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年代 中共要求 命案必破 破案必快 命案必破下的冤案制造 如今再次上演

作者:小妍說

8月4日,曾寫五六百份申訴書的江西張玉環故意殺人案再審宣判,法院以“原審判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宣告張玉環無罪。1993年10月24日,江西南昌兩男童被發現浮屍水庫,鄰居張玉環涉故意殺人被羁押。1995年,法院一審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張玉環死緩兩年。此後,張玉環持續申訴,其遭羁押近27年,是中共國內已知被羁押最久的疑案當事人。53歲的張玉環雖然重獲自由。 但如今他的前妻改嫁,兩個兒子早已成家。

我不是學法律的,不能從法律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但作爲普通人的視角,看到這樣的悲劇從中共國的新聞裏一次又一次的爆出,心裏是十分痛心的。從張玉環殺人案來看,一個冤假錯案,讓當年一個4歲的孩子再難見到他的父親,讓一個妻子不得不改嫁他人,讓一個年輕小夥,最美好的歲月在監獄中度過。一個人的青春就那麽些年,全都耗費在了監獄裏,這個責任誰來負責?這個後果誰來承擔?子女需要父親的時候,父親蒙冤在監獄裏,妻子需要丈夫的時候,丈夫蒙冤在監獄裏,父母需要兒子的時候,兒子蒙冤在監獄裏。如果沒有這個事情,張玉環的人生充滿著無限可能性,家庭和睦,夫妻恩愛,兩個孩子在充滿愛的環境下長大,可能也會在讀書中改變命運,擁有不一樣的人生。別說27年,現在把一個人無辜關個半年,他的人生都會錯過多少東西。我真的很難想象,一個無罪之人隱忍了數十年的無枉的牢獄之災,每晚在冰冷的鐵窗下是怎麽度過的。

二十多年前審案有多粗糙就不用多說了?現在中共國的法律也根本做不到有法可依。還不是法官相信檢察院,檢察院相信公安,公安相信辦案人員,辦案人員相信的卻是直覺或者利益。張玉環最初的有罪供述是怎麽來的,恐怕沒有誰比“偵破”此案的當地警方更清楚。九十年代有一個要求,命案必破,破案必快。那個年代多數都是警方“誘供”甚至直接強制“安放”到張玉環身上,這個過程中刑偵人員不會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麽事,更不會不知道張玉環是被冤枉的。知道了還這麽幹,那就只能是一個原因:命案必破下的冤案制造。這還是個殺死兩個幼童的重大犯罪、社會影響極其惡劣,如果抓不到凶手,不說對社會沒法交代,起碼對上頭就沒法交代。他們用一個普通人26年的時光,只爲了給自己的業績加上一分。當年的判決就能看出來,殺死兩個幼童的罪行,還是在和嚴打有關的年代,張玉環的罪行判罰應該是沒有任何疑問的死刑,然而法院卻做出了“死緩”的判決。這個判決本身就是耐人尋味的。這起碼說明一個問題:法院顯然是發現了問題並産生了疑問,而背後隱藏著什麽不言而喻。在公權力面前普通老百姓太弱小了,就像一只螞蟻一樣任中共宰割。

在中共國,張玉環不是個案,只是無數被冤枉的人裏少數的幸運兒。一群口口聲聲說爲人民服務的執法者,爲了自己的利益,限期破案的壓力、偵破大案後升官發財的動力、死者家屬要找到凶手的壓力,法院明知有冤但不想得罪別人升官發財,就是這些龌龊的理由合夥殺了一個無辜的人的半生。大家能看見被冤枉的只有這麽幾個人,更多的因爲各種各樣的原因,自殺,死在監獄裏,放棄申冤,申冤失敗,或者其他什麽原因,成功申冤的真的很少的。以前聽說過這樣的一句話:“正義永遠不會缺席,有時候它可能會遲到。”但是我想問的是,遲到了的正義還能叫“正義”嗎?遲到的正義根本不算正義,不過是實在瞞不下去了而已。生活在這個國家的老百姓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成爲下一個張玉環。

GNEWS之前文章:
中共多次譴責無用 又出新招 https://gnews.org/zh-hans/286403/
厲害了中共國 老父幼子雙雙患癌 https://gnews.org/zh-hans/285834/
中共發文宣稱:國外世界末日 https://gnews.org/zh-hans/283979/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8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