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貴先生的智慧」 召喚民國古董債券出鞘刺向中共

编撰:红色马克杯、文非、Lori文噠

圖片來源《金融時報》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聲稱要“讓中國為新冠疫情爆發買單”,如果他由此推導出一個合乎其邏輯的結論,將會發生什麽情況呢?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等共和黨要員表示,美國應考慮讓中國持有的逾1萬億美元美國國債作廢,以此作為賠償。

對此人們最明顯的批評是:如果美國拒絕履行部分債務,它的信用評級將會崩潰。美國依賴於外部融資,它無法承受疏遠債券買家的後果。即便其他投資者被說服,相信獨獨對中國政府違約是合理的,誰來接著為美國提供融資呢?

然而,所有這些意見都沒有使“讓中國買單”政策流產。在國際象棋裏,隨著棋局變幻,之前多余的棋子可能變得有用。而現在可能就有這樣一枚棋子,那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前發行的,一些尚未被廢除、價值逾1萬億美元(按復利計算)的債務,包括1911年的湖廣鐵路債券(Hukuang Railways Sinking Fund Gold Loan)、1913年的黃金融資債券(Reorganisation Gold Loan),以及1937年的救國公債(Liberty Bonds)。

這些長期被遺忘的無記名債券——以英鎊、瑞士法郎、俄羅斯盧布、德國馬克或美元計價——大多或屬於人們的私人收藏或被束之高閣。最有現實意義的是中華民國或更早的清政府為大型開發和基礎設施項目籌集資金而發行的債券。其中一些是以中國自然資產,如鹽田,產生的收入來擔保的。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其領導人打破了承接前政權債務的傳統。但他們從未正式對這些債務予以終止確認。這些債券早就違約,現在主要是作為古董的價值。

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法學教授米圖•古拉蒂(Mitu Gulati)一直在研究這些債券,他認為可以通過法律論證來恢復一些債權。一些舊債券包含的法律條款列明,在舊債務得到處理之前,中國不能發行新債務。

1912年和1913年發行的債券後來繼續在倫敦證券交易所(LSE)進行投機交易,直到1987年,一些投資者的押註似乎得到了回報。瑪格麗特•撒切爾(Margaret Thatcher)領導下的英國政府成功達成和解協議,為英國的債券持有人收回了2000萬英鎊。當時,中國希望進入倫敦資本市場,而且雙方正就香港回歸中國的事宜積極談判。

古拉蒂教授認為,在合適的外交環境中,持有舊中國債券的美國人可以主張進行債務互換,或者說“抵消”現有的美國國債。田納西州的瓊娜•比安科(Jonna Bianco)是宣稱代表1.6萬億美元債權的美國債券持有人基金會(American Bondholders Foundation)的負責人。作為特朗普的支持者,比安科表示,最近的事件增強了她的影響力。這些主張的法律依據顯然是有爭議的,但投機者對此很感興趣。在eBay和專業交易商之間交易的歷史債券的價值一直在上升。喬治•拉巴爾(George LaBarre)是一位專業的舊金融票據交易商,他表示,1911年湖廣鐵路債券的價格已經從75美元-100美元漲到了約450美元。

編者觀點

中共最引以為豪的是持有大量美國國債,經常以拋售國債相要挾。

例如: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黃奇帆:美國凍結中國國債之日,就是美元帝國崩盤之時。中共這是對內的虛張聲勢,唬騙國內老百姓的一貫手法。美國錢從國債裏來,國債是與美國經濟掛鉤的,其穩定性和強大幾十年前早就被驗證了。體系和體制決定了美國國債的價值,即使中共拋售,也會有大量國家購買。

美國財政部數據顯示,中共持有美國債券該數據的歷史最高值出現於2013年1月,達1,316,700.000百萬美元,而歷史最低值則出現於2000年1月,為58,900.000百萬美元。

下方是HowMuch.Net根據今年3月底的美國財政部資料所做的資訊圖表,可以一目了然持有美國國債的主要國家是哪些(單位:10億美元)。以下是目前持有美國國債的前10大國家、金額和比重:

1. 日本:1兆2717億美元(18.67%)

2. 中國:1兆816億美元(15.88%)

3. 英國:3953億美元(5.8%)

4. 愛爾蘭:2715億美元(3.99%)

5. 巴西:2644億美元(3.88%)

6. 盧森堡:2461億美元(3.61%)

7. 香港:2453億美元(3.6%)

8. 瑞士:2446億美元(3.59%)

9. 開曼群島:2072億美元(3.04%)

10. 比利時:2061億美元(3.03%)

中共釋放的冠狀病毒對美國造成了災難性的後果。美國正在行動,讓中共承接前政權債務,讓中國持有的逾1萬億美元美國國債作廢,以此作為賠償。《國際法》中寫道,“繼承國取締被繼承國時,被繼承國的債務也會自動轉往繼承國,成為繼承國的債務。但是,繼承國有時候會拒絕還款。”例如聯邦德國要繼承魏瑪共和國的戰爭債務。

郭文貴先生曾經在直播中多次提及1949年老債和中共持有的美債,如今已經到了滅共的最關鍵時刻,郭先生提及的內容已經在美國開始行動。

郭文貴先生曾經在直播中多次提及國債

  • 2018年10月4日

“本來跟美國總統說,這個美債就是1.5萬億,不對!好好算算,算了之後是兩萬億美元,最高算兩萬億!那就兩萬億!大家聽著,看看兩萬億會不會發生,隔空取錢那不是吹牛,我沒時間和你吹牛,香港的港幣和美元的匯率,會急下直垂,然後,共產黨就會想盡辦法,把港幣脫鉤,變成人民幣,讓港幣消失,香港徹底經濟被侵略,一定這結局,人民幣到美元,到7塊,到7塊五,8塊,然後就一下就過10了。大家一定要記住,這一屆的川普總統,說是在做什麽桌子底下交易,絕不可能,就像我們這個,美國擁有的中國國債一樣,我們叫1949國債,1949的國債一樣,給總統報告, 1.5萬億,最後再重新算,按最高的算,兩萬億!美國財政部就有權幹這事,一張紙,大家可以看到,未來就這幾天,隨時,也可能就今天下午,就我頭兩天說的,有一張紙就會出來,不是這一張啊,類似這張紙就會出現,這張紙出完以後,中國的以後,中港,香港,港幣,美元,人民幣匯率,你們會看到過去30年沒有發生的事情。”

  • 2018年10月12日

“接下來這些基金會提議在西方這些國家首先要清算共產黨在西方所有過去的負債,包括國債;接下來這基金會提議要一定要西方所有的基金和所有的投資者要公布曾經和中國合作人、合資人有關的中國官員和政府、家人合作關系;然後就接著會要求大家一起來到法律系統要求查封在美國擁有的國債三萬多億美元和其他國家擁有的國債,包括他們違法亂罪、包括盜取中國的財富在海外的資產的查封,還給中國人民,這第一招這幾式接下一系列會發生,這是第一招。”

  • 2020年7月5日

“現在美國人(將)中共欠美國的國債要賣給咱,咱要買回來,啥感受戰友們,把它放到我們GTV、G-Fashion、G-Coin、G-Dollar,啥也不用想了。G-Coin、G-Dollar未來有這個國債60、70%,作為一個壓艙石,用我們江財神的話說,有錨定。”

  • 2018年9月16日

“美國是3.5萬億國債,那美國中國國債有多少錢付了利息,利息有多少比例流落到維穩,和軍事開支上,我壓根沒想過。美國財經的大佬一直在說太棒了,excellent. 不可思議, 但我要問你美國的國債利息是不是美國在間接幫助傷害西藏新疆人,傷害中國的民主運動,我說是的,但是非常抱歉,我剛才講的時候發現我沒有學習,也沒鬧明白。”

  • 2020年7月4日

“那麽另外一個達到什麽?直接針對共產黨——把它列為非法政權,直接針對共產黨——把它所有海外的資產全部查封。我現在告訴他們,我可以把1949、2020的國債——2萬億美元的國債,我說我買50%。原來我可以買30%,現在要買50%、70%我都可以買。我新中國聯邦買,我把這個國債買回來。哎..他們很感興趣。我說我買了,只有新中國聯邦未來有權利代表中國人民跟你討論這個國債的事,但是你得把這個流氓政權給我趕出去。你把這個流氓政權給趕出去滅掉,我們就可以跟你談這個問題,否則的話沒人跟你談。你扯呢這是,你那是白紙。”

  • 2020年4月28日

“以美滅共,他這個宣布意味著什麽?我要你索賠,你賠不賠?你不賠。你不賠我是不是走法律程序?是。我走法律程序我在美國有什麽權利?你在美國包括沒收你的投資美國國債的資產,哎!光投資你美國國債資產,王岐山家的錢,家族的房子,洛杉磯、舊金山的房子、紐約的房子,算不算呢?”

  • 2019年2月17日

“如果有一天共產黨說老子倒了老子就倒了,怎麽滴?這3萬億的現在2萬多億了啊?國債老子不要了,你的退休基金也沒了,全美國人吃人。全美國人吃人,全美國就人吃人,就美國比被扔幾個核武器危害大了。劉鶴說:你老說這個兩千億,那個一千億買啊,你老承諾改革啊,我咋相信你啊,我根本不相信你。你怎麽保證我啊?劉鶴說:那咋保證啊。他跟劉鶴說:這樣行不行,你用美國的所謂的三萬億國債擔保,如果兩年內你沒兌現你的承諾,兩萬億美元也沒有花,你那個國債就算拉到了。”

  • 2019年1月6日

“你比如說昨天其中談到,對中國在美國上市公司,還有盜國賊的私生子女在美國西方,在這些國家的財富,將采取法律措施,那都是天大的數字。大家知道這個關於美國,這個持有的當時中國國民黨時期的那個國債。1949到2018了,現在不是2016了,那個算值是兩萬億美元,那個真是很嚴肅的,這跟努姆欽財長、川普總統做幾次匯報,美國要列入到國家重大的政策方面去。”

  • 2019年8月6日

“中共的公開數據是兩萬億美元的國債。兩萬億美元是多少?戰友們,大家算算是多少錢?兩萬億美元都是短期的。十個月到十八個月之間。”

  • 2019年7月22日

“當前危機委員會的(甘乃迪)先生,我很早就認識他。我跟他開會講的是中國欠美國的1949到2016的,叫two trillion bond的,2萬億的國債,他跟我說過當前危機委員會,我說:鼓勵你們這麽做,我從來不談錢的事情,大家可以問問那個(Brain 甘乃迪)去。”

  • 2020年5月9日

“這幾個事情,我相信都會發生。但是這幾個事情發生跟著一件事情一旦發生,我覺得共產黨經濟就決徹底垮了。只要是美國宣布,我把你國債給你凍結,我把你什麽習王的個人資產給你凍結,結束!他那個不是凍結的那個本身多少錢,一萬多億也好,兩萬億也好,他這個只要宣布,你我經濟上已經徹底不可逆轉的敵人。”

  • 2019年4月6日

“咱們這個“當委會”現在的主席呢 Bryan Kennedy呢,我和(他)在紐約、在整個……在華盛頓啊,在過去的兩年跟班農先生,還有我和他本人也見過幾次面,我們深度地探討過這個“當委會”,它的價值啊,他最早要求和我們合作,他本人也是中國1949到2019的那個中國欠美國的那個國債的那個基金裏邊的一個實際操作人。”

  • 2019年3月29日

“肯尼迪先生,就是我在上幾次在華盛頓開會當中就是跟他開會,他也是這個1949到2019,中國政府欠美國老百姓的兩萬億美元的那個國債,它的整個……他是那個基金的主席。”

  • 2019年5月18日

“現在共產黨成天宣傳的中國有3萬億多外匯儲備,現在外匯儲備剩1萬多億了。我在幾個月前剩1.8萬億,現在剩1.1萬億,事實上沒有,也沒那麽多。包括美國國債的1.1萬億,也沒那麽多。共產黨只要斷了糧,它就對14億中國人的奴役也就結束了。”

  • 2020年5月30日

“所有的經濟包括在香港、包括在日本,共產黨現在非常清楚,把賣掉所謂的自己的手中的核武器——美國國債,美國人一堆人等著買。現在國內這種硬撐下去,國內的經濟,能撐多長時間?”

  • 2018年12月22日

“王岐山到美國,叫中美經濟對話,中美經濟對話對了好多次,成天對。對著對成美國現在國債越來越多,CCP控制著幾萬億。然後是對一次話,美國錢包少一點,對一次話美國錢包少一點。”

  • 2019年9月24日

“今天我給你爆個料,我的手機不在這兒,你記住中國買黃金和外匯、海外外匯的控制和海外的所有的錢的運作和美國背後所有華爾街背後的股票控制和美國國債。”

  • 2019年3月2日

“第三招呢,中國財政部都宣布說,要和美元主動脫勾,要換錨,用中共的國債政府債來代錨,已經做這一系列的工作了。”

共產黨你完啦!你真的完啦!

相關文章鏈接:https://m.ftchinese.com/story/001088786
班農疫情作戰室: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IEJhM1jnIQ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