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日益嚴重的洪災凸顯極端天氣威脅

新聞來源:Bloomberg《彭博社》July 2, 2020 / 2020年7月2日

翻譯/簡評:Jam;校對:InAHurry;Page:拱卒

簡評:

今年六月份的強降雨以及其引發洪澇災害給中共國華南地區的城市造成了巨大的損失,糧食減產,百姓流離失所。彭博社把中共國今年尤為突出的洪澇災害歸咎於全球氣候變暖,但我們都知道這不只因為氣候變化產生的極端天氣,中共高層拍腦袋決定的不合理規劃更是重要原因之一,如過度修築水壩,填湖造房,點海造地等。此外,中共改革開放的三,四十年其實是經濟大躍進的三,四十年,所謂的經濟發展是以不可挽回的環境污染,生態破壞為代價的。我們現在已經漸漸意識到了應該好好反思自己的行為,從其中吸取教訓並積極改正。很可惜,中共永遠不會把人民的生活,健康作為政策考量的重點。中共只有在能展現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大國形象時,才會華麗轉身,成為解決世界氣候變暖等環境問題的積極倡導者。今年長江的洪峰還沒有到來,藉著華南地區6月的洪澇災害大談世界氣候變暖根本就是隔靴搔癢。三峽的問題迫在眉睫,但中共高層卻對這即將可能發生的巨大人道災再次採取難避而不談的態度,這才是重點。

中共國日益嚴重的洪災凸顯極端天氣威脅

(彭博社)– 華南地區持續的大量降雨造成了上百萬百姓流離失所和將近數十億的經濟損失。數個環保組織警告這樣的洪澇災害很有可能會變得更普遍。

6月下旬,根據中國疾控中心報導,總共有十三個省超過120萬的人口受災。洪水已經使78人喪生,9萬7千房屋受損,造成經濟損失250億元人民幣(合計36億美元)。

在社交媒體上流傳的視頻展示了,房屋坍塌,汽車在水上漂浮,農作物在泥濘的,水淹的地裡被淹死的畫面。華南地區很多城市的基礎設施也遭到了多少破壞。在陽朔,一個拱橋幾乎完全被浸沒在水里,還有在重慶綦江附近的公路和火車鐵軌也被淹沒在水里。

幾千年來,中國一直在努力將洪水保持在低窪平原,並用圍墾修築堤壩來阻止洪水氾濫並將預防水位的激增。但越來越多反复無常的天氣使這項任務變得更加艱鉅,威脅著長江兩岸定居的千萬生命。環境專家警告說,除非加固基礎設施還有在全球範圍內應對氣候變暖,否則會造成更多的災難。

“我們現在看到的毀滅性洪水與由氣候變化引發的極端天氣的增加是一致的,” 東亞綠色和平組織的運動者劉俊彥(音譯)說到,“加強針對極端天氣的早期預警系統的需要迫在眉睫,這樣以便於評估城市未來氣候風險和改善抗洪系統。”

根據中國氣象局2019年發布的公告,在過去六十年裡,因氣候變化導致的極端天氣和高溫事件發生頻率在逐步上升。

今年洪水正在影響從農業到能源的大宗商品。根據當地應急管理辦公室稱,湖北省至少八萬公頃的作物受損,包括水稻,蔬菜,水果。初夏是水稻生長的重要時期,專家稱,如果花被洪水沖走,今年產量會大幅度受損。同時,大雨會導致水電發電量的增加,從而減少對煤炭的需求。

自從六月初,在華南地區的省份已經有了五輪大量降雨,促使國家氣候中心幾乎每天都發布強降雨警告。據該機構報導,未來幾天還有兩輪強降雨。六月下旬,至少有25條主要河流超過了預警水線。

中國國家氣象中心首席天氣預報員陳濤稱,儘管有些地方每年都受到降雨造成的破壞,但今年的累積降水量是以往的兩到三倍。

海平面

全球海平面上升,科學家稱是由於氣溫升高引起的,這也威脅著中國許多城市。根據環境部的數據,1980年至2019年,中共國沿海地區平均海平面上升速度為每年3.4毫米,比全球平均水平快。環境部說,2019年,中共國沿海海平面上升速度比正常高出了72毫米。

今年的一項研究表明,中國珠江三角地區是中共國的製造中心和千萬居民的家園,時世界上最容易受到海平面上升影響的城市中心。如果不採取控制措施阻止,到2100年可能達到至少在水下67厘米。

除了氣候的變化,數十年的經濟發展以及城市化進程伴隨著無數將湖泊和濕地改造成土地的計劃,這些也增加了自然災害可能造成的破壞性。武漢, 曾被稱為“百湖之城”,在上世紀80年代還記載了多達著127個湖泊,但現在大部分都已被填海造地所取代,它現在面臨著中共國最嚴重的城市內澇災害之一。

“人類活動已經破壞了無數的河流,湖泊,森林以及任何抵禦洪水的天然設施”,河流環境保護文化中心- 一個重慶的公益組織的發起者余劍鋒(音譯)這樣說道, “是時候讓我們制定我們發展的原則了,我們需要給我們的城市留下足夠的天然水庫以抵抗洪水的破壞。”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 month ago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6292/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