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衛生工作者生存及工作條件堪憂

新聞來源:《國際特赦組織》;作者:Sanhita Ambast;發佈時間:2020年7月13日

翻譯/簡評:Beicy-數學老師;校對:leftgun;Page:拱卒

簡評:

國際特赦組織又名大赦國際。這份發表於7月13日的最新研究報告向我們展示了CCP冠狀病毒帶給世界各國的醫護人員和基層工作人員的傷害。多少無辜的生命被傷害,被消失。儘管這份報告的焦點集中在各國政府的人權侵犯行為, 但隨著CCP冠狀病毒真相的披露, 所有的憤怒和仇恨一定會打向冠狀病毒的製造者—- CCP。 ”共產黨, 你完了, 你死定了。 ”

全球:衛生工作者被消聲,被暴露和被攻擊

國際特赦組織7月13日表示,各國政府未能保護衛生和必要工作人員免受冠狀病毒的侵害, 必須對他們的死亡負責。國際特赦組織發布了一份新報告,記錄了全世界衛生工作者的經歷。

該組織對現有數據的分析表明,全世界已知有3000多名衛生行業工作者死于冠狀病毒, 並且這一數字可能被大大低估了。

令人震驚的是,國際特赦組織記錄了在應對冠狀病毒中指出安全隱患的醫務人員遭到的各種報復的情況,從逮捕、 拘留、到威脅和解僱不等。

Sanhita Ambast是國際特赦組織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研究人員和顧問。她指出: “隨著冠狀病毒大流行在全球範圍內的加速發展,我們敦促各國政府開始高度重視衛生和必要工作人員的生命安全。一些政府沒有保護衛生和必要工作人員的生命安全,已經造成了毀滅性的後果。冠狀病毒大流行還沒有發展到最嚴重程度的國家,不能重蹈同樣的錯誤。”

“特別令人不安的是,我們看到一些國家的政府正在懲罰那些對可能威脅生命的工作條件表示擔憂的工作者。” 前線的衛生工作者是第一個知道政府政策不起作用的人,而當局如果讓他們保持沉默,就不能嚴肅地聲稱優先考慮公共衛生”

數以千計的人已喪生

由於尚無系統性的全球追踪數據, 目前還不清楚到底有多少衛生和必要工作人員因感染冠狀病毒而死亡。

但是,國際特赦組織已經整理並分析了大量可用數據。這些數據表明,在全球79個國家或地區已有3000多名衛生工作者因感染冠狀病毒而死亡。

因冠狀病毒而死亡的醫護工作者:由於許多國家缺乏有關冠狀病毒相關的衛生工作者死亡的官方全面數據,因此該地圖使用了各國間的不同來源來編制。此處提供的數據是一個可用信息的快照。如果用於對各個國家進行比較, 必須謹慎使用。首先,在所有國家中,關於誰是“衛生工作者”的理解並不一致,而且在許多國家中,必要工作者根本沒有反映在這些統計數據中。其次,數據來源在所有國家中都不可比。一些政府已經對衛生和必要行業工作者的感染和死亡進行了合理的全面跟踪,在這種情況下,地圖使用了這些數據。在其他政府數據不存在或不充分的國家,國際特赦組織依靠民間組織監測等非政府資源。最後,即使存在可靠的數據, 在沒有對現有數據作進一步分析之前,我們很難能對今後的趨勢發展作出預測。現有數據的準確度可以取決於多個因素,例如,是否具備對全部衛生工作者檢測的條件,以及各國是否記錄了那些衛生和必要工作者的死亡是與冠狀病毒有關的。在某些國家由於其大流行規模比較大,與冠狀病毒有關的衛生和必要工作者的死亡也比較多。在其他國家中, 這可能是因為沒有足夠的個人防護裝備; 有的是因為與普通人群相比,衛生工作者在所在國的檢測比例更高。由於報告不足,衛生和必要工作者死亡的總體數字可能被大大低估了,而由於計數上的差異,很難進行國家間的準確比較。例如,美國的數據是不完整的,而法國僅從其部分醫院和醫療中心收集了數據。英國是少數幾個統計衛生和社會護理工作者死亡人數的國家之一。俄羅斯政府不同意由俄羅斯衛生協會提供的已故衛生工作者清單。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的監測,迄今為止,衛生工作者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包括美國(507),俄羅斯(545),英國(540,包括262名社會護理工作者),巴西(351),墨西哥(248 ) ,意大利(188),埃及(111),伊朗(91),厄瓜多爾(82)和西班牙(63)。

由於報告不足,死亡的總體數字可能被大大低估了。而由於計數上的差異,很難進行國家間的準確比較。例如,法國僅從其一些醫院和衛生中心收集數據,而埃及和俄羅斯衛生協會提供的已故衛生工作者的數字卻遭到其政府的質疑。

救生設備的短缺

據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幾乎所有63個國家和地區的衛生工作者都反映個人防護設備(PPE)嚴重短缺。

這項調查包括一些到目前為止的冠狀病毒大流行最嚴重的國家,例如印度和巴西以及一些非洲國家。在墨西哥城工作的一名醫生告訴國際特赦組織說,醫生花掉他們月薪的12%來購買自己的個人防護設備。

除了全球供應短缺之外,貿易限制可能加劇了這個問題。 2020年6月,有56個國家和兩個貿易集團(歐洲聯盟和歐亞經濟聯盟)採取了措施,禁止或限制某些或全部形式的個人防護設備或其部件的出口。

Sanhita Ambast說:“儘管各國必須確保在本國有足夠的個人防護裝備,但貿易限制可能加劇依賴進口的國家的短缺。”

“ 冠狀病毒大流行是一個全球問題,需要全球合作。”

報復

在國際特赦組織調查的國家中,調查人員發現至少31個國家的衛生和必要工作者為抗議不安全的工作條件而罷工或發出罷工警告。在許多國家,此類行動遭到當局的報復。

當局正在強迫醫生在死刑和監禁之間作出選擇。 – 埃及醫生

例如在埃及,國際特赦組織記錄了9名醫護人員的案件,他們在3月至6月之間被以“散佈虛假消息”和“恐怖主義”罪等含糊不清和過於廣泛的藉口而被任意拘留。所有被拘留者都表達了安全擔憂或批評政府對這種冠狀病毒大流行的處理方式。

另一位埃及醫生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大聲疾呼的醫生受到威脅,國家安全局(NSA)的訊問,行政訊問和處罰。他說:

“許多[医生]更願意為自己的個人設備付費,免得在這來回溝通中疲乏不堪。 [当局]正在強迫醫生在死刑和監禁之間做出選擇。”

在某些情況下,罷工行動和抗議遭到了嚴厲的回應。

例如在馬來西亞,警察驅散了對一醫院清潔服務公司的一個和平抗議。抗議人投訴的焦點是該公司對工會成員的不公平待遇以及對醫院清潔工缺乏足夠的保護。警察以“未經授權的集會”為由,對其中五名醫護人員進行了逮捕,拘留和起訴, 侵犯他們的結社和集會自由。

衛生工作者可以幫助政府保護每個人的安全–但如果他們在監獄裡,就無法做到這一點 – Sanhita Ambast

Sanhita Ambast說:“所有衛生和必要行業工作者有權表達反對不公平待遇。”

“衛生工作者可以幫助政府更好地應對大流行並確保所有人的安全—但是如果他們在監獄中,如果害怕大聲疾呼,他們將無法做到這一點。”

報告稱在一些國家,衛生工作者因大聲疾呼而被解僱或面臨紀律處分。

例如在美國,專業護理助理Tainika Somerville在臉書上發布視頻,宣讀了要求更多個人防護裝備的請願書,然後被解僱。 Tainika說,她所在的伊利諾伊州養老院的工作人員沒有被告知他們正在照顧冠狀病毒患者,而是通過媒體才發現的。截至5月29日,療養院已報告34例感染和15例與冠狀病毒相關的死亡。

在俄羅斯,國際特赦組織強調了兩名醫生尤莉亞·沃爾科娃和塔蒂亞娜·雷瓦的案件,他們在抱怨缺乏個人防護設備後面臨報復。尤利婭·沃爾科娃已被起訴, 聲稱違犯了俄羅斯的虛假新聞法,並且面臨最高10萬盧布(合1,443美元)的罰款; 而塔蒂亞娜·瑞娃面臨紀律處分,可能會導致其被解僱。

薪酬不公平和缺乏福利

除了不安全的工作條件外,國際特赦組織還發現有些衛生和必要工作者的工資是不公平的,或者在某些情況下根本沒有得到工資。

例如在蘇丹南部,自2月以來,政府工資單上的醫生就沒有領過薪水,也沒有領取任何福利或醫療保險。在危地馬拉,在治療冠狀病毒醫院工作的兩個半月內,至少有46名後勤工作人員沒有得到薪水。

在某些國家或地區,在冠狀病毒大流行中沒有提供給衛生和必要工作者針對性的福利保護,而在其他國家或地區,針對性的福利保護則不包括某些類別的工作人員。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各國將冠狀病毒視為職業病。

在此過程中,他們必須確保衛生和必要行業工作者在感染後能夠獲得賠償和其他支持。還必須將他們包括在冠狀病毒測試的優先級組中。

污名與暴力

國際特赦組織記錄了幾起衛生和必要工作者因其工作而遭受侮辱和暴力的案例。例如,據報導,墨西哥的一名護士在街上行走時被潑氯水; 而在菲律賓,襲擊者則將漂白水倒在醫院的公共設施工作人員面上。

這些事件表明了目前充斥著錯誤信息和污名的氣氛,和政府提供準確和容易得到的冠狀病毒傳播信息的重要性。

我們呼籲所有受COVID-19影響的國家對其準備和應對該大流行病的情況進行獨立的公開審查 —-Sanhita Ambast。

自四月以來,國際特赦組織在巴基斯坦記錄了幾起針對衛生工作者的暴力事件。醫院遭到破壞,醫生遭到襲擊,甚至還被反恐部隊的一名成員開槍射擊。

儘管有報導稱由於床位,呼吸機和其他救生設備的短缺,醫院被迫拒絕接受冠狀病毒患者甚至重症患者,但巴基斯坦的部長們有幾份聲明聲稱醫院擁有必要的資源。這使衛生保健工作者處於危險之中,因為當醫院說他們沒有足夠的空間容納更多患者時,患者不相信他們。

建議

Sanhita說:“我們呼籲受冠狀病毒影響的所有國家對流感大流行的準備情況和應對措施進行獨立的公眾審查,以期在未來爆發大規模疾病時更好地保護人權和生命。”

這應該包括對衛生和必要工作者的權利(包括享有公正和良好工作條件的權利以及言論自由權)是否得到充分保護的審查。

各國必須確保因與工作有關的活動而感染冠狀病毒患者的所有衛生和必要行業工人得到適當的補償。他們還必須調查所有衛生和必要行業工人因提出健康和安全問題而面臨報復的案件,並為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人提供有效的補救措施,包括恢復他們因出聲而失去的工作。

背景

在本簡報中,“衛生工作者”是指以任何身份參與提供衛生和社會護理的所有人,包括但不限於醫生,護士,社會護理工作者,清潔工,救護車司機和設施工作人員。根據獲得的可用信息, 本簡報主要集中於衛生工作者。但是同樣的問題也適用於在大流行期間曾在前線工作中接觸過冠狀病毒患者的更多的一系列的“必要工作者”。

*所有數據截至於2020年7月6日。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ettergu
7 月 前

消滅CCP,拯救全人類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