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PN調查發現NBA中國賽區學院存在嚴重的“中國教練虐待球員,學校缺乏真正教育”等諸多人權問題

0
37

作者:Steve Fainaru &Mark Fainaru-Wada
編撰:Cash2019、文佑(荊棘不鳥)、文非、文肯尼

NBA在中國50億美元的生意,不僅包括商品銷售,還包括培養中國年輕球員的工作。ESPN調查發現,NBA員工抱怨培訓項目存在諸多人權問題。

早在2019年10月的一條支持香港抗議者的推特, 聚焦NBA與中共的復雜關系之前,ESPN的調查發現,NBA聯盟就面臨著自己員工在“NBA中國青少年發展項目”中關於人權問題的投訴。

據多位直接了解投訴情況的人士透露,NBA在中國的三所訓練學院中任職的美國教練告訴聯盟官員,他們的中國合作夥伴對年輕球員進行身體虐待,而且也沒有提供應有的學校教育,盡管專員亞當-西爾弗曾說過,學校教育是這個項目的核心。

NBA在新疆開設了一所學院,遇到了很多問題。新疆是中國西部一個警察管制的省份,現在有100多萬維吾爾族穆斯林被關押在鐵絲網集中營裏。消息人士說,美國教練在新疆經常受到騷擾和監視。一名美國教練曾三次被無故拘留;他和其他人因為是外國人的身份而無法獲得住房。

一位聯盟前員工將他在新疆工作時的氛圍比作”二戰德國”。

負責國際業務的NBA副專員兼首席運營官馬克-塔圖姆在接受ESPN采訪談及調查結果時表示,NBA正在”重新評估”並”考慮其他機會”,該學院項目是在中國政府運營的體育設施外運作的。上周,聯盟首次承認關閉了新疆學院,但當被追問時,塔圖姆拒絕透露人權是否是一個重要因素。

“我們有些慚愧,”塔圖姆在談到中國的學院項目時說。”我們在這裏學到的一個教訓是,我們確實需要更直接的監督,並有能力在適當的時候進行人員調整。”

10月,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達裏爾-莫雷在推特上支持民主抗議者,導致中國政府將NBA從國家電視臺撤下,使聯盟損失了數億美元。由於冠狀病毒大流行,NBA在休戰4個半月後準備在本周恢復比賽,這一爭議還在繼續糾結中。中國中央電視臺最近表示仍然不會播出NBA比賽,美國立法者也對聯盟與中國的商業關系提出了質疑。

ESPN的調查是在莫雷的推特之後開始的,它揭示了NBA與中國之間的利益關系,也表明了與一個壓制自由言論並被指責為文化種族滅絕的政府做生意的成本。它說明了在一個對紀律、教育和安全等問題有著明顯不同態度的社會中經營所面臨的挑戰。報道是基於對直接了解聯盟在中國活動的幾位前NBA員工的采訪,尤其是球員培養計劃。

該計劃於2016年啟動,是NBA在中國這個癡迷籃球的市場中培養本土球員戰略的一部分,該計劃使NBA中國成為一家價值50億美元的企業。大多數前員工在匿名的情況下發言,因為他們擔心損害他們未來的就業機會。NBA官方要求現任和前任員工不要為這篇報道與ESPN交談。在給一位前教練的郵件中,一位公關官員補充道:”請不要提及,NBA已經建議你不要回應。”

一位曾在中國為NBA工作的美國教練將這個項目描述為 “運動員的汗水營”。

至少有兩名教練因控訴年輕球員受到虐待而離職。

三位消息人士告訴ESPN,其中一位在看了中國教練毆打青少年球員後要求並接受了轉會。另一位美國教練在合同結束前離開了,因為他認為學院的教育缺失是不可理喻的。他說:”我不能繼續每天出現在這裏,看著這些孩子,知道他們最終會成為出租車司機”。

消息人士稱,在學院開辦後不久,多名教練向聯盟負責NBA中國區國際業務的副總裁格雷格 斯托特(Greg Stolt)以及聯盟在中國的其他官員投訴了有關身體虐待和缺乏學校教育的問題。他們說,目前還不清楚這些信息是否傳遞給了紐約的NBA官員。NBA拒絕讓斯托特發表評論。

兩名前NBA員工分別向ESPN表示,學院的教練們經常猜測,西爾弗是否已被告知這些問題。”我說過,’如果[西爾弗]出現,我們都會立即被解雇’,”其中一位教練說。

塔圖姆說,NBA收到了”少量”關於中國教練虐待年輕球員的投訴,並立即通知當地政府,聯盟對”與我們的價值觀相悖”的行為”零容忍”。塔圖姆表示,當時並沒有向紐約的聯盟官員報告這些事件,包括他本人和西爾弗。

“我會告訴你們,學院運動員和每個參與我們項目的人的健康和衛生是最優先的。”塔圖姆說。

塔圖姆確定了四次單獨的事件,不過他表示只有一次是由NBA員工正式書面報告的。其中有三次,教練報告說目睹或聽到了身體虐待的情況。第四次事件涉及一名球員熱衰竭。

“我們做了一切我們能做的事情,鑒於我們有限的監督,”塔圖姆說。

三位曾在NBA中國工作的消息人士告訴ESPN,中國教練的身體虐待行為比塔圖姆指出的事件要普遍得多。

NBA請來了有G聯賽和一級籃球聯賽經驗的精英教練和運動訓練師在學院工作。一位前教練描述說,他看到一位中國教練在近距離將球射向一位年輕球員的臉,然後”踢他的肚子”。

“想象一下,你有一個13、14歲的孩子,卻有一個40歲的成年教練在打你的孩子,”這位教練說。”我們是其中的一部分。NBA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據幾位在中國有球員培養經驗的人士透露,中國教練對球員進行身體上的管教是很常見的。”對於大多數老一輩人來說,甚至包括我的祖父母,他們認為體罰是理所當然的,甚至認為這是一種愛和關懷的表達,但我知道這可能會受到生活在中國以外的人的批評,”英國諾森比亞大學體育管理助理教授鄭金明說,他在中國大陸長大,並寫過大量關於中國體育系統的文章。”老一輩的人還是把它看作是訓練的一個組成部分。”

2012年,NBA聘請布魯斯-帕爾默在中國南方東莞的一所私立籃球學校擔任技術總監,這個項目的前身是學院。這所學校有一份贊助協議,每年向NBA支付近20萬美元的費用,並允許學校以”NBA訓練中心”自居。

帕爾默在東莞待了5年,他說他多次警告中國教練不要打、踢或向孩子們扔球。他說,在一次事件後,他告訴一位教練。”你不能這樣對你的孩子,這裏是NBA訓練中心。如果你真的覺得要打一個14歲的男孩,而且你認為這會幫助他或者讓你感覺更好,就把他帶離校園,但不是在這裏,因為NBA不允許這樣。”

帕爾默說,學校的校長告訴他,打孩子”已經被證明是有效的教學工具”。

據三位消息人士透露,這個問題在NBA學院中非常普遍,以至於教練們多次向包括斯托特在內的NBA中國官員請教如何處理他們認為是身體虐待的問題。這些教練被告知要向NBA駐上海辦公室提交書面報告。一位教練表示,提交報告後沒有再遇到問題,但其他教練表示虐待行為仍在繼續。

“我們沒有對當地教練負責,我們沒有權力,”塔圖姆說。”我們沒有對當地教練、學術項目或生活條件進行監督。可以說,我們的參與度比我們想要的要低。”

中國的人口是美國的四倍,對NBA來說,中國是一個爆炸性的市場。聯盟收入的飆升部分是由2011年退役的前火箭隊中鋒姚明的成功推動的。

塔圖姆表示,聯盟就學院項目的發展向姚明和中國的其他專家尋求建議。他還表示,NBA中國的董事會聽取了包括新疆在內的三所學院的規劃和布局,並補充說ESPN在董事會中占有一席之地。ESPN發言人表示,ESPN”是一個無投票權的董事會觀察員,並擁有NBA中國的一小部分股份”,拒絕進一步評論。(比賽由互聯網巨頭騰訊公司在中國進行直播,騰訊公司和ESPN也有合作。)

推出學院對NBA老板來說有一個首要目標。”找到另一個姚明”,據兩位接受ESPN采訪的前員工透露。

當西爾弗在2016年宣布計劃在中國開設三所聯盟運營的學院時,他表示目標是”全面培養精英運動員”。

“國際頂尖的潛力球員將受益於完整的球員發展方法,將NBA品質的教練、訓練和比賽與學術和個人發展相結合,”西爾弗說。

在2016年北京的新聞發布會上,NBA專員亞當-西爾弗表示,NBA在中國的三所訓練學院的目標是 “全面培養精英運動員”。

聯盟在宣布學院的新聞稿中說:”這項舉措將采用360度的整體性方法來培養球員,重點是教育、領導力、性格培養和生活技能。”

接受ESPN采訪的NBA員工表示,聯盟的許多問題都源於將學院嵌入政府運營的體育設施的決定。塔圖姆表示,這些設施讓NBA可以使用現有的基礎設施和精英球員。但這種安排使NBA的活動處於中國官員的指導之下,中國官員選擇球員並幫助確定訓練。

“我們基本上是在為中國政府工作,”一位前教練說。

在NBA贊助的東莞基地工作後,聯盟聘請帕爾默對學院進行評估。他得出的結論是,這個項目”存在根本性的缺陷”。帕爾默說,這不僅讓NBA的員工處於中國的權威之下,還妨礙了聯盟與中國最精英的球員合作。

塔圖姆說,事後看來,NBA可能”有點天真”地認為這種結構給了聯盟足夠的監督。

在新疆,球員們住在狹窄的宿舍裏;房間本來是供兩個人居住的,但一位前教練說,雙層床被用來讓多達8到10名運動員住在一個房間裏。球員們每天訓練兩三次,課外活動很少。NBA教練和官員開始擔心,雖然教育被宣布為學院計劃的支柱,但體育局並沒有提供正規的學校教育。當球員們–有的只有13歲–不訓練、不吃飯、不睡覺時,他們往往無人看管。

一位教練說,當聯盟官員訪問中國時,得知NBA學院的球員沒有上學時,他們似乎措手不及。

NBA能夠達成一項安排,即浙江學院的球員將在當地一所國際學校接受教育。但在新疆和山東的類似努力沒有成功。

塔圖姆說,中國官員告訴NBA,學院裏的球員將每周上六天課,學習英語、數學和運動心理學等科目。他說,當NBA員工後來提出關於孩子們是否在學校上課的問題時,中國官員向他們保證說他們在上學。

但兩名前聯盟員工表示,他們直接向上海的斯托特投訴,稱他們手下的球員沒有上學。

在過去的一個月內,當NBA準備在佛羅裏達州恢復比賽時,它開始面臨與中國關系的新問題。田納西州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和俄亥俄州參議員喬希-霍利(Josh Hawley)分別致信西爾弗,質疑NBA為何在國內促進社會正義,卻無視中國的侵犯行為。這些信件是在中國宣布針對香港的一項新的國家安全法後不久發出的,該法賦予當局廣泛的權力來鎮壓要求民主的抗議者。德克薩斯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最近也在推特上與小牛隊老板馬克-庫班(Mark Cuban)就中國問題爭吵。

霍利在信中質疑NBA,球員穿的球衣上可以表露的不包括支持中國人權的信息,被批準的信息僅限於社會正義和黑人生命運動。

“鑒於NBA的為中共政權殘酷鎮壓開脫和道歉的混亂歷史,這些遺漏令人震驚,”霍利在發給媒體成員的信中寫道。

其中一位收信人,ESPN記者阿德裏安·沃納羅斯基(Adrian Wojnarowski)回復了一句臟話,霍利隨即在推特上向他的23.5萬名追隨者發出了這封信。ESPN和沃納羅斯基分別發表了道歉,該記者被停薪停職兩周。

在新疆,NBA在一個因侵犯人權而臭名昭著的地區開設了一所學院。

近年來,中國政府升級了對高科技監控的使用,限制了行動自由,並建立了大規模的拘留設施,政府將其描述為職業培訓中心,批評者則將其描述為關押少數民族,特別是維吾爾族穆斯林的集中營。政府說,這項政策對於打擊恐怖主義是必要的。9月,美國與30多個國家一起譴責”中國對維吾爾人的可怕鎮壓運動”。有關新疆分裂主義暴力和中國政府鎮壓的報道可以追溯到幾十年前。

塔圖姆說,NBA在2016年宣布在新疆啟動培訓學院時,並沒有意識到新疆的政治緊張局勢或人權問題。

2018年春天,美國開始考慮因那裏的人權問題而對中國進行制裁,這個問題成為美國國內越來越多媒體報道的主題。2018年8月,Slate發表了一篇文章,標題為”NBA為什麽會在新疆?該聯盟正在世界上最嚴重的人道主義暴行地之一經營一個訓練中心。”

後來,NBA會收到國會領導人的批評,但直到上周,NBA一直沒有解決人們的擔憂,也沒有對該基地的狀況做出任何說明。

在莫雷10月推特事件後不久的某個時候,學院的網頁被撤下。

在ESPN的追問下,塔圖姆一再回避關於新疆普遍存在的侵犯人權行為是否對關閉學院起到了作用的問題,而是提到了”很多因素”。

“我的工作,我們的工作不是對每一個侵犯人權的行為都采取立場,我不是每一個人權狀況或侵犯人權行為的專家,”塔圖姆說。”我會告訴你NBA代表的是什麽。NBA的價值觀是關於尊重,關於包容,關於多樣性。這就是我們所代表的。”

在NBA表示離開新疆之前,一直積極參與遊說美國政府處理維吾爾族權利問題的美國維吾爾族活動家努裏-特克爾告訴ESPN,他認為聯盟一直在間接地將”反人類罪”合法化。

一位曾在中國工作過的聯盟前員工想知道,NBA在圍繞”黑人生命問題”的問題上表現得如此進步,並因一項法律(要求變性人使用與出生證上所列性別相對應的衛生間)而將2017年全明星賽搬出了北卡羅來納州的夏洛特市,但在中國政府打壓同樣針對NBA員工的情況下,NBA如何能經營一個訓練營。

“你不能兩全其美,”這位前雇員說。”……你不能在2月份的時候在這裏宣傳黑人歷史月,而在中國,他們在集中營,所有和你合作的人都在打孩子。”

塔圖姆表示,NBA”有著悠久的歷史,我們的價值觀是關於包容和尊重,以及消除文化隔閡。這是我們的主張,也是我們作為一個組織的身份。我們確實認為,參與是彌合文化鴻溝的最佳方式,是跨界發展比賽的最佳方式。”

中國NBA市場的飛速發展是由退役NBA球星姚明成功推動的,圖為2012年與時任主帥大衛-斯特恩(左)的合影。

新疆的鎮壓主要針對維吾爾族人,但外國人也受到了騷擾。一位美國教練說,他在10個月內三次被警察攔住。有一次,他被帶到車站,關了兩個多小時,因為他當時沒有護照。由於安全限制,外國人被告知他們不允許在新疆租房,大多數人都住在當地的酒店。

塔圖姆說,聯盟不知道有員工在新疆被拘留或騷擾。

在NBA新疆學院訓練的大部分球員都是維吾爾族人,但接受ESPN采訪的聯盟員工並不清楚是否有球員受到政府鎮壓的影響。

去年秋天從新疆回來後,在佛羅裏達IMG學院和The Citadel任職後加入NBA的力量教練考賓 羅伯特(Corbin Loubert)在推特上發布了一篇CNN的報道,描述了該CNN記者在新疆如何面對監視和恐嚇。

“我過去一年在新疆生活,可以證實這篇報道的每一個字都是真實的,”羅伯特在推特上說。”最大的挑戰之一不僅是我面臨的歧視和騷擾,”他補充說,”而且對我身邊的維吾爾族人面臨的歧視和騷擾視而不見。”

羅伯特拒絕了ESPN的多次采訪要求。

在莫雷的推特事件之後,去年10月,八名美國議員–包括紐約州眾議員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特茲和克魯茲,在給西爾弗的信中呼籲NBA”重新評估”新疆學院,以回應”一場大規模的、由政府主導的民族宗教壓制運動”。

盡管NBA現在說已經在2019年春天離開新疆,但聯盟並沒有回應這封信。新疆學院的網頁很快就消失了。

上周,聯盟在回復田納西州參議員布萊克本時寫道:”NBA與新疆籃球學院一年多來沒有任何瓜葛,雙方關系已經終止。”

約翰-龐弗雷特(John Pomfret)的2016年著作《美麗國度和中央王國》(The Beautiful Country and the Middle Kingdom)涵蓋了中美關系的歷史,他稱把學院放在新疆的決定是”一個巨大的錯誤”,使NBA成為”大規模侵犯人權的一方”。

“關閉它可能是最聰明的做法,”他說。”但從NBA的角度,你可以清楚地理解為什麽他們不想公布。因為這樣一來,你就是在給中國添堵。你會說什麽,’我們因為人權問題而離開’?這比莫雷的推特更糟糕。”

塔圖姆說,聯盟決定終止與新疆設施的合作,因為”它沒有權力,也沒有能力對這些當地教練采取直接行動,我們最終得出結論,那裏的項目是無法挽救的。”

塔圖姆說,NBA通知其在新疆的教練員,聯盟計劃停止運營,教練員隨後被”遷出”。但當塔圖姆被告知,多個消息源告訴ESPN,NBA從未將關閉新疆的計劃告知教練員時,塔圖姆表示,他其實並不清楚發生了什麽對話。

兩名消息人士對NBA有計劃在2019年春天離開新疆提出質疑。一位教練表示,聯盟到夏天還在尋求其他教練轉移到那裏,聯盟對布萊克本的回應”完全不準確”。

“他們還在試圖讓人們去那裏,”這位教練說。”它並沒有因為塔圖姆說,’我們要結束這一切’而結束。”

“他們可能最後說,’我們為什麽要這麽做?”他繼續說道。”就像我們從一開始就告訴他們,’我們為什麽要在這裏?我們是NBA,我們沒有理由在這裏。”

編者觀點:

NBA作為一個世界上最成功的商業籃球聯盟,對外擴張市場是很正常的行為。姚明在美職籃的成功,給NBA帶來了中國大陸14億人的巨大市場。在中國開設籃球學院,也是正常的商業需求。在莫雷的推特事件前,被利益沖昏頭腦的投資者忽略了中共的邪惡本質。讓一帆風順的NBA中國公司遭受重大經濟損失,禍不單行,莫雷的挺港言論引爆了中國大陸被洗腦大眾的心態,他們瘋狂抵制NBA,尤其是火箭隊,讓自己在中國大陸的顏面掃地。NBA的進退兩難,讓他們看到了打交道對象的本來面目。

中國大陸的人口眾多,籃球市場前景廣闊。但因為中共的存在,一切都變了。NBA投資者沒有意識到中共洗腦和培養了眾多“自幹五”和“小粉紅”,日常生活是正常人,並無異常。一旦觸碰到脆弱和扭曲的“愛國”自尊心,像DDOS一樣觸發出來,中共在他們腦子植入了“木馬”程序。莫雷事件爆發,NBA被他們的“唾沫”所淹沒。

中國的傳統文化不可否認有其糟粕,例如“不打不成材”等。傳統教學采用行為主義的理念,並衍生出許多把學生當“禽“在”填“,或把學生當”獸“在”馴“的教學策略。即使在當下,很多中國大陸的教師仍未擺脫這一傳統糟粕。並且中共在教育上並未用心,沒有建立現代化的教育體制,中方教練打學生的情況一再出現其實是中國教育的縮影,文化教育背景不同的美國人當然不可理解。

沒有科學規劃的體育制度,讓文化學習和職業體育訓練分離,往往造成職業球員難以理解和執行教練的要求。過度重視體育訓練,忽視文化課也是中國職業體育需要改進的方面。

NBA在人權“重災區“新疆開設學院,本就是對美國”民主燈塔“的一種侮辱。既然中共能夠將數百萬新疆人送入”集中營“,實行納粹化管理,對美國教練的不尊重也在情理之中。

通過一次次事件,美國人應該逐漸清醒起來,正如當納粹進攻波蘭的時候仍昏昏欲睡,綏靖出危害世界的納粹。中共就是當今的納粹組織,它的野心並不小,但其實現目標的手段方式卻十分隱蔽,容易麻痹對手,中共比納粹更有過之而不及。NBA的教訓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當金錢和普世價值同時發難時,美國人的選擇決定了他們自己的命運。

原文鏈接:https://www.espn.com/nba/story/_/id/29553829/espn-investigation-finds-coaches-nba-china-academies-complained-player-abuse-lack-schooling

1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