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親民主媒體大亨黎智英的案子

新聞來源:HONG KONG FREE PRESS28 JUNE 2020

作者:蒂姆·哈姆利特(Tim Hamlett)

翻譯/簡評:leftgun

PR:Julia Win

PAGE:玄天生

簡評:

一兩年前聽郭先生說香港的法治已經全面淪陷了, 當時候我還將信就疑,覺得沒有那麼厲害吧!看完這法官和法院人員竟然用如此荒謬的理由和違反普通法基本原則的思路來拒絕黎智英的離港權利, 我真相信香港又失去了它的另一項核心優勢和價值- 用普通法運作的獨立司法制度!

可是黎智英先生是不怕你禁止他離開香港的,因為他從來沒想過要離開- 特別是在“香港國安法”來臨之際。

陳方安生是“香港良心”, 李柱銘是“香港民主之父”, 黎智英則是“反X戰士”(不能給黎先生扣帽子,大家自己理解)。陳已公開退出政事,可也受央視出言恐嚇,未審先判,要秋後算賬。李被高調逮捕候審, 但他卻以此為榮並勉勵年輕人不要放棄。 “香港國安法“剛通過, 在港有敏感政治目標的組織紛紛解散。黎先生知道“國安法”通過以後,他會面臨被起訴,被送中的危險,可是他一直都堅持香港是他的家,他無意棄港不顧, 他要堅守陣地,繼續他的偉大理想。他要給香港, 特別是香港有良知,有理想的年輕人做榜樣!他願意犧牲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財產和事業來支持香港人,並喚醒更多沉睡和被洗腦的人們, 起來抵抗強權暴政, 爭取自由民主和法治。他的情操是無比高尚和讓人敬仰的!

在香港像黎智英先生這樣敢說敢做又能堅持又有分量的人不多。眾多有財有勢的人都因為藍金黃原因,要么是噤若寒蟬,要么就埋沒良心地站隊去了,以致抗爭運動舉步維艱,光靠年輕人的一腔熱血在血淚和壓制中匍匐前行。黎先生一定是不想香港年輕人失去他這火把和光明的動力。他出走容易, 留下來才是非凡的決定。換了是你, 你能做到他這樣、有他的境界嗎?

祝愿香港,祝愿香港人,祝愿黎先生,在逆境中能堅守信念, 守護香港精神和核心價值,為我們下一代和廣大的中國人爭取真正的民主、自由、和法治!

冠狀病毒與法院:香港親民主媒體大亨黎智英的案子

黎智英先生似乎突然成為法治行業的主要焦點。我對他所面臨的任何或全部指控不會提出任何意見,但對於一位已經70歲卻從來沒有任何前科的人來說,這些指控的數目確實多得令人驚訝。

首先,有一個在三年前恐嚇記者的案例。我相信,如果發現這是一種犯罪行為,而且司法部正在認真對待這一件事,所有記者都會感到高興。我那些從事街頭報導的同事們將期待為那些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裡被阻撓、虐待、噴胡椒、槍擊、催淚彈或毆打的記者們作出類似的努力。

Jimmy Lai. Photo: Todd Darling

然後,有三種不同形式的非法集會(的指控),還有另一種會在警察完成文書工作後提出來。上週還有一篇報導,是涉及將工廠用作辦公室的法律問題。

我住在火炭,那裡有許多廠房。由於如今對工廠的需求很少,其中許多單元被用作其他用途:商店,餐館,藝術工作室,甚至偷偷地用來居住。

完全巧合的是,黎先生擁有一家經常批評政府的報紙,看來,他可能非常的不幸。

Photo: inmediahk.net.

他的厄運上週在香港高等法院繼續上演。黎先生申請取消其不能離開香港的保釋條件,以便他能探望女兒並在美國做一些生意,但未獲批准。

處理這次申請的是大法官亞歷克斯·李先生。您可能會認為,鑑於黎先生所面臨的大量官司,這位博學多才的法官會格外謹慎,以免被看成某種活動正在進行中。噢,(他)還是不夠小心。

李大法官正確說明了適用的原則,即被告有權在審訊中保釋,因此,被告無需證明這次旅行的必要性,因為他不是請求允許進行特定的旅行,而是不受限制的普通自由。

兩段話後,李大法官說明了拒絕申請的原因,並以“我不能滿意申請人提議赴美旅行是確實必要的。”他這一點上進行了不少闡述。

Photo: Wikicommons.

看來法官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建議。被告無需自行證明行使自由是必要的,反而是控方應證明有必要加以限制。在證明有罪之前,我們都是無辜的。黎先生如願意,他有權離開香港,不論他的意圖是否給法官留下深刻印象,除非控方能證明他有可能不會重返法庭受審的嚴重風險。

裁判繼續進行了一些相當不確定的喃喃自語,其中涉及被告身處法院管轄範圍之外而不回來的誘惑,然後災難來了。

我完整引用了令人反感的文章:

“我同意布魯斯先生的意見,即應考慮到因申請人在旅行期間感染CONVID-19而做成的出席風險。美國現在是大流行確認病例數最高的國家,而申請人的擬議行程顯示他將會在該國受災最嚴重的地區廣泛旅行。目前尚無任何針對該疾病的疫苗,其治療方法仍在測試中。就我們所知,該病毒具有高度傳染性。

Photo: Andrew Palmer via Unsplash

“因此,在美國或乘飛機旅行時受到感染的風險不容忽視。尤其是申請人正好是處於最易受染的年齡段中。”“此外,如果申請人按提議返回時,他將受到14天的隔離,結束時將在審判前約兩週。如果不幸的是,申請人在美國期間被確認感染了該疾病,則他可能會’無法身服被法院指定的羈押’,儘管他是無意的。”

“此外,如果他在返回後被確認感染了病毒,那麼審判幾乎肯定會脫軌。上述伴隨而來的風險,在我看來是真實的,而不是憑空想像的,會對正當的司法管理造成不利影響。”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Photo: GovHK.

布魯斯先生是司法部的辯護律師,當然,他有權提出任何他認為對他的案子有幫助的論點。另一方面,三名昂貴的律師利用他們從報紙上收集到的知識並不能讓他們對流行病學統計的精要得出令人滿意的結論。

或者,他們可能會帶來大量的垃圾。李大法官應告訴布魯斯先生,如果律師們希望法院考慮黎先生感染傳染病的機會,他應該傳召一位專家證人,那麼他就能保存了司法公正和自己的聲譽。

File photo: Coronavirus. Photo: Centre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via Unsplash

讓我們看看黎先生如被允許前往美國逗留兩周而染上COVID-19的機會。為了簡單起見,讓我們假設他將整個時間都花在紐約州,儘管實際上第二周是在沒有那麼危險的弗吉尼亞州。

根據最新數據,紐約州COVID-19的感染率為每10萬人中有接近2,000例。這意味著,如果您自一月份以來一直在紐約,那麼你感染該病毒的機率將是2%。當然,如果您僅停留兩週,機率會大大降低到約為0.2%。但是,即使這對於紐約州來說也是不公平的,自紐約州成為該國“遭受病毒打擊最嚴重的地區”以來,紐約州已取得了巨大進展。根據CNN Health的數據,目前,紐約州每兩週只發現600多例。

New York. File photo: Nout Gons via Pexels

紐約州的人口總數是2000萬。這使我們可以放心地說,黎先生在兩週內感染病毒的機率是0.003%,或者說是十萬分之三?這可能是高估了,因為該病毒會偏重地影響窮人和非高加索人,百萬富翁們一般都不會往這些人群在該州聚居的地區去。

李大法官還採用“申請人恰好屬於最易受感染人群年齡組”這一想法,從而犯了一個基本的外行錯誤。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官方立場是:“所有年齡的人都可以被新冠狀病毒感染。老年人和先前患有疾病的(例如哮喘,糖尿病,心髒病)的人受感染後病情似乎更容易變得嚴重。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headquarters in Geneva. Photo: WHO.

換句話說,您的年齡與您感染病毒的機會無關。年紀較大的人如果感染後,其病情更有可能變得非常嚴重,儘管是否由於年齡還是因為我們患有像哮喘等的原因,還有待觀察。

因此,“他說的伴隨而來的風險是真實的,而不是憑空想像的”在兩個方面都是錯誤的。這是不合理的,因為風險實際上是不切實際的。而且它不符合語法,因為risk(風險)是複數的,所以“is”是一個錯誤。

我是否需要提醒各位法官大人,人們一般都在看著呢?或者,用首選的法律術語來說,人們正在觀察著。

新聞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0
4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4 月 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62042 additional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1424/ […]

0
trackback
4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1424/ […]

0
trackback
5 月 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27834 more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1424/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1424/ […]

0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7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