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7月30日郭先生GTV連線樸昌海先生及韓國戰友團

2020年7月30日文貴先生連線樸昌海及韓國戰友團

VOG戰友之家聽寫組


郭文貴先生:還有後來我說馬雲、郭臺銘啊等壹系列的事情,大家覺得我胡扯,包括當年我說3F方案、BGY的時候。但我今天在韓國站,我給妳們準備了個大禮物,這壹刻讓妳們參與到建設壹個世界人類的歷史。第壹個大料我要告訴妳,回答妳剛才的問題,閆麗夢科學家能不能滅了共產黨?我告訴妳:“她滅不了,她是壹個重要的鑰匙,十個閆麗夢科學家也滅不了它。”

但我要告訴妳,共產黨自己在作死。此時此刻全人類受到共產黨最大威脅的,不是我、不是妳,不是妳我他。我郭文貴現在壹舉手:我不爆料啦。然後共產黨可以給我幾千億美元還回來,還要啥給啥,每天都想跟我做交易,我真的可以安全的消失生活去,戰友們也不會受到什麼太大了不起的傷害,我們都在國外啦,但是國內肯定水深火熱。可是共產黨要綁架的14億中國戰車,它可真不(僅僅)是綁架了14億人。它在過去這不到6個月的時間內,它在伊朗正在建設壹個已經即將建成的P3實驗室,跟香港實驗室是壹個級別的;正在幫埃及建設P3實驗室;正在幫忙中東的某個國家,地下室已經挖了300多米、初具規模;巴基斯坦是3年前我向美國政府報告的,我說共產黨給他們承諾的有生化武器基地。昨天報紙已經爆出來了,妳們已經看到了啊——巴基斯坦,北朝鮮也正在建設中。大概有5個國家是共產黨…妳看啊,伊朗、埃及、中東的某個獨裁國家我不說了,因為這都是我哥們,巴基斯坦,妳看有壹個像樣的壹個政權的國家嗎?

這些國家要了生化武器,請戰友們妳們想想,妳不知道這有多大的事。他這幾個國家要了生化武器,他去幹誰去?誰它都不幹,就兩個目標,第壹都是美國。這5個國家幹的都是美國,只要妳不聽我話、只要妳惹我,老子就往妳家放毒去。這個是最簡單的成本、殺傷力最強,而且最不可控對吧。第二個幹誰去?幹猶太人。所有中東這個伊朗和中東這個國家、包括埃及,它幹誰去呀?包括巴基斯坦都是穆斯林國家,幹誰去呀?幹妳以色列。全人類沒有記住,記住我郭文貴今天在韓國站,在我們樸昌海先生、咱們韓國戰友面前說的話,整個美國和以色列和猶太人將面臨著壹個最根本的選擇。他根本不用聽我們爆不爆料革命,壹、等待死亡,被共產黨的所有生化基地壹次又壹次的生化襲擊,被它們給滅了;第二、他們把共產黨給滅了,把這個獨裁系統給滅了。沒有第三個選擇。

所以說記住今天我在這個韓國(連線)說的話,人類上面臨著前所未有、萬年來前所未有的,真正的邪惡的、 巨大的威脅和綁架。不僅14億中國人,過去的6個月全人類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但是沒有醒過來。政治家、流氓政治家、政治遊客,還有壹幫的這個大財閥們,控制著媒體、控制著金融,和共產黨陳化在壹起。但是他們沒有想到,人類上最偉大的權利就是美利堅共和國,全人類最有影響力的——猶太民族,他們根本沒鬧明白這個生化襲擊只是壹個開始,會再來、再來、再來、再來!而且從這個COVID-Virus CCP可能變成無數個變形。就像咱們的科學家說的話:我現在只要想做,6個月我再給妳做出壹個來。妳想想,她說了她現在待在船上都可以給妳做十個、二十個病毒出來。那妳說這些P3實驗室,它要建這幹啥?它攻擊誰?攻擊妳樸昌海?它才不幹這事呢。攻擊我?它也不幹這事。只有美國和猶太民族。這個人類的大事剛剛開始。所以我告訴妳,親愛的樸昌海、韓國戰友們,今天我的爆料,我第壹次在公開場合說出來。妳記住今天吧,未來妳會驗證的,謝謝。

樸昌海先生:這中共是惡魔呀,全世界再也找不出這樣的惡魔政黨。我第二個問題,中共病毒使全世界的經濟處在崩潰的邊緣,日後恢復大概得需要多久呢?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經濟這塊,如果說共產黨滅了,經濟這壹塊的恢復還是,我相信還是會比較比較快的。因為現在妳看看,美國已經30%~40%負GDP啦,但是妳看看美國這個國家還在平穩的運作,那麼很多壹些這個歐洲的國家反而正在調整中。妳看它出現了兩個極端,這是誰也不知道病毒會發生。第壹個就是股票市場它還存在,它不是搟面杖子,它是真的。第二個最可怕的,大家都沒想到過,就是現在咱們幹的G-TV——互聯網市場、信息市場,這個壹下子把美國股票市場幾萬億給擡起來了。妳看看像Google啊、YouTube啊,都是幾千億、幾百億美元的往上漲,這都非常誇張,誕生壹個新的人類的產業。還有壹個就是整個社會人都待在家裏面,電視、媒體還有壹些特殊的生活方式在改變,人類的行為模式、生活方式被逆轉的進行了改變。它誕生的經濟體、新興經濟這也是巨大的。

所以說西方文明的市場,這個機會是巨大的,恢復會比較快,像韓國壹定是非常快,韓國將是亞洲經濟恢復最快的,而且從零到億萬富豪歷史從來沒有過,將是第壹次。因為韓國人過去完全是傻乎乎的,就是工作、勤勞、研發,這是個強悍的民族。但這次的轉型,只有韓國和日本在亞洲具備這個科技條件和現在的文明法治條件。所以說很多在這個病毒期間破產啦、或者被淘汰啦,等到病毒這事有點緩解,或者說把共產黨滅了,找到所有解藥、疫苗了。像咱們戰友當中妳聰明的話,那妳分分鐘真的是用買雞蛋的錢買壹個雞蛋那麼大的鉆石。比如說咱有個加拿大的戰友,在四月份的時候說,“郭先生,我壹生的夢想就是買掉我們的旅行社”,就是我們加拿大的文楓。他在旅行社工作,是壹個純白人的旅行社工作了好像二十、三十年。我說:“妳會實現這個夢想的”。現在他不用實現了,已經實現了。為什麼?這老板哭都找不著了。這旅行社天天付工資,替人家付房租,要破產了。送給妳吧,“我不要我不要。”為什麼?我不能發工資。韓國很快有這方面發生,妳看旁邊的餐館、大酒店找妳樸昌海,“樸先生,能不能把這個酒店送給妳?妳接了行不行?”我告訴妳壹定會發生的,很多這樣的事會發生的。如果妳在恰當的機會,妳把它給接了,真的是買雞蛋的錢買雞蛋大的鉆石。

那麼接下來,新型的轉型妳能整好,那壹夜之間妳就是億萬富豪。韓國的咱就別說餐館、酒店,也別說房地產,韓國的科技產業也面臨著選擇,就是人類上財富重新大分配。亞洲韓國第壹,那麼經濟的復蘇,我不覺得成為問題。但是它分有幾極,非洲、中共國像這樣的地方,經濟復蘇的可能性幾乎在未來的二十、三十年是零,只要不更換體制。為什麼?全世界不跟妳玩,新經濟領域;第二,妳沒技術;第三,人家不來妳家市場。妳玩啥?韓國、臺灣或者原來的香港,人家外國人上妳家來,跟妳壹起玩,妳也可以弄東西去賣給人家,這叫貿易、這叫經濟,這是個全球化的時代,誰也擋不住。但要是中共不滅,或中共滅了這個政權完全不讓大家信任,或者說像非洲的國家完全獨裁。人類剛剛被威脅過,包括埃及、伊朗、巴基斯坦。以後的錢只朝兩個地方——自由和安全的地方。這個地方既不自由又不安全,我上妳家幹嘛?他們就完蛋了,這個經濟就甭想回來了。但是妳、我或者戰友身處的環境,這個機會可就大了去了,這壹點不開玩笑。特別是誰年輕誰占優勢,妳有精力,妳會用手機,天天上網看信息,然後又參與了爆料革命,那說不定逮著哪個機會了,誰逮著機會,妳可能下壹個,樸昌海先生真的就是韓國第壹富豪。那不是開玩笑的,而且妳不用什麼成本,就是因為妳年輕,就是因為妳站在了科技前沿,就是妳現在掌握了世界的政治動向。

那如果美國和以色列不把這幾個魔鬼幹掉的話,它就被人家幹掉了,我們也完了。那妳就別想錢了,咱就想辦法找個,誰把咱化了、化了埋哪吧,真的不是開玩笑,人類都沒了。如果人類不被消亡,世界上最大的受益體都是我們,妳還用想嗎?現在站在我對面的韓國戰友們、爆料革命的戰友們,就是妳們。我們隨時跟世界的心臟是同時跳動,跟世界的政治脈絡同時跳動,世界的經濟和我們隨時交融。妳覺得我們這次人類上的財富大分配、人類大劫難,我們再抓不住機會,然後妳回韓國開鹹菜館能發財嗎?拜拜吧!兄弟姐妹們,最好像哈恩壹樣到個山裏找塊地種菜吧,甭出現了。因為人類上給了妳最大的機會,把妳扔錢窩裏邊了,結果妳沒找到錢,那妳就沒機會了。所以說經濟不會崩潰,會區域性的、巨型的不平衡的成長,同時誕生巨大的機會。錢向安全、錢向自由,看妳的選擇了。匯報完畢,樸先生,謝謝!

樸昌海先生:羥氯喹是作為預防和治療中共病毒的目前最有效的藥品,在各國推行並不是太順利,後面是否有利益集團在控制這方面的問題?

郭文貴先生:樸先生好!百分之百的。在西方國家它絕對不是完美的,就是西方的人權、法治、自由,它付出的代價也是非常大的,沒有壹個完美的制度。當時二戰之後羅斯福和丘吉爾說,資本主義制度不是最好的,但是和獨裁的共產主義比,它還是可以接受的。現在的資本主義社會裏,誰也要資本啊,資本就是爹,資本就是正義,有資本有主義,沒資本沒主義,這就是我第壹天爆料說的。那妳在西方看,妳幹什麼事都看資本。

我告訴妳樸先生,妳們誰想過這個問題?我們的爆料革命,每壹秒鐘多少錢花出去?現在我對面保鏢、小船船長,這邊幾個保鏢團,這塊護衛船,這燒的油。人家給妳打著傘,看著很友好,好幾個人給妳打著傘,妳是按小時付錢的。後面LadyMay上12個船員,妳看每天補給船上的食品,都是四車到五車,都是最好的。我的船員跟我吃的是壹樣的,最好的牛肉、最好的新鮮水果、最好的供給,而且是特別供應的,跟白宮壹個級別、壹個地方來的。咱就說這壹塊,妳今天能看見的多少錢?妳給我算算多少錢?每壹小時多少錢?過去這四、五年了,多少錢?就這壹塊。咱甭說咱那個喜馬拉雅了;也甭說付公關公司了;也甭說飛機燒油了。就這塊的錢多少錢?每壹個月的錢就把我對面所有戰友,可能我判斷錯了,能把妳們所有資產全消耗光,沒資本能有咱爆料革命嗎?沒資本能行嗎?兄弟。所以妳看看,這叫資本主義國家。那妳想任何事都有資本,包括班農先生那天在川普酒店搞那活動,誰拿錢?咱拿錢,咱不拿錢咱能那麼牛嗎?郭嘯天和路德跟像上他家客廳似的,還仗義的愛怎麼弄怎麼弄,C-SPAN往那兒去,咱拿錢了呀。人家拿錢不丟人呀!

所以說,妳要想到任何行為的背後壹定有資本的主義在裏面,那妳想想羥氯喹,羥氯喹影響了兩個利益,誰的利益?知道嗎?兄弟姐妹們,大家都在罵,說影響了誰的利益啊?大家妳們知道嗎?誰最不想羥氯喹讓妳用啊?妳想想。

韓國戰友:共產黨。

郭文貴先生:這是政治,還有誰啊?

韓國戰友:華爾街。

郭文貴先生:還有誰啊?核心妳都沒說著。妳們跟著爆料革命有時候不要走偏,啥事誰幹的?共產黨幹的!啥都是華爾街的!不是,有時候咱還得唯真不破,兄弟姐妹們。真正的不讓妳羥氯喹發聲的,能讓總統閉嘴,總統天天我吃藥都不讓妳發聲的——美國最大的醫藥集團。全世界黑社會都沒有醫藥賺錢。我告訴妳就在這對面,妳查壹查就我對面的這家,全世界第壹個上市的,就是咱們叫芬太尼的毒品公司,就是對面這家,家族四、五代了——千億美元的資產。現在妳知道他面臨著什麼問題嗎?出事了,芬太尼死了那麼多人,所有人都在起訴他家族,所有資產都查封。這是唯壹壹個房子,我惦記了十來年了,這個地方最大的壹個房子,是在壹個LLVT控制著,這個房子現在沒被收走,他家還住在這兒。

妳知道這很可怕呀,兄弟姐妹們,妳不知道他當年有多牛啊,什麼比爾.蓋茨哪輪得著妳啊?人家當年醫藥是美國,比黑社會、比黃金、比什麼都賺錢,西方國家藥是永遠被壟斷的。所有的醫藥股是美國總統選舉必要去的,必須參與的。現在他面臨著家破人亡、全部都完蛋。隔壁那壹家妳知道是誰嗎?全美國第壹家合法大麻上市公司老板。妳知道發生啥事了嗎?因為這倆我都認識,我不好意思說私事,家裏邊突然死人,然後破產。這些公司背後的政治力量是多大,妳知道嗎?妳要是說現在這個羥氯喹,妳要說羥氯喹開放了——非處方藥,大家都可以買,非常便宜,這是多大機會?大家算壹算,壹萬億到兩萬億。這幫人可聰明了,這幫人可聰明了,很多人都來自於以色列那邊的聰明人,99吧。他壹算賬,老子花五億、花十億我都能搞壹個總統出來,我憑啥我讓給妳這兩萬億、三萬億啊?這個力量大了去了,較量、這個力量背後,妳誰也不敢說。

因為美國妳去看看,FDA、美國整個的CDC、醫療局,妳看看那些人是幹嘛的?最早給共產黨P4實驗室拿錢的,武漢實驗室,最大的錢是他們給的。這個世界上荒唐的事情可不是妳們想像的,都是華爾街跟共產黨。共產黨很多事它摟著哪,它也是傀儡。這些醫藥集團、醫療科技巨頭,最怕妳把處方藥給開放了。妳能想像到嗎?小小的幾個人在拿全人類的命在開玩笑,就不讓妳吃這羥氯喹。現在我可以告訴妳,羥氯喹絕對管用。這是為什麼最近我在全力推進——美國要開放處方藥。開放處方藥這壹粒多少錢啊?嚴格講就是200克的那個十板的,共產黨是壹板的,十板的等於咱國內的十盒,大概真實價格是20美金就可以了,甚至是8美金,成本大概在3美金左右。他們想賣多少錢?他想賣50美金到100美金,這比毒品的利潤還要高出十倍、甚至二十倍,所以這個背後的利益太大了。這些利益大到的程度是要顛覆全人類。但我相信他是弄不了的,最近這種較量,由於咱們天天的通過各種渠道在分發,說救命要緊,而且現在讓他們知道了,下壹個目標要幹掉的不是別人,幹掉的就是以色列、幹掉的就是妳美國,妳必須把這個處方藥開放了。那麼各種證明、各種技術,經過六個月全人類幾千萬人感染,和在前線數以幾十萬、百萬的醫生和護士的證明,和現在死而復生的病人的親身經歷、以命換回來的結果,羥氯喹、阿奇黴素絕對管用。但是這就是資本在西方的邪惡,社會主義叫權力主義,有權力有主義,權力是妳背後的黑手,在美國資本主義,所有的壞事也是資本背後使的黑手,資本主義,現在資本的力量在控制著真相、控制著人,不讓妳去得到救贖、不讓妳得到救治,這就是事實啊。所以第壹力量的核心就是美國華爾街和華爾街背後的老大——科技股、醫藥股背後的巨頭、資本力量,可悲啊!

這也是這次病毒能帶來的好處,我相信財富、科技、資本主義的形式都將得到巨變。所以我們這些人很幸運,我們是走在人類最前端的這壹拔人,看到了全世界最大的政治、經濟、資本各種遊戲的這種最後壹次較量。然後將誕生人類上過去公元2000多年了。我覺得公元也好、公元前也好,我覺得萬年的人,這個地球將面臨著新的選擇。我不相信社會主義會存在了;我也不相信資本主義還這樣存在。所以我們的人生將豐富多彩,每時每刻都產生了巨大的變化。從這個對面25家全美國最有錢的猶太人,還有兩家中國人——中國人人家是三代以前都來了,現在看90%的房子在賣、破產、家族後繼無人、突然家裏死人,都這事。所以說我幾乎看了幾家,我跟他們說,我說我們中國人是佛教徒,我相信輪回,我說妳們這些人都是作惡多端,賣芬太尼、賣大麻,妳家不死人誰家死人啊?為啥、憑啥別人死人啊,對不對啊?然後那個哥們——美國的壹個最大的藥廠,我不能說出名字,最大最大的藥廠專門跟我說,“ MILES,妳能不能不提我們家名字?”我說我就是提妳家的名字,我下壹步就專提妳家的名字,我說妳掌握了最大的藥廠,妳為啥不呼籲羥氯喹開放?

他說:“羥氯喹開放,我們吃啥呀?”所以說那妳就要面臨著上天的審判。我說妳有沒有想過壹個問題,共產黨家房子著火了,這個病毒是來自共產黨的家的。他家著火咋妳家死人吶!為啥妳家死人吶?為啥樸昌海家著火了,哈恩家出事了。那啥原因?妳樸昌海幹的。妳這個著火是妳點的,妳為啥燒到哈恩家呀!對不對呀!這很簡單的道理嘛!

我說現在幫助共產黨家著火、妳家死人,那就是妳們這幫中間人,就是這種華爾街的金融巨佬,美國的西方的巨大的資本背後的黑暗力量。妳們在幫助共產黨的火給扔到了妳們美國家裏邊去。然後別人喊救火的時候,妳要消防費用。不就是妳們?不就是妳們要幹的嗎?妳們現在趁著這個人類的危機想發大財。他不吱聲了。

他說妳這是幻想,沒證據。我說世界上需要證據的都是愚蠢的貨,我相信事實。西方法律裏面有壹句非常著名的話,當妳壹個個人和國家機構在壹起的時候,我不需要出示證據。按照法律,我控告方、指控方,政府機構要出示證據說,證明我說的是錯的。我說是妳出示證據。第二當事實顯而可見,可第三方認證的時候,不需要證據,事實高於證據。我說現在人在死,羥氯喹管用,妳們不讓用。然後妳是這幾個大醫藥的控股方,美國醫藥妳們這幾個家族控了百分之六七十。妳說誰是放火的?共產黨是放火的,妳是助火的,把火給放燃、燒人家家的中間人。這就是很簡單的事實嘛!對不對呀!所以羥氯喹,戰友們,我建議啊!妳們不要聽我的,妳們要聽妳們醫生的,我不管。反正我現在開始已經吃了,已經、我已經吃了二十幾粒了。我吃完了,我醫生說妳甭吃了,可以了。因為吃壹粒就對妳有很敏感的作用,藥就有很大保護作用。我必須吃啊!我最近老見人。是不是!

昨天郭太中午跟我見面,我們倆吃飯。我說妳必須戴口罩,妳不帶口罩,我不跟妳吃飯。妳說我太太、我女兒坐對面,眼淚叭叭的,妳說心疼我,是不是!我在那塊吃,我說妳不要擔心,沒問題。她就受不了了,她最近每天睡不好覺,她因為壹看不著我了,心就慌了。她壹看到我這老見人,她又害怕了。然後呢!我說我吃羥氯喹,她覺得開玩笑。她說怎麼可能羥氯喹管用?我說為啥不管用?她說我都看了,那羥氯喹根本不管用。我說妳看的都是中文信息,中國的秒什麼新聞吶!那都是騙人的,都是被洗腦的。從我家妳能看出來,共產黨的洗腦就不讓妳得到救治,就不讓妳吃這個羥氯喹,和西方的科技大佬、醫藥大佬壹模壹樣的嘴臉。為什麼?這個世界死多人,他們是受益者。符合他們的戰略利益甚至人類死掉壹半,他們覺得他們太好了,這幫流氓邪惡的集團。親愛的兄弟姐妹,妳們可得看明白了。羥氯喹,妳願意的話妳最好吃。謝謝!樸先生。

樸昌海先生:那個皮特納瓦羅先生已經承認新中國聯邦了,我就想問壹問郭先生,川普總統什麼時候能說出來新中國聯邦呢?

郭文貴先生:樸先生,謝謝!謝謝!嚴格講那天,咱必須唯真不破,嚴格講他沒有承認新中國聯邦,妳可以這麼理解。就是他現場比如說IS上來了,班農先生說IS在那飄著旗、黑旗是吧!那個妳怎麼看?肯定皮特 納瓦羅,哎!停停停,妳不能放這個啊!這是恐怖組織。這等於是,他必須、這是政治的壹個立場。是吧!比如說現在北朝鮮金正恩突然所有的畫面出現在那現場。他肯定說這不對,這必須停。

那壹天嚴格講叫默認,默認就是我沒有官方說,新中國聯邦是合法代表中國大陸,人家沒說這話。首先說新中國聯邦太棒了,這個活動搞得太好了,這個口號太棒了,是中國的平民主義,中國人的民主自由,這都是好的,這都是積極的。可以這麼說,就這壹刻的到來有點超出我的想象。就是美國皮特納瓦羅相當中國常委,相當於今天的角色,相當於韓正或者栗戰書這個角色吧,都是這個重要位置。那麼妳說韓正和栗戰書站在那開會呢,突然背後出現了ISIS,他不吱聲,啥意思呀?妳支持恐怖主義嘛!這是肯定的。就是壹個技術性的、政治性的,完全是在這麼大的美國C-SPAN全國直播,所有的官員壹定看壹遍以上的,這麼大的事情。結果後面妳們這些,咱們戰友們韓國的、法國的、英國的、日本的,然後這個西班牙的、加拿大的是吧!到處咱們這個藍旗飄飄、新中國聯邦,那妳這個就顯然證明了吧!就是說我認可妳,我證明妳。而且咱的口號是不是——CCP Lied,Americans died,這個是戰歌而且壹直是這個樣子,而且支持。

這個是超出我的想象的,那天有點讓我意外。這個事太大了!聽說他離開那個門,就有美國幾個大佬,哎!皮特,妳啥意思?妳是認為這個新中國聯邦是要代表中國了,是吧!都在問他。妳說他怎麼回答?這就是政治家的巧妙。說我認為新中國聯邦正在幫美國人,他也不說我不是、不挺,我也不說挺。我認為都在幫美國人、正在拯救美國。我們應該讓這種支持美國的力量繼續下去,他不說他是合法不合法,妳看這就是政治家。叫妳樸昌海說,是、不是。妳就這麼想。

政治家有時候耍流氓,他就是跟妳是、不是之間,來壹個中間線,這叫政客。皮特是咱們的、支持我們的,但是這就是政客嘛!可是這是天大的禮物,我認為它的意義遠遠超過他說我承認新中國聯邦政權。沒有用的,他說這話了,我們反而危險了。因為很多力量就會來攻擊我們,現在這種模糊對我們是最有力的。他的模糊給了美國國會,給了美國的司法部門,給了美國的老百姓們,壹個非常明確的美國人支持,沒有人說不,我們只有暗暗地支持的力量。就像現在有人暗戀我們的大帥哥樸昌海先生,但是只是看著妳、默默的看著妳,兩眼給妳釣線、微微的笑容,偶爾留點口水、色瞇瞇的。妳也很舒服,那個人也很舒服。現在突然抱著妳,上去就親壹下子,樸哥,我愛妳,我要跟妳結婚。後面這幾個女孩喜歡的,妳滾壹邊吧!壹腳給妳踹壹邊了。它有對立,我還喜歡樸哥呢!它有對立面。妳老婆還不願意呢!還拿刀要砍她呢!對不對呀!

所以說現在只釣線,只流口水,不要太近,符合咱的利益,因為咱要團結做大做強。但是他絕對不是官方的承認了新中國聯邦,可是這個壹步走得太大了,等於在西方官方說,這是壹個合法的機構。

法輪功在西方那麼多年,美國政府已經講那麼多次了。但是法輪功為什麼壹直沒有進入到這個機構去,因為它是個宗教團體,法輪功這是吃虧的。我們不是啊,我們是壹個完全按照世界的,是壹個追求法治、民主、自由的人權機構團體,然後正在推翻壹個邪惡的政權。咱這定位太高啦!在咱這之下,妳再說宗教、信仰啊、民族啊,什麼問題就像對面的傘壹樣,我都可以給妳罩住,我這傘大得去啦。

所以這次咱聰明啊,咱全世界的戰友,啪壹個7.27大聯網,顯示我們新聯邦的有民心、有民意是吧!同樣顯示了咱們的素質,我們跟共產黨不壹樣,就是不壹樣。然後我們中國人的追求跟共產黨不壹樣,對吧;我們的要求不壹樣;我們的活法不壹樣;我們的人權標準不壹樣。然後我們拒絕共產黨代表我們。這些都是符合絕大多數的西方民主法治社會的利益和標準,咱牛啦!所以這時候,大家妳能拒絕我們嗎?妳不能拒絕啊!

妳說現在樸昌海先生,我要給妳流哈喇子。妳說:七哥,妳都老頭了,上壹邊去吧,別流哈喇子,妳幹嘛啊!(如果是)壹個大美女流哈喇子,妳說哎呀,這個我不好意思拒絕,靠近點吧!就咱現在的魅力和咱的歷史定位,和咱的這種未來的政治價值、所代表的民意,沒人能拒絕,它拒絕不了,除非它腦子有問題!所以咱的新中國聯邦,在這個時間——6月4號,在自由女神和後面的天空中的閃電和(突然間的)晴空萬裏。西方、美國98%是宗教的,他們可信啦,然後看到咱這幾年的爆料,和被西方驗證的事實。妳告訴我,它反我們啥啊?我不要妳家錢,妳不要妳家地,是不是!又不上妳家放火,也不欺騙妳家兒子和女兒的。我現在是跟妳壹條路,保護自由、維護法律,讓妳更安全,讓妳更富有,然後幫妳鏟除威脅。妳告訴我,妳反我啥啊?妳反不了。所以那壹天,那個時刻,對美國政壇的影響,遠遠的超過了所謂的承認新中國聯邦。

我可以告訴妳樸先生,新中國聯邦不需要任何人承認,才能得到別人的承認。當妳渴求別人的時候,妳啥都沒有。這就像妳七哥壹樣,從小到大,我就相信壹條,我只要有實力,美女萬萬個。從小妳七哥旁邊美女就沒少過。但是妳如果天天說,我啥也不幹啦,像流氓壹樣,我就天天趴人家女廁所,看著女的就流哈喇子,就在那伸著舌頭,跟狗似的,沒有壹個女的會喜歡妳的。這就是壹個辯證的關系,妳懂我的意思了嘛?

這就是我們新中國聯邦,可以告訴妳們,歐美、大半個地球都在想和我們聯系,如何了解我們?妳們到底下壹步想幹啥?幹掉共產黨以後,妳們怎麼弄?什麼樣的體制,都想聯絡我們,為什麼?我們的宣言成了全世界最最最流行的,最最讓大家認可的這麼壹個新中國未來的框架。這個東西不是開玩笑的,樸先生。所以說,我們不要渴望人家認可,最近很高興,都說被人家認可了,但是我們要唯真不破。還有壹個不要把這當多大的事兒,這不是我們追求的。共產黨滅了,我們啥都有,那時候新中國聯邦誰不承認,都得承認;共產黨在那兒,承認妳也沒用。報告完畢,謝謝。

樸昌海先生:我們這次7.27世界遊行活動,更多的戰友都勇敢的站出來啦。那麼海外戰友的行動和決心,還有我們爆料革命的勇氣對國內戰友的影響是怎麼樣的呢?

郭文貴先生:這話,樸先生謝謝啊。我覺得這話用巨大啊。影響巨大啊如何如何,這詞都不能形容。我也思考這個問題,就是當大家走在大街上、出來以後。特別是我啊,我本人親身經歷的,就國內很多戰友跟我聯系的。我覺得這壹次是個本質性的改變,不是大和小,它是個本質性的改變。就說所有人給我發信息的,比如說某壹個咱們的數據平臺,大量的用特殊方式傳播我們爆料革命信息的。他們那些孩子們都是兩到三次、五次被喝茶,喝咖啡,都活著出來,不簡單。但是真正的我們的戰友啊,他們現在很少跟我聯系,有重大的事才跟我聯系。他們就給我發了幾個信息圖,這個信息圖就當我們的小皮匠,在巴黎出現的時候,是這樣(快速上漲)的上去。韓國壹開始的時候,壹直是平線。就咱這次媒體並沒有做好啊,樸先生,咱回頭說這話。就壹直這個線(平穩上升)。什麼時候開始的,妳知道嗎?就是我和妳們連線之後,然後妳們開始那個現場。突然間就直線上升。就是在國內的傳播,就咱們有那個(聽不清),然後呢,韓國接下來呢就壹個就是平行下垂,接著又壹個往上上升。我發現上升是什麼,是韓國的視頻出來了啊,開始起來了;英國,英國是啥時候最厲害的,是在最後遊行的時候那個數據是直線上升的;日本的數據是在整個遊行完了,數據往上上升的;加拿大是什麼?就是在直播的時候是壹個這樣的上升趨勢,等到他完了壹個直線上升的趨勢。這些數據都是從來過去三年爆料革命大概419出現過,2018年717出現過,2019年的1120出現過,還有春節直播出現過。很少出現這種,這個已經是防火墻的控制遠遠超過以前了,就這個數據能達到這個數。我不能告訴妳們具體的,壹說他們就知道誰幹的了。咱就比如說現在國內有手機的,有很多戰友會收到壹個信息,妳打開壹點擊壹看,實際上其他信息,比如說黃色信息啊,壹打開可能是暴料革命的。但妳看完,妳想再下載沒有,再點擊沒了,這就現在叫這個數據鏈、數據鏈信息吧。這個數據有很多是突破了以前的,那麼這個說明什麼?就這次遊行,對國內的這個這個數據和人心和影響是巨大的,大家都在關註。

另外壹個戰友的直接給我反饋說最喜歡的幾句話。第壹,“我們拒絕被代表。”大家就這句話是最得人心的,妳看我們拒絕被代表,大家上街了。第二個,所有人就像澳大利亞那個安紅采訪的時候,安紅說的話,安紅對澳大利亞這次是很大的影響、很大影響。說:“我想家,我想回我的國家,我想我的父母。”這是對國內大家是這個這個心靈的碰撞是巨大的。每個人都回家,都應該有回家的權利。另外壹個話題,就是大家說:“我們跟他不壹樣。”共產黨不能代表我們,愛國不等於愛黨,這次又是掀起了高潮。

那麼所有中國人這次感覺的什麼呢?有面子,我們和共產黨不壹樣。就是強烈的個人自尊心在爆發。然後對新中國聯邦,大家沒有妳見過有人罵新中國聯邦的嗎?從來沒有,妳罵他啥?是不是?沒有人去對抗他、罵他,反而覺得新中國聯邦的每個語言、每個訴求,都是中國人心中的聲音。這壹次對國內的影響是個本質性的,就新中國聯邦證明了我們是守法的,我們是有素質的,我們是有真心的想滅共的。而且是保護所有的海外和國內華人利益的。這幾條給了中國人出國,我不是,我跟共產黨不壹樣,共產黨不能代表我,會給了未來。另外壹個新中國聯邦大家也知道,這個機構且不說能不能在中國掌權啊,首先在西方會被已經被認可了。

大家覺得這我出了國了,我有壹個盼望,我有壹個希望。更重要的事情,他們看到,哇,西方政府國家認可新中國聯邦。共同的宗教、共同的信仰、共同的文化、共同的追求和標準,這個讓他們很舒服,然後很多人就寄希望在海外的親戚家人能和新中國聯邦有聯系。那麼這個就這會對影響力和未來戰友的加入,包括整個G系列的發展,這個影響是沒辦法用大和小來,是本質性的改變。所以說727是壹個新中國聯邦走向世界,新中國聯邦走向中國人的心裏,新中國聯邦給了中國人壹個新的希望,新中國聯邦讓全世界的戰友有了壹個共同的家。潛移默化中,妳們就把大家聯系壹起了。我們的49信仰之旗、信仰之星和藍色和共同的口號,就把戰友連在壹起了。現在妳就去韓國去見到拿旗的,妳得馬上去,妳誰呀?戰友!妳到澳大利亞看到,這是誰啊?戰友!是什麼?這面旗幟,這面信仰之星已經緊緊的把華人和中國人的未來連在了壹起。這個改變大了!咱沒有組織,但咱有平臺,這個平臺大的可能可以容納好幾個地球,未來都可能的。所以說意義深遠。謝謝妳們,辛苦了,樸先生。

樸昌海先生:既然這樣話,我也想再那個說兩句,這次遊行活動,因這個新中國聯邦真的,我們戰友年齡最大的就是70多歲的,還有壹家子來的,孩子,有帶兩個孩子來的,有帶壹個孩子來的。這就是我覺得這是我們的民心,民心都向著新中國聯邦了。再壹個韓國,韓國警察。這次非常非常尊重我們這個新中國聯邦那個支持者,我們也感到那個以新中國聯邦新公民而感到自豪,這次。我再壹個問題:這個現在國內的狀態是否是閉關鎖國呢?

郭文貴先生:妳離我離國內近啊,在地理位置上。妳應該得到信息比我近,事實上不是這樣的。我可以告訴大家,因為我從來沒說過。我們能到今天,除了國內的大量的、包括黨內真正的戰友之外,是文貴30年來的用心經營,各個領域的我們的共同的戰友、兄弟姐妹、生死兄弟。我雖然在美國,可以說國內的壹切,啥我想知道都可以知道,我啥想知道都可以。大家知道我3年了,妳看我說那件事兒沒靈啊,對吧?孫立軍的事情、孟建柱的事情、王岐山,王岐山他早就失去自由了。去北戴河,宣布讓妳去北戴河之前,叫妳到13號房去,然後給妳換成三十幾號房,然後到那以後保鏢就全部警衛局都換了,九局八局全換人,外面是八局、裏面是九局,那就跟失去自由沒什麼兩樣,為啥?咱隨時知道。妳在國內妳樸先生,妳住在天安門也不知道這事兒,妳住在中南海,妳都不知道這事,甭說妳住在韓國了,這跟距離沒啥關系,這是我們的力量。那麼,可以說,國內我什麼都知道。現在國內,對加速師、加速師,關於水災沒心情管,中共對內無心管理水災、死就死唄,不就是9600萬,最多壹億人嘛,他死就死了,影響三億人,那能咋地?死幾億人,中國可能更好,更不需要那麼多糧食了,更穩定了。這不是我的事,老天爺的事。更重要的事情,三峽大壩,誰建的?江澤民建的,曾慶紅建的,跟我毛關系啊,這就是共產黨的邪惡!壹繼承,要搞200年計劃,壹繼承,五千年文明,但壹有事,跟老子沒關系,就我這四年,就我這幾天,妳說哪有這耍流氓的啊?這是壹個水災他不管,他甚至認為,永遠說多難興邦,死壹些人,國家更強大,更好統治,這是壹個方面。

第二個,關於美國,哎呀,總統肯定被幹掉了嘛,是不是?告訴大家,天天給妳個命令,必須把川普給他幹掉,決不能讓他贏這個總統。只要川普輸了,美國這,全結束。沒有美國領頭了,川普輸了,蓬佩奧也走了,皮特納瓦羅也走了,是吧?班農也歇菜了吧,湯姆科頓完了,是不是,然後呢,這所有的國務院這幫人都走,剩幾個人成了啥,都是民主黨上來的,所以他覺得三、四個月,妳鬧騰完,馬上結束。啥都沒有,包括爆料革命!未來的民主黨上來,還不壹定支持妳爆料革命。這是他關於國際美國政治形勢。

第三個,關於經濟,非常清楚!中國人三十年前,妳還住在燒柴火,劃拉樹葉的狀態,現在給妳天然氣燒,這是原話,我聽說!給妳天然氣燒,妳燒出啥啦?老百姓?叫中國老百姓繼續燒樹葉去,就跟王岐山說吃草壹樣。可能過的日子更好,中國人閉關鎖國,鎖個三年十年,中國老百姓不更珍惜以前的好日子嗎?瞎折騰啥?中國人韌性強,中國人韌性強,據這位,聽說這個領導講,中國人韌性強。吃上兩年草,劃拉樹葉子燒,燒燒炕啥的,像東北那樣啊,沒問題。這是什麼概念,做好了,只要是我在,我在這把椅子上,死多少人跟我沒關系,只要我這把椅子在,中國人吃草、還是燒樹葉子,跟我沒關系,大不了,我把國家門給關上。妳跑,我弄死妳,妳反抗,我抓妳,我再不行,我讓妳消失。

香港問題,很清楚啊!香港他幹嘛?天天來策反我們?成了策反基地了?顏色革命?和平演變?那我不把妳拿下留港不留人,滾蛋!香港馬上深圳化!然後如果美國再折騰,直接把臺灣給打了,打完臺灣幹啥?打碎它,打爛它,讓中國解放軍死上壹百萬人,鍛煉出壹批將軍。中國共產黨有句話,軍隊有句話,經常跟軍隊人喝酒,越南之戰、印度之戰,說打戰贏沒贏,誰贏了?當然我們贏了,我們也不想贏啊?誰贏了?鄧小平贏了,誰贏了?毛澤東贏了。說共產黨永遠相信壹個道理,10萬個士兵死亡換壹個將軍!就制造出壹個將軍,壹百萬死亡,制造出壹個元帥。說妳看,過去的彭德懷啊,朱德啊,是不是,包括當時的鄧小平,包括那幾個軍頭,都是死掉十萬當兵的,培養出壹個將軍或者壹上將,百萬人死亡換壹個大元帥!他就是這個邏輯,贏的不是敵人,贏的是內部的政治!

說打臺灣,死個壹百萬,兩百萬人,弄幾個大元帥出來,有啥不行啊?所以說,戰友們妳們千萬別天真,妳們的思維都是對方贏我輸,我輸對方贏。共產黨不這麼認為,妳們都贏了,可能我沒贏,妳們都死了,可能我贏了,這是共產黨的邏輯。他的輸和贏就是自己的安全、自己的利益。跟宗教、跟信仰、跟法治、跟人道沒半毛關系。它是壹個用死亡來培養自己生存的機構。

戰友們,妳看這韓國戰友,都最近的,我看到是這麼多年是最團結的,壹直堅持下去,不惜壹切代價。但是從來沒有人認真思考共產黨的邪惡!妳從來沒有真正了解過共產黨的可怕!現在妳看看,站在妳身後這幾位咱們戰友,妳告訴我,妳在國內妳能幹啥?當兵,送死,當警察,不腐敗輪不著妳。妳說妳考學考的好,妳也沒有機會,要不被雙修了,要不妳被代替掉了。

過去兩星期,在整個河南壹帶,就過去的黃保衛,那是我哥們,被共產黨說:“只要妳交代了,讓妳回家,孟建柱也是。”現在他說,過去的三門峽和鄭州市,那交管局、警察、刑警隊,抓了幾千人之後,又抓幾百人。孫力軍的老本地,上海、南京、浙江、廈門,大批人,幾百人、上千人被抓。抓的警察,妳知道有壹個共同的什麼嗎?壹抓腿就軟,全磕頭下跪,我交代、我交代,別惹我老婆啦,別惹我丈夫啦,別惹我爹娘啦。所有人的第壹個要求,領導,我配合,妳讓我說啥我說啥,別惹我家人。妳知道黃保衛進去以後,這說好的,最多讓妳呆20天,交代完就回家。這是公開的組織上宣布的,現在可能判無期都不拉倒了。他就是壹句話,保我老婆,保我女兒。他進去壹星期,把老婆、女兒帶走了,然後他就崩潰了,現在,大家就咬吧。每個,郭伯雄都下跪,周永康都耍賴,妳想想就是壹流氓啊。那麼妳現在妳在看看咱們這個抓的警察政法委,他為啥說妳保護我家人,他知道共產黨永遠攻擊的是妳家人,永遠攻擊的是妳的孩子,然後他知道只要把妳家人拿下,家人、孩子拿下妳就完蛋了。這就是壹個人屍丸,壹個邪教組織。

那麼這種組織,這樣的壹個體制下妳告訴我有公平嗎?有機會嗎?妳我這種窮孩子,咱學習再好也輪不到咱。領導壹雙修把全家給弄成博士了,妳說再有本事妳也沒法加入這個公務員組織。妳只能是把全家人的壹切交給他。另外壹個妳真的是到達那個組織成功了,妳能有未來嗎?妳被抓這些人全都是高幹,全都是高官,都是壹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現在騎在人民頭上拉屎尿尿的主。是吧?城管才沒人抓呢,都抓這些政法委的檢察官,好幹部,當地市委領導,都跪下磕頭。

咱們的戰友啊,給我發了壹段視頻。因為這個隱私啊,所以說妳們要看了以後啊,妳們沒法講。這位戰友當年就是抓周永康的,周永康就這是就坐在地上了,哎呀,我要給近平打電話。近平今天下午說要跟我見面了,妳們不要這麼對我。哭哭鬧鬧的,這是周永康。

這個被抓了壹個政法委的書記,幹嘛?家裏邊假頭發拿出十幾個,就那各種手槍壹二十把。錢就多了去了,歐元、英鎊,這哥們壹毛美元沒有,全是歐元、英鎊,然後是美國美聯儲的黃金。放在哪兒?家裏面的那個地下室墻壹打開,壹層打開了,後面的墻還有壹層。打開了,還有壹層,三層啊。全都是這玩意兒,妳想想嚇不嚇人。結果是就這哥們還撐著呢,哎呀,這我不知道啊,這是什麼情況啊?不知道。妳看那個視頻還很冷靜的,這後面這樣弄著他,然後這塊脖子這塊有根繩勒著他。他很冷靜,壹點都不害怕,不像周永康又哭又鬧的。哎呀,不知道啊,妳們找到的啊?這誰放在這的?還罵旁邊的壹個人,妳這個什麼情況?還在這兒裝呢。專案組這幫紀委的這幫辦案的哥們都很聰明。鏡頭轉到這面來了,壹打開,往裏邊“哐”壹鑿,這哥們臉就變了。妳說這裏面啥東西啊,兄弟姐妹們?妳可能妳連想都想象不到,我跟妳說有的能把妳們嚇死了。兩三個就是那個就是那個小孩的那個屍體被幹化的,完全給蠟化的兩個放在那兒,就在那個上面給擱著。中紀委說這個是山東的誰誰給妳的吧?那個企業家。當時就撲通跪在地上了,我錯了,我要給領導報告,我要老實交代,啥都沒啦,我就這個,這就是我擔心的。這個我知道,妳知道紀委的把那東西“哐”壹移開,後面整個後面全都是變態的東西。

妳們真的是戰友們,我在這個方面我是妳們的老人。我別高端,妳們是想象不到的他玩這東西。這個地方的領導啊,當地就是夜總會最發達的地方。這個夜總會裏邊最多美女的地方,專門玩處女。這個哥們被抓的,外號就叫處女政法委書記,在當地都是有名的。但是妳能想到壹個共產黨高官竟然藏著小女孩的,死亡的,完全蠟的,就是那種用蠟裝的壹個木乃伊屍體嗎?這不知道這孩子發生什麼事兒了。但是妳現在,樸先生妳恨嗎?妳覺得驚訝嗎?他死了,他被槍斃了,共產黨還把他說了壹大堆。本身他就是共產黨的代表,打著共產黨的這個權利,欺壓人民,傷害了老百姓,雙修了多少人家家人,壹雙又壹家又壹家的。

然後把這變態給蠟化放在那兒去,這人類上妳就不能想象的事。結果抓他的時候,就最後壹分鐘還在那演戲呢。然後共產黨把他抓了,然後把責任全推在壹個人身上去。妳不覺得這個荒誕到了…妳還能想象有多荒唐嗎?所以說兄弟姐妹們,當妳要看到我每天經歷的事情,妳絕對都是瘋掉的。妳們活不了,甭說妳去滅共去了,妳們自己都得瘋了。這就是我親身經歷幾十年,上天鍛煉了我,讓我能理解,我能接受。當時那個錄像,我就知道下壹步會發生啥,但我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個,這是我第壹次見。

我見過無數的官員壹到過年,大量的送禮物。其中就送胎盤,哎呀惡心死了。妳們見過嗎?我見過中共的領導,都是大量的最好的禮物胎盤。壹送幾十個胎盤。他們都吃胎盤末,吃胎盤的。那麼咱沒見過,真正收藏小女孩臘肉屍體的咱沒見過,我也嚇我壹大跳。我也沒想到這哥們的家有這麼多“好”東西呀!那了不得了。但是妳去想壹想,是誰給他們的?都是我們的中國老百姓。都是這些沒有信仰,沒有道德,沒有壹點底線的王八蛋。各種人,包括馬雲這樣的商人,還有壹個個的所謂的Billionaire搞的。

兄弟姐妹們,中國人的災難,剛才妳還想著中國經濟是否崩潰了?閉關鎖國了?兄弟姐妹們,中國不存在閉關鎖國,這個國已經完全已經是地獄化了。妳想從地獄再回來,難了。地獄有三道鎖,心霾啊,這個心都毀了。妳看這些人,他的身邊有多少人,難道不知道是這樣的人嗎?他就能生存下來,還能讓他當這麼大的官。第二個是這個國家的政府,它就是完全魔鬼化了。第三個是整個中國人沒有信仰制造的這個社會環境。這仨東西改不了,我們早著呢。閉不閉關鎖不鎖國還有啥意思嗎?開了國門,妳就覺得這三道鎖沒了嗎?妳把共產黨體制給滅了,兩道鎖在我們這兒中國存在(消失)早著呢。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說實在話它明天共產黨都死幹凈了,我都不會回中國去。我想想我都害怕,我想想那個國家就是邪惡。妳走哪去,吃,喝,騙,講話,吹牛,然後就是欺負弱者。我把誰給打了,誰誰多牛。永遠就是吹牛,永遠就是自大,永遠活在意淫之中。沒有人想想上天,沒人想想我的嘴,我的行為是有結果的。沒人想想我的行為對別人的感受,是否是對的,我是人我不是畜生。現在是整個中國到什麼了?妳不想讓我當畜生讓當人我接受不了。妳看壹個個荒唐的事件,妳讓我去當人去,我跟妳罵妳,我跟妳玩命,我要當畜生,我要當魔鬼。妳這個國家妳說現在到這個程度了,妳知道這個戰友跟我視頻完了以後,這戰友七哥我跟妳說,我每壹次,每壹天出門前,我都告訴家人可能這是我最後壹次看我家了。他說這幾年了,這不知道誰保佑我,他說我每次看當官的搜家被抓的時候,他說七哥我就這個感受,如果妳需要我幹啥,我隨時都願意幹,我希望盡快的死去得了。他說我經常說這不出個車禍啥的,這車禍咋不出我身上呢?他說我死了得了,我就不想活了。我說妳這是憂郁癥啊兄弟呀!妳現在抓貪官是好事呀。他說我抓貪官把我抓的我就想死。他說:妳說七哥妳說的太對了,咱這個國家、這個民族怎麼到了這個程度了?現在美國那塊死人吶,他說我這手機上天天都是,哎呀美國又死多少人了;哎呀阿根廷總統也得了;英國首相也被咱搞上了。從來沒說武漢死多少人,也不說香港孩子死多少人應不應該,就人家死人咱特高興,人家得了傳染病咱特興奮。妳說這哥們說:招妳惹妳了呀?這些貪官把妳家老媽、老奶奶、老婆、妹妹都給輪奸、強奸玩,妳還給人家看門。現在這孩子都給蠟化了,啥時候咱聽說過這孩子死了能給蠟化,說跟那真,妳看那攝像,我看兩眼我都不願看了,我真不知道哪壹天我也快崩潰了,我跟妳說。

所以說樸先生我跟妳講這個事情,這個國家、這個民族十幾億人,真不是那麼簡單像妳想象的閉關鎖國,經濟崩潰,又陽光明媚,咱就回家了。大家摘掉口罩,就可以活的很自由悠閑,不是那麼回事。這話多了去了,謝謝樸先生。(我拿杯水啊)

樸昌海先生:我在問壹個問題啊郭先生,就是我們新中國聯邦,很多戰友有點搞不明白的,新中國聯邦宣言當中有對共產黨的大赦,我就想聽聽郭先生的意見,這個郭先生對死刑的看法?共產黨滅亡後,我們新中國聯邦憲法中是否能廢除死刑這個制度?謝謝郭先生!

郭文貴先生:哈哈哈,樸先生妳問的問題挺好,我們的樸司令啊,身在異域的樸司令。我曾經很滑稽的壹次從北朝鮮離開,然後飛機還得不能直接飛南韓,就是必須得飛到中國境內再飛南韓。因我必須去南韓,我去那個韓國去見個朋友,那天晚上吃飯,那時候樸槿惠沒當總統呢,樸槿惠是去了,她那個女子學校的好多人都去了,還有韓國好多明星到我們那個酒店去跟我吃飯,好多好多。我的飛機從中國轉過去,從北朝鮮到中國啊呱到南韓,跟到了那個,突然變了三世界壹樣,那種夢幻那種感覺。

我特別喜歡韓國,我特別喜歡韓國,然後呢韓國人很多人都崇尚中國文化的,我超級喜歡。那麼我到了韓國就要跟朋友聊天,最多韓國人帶我們去吃那個最有名的牛肉館刷肉啊,我在那吃,吃完以後再去夜總會去唱歌,唱完歌以後喝酒,喝完酒以後在到另外壹個地方再去唱歌,唱完歌再到另外壹個地方去,壹晚上去七八個地方,串場子,我噻。不同的明星,不同的政要。

韓國人這壹套東西比中共還邪惡我覺得。我發現韓國人壹到晚上就來勁了,壹到晚上就來勁,白天都沒精神,壹到晚上就吃嘛吃點辣椒,吃點腌辣椒,腌白菜呀,吃點牛肉涮鍋呀,老人家老頭突然就精神眼睛發亮了。然後就下壹個,妳發現他不困,越到壹個地方越弄,然後到處都有唱歌的,韓國卡拉ok現場唱歌,跟中國不壹樣,都真人唱的多,都是明星,喇叭,嘎嘎嘎給妳唱。然後給妳喝酒,整的那個,哎妳會發現都快天亮了,四、五點鐘,老人家都是眼光發亮。為啥妳知道嗎?韓國人壓抑!非常壓抑!他內心裏面白天裝壹天了,晚上釋放出來了。

這個人性他是有這個。那麼妳現在,剛才妳問這個問題,我說妳待在韓國時間太長了,新中國聯邦和我們所有的戰友們和大家想的問題,什麼死刑啊跟咱毛關系呀樸先生?咱憑啥想這事呀?韓國人壹喝多了想啥妳知道嗎?壹講都是宇宙,壹講就是我在中國誰誰見過我,我到美國誰誰見過我,日本誰誰見過我,而且韓國人我發現那個臆想癥不差共產黨。咱就說些跟那沒毛的關系,妳跟韓國人聊天,妳聊他自己關系,他不聊,他不聊的,他凈聊別人偉大的事,不聊自己的事。

咱現在新中國不要犯韓國癥,咱們要想壹件事,只有讓中國共產黨消失了,剩下這些權力不是我們的,有沒有死刑,還有啥死刑,那由中國壹人壹票投出的政府,由政府跟人民的權力來決定,叫真正的獨立法,這是我們要做的。咱想這幹啥呀?咱這說句難聽的話,咱家裏面現在連鹹菜都沒得吃,就老擔心吃鮑魚、吃豬肉拉肚子咋辦,咱還是想點咱吃的鹹菜吧。妳這跟咱啥毛的關系呀?咱討論那幹啥呀?只有讓中國共產黨消失,中國人真正的壹人壹票的選舉,什麼都由人民決定。妳看那王丹往那壹坐,啊妳看那樣,那臉都這樣長的三角形的是吧。王丹,我,就是下壹個中國總統。妳說,妳不欠揍麼,誰選他?據我所知,我老家村裏的農民都得拍死他。甭說選妳王丹了,甭說選妳王丹了,妳三十年幹啥去了,妳還想當總統,拍死他了,拿鞋底摑死他。妳都不用再提這事,誰摘桃子,桃子在哪呢,桃子在哪呢,妳哪來的桃子啊?天天說摘桃,這太low了。我們這個爆料革命我們的新中國聯邦就是無我,沒有桃子,妳摘不著。所以說那王丹的估計抓半天,抓半天倆蒼蠅沒有桃子,啥他也抓不著。所以說我們沒桃子,就是咱沒有目的,咱不要那些東西,什麼死刑不死刑誰說了算,由人民選票說了算。我深信,中國不僅要大赦,我認為最多就是審判他五十個不超過壹百個家族,但是那些錢都得還回來,必須大赦!這個病毒,這個中國人的心霾病毒,誰給的,是共產黨給的,也有我們老百姓的犯罪。我請問樸先生兄弟姐妹們,共產黨員來自哪呀?共產黨員全來自老百姓家的子女孩子,過去七十年共產黨生多少孩子,共產黨的這些黨員哪來的,都是來自我們窮人家的孩子嘛,是不是?誰都想推翻共產黨誰都想當共產黨誰都恨貪官,誰都想當貪官,這是過去七十年的輪回,而所有的共產黨都來自我們這些恨共產黨的人家裏邊。這不很簡單的道理嗎,妳搞誰去?妳搞的是妳自己。幹嘛中國人是全人類上對自己人最狠的壹個民族,從來沒壹起對外。就像我們到我們東北去最明顯,東北人壹喝酒跟韓國人壹樣,哇塞,那個嘴壹張開就是流氓假仗義的這些事就出來了,哎呦,這壹手摘月亮壹口吃太陽,啊誰讓我給揍了誰讓我給罵了誰佩服我了,把見靠大的說。妳去打妳真的外邊掙點錢回來,把他家房子弄大點讓孩子上個好學,妳又做不到了,妳吹牛妳又不吹了。這叫意淫癥。

這就真正的我們老百姓不知道的是就是我們老百姓這種懦弱培養了共產黨,共產黨的黨員都來自我們老百姓家裏面。我們缺的是信仰,我們缺的是法治,我們缺的是人性,我們缺的最根本的就是善待別人善看別人。真的是只要有善惡之分真假之分妳就是好人妳就是人,如果真假不分善惡不分妳是誰我都不會尊敬妳,就這麼簡單的道理。那麼妳從這個角度來看共產黨它有選擇善惡的權力嗎?它有選擇真假的權力嗎?他只要加入共產黨就是妳必須真假不能分,以假治國,善惡不能辯,因為咱是以惡治國,它是個基本的常識。那麼我們這些黨員都來自我們自己,要不說誰是犯罪,中國人都是犯罪分子,我們為什麼培養了那麼多家人當了共產黨員,為什麼?是不是。所以說不存在死刑,那是未來的合法政府的決定。第二,不存在什麼大不大赦,必須大赦!也有如果中國人不去認真研究接受大赦,我告訴妳,軍閥四起,會像當年的張獻忠壹樣殺掉百分之七十八十的人口,甚至有些地方全部給妳殺掉。解決了問題了嗎?比太平天國比張獻忠還壞,張獻忠還壞,那這還用想嗎這是,那就是人吃人的時代了,沒有選擇的,只有停止,忘掉過去忘掉仇恨面向未來,建立有信仰的法治的中國,妳才能活下去。妳可能還活著,可能,還是可能,否則比共產黨還在那兒還要糟糕。這就是我要說的真心話,謝謝樸先生。

樸昌海先生:太好了,(韓國農場戰友們在鼓掌)戰友們有什麼想問郭先生的。

韓國喜馬拉雅農場戰友:我能問壹個問題嗎,郭先生妳好,跟妳打招呼啊,謝謝三年的您的講課啊,我這三年當中成長了很多很多,然後呢妳今天呢已經那個重點呢我們的樸隊長吧,他可能是已經是都問完了啊,然後呢我想就是放松壹點啊,我想知道的是什麼呢,以後的新中國聯邦和韓國還有壹個日本的壹個經濟和政治的關系是可能會走到什麼樣的壹個就是地方,謝謝。

郭文貴先生:叫啥名,戰友們我看壹下。

韓國喜馬拉雅農場戰友:我叫金峰。

郭文貴先生:金峰好,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妳叫金峰,金峰這是老戰友,大帥哥,這個長相很韓國啊。我發現這個跟著樸先生在壹起的還有哈恩在壹起的,都是圓臉,男女圓臉多,哈哈,金峰謝謝啊,很榮幸。妳問這個問題啊實際上在我沒有開始爆料革命我老去韓國的時候啊還有我老去日本,可以這麼說啊,沒有香港就沒有郭文貴的整個的從看守所出來的再起,沒有臺灣人沒有今天精神上境界的郭文貴。但是沒有美國法國和英國日本的投資,不可能成就我壹個這樣的人這個經濟領域的人,韓國是我最多的我就文化界的朋友特別特別多啊。我是對這些地方我是非常戰略、地緣政治、國家關系、民族關系和歷史,我可以說我是認真學習過。我認為沒有共產黨的中國它將是什麼呢,共產黨現在幹的事情是亞洲是我的妳美國人別碰啊妳上壹邊待著去。所以說它搞什麼東盟啊是吧,亞洲基礎銀行啊,亞投行啊,就是我亞洲的世界銀行,亞洲的IMF就是貨幣組織,我現在就給妳玩妳這個基礎銀行,就是挑戰美國,妳別碰,我這我亞洲的。但是亞洲大家妳去想想,亞洲的經濟,日本、韓國、臺灣、香港、這個新加披,這幾小龍加在壹起這哪壹個能跟妳共產黨玩兒啊?妳是吃屎的人家是吃肉的咋跟妳壹起玩兒啊,玩兒不了。那麼未來,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是什麼?中國人說,我也吃肉,我也吃海鮮,大家壹起玩兒。我告訴妳中國人啥都不用說。日本,香港,臺灣,新加坡和韓國,包括未來民主化,我相信未來南北韓壹定會統壹的,我深信會統壹的,而且它嘎嘣就統壹。嘎嘣壹下子,就嘎嘣壹下子就統壹了。妳們很多人可能沒去過北朝鮮,只要金家沒了,北朝鮮人民都是跪著到南韓去,那是他們的聖地,那不用想的啊。這個整個南北韓壹統壹,這個亞洲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妳知道亞洲會是什麼?世界上現在60%的新產品和經濟是美國產的,但是生產地80%-90%都是韓國、中國和日本產的。到那個時候,壹旦中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壹切都顛倒過來,誰都擋不住的。就是中國和亞洲幾小龍產全世界80%的高科技和必須用品。全世界的財富不是美國占68%,全世界的財富亞洲會占到70%-75%。歐洲作為壹個17萬億GDP,7-8億人口,美國的3億多人口和未來南美洲幾個國家復蘇以後,包括加拿大的復蘇,最多占到世界上30%的GDP,它30%的GDP,消費市場從現在的80%逐漸地回到50%-40%。那麼中國和亞洲由15%的消費市場升成為35%-45%,像非洲拉美洲占到15%都不錯啦。這是什麼概念,我告訴韓國兄弟姐妹們,日本、新加坡和,這是為啥安倍啊,那個ALPHA,他那個叫什麼阿爾法貿易協議,這是非常非常有牛的。他那個如果安倍那個貿易協議跟美國簽了以後,那對亞洲、對人類影響是非常大的。我相信,中國沒有了(共產黨),那個阿爾法的貿易協議,叫什麼,亞洲太平洋貿易協議,壹定會簽的。如果那個簽了,中國要是進去,中國不再當亞洲所謂霸主,然後和大家平分市場和利益。我可以告訴妳,亞洲是人類的未來1千年的和平生產技術,最快樂的地方。這就是大家必須面對的現實。

我跟所有的美國人說,我說過去人類上萬年來是海洋國家和所謂的就是大陸國家的較量,永遠是。妳看上萬年,就是海洋國家和大陸國家打來打去,永遠是。海洋文明就是咱們的旗幟,就是藍色,天主教、基督教這些教徒,也就是以色列文明的壹個族群。大陸國家,就是我們亞洲,這亞洲像臺灣、日本、新加坡、韓國,它屬於海洋國家,它跟隨著西方。但是未來沒有什麼海洋國家,因為互聯網的改變,信息之間的改變。世界只有兩個國家,只有兩種國家來對抗。壹,文明國家、有信仰的國家,和沒有信仰的國家。那麼在亞洲壹旦沒有共產黨了,中國有信仰了。十幾億人口,或者是降到8億人口,和日本和這些國家統壹了信仰。統壹了信仰,統壹了壹個法治社會體系了以後,世界上進入新的時代。勤勞的國家和不勤勞的國家來較量。那麼我可以告訴妳,毋庸置疑,全世界最勤勞的中國人、韓國人、日本人,包括新加坡人、臺灣人、香港人。妳告訴我誰能和我們比啊?最聰明的國家和最笨的國家,那我們是最聰明的。所以說妳看,人家誰想贏我們?共產黨那幫王八蛋,妳天天挑戰人家美國,妳挑戰個屁啊。妳拿著個糞叉子,想跟美國拿著有紅外線瞄準鏡的大兵打仗。壹槍把妳撂倒了,就是當年的太平天國,中國人的優勢是什麼,勤勞、智慧、善良。我們再團結,再有好的法治,不用挑戰人家美國。人家美國說,哎,哥們,我吃肉,妳也得吃肉。妳愛吃鮑魚吃鮑魚,我吃肉,這才能活下去。現在是,我左打日本、右踹韓國,前面拿腦袋蹦人家新加坡,然後在吐人家印度壹臉吐沫,妳這是什麼王八犢子,這是共產黨。這純粹是流氓,是吧。是給咱們樹敵嘛,是吧,和亞洲不可能好,和世界也不可能好。什麼新型大國關系啊,啥叫新型大國關系啊?妳看那外交部沒有壹個我不認識的,兄弟姐妹們。妳們要跟中國的外交官員坐在壹起的時候,妳真的會拿妳自己的腳丫子來扇妳自己的臉去!妳覺得我咋活的那麼無知呢,就這個國家被這幫孫子給領導著。就這幫人就像郝海東和葉釗穎女士說的太對了,妳生活中壹接觸,吹騙假,啥都不是,就是壹個傻叉。就我們的素質都比他強,就是外交部這幫人,就是這些官員我都見過,他們都心知肚明,我們就是壹狗屎共產黨,這幫狗屎領導著中國最老實的老百姓。所以他把老婆孩子、私生子女全送到美國、歐洲來,他咋不送他喜歡的中共北京去活著去、去工作呀?這不簡單的道理嘛。他們知道,只有奴役中國人,才能維護他的血色政權。但是當我們政權解放的時候,壹旦讓全世界沒有防火墻,全世界人民自由來往的時候,中國人是全世界最和平的,最勤勞的,最智慧的,最值得可愛的。這是為什麼現在很多人對新中國聯邦說,郭先生,未來我們國家想接受300萬中國人,這些人說,哎,我願意接受1000萬中國人。美國城要接受1500萬-5000萬中國人,說我們接受直接給護照。香港這次是我們最早呼籲接受香港人的,所有這些國家都有這個,接受香港人我們的建議。妳看很多國家都接受了,包括英國,最早是我們給他的,我說妳接受了100萬香港人,妳就會擁有香港。我告訴現在全世界人,妳接受5000萬中國人,妳就會擁有壹個新中國,這就是我的概念。信不信?大家自己去查去,都信,都服。所以回答妳剛才金先生妳的問題,接下來,全世界中國人不去征服任何人,也不去和任何人鬥,但是全世界都會愛中國人,誰都擋不住,這叫新中國聯邦,謝謝!

樸昌海先生:多謝多謝!我們耽誤的郭先生的時間實在是太多了。最後壹個郭先生總結之前能不能跟我們互動壹下啊?(文貴先生:怎麼互動?)郭先生說:消滅共產黨,我們是下壹句。

郭文貴先生:我說消滅共產黨妳說下壹句。好!咱們壹起啊!我喊壹、二、三啊,因為咱們現在這個,這個有個節奏的問題啊。

壹、二、三,
Take down CCP!(韓國戰友團:Take down CCP!)
Take down CCP!(韓國戰友團:Take down CCP!)
Take down CCP!(韓國戰友團:Take down CCP!)
Take down CCP!(韓國戰友團:Take down CCP!)
Take down CCP!(韓國戰友團:Take down CCP!)
打倒共產黨!(韓國戰友團:打倒共產黨!)
打倒共產黨!(韓國戰友團:打倒共產黨!)
建立新中國聯邦!(韓國戰友團:建立新中國聯邦!)
建立新中國聯邦!(韓國戰友團:建立新中國聯邦!)
建立新中國聯邦!(韓國戰友團:建立新中國聯邦!)
Yeah!(韓國戰友團:Yeah!)

哎,妳把,妳把這孩子給我吧,樸先生!我給妳要個禮物,把妳那孩子送過來吧,太可愛了!這是我們的未來。太可愛了!

(韓國小朋友戰友:郭叔叔,妳好!)

妳好,妳好!妳這手,妳這是手啊,還是雞爪啊,妳這是?怎麼這樣啊?沒吃飽吧,孩子。這手軟了。太可愛了!中國人這個靦腆啊,所有孩子的靦腆都是父母造成的。

妳們要記住!妳看外國這孩子不靦腆,哎喲,就是父母從小。妳們要讓孩子壹定要自信!孩子自信了就勇敢,勇敢了以後妳再給他,再了解壹些這個信仰啊,宗教方面的東西,潛移默化,孩子就不壹樣了。中國亞洲人的血液,比西方人大概冷0.5度。所以中國人必須得喝點兒酒,然後那個勁就那樣去了,有時候就說過了。這個,這個孩子缺這個0.5度是靠父母要培養出來,讓他血能熱上來。妳看這孩子多可愛啊!對不對啊?太可愛了!謝謝所有的韓國(戰友),咱們樸司令,還有咱們韓國的所有兄弟姐妹們!

我只,我能不能給大家提三個要求。可以吧!

我今天,哎喲4萬多了,什麼現在,多少人我沒看到,多少人?4,個十百,哎呀我的媽呀!45萬!謝謝!謝謝!謝謝!天吶,了不得!樸司令影響力巨大,韓國戰友啊!

我第壹個要求,兄弟姐妹們,韓國,將還是下壹個疫情最關鍵的地方。備好口罩,備好藥,做好生活準備。壹旦開始,所(有)這錢都可以咱們支持啊,法治基金都可以支持妳啊,,我也可以支持。提前在可能的情況下,把藥和口罩備好。壹定還有壹波猛的來。下次再來的時候,樸先生,妳不能再當被動的。妳必須是樸司令和哈恩妳們,把所有的韓國戰友,用最好的用最好的藥,最好的口罩,最好的工作保護起來。因為,妳現在已經有新中國聯邦了。過去是建國前,現在是建國後。這是我第壹個要求。好不好?這是第壹個。

第二個,咱現在有個哈恩站,有咱這樸司令韓國再多十個樸司令都不多。韓國華人基數太大了!韓國離中國太近了!韓國的咱們這個戰友的基礎性和可變性、可塑性太強了!所以,兄弟姐妹們,想盡壹切辦法,把韓國建成壹個從背後向共產黨插刀子的壹個絕對基地。未來的很多戰友,離開中共以後,韓國要具備最起碼吃住行,保護,最起碼都要做好這準備。我相信這壹天可能會來的。拜托了,兄弟姐妹們,好不好!

第三個啊,我建議的事情,我不想今天跟妳們說那麼多。所有韓國的戰友,從這個過去幾年是最長、最穩固、最堅定,遇到各種事情最堅定的。我們的樸司令是絕對的戰友,兄弟們!這個不是開玩笑的。包括哈恩也是後面兒加進來的。我們的樸司令的功勞是不可沒的。我們在韓國壹定要記住,我第三個我希望跟妳建議的。妳們要懂得財務,如果妳沒有壹個好的腦子的財務,就靠妳勇敢,靠妳掛點兒花崗巖,那妳是活不下去的。壹定要記住,用心地經營這塊兒。壹定要兩手抓,壹手把隊伍強大,另外壹手壹定要在G系列上讓戰友發大財!發大財,妳只有有用更多的錢的時候,妳才能把隊伍壯(大),沒這個是不可能的!

G系列,所有的將全力以赴地配合妳和哈恩,和韓國戰友們,讓韓國壹定做大做強!妳千萬記住,那個利息,老樸同誌,樸司令,啥叫(利息)?那6%的利息啥概念?妳想過,妳動過腦子沒有?這些戰友在壹段時間以後,這些兄弟姐妹們在韓國,全都是倆手插褲兜,尿尿不扶那種。見誰都是可以鄙(視)、蔑視他們的,不是開玩笑的!是不是?妳得讓真的戰友們能倆手插褲兜,真的是尿尿不扶,那確實有實力嘛,是不是?咱尿得高。妳別整得大家全是低頭黨,跟那欺民賊似的,要飯黨、伸手黨。妳不完了麼?所以第三個建議,要想實現信仰,要想擁有信仰和理想,妳先強大。我今天在這塊兒,“樸先生,我直播呢我,能不能給我弄點兒面包寄過來?我沒勁兒說話呀?樸先生,兄弟姐妹們,我還沒褲衩呢!”是不是啊?“能不能給我弄來啊?”這不可能。妳看昨天…..妳看我今天穿的褲子啊,妳們註意到了麼?這個,妳看妳註意到了麼?妳沒見過這褲子吧,這顏色吧?看到沒有?這是咱G-Fashion,咱們擁有的褲子,昨天到的,昨天寄來了20條、20條啊。班農先生的肚子現在雖然減了,肚子也很大,看著我那褲子,然後看著那個新的咱們那個G-Fashion那樣板那些帽衫兒啊、T恤兒啊壹大箱子,我在那兒擺式穿,看了我就那個跟小孩兒似的,流口水。我說,“妳看著是不是饞?” “Miles,這個我也可以試試啊!”然後他說,“Miles,我在這裏親自經歷了妳設計的每壹條,妳這麼多事情妳每天晚上我都沒見妳睡過覺,妳咋還有精力設計這東西呢?還有呢,Miles,(他說)妳怎麼讓那麼快就生產出來呢?”我這個顏色,我給妳們看,未來我會穿各種顏色的啊,灰色、紅色。這個,妳看這,今天我穿這個褲子啊,這兒,妳看看啊,妳看這兒,這兒新的線條看到沒有?這兒新的線條,看到沒有?妳看這個腰這兒,我都得加了那個、這個這個新的線條兒。這未來,咱們郭戰裝我就希望,再把郭戰裝這個跟它發展下去,妳知道這個是我們設計師我買斷了這個產權。原來買,1800是壹個普通布料,如果像這個絲的,3000美金。未來大家買呢,咱們大家如果加入俱樂部以後,就是800美金就買,但是這個成本大概是4、500美金吧,就是直接成本。那妳還有壹個基本的寄郵管理費吧,所以基本上不賺錢。妳知道班農昨天看完以後,他說這是多少錢,班農的侄子就在G-Fashion工作,我說妳問妳侄子,叫Shawn Bannon,非常帥壹個帥哥兒。他就不敢相信這種質量,還有那帽衫兒,這麼高的質量、這麼好的料子,是這個成本,然後跟那個市場價差那麼多錢。

班農先生說了壹句話,“Miles,我知道妳真的是為什麼王岐山、習近平他們那麼怕妳。”他說,“妳這個人,壹個是時間,還有壹個,妳掙錢的能力。”我可以告訴大家,妳在未來,大概就是今年年底妳會看到咱G系列、喜馬拉雅農場系列,會給戰友帶來什麼。我希望妳們走在韓國大街上,妳們穿上這種褲子的時候。韓國人不買名牌兒的,他都是仿造名牌兒的,但是他要看到這個是Downey設計,還有那個Ban,我們的設計師,未來妳看到的時候,Ban,全美國好萊塢明星、足球球星都是他設計的衣服,妳看,都是排隊買他的。就是這樣的東西,穿在韓國的時候、在韓國大街上的時候,妳真是“兩手揣褲兜兒,吹著口哨兒撒尿”。這絕對是都這種牛人,妳就得到尊重。

首先妳得有錢,首先妳在韓國得開壹個歐洲車、別開韓國車,穿上這種世界級的名牌兒。然後言行舉止別學郭寶勝、別學葉寧、別學那雞腿兒潘,是不是?哎呀,老是這個,弄壹弄,這這姿勢。大家有點兒教養,這個時候,東北三省到北京、咱不說廣東吧,黃河以北,多少人想到韓國找妳樸司令去?壹跟妳發財,二跟妳“兩手抄兜兒,站著撒尿——不扶”,是不是?還有穿時裝。妳這樸司令,妳才有價值。對別人不重要、沒價值的人,是廢物!

班農先生,妒忌到不行,昨天晚上臨睡覺前,突然過來了。誒?跟小孩兒似的,“Miles,妳能不能讓他們給我做兩條褲子?做兩個帽衫兒啊?”我說,“沒問題沒問題,妳繼續減肥,我來給妳做。”他羨慕得不行。每個人內心都有童真,就這個G-Fashion能把他誘惑成這樣兒。那我們到韓國去,G-Fashion唯壹指定我們韓國喜馬拉雅農場的代理,把這個價格兒,代理的再給妳壹塊兒利益。樸先生,妳想想,我可以告訴妳,這每壹件兒衣服,將是東北人每天夢寐以求的衣服,這都是限量版的。妳們有多少機會啊!

妳要看得很遠,妳別家裏面兒現在連個鹹菜都沒得吃、韓國鹹菜都沒有,妳現在惦記著未來吃鮑魚啦!還什麼死刑不死刑,那是人民決定的。妳還是、還是擔心擔心妳的孩子、未來、是不是、跟妳壹樣穿著父子褲,跟妳太太穿著這樣的衣服,是不是?這Brioni的這種衣服。最便宜的價格兒、最高的質量,唯有妳有。這、然後呢,壹抄兜兒,全是大錢;再壹掏兜,全是最牛的卡;壹開車,全是歐洲車;然後壹看妳的戰友,在壹起,全都是最高教養、最有水平的。那才是咱韓國戰友、全世界農場要要的!抓特務、研究中國未來死刑不死刑,半毛錢幫助都沒有!眼前幹掉共產黨,讓自己強大,建立強大的戰友隊伍,這是唯壹的,馬上要做的!這就是我的建議,說完了,謝謝!

樸昌海先生:實在是耽誤郭先生太長時間啦,感謝郭先生,這次來我們喜馬拉雅韓國農場做客。我還是得感恩,雖然不讓說,我也得,真真正感恩,戰友們(郭先生帶領咱們禱告)。

郭文貴先生:咱們壹起祈福吧!為咱們新中國聯邦、全世界人民,好不好?全中國人民,祈福!(文貴先生及戰友們壹起祈福)

郭文貴先生:阿彌陀佛!我最後要給大家說的事情,今天G-TV是昨天全部停啦。今天是最大的、有史以來最大的更新,在直播前我簡單看了壹下,很多確實改變很多,這是壹次更新。接下來還會有兩到三次大的更新,然後所有過去這個螃蟹、這個流氓寫的東西,統統沒啦!咱是壹個新的G-TV,大家壹定要在G-TV上做高素質、有視頻的直播視頻節目,別老是壹張照片兒。

韓國的節目是我認為韓國的照片、韓國的視頻,做得最美的、最棒的!然後我覺得,要把G-NEWS,壹定韓國要發聲。G-NEWS影響力太大了,國內太多人看啦!GNEWS上妳們壹定要有人去在這兒發文章,關於韓國、關於各方面兒的,有高水平的文章。另外壹個,壹定要做好準備,把G系列,在韓國、甚至在妳們周圍的地方,把它整個培養起來,這太重要啦!好不好?謝謝兄弟姐妹們,非常榮幸,非常高興!(戰友們鼓掌中)那我先下線了啊!好,孩子、跟小家夥兒、小樸司令再見!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