashion、G-Club、G-Coin、G-Dollar有多重要,戰友們!

今天在線的,天吶,76萬,76萬,兄弟(文貴先生對班農先生說。)
(文貴先生表示這就是力量,力量來自壹個人的能力,沒有能力就沒有公平。公平來自兩個方面,壹個方面是妳的能力,另壹個方面是來自尊重。如果壹個人失去了能力,平衡被打破,沒有人在乎妳,根本不存在公平、尊重。公平的兩端,壹段是妳解決問題的能力,另壹端來自別人對妳的尊重。沒有能力就不存在公平。
這就是為什麽共產單要建防火墻,這樣妳永遠無法獲得真相,永遠無法獲得機會和能力去解決問題。他們有壹套戰略,弱民苦民讓妳沒有教養,這樣妳永遠無法獲得公平和尊重。這就是為什麽新中國聯邦可以讓每個人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有大的價值有尊嚴,然後就擁有公平。公平不可能空口買來,而是要通過實際行動和真實的能力!
班農先生表示這就是為什麽CCP註定要滅亡,因為CCP無法這樣對待中國國民現在世界是無法通過那樣的手段來屏蔽真相,屏蔽外界信息。
郭先生贊同,這就是為什麽我們新中國聯邦的大家信任班農先生,就是因為需要行動,不要打嘴炮。
班農先生表示文貴先生自從來了美國就是壹直在行動,現在所有人都在說了。
郭先生表示如果不是在美國,新中國聯邦就不可能壯大。這就是美國偉大的地方,可以使新中國聯邦、文貴先生的藍色圖騰發展壯大,獲得尊嚴。這就是因為美國的偉大。這就是文貴先生為什麽喜歡班農先生說“讓美國再次偉大” 因為只有美國安全了,大家才能獲得和平。要是讓俄羅斯、CCP真的獲得了世界的主導權,世界將陷入災難。
班農先生表示只有中國人獲得了自由,世界才能獲得自由。 大家會提供壹切幫助讓中國人重獲自由,自由世界是熱愛中國人的。
班農先生在Lady May上從文貴先生這裏了解到所有中華優秀的文化都因為CCP的文化大革命而被摧毀。 所有偉大的音樂和舞蹈以及思想,壹切中國人四千年流傳下來的好東西,但是需要中國人民獲得自由,CCP消失死亡就在現在或不久的將來,因為無法繼續奴役中國人,愚民讓中國人沈睡,世界上不應該再有防火墻。這太荒謬可笑了!
班農先生試問,如果大家看中國臺灣,香港,新加坡,蘭登,紐約,加拿大,美國,澳大利亞,中國人民都可以民主、法治。那麽在中國大陸上,民主、法治也沒問題,中共封鎖、專制這是荒謬可笑的。
文貴先生百分之百贊同,兄弟!妳知道在過去的五十年裏,為什麽人們沈默了,這是需要深思熟慮的問題。為什麽中國人沒有自由,沒有法治。中共不能代表中國人。班農先生表示中共是壹個偽政府。郭先生贊同是政府,不合法的!
班農先生表示CCP在1949年承諾的都沒有兌現,沒有地權,沒有法制,沒有民主,沒有尊重,沒有言論自由。現在是因為防火墻,還想建立古拉格繼續奴役中國人民,這是不可能的!
文貴先生表示這是為什麽大家有很大的希望,真的很感激班農先生的幫助。所有的人都想讓我談論……昨晚文貴先生收到三十二萬條信息,我無法壹壹回復,所以為什麽需要直播。每壹個留言都寫道,感謝班農先生,他們充分理解我們要擊垮中共,這並不容易。但是每個人都很重要,我們需要保持戰鬥,永不停止,永不放棄!這很重要,永不放棄!永不放棄!
班農先生贊嘆文貴先生壹個星期工作七天,從來沒有見過像他這樣的人,可以同時做五件事情。中國人民應得到自由,這是荒謬可笑的,現在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七十年,專制的他們偷走老百姓的錢,把它們放到了美國,股市交易,華爾街,倫敦,這壹切都應該追回要來了,這就是老百姓的錢!老百姓值得獲得這些。
郭先生表示每次班農先生說這件事的時候,許多中國人從內心真的非常感激。許多西方人對此並不在意,很多都是來自華爾街,來自華盛頓,這些資助共產黨的太多了。做桌子下面的交易,來偷取中國老百姓的錢,使大家很煎熬。中國經濟是世界第二,但沒有醫療福利體系,沒有社會保障體系,這太荒謬可笑了!中共的權貴家族控制著萬萬億美元,CCP的家族,他們都是瘋狂的騙子!這些都是騙子,龐氏騙局的制造者。
班農先生請大家記住,所有的錢都會還給老百姓,那就是老百姓的財產,這都是老百姓辛勤勞動創造出來的,全部會要追回來。這真是荒謬可笑,他們可以在倫敦買房,這麽貴,都是因為俄羅斯商業寡頭和中共獨裁者。王岐山家族,總書記習近平家族在那些貝爾格萊維亞富人區西倫敦,東北角的紐約。這是瘋狂的,偷盜了中國人的錢,內部竊取中國人的財產,這不是CCP的錢財,這是中國人民的錢財,這些會回來的。總有壹天會看到的,這些錢全部來自行賄、桌子下交易。
文貴先生感謝班農先生,真的很感激,所有中國人保證,沒有人會忘記您班農先生幫助中國人追回他們的財產。
班農先生表示只做了很小的壹點貢獻,都是因為他熱愛中國,自從1976去了中國之後。並且樂於去幫助,只占了很小壹部分。
文貴先表示班農先生貢獻巨大,為中國老百姓做了很多事情。相信文貴先生,相信中國人,相信新中國聯邦,永遠不會忘記任何幫助大家的人。壹定很快看到,可以去香港,可以去中國,可以見到許許多多中國人有多人感激班農先生。
班農先生表達這就是為什麽告訴文貴先生,當我們讓中國人民最終自由時,想在香港退休。)
文貴先生:班農先生愛香港超過了我,班農先生每天都跟我講,每天激動好幾次。他說我們中國老百姓太可憐了,他有些話關於民族歧視的事情我不能說。他每次班農先生都講,班農先生說:中國人太可憐了!中國人幹了太多事情了,他每次都這麽說,所以說是發自內心的。他誇我是……,我實際上誇我的人很多,哈哈。
(文貴先生和戰友互動。
100萬,文貴先生和班農先生談論關於直播數據的問題,這是力量。)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 我們讓世界看到我們的這種意誌, 看到我們的能力, 就讓西方人看到我們這些人絕不放棄, 我們為什麽放棄?我們還有啥放棄的?戰友們,我們還有啥能放棄的?咱現在不搞爆料革命了,不滅共咱幹啥去?在家等死嗎?還能比現在讓妳感覺妳更有價值嗎?不可能的。這兩天我家裏人擔心我,病毒的事,吃的、喝的、都擔心,我告訴說妳對我最好的愛和關心,就是給我時間,讓我去幹我想幹的事,就這麽簡單。如果妳真的是愛我的話,妳就給我時間讓我幹我的事,妳不要管我的事。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在這說國內的,國內是這場騙局,所有的騙局的設計者。所有的老紅軍,我跟曾慶紅母親打交道的時候她總愛說壹句話:什麽長征啊?什麽長征啊?那叫逃跑!她為啥要她女兒叫曾海生啊?都要生了,都快生了,在壹個河溝裏面,什麽海呀,是個河溝裏面,然後呢孩子要生,如果要叫就把她悶死,國民黨的兵在後面追殺。結果就是用牙把臍帶給咬斷了,起名曾海生。為什麽叫曾海生,曾慶懷,曾慶陽,曾慶紅,都是根據出生地點來定的。所以說他們家本身就認為是共產黨的創始人,現在共產黨的創始人跟官二代PK起來了,就是和獨立董事,獨立董事現在直接要當chairman(主席)了,幹起來了。所以兄弟姐妹我們真的要感謝班農先生,班農先生真的是每天真的是嘔心瀝血,不是那麽容易的,我有些話我在這不能給妳們說,不能說。大家不要忘了啊,大家不要忘了,川普總統當時差點把我給送回去,沒班農先生,沒有塞辛斯(音),沒有潘森哲(音)是不是?沒有FBI的哥們,那就把我給送回去了。

所以說妳們想啥呢兄弟姐妹們?哪那麽簡單呢?妳們看香港到現在本來定好的對這些銀行的制裁,中國銀行、平安銀行、匯豐銀行以及中共領導人到現在沒有發生,TikTok到現在都沒有發生是吧?對不對?哪那麽簡單呢兄弟姐妹們?開玩笑呢?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共產黨有多怕我們,現在遭受的攻擊絕對是核彈級的!但是我們都回來啦,沒問題,耐心、信任、忠誠是無價的。只要不放棄,就像過去50個小時發生的事情壹樣,沒有壹個人像我壹樣相信戰友,發生那麽多事情,兄弟姐妹們,怎麽樣?50個小時震撼世界了,誰能做到?共產黨妳大爺!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看來今天共產黨真給嚇慘了。除了這個之外國內我想跟大家講啥,香港,這幾天香港瘋狂了吧。但是我告訴大家的事情,這11億美元裏面,兩億美元來自香港。香港的這些戰友們,簽借款協議的時候告訴我,都在下面寫了壹句話,如果哪壹天我消失了,所有這些股權100%由郭叔和GTV董事會將股權給予香港的這些勇士的後人。兄弟姐妹們看了讓人動容啊!香港人是我們的同胞,就100年就變成了這樣偉大的、有信仰的、勇敢的我們的同族,我們萬分榮幸、備感榮幸!共產黨也是我們的同胞,但是妳看共產黨就那壹小撮人,因為我們自私,因為我們懦弱,因為我們恐懼,綁架了我們那麽多年。我們不可能再恐懼了,我們不可能讓它再繼續下去!香港的這些學生,香港這些死的人,無辜的,被共產黨害死的。還在香港大街上殘害香港同胞的這些黑警,我必須懲罰他!壹個也不會放過,這些人絕不會在大赦之列。香港這些害人的這些走狗們,走著看,我這鐵錘,有壹天看我怎麽收拾妳!律政司就是因為編造假案子,關於文貴,律政司的很多官員,可不是壹個,都要辭職,完全造假。包括造假案陷害香港的孩子,人家看不下去了!但是過去這50個小時證明了民心向郭,新中國聯邦就是我們中國人的希望,香港、臺灣、西藏人民的希望。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就是因為妳們每個人動了手,妳們沒有放棄,妳才能讓看到這麽多人在50個小時,在共產黨啟動了壹個國家力量造謠我們,“郭騙子”、我們是“騙子”,被FBI調查了,……Miles Guo……(英語),都是這些謠言造就了我們今天的傳奇,就是共產黨每壹次愚蠢的行動都造就我們傳奇。

我們國內有多少戰友被喝茶的,今天記住我郭文貴說的壹句話,任何壹個被喝過茶的戰友,被共產黨警察威脅過的,未來申請任何政治庇護,任何在西方需要保護,郭文貴、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壹定跟妳們站在壹起。我們很快在未來的24小時以內,會把法治基金的董事,我們聯系在壹起建壹個群,專門來回應被害的戰友們提供的信息,還有很多戰友需要的幫助,讓大家能聯絡上,24小時我們會公布。還有,我們把G-TV這回這個貸款事情處理完,我們就處理G-Coin,還有買G幣的這兩塊的事。我們同時會啟動G-Club會員和G-Fashion試運行上線,然後就是G-Coin、G-Dollar。

所有這些,我再說壹遍,以戰友為主,現在的G-Fashion壹半都是咱們的戰友,有願意加入模特的請加入模特。但是戰友,我求求妳們了,妳們必須100%感覺舒服、相信了,再加入,否則千萬別加入。

我們國內所有被喝過茶的,我們真的是特別感謝很多國內有良心的警察,槍口擡高壹寸,放過了我們的很多戰友。我也請戰友……(英語)。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所有咱國內的戰友們,對照顧我們的警察永遠要記住人家的名字,咱永遠不能忘了人家。這些警察是有良知的,這些辦案的是有良知的,很多人,他們是有父母、孩子的,他們都知道爆料革命,他們真心的是,人家要工作要理解人家。這是我說為什麽99%的共產黨員必須要大赦。但香港這些黑警壹個也不能放過他們!親愛的兄弟姐妹們,記住我們的恩人,忘掉我們的仇恨,但不包括香港的這事。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不管任何情況下都要記住,香港是我們的聖城,香港這些孩子太不容易了!

今天我本來很多事說的,共匪的黑客非常猖獗,我今天就直播到這,擇機再直播,不亂聊了。

大家妳們要知道為什麽我要戴眼鏡,看我這眼睛,看見了嗎?我這眼睛這塊做過那個,就是曬太陽曬太多了那個雲斑,所以我眼睛做過壹個小的手術,壹有電腦光,還有陽光,我就受不了,這是壹個;第二個,大家知道,我看手機時間太長,手機這個光壹照過來,我眼睛就不舒服,所以我要戴著眼鏡,希望大家理解我。

壹起為全世界人民、新中國聯邦、香港、臺灣、西藏同胞祈福!等著重錘吧!懦弱的共產黨!妳只會讓我們更加的偉大!妳什麽也做不到,對吧?共產黨,妳完了!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