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蚣姨其人報告

【DT挖掘機團隊出品- 打擊偽類系列】

作者:DT挖掘機團隊出品,2020年8月6日

袁弓夷,英文名Elmer Yuen ,祖籍浙江寧波鄞縣,中文網絡突然爆紅的挺港民主運動實業家。

袁弓夷這種為老不尊的偽類本入不了挖掘機團隊的法眼,其混淆視聽、其心可誅,我們不得不出手,防止中共綁架9000萬黨員、防止袁弓夷對香港手足、香港反送中運動可能帶來危害。

下面我們從袁弓夷爆紅的自媒體視頻《解構新中國聯邦策劃人Part 1 | 袁爸爸袁弓夷政經評論》內容開始,逐一實事求是地還原、記錄和分析袁弓夷近期接受各路媒體採訪的內容,揭開這個中共走狗的畫皮!

一、 對袁弓夷爆紅的自媒體節目《解構新中國聯邦策劃人Part 1 | 袁爸爸袁弓夷政經評論》還原和分析

(一) 先劃清界限再假以課題研究

首先袁把宣言說成是憲章,袁前半輩子在中國大陸經商從政幾十年,中文是母語,英文也很好,故意說成憲章,想將新中國聯邦宣言與三十年來海外欺民賊和偽類各種建國、各路自封的大總統混為一談。想必住地下室、騙著捐的各大總統,從自己地下室到自由女神像的車馬費還需要中共大使館支持吧?

回顧一下袁在節目中的發言:

昨天大家可能在YouTube或新聞都看到有個新國家成立就叫做新中國聯邦國,就在美國NEW YORK的自由女神像前,在船上有兩個人朗讀他們所有的憲章以及他們準備做什麼,這個國家將來怎樣,這兩個人呢,一個叫Steve Bannon,另外一個叫郭文貴,我對他們都很了解,而且都知道不少,當然他們內部人比我知道的更多。但一般來說,香港都有幾個人知道好多內情,因為他們做翻譯等。但我當做一個學術性東西。

首先呢,老賊先與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切割和劃清界限,袁老賊是在做學術研究哦,看清楚了。更重要的是,袁老賊你反共卻如此聚焦和關注香港人參與爆料革命的細節?難道這也是學術研究?

(二) 歪曲美國歷史顯示出無知和傲慢

袁表示,解放黑奴戰爭是因為北方覺得南方黑奴多,影響到北方的收入利益,從而北方開戰。

從歷史上看,因為北方正視黑奴,當正式工人對待,解放了黑奴,產生了更高的效益下,也因為如此資本現狀無法滿足擴張需要;而南方奴隸對待不等,很多州奴隸脫離南方尋求平等對待;之後戰爭爆發,解放奴隸,解放生產力,嚮往人人平等的權力;而袁把最重要的自由元素抽調了,意思變味為金錢的誘導。

(三) 曲解、矮化班農先生及其領導席捲全球的平民主義

我們回顧一下袁節目的原話:

先講講Steve Bannon,Steve Bannon呢,有些人稱他為極右,實際上它是一個美國的保守派,什麼是保守派呢,宗教好重要,Family Value好重要,家人要去打工,小孩子有需要的話要去參軍,他一直堅信,全世界把他叫Populist,有的叫民粹主義,因為我不想要用我的解釋,我還未找到一個好的中文去形容Populist。這個基本上是Lincoln,美國歷史上很有名的總統,每個美國人都尊重他。 Lincoln有很艱苦的經歷,在Illinois那邊都是體力勞動家庭貧困,他一路斬樹做一些苦工,一直爬到總統位置。他就相信人應該所有美中產者應有一份好的工作,有財產/錢/可以去教堂,用傳統方法讓孩子接受良好教育,成為美國未來的力量。這種就是他們都相信的觀念,林肯引領了美國南北內戰,最終北部大勝,黑奴得到解放,得到了人人平等的法律保障。黑人也應有財產養家,這就是所謂的Populist,Steve Bannon是對這個信念推廣最大的一個人,現在很多國家都覺得這個是對的。比如法國的勒龐。很多的左派就叫他們右派,實際上左右都是分不清,即使他們是Old value,即使是Steve Bannon把女兒送去西點軍校。畢業後就去阿富汗那些地方,Bannon 本身就在弗吉尼亞州那邊的愛爾蘭天主教家庭,弗吉尼亞州那邊很窮是個產煤的地方(語氣輕蔑)。

袁輕刻意迴避和曲解班農先生的平民主義,盡顯中共圈養出大陸、香港兩頭吃的所謂紅頂商人的無知和傲慢。袁是一個香港人,港人英語都不差吧,他竟然不知道Populist就是平民主義,帶任務的不能說也不敢說,中共最怕的就是宣導平民主義!順帶說說,DT團隊見多了這種不要臉的港商台商,很多講不出完整的一句普通話,長期在大陸各個招商引資會上刷臉,搞各種研討會,你去查一下背景吧,要不就是一個小協會的理事,要不就是某個家族邊緣狗腿子,要不就是要死不活的港股上市公司的,要不就是專門搞洗錢的,18大之後尤其多!

我們再回顧一下班農先生的平民主義,恰好是精英主義的對立面,而且這不是空想和理論,完全是實踐性的,比如區分中共和中國人、區分盜國賊家族和普通黨員、解放14億中國老百姓就是最好的例子!尤其是香港反送中運動、雨傘運動、歷次紀念天安門屠殺等就是平民主義的實踐,再次向世界宣示還權於民、反對暴政的理念,這就是平民主義的精髓和價值體現,讓平民主義從理論深入實踐,深入影響世界格局變化的偉大運動中,這恰恰是中共王岐山、習近平等盜國賊最忌憚和最害怕的,袁吸引流量之後公開地可以矮化、曲解平民主義,是在幫誰滅火呢?

(四) 矮化班農先生幫助川普總統競選完成驚天逆轉

一個人在公開媒體上直播說了什麼和做了什麼是事實,從事實出發的判斷往往是可靠的。我們原話重現袁自己在節目中所說如下:

Trump競選之前,班農就在推Populist,他們有一群人,背後有很多資金,這群人看到Trump好像沒什麼機會贏,Trump競選時有太多競選者,而他有沒有什麼特別,終於在投票前五個月左右,就去做了Trump競選的競選顧問。你知道Trump經常換人,最後就給他上去了。上去之後這個人(指班農)各方面不俗,哈佛,高盛做過投資顧問,即讀書好又喜歡香港。 70年代的香港,在船上做情報信息,來過香港很多次,大陸也去過,上海也有生意。班農對中國都很熟悉,但其實美國人對中國的熟悉程度有限。他有一招很厲害,這招估計他都是第一個用,他就分析整個美國的選舉問題,有的州永遠支持民主黨,有些永遠支持共和黨,那些都不是問題不用管。唯一那些搖擺州(9-10個州)比較窮的州,可以改變州份額,這些州因為比較窮,民主黨都給工人階級比較好的福利,他就找了一個從英國過來的叫劍橋分析。他們用Facebook的數據,那時候大家都不知道原來臉書數據可以用來選舉。通過數據分析怎樣能將廣告精準投放到這些搖擺州的選民,給他們發信息打電話,可以影響到搖擺州里對民主黨支持搖擺的選民,讓他們合法的投川普一票,他們用很高級的巨型計算機做數據分析。在最後幾個月對川普大選起到關鍵作用。川普最後幾個月就完全按照他的分析來做,開票那天,每個人都認為川普輸定了,媒體一邊倒的不看好川普,看好希拉里。川普已經都對競選團隊致謝,認為自己敗選,川普問班農有沒有什麼問題。班弄說100%勝選。川普不信每個人都在笑。班農這個人很感性,容易哭,以及對自己要的東西很執著,很堅定,最後大選多出7萬票贏得了大選。班農這個人怪怪的,進入白宮之後是首席戰略顧問。這是很高級別的一個職位。

下面我們分析一下該部分:

首先袁提到班農先生使用Facebook數據,定點投送信息影響人民的投票給Trump總統,實際班農先生只是幫Trump總統爭取到了7萬票就獲勝了,袁對班農先生的重要性闡述,間接的指明CCP對美國大選的操控和對川普勝選的意外,更表現出對班農的重視和恐懼,如果袁不是大外宣,為什麼前面連Populist都解釋不清,而後面又對大選的細節如此清晰,無意中就把自己是九層妖塔的一部分給顯現出來。

常識告訴我們,川普總統在最後得票前的預測都是落後於競爭對手,自然相差的應該是遠大於7萬票,重點在於沉默的大多數和被精英壟斷了的話語權,而班農先生的影響力是3千萬的保守派人士,這是袁不敢提的。袁這話刻意貶低班農先生的影響力和人格。是否似曾相識?是否是熟悉的配方?這不就是典型中共的思維方式和做派嗎,什麼川普總統只是個商人,現在中共被打得滿地找牙;什麼中共可以讓美國回到吃草的時代等等。你袁弓夷除了跪舔中共、揮霍祖上那點陰德還有什麼事情值得拿出來說?跪舔的事情先暫按下不表,本文後面會將袁弓夷在大陸的商業佈局等逐一梳理出來。

(五) 妄評班農先生辭職

首先我們回顧袁弓夷在節目中如何說的:

這個人是一個思想家不適合做官,和其他很多人合不來,例如他說很討厭中共,要消滅它,但是Trump怎可以去說滅了人家呢?你知道吧和其他人也不能合得來,跟女婿女兒那些比較自由的年輕人都合不來。性格怪異,後來有人出書引用他的話,關於川普家庭的那些複雜問題,導致Bannon辭職。

袁首先說班農從白宮辭職是因為有人出書引用他的話說川普總統家裡那些複雜的問題,引起不和。這三年來已經發生的事情鐵一樣證明班農先生離開白宮就是為了更好地完成他的使命,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另外,重點來了,口炮黨果然不經意就露出了內褲,川普總統不口炮就等於班農先生錯了?討厭中共消滅中共,只要不能說出來就不能做?很明顯袁開始帶風向。

(六) 碰瓷文貴先生處處貶低展現出老流氓的無恥本色

先看看袁弓夷如何談文貴先生的:

(班農先生)辭職後竟然有人介紹他給郭文貴,郭文貴在2017年他實際上不是一個間諜。他跟中國情報部門國安局的局長馬建關係慎密,以前馬建有很多海外任務叫郭代表中國去執行,例如想辦法不要讓達賴去倫敦等,這些事中國政府自己不出面,很多事都是讓郭去處理,包括日本、中東等,所以自己有很大的生意,他做的那些金融做的很大很大,做得非常成功。以前在中國做最好的酒店生意,河南北京那些酒店都是全世界一流。這個人廣結良緣,但是在中國和某些人結了仇,我以後回來再講這一段,這一段我將三天三夜都講不完,他們跟中國主要是跟王岐山、孟建柱、孫立軍結下了仇。結仇後他們把郭在大陸和香港的財產基本全部凍結,後來還瓜分了,郭那個時候在紐約上VOA(美國之音)爆料,VOA預留了三個小時讓他發言,說到一半當他說到王的名字,馬上就有電話打來,停止這個採訪,那個是直播訪問的,約1小時15分就停了,那麼這個就變成很大的醜聞,VOA十幾年來很多人從小時就听,那麼這個里面有問題和中共之間有勾當。那麼郭在海外有很多的資金,我猜有200多億美金,跟中共非常過不去,那麼他和班農結識之後,他就拿中共的情報,我們在外面說是爆料,實際是情報,就通過班農來把所有的都給予美國的情報部門。既然班農是白宮首席戰略顧問,那麼他當然有實力,所以郭就將全部情報給出,那就變成郭文貴和班農和所有情報部門,就知道了中國所謂像將來怎樣在世界上做統戰、滲透的事。其實在美國的情報部門都知道一些但沒有確實到細節,郭有全部的證據,全部的紙質證據都拿到法庭上,要法庭認可。聲稱如果證據不是真實的,他將負全部責任。那麼他的事情大家都有聽過,但就在懷疑他說的是不是真的,不是很相信他。但是乾情報這類人你不能要他拿證據。有證據的那些不叫情報,而是那在法庭上用的證據。但是你正式鬥起來那些間諜/打仗/情報,你只有信或者不信。這只有是你的判斷,不是說要證據,等你拿到證據已經被打敗。那麼整個美國政府白宮對郭的證據事後發現都是對的。那麼就因為這個和班農就很合得來。當然這兩人都是怪脾氣,但是起碼他們都是非常信任對方,然後郭文貴就開始發展,就認為他要消滅中共。所以我對他比較了解,因為我都在想這方面,但這個人又了不起了,他只有小學畢業,13歲就和老婆私奔,就這樣白手起家。他英文很爛,他自己都承認,你當著他面說這個他也無所謂。他跟班農對話,一半以上都聽不懂。好在這兩人的理念都差不多都是反共的。

讀到這裡,再傻再有氣量的人都難免想爆粗口。首先下結論,很明顯袁弓夷在詆毀文貴先生的同時非常具有迷惑性。首先把三年前文貴先生的“保命保財報仇”放大並作為文貴先生領導的爆料革命定性的詞,罔顧三年已經過去,爆料革命早就到了以美滅共、全世界自動滅共的局面。但為什麼特別具有迷惑性和極大危害性呢,因為支持滅共的億萬老百姓對貼近自己生活的事實或現象、能以自己生活經驗進行判斷和驗證的事情是特別容易相信的,這是各類偽類欺民賊總能有市場、能帶節奏的核心原因。

但就奇了怪了,一個號稱不過問政治的有破產傳聞的港商,一個據說去美國賴在別人家裡的實業家,先不說你去大陸考察的地點和層次本身就暴露了你實際上的經濟實力和財產狀況,但有一點是容易達成共識的,曾經或者已經是較為成功商人的群體的判斷力、真實信息掌握程度、對政經形勢的判斷,往往處在社會比較高的層次。袁對文貴先生過往細節的掌握證明他是了解真相的,但為什麼得出了跟絕大多數有正義和良知的人完全迥異的結論和清奇的認知角度?文貴先生花了28年臥薪嘗膽圖滅共大業天下有目共睹天地為證,袁刻意貶低和帶節奏,不就是表明了私下極其關注文貴先生的直播,獲得大量信息,然後全家有分工地來個左中右的腳踏三隻船的三頭吃?難不成你接受任務之前中共就給了你這麼點背誦的材料?這就是滿口聖經的70多歲老人的做派?不就是一老流氓嘛。就算是拿一般老百姓的道德標準來看,也屬於人品低劣的,但站在大外宣的角度這不就是擺明了是中共的走狗嘛。

(七) 對香港人絕世抗爭和法治基金無理的態度

先回顧一下袁的原話:

他們兩個人走得近,就成立了兩個法治基金C3/C4 ,班農負責C4,凱爾巴斯C3,因為郭覺得中國最不好的是沒有法律,法律是一個國家的基礎。凱爾巴斯這個人2008一次金融危機,那個Big short 就是凱爾巴斯,現代金融天才而非傳統,這兩個基金是在2018年初成立的,將來中國應該怎樣怎樣,開始孵化出所謂將來的中國,他們就是一心一意的想推翻中共,那麼這又是一個奇蹟,短短兩年,又是神推鬼魔的,共產黨又不爭氣,又有瘟疫,又有香港事件,又有台灣事件,又有貿易戰。每一樣都搞到美國導致Trump和中國越走越遠,每次都,差不多過兩個禮拜就弄一些事。就證明郭講的,中共是壞人。證明說的對,班農有時候受不了,因為美國人很講證據。有時候沒有證據要他出去講就不知道怎樣講了,就吞吞吐吐,有時候兩個人都很矛盾。但最後結果都是對,武漢的事一年多前就在講,(和家人對話)。

大家感覺到了吧,袁認為文貴先生和班農先生就是想一門心思推翻中共,誰勸都沒用,後面“共產黨不爭氣”這詞都出來了,袁的立場在哪兒?黨媽不爭氣你這個走狗要不要為黨媽擋一槍?說的一系列事件,這香港事件和你袁沒有關係?你不是香港人?你屬於四大不要臉還是屬於賣港賊?後面更是川普和中國越走越遠,不是美國啊,這是不是帶風向?這明不明顯?後面直接用沒有證據攻擊郭先生。

《解構新中國聯邦策劃人Part 2 | 袁爸爸袁弓夷政經評論》內容

(八) 以川普總統是否表態人為製造概念“衝突”

袁說郭文貴和班農分開了CCP和Chinese,但是trump總是說China。袁弓夷雖然這時候還沒有亮出應該制裁9000萬黨員的底牌,但已經是伏筆。而且不就是告訴中文聽眾和觀眾,美國總統跟文貴先生、班農先生不一致,不就是暗示還得回到他反華和大清算的軌道上嘛?

再說,明眼人都知道川普總統之前認為貿易協議對中共還有製約作用,這是反共的抓手,因為協議是有法律效力的,並沒有和中共完全撕裂,所以還繼續使用China作為政治詞語。並且川普總統公開表態對亞裔美國人的保護和感謝,袁弓夷是裝瞎?後來隨著事情發展,前幾天川普總統不就是公開使用中共這個敏感詞了麼?

(九) 貶低新中國聯邦

袁說郭文貴和班農看著形勢大好開始急著創建新中國聯邦。什麼叫著急創建?中國人的諾亞方舟你袁弓夷沒碰到瓷你就貶低?是不是應該讓你來宣讀新中國聯邦宣言?讓名滿世界的郝海東先生讓賢呢?

(十) 貶低文貴先生在香港受眾不多,喜歡炫富

在香港認識郭先生的人絕對不少,路德也揭秘過,包括齙牙莊烈宏砸郭也印證了爆料革命對香港運動的鼎力支持。 DT挖掘機團隊也有曾任香港某上市公司高管,早在三年前該公司核心團隊是強制收看文貴先生直播節目的。再說所謂的土豪炫富,郭先生是用實力展示給中共看闢謠中共污衊文貴先生沒錢了等謠言的,而且展示的是用自己乾淨的錢購買和享受美好生活,住在地下室的偽類就這個碰瓷已經進行了三年了,袁弓夷難道你不知道麼?你不是號稱對文貴先生非常了解麼,這個基本的事實你不知道?

綜上,我們通過對這兩個支撐袁弓夷人設的視頻進行逐一還原和分析不難得出結論,扭曲事實是核心,帶方向是重點。統計這兩個視頻的評論,觀看量,包括袁的整個YouTube 頻道視頻,和偽類極其相似,從十幾萬到四十幾萬觀看不等。評論也不管事實一致叫好,且多是繁體字寫的普通話。袁自媒體頻道的視頻內容基本上是照搬爆料革命路德和郭先生的內容,從時間軸上看,有些就是相隔幾天的內容,例如太空軍。病毒只談中共掩蓋。袁很明顯在中共各路人馬支持配合下攪渾水,小罵大幫忙,都是這麼多年來偽類用爛的招式,爆料革命的戰友早就免疫了!

袁成為網紅絕對不是偶然,原因:

1.從第一期視頻內容來看,時間在Trump在林肯像前的採訪之後。有關中共無條件投降解放中國奴隸,中國在美國的賭場中是玩不過美國的,把中共和中國人分開,只需等待六七八月的事情到來中共就完了。看看,是不是很耳熟,完全就是路德社的粵語版,但袁說得很淺,就像知道過程只說答案一樣。

2.第一期視頻大約有十三萬觀看量,確實是比香港一般視頻量多,所以“火”。但是稍微觀察一下評論,大多數都是繁體字寫的普通話,且都叫好。反觀內容相同且細談的路德時評和郭先生都被大量水軍說是騙子。

3.袁前期的節目與路德時評和郭先生內容基本一致,讓人們覺得袁是和爆料革命一邊的,直到一段時間後開始砸鍋和摘桃。

4.既然使用了路德時評和郭先生的內容,為什麼黑警沒有抓他呢?

以上我們從袁爆紅的視頻入手進行了梳理並作為切入點,相信讀者自己自然有了判斷的事實基礎和邏輯起點。下面切入袁弓夷的發家史。

二、 袁弓夷其人——破落戶的投機人生

(一)對外的公開身份

袁弓夷除了是“科苑”系列企業實際控制人以外,在香港國葉集團歷任董事、執行董事、總裁、董事長,在大陸還有一個以他家族命名的上海市慈善基金會寧波西袁氏慈善基金會。

(二)沽名釣譽破落戶

我們得到公開信息表明,袁弓夷用其父的錢,辦了當時香港最大的電子表代工廠,代加工生產“卡西歐電子表”,壓榨勞工,極其刻薄,加上缺乏眼光,不能及時轉型,被中銀香港,花旗銀行追債,連續被百慕大法院,香港高等法院判決清算,因欠債3億,兩度清盤,破產。曾經沽名吊譽,先前自稱“袁世凱後人”,但因袁世凱名聲太醜,否認。又號稱自己祖先是抗元英雄。

2015年,捐贈五十二萬元人民幣在其父袁勃曾就讀的翰香小學設立“袁勃獎學基金”,(其父袁勃母校),要求為自己的父親“袁勃”塑一幅銅像,放在其援建的一所小學。然後,自封為“慈善家”。實際上寧波發展很好,看學校建築就知道,這完全是給其面子。

誰告訴我這不是沽名釣譽?因為破產沒錢,四處借債,商業之路艱難,就鼓勵其子女從政,進行政治投機香港民主派,欲成”香港之國父“,自稱為“袁爸爸”。香港新民黨現任政策總裁袁彌昌及人民力量前主席袁彌明,都是其子女,為了替子女站台,70歲高齡,竟然當起了“時事評論員”。

簡評:政治投機者。家庭之內有三種政治主張,(本人,子,媳)有討論,無爭論,利益為先,兒子跟兒媳之前是葉劉淑儀的手下,之後兒子在政治上是中間派,兒媳是聽北京的左派。一家人左中右,挺共、中間、反共,三個都有了。本人曾經國葉集團任職,與葉家不清不楚,其子2016年中央政策組特邀顧問,2020年5月26日,出來之前其子與袁表面切割。這不是佈局表演是什麼? ?

(三)中共政協干將的廣州往事

互聯網是有記憶的。順著其公開的身份,我們發現了其中共的官方身份,而且跟他自己所說有出入。 90年代兩次作為廣州政協委員,三次簽名的提案成為優秀提案。袁說從未參與中國政治,但在廣州政協委員會委員的名單中卻有他的名字,且是在1990年後的幾屆,與大紀元中採訪他說1980年初只當了半天政協,與該視頻的內容也不符合。如下圖:

(四)紅色家族家奴白手套

順著這些線索,我們梳理一下袁弓夷在大陸部分產業股權關係圖:

從以上股權、合作關係上繞不開葉劍英家族和葉家在香港的家族企業:國葉集團。先按下不表,接著看袁弓夷這個反共紅人在大陸的生意:

兩個問題:

1. 蘇丹丹何許人?

蘇丹丹,現名葉蘇丹丹,她是葉劍英第三子葉選廉之妻,女兒是葉明子。蘇丹丹原為解放軍總政歌舞團的報幕員,婚後息藝學畫,曾到中國畫院進修,後隨丈夫葉選廉到香港經商。

2. 葉選廉何許人?

葉選廉(1952年11月28日- ),廣東梅縣人,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功勳葉劍英元帥三子,深圳國葉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國基控股有限公司總裁。

什麼人能讓中共最有權勢的家族南方王葉家的葉選廉、蘇丹丹夫婦給你法人打工?袁弓夷,你自己對著鏡子把這句話念一遍你自己相信麼?

初步結論,葉家的家奴和白手套。至於是破產才去賣身的還是之前就是被培養的就不用下結論了,跟本文關係不大。

(五)流竄大陸18流高職院校搞產學合作

2017年Elmer以香港國葉集團總裁的身份到唐山職業技術學校交流合作產學研成果。

雙方針對移動庫房、垃圾焚燒、氫氣燃料電池以及雲工發動機進行了交流?是中共納粹黨衛軍的垃圾汽化爐的相關技術麼?參觀了唐工院共建企業——曹妃甸合心機器人系統集成有限公司。這裡面的保融捷一帶一路會展公司鐘加寧,美國麻省理工大學教授夏亞沈,廣州中和信環保科技公司董事長秦海冬以及北京宏源貿易公司李凱。

就像我們前面提到過的,什麼樣的層次,什麼樣的經濟實力,在大陸產學合作就給你匹配什麼樣的合作夥伴,難不成唐山職業技術學院強過清華大學?為啥不去找清華或者北京任何一知名高校合作?這印證我們之前的猜測,袁弓夷就是一家丁和小白手套,主要靠賣腚活著。正因為其沽名釣譽、破產、做低端白手套,做出什麼出賣靈魂的事兒都不吃驚!

(六)國外活動

左一系方風雷,王岐山得力干將,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中銀、工銀、Goldman Sachs高層,中共與華爾街勾兌核心人物之一

左二系趙閥Frank Jao,美國越南裔地產商。

袁弓夷不會是王岐山親自點的將吧?

三、 關於國葉集團

前面提到,袁弓夷繞不開一個叫國葉集團的公司。國葉集團為葉氏家族在港註冊的旗艦公司,由葉選基擔任董事會主席一職。

葉選基(1940年-2015年11月26日),廣東梅縣人,葉劍英元帥侄子、開國上將呂正操的女婿。香港國葉集團董事會主席。

我們查到在北京、廣東、江蘇、浙江都有國葉集團的關聯企業。這系列企業的法人都是葉選廉(中共“開國”元帥葉劍英的三子)。

其中深圳國葉實業有限公司的大股東是中共偽政權公安部對外聯絡辦公室,如下圖:

經營範圍如下圖,看點在1992年可以經營警用器械及防盜、報警、監控器材、進出口業務。

在北京註冊的國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葉北京”)如下圖:

北京合作公司包括長城傳媒和美浮投資,如下圖:

國葉金橋:

在2018年,袁弓夷起訴小米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侵犯3GPP標準必要專利索要5000萬元。目前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已經受理。

奇怪了,反共紅人的知識產權受到北京法院的保護,但文貴先生的卻被大連法院罰巨額資產,這點袁弓夷自己在節目中也承認吧。看來是反共紅人袁弓夷震懾住了中共!

四、 袁弓夷挺港赴美網紅事件梳理

(一) 時間線與英雄科學家出走美國高度一致

Elmer 在推特和油管上都有自己獨立的賬號。他是今年的5月6日開始在油管上傳視頻。注意,這個時間和英雄科學家到美國,她的上司Malik辭職的時間吻合。

(二) 給川普總統公開信

2020年5月29日上傳了一段全英文的《致川普總統的一份信》的視頻,這種朝天開一槍的方式成本最低、不用評估是否達到目的。

(三)宣布去華府遊說

2020年6月10號、6月11號兩天發出視頻透露他要去華府去為香港儘自己的一份力。他講出自己要做的三件事:

1. 去華府遊說,幫助上街抗爭的年輕人爭取公平生活的機會,

讓他們有學可上,這是他最強調的;

2. 他自己作為港人代表為港人,爭取自由民主,港人治港的機會,香港要香港人自己說了算;

3. 遊說美國從經濟入手全方位制裁中共。

(四) 梳理媒體密集造勢和觀點

他在油管上的視頻,除了他自己的頻道,還有War room、大紀元、看中國香港頻道、最近兩天在香江望神州、D100、地平線這些頻道上露臉。他自己說是求救西方民主世界幫助香港,但是他自己卻基本都在華文媒體上用中文發聲, 在自己的頻道也是用粵語,他說的和他做的對不上號。很明顯他有意針對華人觀眾。

早些時候他接受大紀元、班農先生戰斗室的訪問,就提到要將九千萬黨員全都定罪。此外, 在新唐人蕭名訪談6月27號的節目裡,23分鐘左右的時候,他講在香港施暴的不是香港警察,香港警察被英國時期訓練的很好,全都是大陸的憲兵。

九千萬黨員都應該被追責但是香港警察這個團體應該被大赦?九千萬黨員和香港籍警察都是被任命的,兩個團體都是沒有選擇的,這個明顯的相同點就怎麼被忽視了?怎麼就雙重標準?那這樣說的話,林鄭是不是也要被大赦?

2020年7月12日《看中國》節目14分57秒左右,他講大陸人和我們的區別是很大的,我們看起來一樣但是在處理事情的方式上是完全不一樣的。

我們再梳理一下他的推特。 2012年申請,2020年的第一條推是

他本年度的首推,竟然是在說和爆料革命的分歧。他說他的首要任務不是爭取香港的民主自由麼?卻把本年度首推的重要位席給爆料革命坐!看來針對爆料革命比為香港人奔走對於他來講更重要。另外,在推特上阿波羅新聞網,還有一個Human Report 的推號,還有一個波蘭Against the Tide.tv((Idź Pod Prąd) TV在報導他的事,這三個推號都沒有報導過任何文貴先生、閆博士的新聞。跟隨他的推號都不是滅共反共的。

還有他在推上明確表示:

他在罵共產黨的時候用中文,混淆中共和中國人的時候用英文?這麼有選擇性是為哪般?那他說中文還是英文顯然是經過精心考慮的。

說中共病毒是美國放的是趙立堅,並不是中國普通的老百姓,那是中共的發言人。把中國人和中共的行為綁架在一起是反華無疑了。

百分之九十九的黨員是好人,中共是獨裁政府、也是一黨獨大。人民沒有選擇的權利,他們更不可能選擇習近平或者選擇任何一個人做自己國家或者是黨派的主席,華人世界基本都了解這一點。這話很顯然是給那些不了解中國的外國人看的。

第三句推特完全否定了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追求和堅持的法治,也否定了法治基金,暗諷大陸人不懂法,大陸人是不可能走法律的路的,大陸人走不了法律的路,天生就是當奴隸的料。這不是和共產黨的口氣一樣的?

同時不斷強調,香港人、大陸人是不同的,區分香港警察和大陸警察,和中共分化香港人、大陸人不是一個意思?但他忽略了一個最基本的事實:香港人和大陸不可能割裂,香港人歷次的抗爭哪次不是為了大陸的自由民主和法治? ?他把所有人和共產黨的矛盾偷偷換成了香港人和大陸人的矛盾。香港人、大陸人、台灣人、全世界人在追求光明, 推翻共黨上沒有任何需要區別的。中共在全世界造勢,不惜讓全世界陷入ANTIFA的騷亂裡。就是要抹黑香港抗爭。讓全世界以為香港追求基本人權、民主法治的抗爭是不合理的。這個又是給那些不明真相的大陸人聽的。

香港人的抗爭是提早將共產黨黑暗謊言揭開的,讓共產黨提早撕下畫皮。

五、 結論

基於以上對其全方位的梳理,可以得出如下結論:

中共針對爆料革命,精心挑選了做了多年白手套的袁弓夷,忠誠度有保證;其經濟上很拮据,但沽名釣譽,人設很有欺騙性畢竟口炮黨的套路容易得人心。袁弓夷以香港實業家的身份對標文貴先生,開始他所謂的行動,承擔攪和滅共正義力量的任務,妄圖分化反共力量。尤其在正義力量即將熱戰滅共之際,通過幫助中共綁架9000萬黨員,加強中共黨內凝聚力,煽動香港人和大陸人對立情緒,一箭幾雕。畢竟中共可用之人匱乏,活動經費被貪污很嚴重等。

具體體現以下幾方面:

(一) 針對爆料革命,精心打身份牌

標籤:香港實業家,名門後代,多金商人,從七八十年代就開始和中、港、西方各界打交道。這不就是比照文貴先生的履歷和經歷找了這麼一個假“冠軍”、假“劉程傑”、假“孫瑤”麼?他宣稱去華府遊說的三點主張跟文貴先生引領的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三年來努力做的事一模一樣。他試圖將自己和爆料革命相提並論。在沒砸英雄科學家之前,沒暴露和被大家揭穿之前經常蹭爆料革命、文貴先生。給大家其和爆料革命走得很近的印象,先假意認同爆料革命,他宣稱很了解爆料革命。

袁弓夷怎麼從來都不說在香港那些和共產黨勾兌的賣港賊?反過來爆爆料革命的料了。前面一段說文貴先生拼死拼活地維護華人,將華人和共產黨分開,他很敬佩,後面捎帶腳地說郭先生愛炫富,爆料革命的戰友們粵語、英語講的不好?

(二) 假裝有能力拯救香港

香港的抗爭已經進行了一年多了,香港幾百萬勇士抗爭和文貴先生以一人戰一國的實力領導爆料三年多才換來全世界正義力量的集結和行動。他要是能救的話非得等到瓜熟蒂落的時候,爆料革命取得重大突破和大局已定的時候他開始去華府活動?而且是典型的中共擺拍造勢口炮那一套,他如果能幫香港人的話怎麼這時候才幫?香港人是靠自己贏得了世界的尊敬和支持!至於他真實目的下文再說,這裡先按下不表。

(三) 大張聲勢赴美遊說

接觸Ted Yoho, Nancy Pelosi, Chris Smith等議員, 遊說推行“天滅中共”運動。

6月14日攜手班農先生華府交談, 袁提出的三大任務分別是, 提供3萬香港學生入學名額,請美國要求英國將主權還給香港公民, 以及推動美國立法定性中共為犯罪集團,逼9千萬黨員退黨, 並稱新中國聯邦郝海東現身也是班農計劃,班農更正這是一場運動而不是計劃。

國會山舉牌

赴美公開活動有幾個特點,第一,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做了什麼;第二,報導跟拍等都很及時;第三,文貴先生已經公開指出,袁弓夷是承諾捐款幾千萬才見到了他在自己節目中貶低輕視的班農先生!

中共藍金黃那麼多人,又資助、指使ANTIFA攪亂整個世界,造勢說香港的抗爭不合理,將香港抗爭運動特殊化,把香港追求民主自由基本人權說成香港人在搞特殊。世界會繼續在黑暗裡,香港人的結局也會更糟。他嘴上說著為了香港,推翻中共,實際上快速接近真正滅共反共的力量,以自己香港實業家的身份,看起來放出一些可靠消息,實際上幫助邪魔惡黨全方位釋放邪惡。將中共和中國人綁架在一起,傳播反華言論,混淆視聽分化人類、分化人類追求光明的力量。 (完)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T

8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