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外交官以為他們是誰,竟以這種方式威脅加拿大人?

翻譯報導: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 坐看雲起時

校對整理:熊媽媽

圖片來源:gnews

2020年7月29日,加拿大著名的作家和專欄作者Terry Glavin在加拿大《國家郵報》上發表的評論文章中憤怒地抨擊了中共。文中寫道:

又一次,中共國的一位外交官員又一次在公開場合警告加拿大人要注意自己的言行。當前中共國正通過越來越多的陰險宣傳,把中共北京在香港大規模的警察鎮壓行為,粉飾成一個無須引起世界關注的正常執法行動。而這其中還伴隨著中共對世界的隱匿的威逼。

這一次的恫嚇來自於中共駐溫哥華總領事佟曉玲。在周一接受自稱為”溫哥華華人社區之聲”的AM1320採訪時,佟曉玲指責了所謂的大溫哥華地區華裔社區中”極少數人”,稱他們”蓄意抹黑和攻擊香港的國家安全法”,”與反華勢力勾結,企圖在海外製造事端,甚至“在外國建立基地,與中共國對立,意圖擾亂香港。 ”

港版國安法不僅適用於香港居民,還適用於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

中共單方面強加給香港立法會,完全違背1997年中英條約的港版國安法於7月1日生效。該法案聲稱的“四宗罪”包括:分裂國家丶顛覆國家政權丶恐怖活動丶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四類罪行的最高刑罰都是終身監禁,但罪行的定義非常廣泛。

佟曉玲指責港版國安法的海外批評者是在海外華人社區播撒分裂,試圖破壞加中關係。佟曉玲還向大溫地區50多萬華僑華人發出具體指示:”要明白什麼是正確的,不要被少數反華、從事破壞活動的群體所誤導。不要參與他們的破壞行動,這樣我們才能更好地保護中加關係……華人社區中那些想製造分裂或恐怖氣氛的人,他們的陰謀詭計,他們的計劃注定要失敗。”

加拿大香港聯盟的王卓妍稱,佟的言語是中共對加拿大華人人身安全的赤裸裸的恐嚇。中共官員越來越多地通過加拿大的中文媒體,以及中共統戰部在加拿大華裔社區直接運作的各種團體,向加拿大華人直接施以各種威壓。

王卓妍認為,中共一心要”將中共國各民族統一控制於中共威權之下”,對於中共在香港的殘暴鎮壓,以及在新疆設立的集中營等問題,中共不允許聽到任何批評聲。

佟狂妄粗暴地指責加拿大人”干涉中共國事務”,並不是最近才出現的現象。早在1990年,當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為紀念1989年北京天安門大屠殺死難者而在校園裡豎立現在著名的”民主女神”雕像時,溫哥華的中共國總領事安文彬就曾指責該大學”企圖干涉中共國內政”,警告UBC此事將影響該校與中共國之間的關係。

“加拿大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承擔一切嚴重後果。”

過去30年裡,在親共的企業和政治人物的幫助下,中共在加拿大的權力和影響力急速膨脹。與此同時,中共對內殘酷鎮壓的力度和對外耀武揚威的戰狼行徑也在同時快速增加。佟的威脅只是最近幾周中共國外交官一系列威脅性言論中的最新一例。本月早些時候,僅僅因為加拿大政府取消了與香港的引渡協議,並禁止向令人厭惡的香港警察部隊出售加拿大裝備,中共國大使叢培武就指責加拿大干涉中共國事務,甚至還威脅要讓加拿大走著瞧,警告加拿大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承擔一切嚴重後果。

然而,渥太華政府始終避免正面對抗中共,即便北京繼續無理監禁Michael Kovrig和Michael Spavor,以報復加拿大單純的配合美國司法部引渡華為技術公司首席財務官孟晚舟這項正常法律行動。孟晚舟在紐約面臨多項“銀行欺詐和陰謀”指控,與涉嫌逃避對伊朗制裁有關。

孟晚舟的拘留引發了中共對加拿大的一系列報復措施。當孟晚舟逍遙地生活在她溫哥華豪華社區的豪宅中時,她的律師在與美國的引渡請求進行鬥爭。據《南華早報》本週的報導,華為最近分別聘請了五家律師事務所向匯豐銀行施壓,這是華為為解救孟晚舟所做的最新努力。中共國家宣傳機器最近指責匯豐銀行與聯邦調查局勾結,”陷害”孟晚舟。匯豐銀行通過支持港版國安法,懇求中共能放它一馬。

如今中共國企業和外交官員繼續在加拿大肆意活動,威脅香港僑民和維吾爾族人權活動人士。國家安全和情報委員會稱,“對中共來說,加拿大是一個有吸引力並寬容放任的目標。政府必須積極應對,國家安全和情報委員會在3月發布的年度報告中指出,威脅是真實存在的,儘管這個威脅看上去如此隱蔽……如果我們的國家不能全方位地、政府上下齊心協力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中共的干涉將慢慢侵蝕我們各機構的根本,包括我們的民主制度本身。”

“中共國對加拿大的威脅是真實存在的,儘管這個威脅看上去如此隱蔽……”

但渥太華並沒有對此威脅採取任何措施。特魯多政府與加拿大的”五眼”情報共享夥伴-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決裂,拒絕禁止華為進入加拿大5G互聯網連接架構。渥太華也沒有成立一個中央執法辦公室,來處理中共駐加拿大的特工對香港僑民和維吾爾族人權活動人士所進行的騷擾和恐嚇活動,大赦國際和一個僑民團體聯盟對中共的此種行為有詳細的記錄。

去年12月,特魯多的少數派政府在議會中試圖阻止成立一個特別委員會來審查不正常的加中關係,但沒有成功。該委員會在早春時節停止運作。今年5月,保守黨提出重新啟動加中委員會以處理香港危機的動議時,遭到了新民主黨,綠黨與自由黨一致的投票反對,此事令香港和維吾爾民主人士們極其震驚。但上週,在重新投票後,該委員會已於本週重新開始運作。

如果加中委員會能夠傳喚溫哥華大使叢培武和總領事佟曉玲,讓他們解釋一下到底以為自已是誰,竟然能以這種方式威脅加拿大人,這將對議會和加中關係危機委員會所提到的”我們的機構的根本,包括我們的民主制度本身”有積極有效的幫助。

評:中共國對加拿大長期採用戰狼式外交,動輒貿易制裁,無端拘禁加國人質。 2016年中共外長王毅訪問加拿大,在與加拿大外長聯合舉辦的記者招待會上,毫無外交禮儀,面目猙獰地訓斥向加拿大外長提問的記者:”你的提問,充滿了對中共國的偏見和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來的傲慢,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你了解中共國嗎?你去過中共國嗎?你沒有發言權!”,其粗暴蠻橫的態度引得在場記者側目以視。 2019年,加拿大外長方慧蘭因中共國無端拘禁加國人質時,曾多次致電中共國外長,但是中共連電話都不接。同時前中共國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對加拿大的無禮言論,曾引發了加拿大朝野一片驅逐盧沙野的呼聲。亞省大學中共國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約翰斯頓(Margaret McCuaig-Johnston)曾說過:“盧大使是一位非常不專業的外交官。他沒有試圖理解加拿大立場、不與加拿大合作解決問題,而是霸凌我們,對我們下最後通牒,當然結果都適得其反。”

反觀加拿大自由黨政府,一向與中共關係密切,並在此次疫情中多次為中共和世衛組織站台。據《國家郵報》報導,目前令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深陷醜聞的we charity 基金會與中共國有千絲萬縷的關聯。加國財長莫諾也被稱與we charity 關係特殊。 WE Charity的營利“姐妹實體”ME To WE組織的活動被納入中共國慶祝加中建交45週年的官方活動。 2012年,ME to WE在上海成立了合資分公司米圖維,2014年和2015年分別在北京和上海的中學裡舉辦“明日領袖論壇”。 ME to WE在北京的活動是和東城區教委合作舉辦的,還請到了姚明為學生們演講。但《國家郵報》也稱we charity 與中共國的良好關係只是無數想進入中共國市場的企業正努力所做的事情。 we charity事件目前在持續發酵中,讓我們靜待後文。

1+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