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美元的支配地位是否會被撼動?

圖片來源:FX Empire

據美國《外交》雜誌的一篇文章所述,20世紀六十年代,法國財政大臣瓦萊里·吉斯卡德·埃斯塔因(ValéryGiscard d’Estaing)抱怨說,美元的支配地位使美國享有“過高的特權”,可以向世界其他地方廉價借錢並過上超過自己能力的生活。從那以後,美國的盟友和對手都經常對這一觀點老調常彈。但是,過高的特權注定要承受過重的負擔,這體現在美國的貿易競爭力和就業上面,隨著美國在全球經濟中所佔份額的縮水,這種負但似乎變得越來越重而且不穩定。美元至上的優勢大部分要歸功於金融制度和大型商業的增長,但成本通常由人工承擔。因此,持續的美元政策有可能在美國內部加劇發展不平衡甚至政治上兩極分化。

維持美元地位的負擔和優勢

美元的地位不是被預先規定的。多年來,分析人士一直警告稱,出於經濟或戰略原因,中共國和其他有影響力的國家可能會決定放棄美元並使其貨幣儲備多樣化。迄今為止,沒有理由認為全球對美元的需求正在逐漸萎縮。但是,美國還有另外一種方式可以失去其作為世界主導儲備貨幣發行國的地位,那就是因為其國內經濟和政治成本持續增高,它自願放棄美元支配地位。

在川普總統執政期間,美國已經放棄了多邊政策及安全承諾,促使國際關係學者討論該國是否在更廣泛的戰略意義上放棄其美元地位,但其他許多國家希望美國繼續提供安全保障,世界上很多國家還是想要美國保持美元作為儲備貨幣。

美元的主導地位核心是來自全球的需求。外國資本流入美國是因為美國是安全的貨幣存放地,而且這個世界也沒有其他的替代選擇。這些流入資本比起貿易融資所需資本要小多少倍,他們給美國帶來了巨大的財政赤字。換句話說,美國並沒有過上超過他們自己的能力生活,容納了全世界的過剩資本只不過是做好事罷了。

美元地位也是美國國內資本分配的結果,在美國造成了贏家和輸家。主要贏家那些充當掮客和資本受眾的銀行機構,它們對美國的經濟政策施加過大的影響。輸家就是產品製造商和他們僱傭的工人。世界對美元的需求推高了美元的價值,美元價值過高,造成美國出口商品價格過高,國外對美國商品的需求減少,從而導致製造業的收入和工作機會減少。那些成本由“銹帶”等地區的搖擺州不成比例地承擔,結果又依次加劇了社會經濟分化,促進了政治分化。曾經是這些地區經濟的中流砥柱的的製造業工作機會已被轉移到海外,在他們身旁只留下了貧困和怨恨。

助力大量資本流動的成本在美國國內將來可能會增加,並且將變得更加不穩定。隨著美國在全球經濟中所佔份額的不斷縮水,流入美國的資本增長將與美國經濟規模有關。這將加劇美元霸權的分配後果,使美國金融中介機構從中受益,並以損害該國的工業基礎為代價。這也很可能使美國政治更加緊張。鑑於這些日益嚴峻的經濟和政治壓力,美國將變得越來越難以實現更加平衡和公平的增長,同時仍是全球過剩資本的首選目的地,這意味著貨幣被過高估值和去工業化。

鎊的教訓

從19世紀中葉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為止,英國是世界上主要的債權國,而英鎊是國際貿易融資的主要貨幣。在此期間,在所謂的金本位的原則下,貨幣的價值基於對黃金的可贖回性。英國擁有世界上最大的黃金儲備,其他國家則以黃金或英鎊儲備黃金。

在20世紀上半葉,英國經濟下滑,其出口競爭力下降。但是由於英國遵守金本位制,出現貿易赤字意味著將黃金轉移到國外,這樣減少了流通領域的貨幣數量,並壓低了國內價格。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與其他幾個國家一起暫停了金本位體制。到戰爭結束時,它成為一個債務國,而積累了巨額黃金儲備的美國已取代它成為世界主要債權國。

英國於1925年恢復了金本位制,但它是以戰前的匯率水平恢復金本位體制的,這意味著英鎊被大大高估,黃金儲備被耗竭殆盡。英國的出口繼續受到打擊,它剩餘的黃金持有量減少,迫使其削減工資和產品價格。該國的工業競爭力下降,失業率飆升,引發了社會動盪。 1931年,英國永久放棄了金本位制,實際上意味著放棄了英鎊的主導地位。

1902年,當時的殖民大臣約瑟夫·張伯倫(Joseph Chamberlain),有個著名的言論,將英國描述為“疲憊的巨人”。國際關係理論家和外交政策分析家們對美國衰落的程度和程度,甚至對“後美國”世界的前景進行了辯論。

資本湧入將繼續 推高美元 傷害美國製造

目前,美元看起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具統治地位。即使美國經濟陷入衰退並裁掉了數百萬個工作崗位,但對美元的需求卻在增加,就像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一樣。外國人士在三月份出售了大量美國國債,但他們將它們換成了美元。美聯儲(Fed)向全球經濟注入了數万億美元,以防止國際金融市場緊縮,擴大了與其他中央銀行在2008年使用的貨幣互換系統。

然而資本的湧入將繼續傷害美國製造商,CCP病毒的大流行引起的衰退加劇只有工人才能感受的痛苦。為了緩解“銹帶”等地區日益嚴重的經濟和政治壓力,美國應考慮採取措施限制資本進口。一種選擇是向全球經濟提供更少的美元,將貨幣的價值推高到外國人不願購買的程度。這樣做會降低美國貿易的競爭力,並壓低本已過低的通貨膨脹率。

作為世界主要儲備貨幣的供應者,美國沒有清晰的繼任者。例如,要讓資本自由地流入和流出中共國,就需要對該國經濟破除政治體制上的阻礙,進行根本性的改革。歐元區也不能夠接手作為儲備貨幣的供應者,只要它的增長依賴出口和相應的出口資本。

美國可能會強制徵稅,以懲罰短期的投機性外國投資,但免徵長期的外國投資。這樣的政策將通過減少資本流入(貿易壁壘觸及的問題只是症狀而不是原因)來解決貿易不平衡的根源。這也將減輕當前對自由貿易的抵制,並減少金融機構的非生產性利潤。

通過降低美元的價值並提高美國出口競爭力,它還將限制美國的金融中介機構獲得超額利潤,並且使美國工人受益。

評:結合郭文貴先生髮起的爆料革命和他曾經的爆料來看,CCP從娘胎裡出生就善於造假,編織謊言。個人認為,目前美元及美國所面臨的問題很大一部分是由於CCP的不公開不透明,控制歐盟,和中共國的流氓體製造成的。相信隨著CCP非法政權的崩塌,將來全新的國際社會秩序將會徹底合作解決美元的危機,而新中國聯邦的貨幣或許會在未來沒有中共的全球貨幣體系中畫出濃重的一筆。

原文鏈接: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americas/2020-07-28/it-time-abandon-dollar-hegemony

翻譯報導:匿名

校對整理:人間四月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7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