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對世界的傷害才剛剛開始

0
91
圖片來源:The Economic Times

2020年6月26日安東尼·法奧拉( Anthony Faiola)在華盛頓郵報發表文章,反思了過去人類全球化帶來的利與弊,並認為中共冠狀病毒對全球的傷害是極其深遠的。

疫情徹底擾亂了全世界

環球旅行的形勢清晰地展示了中共冠狀病毒如何擾亂全世界。病毒在中國出現之後,各國出台旅行禁令全球旅行的限制,航班在5個月時間內消失了。

我們來看一看亞洲的重要交通樞紐新加坡樟宜機場。在不久以前,旅客沿著鬱鬱蔥蔥的綠牆前行,感覺到這個生機勃勃的機場在引領人們走進一個全球互聯越來越緊密的未來。每月有數百萬乘客通過地球上各個先進的機場匆匆忙忙,在世界各地來回穿梭。在樟宜機場這個耗資10億美元的新航站樓,只需觸碰幾個按鈕,乘客就能輕輕鬆鬆地辦理完整套登機手續、托運行李和登機。你是否覺得中途轉機停留時間太長?沒有問題,你可以在機場的名牌珠寶商店逛一逛,猶如在熱帶叢林裡漫步。商店上方有一個大天蓬,中間離地40米高處有一個雨水漩渦,這是全世界最高的室內瀑布。你可以漫步到屋頂游泳池,在那裡欣賞飛機起飛降落。甚至可以離開機場,免費參觀位於這座世界金融和貿易中心的金沙酒店如夢如幻的空中花園。

巴黎圣母院的大火讓這個熙熙攘攘的大教堂靜寂下來一樣,現在2020年的中共冠狀病毒疫情大流行也像那把火一樣使這個世界樞紐的大機場變得安靜下來門可羅雀。分析家們認為,未來的十年將是一個旅遊、貿易、投資和移民等各行業失去的十年。這座機場象徵著過去幾十年的全球化將讓位於全球社交距離的新時代。

華盛頓彼得森經濟研究所所長亞當•波森(Adam Posen)表示:“在大國之間沒有發生戰爭的情況下,我們從未見過這樣的事情。” 樟宜機場,是世界最大的旅遊樞紐之一,客流量從1月份的590萬人次驟降至4月份的25,200人次,降幅為99.5%。為機場服務的航空公司數量從91家暴跌到35家。四個主要航站樓中,有兩個已被暫時關閉; 五分之一的計劃至少被擱置兩年。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警告說:“依賴旅遊業的行業,如航空、酒店和旅遊業,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恢復元,而且可能永遠無法完全恢復。“

旅行只是中共冠狀病毒破壞全球互聯的一種方式。這一疫情大流行也在中斷工人、金錢和貨物的流動。這些工人、金錢和貨物日益影響二戰後的世界格局,自柏林牆倒塌以來,幫助10多億人擺脫貧困,並給地球大國家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穩定和繁榮。概括來說:美國對中國的投資提高了對大豆的需求,而大豆的銷量使巴西農民能夠買上德國汽車。

去年12月,中國武漢的零號冠狀病毒病人出現之前,全球化的質疑聲已經此起彼伏。在這個日益兩極分化的世界中,中共冠狀病毒已經使至少近千萬人患病,50萬人喪生,正在對長期以來形成的文化、經濟和政治關係進行重新塑造。波森說:”疫情大流行使人們有了一個藉口來阻止人與人的接觸,中斷知識與經濟的交流。這是全球化的反向運動,其速度也加快了。”世界貨幣組織稱,冠狀病毒導致的全球經濟崩潰將比人們想像的還要嚴重。

全球化的黃金時代給世界經濟帶來了繁榮,卻也讓人類變得狂妄自大。 21世紀00年代末期發生的大蕭條,由於監管不力,當時個人和政府的瘋狂過度借貸,加上廉價、欲罷不能的金融工具,導致個人儲蓄和國家儲備崩潰。隨後的十年裡,保護主義抬頭;全球貿易模式和外國直接投資從未真正恢復過。

疫情可能引發各種危機

但所有的種種問題,跟即將要到來的危機相比,是小巫見大巫。很少有人建議徹底結束全球化。這個疫情大流行對貨運行業的影響雖然也不小,但與旅遊業相比相對較弱,表明世界的人們、公司以及國家仍然希望彼此做生意。然而,儘管股市反彈和重新開業表明人們渴望迅速恢復正常,但未來的很多年,我們的旅行、工作、消費、投資、互動、移民、在全球問題上的合作和追求繁榮的方式都會發生改變。

(1)國際航空旅遊業倒閉潮

飛行旅客人數變化表明,世界正在處於靜止不動的狀態。這一疫情大流行對全球旅遊產生了歷史上從未有過的影響:據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WORLD)的報告,今年春天,世界上每個國家都出台了某種入境限制。 4月份,國際航空客運量跌至1970年代以來從未見過的水平。

由於中共冠狀病毒,各國對國際旅遊的旅行限制。 65%的國家對國際旅遊業完全關閉。分析師目前預計,今年國際遊客人數將下降了80%之多,降幅創歷史新高。相比之下,2009年的大衰退,當時入境人數只下降了4%;2002年的SARS疫情,當時下降了0.4%。智利的LATAM航空公司、哥倫比亞的Avianca航空公司、維珍澳大利亞航空公司和英國的Flybe航空公司都已經宣布破產。

但是,旅遊行業的崩潰不僅危及航空公司和酒店,還威脅到納米比亞等地的保護工作,例如,在納米比亞,旅遊業的收入使這個貧窮國家能夠為世界上最大的黑犀牛種群維持著廣闊的自然保護區。

(2)文化商業溝通受挫

病毒威脅到文化交流,例如每年將數十萬美國學生送到海外的學期或學年交流學生項目,現在暫停、推遲或取消。

它威脅著商業和其它方式的溝通。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繁榮與發展項目主任丹尼爾·倫德(Daniel Runde)回顧了最近一次ZOOM電話會議,該電話會議匯集了來自美國、巴西和哥倫比亞的20人,參加一個有關亞馬遜雨林未來的會議。他說:”在會議之前,人們沒辦法面對面交流溝通去解決事情。人們很難從小小的視頻圖像中察覺到肢體語言。會者都感覺緊張,也許是因為非語言溝通方式丟失造成的。會議之後,不能到樓上繼續完成談話。你會感覺缺少了完成工作所需的一半信息。

遍布全球的三線和四線小城市,例如阿根廷的科爾多瓦;波蘭的克拉科夫;奧斯汀等城市,要全面恢復與廣闊世界的連接將路漫漫而修遠兮。

英國旅遊數據提供商OAG的高級分析師約翰.格蘭特(John Grant)表示:”這一切越來越孤立的舉措導致我們在全球採取保護主義態度。”所有精彩的學習和分享,包括歷史,知識,多種族的文化經驗等,都會遇到挫折。

(3)移民減少帶來大量就業問題

國家封鎖也減緩了跨境人員的不規則流動,非法移民大大減少。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數據顯示,在美墨邊境,4月份被美國邊境巡邏隊逮捕或驅逐的人數降至15,862人,比3月份下降47%,為至少20年來的最大單月降幅。沙特阿拉伯本周宣布,將把獲准參加每年前往麥加朝聖的朝聖人數削減至不超過1萬人。而去年的朝聖活動吸引了250萬人。

國際移徙組織在西非和中非35個關鍵中轉站收集的數據表明,1月至4月,移徙減少了48%。歐洲主要移民路線的不規則過境點數量在4月份下降了75%,降至約1470人——這是自歐洲邊境機構Frontex於2009年開始收集數據以來的最低數字。其中一些回落被證明是暫時的。例如,5月,非正常進入歐洲的入境人數反彈至4260人——仍然屬於非季節性的低落,但這個數字表明,在一些發展中國家,疫情造成的糧食安全問題加劇開始對人們造成沉重壓力,比非法越境造成的問題還大。

隨著合法移民路線變得更加複雜,非法移民可能會增加。發達國家關閉了移民和庇護辦公室以及領事服務,使積壓工作惡化,在某些情況下,積壓工作已經持續多年。目前至少日本和韓國這兩個國家已經暫停了先前簽發的簽證的有效性。

一些準備去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突然面臨新的障礙,美國停止了一部分的學生簽證,川普總統停止為外國工人發放許多新綠卡和簽證的舉動,儘管據說是暫時的,但給尋求在美國建立新生活的外國人,如來自瑞典的廣告高管和巴西柔術大師們的生計蒙上了陰影,前途未卜。

隨著貧困移民失業或回國,世界銀行預計,今年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的匯款將下降近20%,這是有史以來降幅最大的一年。這實際上肯定會造成世界上更多的貧窮家庭將在獲取食物和藥品方面雪上加霜。今年匯款佔這些國家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將降至1999年最低水平。

這些數字的背後隱藏著無法形容的困難。委內瑞拉由於人道主義危機產生很多難民,他們處於拉丁美洲社會經濟階梯的底部,在疫情發生後,鄰國突然陷入經濟衰退就業機會減少,難民發現自己也失業了,不得不回家。 21歲的委內瑞拉工人路易斯·梅迪納去年逃離了這個崩潰的社會主義國家,逃往厄瓜多爾的瓜亞基爾。他設法找到了一份房屋刷牆的工作;他的收入每月160美元,大部分都寄回去母親,讓她購買食物,幫助她治療癌症。

(4)全球經濟遭重創

由於資本、貨物和服務流動的放緩,全球經濟將雪上加霜。預計今年世界貿易將下降13.4%,下降幅度為60多年來的最大,使貿易額回落至2014年的水平。外國對新興國家的直接投資集中在新橋樑、道路、工廠和港口,為發展中國家帶來了繁榮的機會,但是預計將下降約20%,達到2006年這一水平。外國直接投資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預計將降至1990年代初以來的最低水平。

阿根廷大型瓦卡穆爾塔項目預計將在6年內通過開採世界第二大頁岩礦床,創造22,000個就業機會,使阿根廷的石油和天然氣產量翻一番。但是,在封鎖導致全球油價暴跌之後,外國公司正在收回計劃中的投資。

發展中國家尤其擔心中共國投資可能出現倒退,而中共國投資是新興市場基礎設施項目的主要驅動因素之一。分析人士援引秘魯利馬的一個龐大港口,以及一個鐵路項目,旨在將巴西貧窮的巴伊亞州的內陸農民和礦工與大西洋港口和全球市場聯繫起來。

巴西項目”需要大量的資金,而且尚未開始建設,而且有很多理由不啟動該項目,”華盛頓美洲對話亞洲和拉丁美洲項目主任瑪格麗特·邁爾斯說。當您查看各種風險因素時,這些風險因素是現在最有可能失敗的項目類型。

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的數字,2020年前幾個月,全球新增投資項目和跨境併購的公告比去年同期均下降了一半以上。這一疫情流行正在威脅著全球關切的國際合作。阿根廷陷入殘酷的經濟衰退和自我孤立,已經無限期地停止了推廣對抗氣候變化的替代能源項目。國際能源署預測,到2020年,全球新增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將下降13%,這是2000年以來的第一次減速。

全球範圍在人員、貨物、資本方面的疏遠和封鎖正在加深對經濟的殘酷影響,使得失業率飆升、需求減弱。世界銀行(World Bank)表示,全球經濟正遭受二戰以來最嚴重的衰退,大多數國家都同時經歷了自1870年以來的衰退。這是過去150年來第四次最大深度的經濟衰退,其深度是21世紀00年代末大衰退的兩倍。中共冠狀病毒破壞全球經濟的程度之廣之深,九十多個國家向世界銀行請求財政援助。

全球多達1億人即將陷入極端貧困,這是自1990年代亞洲和拉丁美洲金融危機以來的第一次增加,也是自世界銀行1990年開始跟踪這一數字以來的最大增幅。

世界銀行前景展望小組主任艾漢•科塞(Ayhan Kose)表示:”無論我們過去幾十年取得什麼進展,我們最終可能都會失去,竹籃打水一場空無所避免。全球化面臨的威脅是非常重大的。

供應鏈安全更重要但改變困難重重

甚至在中共病毒大流行之前,大衰退和貿易戰(主要是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回歸後,日益嚴重的經濟保護主義已經開始堵塞貨物、服務和資本流動的管道。現在,在中共病毒的陰影下,一些受到傷害的國家正採取前所未有的行動,保護自己的工業。

意大利長期以來一直在審查其安全、國防、運輸和電信部門的外國投資。但是,當國家在殘酷的經濟衰退中苦苦掙扎,哀悼死者時,政府出台了一項緊急法令,極大地擴大了自身的權力,否決了對從事電力、水、衛生、媒體、數據收集、航空航天、選舉系統、銀行、保險、機器人或生物技術等任何公司有關的外國投資。

右翼意大利兄弟黨的參議員阿道夫•烏爾索(Adolfo Urso)表示:”我們有必要阻止來自東方國家和歐洲鄰國的掠奪性殖民化。“他說,冠狀病毒已經改變了國家資產構成的定義。

烏爾索說:“譬如說疫苗行業受到敵意收購的威脅,任何國防公司要採取戰略措施。”

新的限制措施引起了意大利工業家的警覺,他們說,他們國家長期停滯不前的經濟將需要更多的外國資本,而不是更少,這才能擺脫這場危機。

在疫情大流行剛剛開始時,全世界對呼吸機、口罩和其它個人防護設備的需求突然加大,再加上各種製造從拖拉機到電腦等各種產品的公司,因為中共國的供貨工廠關閉,無法保證得到各種配件,導致全球瘋狂,不惜一切代價尋找任何替代品。隨著工廠重新開張和供應鏈穩定下來,這一經歷使各國和各個公司受到精神創傷,人們更加呼籲將製造業搬遷回來,或者至少將這些工廠分散到更多和更靠近的國家。

這可能意味著一組新的贏家和輸家。一些企業從中共國轉移出去的壓力越來越大,因為中共國不斷上漲的工資和土地成本已經迫使工廠將生產線轉移到工資較低的國家,如越南、印度尼西亞。對於瞄準美國市場的公司來說,可以將工廠搬到墨西哥,從那裡可以經過水陸空將貨物運輸到美國。

然而,讓全球化的工廠回歸可能比政客所描繪的困難得多。

卡爾頓•索勒(Carlton Solle)在亞特蘭大郊外經營一家公司,他們製造服裝,包括帽衫、圍巾等,配備一種特殊的過濾技術,非常適合疫情大流行時期使用。當中共國的供應商關門時,索勒試圖將生產轉移到密歇根州。這項工作很快陷入生產延誤、質量差和成本飛漲的泥潭。僅製造公司標誌的成本就從20美分躍升至美國的3.40美元。索勒說,他被迫提高價格,他的利潤率仍然受到打擊。他於5月在中共國重新開始生產。 “中國人真正擅長的就是知道如何大規模生產商品,”他說。 “試圖轉移到美國對我們來說是一項艱鉅的任務。我不知道。我們將繼續在美國和附近的其他國家尋找選擇。“

總之,中共冠狀病毒對整個世界的傷害才剛剛開始。

評:中共冠狀病毒給全人類的健康安全和全球經濟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破壞。中共沒有道德底線,為了達到自己的邪惡目的,不擇手段。中共不滅,災難不止。消滅共產黨是恢復法治和秩序的需要。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吳一秒

校對整理:人間四月

0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