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311新中國聯邦全球反共大遊行

作者:VOG翻譯組 Lish    編輯:VOG翻譯組 flasher

班農首先感謝戰斗室節目所有的團隊,特別是閆博士還有爆料革命默默付出的戰友。班農非常傾佩閆博士的傑出貢獻並讚揚了爆料革命的戰友把班農戰斗室的節目翻譯成中文在 G-TV 和 GNEWS 上廣傳,得以能夠讓真相穿破防火牆,讓中國人民知道我們與他們站在一起。班農表示美國有很多中共的走狗在替中共辯護並詆毀中國人民。中共掌控著世界各地的精英,讓他們認為中國沒有了共產黨就失去了獲益的經濟模式和龐大廉價的勞動力市場,世界的經濟也會陷入像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那樣的騷亂中;中共還向西方洗腦說中國人民沒素質,沒紀律,還沒有準備接受自由民主法治;但我們看到的卻和中共說的完全不同——閆博士冒著生命危險向西方傳遞病毒真相,新中國聯邦的集會者是一群有紀律,講禮貌,守法紀的人:他們會向現場執法的警員遞水,並向警員表達感謝。因此班農堅信中共必亡。

傑克回應說那就是為什麼中國人民的聲音很重要的原因,為此今天請來了幾個在新中國聯邦七月二十七日全球示威遊行的代表來參加我們的節目。我們在直播室發聲,而他們卻是冒著生命的危險在前線傳遞真相,去正面對抗邪惡的中共。他們不僅為了拯救 14 億中國人民,而且肩負著維護人類世界和平,堅守正確價值觀的重任。下面嘉賓Andreas回答了班農和傑克的幾個主要問題:第一,是什麼讓他有勇氣從德國坐火車趕來巴黎參加集會;第二,為什麼稱自己是愛國者,而不是叛徒;第三,所有在巴黎的集會者是否都來自歐洲各地,對此有何感想?

第一個問題Andreas說在 70 多年的倍受壓迫的中共統治下,他們已經忍受到了極點。他們沒有言論自由,沒有投票權。現在中共病毒正在肆虐全球,因為中共掩蓋病毒真相,整個世界包括德國和歐洲都沒有真正認識到中共病毒的危害,所以他們要像閆博士一樣站出來去改變現狀。

關於第二個問題,Andreas說我們都深愛著自己的祖國,我們不是中共宣傳機器所說的中國叛徒。我們的國家被中共這個非法的流氓政權統治著,所以我們要告訴全世界,我們不愛共產主義,我們是真正的中國百姓,我們是愛好和平的普通人。

第三個問題Andreas表示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是我們的堅強後盾,讓我們從歐洲各地第一次鼓起勇氣,集聚巴黎,為自由發聲。Andreas感覺非常的激動和興奮,因為中國人很少會參加遊行表達訴求,歐洲的媒體也是中共的喉舌,謊話連篇,所以能走到今天這一步真的很不容易。

班農表示美國人民,世界人民正在覺醒。這週五的民意調查已經有70%至60%的美國人贊成是中共造成了這次的病毒大流行。因為中國人民的聲音,病毒的真相才能讓人們覺醒。

連線文穆

班農提到我們必須警記中共駐休斯頓領事館是駭客和間諜的巢穴,他們企圖在休斯頓下方的安德森和醫藥研究中心竊取有關新冠疫苗的信息。所以無論中共以何種形式何種姿態出現,我們都不能相信中共。現在我們有了新中國聯邦這樣一個歷史的新篇章,新中國聯邦的人們已經站出來了,他們不會退縮,不會放棄,不會被壓倒,他們必會推翻中共。

接下來傑克提問文穆,作為一位內心堅強,願意為正義發聲的母親,文穆想向她的孩子傳遞一個怎樣的資訊?

文穆從自己培養孩子的經驗中總結了三點。第一,我們必須告訴他們每個人的聲音都很重要,美國是一個言論自由,可以容納各種聲音的國家,不會因為你說了和媒體相反的言論而被消失,在和孩子交流時,應鼓勵孩子大膽地說出他們不同的觀點;第二,文穆提到的是壓力,孩子能夠感受得到身邊的人或事在承受著各種壓力,我們應該教導孩子去關心這些人,去理解別人的難處,去為別人發聲;第三,就是教育孩子時時為別人著想,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去幫助社會和更多的人,文穆舉例說戴口罩不是特別的舒服,但是帶口罩是一種責任,不光是為了保護自己,更是為了保護身邊的人;另外文穆提到來參加集會的人大多數都有其他的工作,也不是專業的集會者,但新中國聯邦讓他們看到未來充滿希望,所以都自願主動地來參加集會,如果沒人站出來,指望誰去保護我們和孩子的自由和未來。

連線Pansan

傑克對文穆的講話表示高度贊同,我們應該讓世界知道中國人也都是嚮往自由的 ,也有著正確的價值觀。接下來連線的是一位來自悉尼的集會者,他的名字叫Pansan。當史無前例,慘無人道的六四天安門大屠殺發生的時候, Pansan還在上高中。Pansan 渴望中國人民得到自由已經22年了,如今有了爆料革命,有了億萬個戰友的支持和鼓勵,他終於可以大膽自豪地發聲。

關於這次集會Pansan說我們都有權瞭解真相,但必須要有人站出來傳播真相。澳洲集會的戰友都穿著藍色的外套,藍色呼應新中國聯邦的國旗。新中國聯邦建立於2020 年6月4日,由郭文貴先生,班農先生,爆料革命攜手創造了這歷史性的一天。勤勞踏實的中國人已經下決心要推翻中共,建立民主法制的社會。只有讓14億中國人獲得自由,世界才會重獲自由。

班農提問Pansan, 中共總是宣稱中國人民還沒有準備接受自由民主法治,沒有了中共,防火牆如果倒塌,中國社會將陷入混亂,軍閥割據和戰爭。班農問Pansan對此有何看法?

Pansan 認為中國人們早已準備好迎接民主,就像所有愛好自由的人們一樣。中共從始至終都在撒謊愚弄百姓,我們現在不僅僅是為中國的自由而戰,而且是為所有自由的國家而戰。現在是時候同仇敵愾推翻中共——這個生死存亡的對手,我們必須勝利,我們完全準備好了迎接民主。接著傑克提問Pansan,最想對世界人民說什麼。Pansan想告訴全世界中共是一個非法政權,另外他補充到尼克森早前秘密訪問中國兩次,當時的中國處於文化大革命的動盪中,當時的中國一片混亂、災難不斷,死了上千萬人。可悲的是中共自1949年來仍然掌權,我們從哪一點能看到中共能帶領人民走向民主?當時很多美國的政客幻想中共能帶領他的人民走向民主——這完全是一個錯誤的判斷。

班農最後總結

Pansan 總結的很好,這種基辛格主義彭培奧也在他的演講中提到過——彭培奧此前在哈德遜研究所德演講就是要拋棄這種天真的基辛格主義。我們天真的以為可以和中共合作,並以為中共會學習西方的民主法制,其實最後只是壯大了中共而已。尼克森也曾擔心向中共開放,世界會創造一個人形怪物— ‘弗蘭肯斯坦’。沒有了西方的財富,科技和市場,中共無法生存,為什麼他能生存到現在?因為全球精英與中共有生意往來。中國人民是我們推翻中共政權堅定的盟友。因為中共,現在大家不能參加各種活動,經濟不景氣,美國的精英們卻要向中共磕頭。請記住中共的謊言,導致全球很多人死亡。我們不能被中共的金錢所綁架,我們要不顧一切捍衛我們與生具來的天賦人權,就像閆醫生和Panson這樣的英雄一樣。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