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新聞秘書Kayleigh McEnany 新聞發佈會摘要(6.30)

1.批評《紐約時報》及背後匿名的流氓情報人員的洩密行為,聲明機密情報不能隨意公開

2.這種洩露情報行為會給美國及盟友製造麻煩:a)增加驗證情報達成共識的難度,b)這種行為只會有利於俄羅斯

3.類似針對該屆政府的洩密行為在川普期間更為氾濫,平均每年約104宗,奧巴馬時期約為39

4.國家安全委員會表示洩露機密情報的官員是在背叛國家和人民,這種行為危害國家安全

5.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表示即使選擇性的洩露任何機密機密情報都會對相關機構,軍隊造成嚴重且無法評估的破壞,這也是犯罪行為

6.中央情報局表示洩露機密情報破壞各部門的工作,洩密人員期望打擊總統,而事實上打擊國家的安全

問:白宮官員是何時知道存在這條關於俄羅斯懸賞的情報?

答:總統沒有收到這條情報的報告,這還未經證實,情報界還未達成共識。

問:總統有過希望收到這份報告嗎?因為拜登今天說這是一種失職。

答:這是一條未達成共識的情報,至今還未經證實,有一些情報機構仍在跟蹤。提醒妳一下,國防部說他們沒有確鑿的證據來驗證最近的指控,這種指控和最近的新聞報導沒有被情報界驗證或證實。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說他們仍在調查中。但這一切都沒有阻止《紐約時報》把它放到頭版頭條,也阻礙了我們對情報達成共識得出最後結論

問:如果事實證明這是真的,那麼總統是否準備對俄羅斯總統普京採取嚴肅的行動?

答:總統一直對俄羅斯採取強硬,堅定的行動。我們在俄羅斯西海岸沒有外交存在,因為總統關閉了領事館,驅逐了60名俄羅斯情報人員,制裁了數百個目標,退出了《INF條約》,《開放天空條約》。嘗試阻止Nordstrom,嘗試簽證等其他方面的制裁。無疑,川普總統隨時準備好了並且願意行動,來保護美國的士兵。比如2018年在敘利亞罷工中,數十名俄羅斯的雇傭軍被解決掉。這些都是總統的行動。

問:總統排程有一個簡報會。這件事會不會是他今天下午的簡報會的一部分?

答:不幸的是,由於《紐約時報》不負責任的公開洩露機密,總統已經得知這一情報了。但這並不會改變這條情報未經證實,未經達成共識,這一事實。

問:共和黨的總統盟友,如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和拉馬爾·亞歷山大(Lamar Alexander),都說,如果總統在公共場合戴口罩,有時會成為榜樣,那就太好了。麥卡錫和拉馬爾·亞歷山大的講話對總統有多大影響?

答:總統說他沒戴口罩的問題。他鼓勵人們做出最適合自己安全的決定,並遵守當地司法管轄區的規定。推薦使用CDC指南,但不是必需的。總統是美國最受考驗的人,是否戴口罩是他的決定。

問:妳說總統從未聽取簡報的情況。我認為,在2月時,他的PDB包含了此情報。因此,我想知道您是否可以說,他是否可能沒有閱讀過這個與他有關的簡報,但是至少在某個時候,他是否有權訪問此資訊?

答:PDB是一項絕密檔,在政府之間廣泛傳播,我永遠不會坐在這裡確認或否認絕密檔中的內容,所以只能無可奉告。能說的慣例是,當我們獲得情報時,無論是否未經驗證,是否可信,是否達成共識;如果這些情報會以任何方式影響到我們部隊的安全,這些情報就會被傳給當地我們的部隊和盟友,以便他們採取適當的措施。這種不會報給總統,因為沒有達成共識。只有要做出戰略決定時才會告知總統,因此,如果要針對俄羅斯做出戰略決策,那一定是在被認為情報可信的時候。總之,總統會保護美軍的安全。

問:(略過敘述,表示說即使未經證實,總統知道了也有益處),也許我換一個方式問,為什麼在出現此類問題時總統不去閱讀他的PDB?

答:他會的,而且他很聰明。

問:(打斷回答)那PDB中有沒有那個?

答:口頭上。我會告訴你,這位總統是地球上最瞭解我們面臨的威脅的人。比如O’Brien大使,他每天兩次親自見他,有時會與總統打上六打以上的電話。他經常被告知情報問題並向他通報情況。但是我不會允許《紐約時報》規定何時提供絕密資訊,而不提供絕密資訊。這種行為是站不住腳的。

問:白宮對今天在國會山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作證的布魯斯·奧爾(Bruce Ohr)有何評論?

答:對此沒有特別評論。但是總的來講,布魯斯·奧爾和奧巴馬時代政府中的其他人所要交代的事情相當多。當你用充滿謊言的武器對付總統時,布魯斯·奧爾的妻子就參與其中。這由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資助,並與希拉蕊·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競選活動協調,並被用來監視特朗普競選活動,以作為兩項FISA逮捕令的基礎,開展為期三年的所謂勾結俄羅斯的調查,最終目的是罷免總統,卻以浪費了大量納稅人資金而告終。奧爾先生和許多其他人有很多問題要回答。

問:那為什麼不公開呢?不進行電視轉播呢?既然大眾對關於俄羅斯調查事件的參與者感興趣。

答:這你要去問國會,但我認為公眾應該知道奧爾先生在這些問題上的回答。

問:妳說了洩密者的事情。民主黨議員呼籲情報官員進行簡報。他們對今天的白宮人員不滿意,是否有必要向民主黨議員進行簡報,特別是亞當·希夫(Adam Schiff),考慮到洩密來自他的委員會?

答:民主黨人應該真誠地挺身而出。而且,如果有人將情報政治化,我認為這絕對是可恥的。比如《紐約時報》完全不負責任地行事。而您則讓民主黨將該資訊政治化。

問:參議院多數党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說俄羅斯“絕對不”應被允許回到七國集團(G7)中。川普總統是否同意?

答:我還沒有和他談過這件事。總統認為,我們必須建立外交關係,即與世界頂級經濟體建立關係。但是沒有人比這位總統對俄羅斯更嚴厲。強調一下,就依據可行,可信,可實施的情報採取行動時,沒有人比這位總統更有力。他對此有良好的記錄。他把保護我們的海外美軍列為最高和最重要的優先事項。(略過敘述,舉例打擊索萊馬尼(Soleimani)等行動,同時指責民主黨對這些成果視而不見)

問:您說這是《紐約時報》的“有針對性的洩密”。誰在這麼做?為什麼要這樣做?

答: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但是這些是流氓情報人員,正在危及我們部隊的生命。由於洩露給《紐約時報》的情報,我們很有肯能無法就這一情報達成共識。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中央情報局的人都在注意這種洩漏所造成的損害,這不僅對我們部隊的安全至關重要,而且對美國收集盟友的資訊並擁有資產和能力的能力也至關重要。所以究竟是誰呢?

問:你是指美國情報體系(IC)有人在針對川普總統嗎?

答:很可能是這樣。如果是這樣,那絕對是卑鄙的。

問:就此而言,川普政府是否在做任何事情或採取任何行動,例如對情報體系進行審計?或者妳打算採取什麼措施來嘗試查找洩漏源?

答:美國司法部(DOJ)已經收到了川普政府移交的很多宗洩密型刑事犯罪。2017年120宗,2018年88宗,平均每年104宗。所以我們一直在採取措施。

最後麥肯尼再次講到了打擊索萊馬尼(Soleimani)等行動,表示川普總統對付外敵的強硬措施,以及保護美軍所做出的行動與成果。

翻譯:【Prof. Bacteriophage】

戰友之家玫瑰園小隊出品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5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0752/ […]

0

喜马拉雅玫瑰园小队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7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