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酸羥氯喹和假新聞

硫酸羥氯喹在今年3月份已被世界多國研究證實其對新冠病人的療效,但為什麼在美國卻遲遲不被允許用於新冠病毒的治療?答案是各懷鬼胎的利益集團們為各自的目的聯合打壓此高功效的藥物,而幕後黑手就是假新聞媒體,製藥廠,利益相關的學者,衛生組織和反川普的利益集團。這直接導致13萬美國人喪生,超過一兆美元的社會經濟損失。

硫酸羥氯喹+阿奇黴素+鋅的早期使用是終止新冠病毒傳播的關鍵:

  • 弗拉基米爾-澤連科,一位紐約醫生,研究了中韓兩國405例60歲以上高風險新冠病人(患有其它基礎疾病如: 糖尿病,哮喘,肥胖,高血壓,或呼吸困難等)。對比沒有使用使用羥氯喹+阿奇黴素的病人,此療法有效降低了80%-90%的住院率和死亡率。對於高風險病人,存活率可達到99.3%。

澤連科醫生於是給川普總統寫了一封信,敦促總統發布行政令來全面鋪開的羥氯喹的使用,但國家藥監局遲遲不願授權。川普總統於3月19日仍公開推介了羥氯喹,稱其為改變局面的藥物。但就因川普總統的推介,反對派自此便將此藥物的使用變成了一個政治議題,而不再是醫學問題。

而本應給總統提供正確建議的國家過敏與傳染病中心主席福齊卻公開反對使用羥氯喹,轉而推薦吉利德公司的瑞德西韋。同時,Youtube也不顧澤連科醫生的反對,無故強行刪除了他講解羥氯喹療效的視頻。

  • 位於馬賽的迪迪埃-拉烏爾教授,做了與澤連科醫生類似的研究,但沒有使用鋅。他首先在一個小群體裡使用了硫酸羥氯喹和阿奇黴素,發現醫治療效提高了50倍。之後他擴大試用範圍至1061人,成功將死亡率控制在0.5%。儘管假新聞在大肆宣揚羥氯喹對心臟的危害,他沒有觀察到任何對心臟的毒性反應。

對此,反對派又迅速祭出了雙盲測試的黃金法則來無效化澤連科醫生和拉烏爾教授的研究結果。但澤連科醫生和拉烏爾教授都基於人道原因拒絕在半數病人身上使用安慰劑,僅只為了做對比測試而耽誤治療。他們強調,在如此緊急的情況下,不能浪費幾個月的時間走臨床試驗的程序,現有證據已經足以驗證療效。緊隨其後,各地陸續出現了幾十個試用報告都佐證了兩位醫生的治療方式有效。

  • 紐約大學格魯斯曼醫學院在5月發表的研究報告顯示,對病人早期使用硫酸羥氯喹和阿奇黴素有效降低了住院率。加入鋅來輔助治療,療效更好。
  • 耶魯的哈維-裡施教授在“美國認識論日誌”雜誌上發表的題為“對早期未住院但有症狀的高風險新冠病人使用羥氯喹是控制現下大流行病的關鍵“。文中列出了他的5份研究結果。

裡施教授指出,當然使用隨機的雙盲臨床測試最為理想。但因其耗時過久,且現在疫情嚴峻,他的結論是對於大多數非住院病人使用羥氯喹和阿奇黴素,再加上鋅的使用,經驗證是目前為止最好的治療方法。拯救老弱病人不因新冠病毒喪命是所有醫學工作者的責任。

  • 巴西的研究結果顯示在病人感染頭7天使用此療法,住院率減少了4.6倍。巴西教授保羅-扎諾託的研究顯示,不使用用此療法的死亡率達41%,而使用此療法的死亡率為0%。
  • 對底特律的2541個病例的回顧研究發現,對早期病人使用羥氯喹和阿奇黴素有效降低了71%的死亡率。
  • 對馬賽的3737個病例的回顧研究發現,對早期病人使用羥氯喹和阿奇黴素有效降低了50%的死亡率,且無任何負面影響。
  • 另外一份匯總9國20份研究報告涉及105,040病例的研究結果顯示,不使用該療法的病人死亡率是使用者的3倍。
  • 紐約西奈山伊坎醫學院的高九三上醫生也於7月3日在“內科醫學”雜誌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報告顯示,對6493已驗證的新冠病例的研究發現,羥氯喹可以減少47%的毒素,有效降低了住院病人的死亡率。
  • 密西根州亨利福特健康系統研究中心在7月3日發佈在“國際傳染病日誌”雜誌上的報告顯示,在對2541病例的研究發現,羥氯喹和阿奇黴素有效減低了71%的毒素水平。該研究院的教授馬庫斯-澤沃斯強調,對病人的早期使用此藥物為關鍵。不要等到症狀嚴重之後,才用藥。

川普團隊指出川普總統在幾個月前就推介了此藥物,也慶幸政府在幾個月前已及時儲備了足夠的硫酸羥氯喹和阿奇黴素。 。但就是因總統的推介,遭到了逢川必反的媒體和拜登團隊的拼命打壓,抹黑羥氯喹的療效,散佈恐懼和懷疑。這份亨利福特研究中心的報告是对此有力的反擊。川普團隊促請反川媒體及民主黨不要以美國人的生命為為代價,抹黑羥氯喹。

主張羥氯喹無效甚至提高死亡率的研究報告的問題

  • 美國退伍軍人醫院統計報告稱,使用羥氯喹的病人更容易死亡– 但研究發現,該醫院只對病入膏肓的病人使用了羥氯喹,而對比組則是狀況已好轉的病人。結果是顯而易見的。

美國退休軍人事務部秘書長最終也不得不承認他們在選取試用組病人上的問題。同時也承認該藥對中青年人的療效很好,更承認該藥能夠有效終止病況的發展。

後來又被證實,該院一位參與研究的人員接受了吉利德公司2.6億美元的資助,而吉利德公司生產的瑞德西韋正是羥氯喹的競爭產品。那麼該院為贊助商推出一份誤導性的報告,也就不足為奇了。

拉烏爾教授對此評論道,現狀是情緒取代了嚴謹的科學論證,造成了在科學問題上的錯誤行為。這份報告就是典型的未經嚴謹的科學論證的例證。

  • 5月22日發表在“柳葉刀醫學雜誌”刊登的研究報告- 該文章作者聲稱他們有來自於世界各地醫院的數據。該報告一經發布,立即遭到駁斥。

140位科學家,研究員,統計學家立即聯署了一份對柳葉刀和該文作者的公開信,質疑數據的來源。一位調查員發現,該文數據提供者- 斯則菲爾公司是由兩位非科學專業人員管理,一位是科幻小說家和夢幻藝術家,另一位是模特兼活動主持。柳葉刀雜誌對他們進行了調查之後,撤掉了這份文章。該雜誌主編對紐約時報的記者承認,根本不應該刊登這篇文章。

但就是基於這樣一份有問題的報告,WHO暫停了他們資助的羥氯喹的研究項目。

  • 牛津大學的“康復測試”報告- 該研究也是在病人晚期才使用,使用劑量也過大(2400mg),且沒有結合阿奇黴素使用。

拉烏爾教授研究了這份報告後指出,儘管這份研究有很多程序上的問題,但至少驗證了羥羥氯喹對心臟沒有任何毒副作用。僅兩週前,關於羥氯喹導致心臟疾病而致死的言論還甚囂塵上。但他們使用如此大劑量,也沒有任何參與者出現心臟問題。

  • 4月,國家心肺血液研究中心開始試用羥氯喹,但只對已經入緊急狀態的病人使用,而就此得出,該藥雖無毒性, 但也無效的錯誤結論。 FDA 也由此取消了羥氯喹在急診室的使用權。國家衛生院也由此取消了對羥氯喹的研究項目

現在已有足夠的證據顯示,羥氯喹必須結合阿奇黴素使用(結合鋅效果更佳),且必須在病狀早期至住院頭7天內使用方才有效。

這些錯誤結論是故意引誤導還是工作疏忽

羥氯喹面試多年,價格低廉,製造銷售這樣的普通藥物並不能讓藥廠獲取暴利,而作為羥氯喹競爭產品-新研製的瑞德西韋因在專利期,可以高定價,藥廠可牟取暴利。而推出瑞德西韋的製藥廠吉利德“恰巧”是推出負面研究報告的牛津大學和WHO的大贊助商。那麼人們自然可以合理懷疑這些著名的機構是否被金錢收買而放棄了他們的廉潔?

而這些反川普的假新聞媒體的動機就更直接,就是要不擇手段的將川普描繪成一個傻瓜。當川普為拯救數以萬計的美國人免於喪命,而積極推介羥氯喹時,反對派則認為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攻擊川普。

於是,各懷鬼胎的利益集團互相配合,共同惡意打壓羥氯喹的功效,壓制對正面結論的報導,而對負面結論則大肆報導。並使用虛假研究作為佐證來將羥氯喹拒之門外。

這些利益集團的只關注政治上得分和視聽率的增加。沒有對虛假研究做任何調查,或試圖找出真相。致使十幾萬病人死亡,社會經濟下滑,公司倒閉,失業率增加。

一切苦難本可以避免,但利益集團的貪婪已對美國社會造成了不可逆的損害。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雪山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7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