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挖掘機爆料P4實驗室第2季(8)

【DT挖掘機團隊出品】 CCP病毒系列08:四層人才結構

DT挖掘機說明:

在前面一文中,我們已經通過一篇2018年初發表的文章《江夏演新文,乘鶴奏悠曲—記中科院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建設和研究團隊》的解讀解構了P4實驗室的產生的詳細過程,也明確了這個實驗室的建立和2003年的SARS沒有必然的關係,而是在執行一個絕密、宏大的佈局;依據相關專家的解讀初步揭示了中共體系下軍隊使用科技人才的方式和方法;說明了P4實驗室最終交付了以軍事醫學研究院為核心組成的神秘軍方機構。也明確了在中共國不止一個P4實驗室,在哈爾濱還有一個P4實驗室。最終,挖掘出P4實驗室所選派使用科技人才也就是實際執行者所存在的四層人才結構。那麼在本文中,我們將通過這種四層關係的分析方法來挖掘病毒武器製作的另一個團隊,也就是研製解藥團隊所隱藏的真相,當然,這個團隊的關鍵人物和切入點正是饒子和。正是那個詭異的女科學意外之死使得我們注意到了早已在名單裡的饒子和,於是就找到了這個團隊挖掘的切入點。

以下為詳細內容:

在進行後面的挖掘揭示之前,我們還有一個基本的功課要做:就是組織是如何選到人的?

1977年9月,由於文化大革命的衝擊而中斷了十年的中國高考制度得以恢復,這項據說是鄧小平決策的知識分子改變命運的政策被很多人認為中國共產黨在人才的選用上是開始走上任人唯賢之路,幾乎全社會都認為是公民獲得公正機會的開始。

但是僅僅經過不到十年的發展,這些知識分子才發現,曾經當作一種恩賜而感謝共產黨的公正的機會只不過是一場遙遠的夢。這個組織是講階級論的,從來不會給同一個階級的人公正的機會。

1989年六四之後,知識分子徹底成了對立面。共產黨反思教訓,從“黑貓白貓”變成了“兩手都要硬”,就是一手抓經濟,一手抓思想,從此確定了黨對一切的領導地位,黨領導一切。

理解這一點非常重要,明白了這一點,像武漢病毒所一定會出現黨支部和黨委、黨委書記以及饒子和如果想當中科院生物物理所所長就必須以黨員身份參加黨委常委選舉,進入黨委常委,選為副書記之後才能擔任研究所所長這種程序的出現就不奇怪了,正是這個由黨員組成的常委會,才真正地掌控著一切。

這就是共產黨黨領導一切的獨特領導方式:在軍隊裡,軍長就是所長的職位,政委就是書記的職位。在地方政府(如一個地級市),市長就是類似所長的職位,市委書記就是書記的職位。各級政府部門的四大班子(黨委、政府、人大、政協)就是依據所謂的憲法框架設立的面子工程,體現我黨“民主議政,相互監督”的優良傳統,而真正的領導權力集中在黨委手中,黨委書記是這個黨委的最終控制這,他通過常委會進行控制。當然黨委書記是不懂技術的,這不重要,因為他掌管著組織權力,在政府一級,黨委還管理著公檢法。在省一級的黨委書記,黨委書記還是地方駐軍的隱含的行政長官之一,雖然沒有指揮權,但是有影響力。當地的駐軍領導一定是黨委常委成員。一個省級政府的黨委常委(黨委常委組成常委會)一定包括黨委書記(總負責人)、黨委副書記(省長)、人大主任、政協主席、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武警部隊長官、組織部部長的。

當然,這種結構在中科院及下屬研究所中是要進行簡化的,但不是減弱,這一點從饒子和任生物物理所所長兼任黨委副書記的一份年度工作總結報告中可以看出黨支部對這個研究所的絕對領導以及他服從這種領導體系的堅決態度,當然饒子和本身也是個中共黨員。關於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的組織管理方式我們將在文中將以詳細解讀。

為什麼要實行這種幾乎絕對集中的領導方式,因為一切都是黨的。研究所是一家全額撥款的事業單位,必須聽從黨的領導,在必要的時刻完成黨交給的任務。雖然一直在宣傳上淡化黨委在中科院研究所中的作用,但是一刻也沒有減弱過這種領導,這只不過是一種掩飾或者說欺騙。可以說像武漢病毒研究所和中科院生化物理所這樣的重點研究所雖然沒有穿上軍裝但是和軍隊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就像華為這家公司一樣。

這種獨特的黨委領導負責制度最大的特點就是集權,就是權力高度集中。這種高度集權在89年之前曾經試圖被改革過,但是由於89事件而變得更加強化了。當然這不是我們在這裡討論的重點,我們重點討論的是這種集權化的體制會在人才選用上造成一種更加依賴關係的傾向。簡單的說,就是選人的第一標準是自己的人,可靠的人,這裡有兩個考量: A是這個集權的領導掌握權力時選定的人能夠唯命是從,為其所用;B當這個集權的領導失去權力後還能夠保障自己的安全和利益,至少要保證自己的安全,也就是權力和利益的延續性。

理解這一點非常重要,用這兩點來看P4實驗室這個佈局,起始於江澤民作為高度集權者時代,歷經胡錦濤時代、習近平時代而最終完成,而最終也一定掌握在佈局時所規劃的掌握鑰匙的人手中。為了滿足這個條件,在最初謀劃佈局選定具體實施的人才時就必須謀劃好。所以,這也是我們挖掘這種佈局謀劃的時間點,應該是在2003年SARS之前。只有找到初始佈局者(上文說的第一層人)及這些人和後面四層人的關係才能最終結構這種佈局。

那麼黨委是如何建立這種可信和可靠的關係呢?那就是裙帶關係,這是中國的獨特的一種文化,簡單說就是如何選擇信任的人,就是“一起扛過牆,一起同過窗,一起嫖過娼,一起叫過娘,一起下過鄉”,非常形象的說明了在用人上戰友、同學、校友、師生、同黨、親屬、同鄉是最相信和可靠的人。在科研上,一定是師生關係、同學關係最相互信任。這種用人方法最終形成了學術研究上的山頭、北大幫、清華幫、武大幫就不奇怪了。

很多人將這種“選人用人裙帶關係”的現象歸結為共產黨的一種腐敗,並且加以嘲諷,這是片面的。如果在一個正常的社會用一種正常的思維來理解這種現象時主線絕對是幫派之間的爭鬥,但是DT確信的是這種爭斗在基因武器研發這個大團隊裡是不存在的,不僅不存在,而且這種選人的方式效率會非常高。

為什麼這樣說,因為選人的目的,所有的中科院系統包括農科院、醫學院系統的科研人員包括科學家的選擇都不是某個個人的決定,是組織的決定,這與各級黨委領導摻雜個人利益搞貪污腐敗並不衝突,選人首先是政治上的可靠,尤其在這種絕密的計劃和重大項目和重要的科研機構中使用人才和選人,必須選擇通過裙帶和生殖器所展控的自己的人,只有這樣才能符合前文我們所說的保密級別的要求,才能安全。

明白了這一點,舒紅兵身邊為什麼出現王延軼,施一公身邊為什麼出現一個美女科學家、趙永芳為什麼選擇回國並且意外死亡以及饒子和為什麼成為關鍵人物就不奇怪了,因為必須通過一種表演來掩蓋這個組織真實的目的和做的真實的事情,就是欺騙。我相信田波院士絕對不知道這個沉船計劃,包括王健的意外死亡,雖然和這個計劃有關係,但是王健也沒有窺見CCP研製生化武器的天大的秘密。那麼王健的死亡是因為什麼,趙永芳的死亡是因為什麼呢?

在解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解讀另一個基本的問題:就是這個組織在什麼時候才會殺人?

我們通過挖掘把CCP推論成研製和使用生化武器的魔鬼並不是等於它長得像魔鬼,到處殺人、隨時殺人,如此它早就不存在了。我們是指它的本質是魔鬼,並且披上了天使的外衣,就是它的欺騙性。它偽裝華麗外衣的方式就是利用、引導和放大人性中的惡,手段就是後文中我們將要詳細解讀的BGY(藍金黃)。

黨的一貫政策是對於這些需要使用的關鍵人物,一定是通過長期的培養和考察確定這種裙帶關係已經存在並使用裙帶關係穩固你成了自己的人之後再使用榮譽、地位、金錢甚至美女來控制你,當然你的核心機密也就是你的醜聞也一定掌握在他們手中,這樣你就是組織上的人了,就是一條船上的人,這就是後面文章中所要揭示的GBY(藍金黃)的基本思路。

那麼對於這條船上的人甚麼時候組織才會殺掉呢?就是被殺的人一定是威脅到這個組織生死安全,注意是生死安全,也就是他們所說的“你死我活的鬥爭”的時候。無論是文化大革命還是朝鮮戰爭或者64事件都是這樣。

這種高度集權的組織形式,可以理解為組織就是坐在最高權力上的人,在2003年就是江核心,在76年以前就是毛核心,但是現在,這個組織的是不是習核心,不知道,他或許只是一個傀儡。還是說到殺人這件事,以王健的地位一般情況絕對不會殺他,一定是他接觸過能讓這個組織滅亡的核心秘密,並且他活著有可能洩密,所以王健之死就是為了保護這個秘密,並且掐掉這個關鍵的點,保護後面的線索。趙永芳之死也絕對是為了保護這個秘密。為什麼這樣斷定,因為讓CCP真正感到恐懼的不是揭露他們的緋聞、權力鬥爭的醜聞,而是這個天大的秘密,也就是文貴燒毀的絕密文件的內容(佛祖託夢夢到)CCP研製和使用生化武器的事實。

所以在病毒研製上一定是田波老師推薦的學生來領銜,而研究解藥這個團隊就由饒子和來領導,因為陳竺作為中科院副院長在學術上是顧不上的。那麼就讓我們按照這個選人的思路來挖掘一下前面還沒有挖掘的人物的真正關係是什麼,順著這個關係,或許能夠解開饒子和和趙永芳之死之間的關係。

在分析饒子和的神奇經歷之前,我們來看看武漢的那第一個實驗室也就是“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的繼任者是不是符合這種邏輯。

第一部分: “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P3實驗室的繼任者

在前面的文章裡我們已經揭示在2016年底前後時間,也就是P4實驗室建成後,“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學術委員會和管理委員會已經完成了一次大規模的調整,郭德銀、舒紅兵、胡志紅相繼離開管理管理團隊,我們稱之為主要人員完成一次戰略性的轉移,之所以完成這個轉移,是因為隨著P4實驗室的建成,“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這個P3實驗室已經完成一定的歷史使命,當然,這種調整併不意味著這個實驗室不重要,從真正的意義上看,這個P3實驗室對於病毒研製已經不重要,因為組織已經掌握了病毒武器,但是它的存在和展控對於掩蓋“製造病毒基因武器”這個秘密則更加重要。所以,繼任者一定是能夠做到保守秘密的人,因為這件事涉及的人太多了。

我們先看看繼任者的名單,這個名單在前面已經出示過。

為了分析方便,我們先把這三份名單做成一個簡單的表格:

同時我們列出2017年以後管理者的相關人員的挖掘材料:

1藍柯,生於1971年12月, 1994年畢業於重慶醫科大學第二臨床醫學係並獲醫學學士學位,1998於重慶醫科大學獲病理生理學碩士學位(師從范維珂教授),2001年於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獲病理生理學博士學位(師從中科院院士姚開泰教授),其後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微生物係從事腫瘤病毒學博士後研究(合作導師Erle Robertson教授); 2006年8月受聘回國,任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研究組長,主要從事腫瘤皰疹病毒感染與致瘤機理研究;  2011年-2016年擔任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副所長、紀委書記;2017年1月起擔任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2008年入選上海市浦江人才計劃,2009年入選新世紀百千萬人才工程國家級人選,2011年獲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2014年獲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資助,2015年入選科技部中青年科技創新領軍人才,2016年入選國家萬人計劃領軍人才;主持承擔多項國家級及國際合作項目:2009年擔任國家科技重大專項項目首席科學家,2013年主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2015年作為中國PI獨立主持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R01國際項目,2016年擔任國家重點研發計劃蛋白質機器專項項目首席科學家;在國際重要學術期刊Journal of Virology,PNAS,PLoS Pathogens ,Cancer Research,Cell Host & Microbe等發表論文80餘篇;目前還擔任中國病理生理學會腫瘤專業委員會常委、中國微生物學會病毒專業委員會委員、國際學術期刊Journal of Virology編委、Journal of Medical Virology副主編、Virologica Sinica副主編等;曾獲得美國白血病和淋巴瘤學會特別研究員獎(Special Fellow Award)、藥明康德生命化學研究獎、明治乳業生命科學獎、上海市先進工作者等。

2 肖庚富,男,1966年出生,博士,研究員。先後於1989、1992、1999年獲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醫學學士、醫學碩士、武漢大學理學(病毒學)博士學位。曾任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院長助理。現任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副所長、病毒生物化學學科組組長。2003年獲得湖北省“青年傑出人才”基金,2006年入選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支持計劃。長期從事醫學分子病毒學研究,在病毒膜蛋白介導病毒進入宿主細胞的分子機制及多肽或抗體類抑製藥物(Entry inhibitor)、病毒膜蛋白-抗原進化及新概念疫苗設計等方面具有較為紮實的工作積累。目前主持國家重大科學研究計劃、973、863、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等多項課題。在Lancet(柳葉刀)、Autophagy、J Virol.、J Biol Chem.等重要SCI期刊發表論文40餘篇,編寫《基因工程》(科學出版社)等著作3部。

3 陳明周,男,1973年出生,博士,教授/博士生導師。先後於1996和2002年獲華中農業大學學士和博士學位。2002-2009年分別於法國里昂第一大學和美國克里夫蘭臨床醫院從事博士後研究。現任武漢大學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病毒學系副主任。2013年獲得湖北省“青年傑出人才”基金,2014年入選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支持計劃,2018年獲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資助。長期從事醫學分子病毒學研究,主要研究方向:RNA病毒複製、感染與致病機制研究及新型疫苗研製。現主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等多項課題。近5年來,以獨立通訊作者在《細胞》子刊Cell Host & Microbe(2篇)、Journal of Virology(5篇)等國際權威期刊發表論文12篇。現為美國病毒學會、美國微生物學會和中國微生物學會會員,湖北省生物工程學會常務理事,擔任期刊Frontiers in Cellular and Infection Microbiology的Associate Editor和《中國病毒學(英文版)》Editorial Board Member,並為Journal of Virology和Virology等期刊審稿人。

4 周溪,男,1979年出生,博士,研究員。先後於2001、2008年獲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理學學士、美國Univ. of Texas MD Anderson UTHealth生物醫學研究生院博士學位。曾任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病毒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副主任。現任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RNA病毒學學科組組長。獲得國家優秀青年科學基金(2015)、英國皇家學會“牛頓高級學者”(2017)、國家863計劃青年科學家(2014)、湖北省傑出青年基金(2016)、武漢大學“珞珈學者”特聘教授( 2014)、中國微生物學會與法國梅里埃研究院“Christopher Merieux優秀青年病毒學獎(一等獎)”(2013)等榮譽。主要從事病毒與宿主免疫相互作用機制、病毒核酸的複制及致病機制等研究。目前主持或參與國家973、863、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等多項課題。2011年回國工作以來,作為通訊作者在Immunity、Science Advances、PLOS Pathogens、Nucleic Acids Res.、J Virol.、J Biol Chem.等期刊發表論文20餘篇。

5 劉芳,女,1969年出生,博士、副教授。先後於1991年獲得武漢大學生物系學士學位1994年獲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應用微生物理學碩士學位2003年獲武漢大學醫學部博士學位。曾任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檢驗科副主任武漢大學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辦公室主任。現任武漢大學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兼任湖北省生物工程學會秘書長,武漢生物技術研究院生物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2009年獲評“武漢大學科技管理工作先進個人”,2012年獲評“湖北省科協系統先進工作者”。2016年獲評武漢大學“優秀科技管理工作者”和湖北省科協“科技創新源泉工程”創新創業人才。2017年獲評“第四屆湖北省科普先進工作者”。主持和參加多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國家重大科技專項、“863”等國家級科研項目。獲得湖北省科技進步獎二等獎2項、湖北省自然科學獎三等獎1項。在各類期刊雜誌發表論文20餘篇,主編和參編教材、參考書十餘部。

那麼根據這些資料我們先理清這些人物關係,挖掘的關鍵點我們已經在上面5份材料中標明。摘錄如下:

主任:藍柯

  • 1998於重慶醫科大學獲病理生理學碩士學位(師從范維珂教授)
  • 2001年於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獲病理生理學博士學位(師從中科院院士姚開泰教授)
  • 其後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微生物係從事腫瘤病毒學博士後研究(合作導師Erle Robertson教授)
  • 2006年8月受聘回國,任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研究組長
  • 2011年-2016年擔任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副所長、紀委書記
  • 2017年1月起擔任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

副主任肖庚富

  • 1989  獲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醫學學士
  • 1992  獲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醫學學士碩士
  • 1999 武漢大學理學(病毒學)博士學位
  • 曾任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院長助理。現任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副所長、病毒生物化學學科組組長

副主任陳明周

  • 1996和2002年獲華中農業大學學士和博士學位
  • 2002-2009年分別於法國里昂第一大學和美國克里夫蘭臨床醫院從事博士後研究
  • 2013年獲得湖北省“青年傑出人才”基金
  • 長期從事醫學分子病毒學研究,主要研究方向:RNA病毒複製、感染與致病機制研究及新型疫苗研製

副主任:周溪

  • 先後於2001、2008年獲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理學學士
  • 美國Univ. of Texas MD Anderson UTHealth生物醫學研究生院博士學位
  • 曾任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病毒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副主任
  • 現任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RNA病毒學學科組組長

副主任:劉芳

  • 先後於1991年獲得武漢大學生物系學士學位
  • 1994年獲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應用微生物理學碩士學位
  • 2003年獲武漢大學醫學部博士學位
  • 曾任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檢驗科副主任武漢大學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辦公室主任

從簡單的摘錄中可以看到,四個副主任肖庚富、陳明周、周溪、劉芳均為“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自身單位人員,我們可以理解為一種內部的提拔,實際的事實也正是如此!只有一個藍柯,從外單位調入。在上面的資料中有一些數據是缺失的,那麼我們通過挖掘把這些數據補充,並逐個加以說明。

主任藍柯

  • 1998於重慶醫科大學獲病理生理學碩士學位  師從范維珂教授
  • 2001年於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獲病理生理學博士學位  師從中科院院士姚開泰教授
  • 其後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微生物係從事腫瘤病毒學博士後研究(合作導師Erle Robertson教授)
  • 2006年8月受聘回國,任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研究組長
  • 2011年-2016年擔任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副所長、紀委書記

副主任肖庚富

  • 1989  獲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醫學學士
  • 1992  獲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醫學學士碩士
  • 1999武漢大學理學(病毒學)博士學位  師從田波院士
  • 曾任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院長助理。現任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副所長、病毒生物化學學科組組長

結論:藍柯和肖庚富都是組織上的人,他們都師從兩位院士姚開泰和田波,並且是組織選定的。他們的紀委書記的任職恰好說明了這一點,同時他們都是所在單位的黨委常委的組成成員。關於藍柯任職的上海巴斯德的故事DT在第一季的挖掘中簡單的提過,在本文中先不揭示,在後面的文章裡會加以說明,可以肯定的是,藍柯2001年- 2006年這段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微生物係從事腫瘤病毒學博士後研究的經歷不是個人行為,而是組織上的決定。

我們記住:肖庚富師從田波院士藍柯,師從姚開泰院士

副主任陳明周

  • 2002-2009年分別於法國里昂第一大學和美國克里夫蘭臨床醫院從事博士後研究
  • 2009年起任職武漢大學生命科學院,進入“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工作

那麼這個先後於1996和2002年獲華中農業大學學士和博士學位青年才俊在2002年的博士學位又是什麼?為什麼轉行臨床醫學,而且進入病毒研究工作?我們補充齊全這個資料:

  • 1992-1996:華中農業大學,土壤與植物營養專業,學士
  • 1996-2002:華中農業大學,微生物學專業,博士
  • 2002-2005:法國里昂第一大學感染與免疫學系,博士後
  • 2005-2009:美國克利夫蘭臨床醫院,分子遺傳學系,博士後
  • 2009-至今: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教授

這又是一個組織上培養的人,也就是組織的人!

2002年,陳明周博士論文“中國大豆根瘤菌遺傳多樣性和系統發育研究”導師:周俊初。周俊初,這位華中農業大學,教授。擔任湖北省生物工程學會副理事長職務,並且與同為理事長的齊鵬義享受國家津貼待遇,在2002年是有權利向組織上推薦自己的學生的。那麼選定最終決定選擇陳明周的人應該是陳華癸院士這種和田波一樣重量級的人物,可以判定,

陳明周博士畢業後改行從事生物醫學研究這種跨界意味著組織上的安排,將來他注定要到這個實驗室工作,注定將來要擔任這個副主任。我們猜測的選定人者——陳華癸院士,中國微生物界領域研究的泰斗級人物。

華中農業大學(Huazhong Agricultural University),簡稱“華農”,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直屬的一所以生命科學為特色,農、理、工、文、法、經、管協調發展的全國重點大學,位於湖北省武漢市南湖獅子山腳,這又是那麼巧合。

結論:陳明周組織培養並信任的青年才俊,做出傑出貢獻。

副主任:周溪

  • 於2001獲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理學學士
  • 2008年獲美國Univ. of Texas MD Anderson UTHealth生物醫學研究生院博士學位
  • 曾任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病毒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副主任

周溪的簡歷在武漢病毒所的網站上也可以找到,2017起任職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博導,現任分子病毒學研究中心副主任、RNA病毒學學科組組長。

周溪1997年以優異成績考取武漢大學生命科學院(簡稱武大生科院)微生物學專業,在他就讀大學期間,武大生科院的齊鵬義教授早已在1990年10月成立的“湖北省生物工程學會”擔任理事長一職,注意,周溪去美國碩博連讀的時間與這個學會另一個理事長的學生陳明周赴法的時間接近。2001年,周溪赴美,2002年陳明周赴法。又是一個驚人的巧合。更為巧合的是,周溪的赴美項目和陳明周赴法都是得到了“國家留學基金委國家建設高水平大學公派研究生項目”的全額資助。關於這個項目的詳細挖掘在這裡先不展開,從周溪的一篇回憶文章裡我們知道,他在美期間得到了武大休斯敦校友會的幫助和關照,從下飛機的接機到日常的生活。休斯敦最大的中國校友團體正是武大休斯敦校友會,而校友會里至少一半的成員是來自於武漢大學生科院。

至此,周溪也應該是組織資助培養的青年才俊,學成後回國為組織工作效力。

副主任:劉芳

  • 先後於1991年獲得武漢大學生物系學士學位
  • 1994年獲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應用微生物理學碩士學位
  • 2003年獲武漢大學醫學部博士學位
  • 曾任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檢驗科副主任,武漢大學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辦公室主任

這個劉芳在具體挖掘她的經歷之前,我們先看看她的工作是做什麼的,最重要的是1994年獲得武漢病毒研究所應用微生物物理學碩士後又獲得醫學部的博士,在她的任職經歷中曾經是一位醫生,也就是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檢驗科副主任。我們從她的發表論文裡來分析她可能從事的工作:

注意,在2001年的一篇論文裡有一個陳薇。這個陳薇是不是後來的那個少將陳薇呢?

至於這位劉芳是做什麼的,我們還是請專家解讀:

專家解讀:劉芳的工作

在2019年的一篇報導中,清楚的透露了這個副主任另外一個身份:

2019年10月18日下午,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研究生黨總支組織了一次特別的主題黨日活動。學院黨委書記姜星莉、副書記宋俊傑、副書記秦正保、研究生輔導員艾天軍、余麗和劉賀連幾位老師帶領學院研究生黨支部的60名黨員代表們一道參觀“壯麗七十年奮進武大人——武漢大學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 万林藝術博物館圖片展,聆聽了70年武大與祖國的故事。學院黨委委員趙潔、唐兵、張蕾、劉芳、楊雪及部分教師代表一同參觀了展覽。劉芳,武漢生科院黨委委員,又是組織的人。

至此,“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的現任主任一人,副主任四人,全部是組織的人,其中兩人的工作簡歷表明曾任紀委書記,包括劉芳,三位任黨委常委。所以說人員大規模更換後“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真正的掌控者是組織。

我們再把這五位管理者的前任們請出來,粑粑他們的簡歷。

吳建國

  • 1978.09-1982.07 武漢大學,微生物學專業,本科生,學士學位
  • 1982.09-1985.07 武漢大學,病毒學專業,研究生,碩士學位
  • 1984.09-1985.08 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田波院士實驗室,代培研究生
  • 1985.09-1986.10 武漢大學病毒學系,講師
  • 1986.10-1989.08 美國佐治亞大學,Miller院士實驗室,訪問學者
  • 1992.07-1993.04 美國愛達華大學,副研究員
  • 1989.09-1992.07 美國愛達荷大學,生物化學專業,研究生,博士學位
  • 1993.04-1996.08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分子生物學專業,博士後
  • 1996.08-1999.10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研究員
  • 1999.10-2002.02 美國多瑞瑪斯研究所,資深研究員
  • 1999.12-至今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
  • 2003.10-2006.03 病毒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主任
  • 2004.06-2006.04 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生物技術系,主任
  • 2006.04-2016.12 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
  • 2010.10-至今武漢生物技術研究院,副院長
  • 2011.11-至今病毒病防治藥物技術國家地方聯合工程研究中心,主任

注意幾點:A 早在1984年-1985年他已經是田波院士實驗室的代培研究生,注意時間點和代培這個字。

B 田波老師的工作地點為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這與郭德銀回憶文章中基本一致,這個研究所也是高福的工作單位,那麼郭德銀也是這個研究所實驗室的代培研究生,與吳是同學。

C 吳回國的真正時間是在2002年,也就是SARS之前。資料顯示1999年已經任職武漢大學生命科學院,也就是說,1999-2002他是特聘的外國專家,2002年年初回國至武漢大學,2003年SARS之後成為實驗室的主任。

結論:實驗室的主任早已選定好,並且為他的出現做好了準備,這個主任一定是組織上的人。

郭德銀(資料源於百度百科)

  • 1985-1988 中國農業科學院研究生院、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碩士研究生
  • 1990-1991 同濟大學留德預備部德語學習
  • 1991-1995 德國布倫瑞克理工大學生物系博士生,聯邦生物化學與植物病毒研究生研究助理
  • 1996-2002 芬蘭赫爾辛基大學生物技術研究所博士後,生物科學系docent(2001)
  • 2002-迄今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現代病毒學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副院長(2004-2011),
  • 2011-迄今武漢大學基礎醫學院教授、院長,醫學研究院PI、副院長
  • 2016-2020 中山大學醫學院院長

注意幾點:A 郭德銀1985-1988年為中國農業科學研究所研究生院、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碩士研究生一方面與吳建國的經歷印證他是田波的學生,與吳建國為同學,另一個也揭示了代培委託單位中國農業科學研究所,而這個單位在2015年底將建成北方的P4實驗室。那麼這種跨單位(中科院、農科院)的人才委託培養雖然很常見,但是至少表明,對於病毒研究、生命醫學研究的謀劃早在1985以前就開始了,只不過還不是特別明晰,或許那時真的是為了科研目的。

B 郭德銀的回國時間在2002年,與他的回憶表述一致,同他的同學一樣,區別在於他是從歐洲回來,他的同學從美國回來。

C 注意郭德銀2011年開始任武漢大學基礎醫學院領導,正好在這個時間點上面介紹的現任副主任劉芳(當時是實驗室的辦公室主任)此時任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檢驗科副主任,他們在做什麼可想而知了。而武漢大學基礎醫學院和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的關係不再用DT挖掘了,熟悉大學醫院管理體制的人都應該明白,就像北京大學醫學院和北京大學附屬人民醫院的關係一樣。

D 根據百度的資料理解,即使2016年郭德銀調任中山大學之後,仍然是武漢大學基礎醫學院教授、院長,醫學研究院PI、副院長,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現代病毒學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注意舒紅兵、吳建國、劉芳2016年以後仍然留在武漢大學。

結論:郭德銀不僅是組織上的人,而且離開武漢大學後還在承擔實驗室的工作。

胡志紅(資料源於百度百科)

  • 1986年獲武漢大學病毒學專業學士學位;
  • 1989年獲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理學碩士學位;
  • 1998年獲荷蘭Wageningen Agriculture University(現Wageningen University)病毒學專業博士學位。
  • 2000/08-2008/09: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
  • 中國科學院“百人計劃”入選者,國家傑出青年基金獲得者。現任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病毒功能基因組學及病毒基因工程學科組組長。兼任中國微生物學會理事、中國微生物學會病毒學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科學通報》特約編輯、《中國病毒學》、《病毒學報》等編委。

關於胡志紅的解讀和陳新文的解讀放到一起,只有這樣才能看出問題。

陳新文(資料源於百度百科)

  • 1982-1986,華中師範大學,生物系,學士
  • 1986-1988,河南工業大學,碩士
  • 1992.09-1997.06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 1997.09-2000.06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副研究員
  • 1997-2001,荷蘭Wageningen大學,病毒系,博士
  • 1998.09-2000.06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無脊椎動物病毒學聯合開放實驗室副主任
  • 2000.09-今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
  • 2002,美國加洲大學Berkeley分校,聯合博士
  • 2002.09-今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博士生導師
  • 2003.09-2004.06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助理
  • 2004.03-2008.09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副所長
  • 2008.09-2018.10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
  • 2018.11-至今中國科學院廣州生物醫藥與健康研究院院長

我們把胡志紅和陳新文的簡歷放在一起解讀就會發現百度百科這種凌亂的排列所要掩蓋的線索,這也是很多網絡上資料或者新聞的現狀,是在講一些實際的情況,但是要給你打亂,讓你看不出其中的聯繫。上述的資料雖然來源於百度,但是我們把順序理清了。

A 胡志紅和陳新文是一所大學的校友,並且出自一個系。荷蘭Wageningen大學,病毒系。胡志紅1998年獲荷蘭Wageningen Agriculture University(現Wageningen University)病毒學專業博士學位。陳新文1997-2001,荷蘭Wageningen大學,病毒系,博士,如果胡志紅的博士學位是四年的話,在1997年-1998年,這兩位不僅是單位的同事而且是校友,關於兩人的關係DT不想八卦。

B 胡志紅1986年在武大病毒學專業學士學位後進入武漢病毒研究所工作並攻讀碩士研究生,1989年獲得病毒所病毒學理學碩士基於她的這種經歷可以說是田波的弟子。至於她是不是郭德銀文章說的田波老師提供了三個研究生協助舒紅兵的工作,雖然沒有查到證據,從肖庚富的經歷上判定,應該指的是她。陳新文1992年碩士畢業入職武漢病毒所,1997年升職副研究員,與胡志紅一樣都是帶職去荷蘭攻讀博士,畢業後回研究所工作。注意,這種定向培訓培養一定是組織上的安排,個人和武漢病毒是沒有權利決定的。而選擇這兩個人的一定和田波這樣層次的人有關係。當然,陳新文、胡志紅也一定是組織上的人,他們和郭德銀、吳建國、舒紅兵一樣是第二層次的人。

C 這兩個人的經歷不僅決定了“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副主任人選,而且也牽扯到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所長和將來P4實驗室主要管理者的佈局,請注意胡志紅、陳新文的病毒所所長的經歷:胡志紅1998年學成回國,2000年任病毒所所長,2003年接到陳竺的指示開始P4實驗室的項目申報、同時調任袁志明回國籌建P4實驗室,2008年卸任病毒所所長給陳新文。陳新文2001年從荷蘭回國,注意,2002年陳新文是美國加洲大學Berkeley分校的聯合博士,而2002年在美國的還有一個人就是後來負責籌建P4實驗室的袁志明,所以這兩個人在美國的出現一定不是偶然的,袁志明的調回武漢病毒所後陪同陳竺赴歐洲考察並隨後任副所長的職務也不是武漢病毒所的黨委決定,是在執行上級領導的命令,而這個命令的發布者從表述資料上來看被隱含了,但是絕對不是陳竺,陳竺的任務只是作為第一層人物指示而以,雖然他是知道一些核心機密的,但是他發布命令不符合組織程序,並且在法國他不能進入機要室和袁志明一起起草文件並發送這個細節也證明了這一點。那麼發布命令的是誰?袁志明在機要室裡起草的萬言報告又發送給了誰?

D 所以武漢病毒所的所長先是胡志紅,任期2000-2008年,陳新文,2002.09歸國,任職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博士生導師;2003.09-2004.06任職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助理; 2004.03- 2008.09任職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副所長;2008.09-2018.10 任職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2018年10月,這個職務轉給王延軼,也就是舒紅兵的妻子,田波院士的另一個弟子,一切合情合理。從這個線路來看,胡志紅的任職,陳新文的任職和陳新文、袁志明的赴美以及胡志紅、陳新文的赴歐學習一切的目的都是為了P4實驗室。這又是組織的安排。那麼2018年10月王延軼的任職呢?是為了什麼,不要忘了,我們在前面文章中已經揭示,注意2018年這個時間點,2018年,中共已經通過一篇弘揚P4實驗室的建設成果和精神的文章對美國宣戰,所以在這個時間點上理解陳新文的卸任和王延軼的任職就具有更加深刻的意義了,但是這絕對不是主流媒體所炒作的一種裙帶關係的腐敗,而是戰爭已經開始的一個明顯的信號。關於這一點我們將在終結篇裡揭示。

好了,至此,我們可以結論,“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中的全部9名主要管理者都是組織上的人,並且似乎在執行一個絕密的任務,而這個任務的核心就是P4實驗室,或者說是為P4實驗室的建成做準備。

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管理團隊還是學術委員會的任期都是五年,並且在第一屆和第二屆任期中主要管理者沒有調整,學術委員會的調整意義我們在前面已經指出。這種與國家領導人任期調整時間(換屆)一致的安排是值得深思的,也是其他實驗室少有的。其目的很明顯,就是要保證這個團隊和研究工作的穩定!因為這個任務是CCP的核心機密,是他們的核心人物。也正是上述這些反常及人員的裙帶關係,使我們真正窺見了第一層次上面的人,使我們窺見了真正的發布命令的人是誰,使我們窺見了這個核心機密。

為了以後挖掘的方便,我們將這9個人的相關信息製作成以下三張圖表:

這張簡單表格是十分重要的,因為它揭示了P3實驗人員的匯集來源和最終轉移的方向,也揭示了以武漢大學生科院下屬主管的片實驗室研究的真正目的以及武漢大學生科院、武漢大學基礎醫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這種依託單位佈局的真實目的,絕對不是為了科學研究,而是組織操控下的一個絕密任務,而這9個人就是這個絕密任務的執行者,而且我們也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豬瘟冠狀病毒和新冠冠狀病毒這兩個人造病毒就產生在這裡。我們再演變一下這張表格,以時間線為順序演示出現在各個單位的人物。

需要說明的是,這些人如果出現在武大生科院實際上就等於在為“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P3實驗室工作,在上面的挖掘資料中已經顯示這一點。第二點,主任和副主任的安排似乎更多的是一種領導關係的確定,但是這個安排不是武漢大學或者生科院絕定的,從學術委員會的名單中可以顯示這一點。所以武漢大學生科院的教授、領導職務具有了另外一層含義,就是培養人才,關於這一點我們將在下一篇中詳細揭示。第三點,這種人員的單位流動已經顯示了P4實驗室的核心地位,也就是依託單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核心地位,進而說明了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的重要性,所以胡志紅、陳新文、王延軼的任職十分重要,任職的時間點也非常重要,那麼,陳新文和郭德銀的任職從表面上看是一種升遷獎勵,但是DT相信還有另外一層含義,那麼為什麼從上海巴斯德調來一個主任,而兩個副主任都調任廣州,這背後的謀劃是什麼,這是值得深思的。我只知道的是,廣州離香港很近,好了,先讓子彈飛一會兒。

那麼從上面這張表還有人員流動的線路可以看出:最早出現的相關人員是在1982年,也就是胡志紅在武漢病毒所讀學士學位的時候,在2003年SARS之前,郭德銀、吳建國、肖庚富、陳新文、劉芳、周溪相繼出現。其中胡志紅、陳新文、劉芳三人直接來自武漢病毒所,而郭德銀、吳建國是田波的學生,周溪是武大生科院的弟子,而武大生科院和武漢病毒所及田波老師的關係是不用再次表述的(在後面的文章裡會詳細說明),也就是說,從這幾個關鍵人物的出現時間和裙帶關係上看一定是一種刻意的安排,不然不會這麼精準和巧合,這種刻意安排的關鍵點核心就是P3實驗室,從前面的幾篇文章裡我們可以結論了,P3實驗室的建立和相關科研工作的開展一切都是為了武漢病毒研究所的P4實驗室,也就是說,P4實驗室的準備工作,一方面是武漢病毒所副所長袁志明所領導的建設工作,而真正的大部隊和核心卻是在這裡,P3實驗室,在做著一個長達10年的準備工作。所以我們在這裡就找到了三條主線:第一條是郭德銀和劉芳的經歷的重合,DT猜測是病毒人體實驗相關或者人體病毒採樣相關,第二條就是武漢生科院幫包括郭德銀、吳建國和周溪DT猜測這是研究的主力;第三條就是胡志紅、劉新文、肖庚富的武漢病毒所幫,這應該是戰略支援部隊。其中肖庚富2009年從生科院調任武漢病毒所、2010年劉芳升任副主任及學術委員會的密集調整是值得關注的,所以另一個關鍵的時間點也應該浮出水面,加上我們前面所提到的3個時間點,一共4個時間點全部明晰了:2003年SARS、2009-2010、2016豬瘟實驗、2018年。根據這四個關鍵時間點以及人員的變化、P4實驗室與SARS無關的事實,如果武漢新冠病毒是中共研製的生化武器,那麼它一定會產生在這裡,而最終在實驗室裡製作合成它的人一定是武漢生科院幫這個團隊,基於此,文貴先生爆料說病毒的製造關鍵人物是郭德銀這就不奇怪了,而這與他所說的病毒來源於P4實驗室並不衝突,因為實驗室本身只是一個硬體的殼,讓它真正活起來的是人,而掌控它的人決定它的使用目的。所以系列的冠狀病毒武器誕生在這

那麼,郭德銀在文章中意味深長的所說的田波老師提供給饒紅兵協助的三個研究生就值得關注了,一個是王延軼、一個是肖庚富,另一個就不是胡志紅了,是誰,值得深思。

從這張表格中可以看到吳建國、肖庚富、劉芳、周溪都有武漢大學的學習經歷,就是說這4個人是武大校友。華中科技大學、華中師範大學、華中農業大學全部位於武漢,也就是說陳新文、陳明周、肖庚富大學學習也是在武漢完成的。胡志紅、劉芳兩位女士又有同樣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學生經歷。這種學術上的裙帶關係一目了然,同時也說明了P3實驗室的重要性,必須通過這種裙帶關係保持其穩定性和研究工作的安全性,這也是組織上對保密工作的一貫要求。

在這張表格中,我們不再把藍柯列入。其中吳建國、陳新文、胡志紅、陳明周、周溪5人有在美國的學習經歷,陳新文、郭德銀、胡志紅、陳明周4人有在歐洲的學習經歷,肖庚富、劉芳據資料顯示沒有國外學習經歷。周溪在美國的學習時間最長,從2001年-2011年回國,跨度10年。而陳新文、胡志紅、陳明周三人同時具有赴歐和赴美的經歷,郭德銀有兩次赴歐學習的經歷。如果這種經歷只是個人職業發展的選擇而和組織的安排沒有關係,那就奇了怪了。

那麼在這三張表格的基礎上,我們出示最後一張表,並請專家為我們解讀:

其中,周溪在博士加上博士後期間,不但博士後期間沒有換導師(博士後換導師是學術界的慣例),總共只在Biochemical Journal這個影響因子不到5的雜誌上發表了三篇文章

但是卻可以在2011年,回武漢大學做副教授,博導。這只能説明他的回國是組織安排好的。

事實真相早已經擺在那裡,你沒有發現而已。

第二部分饒子和

好了,該說說這個饒子和了。DT只所以把饒子和和趙永芳之死建立一種聯繫並不是製造陰謀論,製造熱點,而是通過牆內媒體這篇詭異的報導的目的來挖掘背後的真相,我相信牆內的信息發布者一定確定並相信DT能夠挖掘出這種真相,就和郭德銀相信病毒界的同仁們會讀懂他的那篇回憶錄,共產黨的宣傳主管部門相信美國的情報部門會讀懂那篇宣戰文章一樣。所以,趙永芳之死不重要,重要的是通過趙永芳之死引起關注,關注到饒子和和中科院生物物理所。

饒子和,(1950年9月-),江蘇南京人,中華人民共和國分子生物物理和結構生物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天津市政協副主席,曾任南開大學校長等職。

  • 1977年畢業於中國科學技術大學,1982年獲中科院研究生院碩士學位,師從結構生物學家梁棟才先生。後赴澳洲攻讀博士學位,1989年獲得墨爾本大學博士學位。後赴英國牛津大學David Stuart實驗室從事博士後研究,期間曾在《自然》《細胞》論文。留英期間,饒還擔任過全英中國學聯主席。
  • 1997年從牛津大學回到清華大學,創建清華大學結構生物學實驗室(現在的清華-南開-生物物理所聯合實驗室),任實驗室主任,教授至今。在清華任教的十餘年間,饒子和兼任過本科生的班主任、指導老師,曾榮獲清華大學“良師益友”獎。2003年,兼任中科院生物物理所所長。
  • 2006年,饒子和出任南開大學校長。在任期間,饒子和引進了多名海外歸國人才,更換了14個專業學院的院長,促成南開大學與解放軍總醫院合作辦學,並曾與靜海縣人民政府簽訂合作協議謀劃建設南開大學靜海新校區,但最終,新校區選址津南區[1]。2011年1月,饒子和離任南開大學校長,被增補為天津市政協副主席。

饒子和回到中國後,曾多次以通訊作者身份在《細胞》《自然》發表學術論文。因在線粒體膜蛋白複合物Ⅱ的三維精細結構的突破性的研究成果,榮獲陳嘉庚科學獎;又因在SARS基礎研究中的卓越貢獻而獲得第三世界科學院最高獎——“的里雅斯特科學獎(Trieste Science Prize)”。2018年1月,當選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

這份來自維基百科的資料敘述的簡潔明了,把饒子和身上的面紗徹底接去。我們關注以下幾點:A饒子和1997年畢業於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後入讀中科院研究生院,師從結構生物學家梁棟才,也就是說,他在1977年已經出現在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導師所在單位);B 1982年赴澳攻讀博士學位;C 1989年獲得墨爾本大學博士學位後赴英國牛津大學從事博士後研究。注意這段話:他擔任過全英中國學生聯合會主席。D 1997年回國到清華大學,創建清華大學結構生物學實驗室E 2003年兼任中科院生物物理所所長。我們從這四點展開挖掘。

饒子和的碩士生導師梁棟才

在2010年的這篇發表於“中國科學院分子細胞科學卓越創新中心”網站上的一篇報導基本證明了趙良材院士,也就是饒子和的碩士生導師在學術界的地位。

在中科院院士文庫的查詢中我們得知,趙良材院士的導師資料:1960年3月,梁棟材(中)在莫斯科獲得蘇聯科學院副博士學位後與導師季達依哥羅茨基教授(左)及斯特魯赤柯夫教授合影。

趙良材,分子生物物理學家。1932年5月29日出生,廣東廣州人。1955年畢業於中山大學化學系。1960年在蘇聯科學院元素有機化合物研究所研究生畢業,獲副博士學位。1985年當選為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員。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學部委員)。

60年代初測定了一批有機物晶體結構並與協作單位一起建立了我國第一個用於晶體結構分析的計算程序庫。60年代末作為負責人之一參加了豬胰島素晶體結構的測定。1980年以來,主持胰島素三維結構與功能研究組,該組的1.2埃胰島素結構修正及1.5埃B鍵羧端去五肽胰島素結構測定等研究成果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先後測定了胰島素及衍生物的三維結構共17個。90年代初組織藻類捕光蛋白三維結構與功能研究,已取得了一些成果。

1982年7月,梁棟材(左)在英國與導師、諾貝爾獎獲得者DLHodgkin合影,注意,這個英國導師。

我們在饒子和的一段採訪對話中找到了饒子和和導師梁棟材的詳細師生關係記錄:

梁棟才先生是中科院物理所從蘇聯科學院畢業回來的博士。文革前,他作為國家要培養的生物大分子人才送到牛津大學諾貝爾獲得者Dr. Hodgkin的實驗室。梁先生回來之後組織了一批年輕人,搞起胰島素結構實驗室,梁先生已是年輕的權威。胰島素研究組一批非常活躍的人是科大校友,也有其他學校的。文革到了68年,因為梁先生是雙料的:從蘇聯回來是蘇修;從英國回來是帝國主義,傳說就把梁先生下放到海南島那頭刷油漆去了。因為權威打倒了,胰島素組很多工作是由年輕人做的,都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科大學生是主體,當然也有北大, 南開的學生。

我的學術經歷從在生物物理所做本科實習開始。梁先生從廣東回來,領導研究組,我就做了他的研究生。在生物物理所工作學習的前後八年時間,很多老師給我留下來很深的印象。這八年我還是做了出色的工作,發表了十多篇文章,當時在生物物理所比較排前。那段研究經歷,跟著梁先生和生物物理所其他老師,是我非常珍惜的經歷,因為那時(條件艱苦)計算機還有紙帶打孔,自己編程序,夜裡去上機。那時皇家協會從牛津派David Stuart來跟梁先生做博士後,我們在一個實驗室工作,一道上機,一起熬夜,他就住友誼賓館,騎車來回。

互相影響還是很深的。他後來就回牛津大學。

根據這兩段表述,饒子和是在1977年生物物理所做本科畢業前實習時結識梁棟材的,從而成為梁棟材的碩士研究生。時間上前後8年,期間與牛津大學的David Stuart一起做梁棟材的博士後,兩人建立了深厚友誼,1985年前後饒子和赴澳攻讀博士,1989年獲得墨爾本大學博士學位。後赴英國牛津大學David Stuart實驗室從事博士後研究,1997年回到清華大學直至2003年兼任中科院生物物理所所長。在這篇文章中可以看到饒子和的人生軌跡和學術經歷受到趙良材的影響之大,明白這一點也就明白為什麼饒子和能夠在2003年就能夠增選為中科院院士了,你不僅是組織上的人,而且你還要有很強的裙帶關係。

下面這篇文章詳細的說明了饒子和對於中國中國蛋白質晶體研究領域的重要性,當然也詳細的展示了這背後的裙帶關係,沒有這種關係,我相信饒子和該是另外一個饒子和了。

細胞“動力工廠”的中國動力

線粒體是為細胞提供能量的“動力工廠”,一項有關線粒體中呼吸鏈膜蛋白複合物的認識日前被中國科學家“糾正”。由清華大學生命科學與醫學研究院和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學者組成的聯合研究小組,在世界上率先解開了線粒體上一個和呼吸氧化作用密切相關的膜蛋白質複合體的三維精細結構,這個鮮花般盛開的蛋白質結構,證實了該膜蛋白質複合體是一個“穿膜蛋白複合物”,而不是傳統教科書中描述的“外周膜蛋白質”。7月2日上午,饒子和院士向本報記者講述了以上重大科學發現背後的故事。

一個10年的時間坐標

《細胞》(Cell)是國際生命科學領域最重要的學術刊物之一,7月1日出版的《細胞》同時刊登了4篇以華人科學家為通訊作者的研究論文,這4位通訊作者和他們的單位分別是:

楊威——美國國家糖尿病、消化道和肝臟疾病研究院分子生物學實驗室;

饒子和——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和清華大學結構生物學聯合研究小組;

顧偉——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內外科學院癌症遺傳學研究所;

王曉東——美國霍華德·休斯醫學研究所和得克薩斯大學西南醫學中心。

這是線粒體呼吸鏈研究領域中一個里程碑式的發現,也是《細胞》25年來首次完整地刊登中國科學家在本土完成的原創性研究成果。饒子和院士是該項目的負責人,他將這一成功喻為我國基礎研究一隻“報春鳥”。

華人科學家在世界生命科學領域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7月1日在《細胞》上發表的論文,剛好距饒子和1995年以第一作者在《細胞》上發表第一篇論文整整10年,所不同的是,前一項工作是饒子和在英國牛津大學完成的,而後一項工作是他在中國自己的實驗室裡完成的。

饒子和為這項工作感到驕傲。他說,膜蛋白質的結構解析一直被認為是高難度的工作,線粒體膜蛋白質複合物II是世界上獲得的為數不多的膜蛋白質結構中的一員,他們的工作是原汁原味的“中國製造”,這也是我國繼去年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所獲得的捕光蛋白複合物II之後的第二個膜蛋白質,標誌著我國的結構生物學研究進入了世界先進之列。

一個與​​呼吸密切相關的膜蛋白質

有氧呼吸是動物和植物進行呼吸作用的主要形式,它是指細胞在氧的參與下,通過酶的催化作用將醣類等有機物徹底氧化分解,產生出二氧化碳和水,同時釋放出大量能量的過程。線粒體則是為細胞提供能量的“動力工廠”,其中,氧化過程由線粒體內膜上的4個呼吸鏈膜蛋白複合物(簡稱複合物Ⅰ、Ⅱ、Ⅲ、和IV)來完成。結構決定功能,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關於這4個膜蛋白複合物的結構解析成為生物學界的熱點和焦點,眾多的研究小組都在努力,但迄今為止,美國、日本的科學家分別解析了線粒體膜蛋白複合物Ⅲ和復合物Ⅳ的晶體結構,而復合物Ⅰ、Ⅱ的精細結構卻是個謎。

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研究員徐建興長期從事線粒體功能研究,2002年初他希望與饒子和進行與呼吸相關的膜蛋白複合物Ⅱ的晶體結構合作研究。饒子和覺得這一項目很有意思,值得一試,便將這一課題安排給他的博士研究生孫飛等人來做。他們嘗試利用豬心做原材料提取膜蛋白複合物Ⅱ,開展結晶的探索。可是兩年過去了,還沒有得到進展。饒子和鼓勵學生說:做研究往往就是將今天不可能的事情變成明天可能的事情,要堅持不懈。

2003年初,饒子和被中國科學院任命為生物物理所所長,客觀上大大地促進了清華大學結構生物學實驗室和生物物理所生物大分子國家重點實驗室研究力量的結合。團結就是力量。他們做了大量實驗,不斷地試不同的方法。在歷經晶體的培養、晶體質量優化、高分辨率數據收集、相位解析、電子密度圖解釋及結構修正等數“關”之後,終於完成了這一由四種不同蛋白質組成的膜蛋白複合體的精細結構測定,這個如鮮花般盛開的q形結構,是世界上首次成功解析出的由四種不同蛋白質組成的線粒體複合物Ⅱ膜蛋白的精細三維結構,線粒體複合物Ⅱ因此成為世界上為數不多獲得結構的膜蛋白“家族”中的一員。

研究人員還發現該複合物尾部分佈了5個帶電氨基酸和兩個極性氨基酸,由此確定該複合物是一個跨膜蛋白質複合物,而不是教科書中描述的“外周膜蛋白”。

人類的許多疾病如嗜鉻細胞瘤、副神經節瘤和李氏症等多表現為氧自由基引起的神經性紊亂,而氧自由基的產生與電子在線粒體複合物Ⅱ中傳遞的洩漏有關。專家認為,線粒體複合物Ⅱ結構的解析為研究與該複合物相關的人類線粒體疾病提供了一個真實可靠的模型。

饒子和說,這一發現是在我國蛋白質結晶體學40餘年研究積累的基礎上完成的,也是國家近年來對基礎研究穩定支持的結果。

“胰島素晶體最好的電子密度圖在北京,不在牛津”

英國女化學家多蘿西·霍奇金(Dorothy Hodgkin)在20世紀30年代初通過X射線發現胃蛋白酶擁有完美的晶體,這個里程碑式的發現開啟了生物結晶學研究的時代。霍奇金1949年測定出了青黴素的結構,1957年又測定出了維生素B12的結構,並因此獲得1964年諾貝爾化學獎。霍奇金熱情地支持、幫助中國的科學研究,我國從事胰島素研究的幾位重要科學家如廖鴻英、唐有祺和梁棟材等曾先後在牛津大學她的實驗室工作,受到過她的悉心指導。

20世紀早期,我國祇有在國外做過X射線研究的胡复剛、葉企孫和吳有訓等少數幾位物理家認識到X射線晶體學的重要性。1965年,我國科學家首次成功合成結晶牛胰島素,中國科學院和教育部決定以此為契機,在我國開展蛋白質晶體學研究,中科院生物物理所梁棟材、林政炯、王家槐,中科院物理所的李鵬飛、範海福、戴金壁,以及北京大學的唐有祺、顧孝誠等參加了合作,於1971年和1972年分別得到分辨率為2.5埃和1.8埃的晶體測定。霍奇金首先在國際上公佈中國科學家解析出牛胰島素結構,1972年她在日本東京舉行的國際晶體學大會上宣布:“中國蛋白質晶體學研究水平和世界發達國家一樣高!胰島素晶體最好的電子密度圖在北京,不在牛津。”1975年,她在英國《自然》雜誌上發表了一篇題為《中國的胰島素研究》的文章,文中寫道:“北京小組這張分辨率為1.8埃的圖是迄今為止最精確的……今後可能長時間一直如此。”在她的積極推動下,中國國家晶體學會在1978年加入國際晶體學會。

繼胰島素晶體結構成功解析之後,中國科學院著手對天花粉蛋白質晶體結構進行研究。天花粉是我國一種寶貴的醫藥財富。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福建物質結構研究所和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等合作,在1978年5月完成低分辨率和2.6埃分辨率的天花粉晶體結構測定,建立了國際上第一個核醣體失活蛋白分子模型。之後,我國的蛋白質晶體學發展進入一個略為平穩的時期。

一脈相承在積累中突破

1976年,作為中國科技大學生物物理專業的學生,饒子和到生物物理所當時最活躍的北京胰島素結構研究組做論文,這對他來說是一個黃金機會。1979年,他成為梁棟材的開門弟子。在研究生期間,他結識了當時英國皇家學會派遣來跟隨梁棟材做博士後的現英國皇家協會會員、牛津大學教授大衛·斯圖爾特(David Stuart),兩人常常共同熬夜,一道在夜晚上機解析結構。這一因緣促使饒子和在1989年獲得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的博士學位,後來到英國牛津大學與Stuart教授工作了8年之久

饒子和在牛津大學做出了若干實質性的工作,較為重要的是測定出艾滋病病毒基質抗原的晶體結構,《自然》雜誌的編輯稱這是在世界上“首次揭示了艾滋病病毒分子的裝配模型,為抗艾滋病毒藥物研究提供了一個平台”。在學術上取得一些成績後,他萌發了回國的願望。1995年,他起草了《發展我國結構生物學的建議》,轉交給國內有關部門,並表達了回國發展的想法。1996年夏天,清華大學王大中校長訪問英國,批准了饒子和《發展我國結構生物學建立清華大學結構生物學實驗室》的報告,並決定投入400萬元人民幣購置包括一套X-光射線衍射裝置在內的先進實驗室設備

1996年9月,饒子和在清華大學開始了創建結構生物學實驗室的工作,他捕捉到了“科教興國”、“創建一流大學”的歷史機遇,獲得了“十五”計劃、“985計劃”、“973”項目以及多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的支持

饒子和在2002年初決定試一試解析呼吸鏈複合物Ⅱ的結構時,不太確定是否能做出來,或什麼時候能做出來,而且知道做不出來的可能性更大。因此,他沒有為這一項目申請經費支持。饒子和說:“我們今天的研究成果是在我國前輩生物物理學家多年的工作積累上做出來的,這一成果也證明了我國重視基礎研究的戰略措施非常奏效,我國今天的基礎研究環境能夠讓科學家敢於挑戰難題、潛心努力,做出得到國際學術界認可的優秀工作。”

承前啟後搭建國家級蛋白質科學研究平台

人類解析蛋白質結構之謎經過了起步與騰飛的歷程。化學家佩魯茲(Max F. Perutz)用了23年的時間解析第一個血紅蛋白質結構,獲得了1962年諾貝爾化學獎。饒子和風趣地說,如果在20世紀60年代解析一個蛋白質結構可以獲得諾貝爾獎的話,那麼,在20世紀70年代解析一個蛋白質結構則可成為轟動世界的新聞;在20世紀80年代解析一個蛋白質結構則可申請到教授的職位;20世紀90年代解析一個蛋白質結構通常可以獲得博士學位;而今天,一個博士研究生也許就可解析多個蛋白質結構,但如果沒有深入研究其結構與功能的關係,往往不能畢業。

後基因組時代則導致了結構基因組學的崛起。2004年,首屆國際結構基因組會在英國亨廷頓舉行,會議將結構基因組學定義為:在原子水平上闡明生物體的所有生物大分子的結構特性,主要目的是大規模、高速度地研究蛋白質的三維結構、功能及其間的關係,對象主要是人類基因組序列的表達物。結構生物學家的工作方法從根本上改變了。

中國科學家及時抓住了這一動向。在結構生物學前輩梁棟材先生的推動下,我國於2001年正式啟動了結構基因組學研究。梁棟材在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老驥伏櫪”。饒子和將主要精力投入到以生物物理所為依托、搭建國家級蛋白質科學研究平台的大事上。他希望這一平台能促進我國全面進入國際蛋白質科學研究的前沿、培養我國蛋白質科學研究人才、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目前,“中國科學院蛋白質科學研究平台”進入一期運行。

從周一至週五,大部分時間饒子和在生物物理所上班,晚上和周末則回到清華大學的實驗室工作。作為所長,他需要以戰略科學家的高度領導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的學科發展;作為研究組組長,他要做好實驗室的研究工作。複合物Ⅱ的結構解析成功,最讓他高興的一點是這些工作完全是在自己國家的實驗室做出來的,並得到了國際社會的承認。饒子和對未來充滿了信心,他說:“毫無疑問,中國蛋白質結構學研究將成為世界蛋白質結構學研究中的一支重要力量。”現在,他的研究小組已經啟動了對最後一個呼吸鏈膜蛋白質複合物Ⅰ的探索。(本報記者王丹紅)

從這篇文章中我們可以看出,對當時中國的蛋白質結構學研究真正影響的是趙良材和他的弟子饒子和,而他倆的背後是應該的諾貝爾獎獲得者英國女化學家多蘿西·霍奇金(Dorothy Hodgkin)和牛津大學。對於趙良材來說,那兩位前蘇聯博士生導師顯得不再重要,但是這段六十年代留學蘇聯的經歷重要。

那麼A和DE這三個問題基本解決了,我們再看B 1982年赴澳攻讀博士學位這段經歷,看看他到底是學什麼的,為什麼去澳洲。

1985年6月,饒子和前往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醫學院,攻讀生物物理與結構生物學專業博士學位。在另一篇文章裡,透露了全部細節:《饒子和“掌握人生”》

從這篇文章裡說明了饒子赴澳的一些細節;饒子和是受了當時出國潮的影響而想出國的,1983年受到墨爾本大學醫學院Neil Isaac教授邀請獲得獎學金但是導師沒有同意,直至這個教授1984年當面和梁棟材提出要求才獲准赴澳學習。而第二段出國經歷作者描述成饒子和是考慮到孩子的教育問題。敘述的事實沒有問題,但是說明饒子和兩次出國的原因卻是錯誤的,赴澳絕對不是他的個人行為,赴英也不是他的個人行為,同武漢P3實驗室的幾個主任一樣,這也是組織安排的。饒子和的赴澳經歷不禁讓DT聯想到另外一個人“澳大利亞技術科學與工程院院士王林發 ”:1978年王林發考入上海華東師範大學生物系;1982年赴美國戴維斯加州大學留學;1986年獲得博士學位;1989年赴澳大利亞莫那什大學生化系工作;1990年任職於澳洲聯邦科工組織動物健康研究所;1995年被選為CSIRO傑出青年科學家;1996年成為澳洲動物健康研究所首席研究員和課題主任;2010年當選為澳大利亞技術科學與工程院院士。1989年饒子和離開澳洲奔赴英國,王林發離開美國,奔赴澳洲。一切又是那麼神奇。

我們在這裡先不展開一個導師趙良材對於學生饒子和所起到的人生經歷上的絕對作用,先看看饒子和的這幾個任職:

饒子和擔任全英中國學生聯合會主席;創立中國留英學者生命科學會;

中科院生物物理所所長黨委副書記,黨委委員;

資料顯示也就是2001年6月,饒子和回國後加入中國共產黨。這是不是真實的時間我們不確定,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在他回國後中共黨員的身份可以公開了。

全英學聯,全名是全英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英文: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UK,簡稱CSSA-UK),是目前英國最大的華人社團,也是留英中國學生學者的最大聯誼性質社團。

全英學聯成立於1988年,已歷經二十六屆。全英學聯目前擁有近17萬名會員,主要成員以在校的中國學生和學者,留學畢業後留英工作的學者為主,定居的中國學生學者及其家屬,都還與全英學聯保持密切聯繫。此外,全英學聯與英國其他華人專業社團保持著長期的合作關係。

全英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英學生學者的全國性群眾組織。目前全英學聯擁有105個地方學聯會員單位,分佈在倫敦、大曼、南部、北部、中部和北愛爾蘭等六個地區,擁有成員十七餘萬人。全英學聯也是許多國家級團體的海外理事單位,如歐美同學會,中國留學人員聯誼會等

中國駐英使館教育處為全英學聯提供諮詢。值得注意的是,全英學聯的所有乾部都是志願者,參加學聯工作沒有報酬,“志願”和“團隊合作”是全英學聯成立以來的工作宗旨。經過十多年發展,全英學聯逐漸成長為在英國相當有影響的華人社團,與國內政府部門、科技界和企業界保持密切聯繫。作為最大的學生社團,每次國家領導人訪問英國,全英學聯主要成員都受到接見,比如2003年溫家寶總理訪問英國、2005年胡錦濤主席訪問英國、2009年溫家寶總理訪問英國、2011年溫家寶總理訪問英國等。全英學聯,一個典型的在英國實行藍金黃的機構。

我們從饒子和在任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所長的一篇年度總結報告中可以看出饒子和首先是一名中共黨員,然後才是一名科學家的堅決性和純粹性。

這份報告摘錄如下:

中科院生化物理所饒子和

一、 院新時期辦院方針

“面向國家戰略需求,面向世界科學前沿,加強原始性科學創新,加強關鍵技術創新與集成,攀登世界科技高峰,為我國經濟建設、國家安全和社會可持續發展不斷做出基礎性、戰略性、前瞻性的重大創新貢獻。”

二、 黨委的作用、責任、任務

作用:

所黨委在院黨組的領導下,充分發揮政治核心和保證監督作用,圍繞研究所中心,服務大局,貫徹落實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支持所長依法並根據《中國科學院研究所所長負責制條例》行使職權,團結帶領廣大職工,為研究所和中國科學院整體事業發展作貢獻。

責任:組織黨員認真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宣傳貫徹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國家的法律、法規;執行上級黨組織的決議、決定;保證和監督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及國家的法律、法規在研究所的貫徹執行。

任務:圍繞院、所的中心任務開展工作;支持所長與行政領導集體依法行使職權;依照有關規定和程序,參與研究所重大事項的決策,並積極推動各項決策的組織實施;確保研究所改革、發展和穩定的大局。

堅持黨要管黨的原則,加強研究所黨的建設。

領導黨支部圍繞研究所中心工作開展活動,嚴格黨的組織生活。

領導研究所的精神文明建設,負責思想政治工作。

三、“三個代表”的重要思想與科學技術的發展

中國共產黨與科學技術、先進生產力與科學技術、先進文化與科學技術、人民的根本利益與科學技術、“三個代表”是一個統一的整體。

四、我所黨委工作的基本思路

必須不斷加強黨的作風建設,思想建設和組織建設。黨委要進一步加強自身建設,要在不影響所裡的科研活動的前提下,積極開展黨務活動,要圍繞中心,進入中心,服務中心;在工作中,要充分發揮基層黨組織的戰鬥堡壘作用和黨員的先鋒模範作用,要嚴格堅持黨管幹部的原則,把選拔德才兼備的干部作為黨的主要工作來抓;加強幹部的監督和廉政建設;加強創新文化建設,建設良好的工作氛圍。

五、組織保障

1、 黨委作用的發揮:

圍繞中心:所發展戰略及所長任期目標;

進入中心:宣傳黨組改革政策,轉變觀念,提高認識,推動所的改革政策的不斷深入;

服務大局:建設民主、寬鬆、自由、有序的工作氛圍。

2、支部作用的發揮:團結廣大黨員,配合基層各單位中心工作,主動以團隊的態勢積極應戰,發揮黨支部的戰鬥堡壘作用。

3、 黨員作用的發揮: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發揮先鋒模範作用,做改革的先鋒,科研的骨幹,道德的典範,為我所知識創新工程和文化建設做出貢獻。

六、政策保障

1、院創新戰略目標及相關改革政策:創新人才隊伍目標;資源優化配置目標;學科發展戰略目標;創新貢獻目標;三大基地目標。

2、所的創新目標與政策思路:針對當代生命科學領域的重大問題,重點開展結構基因組學、蛋白質組學科學研究、結構基因組學和腦與認知科學研究等,為解決關係人類健康的重大問題提供新的理論和方法;建立一支以在國內外學術地位和影響力的科學家為核心,以青年學術帶頭人為骨幹,年齡、知識結構合理,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科技隊伍。最大限度的發揮科研一線人員的積極性、創造性和主動性,為早出成果、快出成果奠定堅實的基礎。

3、堅持黨管人才,真正理解人才資源是第一資源,完善人才隊伍結構,加速人才隊伍建設。

七、制度保障

1、規範、科學的管理要靠制度保障:要堅持依法治所,以德興所的理念,不斷的完善和修訂新的適應知識創新工程的新制度,在各項科研管理中做到規範有序,有章可循。

2、公正、公開、公平要製度保障:要經過大家的努力,共同創造平等、公正、公開、規範的辦事機制、辦事程序,加強制度建設,按照三大條例:

《中國科學院研究所所長負責制條例(試行)》、

《中國共產黨中國科學院研究所委員會工作條例(試行)》、

《中國科學院研究所職工代表大會條例(試行)》,加強監督機制的建設。

八、機制保障

1、 學習型組織與人才的優勢:我們必須調整自己的知識體系,樹立終身學習的理念,完善自己的知識結構,集中自己的競爭優勢,在社會主義的市場競爭中,尋求自己的合適崗位,不斷創新,不斷進步。要認識到:個人的貢獻與社會的回報是一致的,才能的體現與榮譽、福利的獲得是同時的;任何怨天憂人,懷才不遇的思想文化是落後的、頹廢的,馬列主義是與時俱進的。

2、 觀念轉變與認識的提高:要不斷學習,提高認識,徹底實現觀念轉變,使自己的思想符合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規律。要認識到,社會主義的市場經濟充滿競爭機制。

3、創新文化建設與人文環境的改善:要牢牢把握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堅持先進的思想道德和科學文化,樹立科學的世界觀和價值觀。要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創造平等、公正、公開的辦事機制、辦事程序,加強民主建設,加強法制建設,在我所建立民主、和諧、寬鬆、自由、規範、有序的人文環境和文化氛圍。

九、措施保障

1、評價與激勵:健全和強化人才的激勵機制,進一步改革收入與分配體制,提高專門人才的工資薪酬,提供必要的條件和各方面的支持,吸引和聘用海外高級專門人才,讓他們有崗位,有課題,有經費,鼓勵創新。允許失敗,大膽探索,使其聰明才智得到充分發揮。

2、能力與效率:在提高我所整體科研水平的基礎上,進一步發揮個人的積極作用,在使用的過程中,更加註重能力培養,使個人的能力得到充分發揮,進一步加強管理隊伍的建設,大幅度提高管理人員的管理能力和水平,以此全面提高工作效率。

3、 生活條件與工作條件:對離退休老幹部和在職職工關心和愛護,要創造條件解決大家生活、工作上的後顧之憂。在當前競爭激烈、工作壓力極大的情況下,更要關心他們的身體健康,以一個健康的心態和身體為黨工作,為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和全面建設小康社會不斷做出貢獻。

4、民主與集中:我們要在黨內堅持民主集中製原則,堅持在民主基礎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導下的民主,過度集中和過度民主都不是我們所允許的。

十、力量的凝聚

1、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積極因素,進一步凝聚力量:在全所開展“新形象、新風尚、新活力、新貢獻”四新活動,提高在職職工和離退休人員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增強凝聚力。

2、發揮職代會及工會等群眾組織的作用,實現民主管理與民主監督:進一步發揮工會、職代會的參政、議政作用;進一步調查研究,掌握情況,關心困難職工和弱勢群體,切實為他們做幾件實事;繼續​​豐富職工的文體活動。

指導和幫助所團委健全共青團組織,發揮共青團的作用;健全研究生會。

支持各民主黨派組織的工作,發揮其作用。

3、 做好老幹部工作,使夕陽更紅:重視離退休工作。積極落實中央、院的有關政策,在保證老幹部政治和生活待遇的同時,加強感情交流和關懷。建立規範的老幹部工作管理程序,所黨委每季度與離退休人員溝通一次,使他們了解所情、院情、國情。

這篇文章基本說明了在2008年以前中科院下屬的研究所是如何管理的,也就是執行1988年開始的三大條例:《中國科學院研究所所長負責制條例(試行)》、《中國共產黨中國科學院研究所委員會工作條例(試行)》、《中國科學院研究所職工代表大會條例(試行)》。2006年,中國科學院頒布《中國科學院章程》。2008年,中科院頒布《中國科學院研究所綜合管理條例》前三大條例廢止。無論是現在已經廢止的三大條例還是現行的管理條例,都明確了所長負責制的原則,明確了所長的選人條件:“ 研究所所長對中國科學院院長負責,由中國科學院任免。副所長經所長授權分管有關工作,對所長負責,由中國科學院任免。研究所法定代表人一般由所長擔任。”“所長的選任應堅持德才兼備、以德為先的原則,人選的產生一般採用內部推選、競爭性選拔和交流提任等方式。其任職條件是: (一)具有較高的思想政治素質,帶頭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堅決做到“兩個維護”,全面貫徹執行黨的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基本方略,自覺踐行創新科技、服務國家、造福人民的價值理念,認真貫徹黨和國家科技工作方針政策;”也就是說所長的首要條件是思想政治素質,而不是學術地位和成就。並且明確所長和副所長都是由中科院直接任免的。同時也明確了研究所黨委對所長的監督作用,同時也強調了黨領導研究所的原則。所以饒子和任中科院生物物理所所長是中科院上級部門領導的任命,具體程序是,饒子和一定是黨員並參加黨委的選舉進入黨委會成為常委。隨後由黨委書記向職工代表大會宣布上級部門的任命後正式成為所長。而饒子和的任命過程也證明了這一程序:“棄權票0張。符合法定人數,選舉結果有效。吳樂斌同志宣布了選舉結果:中共第七屆黨委委員有七名同志當選,按姓氏筆劃排序他們為:倉懷興、劉力、吳樂斌、饒子和、徐燕南、龔為民、赫榮喬。第五屆紀委委員有五名同志當選,按姓氏筆劃排序他們為:陳更道、周忠年、柴樹範、蔡燕紅、潘峰。”

明白這一組織程序就會明確黨領導一切的一貫原則,那麼饒子和在1997年回國任職清華大學以及2003年任職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就值得深思了,連同他的出國求學經歷一樣,一定是組織的安排和決定,並且在執行一件重大的科研任務。1997年,饒子和回國,任職清華大學,2003年,增選為中科院院士,同年初,就任中科院生物物理所所長。2003年還有一件大事發生,那就是SARS。而早在2001年,陳新文已經回到武漢病毒所,2002年郭德銀和吳建國已經回到武漢大學,這幾個人都在等候那場因冠狀病毒引起的疫情的發生。於是饒子和和趙永芳之死的交叉關鍵點出現了,這就是2003年的SARS。

2003年年初,北京爆發SARS冠狀病毒疫情。在前面的挖掘中,我們關鍵的一點是說明陳竺指示胡志紅、袁志明啟動P4實驗室申報計劃是在SARS之前,換句話說,幾乎所有關鍵的人物出現在SARS之前本質上是為了P4實驗室的出現,那麼SRAS的出現意味著什麼呢?關於SARS的來源無非有兩個,一種是源於自然變異而成,一種是人工合成,關於這一點我和相關專家深入討論過,他們大多數傾向於自然變異產生,但是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正是這場悄無聲息發生而又悄無聲息消失的冠狀病毒瘟疫,使得這場大家的佈局、計劃發酵,似乎是一個機會,隨著機會的產生,對于冠狀病毒的研究到了一個空前的熱度,而P4實驗室的建設才真正的實施啟動,2005年“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也相繼成立,完成了人才的一次大聚集。基於此,DT可以判定,這個詭異的SARS機會,一定不是自然產生的,而是人為製造的,否則,沉船計劃和病毒基因武器製造計劃就不再是一個天大的秘密。原因很簡單,如果是一個絕密計劃,它在啟動時刻的保密效果是最高的,也是最好的,隨著計劃的執行,參與的人越來愈多,做的事情越來越多,保密效果就會逐步降低,就會逐步面臨洩密的危險。那麼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只有一種方法,就是利用一切手段編織謊言防線來掩蓋真相,當然也包括關鍵時刻的殺人滅口。我們將2003年SARS冠狀病毒產生來源、2016年的豬瘟、2019年底的新冠病毒發生後國家科研團隊中科院包括軍方採取的行動以及出現的關鍵學者包括國際、國內、港台進行比較就會發現其中的奧妙,同時也揭開CCP編織的三道掩藏真相的謊言防線,關於這一點我們會在終結篇中里專門揭示。在這裡,只想提醒大家深思,幫助CCP編織謊言防線的這些組織上的科學家、著名學者、中科院院士會是什麼樣的決策,除了他們都是組織上的人的身份,在這個計劃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具有什麼作用?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明白了這一點,再看看,2003年中科院這次領導主要科研力量戰鬥疫情的報導就有意思了。DT也相信,離揭開趙永芳之死的真相也不會太遙遠了,所以,2003年這個關鍵的時間點徹底暴露了。

在5月12日召開的中國科學院學部主席團四屆十二次會議上,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科學院院長路甬祥對中國科學院集中力量進一步抗擊“非典”做出了明確指示。

在聽取了沈保根副秘書長對學部應對非典所做工作的匯報後,路甬祥院長先向與會的學部主席團成員和顧問通報了中科院近來在抗擊非典工作中的部署和取得的重要進展,同時指示下一階段要集中全院力量打贏防治非典攻堅戰。

路院長向與會的主席團成員和李鐵映、徐匡迪、張玉台等顧問介紹了中科院為防治“非典”疫情傳播所作的部署和前一階段組織科研攻關的進展。他介紹說,在世界範圍內影響30多個國家的SARS疫情,來勢兇猛,在我國范圍內病死率有從目前的5%上升的趨勢,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中央領導親自掛帥,領導全國人民抗擊非典的鬥爭。中國科學院急人民所急,想國家所想,從多個層面開展工作,撥出專項經費,組織研製試劑、疫苗和藥物的科研攻關,以及在院內開展群防群治等,收到一定效果和進展。路院長總結道,第一,按照中央和北京市的部署,中科院實行“早發現、早隔離、早報告、早治療”的“四早”措施,工作到位,目前在院機關正式職工中還沒有出現集群性的發病現象,僅有的幾例患者是下屬企業工廠或家屬。第二,組織全院尤其是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力量開展科研攻關,與疾病控制中心和高校合作,在尋找病毒來源方面進行了艱苦努力。北京基因組研究所與軍事醫學科學院合作,完成了4組SARS病毒的基因測序,測序結果發現了變異行為,目前正在增加樣本,尋找病毒變異的規律。緊急開發了酶聯試劑盒和PCR抗原測試兩種病毒檢測方法,實現了早期判斷確診,很快就能批量供應。北京基因組研究所、微生物所和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在加緊研製疫苗和有效藥物。上海有機所、藥物所和昆明動物所在對現有的數百種化合物藥物進行篩選的基礎上尋找抗病毒藥物。此外,一些旨在開發有效藥物的長期研究工作也已經啟動。第三,改造有關實驗室,啟動有關防治病毒的基礎性研究工作。病毒所原本只針對人類以外的病毒進行研究,面對SARS病毒對人類的危害,緊急改造建成P3實驗室,啟動P4實驗室改造計劃,引入活病毒進行實驗,為認識和防治SARS病毒做長期艱苦工作準備了條件。同時,昆明動物所和上海的研究機構與軍事醫學科學院一道,在解放軍總後勤部的支持下,組織建立高等動物研究中心,利用靈長目動物進行病毒學實驗。動物所自籌資金,在廣東進行查找病原體來源的研究。第四,應用遙感和地理信息系統等信息技術,對SARS病例傳播的空間時間分佈進行監測,了解其發展態勢,為決策提供參考,地理所和遙感所在這方面已經有很大的進展。以郭雷院士領導的小組為主要力量的系統科學研究院,應用他們原來從事農業生產預測的基礎,建立有關數學和統計學模型,對病例分佈和傳播情況進行預測預報,達到了很高的精度,已經在為中央和國務院的決策提供依據。在防治“非典”聯合科研攻關工作中,為減少人員往來,連接京、滬、漢三地的視頻電話會議系統在中科院已經開通,為遠程合作科研創造了條件。上海技物所研製了測溫精度高、速度快的紅外測溫儀,並已投入使用。低溫中心正在開發安全的空調系統。特定用途的抗病毒納米材料也在研製中。

在肯定前一階段工作成績的基礎上,路院長對全院進一步集中力量防治“非典”做了明確的指示,第一,繼續發揮中科院和院士群體在防治非典科研工作中的作用,已有一批院士投入到攻關和研製的第一線,田波院士在加緊研製一種新藥,郭雷院士已建立了宏觀預測預報模型。第二,院士群體還要做好輿論宣傳工作,一方面通過媒體做好面向公眾的科普宣傳,通過人類抗擊疫病取得勝利的歷史,向公眾傳播科學知識,樹立全社會依靠科技戰勝“非典”的信心,鼓舞大家的士氣,另一方面為政府決策做好諮詢,比如陳竺等22位院士所提出的建議方案受到決策層的高度重視。第三,院士們是國家的寶貴財富,要加強自我保護,維持好個人、家庭和工作場地的衛生狀況,學部聯辦要對院士們的健康負起責任,關心院士們的生活和工作。

路院長強調進一步改革發展思路,調整生命科學領域佈局,計劃在廣州與廣東省合建研究所,對熱帶亞熱帶資源和疾病進行研究,通過此次抗擊“非典”的戰鬥來遴選核心研究力量。他還指出,在目前不宜出差開會的時期,多發揮分院和研究所自身的作用,利用這段時間,抓緊學習,爭取在學習十六大精神、學習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學習中科院知識創新工程精神實質和戰略學習上有所進步,思考下一步的改革發展之路,等到防治SARS的工作取得決定性勝利之時,用經過學習和思考後的戰略思路指導我們以後的工作,將SARS危害的“壞事”變成我們能抽出專門時間認真學習思考的“好事”,有條件的應用電視電話會議加強信息交流。

路院長與出席會議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原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李鐵映和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國工程院徐匡迪院長一致認為,在人口密度大、城市化和工業化水平提高的當今社會,中科院、工程院、社科院這“三院”要加強合作,開展應對災害和危機的研究。

這篇報導我們在第四篇文章中出示過,為了解讀方便,我們再次摘錄內容,整理以下表格:

时任中科院院长路甬祥的这篇汇报文章,几乎把围绕P4实验室的全部布局暴露出来,同时也揭示了整个生化武器研究布局的始作俑者,也就是的第一层的人,当然第一层背后的真正的大老板也就显示了出来,甚至包括今后的发展布局都表述了出来,当然第C表格中的P4实验室是DT添加的,因为路甬祥也清楚,P4实验室的建设真的和SARS无关,所以在文章中仅仅提了一句改造P4实验室计划。当然你在这张表格里找不到饶子和的名字,不要着急,先让子弹飞一会儿,饶子和不出现在这里,更加证明了DT的判断,他是一个关键人物,也是第一层的人。好,让我们解读这三张表格:

A:这场表面上看针对SARS冠状病毒的布局直接的指挥者是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他负责汇报的是担任顾问的李铁映、徐匡迪、张玉台,注意这三人的当时的职务:李铁映—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原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李铁映;徐匡迪—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工程院院长;张玉台—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如果加上中科院院长路甬祥,也就是说中国社科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长中国科协党组主席、党组书记、中国科学院院长都在关心并且参与这个布局,这也证明了绝对不是抗击一个冠状病毒那么简单,几乎动用整个国家的科研组织和科研力量。所以这是国家的一项重大的决策和战略部署,只不过它的真实面目被抗击疫情所掩盖了,而后面的故事也证明了这一点,在所有的研究活动中,对于冠状病毒的预防和真正的疫苗解药的贡献几乎为零,即使在2006年还小规模的爆发过SARS,而在2016年爆发了猪瘟冠状病毒,而在17年后全球爆发了新发冠状病毒疫情。只有一个解释,可以说明这个结果,那就是这位所代表的组织集团在以国家的名义在研制生物化学武器。所以,第一层背后的大老板终于出现了,最终布局的设计者也终于出现了。

B:从这张表格中,我们明白完成这个布局的参与单位的组织架构:也就是我们在前面所说的三大集团:制作病毒团队、制造解药团队、和传播团队(当然不是真正的实施团队,是一种研究探索传播的模式、效果)。并且从病毒的采集毒株、基因测序、毒株分离、寻找自然宿主、动物实验、传播数据采集、传播数据模型分析、遥感卫星监控等方面都做了明确的分工,所以,DT的感觉不是面对突发疫情的研究,而是一种实战的操练,各个单位和部门以及人员早已准备到位,就等疫情的发生。

C:这才是布局的真实目的,如果他们要执行那个绝密计划,就必须假借SARS的名义做这些事情,于是《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建立,《复杂系统研究中心》的提前设立合情合理;《以非典型肺炎(SARS)防治为切入点,构筑预防医学体系,全面加强我国医学科学研究》的报告受到国家的重视;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的设立,也正是这样,第一层的人全部显现出来,郭雷院士、陈竺院士、饶子和院士、田波院士。而他们背后的大老板就是时任中科院副院长的江绵恒。

再说明饶子和一定是很重要的人之前,我们还有两个基础的工作要做:1、说一说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的事情,在路甬祥做报告时,这个单位是不存在的,因为相关的组织机构批复是在当年9月份才获得批复。而陆院长的报告这个名字时预先称北京基因组研究所也就暴露了成立这个研究所也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作为邀功向领导汇报。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以下简称“基因组所”)成立于2003年11月。2007年10月,基因组所迁至临时所址,2013年1月,迁至中国科学院奥运村科技园区内的永久所址。现任所长为薛勇彪研究员。 当时它的真实名字叫“中科院遗传所人类基因组研究中心”,成立于1998年8月,地址位于朝阳区安定门外大屯路乙5号。中科院遗传研究所人类基因组研究中心在1999年7月8日代表中国申请加入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HGP)”协作组,成为继美、英、日、德、法之后第六个成员国,参与该计划的实施。所以通常被称为“北方中心”。

1999年7月14日,“中科院遗传研究所人类基因组研究中心”的主要负责人与民营企业家合作成立了由个人出资的股份制企业:北京华大基因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华大基因”)。“中科院遗传研究所人类基因组研究中心”主要骨干迁至“华大基因”所在的北京空港工业区B区与“华大基因”合署办公。双方合作开展“人类基因组计划”和“中国杂交水稻基因组计划”等研究工作。在此期间,“中科院遗传研究所人类基因组研究中心”曾对外使用“中国科学院基因组信息学中心”名称。

2002年3月,国家发展改革计划委员会批复同意依托“华大基因”,由发改委、中国科学院和“华大基因”共同出资建设“国家生物信息工程中心”,由中国科学院遗传研究所代表国家和科学院行使出资人权利(基因组所成立后,该出资人权利由基因组所承接)。该“工程中心”于2008年通过资产清算后撤消。

2003年11月28日,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批复同意成立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研究所在“中科院遗传研究所人类基因组研究中心”的基础上并整合部分“华大基因”员工组建而成,所址位于北京空港工业区B区。2007年10月22日,北京基因组研究所迁至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G座临时所址。2013年1月10日,北京基因组研究所迁至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一号院,中国科学院奥运科技园区1-7,永久所址。

1998年,中国南方基因组中心成立,它的全称是上海人类基因组研究中心,第一任主任,陈竺。我们来看看南方组的简介:

20世纪90年代初, 以完成人类基因组全序列测定和注释为核心任务的人类基因组计划由美国科学家发起并在全球共同开展。同时在中国,在老一辈科学家吴旻院士等的推动下,由中国科技部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中国人类基因组计划(CHGP)的第一个重大项目“中华民族基因组遗传结构及遗传变异研究”于1994年获得立项。

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中华民族不仅占世界人口总数的22%,而且是一个多民族的群体。我国丰富的人类遗传资源是研究人类基因组多样性、人类进化和人类疾病相关基因的宝贵材料。根据国际发展趋势,我国的HGP从功能基因组的角度切入,进行基因组多样性和疾病基因研究,不但取得令人振奋的成果,并在此基础上,推动中国加入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的行列,全面启动中国的人类基因组计划。

在这样的科学背景和历史背景下,1997年7月,谈家桢院士上书中央,呼吁保护我国遗传资源,建议成立中国基因组研究中心,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江泽民总书记亲自批示:“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我们得珍惜我们的基因资源”。

1998年3月4日, 由国家科技部、上海市政府、浦东新区、张江高科技园区和上海地区六家研究机构组建的“上海人类基因组研究中心”注册成立,隶属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中心的组建单位包括科技部中国生物工程开发中心、上海新药研究开发中心、浦东科技创业投资公司、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复旦大学、上海第二医科大学(瑞金医院)、上海市肿瘤研究所、上海第一医科大学、第二军医大学和张江(集团)有限公司等。1998年10月29日, 中心被正式命名为“国家人类基因组南方研究中心”(简称南方中心),成为在浦东新区张江高科技园区落户的首个国家级研究中心。2005年1月,中心获国家科技部批准成为2004年新建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培育基地(暨上海市疾病与健康基因组学重点实验室)。2011年8月,中心成为上海科学院直属事业单位。

中心由陈竺院士任中心主任(1998年至2016年)。2002年起,由赵国屏院士兼任中心执行主任。2016年起,黄薇研究员继任中心主任。也就是说2002年,陈竺调任中科院任副院长之后,一直至2016年一直是这个中心的主任。

这个中心是谈家桢亲自上书中央,时任江泽民总书记亲自批示建立的。 从这两点上看,陈竺与江家的关系非同一般。

从饶子和的一段讲述中,我们也清楚了这两个基因组的一些关系和情况:

刘:人类基因组测序工作已经完成,有专家认为现在到了让结构生物学家解决蛋白质组学问题的时候,美日研究机构这方面都得到了大量的资金支持,您认为中国研究机构可以在做什么工作?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和机遇?

饶:中国有特定的环境:中国的分子生物学家、基因组工作者做了大量的工作,把基因组测序完成了,他们的贡献在国内外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为我们的进一步的合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现代科学不同领域科学家要相互合作,我提出以基因组为基础,开展蛋白质科学研究,大家一起合作。

刘:谈到基因组的问题,科学院刚刚成立基因组研究所,杨焕明是所长,他曾经主持1%人类基因组测序,当时国家主席发了贺电。有人质疑人类基因组测序拿的是现成的设备,没有难度。北大也在测水稻基因组,请海淀走读大学大专生来测,认为杨把自己炒作成了民族英雄,他试图造成一种误解,如果不去测,我们就拿不到这些信息。有人指出,这个东西国际是共享的。您怎么看国内这些现实?

饶:杨焕明是一个很有Vision的科学家。 国内,除”华大”以外还有南方中心和北方中心等一批基因组中心做得也非常杰出。搞科学最忌讳贬低别人。基因组测序,在国际上开始很难,技术成熟后,变得简单多了,但是谁有这个vision来组建一个大的团队,来完成这项大科学工程?这需要能力、组织,1%确确实实是增加了影响,确确实实他们(做得很好)。做完人类基因组之后,平台建起来了,水稻可以做了,猪也可以做了。日本人做了很多年水稻,听说焕明、于军和汪健他们两个月就把日本人”打败”了。

该饶子和登场了,奥妙就在这里:也就是《以非典型肺炎(SARS)防治为切入点,构筑预防医学体系,全面加强我国医学科学研究》的报告。

2003年4月22日,陈竺等22位中国科学院院士联名向国务院提交了《以非典型肺炎(SARS)防治为切入点,构筑预防医学体系,全面加强我国医学科学研究》的报告。该报告对当前非典型肺炎防治的研究、构筑我国预防医学体系、建设强大的国家医学科学创新体系等提出了意见和建议。国务院领导同志对该报告作了重要批示。(新华社图)

编者按 4月22日,陈竺等22位中国科学院院士联名向国务院提交了《以非典型肺炎(SARS)防治为切入点,构筑预防医学体系,全面加强我国医学科学研究》的报告。该报告对当前非典型肺炎防治的研究、构筑我国预防医学体系、建设强大的国家医学科学创新体系等提出了意见和建议。国务院领导同志对该报告作了重要批示。现将该报告全文刊登如下。

一、关于当前非典型肺炎防治的研究

1.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制定的对非典型肺炎国际上称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简称SARS的防治措施是完全正确、非常及时的。当前,重点应是普及预防知识、加强对病情的监测和公示、加强控制和治疗措施、对患者和疑似病例尽早发现、隔离和治疗,降低死亡率;另一方面,必须及时开展对SARS的病原学以及预防、诊断和治疗的进一步研究,从源头上控制疫病的发生和传播。

2. 病原體鑑定是SARS預防、診斷和治療的關鍵。2003年3月下旬以來,我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加拿大、德國、法國、美國的研究機構和學者等先後報告該病由一種新的冠狀病毒Coronavirus,一種單鏈RNA病毒引起。我國學者從SARS一開始即十分重視對病原體的研究。國際上的競爭主要在對病毒的分離、基因組測序和檢測方法的建立方面。香港學者於4月8日在《柳葉刀》Lancet雜誌報告了SARS及其病原的研究論文。4月10日,《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 Eng J Med發表了有關SARS和冠狀病毒關係的兩篇論文,一篇由美國國家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聯合香港、台北和泰國學者發表,另一篇則為德、法、荷聯合研究小組報告。4月13日,加拿大的一個研究機構BCCA基因組科學中心、BC省疾病控制中心和加拿大國立微生物學實驗室首次公佈了此新型冠狀病毒的29,736鹼基的全基因組序列Tor2株,美國NCBI公共數據庫登錄號:NC.O04718。一天后,美國的CDC亦獲得了該病毒的29,727鹼基的序列,並在美CDC網站上予以公佈。我國軍事醫學科學院與中科院北京基因組研究所(籌)的科技人員夜以繼日地奮戰,僅用兩天多的時間完成了源自我國患者的SARS冠狀病毒全基因組序列的測定,並於4月16日聯合發布了實驗結果;至今中科院北京基因組研究所已經完成來自廣州和北京患者樣品中分離出的6株病毒株全序列基因序列測定,廣東來源的兩株與加拿大和香港發布的相近,北京的四株與廣東的有一定差異。對基因組序列的初步分析表明,該病毒至少含有5個開放閱讀框,分別編碼病毒的基質糖蛋白M、纖突蛋白E2或S、小外殼蛋白E或SM、核衣殼蛋白nuckeocapsid protein和一個可產生數個蛋白的orfkab。4月16日,世界衛生組織WHO最終確認了該冠狀病毒變種為SARS的病原。

3.雖然SARS的主要病原已得到鑑定,但仍有大量重要的問題有待回答,如:SARS病毒起源於自然界的何種生物﹖ 該病毒與人體的相互作用機制如病毒-細胞受體相互作用及病毒在人體細胞內的增殖等及致病機理是什麼﹖ 是否有其它合作致病因子co-factor參與致病﹖ 人體對該病毒的免疫機理是什麼﹖ 如何發展特異性診斷標誌﹖ 如何發展針對該病毒的疫苗和藥物﹖ 臨床上如何發展更為有效的治療方法﹖ 這些都需要做更多的研究工作。

4.國家決定由衛生部來統一協調對SARS的研究是十分必要的。

由於我國在這方面的研究力量分佈於不同部門和機構,目前急需根據國務院對非典型肺炎防治工作會議的精神,打破部門界限,組織衛生部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中國醫學科學院、科技部、中國科學院、總後衛生部軍事醫學科學院及研究型大學和重點醫學院校等力量聯合攻關。對突發性傳染病病原體的分離、鑑定及其致病機理、免疫機理的研究是一項關乎全球人類公共衛生、具有重要社會公益性的研究,同時也充滿著國際競爭。我國學術界必須以人民和國家利益為重,摒棄部門觀念,迅速形成一支SARS研究的國家隊

5.為了保證上述研究工作的需要,建議國家和有關部門緊急安排一部分經費組成一個大的聯合項目,全力支持由國家有關部門統一協調、包括各科技戰略方面軍在內的我國SARS國家隊開展相關研究。科技部已與衛生部聯合啟動了“非典型肺炎防治緊急科技行動”研究計劃,中科院根據路甬祥院長的指示已啟動了SARS相關研究的緊急行動計劃,並將與衛生部、總後衛生部的研究部門聯手協作。但是,對於我國突發性疾病防治的中長期研究還需要可持續發展的強有力機制。

二、構築預防醫學體係是當前我國醫學科學研究的重中之重

國家決定加大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機制的建設投資十分必要。事實上,預防為主一直是我國衛生工作的重要方針。預防醫學不僅是傳染性疾病控制的核心環節,而且對於非傳染性的各種人類疾病均是十分重要的,因為預防是最有效、也是最經濟的疾病控制方法。我國古代醫學就有“上工醫未病”即高明的醫生能夠在疾病出現之前就對之治療的論述。在這一方面,科學和技術的作用是具有決定意義的。預防醫學包括了對疾病病因生物、物理、化學等多種環境因素、流行病學包括群體流行病學和分子流行病學等、疾病預防和控制包括對傳染性疾病的預防接種和公共性控制措施,對營養缺乏性疾病的營養素補充,對預防各種慢性疾病採取的重大措施如健康生活方式的宣教和進行必要的生活方式乾預,對重大疾病高危人群的識別和適宜的預防措施等等。但多年來,我國在這些領域的研究未能得到足夠的重視和支持,造成一些機構的工作重心轉向,學科萎縮、人才流失、研究力量分散等情況十分嚴重。

建議:在國家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機制體系建設中,要加強有關科技體系的構建。一方面,發揮我國疾病預防和控制中心的作用,另一方面,也要發揮中國醫學科學院、中國科學院、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等國家科研機構的力量。最近,中國科學院在國家支持下,將以武漢病毒所、北京微生物所和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為依托,建立針對新生疾病的研究單元和高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這些平台可同時兼顧對突發性傳染病和生物恐怖防範的研究,是一個國家的健康安全和生物安全所必備的基礎設施。當然,這些平台既應對相關研究部門開放,又要建立十分嚴格的管理機制。

三、建設強大的國家醫學科學創新體係是保障我國人民健康和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戰略舉措

卫生保健不仅是重大社会需求,也是现代经济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保健市场约占发达国家第三产业的1/4—1/3,占这些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5%—20%。在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人类社会对其自身价值和生活质量的重视达到空前未有的程度。为保障和不断提高国民健康水平,各发达国家均有国家层面的医学研究资助渠道。美国的国立健康研究院NIH2002年的拨款为273.35亿美元,占当年美国政府科研拨款总额1117.56亿美元的24.5%,仅次于对国防的拨款545.44亿美元,48.8%。NIH并不只是一个研究机构,而更重要的是一个资助渠道。NIH在其研究所内部的拨款Intramurak一般为总经费的百分之十几,而80%以上的经费是通过竞争渠道支持各个大学、医学研究中心和机构的医学研究Extramurak。但NIH负责整个计划的指导和规划。行使国家医学体系的职能,英国、加拿大等有医学研究理事会MRC,法国有国立健康和医学研究院INSERM和巴斯德研究院,均得到政府的巨额资助。我国至今未设立国家层面的医学研究专门机构和资助渠道。虽然“863”计划、“973”计划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均有关于生物技术和生命科学的资助渠道,但其中只有很有限的部分用于严格意义上的医学研究,其力度远远不能满足一个13亿人口大国防病治病研究的需要

因此,我国急需将医学科学的研究放到国计民生的高度加以重视,作为国家创新体系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建议:我国应成立国家健康和医学研究院或国家医学研究理事会这样一种专门的医学研究资助机制。这个机制应包括两大部分,一部分是依托的研究机构,一部分是通过竞争途径向全国从事医学研究的大学和机构开放。建立这样一种机制,是基于国家宏观战略的考虑,是超脱部门利益的。因为,只有建立一个统一的、在国家层面具有权威性的机制,才有可能对我国基础和临床医学研究进行系统、全面的规划和开展前瞻性、战略性的布局,而不至于处于各自为战、重复建设、甚至于无序竞争的状态。鉴于我国的国情,应十分注意发挥各个部门、方面的积极性,形成集中、联合、开放的医学研究体系,由今后国家对科技研究的增量投入中予以支持。建议在我国各部门的核心医学和健康研究力量之间建立战略联盟,形成我国国立医学研究资助机制的研究基地相当于NIH的Intramurak部分,统一规划,给予长期稳定的支持,定期进行评估和必要的调整;同时开辟竞争性资助渠道,对全国范围的医学研究院校和机构进行择优支持相当于NIH的Extramurak部分。

建议将上述机制包括预防医学体系的建设纳入国家中长期科技规划,并作为其最重要的方面之一,放到与国防、民用高技术、基础科学研究等并列的高度予以重视和支持。

22位中国科学院院士:

陈竺、陈宜瑜、陈可冀、强伯勤、韩启德、鞠躬、吴祖泽、孙曼霁、姚开泰、王世真、薛社普、曾毅、陆士新、毛江森、陈慰峰、陈中伟、贺福初、金国章、沈自尹、韩济生、吴旻、吴孟超

時隔1​​7年後,我們再次閱讀這22位院士的上書仍然會感覺到當時他們自己身上那種“救黎民於瘟疫”的“正義之氣”,但是,更多的是對編織的謊言的恐懼。有了這份分量極重的上書,於是,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朱鎔基緊急批示,於是,江澤民總書記提出並發起的中科院“知識創新工程”全面啟動,而這個工程的總負責人表面上是路甬祥,實際上是江綿恆。一切都是剛剛開始,只不過假以SARS之名,假以為人民服務的名義。很多人或許不理解他們為什麼這麼做,這是因為不夠了解這個組織做事的程序和方法,它的本質是魔鬼,但是一定要打扮成慈祥的聖誕老人,這樣做的目的就是欺騙,當然不止欺騙善良的中國人民,更是為了欺騙天真和善良的美國人民。

可以這樣說,“知識創新工程”是沉船計劃的一部分,通過這個工程不僅僅將國家的主體科研力量和科研體系全面完成國有化(這個時候朱鎔基正在進行國企私有化改革)進而完成高度私有化、工具化,而且通過這種隱藏的高度私有化完成搶錢、續命(長生不老)保命的目的,而“知識創新工程”的最終核心一定會是這個“構建強大的醫療防護體系”,當然,不是醫療防護,我們可以修正為“強大的基因武器防護體系”,必要的時候可以和核導彈一起對美國進行威脅,發動對美國的終極戰爭,可以這樣說,如果說2020年的新冠疫情就是CCP發起的一場針對美國的生化戰爭的話,那麼這場戰爭的準備從SARS開始。

而在SARS之前已經規劃的P4實驗室終於出現在這份上書中,從法國獲取合作,從美國挖掘人才竊取技術都變得合情合理,而饒子和領導的蛋白質研究和結構基因組也開始揚帆遠航,因為這也是這個基因武器防護體系的主要部分之一。

我們再把“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學術委員會的大神們請出來,來繼續深入解讀這個核心“強大的基因武器防護體系”。

我們在上一張表格的基礎上演變下面這三張表格,第一張,列出地理位置,第二張列出主要的學術和專業領域;第三張列出單位所擁有的實驗室。

當我們把這三張表格出示的時候,饒子和和趙永芳之死之間的聯繫應該可以解開了:如果趙永芳不是意外死亡(如過勞死)那麼只有一種可能,她在生物大分子國家重點實驗室從事研究時無意中知道了自己所研究內容與冠狀病毒基因武器研製相關而試圖揭開這個秘密而遭到滅口的,也就是說她試圖做李文亮那樣的一個吹哨人,但是因為這是核心機密,而遭到滅口。

這三張表格也揭示了針對美國的新冠病毒武器的研發過程就是我們在前面揭示的三個時間點的真正意義,也揭示出誰是真正的P4實驗室也就是病毒的展控者,誰是病毒的研製者,誰是病毒的使用者,誰是病毒的傳播者,這一切我們將在終結篇中揭開。

在這張表格里,有一個極其關鍵的人物我們在前面文章裡寫錯了她的工作單位,這是故意的,在這裡修正了。這個人就是王紅陽院士。

郭德銀的爆料

在郭德銀的那篇回憶導師田波的文章裡,還提到另外幾個人,高福、張林琦、陳志偉和姜世勃。奇怪的是,所有郭德銀提到的人都與冠狀病毒有關。

我們先看看高福:

  • 1979年高考,高福報考了太原理工大學。儘管成績超過錄取線,但校方以近視眼為由拒絕錄取。高福隨後被調劑到山西農業大學獸醫學專業。
  • 高福1983年獲山西農業大學獸醫學學士學位,1986年獲北京農業大學微生物學與動物傳染病學碩士學位,隨後留校任教。
  • 1991年赴英國留學,1994年獲牛津大學生物化學(分子病毒學)博士學位。之後先後在卡爾加里大學、牛津大學和哈佛大學跟隨約翰·貝爾、安德魯·麥克邁克爾、唐·懷利、史蒂芬·哈里森等人從事博士後研究工作。2001年起在牛津大學任教,擔任博士生導師。
  • 2004年入選“百人計劃”,由中國科學院直接從國外公開招聘為微生物研究所所長(2004-2008年)。
  • 之後在中科院先後擔任北京生命科學研究院副院長(2008年至今)、病原微生物與免疫學重點實驗室主任(2008年至今)
  • 中國科學院大學存濟醫學院院長(2015年至今)。
  • 2013年當選中國科學院生命科學和醫學學部院士。
  • 此外還擔任中國生物工程學會理事長、中華醫學會副會長。除基礎科學研究外,高福的關注領域還擴展至公共衛生政策與全球衛生策略。2011年任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2017年8月任主任。此外,高福還擔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副主任、中國科協全委會常委,是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

這個人很牛!所有說高福因為新冠病毒擔當責任而免職的都一定是謠言,因為他的背景太深了。關於高福的挖掘,我們先預告一下,那是“P4實驗室第二季外傳高福”中的內容,在這裡只是劇透一下:

高福的夫人,鐵凝,中國作家協會主席,中國科技大學目前收到的校友捐款中最多的一筆就是高福和夫人鐵凝捐贈的,1000萬,當然高福可以說這是夫人的稿費。

高福的父親叫高存喜,約出生於1934年至1935年,是一個遺腹子,僅讀過四年小學。母親楊桂蓮1942年生於山西省應縣杏寨鄉辛坊村的一戶農家,幼年喪父,她的母親後來染上重病,楊桂蓮早早輟學,在家中照顧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有報導稱,楊桂蓮不認識自己的名字。1957年,高存喜同楊桂蓮結婚。高存喜從事木匠工作,楊桂蓮務農。楊桂蓮在2018年4月病逝。

高福是家中長子。次子名叫高祿。三子高山在牛津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後來在蘇州大學任教。四子高峰也有博士學位,為四川大學副教授。高存喜夫婦的大女兒名叫高平。二女兒也在北京。

我們只說說這個高山,牛津大學醫學腫瘤學博士,中國科學院蘇州生物醫學工程技術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江蘇省“6大人才高峰”入選者。現任中國科學院生物醫學檢驗技術重點實驗室副主任和生物標誌物研究中心主任。中國生物工程學會理事(2015-2020)。他是中國科學院蘇州生物醫學工程技術研究所的學術委員會常務副主任。而蘇州生物醫學工程技術研究所你可以理解為長春光機所在蘇州的分部,是由中科院黨組決定決定由長春光機所負責籌建和管理運行的,在正式掛牌之前。長春光機所——知識創新工程的源頭,知識創新工程的先期試點單位。江澤民曾經親自視察並為長春光機所題詞“創新發展,續繪新篇”。

還有一點注意的是,高福任職的中科院微生物所正是田波院士所在的單位。

張林琦

  • 2007- 至今清華大學醫學院教授,北京協和醫學院兼職教授, 清華大學艾滋病綜合研究中心主任,全球健康與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
  • 2013-2016 清華大學醫學院副院長
  • 2011-2013 清華大學醫學院基礎醫學系主任
  • 1997-2007 美國洛克菲勒大學助理教授和副教授
  • 1993-1997 美國紐約大學博士後
  • 1988-1993 英國愛丁堡大學分子遺傳學系博士,博士後
  • 1981-1985 北京師範大學生物系學士

注意,這個人也出現在“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學術委員會名單中。

陳志偉

這個陳志偉當然不是指那個影星陳志偉而是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艾滋病研究所所長陳志偉。

陳志偉教授於1985年畢業於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原西北農業大學)獸醫系,先後在軍事醫學科學院、中國醫學科學院和美國洛克菲勒大學艾倫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從事科學研究。

分別於1993和1996年獲得美國新墨西哥州立大學碩士學位和紐約大學醫學院博士學位(Ph.D.)。在1996年到2002年期間,在艾倫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完成了博士後研究。

2007年回國創建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艾滋病研究所,並首任所長, 現為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終身教授。

值得注意的是,這位陳志偉和高福是大學校友,均畢業於西北農業大學獸醫系,一個是83屆,一個是85屆,真正的師兄弟。

姜世勃

姜世勃畢業於第一和第四軍醫大學並獲得碩士和博士學位,1987年在美國紐約洛克菲勒大學進修學習和博士後訓練,1990年進入紐約血液中心Lindsley F. Kimball研究所先後擔任助理研究員、副研究員、研究員和研究室主任。

曾是武漢大學、復旦大學、廣州第一軍醫大學、西安第四軍醫大學、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的客座教授, 中國科學院的海外評審專家、清華大學的高級訪問學者、上海計劃生育研究所的特聘顧問、南方醫科大學抗病毒中心榮譽主任和特聘教授。

2010年10月姜世勃教授回國擔任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醫學分子病毒學教育部/衛生部重點實驗室教授、病毒免疫課題組組長、病原微生物研究所所長。

郭德銀提到的這三個人具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所有的人都在新冠病毒爆發後先後發聲了,高福、張林琦、陳志偉、姜世勃先後發聲:

他們都是一個論點並告訴你一個信息:就是CCP病毒的解藥疫苗要出來的了!這是赤裸裸的謊言。

請聽下回分解。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