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新聞發布會(2020.07.21)(摘要)

新聞簡述:川普總統於2020年7月21日舉行新聞發布會,申明最近“太陽帶”的那些州的確診病例在激增,主要出現在18至35歲之間,其中許多人是無癥狀感染者。政府正在努力控制那些州病毒的爆發。疫苗方面,本月有兩種候選疫苗研發進入臨床試驗的最後階段。與此同時,川普的團隊還在與國會山晝夜工作,以推進下一輪經濟援助計劃。川普總統向美國人民保證政府將會給予工人,學校和家庭強有力的保護。

新聞發布會摘要

川普總統:好的,非常感謝,下午好。 今天,我想提供一些我們在應對中(共)國病毒方面的最新情況,以及我的政府正在采取哪些行動來控制在“太陽帶”那些州的病毒爆發。 它似乎主要集中在南部及西南部的那些“太陽帶”的州,但可能傳播。

我的團隊還在與國會山晝夜工作,以推進下一輪經濟援助計劃。 我們正在為此非常努力,也取得很多的進展。 我也知道雙方都希望完成這項工作。 我們將其稱為“第四階段”。 我認為我們要完成它。 我們將對我們的工人,學校和家庭給予強有力的保護。

作為美國大家庭裏的一分子,我們哀悼每一個失去的寶貴的生命。 我鄭重向他們保證我們將開發一種疫苗並將擊敗該病毒。 我們在疫苗開發及治療方面做得很好。我更要感謝我們勇敢的醫生,護士和一線工作者。 他們所做的工作令人難以置信,他們非常的勇敢。

我的政府將不遺余力地挽救生命並保護弱勢群體,這一點非常重要。 我們已經學到了很多關於這種疾病的知識。 我們知道弱勢群體是誰,我們將切實地保護他們。

再說一次,疫苗即將問世,它們的到來比人們想象的要快得多,要快好幾年。 如果妳比較新舊系統,我想要快好幾年。

中(共)國病毒是一種惡性的危險的疾病,但是我們已經了解到很多有關它的知識以及它的易感對象。 我們正在制定一項非常強大的戰略。 在我們推進的過程中,我們已經完善了它們。 我們國家的某些地區表現得很好;而其它一些地區還差強人意。 不幸的是,有些地區在好轉之前會經歷一個更糟糕的過程,就此我不願多談,但這就是事實,就是我們的現狀。 如果妳放眼世界,全世界都是如此,這是(應對病毒所必然要經歷)的一種趨勢。

州長們都在非常非常努力地工作,我們100%地支持他們。凡是他們需要的,他們都能有求必應。 而且我們會盡量滿足他們。 我們有大量的供應和良好的供應鏈,無論是呼吸器還是防護服,或幾乎任何他們需要的東西。 因此,與我們從上屆政府那裏接過來的空空的儲備庫相比,妳能看到這之間很大的差異。

死於中(共)國病毒者的年齡中值為78歲。 在所有死亡中,大約有一半是在療養院或長期接受護理的個人。 在一項研究中,住院的患者中有90%患有基礎疾病,無論是心臟病或糖尿病,通常是某種疾病,通常是這類人。若如此,那就會是一個問題,這毫無疑問。

年輕人的癥狀通常可能會比較輕,甚至沒有癥狀。 他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生病了。 他們不會知道自己被病毒感染了。他們甚至毫無感覺。

美國的年輕人將會做出對自己和對社會負責任的行為。我們將要求所有人,當妳無法保持社交距離時,就要戴口罩,戴口罩。 無論妳是否喜歡帶口罩,它們有助於防護,會對防護有效。 我們要用一切可能的手段來做好防護工作。

數據顯示兒童的死亡風險最低。 所有死於病毒的99.96%是成年人,由此妳可以看到,兒童和年輕人所占的比例要遠遠低於1%。

通過了解這些風險狀況並學習如何治療該疾病,我們已經成功地大大地降低了美國的死亡率。 實際上,我們將向妳展示一個圖表,以顯示和世界其它地區相比,我們所取得的成績。 我們已經有幾種可以顯著降低疾病嚴重程度和縮短患病時間的治療方法,包括瑞德西韋(Remdesivir),這款藥已經非常成功,並且是廣泛使用的類固醇的治療方法。 而且,我們正在不斷出現更多新的(研究)成果。

我們在每個階段都學到了治療該病毒的最佳做法,並與醫療服務系統的提供者以及全世界分享了這些發現。 我們與其它國家的合作非常緊密,我們正在共同努力,這包括確保所有醫院都能認識到在使用氧氣治療時采取的不同方法的優勢,其中包括采用高流量氧氣的治療法,以及對用呼吸機的患者同時使用類固醇治療方法的重要性。

當使用呼吸機方面,我們也已經學到了很多相關的使用方法。 在一開始,人們從未有過像這樣的經歷,短期內我們需要如此多的呼吸機,而且使用率如此之高。 然而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我們的醫生、護士和助手們在如此短的時間裏便已精通呼吸機的各種使用方式,要知道這是一個非常復雜的程序。

由於瑞德西韋在住院初期效果最好,因此應根據新的病患入院情況將其分配給醫院。 這是他們正在著手的事情。 他們早就在使用它了。 自4月中旬以來,全國死亡人數已下降75%, 這是一個很好的數字。

正如妳現在看到的,在某些重災區,隨著病例和死亡人數的增加,我們也加大了對他們的醫護人員、物資及治療藥物的支援。一切都有條不紊地快速地進行著。

美國的病例死亡率在持續下降,低於歐盟和幾乎世界其它任何地方。 可是如果妳去看美國電視,妳可能會以為美國是唯一受到中(共)國病毒攻擊並受深受其害的國家。 但其實,整個世界對此苦難無一幸免。 實際情況是,許多國家遭受的痛苦遠非我們可以想象,而且他們一直在遭受著這種病毒的折磨,毫無喘息之機。

我們已經比大多數國家都做得更好。死亡率比大多數國家低,對此我們可以進行討論,我們一直在與他們合作,我們正在幫助許多國家,只是很多人不知道而已。我收到的尋求幫助的電話從未間斷,尤其是與呼吸機相關的。 他們需要我們幫忙提供呼吸機; 他們急需呼吸機,急缺呼吸機。我們現在每月要生產成千上萬臺呼吸機,成千上萬臺啊,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我們會在所取得的成績上再接再厲,情況會越來越好。在我的身後展示有關的圖表,上面將會顯示不同的統計數據和不同成功率的數據,我想妳可能會說,我們可以做得更好。不過妳會看到這些圖表,它們會被隨時更新。

4月份,對該病毒測試呈陽性的個體的平均年齡超過50歲。今天,這個平均年齡明顯年輕了許多。需要住院治療的時間長度幾乎是四月份的一半,因此住院人數大概為四月的一半。 需要住院的病例數降低了。 住院患者的死亡率幾乎是四月份的一半。

我們學到了很多。我們已經學到了很多關於這種疾病的知識,以及如何應對它。醫生們不僅從呼吸機的使用中學到了很多,而且在很多其它方面也學到了很多。各種治療方法都在取得進展,例如瑞德西韋和其它成分,類固醇等。

但是,如果沒有我們持續不斷的關註,這種趨勢可能會改變。這正是我們所做的,我們不懈地關註著,從一開始就是這樣,而且從中我們也學到了很多。

如妳所知,在最近幾周,我們看到南部許多地區的病例呈上升趨勢,諸如南部,西南部和西部地區。確診病例的增加首先在6月中旬開始出現,主要出現在18至35歲之間,其中許多人是無癥狀感染者。

我們還面臨著整個西半球其它地區確診數激增的挑戰,包括墨西哥。墨西哥受到的感染非常非常的嚴重。總所周知,就在兩周前,墨國總統,一位真正的紳士,來到這裏(簽署了美墨加協議)。 他們的國家遭到了重創。

在過去的兩個月內,我們的檢測能力提高了近四倍,我們成功地發現了更多的無癥狀和輕度癥狀的病例。有些病癥如此輕微,以至於妳甚至都不用對他們進行治療。有些兒童患者,他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生病了。 而且我猜他們病得也不重,因為他們幾乎立即康復了。

美國的人均測試量比歐洲多50%,而我們迄今完成的測試量是西半球所有國家的總和的約三倍。我們的測試將超過5000萬次。這使我們能夠隔離那些被感染的人,甚至包括無癥狀感染者。因此,我們對病情的發展以及何時會出現了如指掌。

我們也在努力縮短測試結果的等待時間。我的政府一直在積極回應陽光地帶的那些州確診數增加的狀況,我們繼續與各州州長保持密切合作,而在目前,特別是“太陽帶”那些州的州長。

我們正在與醫院和州長緊密協調。在過去的三個星期中,我已派遣高級官員進入九個州與州長會面,並向這些州不同領域的領導人提供建議,包括醫院管理人員等。

我的政府有求必應,及至現在,我們甚至幫助各州州長,滿足這些州的人們對設備和其它東西的需求。目前還沒有州長向我們要求任何東西,但我們會一直有求必應,因為,坦率地說,我們庫存充足,隨時可以派發到任何需要它們的地方。

我們在德克薩斯州,加利福尼亞州,佛羅裏達州和亞利桑那州擁有近7,000名國民警衛隊和軍事醫務人員,他們對我們鼎力相助。 我向他們表示衷心的感謝,他們太棒了。

我們正在密切關註這些州的醫院容量。 這些醫院正在恢復對擇期手術和其它的一些治療工作的安排。 是的,他們正在恢復擇期手術的安排。

我們希望美國人得到他們需要的醫療。與我們交談的所有州長都說他們有足夠的床位。 太好了。 我們最初對全社會的關閉是為了防止醫院門診病人過度飽和,並讓我們有足夠的能力應對因這次的全球性大流行所產生的各種需求,包括呼吸機。

但如此的永久關閉絕不是一個選項。就我們目前正在做的事情而言,這將是完全不可持續的,會導致破壞性的經濟倒退,並導致災難性的公共衛生後果。 關閉是會產生後果的。

通過最初的關閉,我們挽救了大約數百萬的生命,但現在我們對這種疾病有足夠的警覺了。 我們對這種疾病已有了很大程度的了解。 或許沒人會完全了解它,但是我們最終會治愈它,我們最終會得到治療的方法,我們最終會研制出疫苗,我們會成功做到這三點。

我們要求美國人戴上口罩,保持社交距離,並采取嚴格的衛生措施,盡量多洗手,同時保護高危人群。 我們懇請美國的年輕人少去擁擠的酒吧和其它擁擠的室內聚會。做到安全和擁有智慧。

我們正在快速地提高檢測能力,以發現和及時地隔離患者。 其中包括新批準的用於南部地區養老院的測試系統。 我們對養老院非常非常警覺,因為妳知道我們遇到了這麽多人的各種問題,可悲的是,他們被感染了,因此所有員工和居民都要接受常規的檢查和隔離,以確保我們的老年人得到比其他任何人更好的保護。 那真的是高危人群,高危的好人。

一旦當前這種病例激增的情況緩解了,相同的測試系統將使人們在進行測試後可以拜訪親人,這與之前是一個很大的不同。 最終,我們的目標不僅是抑制大流行,而且是結束大流行。 我們希望盡快地擺脫它。 這就是為什麽獲得疫苗仍然是重中之重的原因。

本月有兩種候選疫苗研發進入臨床試驗的最後階段。 我們如此短的時間內所取得的這項成績是創紀錄的。就我們現在所處的境況,若是之前則需要好幾年時間才能進入疫苗研發的這個階段。 其它四種疫苗將在接下來的幾周內進入最後的試驗,我們正在批量生產所有排名前列的疫苗,以便第一批獲得批準的疫苗能立即投入使用。

就後勤而言,我們的軍隊已經準備就緒。 我們有偉大的人民 — 後勤、軍事人員。 一位出色的將軍正在等待疫苗,以便他們可以在極快的時間內分發疫苗。 那就是即將發生的事情。 因此,我們的軍隊已準備就緒。 我們將提供所需的疫苗、治療劑及一切所需的,並一勞永逸地戰勝病毒。

接下來是提問環節。

我要說的是:我要感謝所有的工作人員,白宮的工作人員,我們與之密切合作的所有醫生。很多振奮人心的事正在發生。 這是一種令人討厭的可怕疾病,本不該從中(共)國蔓延出來的,但事實卻是如此。 它傳染了世界,世界正在遭受苦難。 但是我們會妥善地處理好它,並且會為許多其它國家提供幫助。

:總統先生,首先,我想就下面的事情與您確認一下。 您的新聞秘書今天說,您有時一天需要接受多次的病毒檢測。 這是為什麽? 多少次?

:哦,應該不超過一次。 就平均而言,我大概每兩天或三天接受一次檢測。 我還沒有過一天接受兩次檢測,但可以預見這種情況也可能發生。

:在國會山,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都表示,他們希望看到更多的錢用於檢測。 他們想向各州撥發數十億美元,以便他們可以進行更多的檢查。 您可能看到米克·穆爾瓦尼(Mick Mulvaney)前幾天說他的孩子們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才得到檢測結果。 他說,鑒於我們正處於大流行中,這“簡直不可原諒”。 您認為我們國家現在在病毒檢測方面是否有問題? 您是否贊成撥更多的錢用於檢測?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完成了比任何人都更多的檢測。 一些檢測,因為測試量巨大,需要更長的時間。其它的檢測,如妳所知,非常的快。 他們只需5分鐘或15分鐘的。 坦率地說,這些是我更喜歡的。

但是我們正在做大量的檢測,而得到檢測結果的時間也在縮短。 舉個例子,目前我們正在生產成千上萬的檢測盒,5分鐘的和15分鐘的檢測盒。 如此一來,我們將能夠降低所需檢測的數量。

這些數字在其它地方相似。他們也在做大量的檢查,讓人無法想象的數字。 但是這些數字將會下降。 我同意。 我認為,如果我們能夠做到這一點是一件好事。

:您是否贊成撥更多的錢用於檢測?如果共和黨想要 —

:他們今晚和明天將向我做一個報告。 再一次,在檢測數量上我們領先於世界。 我知道的檢測數量第二多的國家為1200萬。 而我們將進行超過5000萬次的檢測。 第二多的國家是印度,檢測數量1200萬。 隨之其後的是700萬,600萬和400萬。 我認為我們正在做大量的檢測。 但是,如果醫生和專業人員認為,即使我們現在的檢測數量之高已經讓人無法想象了,而他們想做更多的事情,我也不反對。

:今天,醫生們為什麽不和妳在一起? Fauci博士,Birx博士在哪裏?

:Birx博士就在外面。

下一位。

:謝謝總統先生。 如果可以的話,我有兩個問題。 問題一,我只是想知道,您是否希望美國人民針對您到目前為止對大流行的處理方式,在11月的大選中來決定是否投票給您?

: 我想美國人民不僅會以此為依據,他們還會以我已創造的和正在創造的經濟來做出投票選擇。 如妳所知,我們正在創造就業紀錄。 我認為明年將會是非常強勁的一年。 我認為我們將會有一個強勁的第三季度,一個非常好的第四季度。 但我認為明年將是創紀錄的一年,我認為他們將會以此為依據來選擇是否投票給我。

我認為他們還會看我在減稅和削減冗規方面做出的事,在那些方面,我們已經做到的,還沒有人能夠做到。

在重建軍隊方面,在如何處理退伍軍人方面:針對退伍軍人,我們通過了“退伍軍人選擇法“(Veterans Choice act)。 沒有人認為這是可能的。 已經幾十年了, 他們一直在嘗試通過”退伍軍人選擇法“。 之所以說“選擇”,是指他們可以自己去看醫生,而不用擔心需要花兩周或五周或兩天的時間等待就醫。 坦白說,那真是太好了。 退伍軍人責任制,我認為他們會以此來決定是否投票給我。 他們會根據我們所做的所有事情來決定是否投票給我。

我可以肯定地說,這是從未有過的挑戰。 在三年半的時間裏,在頭三年半的時間裏,在擔任總統的頭幾年,我認為沒有任何一個政府,任何一個總統能成就我們所成就的事情,從能源到健康再到其它許多方面。

然後這場瘟疫來了,我稱之為“瘟疫”。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本不該發生的, 沒有被制止。 它闖了進來。我們必須關閉社會才能挽救數百萬生命。 我們那樣做了,現在是該重啟的時候了。 而且我認為我們的重啟過程很成功。

下一位。

: 謝謝總統先生。 您幾個月來一直在說這個病毒會消失,而現在,您在說它在變得更好之前可能會變得更糟。 如果情況繼續惡化,如果美國人繼續死亡,您是否應對他們負責?

:病毒會消失,它會消失的。 我覺得,妳知道的,看看我們所經歷的,州長們一直在與我合作。 我和州長們一起工作,我們攜手合作。 我認為我們都有責任。 我將我們視為一個團隊。 我和州長們的關系很好,非常非常好的關系。

我可以說我完全負責。 但是,妳知道的,當我們發現病毒侵入美國的那一天,我關閉了邊界,做了很多非常好的事情。 事實上,Fauci博士也說,因為我關閉邊境,我們挽救了成千上萬人的生命。 而當時沒有人願意這樣做。 我要這樣做。 我們對中國關閉了邊境,禁止了來自中國的航班, 中國是疫病感染的重災區,我們不讓來自那裏的人入境。

此後不久,我禁止了來自歐洲的人入境。 這些都是巨大的舉動。 如果僅是一人,那樣做確是太過分了。 但我們現在面對的是,大概14萬死亡人數; 如果當時沒有那樣做話,這個數字可能會翻倍,三倍或四倍。

所以我們做了很多正確的事情。 我們做了很多正確的事情,包括使用的設備。 遺憾的是疫情發生了。 這本不該發生的。 中(共)國本該制止它發生的。

下一位。

:謝謝您,川普總統。 如果可以的話,我有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我們在白宮有一個非常快速的檢測系統。

:是的

:這很好,您可以享有很快速的檢測。您是否認為,如果我們可以為人們生產更多這樣的設備,我們重啟經濟會更容易?

:我們正在為此努力。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 我們正在為此做出很多努力。 與其讓妳把檢測送進去,妳知道的,如果通過郵件,發需要一天,收需要一天,無論他們如何發送。 一天加一天,已經浪費了兩天。 加上檢測的時間,到妳知道結果的時候就需要三到四天了,那還是在他們有效率的情況下。 我們正在努力嘗試進行現場檢測。 我非常喜歡這樣的做法。

:我有第二個後續問題; 話題有些不同,但卻是很多人都在談論的話題。 吉斯萊恩·麥克斯韋(Ghislaine Maxwell)已經入獄,所以很多人想知道她是否會招供有權勢的人物。 我知道您過去曾經談論過安德魯王子(Prince Andrew),並且批評過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的行為。 我想知道,您覺得她是否會舉報有權勢的人物? 您認為此案將會如何發展?

:我不知道。 我對此沒有關註太多。 坦白地說,我只是祝她好。 這些年我與她時有往來,尤其是從我住在棕櫚灘之後,我猜他們就住在棕櫚灘。 但不管結果如何,我希望她一切都好。 我不知道安德魯王子的情況。 我不知道,也未關心。

下一位。

:在失業保險上,您打算在$ 600以下削減到多少? 您說經濟正在強勁反彈,那麽為什麽我們還需要削減失業保險呢?

:是的,經濟正在強勁復蘇,我認為我們有機會回到一個非常強勁的經濟,尤其是在我剛才談到的一些事情開始有成效的時候。

我們想讓人們回到工作崗位,也希望他們想要重新工作,而不是讓他們不工作也可以拿到比工作更多的錢。 那樣的話雇主也會很難重新雇傭他們,(因為他們會要求更多的薪水)。

那是之前做的一個決定。 我反對最初的決定,但他們做了。 它依然行之有效,因為它給人們雪中送炭了,確實是雪中送炭了。 現在我們將再次紓困。 他們正在考慮金額的70%。 總金額是相同的,但是初始金額要少一些,這樣人們就願意重回工作,而不是在家就能坐領比他們工作能賺的錢還多的紓困金。

但是我們對他們是很慷慨的。 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方案。 妳看,整件事都是成功的。 我的意思是,我們正處於病毒大流行中,但我們正在創造的大量就業機會,沒人能想到的這是可能的,對吧?

下一位。

:總統先生,非常感謝。 昨天,您說戴口罩是愛國主義行為。 如果是這樣,您為什麽口罩不戴得更頻繁些?

:我有。 實際上,我會在需要的時候都會戴。 我的意思是,我會隨身攜帶口罩,前幾天我去了Walter Reed醫院。 我在那兒有口罩,並隨身攜帶。而且我很樂意使用口罩。 戴口罩沒問題。 我已經說過了。

我說:如果可以的話,請使用口罩。在妳可以的時候,請使用口罩。 如果妳們彼此靠得很近,或者妳在一個小組中,我會戴上口罩。 當我在一個小組中時,如果我在電梯中並且周圍還有其他人跟著我,包括保安人員,那不是他們的錯。 他們必須在電梯裏。 我也想保護他們。 我會戴上口罩。

我對戴口罩沒問題。我是這樣看待這件事的,任何可能幫助防護的措施,且肯定可以幫助防護的措施,都是好的。 我沒有問題。 我隨身攜帶。我佩戴。 妳不止一次看到我戴口罩了,我會繼續的。下一位。

:謝謝您,總統先生。我可以很快地再接著問您一個問題嗎?

: 請問。

:您的言行好像有些不一致?昨天,您在推特上發布了一張戴著口罩的圖片。 然而,昨天晚上,我們看到您在酒店並沒有戴口罩。

答:有嗎? 在酒店,我與其他人有足夠的社交距離,但我要說的是:我已經很好地解釋過了。 如果無法保持社交距離,我會戴上口罩,或者,就像在這裏一樣,妳們都已經檢測過了; 我也檢測過了。 通常,我會和經過徹底檢測的人在一起。 我已經檢測過了。 從理論上講,這種情況下妳不需要戴口罩。 我已經習慣於戴口罩了,原因是愛國主義。 也許是。 它有助於,有助於防護。

不久前,有些專家曾說過戴口罩未必有幫助。 妳知道的。 但是現在他們改變主意了。他們改變主意了。如果他們能夠改變想法,對我來說也同樣。 所以我會在適當的時候戴口罩。下一位。

:謝謝總統先生。 謝謝您,先生。許多美國人可能會對您在所有這些方面的轉變感到驚訝,或許是一種更現實的轉變,有些人會這樣看的。您突然開始支持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 ……

:其實,我一直同意那些防護措施,我的意思是,我從未反對其中任何一項。毋庸置疑的,保持社交距離是常識。

:六英尺的社交距離,對我來說是常識,或許距離可以再大些。

:考慮到美國的情況在好轉之前可能會經歷一個更糟的過程,並且意識到這種確診病例的確有可能反彈激增,而您之前卻常常把它說成是撲滅一些這兒那兒的小“火”(而不是病例激增反彈的可能)。 對此,您有何回應嗎?

:這些小“火”依然存在。 或者說,我們有余燼,也有火,而且我們有大火。 不幸的是,現在佛羅裏達(Florida)州處於一個有點艱難或者說很艱難的境地。但那兒有一位偉大的州長。 在德克薩斯(Texas)州有一位偉大的州長。 他們擁有非常非常專業的人員,我認為他們會把情況處理好的。

他們的醫院容量正在耗盡,但德克薩斯州是一個大州,運轉得很好,佛羅裏達州也是如此,我認為他們會處理得很好的。

:我想問您一些您已經提過的有關疫苗的問題。 昨天,一家中國公司的一項研究表明,在其新冠病毒的候選疫苗的研發中取得了一些有希望的結果。 如果中國率先研發了這種疫苗,或者即使不是第一,您的政府是否願意與中國合作,允許在美國使用成功的中國疫苗?

:是的,我們願意與任何能夠為我們帶來良好結果的人一起合作。 我們離疫苗的成功研發很近了。 我認為我們將會取得一些非常好的結果。 我們已經在測試中; 沒有人曾認為這是可能的。 在舊的系統下,妳甚至可能需要一年到兩年的時間才能進入測試階段。

因此,我認為我們有了很多進展,我們進行測試的原因是他們已經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因此,現在我們在對疫苗的安全性進行測試,因為必須確保疫苗是安全的。 而且我認為妳將在很短的一段時間內,或許是很短的時間內,看到更多的進展,關於非常好的療法和疫苗的進展。

因此,我們將經常召開發布會,讓妳們及時知道關於疫苗的消息,我們還將討論一些其它的主題,例如我們的經濟狀況,經濟運轉得很好。 股市經歷了美好的一天。 我認為他們會有很好的一天,因為他們看到了很多積極的事情正在發生。

非常感謝。

閱讀白宮英文全文

翻譯:【石頭】【倚天劍】 校對:【奔騰的長江】

戰友之家玫瑰園小隊出品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Rose Garden Team

“but those who hope in the Lord will renew their strength. They will soar on wings like eagles; they will run and not grow weary, they will walk and not be faint” 【Isaiah 40:31】 7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