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衣砲彈,甜蜜的誘惑

新聞來源:《每日郵報》;作者:Clive Hamilton and Mareike Ohlberg;發佈時間: 2020年7月13日

翻譯/簡評:cathy r;校對:孫行者;審核:InAHurry;Page:拱卒

簡評:

中共國通過一個個案例告訴人們隱藏在政治、網絡、商業裡的看不見的黑手在伸向和平環境中生活的人們,人們要想生活得好,沒有憂慮,就要滅掉中共,因為它永遠不可能成為你的朋友。

受中共國甜蜜間諜的誘惑:

本書揭示了中共在英國滲透的深度,揭示了他們如何通過勒索,金錢…和性賄賂竊取情報

● 伊恩·克萊門特在北京為2008年奧運會跌入”有歷史以來最古老的詭計“

● 西方政客和商人仍舊對中共國張開懷抱

● 中共國為間諜活動動用了成千上萬的業餘信息收集員

倫敦人伊恩·克萊門特歷盡艱難才學到了不要信任中共政權。因為2008年奧運會,他作為倫敦副市長,鮑爾斯·約翰遜的二號人物對北京進行官方訪問。在一個晚會上他遇到了一個曼妙的女郎。

這是一個甜蜜的陷阱,“有歷史以來最古老的詭計”, 他後來回憶道,但他把小心拋到腦後,跟隨了她的引誘。

在幾杯紅酒過後,他把她帶到他的賓館房間。他後來從他相信是被下了催眠藥的夢中醒來,發現她正要離開,他的房間已被翻了個遍。 “我的錢包被打開。她明顯地翻過我的錢包,但我知道她不是一個簡單的小偷因為我什麼也沒有丟。”他的黑莓手機的內容也被下載了。

克萊門特深入地參與了倫敦申奧,當時在中共國的首都是去與倫敦奧運會的潛在投資者聯繫。

這是一個甜蜜的陷阱,“有歷史以來最古老的詭計”,他後來回憶道,但他把小心拋到腦後,跟隨了她的引誘。 (庫存照片)

他說這個女人,中共國情報機關代理人,肯定是在找他和誰會見的計劃和細節。他在一年後,故事浮出水面後告訴報紙說,“我沒有用腦子想。”——這個恰到好處的態度總結了所有人的做法:十年以來,太多西方的政客和商人仍舊對中共國的誘惑姿態敞開大門。

在1990年代早期,英國的安全局為去中共國的商人寫過保護手冊。它建議“對奉承和過於熱情的好客之道要特別警惕。因為西方人更容易成為長期、暗暗的培養對象,目標是和你成為’朋友’。”

“這些策略的目的是使目標產生一種虧欠感,最後他會覺得很難拒絕那些無法迴避的,回報之前的’好處’的請求。”

這個建議比30年前更有用處,但許多人仍忽視了它。

美國司法部估計在2011和2018年間,中共國參與了90%的經濟間諜案。

北京為獲取商業機密的工業間諜,和為獲取政府和軍事機密的國家間諜提供了大量的資源。中共國對其他國家的技術有巨大的胃口,對是否合法地取得技術,中共一點也不關心。

像一個真空吸塵器一樣吸取信息,中共不僅安排外交和情報服務促進知識產權盜竊,還深入海外中國人社區招募利益代言人以及線人和間諜。

在美國,聯邦調查局的高級反情報人員發現在2018年底調查局處理了成千上萬次投訴和調查非傳統間諜活動,大部分與中共國有關。 “每個我們調查的地方,每次我們尋找,它(間諜活動)不僅存在,而且比預期的更糟。”他說。

傳統的間諜形式依靠專門訓練,而中共國採取的是一種“千粒沙”戰略。

圖片中人:伊恩·克萊門特,當時的倫敦副市長,在北京2008奧運會之前的倫敦館開幕式上對媒體和嘉賓講話。

它使用成千上萬的業務信息收集人,鼓勵各種專業人士、商人、學生和甚至旅遊者為大使館和領事館的人員提供信息。

這並不是任意的行為,而是由以某種知識產權為目標的情報機關的專業人士指揮,常常和中共國的工廠和研究實驗室合作,再找到能取得他們需要的東西的人。

北京對於直接盜竊一點也不反感。在2018年,由現在有爭議的安插在英國的華為電信巨頭提供的設備涉嫌在亞的斯亞貝巴德非洲聯盟總部盜竊機密信息。

五年以來的每個晚上,大量的信息被下載後傳輸到了在上海的服務器。華為堅稱這些數據不是從它的技術設備上洩露的,雖然它提供“數據中心設施”,但這些設施“沒有存儲或數據傳輸功能”。

華為曾多次被他的供應商和競爭對手許控告偷竊他們的知識產權。根據美國提出的犯罪指控,華為公司有政策為從競爭對手那裡盜竊機密的僱員提供獎金,甚至有根據偷竊信息的價值進行獎勵的清單。

美國司法部的一份控告表明每六個月,為華為提供最有價值信息的三個地區運行機構會收到公司獎勵。華為否認了該指控,中共國政府也拒絕了此控告。

中共國的民間和軍事情報間諜會訓練培養“交朋友”的藝術。喜歡中國文化和對文化迷戀的新來者對此特別沒有抵抗力。在一番照料之後,他們可能天真的提供情報信息,相信他們在為共同理解和和諧作貢獻。

自尊心、性、意識形態、愛國主義、特別是金錢都被用來吸收間諜人員。報酬不需很巨大。以商業間諜為例,為在美國高科技公司的工程師提供的可能已付費的旅行,加上在中共國大學講課的津貼。對更有價值的信息的需求會不斷升級,直到被鎖定的目標絕望地被拖下水。

聯邦調查局的僱員喬伊·春被指控把調查局的活動信息提供給中共國代理人,以換取免費的國際旅行和嫖娼活動。

美國公民格倫·達菲·施賴弗賺了很多錢。他在因夏季學習活動而訪問中共國時喜愛上了中共國,然後搬到了上海。他從刊登在報紙上廣告中找到為貿易關係寫文章的工作。他寫的一個簡短的報告能獲得120美元。

美國公民格倫·達菲·施賴弗賺了很多錢。他在因夏季學習活動而訪問中共國時喜愛上了中共國,搬到了上海。他從刊登在報紙上廣告中找到為貿易關係寫文章的工作。他寫的一份簡短的報告能獲得120美元。

隨著時間的發展,施賴弗建立了更多的“友誼”,而且賺了更多的錢。他被鼓勵去美國國務院或中央情報局應聘,當他申請職位時,他收到了大量的金錢。

他為中央情報局的國家秘密服務職位進行了一星期的面試,但中央情報局一直知道他和中共情報機關的聯繫。

在他被捕後的問訊聽證上,他說事情逐漸失去了控制。他承認是被貪婪推動的,“我的意思是,你知道,有大摞金錢放在你面前。”

如果被招募的對像有中國血統,他們可能被灌輸要幫助祖國。總計5-6千萬中國後裔在國外生活,相等於英國的總人口。

他們在社會上、政治上、文化上、語言上和對中共國的感覺上都非常不同。許多在中共當政之前就已移居海外。

但在過去的二十或三十年,北京一直在宣傳一種“中國性”,意在把海外的中國人聯結到“祖國故土”。

同情中共的,被信任的個人,在中共國大使館和領事館幫助下,在北美和西歐佔領了許多已成立的中國社區和職業聯盟。

在移民社區裡,招募間諜時使用了胡蘿蔔和大棒。胡蘿蔔是承諾當他們回到中共國的時候給與好的工作和房子。大棒包括拒絕簽證和威脅傷害其家人。

中國海外留學生是特別的目標。研究生可能成為沈睡代理人,當他們從事有條件取得理想信息的工作時就會被啟動,尤其是有科學、技術或軍事價值的工作。

一項叫做千人計劃的項目意在招募高資歷的中國人帶著在海外取得的專業技術和知識“回到”中共國,或者,這些忠於中共國的人可選擇“留在位子上”服務中共。

美國能源部,其工作包括核武器和先進的能源研發,被作為重點目標。大約3萬5000外國研究人員被部門實驗室僱傭,其中有1萬人從中共國來。在矽谷,大約有十分之一的高科技工作人員從中國大陸來。

根據一份報告,許多洛斯阿拉莫斯科學和技術實驗室的科學家回到了中共國大學和研究機構,人們把他們叫做“洛斯阿拉莫斯俱樂部”。

性,像我們已經看到的,是一種陷阱和利用的工具。這些誘惑可以直接導致機密失竊,就像在伊恩·克萊門特案件中看到的一樣。

還有一種誘惑使用照片可以導致敲詐。在2017年,前軍情六處的副處長奈傑爾·英克斯特說中共國的機構使用甜蜜陷阱——美人計,字面意思是“美人計劃”越來越頻繁了。 2016年的報告顯示荷蘭駐北京大使曾陷入此圈套。

中共國的情報部門也利用社交媒體來接近潛在可利用的西方人。在2018年,法國當局揭示了中共國通過LinkedIn上的假賬戶吸引成千上萬專家的計劃。他們裝作是智庫人員、企業家、顧問,告訴這些個人中共國企業對他們的專業有興趣,可以為他們提供到中共國的免費旅行。

那些接受邀請的人在中共國呆了幾天后,通過社交活動被當作朋友,他們會被要求提供信息。我們相信一些人被拍下可以用作威脅的照片,比如接受報酬。

法國的爆料發生在德國相似的爆料之後,在德國有超過1萬的專家和專業人士被聯絡。據說有幾百人表達了對邀請感興趣。

在2016年中共國情報部門代理人裝作一個商人通過LinkedIn聯繫一個德國聯邦議院成員,提出為他的議會工作的機密信息付他3萬歐元。這位沒有被指名的議員接受了(這筆交易)。

中共國情報機關花費了許多年年培養和西方大學以及智庫的關係,部分目的在於贏得朋友支持中共的觀點。

這項工作最重要的組織之一是中共國“當代國際關係學院”,它的400個成員中包括了中共國的情報官員。它的慣用伎倆是學術交流和會議,將它們作為用來進入東道主國家最私密的圈子的途徑。

它每年舉辦與在巴黎的歐盟“安全研究機構”的對話,並定期和華盛頓有影響力的智庫“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會面,討論網絡安全。

這些對話不僅為創造情報會面網絡提供機會,也幫助塑造美國和歐洲專家的思想,比如把中共國作為網絡入侵的受害者,為美國能夠把中共國認定為黑客製造疑點。

毫不奇怪,西方的大學是中共重點影響的目標。自從2007年,中共國的解放軍派出超過2500個軍事科學家和工程師到外國學習,計劃和全球的頂尖科學家發展研究合作關係。

他們聲稱來自鄭州信息科學和技術學院,從它引用的出版物數量可以看出是世界領先的計算機科學和通信工程中心之一。

但是鄭州信息科學和技術學院並不實際存在。它沒有網址,沒有電話號碼,沒有建築物。它僅在河南省省會鄭州有郵政信箱,僅此而已。

學院的名字,實際上,是對訓練中共國軍事黑客和信號情報官員的大學——人民解放軍信息工程大學的掩護。

他們急於從西方研究者竊取的是信息流處理技術,新一代超級計算機的核心技術,被軍方用來從事先進的飛機設計,戰鬥模擬和測試核導彈。

西方大學在與中共國企業和大學交往時顯出非同尋常的天真,甚至在面對證據的時候,都不願意承認風險。

這些大學常常因為強烈的財務誘因,讓自己在捍衛傳統的開放和透明的科學文化時對中共國的間諜行為視而不見,這顯然被北京系統性地利用了。

在澳大利亞,一場大規模的,極為成熟的黑客攻擊使備受尊敬的澳大利亞國家大學的大量工作人員和學生的信息被竊取,這裡包括了姓名、地址、電話號碼、護照號碼、稅務檔案號和學生學業記錄。

這所大學的許多學生會在今後從事行政事務、安全機構和政治的高級職位。

世界各地的安全機構注意到了對醫療記錄的令人吃驚的網絡攻擊。在2018年8月,150萬醫療記錄從新加坡政府的健康數據庫中被竊取,專家認為此次攻擊是由中共國的國家黑客發動。

前英國領事館工作人員曾警告中共國將派出間諜打壓海外的抗議活動。

英國在香港領事館的前僱員鄭文傑表達了他對北京下一步鎮壓海外支持民主運動活動的擔憂。

已取得英國庇護的鄭先生擔心北京“會把我的家人作為人質,派更多的代理人鎮壓在香港以外,支持民主的事業和活動。”

這個宣稱在去年被中共國拘留和折磨的民主的支持者,已被授予政治庇護。他認為這是前英國殖民地第一個成功的案例。

英國在香港領事館的前僱員鄭文傑表達了他對北京下一步鎮壓海外支持民主運動活動的擔憂

29歲的鄭先生告訴《聯合報紙》,當北京開始鎮壓香港這個城市的抗議運動時,他希望他的成功申請庇護能鼓勵這個半自治的中國領土上的其他民主活動者到英國尋求保護。

“我的案子本質上是政治迫害。”程先生星期四在倫敦說。

“我希望我的例子能成為其他不被英國國家海外生命之舟計劃保護的香港人的先例。他們可以引用我的案例申請庇護尋求保護。”

他說,還有其他涉及香港人的庇護案件也正在等待處理中。

新加坡的網絡竊取案前,美國在2014年發生了一起大規模黑客攻擊事件,黑客竊取了206家醫院的450萬病人的記錄;而在另一起案件中,一個國家資助的,名為深沉大熊貓的中共國機構從一家美國衛生保健提供商那裡竊取了8千萬患者病例——這些數據可以被用來敲詐相關人員。

現任和未來的政治、軍事和公共服務領導人的醫療記錄現在很可能已經掌握在中共國的情報部門的手中,這些可以被用來找出他們的弱點,以便影響或被敲詐的這些領導人。

有些人可能有他們不想讓公眾知道的醫療狀況。公佈這些敏感信息可以毀掉他們的事業,使那些已受到折磨的的人再次受到脅迫。

我們西方國家必鬚麵對的,嚴峻和不可否認的現實是,北京像使用強大的武器一樣運用著自己的經濟實力。

它的敲詐被證明高度有效,扭曲了民選政府的決定,恐嚇了官僚主義者,消聲了批評者,使無數企業被它綁架。

當中共企業,聽命於北京,在其他國家擁有關鍵的基礎設施時,這個力量變得更加大了。

西方需要在可能的情況下應對這些壓力,但在無法做到的情況下,則需要做出一些艱難的選擇並離開。

所有的工業界,以及教育界和旅遊界必須明白嚴重依賴中共國利潤流的政治風險。短期的獲利使他們暴露出長期的損害。

當考慮到與中共國組織的合作夥伴關係,讓那些了解中共系統怎樣運作的人進行更完備的商業調查是必要的。

企業不應該期望他們的政府在人權和公民自由上妥協以取悅北京。只要現在的中共政權統治中國,那麼審慎的公司管理就會需要市場的多元化。

最後,西方需要清醒過來面對現實,即中共領導下的中共國不是,也永不會是它的朋友。

從《隱藏的手:中共怎樣重塑世界》改編。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