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308閆麗夢博士直擊中共病毒謊言

翻譯總結:VOG翻譯組 starwar    編輯:VOG翻譯組 flasher

視頻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5YC7icGOjE

現場主持傑克,還有英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路德,嘯天。班農再次回到Lady May,連線主持。

班農開場提到中國的老百姓和美國的普通人是最堅定的站在抗爭的前線的人,他們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中共正在摧毀一切,而美國的當權派和既得利益者在與中共合作,這兩方在一起摧毀法治和秩序。班農問路德關於安替法在美國(波特蘭騷亂損壞法院建築)毀壞法治的行為,有什麼看法。路德說這些行為和中共幾十年在中國的行為是一樣的,其背後有中共的資金在支持。中共過去毀壞了中國的一切,包括在這裡建立的法制基金,在網路上也受到了很多中共支持的社交媒體的攻擊。

傑克播放了一段福奇的視頻,他依舊說臨床試驗表明硫酸羥氯喹對冠狀病毒沒有療效。傑克說自己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這種荒謬得不可思議的局面,亨利福特醫院非常有聲望的奧尼爾醫生主導了(底特律地區)大樣本臨床試驗,證明HCQ(硫酸羥氯喹)降低了51%的死亡率,再比如很多大量使用HCQ的國家都明顯扭轉了疫情的局面,比如厄瓜多爾。閆博士講述她的觀點,說目前沒有“神藥”治療冠狀病毒,但是目前的疫情局面,藥物副作用不能成為不使用的藉口。任何藥物都有副作用,HCQ已經是安全使用60多年的藥了,除了有心臟問題的人需要諮詢醫生以外,HCQ在孕婦和小孩中使用過去都非常安全,只是需要注意劑量。(注:傑克講述過類似的觀點,說這個藥安全性堪比泰諾。)中共高層和中共解放軍醫院的醫生都沒有感染,正是因為他們都在吃HCQ。像Stella醫生說的,這些說藥不安全的人,你們敢不敢去做尿檢,看看你們到底有沒有服藥?HCQ現在可以挽救成千上萬人的生命,

閆博士繼續說:福奇作為醫生他應該知道在2005年HCQ對SARS有效。HCQ作為治療瘧疾的藥長期使用也很安全。HCQ可以抑制細胞因數風暴(cytokine storm),也可以當作預防藥物。如果你看看支持和反對的研究,不難發現哪一種觀點的臨床研究品質是更好的。我可以告訴你,我現在每天都吃HCQ作為預防。傑克說: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從2月2日就開始吃了,我85歲的父母也在吃。尤其是我媽媽告訴我,她會一直吃下去,因為她的關節炎也治好了。

班農問閆博士,中共高層沒有人染病,是不是因為他們在吃羥氯喹?閆博士說:中共的官員要到有一定的級別才知道硫酸羥氯喹有效,在解放軍醫院和一些大醫院的醫生也是。但是在中國這個資訊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包括醫護人員。中共要在這次疫情中通過醫藥的利益鏈獲益,他們不想讓人知道HCQ可以救命,不然他們就不能賺錢了。而且疫情還可以摧毀世界的經濟,他們根本不在乎犧牲很多人的性命。

傑克問閆博士:根據你的經驗,給我們介紹一下HCQ在不同地區使用的情況,我們瞭解到很多國家因為使用羥氯喹而降低了死亡。閆博士說:要看清楚事實很簡單,你只要看一下那些好的論文和資料。看看他們怎麼招募實驗者,怎麼對病人分組,如何用藥。在印度和埃及,他們使用HCQ後效果非常好。支持HCQ的科學家像我和Stella對很多利用自己職權傾軋科學研究,反對使用羥氯喹的醫生和學者十分憤怒——包括WHO那些人,他們過去告訴大家沒有人傳人,不會大爆發,不用戴口罩對吧?現在反對使用羥氯喹,其實WHO背後是中共。

班農問:根據你的經驗,使用HCQ做預防的情況,有沒有什麼負面的資訊引起你的注意。閆博士說:這個藥用來治療瘧疾已經60多年了,可以做預防性的。我們也知道它對自身免疫疾病比如狼瘡有效,長期服用非常安全。在極為特殊的情況下,長期服用會引起極少部分人視網膜病變,只要定期做檢查就沒有問題。2005年的SARS、現在的SARS-2、和自身免疫疾病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免疫系統的過度反應,會引起細胞因數風暴,這是馬利克發現的,他是冠狀病毒專家。中共病毒會讓免疫系統混亂,免疫對抗的目標混亂,從而導致很多臟器問題,比如腎、血栓、狼瘡免疫等,HCQ對這些都有效。

傑克問道,從醫生的角度看,為什麼這些醫生反對使用HCQ?閆博士說那要問問這些人為什麼阻止使用HCQ。HCQ目前做好的預防和治療的藥,因為我們還沒有疫苗。它是有副作用,但是有心血管疾病的人可以去諮詢醫生,為什麼禁止使用這個藥?藥物副作用不應該成為原因。如果做臨床實驗,我建議把福奇放到對照組裡,給他吃安慰劑。(班農大笑)傑克說:輝瑞站到了反對HCQ的陣營,他們指望著耶誕節為70億人提供疫苗(發一大筆財)。聽眾們,HCQ是有效的。

班農評論到,川普總統應該簽署命令進行緊急授權使用,敦促FDA儘快行動,可以挽救很多人的生命。請問閆博士,中共是想掩蓋病毒起源,然後先開發出疫苗讓世界向它叩頭嗎?閆博士回答說,他們開始是想掩蓋病毒來源,延緩世界開發疫苗,我不相信他們有能力開發出疫苗。中共從來沒開發出過有用的疫苗,都是從別的國家拿技術和成果。他們的疫苗毒性很大,但與此相關的資訊被遮罩了,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這一點。我們現在要在疫苗之前使用HCQ,挽救生命。

班農繼續問道,香港的P3實驗室非常著名,你提到這個病毒是人為製造的,不來于自然。為什麼WHO對實驗室沒有更多的監督?閆博士說:負責這些事務的是極少一部分專家,比如馬利克和潘列文。這些人一開始如果害怕中共,不敢跨紅線,他們會從中共那裡得到很多好處,比如讓你成名,有資金。之前WHO的Margaret Chen退下來回到港大,就親口感謝中共。

班農請閆博士講述一下,她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現這個病毒是人造的,還有她和大陸CDC接觸的過程。閆博士說,這個病毒是在舟山蝙蝠病毒的基礎上改造的,而不是從頭製造。我在1月16日時向潘(列文)教授(負責WHO諮詢)彙報了他指派的秘密調查的結果,但沒有得到沒有任何回復,自此我知道他們和WHO都是不可信的。我和丈夫(也是冠狀病毒專家)都認為這是通過中共軍方擁有的蝙蝠冠狀病毒改造的,通過從NIH的基因庫裡的基因對比也能發現。基因就像指紋一樣,可以看出是如何被修改和製造的。那時我不能相信中共和香港的媒體,不能相信WHO和我的老闆,只能相信路德的媒體把真相傳遞出去,給WHO施壓向世界公佈真相,讓世界上真正的科學家去武漢調查真相。

傑克說,你提到他們兩次提醒你不要碰紅線,否則會被消失,之後你才考慮這樣傳遞資訊的是吧?閆博士說她在去年12月31日和今年1月3日兩次調查並向潘教授彙報,潘教授也和內地的CDC的人直接取得了聯繫。但他告訴我要停止調查,要保護內地那些人。這期間他們懲罰了那些醫生——包括李文亮。同時中共和WHO告訴世界:沒有人傳人。我感覺不能再繼續等待,而不讓世界知道真相了。班農講到,我們知道在這個時間點,如果中共和WHO公佈真相並採取行動,95%現在的災難都不會發生——那時候他們知道人傳人,知道是人造的,並隱瞞了真相,這造成了現在的疫情和經濟蕭條。美國總統應該給中共72小時交出所有證據和檔,為美國人民、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追責中共,是我們採取行動的時候了。閆博士繼續說,任何科學家都應該能看明白這個病毒是怎麼回事——它絕對不是來自于自然。

班農問:閆博士,如果你領導調查組去實驗室調查,列舉一下你最想看到的兩三件事。閆博士說:我想我們要查看所有過去的郵件和短信、電話記錄,包括刪除的資訊和郵件記錄——特別要關注那些專家的通信,比如馬利克和石正立,所有這些人在中共病毒發生前後都幹了什麼,為什麼有這麼多的謊言;作為研究者,很容易發現這個病毒很奇怪,為什麼這麼多的人站出來說感謝中共國做出的貢獻,說病毒絕對是來自于自然;而且我們要去檢查所有的冷藏室,和那裡的記錄——我知道馬利克有自己P3實驗室外的冷藏室,我丈夫負責那裡,他現在幫助這些人在抓我,讓我噤聲,我還知道他們在P3實驗室做了非法實驗,比如西尼羅河病毒,我丈夫那時候非常害怕。儘管陳薇2月就接管了武漢實驗室並毀掉證據,但我們還是會查出不正常的地方。我現在正在準備一個非常詳盡的科學報告,依據是已知的事實。就像中共說的,我們就用事實和科學說話,我們看看誰是對的,我們不能讓中共把所有人噤聲。

班農提到,馬利克恰好在這期間退休了。閆博士說,哦是啊,他從林鄭月娥那裡拿了2千8百萬美金。班農最後感謝路德、閆博士和所有為自由而戰的勇士,今天又是經典的一期節目。因為你們的激勵,我們不斷從勝利走向勝利!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67

8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