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的V型反彈基於列寧主義的工業過剩和生態破壞

新聞來源:《電報》

作者:AMBROSE EVANS-PRITCHARD

發佈時間: 2020年7月16日

翻譯/簡評:Hemingway

校對:Julia Win

審核:InAHurry

Page:拱卒

簡評:

在現行情況下,中共國早已喪失了恢復經濟活力的可能性。

從市場經濟的角度來看——中共國自由市場的元氣奄奄一息:誠信透支的社會,融資的成本已經高到了難以負擔的地步;畸形的二十年房地產發展,透支了整個社會的消費力;依靠全球化作為世界代工廠的生產者的角色,中共國的生產鏈,也在緊張的國際關係中,加速撤出中共國。

從政府的角度,中共僵化的財政結構,讓政府刺激這一條本來在一定程度上能夠短暫有效的路,也失去了效用。中共控制的社會中,並不缺少資源,但這些資源是很難靈活釋放和調度的。這種“頂層設計”的財政制度,財政體係是極其僵硬的。儘管收上來的錢很多,但在“無人不貪、無人不腐”的財政鏈條中,被瓜分得乾乾淨淨。因此,所謂“2019年做了削減支出的承諾”,在這樣的財政生態中,是不可能實現的。因為這樣的腐敗體制,決定了每年的財政預算,只能往上增加,絕無減少的可能。並且,這只是預算之中的,想要做額外的事情,則不在預算內,需巧立名目額外重新徵收一筆,或者在持續地類似反腐運動的政治鬥爭中,從政敵的私產中沒收而來的額外收入,才能應對局勢的變化和發展。所以,習近平在收緊權柄後,那個理論和設想中存在的退路,其實也是不存在的。因為幾十年過去,列寧主義的機器早已生鏽——這一點從武漢疫情爆發時緩慢的後勤動員能力就可以見微知著,一窺究竟。

所以,所謂的“V”型結構,只是一種流於紙面的造假經濟。而這紙上的“數字”,最能體現如今習政府統治的強制力罷了!

中共國的V型反彈建立在列寧主義式的工業過剩和生態破壞的基礎之上

在400座核電站的建造計劃擱淺後,北京放棄了擺脫煤電驅動型經濟的努力。

中共國高調的經濟復甦總是伴隨著政府控制的加劇。自大瘟疫以來,該國已經收復了損失的所有產出,但這種“成就”必定伴隨著加倍的列寧主義模式,一種也沒有出路的模式。

上半年零售業銷售額下降了11%,且尚未完全恢復。服務業也仍然低迷。國內生產總值(GDP)比一年前增長3.2%,但這其中包含了大量逐漸貶值或根本沒有價值的基礎設施項目。

2019年世界核工業現狀報告

這一點可以體現在房地產市場中6000多萬套空置公寓上。這些“經濟活動”幾乎沒有顯現出任何有意義的市場信號,同時也是對生態的破壞。

政府的資金流入了15萬個長期效率低下的國有企業(SOEs),這些企業主要是習近平的共產黨控制的機器。更有活力的私營部門上半年的投資額下降了7.3%。

“完美的V形數據圖背後隱藏的,是不均衡的複蘇”。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e)的姚煒表示:“而從目前來看,似乎沒太多的催化劑可以促使滯後的行業加速恢復。”

刺激的措施的規模與雷曼(Lehman)危機期間推出的龐大計劃相匹配,並將把擴大後的財政赤字提高至GDP的15%。但是,2008-2009年的信貸閃電戰,是一個糟糕的先例。

這些措施,讓中共國的經濟陷入債務陷阱。用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使用的一個概念來描述,這是一個光滑的斜坡,只要踩在了上面,就需要不斷用進一步的債務來抵消之前債務的影響。這將使熊彼特式的創造性破壞清除工作陷入停滯。西方也一直在這樣做,但中共國是這方面最主要的冠軍選手。

中共國老牌的經濟學家和大多數外部觀察家事後都認為,雷曼危機後的刺激計劃是一個錯誤。世界銀行表示,全要素生產率(真實經濟收益的衡量標準)從2000年代初的平均2.8%暴跌至此後十年的0.7%。中共國獲得了一個“古老''的經濟輪廓,然後才富裕起來。這與日本、韓國或台灣過去的起飛軌跡形成了鮮明對比。

中共國經濟的全權代表劉鶴,四年前承諾要通過一次供給側改革來擺脫這個陷阱。他宣稱要對永久刺激的“幻想”開戰,他將槓桿作用描述為中共國滅頂之災的“原罪”。他說:“樹木無法長到天上。”

劉鶴警告說,如果國家不咬緊牙關,未來的成本會“高得多”。他說:“中共國的經濟表現不會是U形的,也絕對不會是V形的。它將是L形的。”

抗擊瘟疫的一攬子刺激計劃是劉一直以來所反對的一切。它(抗擊瘟疫的一攬子刺激計劃)是一種全面的政策投降。儘管基礎設施支出阻止了失業激增——這也是政治局的主要憂慮,但它鞏固了中共國工業體系中最具破壞力的力量。

這也是《浮士德公約》可能已經關閉了中共國避免蘇聯式衰落的最後機會。現在我們忘記了,蘇聯在鼎盛時期也有很多優秀的地方,但對於一個超級大國來說,廣度和平衡才是至關重要的。

2019年世界核工業現狀報告

中共國重拾最糟糕的工業習慣是一場環境災難。全球能源監測(Global Energy Monitor)機構表示,中共國正在開發250吉瓦的新型燃煤電廠,是歐盟現有燃煤發電裝機容量的兩倍。今年,中共國又計劃再增加41GW的裝機容量,並放寬了限制許可的“紅綠燈”系統。

中共的藉口是,這些最新的工廠將取代污染更嚴重的設施。但這種技術對當地空氣污染的抑制遠遠超過對碳排放的抑制。難以避免的結論:中共國正在對世界嗤之以鼻,並且正在放棄任何認真的努力,使經濟擺脫對煤炭的依賴——煤炭仍為中共國提供了三分之二的電力。

隨著綠色意識形態成為西方新的信仰體系和動員政治學說,這將成為爭論的焦點。歐洲正在緊鑼密鼓地推進其綠色協議。如果民主黨在11月大獲全勝,美國也會朝著同樣方向前進。屆時,中共國將直視歐盟和美國的碳邊界調整稅。

中共國堅持使用煤炭的一個原因是其建造400座核電站的宏偉計劃擱淺了。日本福島核洩漏事故導致中共國暫停了新反應堆的建設(以緩解公眾輿論)。此後,這一計劃被取消,但安全標準更加嚴格,這也改變了成本結構。

現實情況是,如果沒有(中共)的高額補貼,不管是變相的或其它形式的補貼,大型核電站將不再可行。中共國中廣核集團(CGN)在埃塞克斯(Essex)建造一座反應堆的計劃沒有任何商業意義,除非英國消費者被騙來支付其費用。

到2020年代中期,海上風力發電場的發電成本將不到核電成本的一半,而且它們將以可以忽略不計的安全風險,迅速投入使用。可再生能源的間歇性問題,會在中廣核(CGN)的布拉德韋爾(Bradwell)項目還沒產生一伏電之前,就已通過一次可以為數週提供的廉價儲能將問題解決了。

這家中共國公司(中廣核)因涉嫌企圖為軍事目的而獲取美國技術,被華盛頓列入黑名單,但在某種意義上,這是無關緊要的。英國的核擴張計劃是一種商業上的荒謬行為,只是出於官僚主義的慣性才繼續進行。

保守黨強硬派應該暫停對中廣核的攻擊。將其與華為一起趕出英國基礎設施體系的行動沒有必要,而且這開始讓人感覺像是一場反華的政治迫害。

EDF能源公司欣克利角C核反應堆基地完工

政府需要做的就是宣布,在欣克利角電站之後,將不再對核電有特殊的交叉補貼,所有新的反應堆都必須與未來的風力發電站在同一基礎上競爭。也就是說,在不耗費財政的情況下,以市場價格或低於市場價格生產電力。這樣,中廣核(CGN)的問題就會自行解決。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