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社會教育亂像根源分析(三):學校裡愛的缺失是教育行業建設失敗的結果

作者:喜馬拉雅聯盟加拿大農場沙鷗

校對:熊媽媽

摘要:在教學異化成為簡單勞動後,考試的分數就是教師工作、勞動時間的另一種量化形式。學生不是教育的目的,只是教育愚弄的對象,是學校和教師自證合格的工具,或表演跪姿的道具。中共國教師、醫生的人設崩塌,並不是他們天生冷漠、殘酷,而是中共國教育,衛生行業建設失敗,是極權統治下制度性犯罪的結果!

愛的本質是無條件給予,而不是索取和回報。這樣的愛,只有期望家庭中父母能夠做到。在學校要求教師無條件的愛學生,是不現實的。在中共國,教師只是一個付出勞動、獲得薪水的職業。教師對學生的愛,和醫生、護士對病人的愛一樣,是對待弱勢群體的道德要求,是一種職業規範。在中共國學校裡,教師以暴力和冷暴力傷害學生的現象層出不窮,這不是愛的缺失問題,而是教育的行業失範導致教師的人設整體崩塌。這個問題多年來愈演愈烈,有中共國文化對教育的錯誤認識的原因,更有中共偽政權作惡的原因。

西方對教育的認識,是“引出”,教師在教學中的角色和地位是“助產士“。這種認識是以教育對象為中心,學生是教學過程中的主體。教學是一個因材施教,因勢利導的藝術的活動過程。教學結果因人而異,不能也不可能預先設置目標和要求,因而也不可能根據一個單一的標準對教學活動進行評價。我們在西方國家看到,對教師的從業資格要求很高,但一旦進入這個行業,教師的教學活動和職業地位就會受到尊重和工會的保護,沒有各種要求、檢查和考核。

而在中國,從造字之初,先人對教育的認識就是一種以教育者為中心的管教活動。教師是教學活動的主體和中心。教學是一個強加、灌輸而不是引出的過程。春秋時期,在社會、學術風氣相對自由環境的影響和要求下,雖然孔子也提出了“因材施教“的說法,這也只是在教學時機的把握、教學方法的應用上因人而異。從孔子對學生的諸多評價中我們看不到他對學生的尊重,又談何以學生為主。我們將他的教學和與他同時期的蘇格拉底的”引出“式教學比較,二者高下立判。唐宋以後科舉盛行,教學的死板、僵化、暴力,教育對人的摧殘更是不言而喻。

中共國的學校教育不僅沒有改正傳統教育的弊端,反而使教育問題進一步惡化:設定教學目的;固定教學內容;規定教學方法。最後落實到考試,以此來衡量教學結果。

考試的內容不外乎知識積累和解題技能,這二者都可以通過反復強化訓練獲得。通過強化訓練,教學的性質由藝術活動蛻化為技術活動,再進一步異化成為簡單的體力勞動。以高考為導向形成的唯分數論,價值觀單一問題成為社會詬病,千夫所指的弊病。但把中共國教育的問題和弊端只歸結於高考,還是片面和膚淺的。如果我們對以高考為代表的考試內容、目的做具體分析,就會對中共國的荒謬教育,對中共偽政權的作惡過程有更深刻的了解和認識。

在教育的定義中,我們明確了教育的內容是教學生做人,做人包含兩個方面的內容,一是自立;一是立人。自立是學習謀生立身的技能,在今天,這大致與理工學科的內容對應;立人是學習與人和諧相處之道,這大致與社會人文學科的內容對應,比如西方學校裡的公民課、社會課等,都是教授學生現代的社會科學、政治科學知識、教育學生如何與人相處,服務社會。所以,正常、正當的教學內容設置,都是著眼於學生健康、全面的發展。

中共國教育則不然。中共國學校所謂的文科,完全不是科學。在統一的教材中,歷史充滿謊言,政治充斥錯誤,語文則是糅合二者的說教怪胎。中共設置這些學科,目的不是讓學生獲得現代社會科學知識,而是通過編造謊言來獲得政權的合法性,通過灌輸錯誤來維護其暴力的正當性。也就是說,中共在國民教育,在教學的內容中夾帶了大量的私貨,留下了天大的後門。就像本來應當為用戶服務的華為手機,變成了為中共服務的間諜設備一樣,本來應該為了學生髮展的現代教育變成了為維護中共統治的洗腦說教。

謊言的天敵是真相,錯誤的天敵是邏輯。為了維護這些謊言和錯誤,中共國通過建立防火牆,刪改歷史來防止學生追尋真相。它也不允許學科規劃、課程設計中出現邏輯課程,以此來箝制學生思想,防止學生獨立思考。但不是所有真相都能永遠掩蓋,也不是每個靈魂都能被封鎖的。於是,中共就以考試為工具,將教育資源、經濟利益的分配與考試成績掛鉤,以最大限度傳播謊言和謬誤,達到控制人民的結果。

中共偽政權設立的高考,主要的考試內容就是考察學生對被灌輸的謊言、錯誤的知識量。知識越多,考分越高,洗腦越成功。政府再以考分為標準,向學生分配相應的學習資源,向學校配置相應教育資源。所以在中共國,學校的本質就是政府的洗腦工廠,教師就是政府僱傭的洗腦工人。當生產材料(生源素質)、生產工具(教學硬件設備)、生產效率(教學方法)大致相同時,勞動時間和勞動結果是成正比的。換言之就是,在教學異化成為簡單勞動後,考試的分數就是教師工作、勞動時間的另一種量化形式,教育行政部門將教師報酬與考試成績掛鉤,實際上就是在按勞(動時間)付酬。為了落實監督教師的勞動,教育行政必然竭力縮短考察評價的周期,將以學年、學期為單位舉行的考試變為月考、半月考,週考。學習是一個接收、消化、反芻、提高的過程。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本來是一個熏陶、涵養、等待的長周期過程。如果學習與考試的間隔很短,越簡單粗暴的教學手段越容易提高成績、分數,而這個成績卻是急功近利、涸澤而漁,以摧殘學生身心健康為代價的結果。而學校、教育行政部門為追求分數,對教師傷害、甚至虐待學生的罪行只會視而不見,縱容保護。可以說,每一個教師傷害學生的個案背後,都是教育行業一個集體在作惡。

批評中共國學校教育“價值觀單一”,不應把“價值觀”簡單理解為“分數”,把高考視作價值觀單一的罪魁禍首。在分數後面,是被中共捆綁的經濟利益。價值觀單一的本質和根源,是中共極權統治者佔有了全部社會資源。只要其占據全部資源的現實不改變,只要它為維護其邪惡統治進行的洗腦教育和與之相應的資源分配體係不改變,高考的內容、形式是什麼無關緊要,改變這些對解決中共國教育問題不起作用,也沒有意義。即使取消高考,高校招生採取恢復高考前的推薦制度,社會價值觀單一的現像也不會改變,只不過這個價值觀會由“唯分數論”變成“唯力氣(最高兩百斤)論”、“唯血緣論”、“唯權力論”等等,本質上都是中共一元占有、支配全部社會資源。

學生不是教育的目的,只是教育愚弄的對象,是學校和教師自證合格的工具,或表演跪姿的道具。教師關注的是與自身利益榮譽相關的分數,而不是學生的健康成長,就像現在醫生眼中沒有病人、病情,只有處方抽成一樣。中共國教師、醫生的人設崩塌,並不是他們天生冷漠、殘酷,而是中共國教育,衛生行業建設失敗,是極權統治下制度性犯罪的結果!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