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救命葯「羥氯喹」的抹黑與打壓

編撰:cash2019、妮妮、文白、文肯尼

一位常春藤聯盟的流行病學教授聲稱,羥氯喹–這種藥物在過去幾個月里一直處於政治化的醫學辯論中心—但卻是「戰勝中共病毒的關鍵」,醫學官員應該站出來,利用羥氯喹來拯救成千上萬冠狀病毒患者的生命。

耶魯大學流行病學教授以及該校分子癌症流行病學實驗室主任Harvey Risch在本周的《新聞週刊》專欄文章中認為,「數據完全支援 」廣泛使用羥氯喹作為中共病毒的有效治療手段,而且過去幾個月的多項研究也可以充分說明這一點。

他寫道:「在成功的治療實驗中,由Vladimir Zelenko博士治療的另外400名高危患者,死亡人數為零;有4項研究總計近500名高危患者在美國各地的養老院和診所接受治療,無死亡病例;在巴西進行的一項700多名高危患者的對照試驗中,334名接受羥氯喹治療的患者住院風險顯著降低,有2人死亡;在法國進行的另一項398  。 名匹配患者的研究,住院風險也顯著降低。 “

“當這種廉價的口服藥物在病程很早的時候,在病毒還沒有來得及繁殖到無法控制的程度時,就被證明是非常有效的,”Risch在專欄中認為。 羥氯喹在過去幾個月里一直是激烈而持久的政治爭論的主題,此前特朗普總統在3月中旬表示,該藥物在治療COVID-19方面顯示出可喜的效果。  Risch說,這種藥物在病程很早的時候,病毒還沒有來得及繁殖到無法控制的地步,就給予藥物治療,是最有效的。

可是,就在病程很早的時候,中共的媒體和評論員就開始大肆宣揚該藥所謂的致命危險,以及據說該藥在治療疾病方面的無效性。 因此,很多人被報導誤導,使得這救命葯未能普及,並得到及時、正確的使用,而且延遲給葯也極大地降低了藥物的有效性。

在專欄中說,「我相信,關於羥氯喹的這段錯誤的插曲將被醫學社會學家作為一個經典的例子來研究,說明科學外的因素是如何壓倒明確的醫學證據的。 “

編者評論:由於和中共勾兌的美國權貴資本醫藥集團等,通過對醫藥領域的整體控制和媒體及大外宣的刻意錯誤宣揚其危害,導致羥氯喹未得到正確而及時的使用,使得CCP病毒患者承受著病毒帶來的巨大痛苦,致使幾十萬無辜的人喪失生命,全世界人們也因此生活在中共病毒籠罩下的恐懼中。

羥氯喹的有效性不僅得到很多流行病學頂尖專家的認可,而且多名一線醫生用自己的親身治療經歷,告訴大家這個藥物對於預防和治療CCP病毒非常有效。 醫生的親身經歷就是最直接的第一手的證據,足已證明羥氯喹能夠預防和治療CCP病毒這個事實。 但是以福奇為代表的另一方,則一直否認該藥物對CCP病毒的治療效果,所以說,這是一場正義與邪惡的鬥爭。

中共正在進行一場病毒的閃電戰—一種精心策劃配合全世界BGY滲透,意圖統治全球,並超越美國獨佔世界鰲頭。 這樣的事實應該被清楚披露出來,中共的終極企圖心不是與各國進行貿易,共同發展,它是襲擊、控制、掠奪。 中共獨裁暴政的政治體制性質從未改變過。 它對香港的無情鎮壓,監視人民,酷刑折磨異議人士,迫害宗教人士和少數民族,包括將一百萬維吾爾人關押在集中營,如果你認為這一切只局限於中國,那就完全錯了。  CCP病毒的閃電戰及對羥氯喹救命葯的抹黑和打壓,證明中共要將獨裁暴政的邪惡之陰霾籠罩全世界。

中共發動了一場觸角遍及全球的病毒攻擊行動,其目的是摧毀自由世界。 自由世界不應該在「羥氯喹是目前預防和治療CCP病毒最有效的藥品」這個事實上爭論不休,應該共同合作來抵制攻擊。 消滅中共,否則世界將永無寧日。

原文連結:

https://justthenews.com/politics-policy/coronavirus/yale-epidemiologist-says-hydroxychloroquine-key-defeating-covid-19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